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集 第七章 下山-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2集 第七章 下山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2:17Ctrl+D 收藏本站

????世间有三界,为人间界、通玄界、仙界。

????看似泾渭分明,实际上,除了仙界远在九天无人得见之外,通玄与人间界的分野,并没有多么分明。

????通玄界与人间界的距离,不像有些人想当然的那样遥远,两界的关系,也绝非你上我下,触之无门,而是有交界、有共存的态势,在人间界所谓的仙山、灵脉,往往都是两界交会之处。

????连霞山脉之中,便有三处与人间界相通。

????此时,李珣一行人,便是从三处中寻了一处,下到了人间界去。

????直到成行之日,李珣才知道,林阁不愿意参加什么水镜之会,也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颓丧。

????因为李珣发现,原来跟随林阁去的,并不仅是他一个。

????二代弟子中,有不入嫡系的明澜道人、岳明风两位师叔,三代弟子中,则包括李珣在内的十五人。尤其令他意外的是,那位给李珣留下较深印象的祈碧师姐竟也随行。

????原来这一行人,并不仅仅是去参加那大会,在此前后还要在世间修行磨练,积累外功。也就是说,作为这一行人的主事者,林阁不但是明心剑宗在水镜大会上的全权代表,而且还是这一行十八人的保母、保镖、导师之类……

????怪不得林阁是好大的不情愿!

????作为林阁的弟子,李珣都有点为他难过。

????当然,山上的人也知道林阁的性子,为他配的两名助手——明澜道人和岳明风,都是山上操持内政的好手,路上各种事情林阁大可交给两人去做,他自己只需行保护、指导之责便成。

????此时,距水镜大会开始还有一个半月,时间极是充裕。

????这一行人中,还是以李珣年龄最小,其它人修行时间最短的,也有七八十年,功力自然比李珣要强得多了。

????不过在三代弟子中,只有祈碧和李珣两人,才是嫡系子弟,其余人等都是旁系所出。

????明心剑宗嫡系、旁系之别,并不是太过明显。

????一般来说,像祈碧这样,按部就班修行过来,又在启元堂蒙“落霞剑”明如青睐成为嫡系子弟的,算是最典型的情况。

????嫡系之人一般都是根骨上佳,心性正派,能传宗门道统之人。胜在有明师专门指点,精微处便要比旁系的师兄弟高上一些,此外,便是嫡系子弟才有继承宗主之位的机会。

????而旁系子弟,则是在启元堂没有被上代嫡系仙师选中的,他们有的拜非嫡系的仙师,有的则留在启元堂中,听山上的仙师每日来讲解问题,自修自炼。

????无论是旁系还是嫡系,其修行的法诀都没有什么差别,其差距也还没有到不可弥补的地步。

????虽然他们不能成为宗主,但修道之人本也不在乎那点浮名,正因为如此,嫡系旁系弟子之间,并没有什么化不开的矛盾,也一直维持着宗门内的稳定。

????李珣对宗门内的这些事情,也算是颇为上心,知道自己的言行关系到他在各师长、师兄弟之间的地位,所以极是小心。

????出来这几天,他都摆出一副小弟弟的样子,只做少年无机心之状,和一行十几人都混了个脸熟,举止得当,嘴巴又甜,倒没有人对他生出恶感。

????这里面,能了解他一些机心的,怕也只有林阁一人了。

????可是林阁只有这一个弟子,平日里虽然冷淡,但只见他能把异宝“凤翎针”赠与李珣,便知他对这个弟子还是有感情的,所以,对少年的举动,只要没有什么害人的机心,他也是不痛不痒地提点几句,就由他去了。

????不过下了山来,日日相处,林阁对李珣的要求却是更加严格。

????李珣从锺隐手中,得来了“青烟竹影”剑诀,下峰便交给了他。

????别人不明白锺隐的心思,身为李珣座师,林阁哪还能不明白?锺隐这幅画中,实际上已是委婉地批评林阁授徒的方式有些偏颇,要其纠正之意。

????虽然林阁心境颓唐不振,但对峰上那位仙人一流的师叔,还是比较佩服的,此时见锺隐送来的剑诀,便知该怎么去做。

????从那时起,李珣每日要抽三个时辰修炼外功。

????七年坐忘峰之行的锻炼,让李珣的身体强度已达到这个年龄所能臻至的巅峰。接下来的重点,就是如何才能将这副身体运用自如,使身意合一,无有不至。

????“青烟竹影”剑诀,不愧是锺隐亲授的绝技,由浅入深,由内而外的功夫,实在了得。

????李珣苦修一月,虽然看不到什么大成就,可是却觉得对体内真息的操控,已上了一个新的层次。尤其是在运动之中,真息转折随意,如臂使指,种种细微之处,做得比以前要好得太多。

????愈是这样,他修炼便愈是尽心。

????“三百……三百零一……三百零二……”李珣身上大汗淋漓,已将衣服湿透了,呼吸却仍然平稳有序,手上也如铜浇铁铸一般,没有一丝一毫的颤动。

????他心中默数,手上一剑一剑地刺出,从头到尾都是抬腕、刺剑、收回这三个动作,难得他始终如一,没有半点懈怠。

????他也不仅仅是刺剑而已,真息随着刺出的长剑此去彼来,在体内冲刷,远比肌肉的运作要劳累十倍。

????李珣刺出五百剑后,无论是体力或是真息,都已到了极限,再提剑时,手腕已忍不住发抖,再也握不住剑了。

????“珣师弟,歇一下吧!”祈碧站在一边看了好一会,见他不要命地在这里练功,心下怜惜,便说了一句。

????李珣停下手,见是祈碧,微愕后便是一笑:“祈师姐!”

????祈碧在山上是出了名的温柔和与世无争,对这样的女修,李珣懒得动什么心思。所以和她相处时,最是轻松自在。

????这一行人中,只有祈碧和另一个叫齐芸的两位女修,因此在行程中,她们是受人追捧的对象。

????只是祈碧虽是秀美如玉,温婉可人,但早已名花有主,其道侣文海可说是三代弟子之首,还真没哪个人敢在她身上打主意。

????如此一来,娇小可爱的齐芸便成了男弟子们的第一目标。

????因此,祈碧一方面受到众人的照顾,一方面,又不用费心打发那些男弟子的追求,这些人里倒数她最为清闲。

????其实,除了林阁等三位仙师以外,这一行人中,仍是以祈碧的修为最高,去年已开始进修化婴篇,在通玄界也是能站得上台面的高手了,宗门派她下山,怕是也有帮助照顾师弟师妹的用意。

????祈碧表示关心,倒是尽职尽责。

????李珣也听话,收了“青玉”,向祈碧行了一礼:“多谢师姐关心!”

????祈碧微笑着还了一礼,看他满身汗迹,又关切地道:“师弟你汗出得多了,去后面洗浴一下,大概没多久便要进食,这样子在尊长面前,总不为美。”

????李珣略一点头,正想前去,又听到祈碧问了一句:“珣师弟,你刚刚使的剑诀,莫不就是‘青烟竹影’?锺师叔祖创下的那个……”

????李珣闻言也有些得意,脸上当然不会显露出来,只是应道:“正是‘青烟竹影’,小弟蒙仙师不弃,学得剑诀,又怎敢不尽力修炼?”

????祈碧闻言浅浅一笑:“说到这个,我倒是想了起来。当时在观霞峰上,珣师弟只见我使一次‘披霞剑诀’,便能将后面推演得头头是道。托师弟之福,我才豁然贯通,这番指点之恩我还没有道谢呢!”

????“啊?”

????李珣却是不知那日的后续发展,闻言一愣,还是由祈碧又讲了一遍大概,才明白过来。

????他也不敢当真就认了这所谓的“指点之恩”,连忙谦虚几句,道那只是凑巧云云。

????可祈碧却是认定了他的卓越天资,也挑出一些在剑诀上的心得,与其交流印证。

????李珣当然见猎心喜,他这一个多月,日日揣摩“青烟竹影”的奥妙,屡有所得,在见识上已非当日只懂得真息变化的“专家”。

????祈碧的心得与疑难,往往都是在极典型的关口之处,也是剑诀的奥妙所在。

????几个问题提下来,李珣已是欲罢不能,干脆便盘坐于地仔细思虑,又和祈碧互换心得,早把去洗浴的事情忘在了九霄云外。

????修道之士便是如此,一旦入迷,往往不知身外何物,闭关潜修,眨眼就是几十年,在这一点上,李珣倒颇有修道高人的风范。

????直到又有人来催他们进食,两人才恍然醒悟,互视一眼,都觉得好笑,而此时李珣的汗早就干了。

????祈碧有些不好意思:“我却忘了让师弟先去洗浴一番……”

????“哪有的事?这几日闷头学剑,憋得心头难受,师姐这可是救了我呢!”李珣话中有话,指的是日前一行人在人间界某大河边上,铲除恶蛟之时,自己被林阁拉着没法动手的事。

????祈碧性子温柔,但却冰雪聪明,闻言低低一笑:“珣师弟修道不到十年,纵使天资绝佳,毕竟欠了火候,急切行事却是不妥的。像昨日大师伯将你拉住,也是为了师弟着想……

????“我想,大师伯带你下山,总是要让你历练。那恶蛟道行已成,太过危险,但如果路途上碰到一些其它的妖物或者邪门子弟,与你修为相称的,想来大师伯也不会阻你斩妖除魔,积累外业。”

????她却不知,她随口道出的一句“斩妖除魔”,让李珣暗中打了一个寒颤。

????李珣心中明白,他与祈碧这般一心向道的修士毕竟不同,就他现今所做的事情,就算不能称得上什么“劣迹斑斑”,但违逆门规、欺师灭祖的事情,却是已然做过,或是正在进行……

????归根结底,一个灵犀诀,一个《幽冥录》,再加上一个从来没有真正忠诚过宗门的心思,放在哪个门派他都得不到好下场。

????说不定再过些时候,在人们眼中,自己也就是该被斩被除的妖魔了……

????眼下祈碧还是温柔的与他说笑,可是数年之后,谁知道她会不会拿昨日斩杀恶蛟的手段来对付自己?想到这里,他再也无心说话,找了个借口赶紧跑开。

????一顿晚饭也吃得没滋没味,咽下了几个果子,便跑到一边潜心修炼,大概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真正忘却身外的一切,感受到身为修道人的超然大自在。

????不过这个夜晚,注定了他不能享受这份宁静。

????今晚是个无月之夜,只有几颗模糊的星星闪动,修道人都是餐风宿露惯了的,兼又修为精深,自然不必找什么宿处,只在山林中一坐,布下几道禁制,便能凑合一夜。

????这种日子,李珣在坐忘峰上之时便过得多了,而其它人都对这种生活不算陌生,便是祈碧、齐芸两位女修也处之若素。

????众人盘坐的地方,很快就进入了沉寂。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珣忽地发觉肩上被人拍了一下,他金丹一跳,统御真息停下运行,睁开了眼睛。

????林阁眉眼低垂,唇角却是一片讥诮:“起来,有朋友来了!”

????“啊?”

????李珣愣了一下,才明白林阁所说的“朋友”,并不是什么友善的称呼,心头一紧,抓住了剑柄。

????此时,所有人都醒了过来,几个修为较高的弟子立刻停在周边,把余下的人护在中间,明澜道人和岳明风来到林阁身边,脸上都不太好看。

????明澜道人身材高瘦,须发乌黑,颇有些仙风道骨,不过这个时候,他的面色颇为凝重:“师兄,刚刚见了‘化心火’,似乎是无心宗的人马!”

????“无心宗?”林阁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将目光望向远方的黑暗处,那里有一团苍白的火焰,时隐时现。

????岳明风身材中等,长相颇为精悍,倒不怎么像修道之人,不过,他的修为在一行人中却仅在林阁之下,实力颇高。

????他眯着眼睛看着远方那诡异的火光:“心炎八转,是无心宗的长老到了!却不知是哪个?”

????林阁仍是那副万事无谓的惫懒态度,只是对李珣道:“到圈子里面去,要有自知之明……”

????李珣是聪明人,不用多说便应声而去,经过圈子周边时,还看到祈碧向他微笑了一下。

????他年龄最小,修为最差,自然也要站在圈子的最中央,即便如此,他也觉得有些不安,手掌一直按在剑柄上,以保随时都能拔剑出鞘。

????远方那团苍白的火焰熄灭了!不过,仅仅是眨几下眼的工夫,夜色中便传来了低低的哼笑:“明心剑宗啊,明心剑宗!还是不改那自以为是的毛病!”

????笑声中,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人影飘飘荡荡,来到距他们数十步远的距离,朦胧的夜色中,李珣只能大致看到他的脸部轮廓,但在林阁等人眼中,彼此的面目却是清晰可见。

????只听见那人“咦”了一声,看着林阁,表情十分微妙:“多少年没见了,‘天心剑’林阁!怎么肯下山现眼了?”

????林阁唇角抽搐一下,随即低低一笑:“原来是心殛子,百多年不见,你还是没有长进,怪不得无心宗是越来越不济事了!”

????正如林阁所言,那人乃是通玄界十山宗之一,幽山无心宗的长老心殛子。

????此人辈分与清虚相同,不过修为却差得多,甚至比不上林阁。当然,那也是百年前的事了。

????他脸颊瘦长,颧骨突出,脸上半分血色也无,看上去颇为丑陋,但中气充沛,一番话说下来声音东飘西荡,四野皆闻。

????“哪里哪里,修道之途,百多年无寸进,也是正常,却不像你林阁,当年就泄得一塌糊涂,只敢藏在妖精裤裆里,被大伙儿硬拉出来!

????“这百年间,你龟缩在山上,是想要洗去那股骚味儿吧?现今下了山……哦,恭喜恭喜!想必现在是一身芬芳,再想着勾来几个女妖精玩玩?”

????这话太损了,每一句都是直指林阁的痛处,且句句刻薄,字字见血。

????在山上时,这种事情就算人们心中有数,又有谁敢在林阁面前提起?便是提出来,也往往效那春秋笔法,删节数分,就生怕会刺激到他。

????怎知才下山几日,碰到的第一个修士,便是这样尖酸刻薄,不留情面!

????李珣也终于明白,林阁不想下山的另一个原因。

????虽然他在内圈,无法看清林阁的表情,但也知道林阁此时心中想必愤怒如狂,没有人能在这样的羞辱之下无动于衷,更何况是处处讲究,极爱面子的林阁?

????此时就算林阁一言不发,拔剑斩人,李珣也绝不会感到奇怪。

????不待林阁拔剑,李珣周围的师兄师姐们,已在怒骂声中纷纷亮剑,看这样架式,倒似要一拥而上,将心殛子分尸似的。

????李珣心中虽不以为然,却也要跟着做做样子,脚下还向前走了两步,身边两位师兄忙将他拦了下来。

????心殛子才不管那些小辈的动作,他孤身一人,敢在林阁等人眼前现身,自然有所倚仗,想必如果林阁真的受不了刺激拔剑杀来,他也不惧。

????百年前,或许他还对付不了“天心剑”,但现在一个公认的“废人”,难道他还抵不过吗?

????正想着,林阁却在那边低低发笑:“当年诸宗门道友,救我出无边欲海,使我能保住道心修为,这个,我是至今不忘的……”

????他的笑音好生古怪,低沉得好似用胸腔震动出来。众人虽然觉得这话有些示弱,可是在这诡异的声息之中,无论他怎样说话,都有一番无形的压迫感,因此绝不敢就此小觑他。

????他又顿了一顿,声音渐渐清亮起来,而声调渐高,似有激愤之意:“只是我还有一事不明,心殛子道兄当年也不是三岁娃娃,却怎么也和小辈们一样的见识?哈,想一想,也是那一年的水镜之会,是谁信誓旦旦……”

????“咳哼!”

????突然一声不太自然的咳嗽,明澜道士打断了林阁的话,清臞的脸上长须飘扬,目注心殛子冷声道:“心殛子道兄,你好不厚道!当年之事,我林师兄的苦处,便是诸宗门之长,包括贵宗宗主,也是明白的。

????“怎么一过百年,道兄便装起了胡涂?你这般态度,便是贵宗宗主在此,怕也要为之蒙羞吧!”

????李珣心中一动,只觉得这边三人似是在打哑谜。

????当然,李珣觉得这也算是正常,这世上表面冠冕堂皇,实则黑幕重重的事情,多不胜数,就算百年前那“杀凤”一事有什么内幕,也没什么了不起。

????他这边正想着,心殛子脸上也生出了几分尴尬,明澜说的话并不尖刻,反倒是平实无锋,但因他句句是实话,反而让心殛子无力辩驳,倒显得自己是在无理取闹了。

????不过,心殛子毕竟也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知道在这件事上讨不到便宜,便不再纠缠。瘦长的脸上微微一皱,算是露出个笑容:“哪里,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今天与各位见面,其实也是有缘由的!”

????“缘由?”岳明风脸上微露嘲讽之意:“有什么缘由需要无心宗长老及二十余位道兄连袂而来?如果真有如此严重事态的话,便请心殛子长老去连霞山上禀告我宗宗主,宗主必会给长老一个解释!”

????从林阁的“心殛子”开始,到明澜的“道兄”,再到岳明风的“长老”,称呼一次比一次客气,但其中的意思,却一次比一次冷硬。

????心殛子仰天打了个哈哈,瘦脸上笑容敛去:“敢问诸位,前日在沙河前是不是斩了一头蛟龙?”

????林阁此时,倒像是已恢复了平日里的惫懒态度,而他内心如何想法,便不是他人所能猜测的了。

????听到了心殛子的话,他淡淡开口:“确实有过。”

????岳明风与他配合得天衣无缝,才等他说完,便马上插嘴道:“此恶蛟在沙河兴风作浪,造下杀孽无数,我等修道之人斩此妖物,正合天心!长老为此恶蛟而来,却是所为何事?”

????不等心殛子开口,他精干的脸上,又露出一丝略显夸张的表情:“难道那恶蛟与长老有旧?”

????心殛子脸上神色越发青白,深陷下去的眼球中,则闪动着妖异的白光,他低哼了一声,也不理岳明风的嘲讽,嘴里阴森森地道:“你们杀那蛟我不管,但那蛟体内有蛟珠三颗,乃是我宗门欲得之物!”

????他这话说得倒也坦白,这种从他人手中强抢的理由,也敢直说出来。

????“蛟珠?”明澜道人脸上一奇:“那蛟珠也不过是寻常之物,你们无心宗何时缺过这种物事?”

????心殛子不答,只是嘿嘿冷笑,笑声中,眼神正做着微妙的调整。

????李珣听得却是心中一跳,蛟珠在人间界或许是了不起的异宝,可在通玄界却只是寻常之物,虽然也有些明目健体,增长修为的效果,但毕竟不如自己实打实的修炼来得稳妥,多数时候,只是被当成小小玩物。

????一行人中,没人对这玩意儿看得上眼,昨日便由林阁做主,将蛟珠送给他把玩,此时还揣在他怀中。

????若按他的意思,绝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东西和无心宗发生冲突,只可惜,在将宗门声誉看得比天还大的长辈眼中,这却不仅仅是三颗蛟珠的问题。

????三人对视一眼,均感觉中其中必有蹊跷!

????在圈子中央,李珣将手伸入怀中,摸了摸那三颗蛟珠,冰凉的手感,与胸口处“玉辟邪”的触感,又有所不同。

????蛟珠摸上去有些滑腻,远不如“玉辟邪”的清爽,只凭这种感觉,李珣便有种想把它们扔掉的冲动。

????摸了两下,却因为缺少经验,识别不出这蛟珠的异处,便把这事放在一边,方一抬头,却正看到远处心殛子妖异的眼神。

????“他在看我!”李珣心中直觉地认定:“难道他竟知是我拿着蛟珠?”

????他背上猛地冒出了一片冷汗,抓着剑柄的手也越发地用力:“是不是这蛟珠与他有什么心灵感应?”

????不但是他这样想,看到心殛子古怪的眼神,林阁等人也觉得不妥,无形之间,他们的注意力向后面偏了一下。

????便在此刻,心殛子一声怪啸,身体猛地弹上半空:“好小子,敢毁我蛟珠!”他体外炸开一团炽白色的火光,发出“哔剥哔剥”的声响,连成一串,直让人头皮发炸。

????响声中,两点火星剥离出来,弹过林阁三人头顶,向众弟子头上落去。

????“好个心火如焚!只是长老也太心急啦!”

????岳明风冷笑声中,当先出手,却是向后倒纵,手上剑气哧哧作响,飞转如梭,向那两个火星打去。

????明澜道人则怒喝一声,身上剑气迸发,腾空飞起,正面迎上心殛子喷出的心火!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