? 第02集 第五章 辟邪-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2集 第五章 辟邪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2:14Ctrl+D 收藏本站

????果然林阁并不为难他,只是说了一声注意安全,便去看他那些古玩了。

????李珣早就做好了准备,从小楼中出来也不多耽搁,踏上“青玉”,冲天飞起,直往坐忘峰而去。

????他在坐忘峰七年,对中段直至峰底二十七万余里的地方,虽不敢说一草一木均记得清清楚楚,但每一个地形大致的地理特征,却还都是放在心里的。

????此时居高临下,只见峰上景物都连成了一线,自他眼中一掠而过,但秋意萧瑟,天高气凉的季节特性却是不会变的,看着这情形,他心中一动。

????早在他爬峰之时,他便对这坐忘峰的异处留了心。

????平常的高峰不过数千丈,峰顶便有积雪坚冰,经年不化,此乃高空中罡风凛冽,水气冷凝,经千百年积累而成,这情形无论在人间界,或是在通玄界,都是一般无二。

????只有在坐忘峰上,情况迥然不同。

????据李珣记忆,自他爬过一段数万丈高,一片死寂的雪峰之后,上面的景致便与山下地面处毫无二致,也有春夏秋冬,也有飞禽走兽,时令更替,衍化有序。

????那不像登上了高峰,倒似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此时御剑而来,李珣的修为见识与七年前相比,自是不可同日而语。

????那时几乎要了他小命的雪峰,只是转瞬之间便越了过去,甚至没给他留下什么印象,还是此时想到了峰上的异处,才回想过来。

????“难不成这坐忘峰,真不属于这一界?”心中隐约有了个概念,他也不强求理解,只是将这个疑问放在心里,以后再说。

????渐渐收敛心神,他开始专注于御剑。

????李珣现在用的“踏剑式”,便是站在剑身上,以此为凭借,掌握身体平衡,算是最下乘的姿势。

????李珣这人向来不好高骛远,短时间内,他对“踏剑式”已经很满足了,十年之内,绝不会去想更上一层的御气之术,其实,就算是简单的“踏剑式”,也有很多学问在里面。

????李珣有个好习惯,对一项法门之中各类不起眼的细节,他都十分上心,务求踏实掌握,这是他坐忘峰七年间培养出来的好习惯,而他并没有想改变的意思。

????从晨间出发,一直飞了两个多时辰,李珣的精神还算健旺,不过真息消耗颇大。最重要的是“血魇噬心”快要开始了,他赶紧控剑下移,在峰上找了一个地方落脚。

????搭眼一扫,这地方倒似曾相识,李珣心中一动,向上移了数百步,在一个岩石凹陷处,用剑挖了盈尺,果然见到一层石板。

????这一迭石板,有数十片之多,最上面一块记着“登峰半载所记”的字样,上面字迹是用匕首刻出,还青涩得很,正是当年李珣登峰半载之后,所做的第一个纪念。

????将这些石板一块块地翻看,李珣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他年龄不过十六七岁,但在之前七年所经历的,却是凡人一辈子想不到、碰不着的事情。

????这不该是他这样的王侯世子所应承受的,但他毕竟撑了下来,并且在那段时间里,学会了在恶劣环境下生存的方法和能力。

????就一般人而言,从他光荣下峰之时,未来路途已是一片光明。

????可李珣不成。

????为了那一刻的光荣,李珣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或者更正确地说,那仅次于三代祖师的光荣,是李珣在承受了常人所难以想象的苦痛之后,老天爷赏赐给他的一点点安慰品。

????“血魇噬心”就是缠在他脖子上的钢丝,只要轻轻一绞,或者是他有任何过激的行为,这锋利的钢丝便会割下他的脑袋!

????当然,他也从没忘记,鬼先生那百年的化阴池之约。

????遥远的理想和残酷的现实分列在他眼前时,李珣明智地选择了现实。

????此时发生的每一件事,都会对他的未来有不可测度的影响,李珣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去想之后会发生的事,暂时,他的眼光只盯着今后仅仅五百余天的日子。

????将石板再次埋藏起来,李珣就地盘坐,心神很快恢复了平静。

????数月前,每次的“血魇噬心”,都是对刚练成的“金丹真息锁构体”的磨练和威胁。

????不过在某次的思虑中,他猛然找到了应付它的方法。

????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他熟悉了“血魇”在体内活动的路线和规律,并以自身的条件所学,设计了一套特殊的“饲鹰心法”。

????就像是喂一只贪得无厌的老鹰,他不再任由“老鹰”在体内自由“捕食”,而是将种种大补之物主动地送上,先喂饱了它,自然也就脱出去延续八年之久的痛苦。

????说来容易,做起来却困难重重。

????为了做到万无一失,他几乎是把自己当成了试验场,逐丝逐毫地摸索“血魇”如何抽取他精血的过程,然后针对每一个细节,都做了最细致的准备。

????这准备并没有什么皮肉之苦,但那细致到每一毛孔的精细程度,却差点儿让李珣发了疯,他以一种自虐式的快感,支撑着自己做完最后一步。

????在过程中的痛苦和完成后的虚脱里,他感到一种新奇的,难以解释的美妙感觉;类似于满足,但又有着细微的差异,这种奇妙的感觉,已深深地留存在他的记忆里。

????而“血魇噬心”的痛苦,在心法完成的那一刻,也终于成了历史。

????感受着“血魇”张开大口,吞噬着送上的精血,最终归于平静,李珣脸上一片沉郁。

????痛苦离他远去,体内真息流转,也不再受其影响,但他实在高兴不起来,这只是由被动的搜刮,变成了主动的逢迎,性质没有变化,甚至更令人心中郁结。

????但是这似乎也有好处,因为每到这个时候,他对血散人的恨意,便要深重一分,这让他永远也忘不了,那魔头对他所做的一切!

????他发誓要用千百倍的痛苦反加其身,将这数年的耻辱都一齐讨回来!

????只要他还有命在……

????长吁一口气,李珣振衣而起,踏上“青玉”,再次冲天而去。

????转眼间,三日的时光就过去了。

????李珣也不知飞了多高,只是每次降落休息的时候,都根据从前的记忆,大约估计了一下时间,然后再向上飞。

????现在,他驾剑停在了一处悬崖外侧,看着上面突出的一截平台发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初他不就是在这里,被那金翅大鹏拍下了悬崖,却因祸得福,得到了《幽冥录》吗?

????再向上不远,便是他七年之行的终点了。也在那里,他见到了青吟,那一个让人猜不透,却忘不了的女修。

????三天时间,三十六个时辰,他跨越了以往七年的路程。

????也许那天晚上,被清虚送下山来的时候,时间的对比更加强烈,可在此时,由自己完成的一切所得到的冲击却更直接。

????他在平台上空悬了好半晌才向上飞,很轻易地就循着缭绕不散的雾气,找到了那个大温泉。

????其实,在找到这里的时候,他还是很期待的。当然,他暂时还想不到太过“成熟”的地方去,只是希望到里面,能再来一段“巧遇”。

????只可惜,他围着这小湖般的温泉转了三圈,还没有听到那一声冷淡又动听的嗓音。

????叹了一口气,他贴着水面,在温温的水气中滑行,不知怎么回事,他心中忽然有些意兴阑珊,本来计划中,他还想再向上走,直飞到峰顶,可现在,却又觉得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到底是怎么了?”

????他一脚踏上岸边,随便找了处干爽的地方坐下,看着湖面上飘来荡去的水雾,脑子里纷乱无比,全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心中蓦地一动,稍后,耳中似乎听到了一些奇特的声音,那似是一丝丝细碎的铃音,又好像是环佩交击……

????他猛地跳了起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难道是青吟仙师?

????他再不迟疑,估量着声音的大致方向,向那处狂奔而去。

????这一奔就是十多里,那声音极好听却也极古怪,方向明明是没错的,但不管他跑了多长的路,这响声却总还是那么点大,缭绕耳边,细若耳语,有些模糊,却不能否认它的存在。

????李珣再没有耐心跑下去,他放出“青玉”冲天飞起,居高临下,打量这一片地方。

????此处是一片颇茂密的丛林,只是此刻秋色盈目,遍地金黄,枝叶却是掉得差不多了,影影绰绰,倒也勉强能看清中间的情形。

????李珣心中奇怪,在他飞起之后,那声音马上就不见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正莫名其妙的时候,他心有所感,仰头一看,一抹剑光自天上飞泻而下,来得好快!

????那剑光中的人影显然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人,不过,那人的眼神实在犀利,相隔数百丈,仍然发现了这边的李珣,剑光一个毫无滞碍的回旋,向这边靠近。

????“李珣?”

????“四师叔?”

????这便是纯粹的巧遇了。李珣是真没想到,在山上寻了几次的明玑,会和他在这里碰面。

????心中在想,面上却是行礼如仪:“好巧,四师叔,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明玑仍是那一身打扮,在虚空中衣袂飞扬,不类凡俗,可洞穿人肺腑的眼神在他身上一照,又收敛下去:“确实是巧,是在练御剑之术吗?”

????李珣挠了挠头,笑道:“正是,还要多谢师叔赐剑……”

????明玑往他脚下看了一眼,脸上有些讶意,但更多的还是满意:“竟是‘回龙槽’……想法不错!”

????李珣自然笑嘻嘻地谢了,随后随口一问:“师叔几日来不在山上,原来是到这儿来了,难道是来看青吟仙师的?”

????明玑闻言一怔,又仔细地打量他几眼,眼中神色颇为古怪,看得李珣后背发凉,忍不住咳了一声:“师叔……”

????明玑闻声露出一丝笑容:“我记得你能拜入宗门,有青吟师叔引介之功吧?”

????李珣忙正色道:“正是,弟子从不敢忘。此次到峰上来,也想向仙师道谢……”

????话说到一半,他忽然看到明玑秀气的眉峰微蹙,只这么一个表情变化,便让她轮廓分明的线条变得分外犀利起来:“给你个建议,听不听?”

????李珣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的神色,心中不由一惊,哪能说不好,唯唯诺诺之时,只听到她说道:“其实,你的样子和……”

????“明玑,背后说长道短,可不是你的风格!”

????这声音来得突兀,平平淡淡中,却自有一股令人为之气短的从容恬淡。一听这声音,李珣便反射性地叫了起来——“青吟仙师!”

????回头一看,那凭虚而立的佳人,不是青吟又是何人?

????今天的青吟,穿着与明玑倒是有点儿像,也是一身略显宽大的青色外袍随风摇摆,满头青丝却简单地束在一起,柔顺地贴在肩背上,并不动弹。

????看她立在虚空中,便像是一个安静沉默的幽灵,诡谲而又惊艳。

????明玑并不因为青吟的一句话而有什么尴尬,她微一欠身,轻笑道:“抱歉了,青吟师叔。”

????青吟并不在意她是什么态度,而是将目光投注到李珣身上。

????她的眼神和明玑又有不同,明玑的眼神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剑,所过之处,什么阻碍都好像能切开似的。而青吟则没有这么犀利,不过当她淡淡一眼瞥来,却能让人刹那间脑中一片空白,在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事,谁也不知道。

????李珣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原本在心中想好的一套说辞,此刻都不见踪影,只能期期艾艾地行礼,然后便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一边,明玑似乎叹了一声。

????青吟唇角显出了一丝笑意,这笑容李珣非常的熟悉,偶而在静谧的时候,他会想起这笑容,似怜惜,又似嘲讽。但,她在怜惜什么?嘲讽什么?李珣得不到答案,却一点也不影响他对这笑容的沉迷。

????还是青吟的话音把他从失态中拖了出来:“不过三五个月的功夫,你的修为长进了不少……难得还脚踏实地,果然是修习灵犀诀的上佳人选!”

????“仙师过誉了!”李珣连忙行礼,道:“还要多谢仙师指点!”

????青吟对这种话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她又瞥了李珣一眼,便转而对明玑道:“你将‘青玉’送给他了?”

????明玑浅浅一笑:“三代弟子中,只他一人修‘灵犀诀’,不送他送谁?”

????“倒是大方得很。”青吟淡淡地应了一声,又转向李珣道:“你头顶是‘凤翎针’吧?林阁能将它送你,显然也是颇为看重,如此看来,倒是我小气了……”

????不等李珣说一声“惶恐”,她手上已拿出块玉来,向着李珣弹了过去。

????李珣只好一把接下,便听到青吟说:“这玉放在心口,祛邪辟魔倒有奇效,也能有一点儿防身的作用,便送给你吧!”

????李珣看手中这块玉,只见其通体凝碧,又晶莹剔透,上面以简洁的刀法,缕刻出一个辟邪神兽,头角峥嵘,极得神韵,细细看去,这些纹路又似是十分深奥,显然不是凡物。

????更要命是,上面芳香阵阵,握在手心,竟还有余温。

????李珣只觉得全身都颤栗了起来,心想:“难道是青吟仙师贴身佩带的吗?”

????一边明玑微微一怔:“是‘玉辟邪’啊!青吟师叔今日可真是大方了!”

????她随即又对李珣道:“这‘玉辟邪’是通玄界最有名的护体宝物之一,佩在身上有百邪不侵之效,可辟一切毒物邪祟,且对修炼时对清心宁神有奇效。佩上了它,以后想走火入魔也不太容易了!”

????看这个架式,李珣是还不回去了,更何况,他恨不能把这块玉生吞下肚,又怎么肯还回去?

????知道眼前两位女修都是不可欺的,他也就不再矫情,而是颇郑重地一拜礼,收了下来。

????“玉辟邪”上本就串着一条丝带,李珣就把它挂在脖子上,紧贴胸口。

????然而这一贴,便贴出了异处来。

????心窍里,那纠缠成一团的阴火、血魇齐齐一震,不知怎地,就萎缩了好大一块儿,而这“玉辟邪”中,似也分出一股清气,绕着心窍流动,彷佛是一颗冰凉的珠子在里面滚动,好不舒服。

????李珣忍不住了打一个寒颤,只觉得全身的毛孔尽数打开,丝丝凉意从其中吞吐进出,倒似是千百只小手一块做按摩似的,舒服得几乎要呻吟出来。

????幸好,这种感觉只是一刹那,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两位仙师面前出丑。

????恢复了正常状态的“玉辟邪”只留一丝凉意停在心窍处,绕行不悖,阴火、血魇也回复了正常状况,但似乎又有些变化……

????现在没有时间仔细察看,李珣只是略一内视,便退了出来,知道这宝贝的厉害,自然是喜不自胜,忙再向青吟行礼道谢。

????青吟受了他这一礼,只道一声:“罢了。”

????在李珣的感觉中,她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并没有因为送了一件宝物而有任何变化。

????真是古怪!

????这时青吟又对明玑道:“你不是要下峰吗?怎么,还要留下?”

????这话可不算客气,但明玑却一点也不生气,她拂开被风吹到眼前的秀发,眼眸中光芒却越发地犀利,在李珣和青吟身上转了一圈儿,又笑了起来:“是啊,我该下去了……李珣,你还有什么计划?”

????“呃……”李珣还能有什么计划?这次登峰目的几乎全部达到了,而且收获还远远超出他的预期,在这突如其来的幸福中,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然而,他不说,青吟却帮他说:“你跟我来吧。”

????李珣听得发呆,明玑却一点儿也不吃惊,只是微垂下头,谁也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如何,但很快她就抬起头来,笑道:“如此,那我就先下峰了,代我问锺师叔好!”

????再向李珣一点头,她体外剑气交迸,倏忽间不见了踪影。

????“似乎我的外貌,给她们很大困扰的样子……”

????李珣不是傻瓜,相反,他的心机不在任何人之下,从七年前清虚那一声“倒似一位故人”,一直到明玑两次的欲言又止,这其中问题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刚刚明玑大概就是想说那个人究竟是谁吧,只是被青吟给制止了,也就是说,那人与青吟的关系似乎更近一些。

????那他会是谁呢?

????他这边在想着,青吟却命他收了“青玉”,自己则施展出“驾云”之术,让李珣站了上来。

????李珣不明白她想干什么,可是在青吟淡漠的眼神之下,又没胆子去问,只好乖乖地站在云上,垂手恭立。

????清虚曾说过,“驾云”之术,比御剑飞行要慢,那也只是在同等条件下才有的差别。

????当日,清虚的“驾云”之术,只用了一夜的时间,就飞到山下;现在,青吟的“驾云”之术,则展现出毫不逊色的速度。

????飞云向上攀升,刹那间将原来所在的地方,抛得不见了踪影,李珣御剑飞行的速度,与之相比,无异于飞鸟与蜗牛的差距。

????青吟坐了下来,看起来闲适自然,再看李珣,却是柱子一般僵硬得很。最后还是青吟让他坐下,他才紧张地坐在飞云的一角,和青吟保持着一个“恭谨”的距离。

????由于角度的关系,青吟只留给他一张侧脸,即便如此,李珣也已经很满足了,在这一段沉默的路途中,偷眼打量身边的佳人,便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尤其,在他胸口,还有一块沾染佳人体香的玉石。

????李珣突然明白,单智在面对祈碧师姐的时候,是怎样的感觉了。

????“难道,我……”

????让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思考这种问题,可真的难为他了。在这种突然迸发的新问题上,以往所学的一切都没了作用。

????他更小的时候,在宫中似乎也接触了一些,但在那地方,种种扭曲的、变态的、残暴的情形,和现在的情况完全不能相比。

????烦啊……

????只有在这时,才能看出李珣的少年心性,在忽喜忽愁心绪的感染下,他忘了这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脸上的表情也开始随着心情变化起来。

????这纷乱的心情伴随他很长一段时间,直到眼前一亮,他才回过神来。

????似乎外界有什么变化!

????他好奇地四下打量,乍一看去,也没什么差别,不过如果仔细感应便会发现,这里天地元气的浓度浑厚得惊人。

????从天空中太阳散射下来的光芒,呈现出不自然的折射看来,此处元气已浑厚到近乎实质。

????青吟看出了他的疑惑,随口解释道:“坐忘峰五十万里以上,天地元气的浓度将随着时辰的推移,而发生潮汐性变化。大约在子时最为稀薄,在午时最为浑厚。”

????竟还有这种地方?

????李珣很是惊讶,但只要想一下,坐忘峰这绝非人间所有的高度,在上面发生什么事情,都应当是正常的。不过听青吟这么一说,他觉得自己似乎忘了什么,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是什么呢?

????这时候,青吟又看了他一眼,道:“可知我带你过来,所为何事?”

????李珣哪能回答,只好老老实实地应道:“弟子不知!”

????“锺隐这几日在峰上,我引你去见他。”

????“锺……锺隐仙师?”李珣差点儿一头栽下云去,怎么会是锺隐!

????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这人!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