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集 第八章 无心-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2集 第八章 无心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2:18Ctrl+D 收藏本站

????“无心宗”便在邪道宗门中,也是个法诀古怪妖异的门派,信奉“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的言论。

????门派中功法,都是“欲要得之,必先予之”,即必须先付出身上某处器官,再获得与之相应的能力。

????将身体某器官,如心、肺、脾、肝等以秘法化去,得其中最精纯的“先天命气”增进修为,且不影响肉身功能。

????那脏器也不是真的就化个干净,而是成为一种“核”,继续行使原本的功能,并源源不断地提供“命气”。

????心殛子虽是长老,但修为在无心宗不过是中上水平,修行七八百年,五脏六腑虽然已尽数化去,无有形质,但皮骨血肉上的功夫尚属肤浅,不能内外如一,论修为并没有什么绝对优势。

????明澜道人在宗门中,只是以善理内务出名,修为也是平平,比之心殛子,当然有一段距离,可在他之后还有林阁掠阵。

????即使林阁百年颓丧,功力不进反退,但深厚的底子还在,两人连手,心殛子未必能挡得下来。

????火光猛地一涨,旋即敛去,却是岳明风剑气破空,将那两点心火打散。随即,他便落在众弟子之前,喝了一声:“结阵!”

????当下除了李珣未动之外,其余人等以他为中心,散落四方天星方位,宝剑出鞘,剑气森森。

????这是一个天星小阵,看似阵型松散,其实自有一番玄妙运转之法,只要懂得明心剑宗心法,便可联而成阵,心法一以贯之,也无需费什么心力,实乃群战攻防的实用阵法。

????在惯以单兵对阵的通玄界,明心剑宗的这一小阵,却是让低修为弟子抵挡高手的上佳秘法。

????此时,无心宗隐在四周的人员,起码有二十余人,在人数上已占了上风,如果不结阵相拒,不死何待?

????岳明风进入阵眼,占住天星主位,身边就是李珣,他要指挥阵法运转,对一些扎手的敌人,他也要行阻挡之责。

????果然,在众弟子结阵后不久,天空中便响起了御剑的尖啸声,十多道人影怪叫着从四面八方扑下,人影未至,空中便被无心宗特有的“化心火”铺满,一眼看去,满目都是炽白之色。

????不待岳明风发令,众弟子也知道该如何做,当下齐齐迫发剑气,向天空中横扫过去,将“化心火”切割得支离破碎。

????这个时候,岳明风问了李珣一句:“你对这阵可熟悉?”

????李珣怔了怔,老老实实地答道:“还是第一次见到,不过……”

????岳明风不等他说完,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阵不能停下来,你尽力跟着我,如果不行就说!”

????言罢他长剑出鞘,对空一摆,便有数百重青芒剑气冲霄而起,凌厉非常;这一剑,乃是宗门内“千重嶂”的剑诀,倒与李珣的“青烟竹影”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这一剑的老辣,是李珣现在绝没法比的。

????一剑横空,便将已有合围之势的众无心宗弟子打散,虽然没有伤到一人,却给阵势留下了活动的空间。

????趁此机会,岳明风大叫一声:“起!”

????十六人一起御剑腾空,这其中只有李珣一人还需要用“踏剑式”方能飞起,也因如此,他在空中几乎没有还手的能力。

????岳明风大半心思都放在抗敌之上,却也用眼角余光扫视李珣的情况,此时见他身手还算利落,便先放下了一半的心。

????他心中还在想着,在阵势卫护之中李珣不会有什么问题,只要等林阁两人将心殛子打发掉,这边情况便会好转过来……

????“轰隆!”

????一声爆响轰鸣,地面的土层在呻吟声中轰然炸开,土石飞溅,将刚刚飞上的十多人尽数圈入其中。

????事发仓促,便是岳明风也完全没有预兆,飞射的土石即便没有什么杀伤力,但尘土飞扬之时,已罩住了好大一片区域,眼前一黑之时,人们都只顾着回剑护体,哪还能保持阵型的完整?

????岳明风心中一跳,他先想到的,是众弟子中修为最低微的李珣。

????那要命的三颗蛟珠!

????“糟了!”

????眼角处闪过一道从地下激射而出的人影,岳明风想都不用想,剑气飞射,将那人阻了一阻,另一手凭着感觉要去拉李珣。

????然而,他摸了个空!

????被保护的对象丢掉,天星小阵登时土崩瓦解。

????在土层迸裂的第一时间,李珣便心知不好,他第一个想法是开口呼救,然而还没吐出半个字,脚踝忽地一痛,似是被人用手抓着,力道极大,好像铁箍一般!

????紧接着便是一股真息透体而入,瞬间封闭了他沿途数十窍穴,他当即全身发软,倒栽而下,连半点儿还手之力也无。

????他和高手之间的距离,还是太大了!

????在受制的一刹那,李珣脑中出现了短暂的空白,毕竟,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连出手机会都没有的情况,而在下一刻,所有的一切又尽数回归,在他脑中“轰”的一声响——垂死待毙从不是他的性格!

????同时,周围发生的情况,通过种种感应和猜测,在他脑中形成了一幅清晰的图画。

????李珣恍悟,周围那些无心宗门人,实际上不过是第一层障眼法,而打破土层,造成好大声势的那人则是第二层,真正的杀招,还在潜入土中的另一人。在当先一人将岳明风的注意力引开之后,此人便无声无息地破土而出,一把将李珣制住。

????现在情况当然是糟糕之至,不过也并非全无希望。

????尘雾之中一番混战,所有人都被牵制,但是岳明风似乎还有些修为上的优势。现在李珣与抓着他的人,也是单独配对,短时间内情况至少不会更糟。而且,李珣还有法宝!

????这个想法刚一完成,头顶一热,一直插在头上做发簪用的凤翎针将一道热流倾注下来,透过泥丸宫散入百脉之中。

????李珣心中一喜,这正是凤翎针护主的功用。

????这是李珣最近几日才探出凤翎针的几种功用之一。

????凤翎针可以反击侵入体内的异种真息,说是反击也不确切,凤翎针上透出的热力,似乎有消融一切异种真息的能力,只要给它时间,它便能将其逐步蚕食,对于真息锁脉一类,更有奇效。

????这股热力瞬间就在李珣体内游走一圈,所过之处,那股锁住他经脉的入侵真息,顿时如热汤沸雪,一扫而空。

????李珣想都不想,黄庭处金丹狂跳,原本已向下坠落的“青玉”贴着地面划了一个弧,在他身下扫过。

????从全身受制到暴起反击,李珣动作突如其来,抓他脚腕的那人也实在没有想到。

????剑身在那里一转,便听得一声闷哼,几点温暖的液体溅在了他腿上,那人反射性地收手,李珣身上登时一轻。

????这个时候,他更不敢多想他事,也不管收获如何,体内真息迸发,在空中硬是偏移了数尺,“青玉”在低鸣声中回到他手上,藉这一剑之力,他又向上飘了一段距离。

????低沉嘶哑的吼叫声响了起来,灼热的风从他脚上数分处擦过,惊出他一身冷汗。

????他不敢怠慢,手中“青玉”一振,数道青莹莹的剑光在身前成扇形散开,排出了一道若有若无的烟气,正是“青烟竹影”剑诀中,一个防身的法诀——青烟障。

????淡淡的青色烟气在土石飞溅的尘雾中,并不明显,可是由此散发出那明心剑宗特有的真息,却比任何灯塔都要明显!

????李珣此招可以说是冒了大险,如果敌人比自己人先到,他未必能挡得住对方一招。

????幸好他赌对了,上空岳明风的声音传来:“伸手!”

????李珣闪电般伸出左手,下一刻便被岳明风抓住,发力一甩,直掼向天空之中,转眼间就出了烟尘笼罩的范围。

????下方剑吟声响起,伴随着几声闷哼,也不知是谁吃了亏。

????李珣上升之势已尽,而他也在这时换过气来,再次驾剑飞了起来。

????他这一动便搅动了整个局势,下方黑沉沉、雾蒙蒙的烟尘土灰,被连续几波炸开的剑气、心火给撕得粉碎,数十道剑光冲天飞起,又是以李珣为中心集中。

????“珠子给我!”岳明风口角挂血,样貌狼狈,但剑光仍是最快。他已明白事情关键所在,当下便叫李珣将那要命的玩意儿扔出来——便是丢了珠,也比丢条命来得值!

????李珣比他更知轻重,闻言绝不迟疑,一把将三颗蛟珠掏出,青绿色的光芒一闪,被他尽力扔向了更高的天空中。

????这便看出了李珣的高明之处,如果将蛟珠直接扔给岳明风,且不说他有没有能耐接着,便是接着了,随后而至的打击也够他受的!而且很有可能将李珣自己拉入战圈,到时他小命必然不保。

????向上扔便好得多了,岳明风驾剑速度最快,便有最大的机会将其得到,且能够顺势做动作,不至于手忙脚乱,运气好的话,下面两个无心宗的高手连他的衣角也摸不到!

????三颗蛟珠虽不能像夜明珠那样光照数丈,堪比月光,但也是有微光闪烁,在漆黑的夜色中十分显眼。

????李珣这一抛,当即将自己从最危险的境地中拯救出来,他一眼扫过,便发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高空之中。

????他仍不敢大意,驾剑斜飞,几乎用全速划着一条大弧线,擦过几对拼杀中的修士,远远地避开战场中心。

????在天星小阵被打乱的此刻,他的选择无疑是最明智的。

????高空中,蛟珠的光华只闪了两下,便被岳明风一把攫着,随手放入怀中,而这时紧跟上来的两个无心宗高手,还只在他屁股下面喝风。

????岳明风对李珣的聪明暗赞了一声,保持着高速一个大回旋,体外剑气暴起,撕裂长空,又杀了回去。

????李珣暂时松了一口气,此时所有人都在捉对厮杀,像祈碧这样的高手,更是一下子圈住了三个,暂时没有人会来找他的麻烦,他也能够将注意力放到整个局势之上。

????那边的混战不是重点,真正重要的,是明澜与心殛子的交战。

????此时,明澜因为修为上的差距,已落在了绝对的下风,而林阁似乎并没有出手帮助的意思。

????心殛子在面对修为逊他一筹的明澜时,确实比较从容,在无心宗“命气化七身”的法诀里,他主修“心系”,即以心脏化成的“核”,为体内真息流转的中心。

????心属火,便由此生出“心炎”流转全身,成为特殊的真息形态,威力极其强大。

????尤其要命的是,如果被“心炎”攻入体内,它便会全力化去敌人的心脏,使其化为精纯的“命气”,为使用者所获。

????明澜就是十分顾忌心殛子的“心炎”,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采取守势,只将自己的防御布置得水泼不进,虽然是苦苦支撑,但一时间心殛子却还奈何他不得。

????尤其是站在一边的林阁低眉垂眼,看上去没有半点儿想插手的意思。

????可心殛子哪能信他?即使百年之前,林阁的声誉还算不错,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又有“那件事”的刺激,谁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德性?

????心中顾虑重重,心殛子自然不会使出全力,事实上,他还在等着另一边的好消息。但是,当空中蛟珠一闪而逝的时候,他差点咬碎了牙齿。

????知道蛟珠换了持有人,拿回的希望便几乎等于零,心殛子心中暴怒,手上登时凌厉了许多。

????他和明澜之间的的距离已拉大到了数十丈外,但攻势却越发强势。

????在他的控制下,心炎已炽白得近乎透明,连续几波攻击,都是毫不吝啬的大手笔。

????心炎温度极高,万物触之皆燃,便是土石也不例外。

????先前心殛子有所保留,没有让心炎热力外放,此时也顾不得了,遥遥三击,心炎便如同从地底生出的鬼火,“磅磅磅”三次外爆,已将明澜打得连连倒退,且将方圆数百丈都燃烧了起来。

????这一下,把林阁也卷了进去。

????心殛子一直在注意林阁的动作,这一次心炎外爆也是他的试探。在他眼中,林阁被卷入火焰范围之后,也不见有任何动作,只是体外剑气“铮”然一响,便将围上来的火花全数打灭,看得心殛子眼皮一跳。

????林阁终于拿正眼看人了。打灭了逼上来的火光后,他一言不发,只拿眼睛看着心殛子,眼中光芒闪烁,也不知在打什么心思。

????心殛子警惕之心再攀升了一个级数,不敢怠慢,怪啸一声,手指结了个印诀,体外心炎八转,“轰”地一声将自己罩在其中,看不清头脸。

????在这看似**的火光之后,心殛子双手紧握,略一揉搓,一颗与心炎同色的圆珠现身出来。

????体内心炎纷纷扑入珠内,眨眼的工夫,心殛子体外便没有半分火光,手中的珠子,倒似个小太阳一般光焰流转,使人不能直视。

????这颗“魂火珠”也是通玄界一件异宝,有积聚火力,便于操控之效。

????“魂火珠”一出,外界的火气便下降许多,但在珠上却是光焰蒸腾,气势越发强盛。

????此时明澜已缓过气来,还想再上,林阁对他摇了摇头:“我来吧,你且去维护众弟子安全。”

????明澜也知道自己占不得便宜,也不坚持,便御剑飞向那处的战圈,有这样一个高手加入,想来扭转局势仅仅是时间问题。

????林阁转过头来,微皱眉头,说了一句:“心殛子,你可是还想再打下去?”

????心殛子让“魂火珠”在他周身流转,脸上只是冷笑:“我知道你们是去参加水镜之会,本来便没想和你们为难,但你吞没蛟珠拒不归还,我能有什么办法?”

????林阁也是冷笑:“吞没?我明心剑宗杀恶蛟,积外功,关你无心宗何干?难不成你也出了一把力?又或者这恶蛟是你宗门养的?否则何来吞没之说?”

????不等心殛子说话,林阁又道:“刚刚你说我那徒儿毁了你的蛟珠……我却知道他只将珠子放在怀里,动也没动一下,哪来的毁坏一说?倒是有一件事,心殛子你可想知道?”

????心殛子一声不哼,体外“魂火珠”游走得更加迅疾。

????林阁微微一笑,继续道:“我那徒儿,近日来蒙一位长辈青睐,得了一块异宝,就放在胸口……你可能也有过耳闻,便是那号称‘化万毒、辟千邪’的一等一护体法宝‘玉辟邪’!”

????“气煞我也!”

????随着林阁的话音,心殛子本就青白交错的脸上,更是精采万分,他怒啸一声,“魂火珠”光芒一敛,却是一道小指粗细的光束激射而出,犀利如剑,直刺林阁胸口。

????林阁叹了口气,手指上剑气千迭,当空一划,虚空中气爆连声响起,那道光束被这一波剑气引偏,也不知射到了哪里去。

????林阁略一摇头:“果然如此,当日斩恶蛟之时,我还奇怪,不过数百年修为的恶蛟,怎地有了三颗蛟珠,原来背后还有贵宗的手段!

????“想必那珠子是在四九天劫之前植入的吧,凶煞之气内敛,也不知杀害了多少良善,才有这般水平!

????“你等为了逃避天劫,将珠子放入恶蛟体内,又藉此凶物祸害人间,继续累积戾气,只要到了火候,杀蛟取珠,非但不会因此而招致天刑,说不定还会得到一场功德……好心机,好算计!”

????心殛子面目扭曲,却是被林阁说中了痛处。

????他也明白今夜的目标已无法完成,可就这样窝囊地回去,他怎么向宗主交代?

????“只可惜,那蛟珠为我等先得,又交由我那弟子放在胸前,与‘玉辟邪’日日相接,虽仅两日,那里面的戾气想必也化去大半……心殛子,你抢去这废品,还有何用?”

????林阁分析得一点也不错,那三颗蛟珠之中,确实有两颗为后天植入,正是为了躲避四九天劫,由宗主七无道人施展绝大神通,打入恶蛟体内。

????本来想着过上一两百年,戾气积得多了,再拿出来供修炼之用,怎想到这恶蛟行事太过嚣张,竟惹上了明心剑宗的高人。

????当时,恶蛟周围也有无心宗的弟子看护,但在林阁等人面前,就算他们出来也只是个死字,便不敢冒头,只是急急飞剑传讯,要山上派高手下来,心殛子便是被派来救援的人。

????他们事先就做了好一番准备,将林阁一行人的情报都弄了个清楚明白,也知道蛟珠何在,并针对这种情况做了几乎万无一失的准备。

????不过,计划方一实施,他们就连连失策。

????首先是那蛟珠中积累的戾气,竟已被化去大半——之前心殛子虽也感到有些不妥,却仍以为是因距离过远所致,直到接近目标,才知道蛟珠的价值已大大滑落,便是能抢得回去,也未必能管什么用了!

????然后就是那揣着蛟珠的小子,虽然修为浅薄,却滑溜得像条泥鳅。从地下扑出的两人,也是无心宗三代弟子中颇厉害的高手,却被那小子硬生生给逃了去,还趁势将蛟珠换了主人!

????最后就是这林阁,自百年前“杀凤”之事后,通玄界的人都知道,此人已是一蹶不振,百年间修为不进反退,当年意气风发的“天心剑”,此时只不过是一个在山上混吃等死的可怜虫。

????而直到面对林阁,才知道传言错得多么厉害。

????百年前,林阁以手中“逝水”仙剑与心殛子交手时,虽也占尽上风,可一招一式都是精深博大,堂堂正正,让心殛子败得说不出话来。

????而此时面前的男子,却一点也没有当年的风采,面对此人,心殛子只觉得已经化气氤氲的心头,一阵阵发凉,这感觉不比面对任何邪宗的成名魔头来得轻松。

????若不是知道明心剑宗门规森然,他简直会以为,这男人现今已入了魔道,加入哪个邪宗,成了“同道中人”!

????心殛子小心翼翼地操控着“魂火珠”,不敢再像之前那样轻率发招,而是透过珠身将气机探出,搭在林阁身上。

????而林阁又怎会让他如意?剑气一闪,便将心殛子的探查切断。

????他体内剑气似有若无,又深不可测,心殛子眉头大皱,不知该怎样应付。

????就在心殛子迟疑不前的时候,林阁动了,他的身体“咻”地一声,像是一道脱弦的利箭,化成一道淡淡虚影斜插天际。

????就在心殛子一愣神的时间,他已经来到心殛子头顶上空十余尺处,身形一旋,三十六重剑气互相交错,旋转如轮,在“嗡嗡”声中,连续数十个交叉,像一张猛兽的大嘴,一口咬下。

????心殛子怎么想到方一出手,林阁便出此怪招,仓促间他怪叫一声,“魂火珠”向上一滚,也分出了十余道细丝般的火束,在虚空中迅速交错,形成一张大网,将剑气挡了一挡。

????剑气火束交击发出的声响,倒似一条坚韧的绳子被绷断时的怪音。

????林阁身形虚不受力,剑气反震伊始,便飞上半空,而心殛子只觉得那一轮剑气好大的旋劲,气机牵引让他在地上连转了十几个圈儿,才勉强化去余力。

????林阁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天空中,他的手掌像是抚弄琴弦一般,随手一拨,“铮铮”然几声响,本来平静的虚空彷佛是被人拿住了一角,像抖毯子那样重重一甩,波浪似的震荡由林阁手边,一直蔓延到心殛子头顶。

????“随波万里!”

????心殛子大叫一声,知道这是明心剑宗一个了不起的剑诀,被正面击中,说不定会被那高速震动的剑气当场撕成粉碎。

????当下一咬牙,再不敢有所保留,“魂火珠”发出一声轻爆,周边的光焰猛地再胀一圈,变得如婴儿头颅般大小,接着便高速旋转起来,发出了嗡嗡的轰鸣。

????一圈接一圈的火流从珠子里泛出来,像是急速扩张的涟漪,顷刻间,接连涌出了一百零八层,就在他头顶画出一片火流区域,正好迎上那高速震动的剑气波。

????“嘶啦”一声响,倒似是上好的绸缎被撕烂了,心殛子知道不妙,高瘦的身体一闪便贴地窜出,才跑出几尺远,那一层火墙便被撕得粉碎,散落的火焰撒了满地,气得心殛子几欲吐血!

????哪个王八蛋说林阁的功夫退步的?

????就是百年之前,他和林阁相斗时,也能撑上小半个时辰,要败也是一招半式间的差距,哪像现在这么狼狈!打到现在,他根本就没有找到还手的机会,这种压迫式的打法,显示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上的!

????想到这里,他再没有了战斗的心思,不远处的局势也向着不利他们的方向发展,不少弟子被打得吐血逃遁,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心殛子咬牙切齿,尖啸一声,发出撤退的信号,那边的弟子均是如蒙大赦,纷纷且战且退,四散逃开。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