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集 第十章 问情-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2集 第十章 问情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2:20Ctrl+D 收藏本站

????天空在燃烧,沸腾的火云遮蔽了人们视线所及的一切,在厚厚的云层中,甚至还有巨大的浆泡在隆隆声中炸开,像火山口里滚动的岩浆。

????浆泡的密度在一瞬间就狂增至非常惊人的地步,火云上像是刹那间隆起无数奇形怪状的大包,如一张被烧伤了的人脸,无数的燎泡都挤出了浓液,迸射出漫天火雨。

????无数细小的火花真如雨点般散射下来,像一阵淅淅沥沥的小雨,但那结果,却绝对是一场噩梦。

????刹那间,周围的一切都在燃烧,美丽的枫林这下可真的着了火,成百上千棵树木,顿时全都成了火把,“轰”的一声燃烧起来,“哔哔剥剥”的枝条炸裂响成一片。

????噬人的热浪扑面而来,人们的脸上,都变成红通通的一片,在这样的颜色下,看不出他们本来的神情。

????然而,明澜的嗓音确确实实地走了样,他像疯子一样大叫,早不复平日里的道骨仙风:“千里火云……天啊!快走!快出林子!”

????众弟子早吓得呆了,闻言也不多想,立时使出移动最快的法子——御剑!

????有五个人速度极快,在明澜出口的刹那就驾剑飞起,而下方明澜的嗓音,已扭曲得不成样子:“不要飞……”

????刚刚吐出三个字,天空中彷佛是响了个霹雳,震耳欲聋的巨响,将所有人都震得两眼发花。

????而在这声巨响中,先飞上半空的五人,就如同五个纸人,在滚滚的火焰骤雨中凭空化作一撮飞灰,热浪一吹,便漫天散去。

????齐芸尖叫了起来。

????叫声未停,岳明风已一把将她抓着,捂住了她的嘴,继而大吼道:“伏地,出林!千万不能飞!上面是百劫千重火狱,小心‘飞劫火’,不可硬接!”

????说完,便将齐芸一把甩出林子,当即,余下的三代弟子,都成了滚地葫芦,他们连为同伴哀伤的时间都没有,就要为自己的小命来努力了。

????李珣并没有第一时间趴下,大异于他平日所为。

????原因却是他看到了林阁脸上,那猛然迸发的复杂神情:狞厉、悲苦、绝望,所有的一切都只存在了那么一刹那,就消逝在一片平静之中。

????然后,李珣只觉得腿弯一痛,便被林阁踢倒在地,在摔倒的时候,他感觉到林阁在他头上一摸,将“凤翎针”抽了下来,又塞到了他怀里。

????“用这个护住心口……与‘玉辟邪’交互使用,或许能保住性命。等会出林就跑,切莫回头!”

????听到这种说话,李珣还没来得及多问一声,便被林阁一脚踢飞,这一脚用劲极为巧妙,李珣并未感到疼,但飞出的速度却是极快,眨眼间便摔出林子,落在山道中央。

????三代弟子中,最后出来的是祈碧,她却是被岳明风和明澜连手摔了出来的,正好落在李珣身边,她脸上被火光照得通红,却掩不住那近乎绝望的惧色。

????“百劫千重火狱……怎么会?”

????听到了她的喃喃自语,李珣忽地想起了林阁的吩咐,心头一冷,一把攫住了祈碧的手腕,低吼道:“师尊要我们快走……”

????话音未落,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冷哼,紧接着,一道亮光从他眼前闪过,他本能地大叫一声,却忽地感到胸口处先是“玉辟邪”一凉,然后便是“凤翎针”高速地震动起来。

????“蓬”的一闷爆,李珣只觉得体外一热,令人窒息的热风便将他吹得满地翻滚,差点滚落到山道外的山涧中去!

????这时李珣耳边传来了祈碧的低哼,声音极其痛苦,紧接着手上便感觉到了一股大力,他惨哼一声,便在这痛苦中,祈碧甩脱了他的手,翻滚落到山涧之中。

????在这种情形下,结结实实摔了去,几乎便找不到活路!

????“该死!”

????李珣趴在地上,满口灰土,而天旋地转的感觉刚刚过去,他便尽力睁大眼睛想瞧个究竟。

????然而触目所及,却让他几乎发了疯。

????山道上空空荡荡,正有一点残留的黑灰,随着热风卷入天空。

????逃到山道上的十名三代弟子,此时只剩下了他,还有那在不远处坐倒地上,已经吓傻了的齐芸。

????除却在山涧里死多活少的祈碧,其它人再没有在这世上留下半点儿痕迹!

????枫林仍在燃烧,与天上无边无际的火云相映,却显出了即将崩溃的暮气,只有连串的枝叶爆裂声在响着,其余的就是死寂。

????李珣眼前的世界,已被高热的烟气熏得如幻境般扭动起来,看不真切,他勉力凝神又看,恰见一道火光从天而降。

????与刚刚那烈焰横飞,熔金销铁的霸道不同,这火光通体透亮,里面数层都是已燃至极处,近乎透明的光幕,火劲内敛不发。

????但一接触地面,只听得一声低低的“哗”声,这方圆数里的枫林,竟也化灰而去,只露出光秃秃的山体。

????李珣眼前豁然开朗,一直隐在林中的三人,此时也显现出来。

????只不过,他们带给李珣的,是最直接的恐惧——三人成犄角状站立,其中只有林阁站得还算稳当,而明澜及岳明风两人已是摇摇晃晃,如醉酒一般,软绵绵地在地上走了两步,身上却忽地一亮。

????李珣的眼珠差点儿爆裂了。

????无数的火苗从两人的皮肤下迸了出来,细细的火苗,更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尖刀,轻而易举地撕裂了一切,将两人切割得支离破碎,然后才是残忍的锻烧。

????只有两声低低的呻吟,明澜和岳明风便永远消失在世间。

????李珣的腿软了,甚至连站起来逃跑的力气都失去了,他只能看着林阁,希望这位唯一还能支撑的师长能给他一线生机。

????似乎是感应到他的念头,林阁向这边看了过来,苍白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苦笑。

????随即,在李珣绝望的目光下,他身体一晃,单膝跪在了地上。

????那道从天而降的火光也随之光芒一敛,然后便是一声颇为响亮的振衣之声,李珣呆呆地看过去,只见到迎风轻摆的红披风之下,那一道红得凄厉的人影。

????这个人影背对着他,面向林阁。

????他看不清此人的模样,只见她包裹在这披风之下的身形,纤瘦颀长,却没有半点凶厉之气。

????李珣心中闪过了一个人来,也只有她才会有这样的修为,也才会不由分说,便连杀明心剑宗十余人,只像是拂去身上灰尘一般的随意轻松。

????“凤凰儿,你果真还在世!”

????林阁的声音十分虚弱,显然刚刚挡下那一轮劫火,已让他精疲力竭——这还是数日前,三招两式打跑心殛子的那人吗?

????他和眼前这人的差距,比之他与心殛子间的距离,还要远上十倍!

????披风“簌簌”抖动了一下,那人似是做了什么动作,这满天的火云,忽如来时一般,转眼间四散而去,山上又恢复了正常的天色,再没有半丝火星。

????只是,化灰飞去的枫林,以及同等下场的十五名修士,却已不可能再恢复过来。

????然后,李珣便听到了一声低沉悦耳的感叹:“林郎,百年之间,你是越发不济了。”

????说不出这感叹中是什么意味,不过仅听这嗓音,李珣便在脑中勾画出一个雍容端庄的形象。

????只有这种形象,才配得上那不急不缓,却有着淡淡情思韵致的声音。

????当是绝代佳人啊……

????看林阁的反应,比起她差得就太远了。

????林阁单膝跪地,挣扎了两下,却没有站起来,最终身体一歪,坐倒在地上,剧烈地喘息两下后才道:“凤凰儿,你是来杀我的吗?”

????凤凰儿,便是百年之前“杀凤”事件的主角,通玄界称其为“妖凤”,而其自号“栖霞元君”。

????她与林阁本是一对道侣,也为林阁师门默许,却因修炼“种玉魔功”,非但林阁弃她而去,还在十万大山之中被三十三宗门连手围堵。数千名精锐修士布下天诛绝阵,却仍被她逃脱,至此消匿无踪。

????而百年之后,她第一次出现,便杀了明心剑宗十五名修士祭旗,此时再加上三个,也没什么难处。

????只听她道:“是啊,这百年间,我无时无刻不这么想……只是你在连霞山上,我又打不过锺隐,这才没有去。”

????如果她用尖亢凄厉的嗓音这么说,李珣半点儿都不会奇怪。可是,她语气中却自有一番缠绵不尽的柔婉温情,且语意平淡,这感觉怎么听都诡异得很。

????林阁的语气显然有些颤抖,他急促地喘了一口气,才道:“所以,我一下山,你就知道了,然后赶着来杀我!”

????“这是自然!”妖凤似是在笑,笑得温柔如水:“林郎啊,自从你抛弃我母女的那一天起,我已等了百多年,怎还能再等下去?”

????“哈……”

????林阁猛地大笑起来,直笑得嗓音嘶哑,这才开口叫道:“滑稽!怎地说是我抛弃你?嘿嘿,种玉魔功!不要忘了种玉魔功……”

????妖凤轻轻地叹了一声,而这一声叹息里,却是充满了怜悯之意。

????这让她的语气更显轻柔:“这唬小孩子的理由,骗骗小辈也就罢了,你这参与了那届水镜之会的人,怎么也信了这个……

????还是,你非要逼着自己相信,才能好过一些?”

????林阁的笑声忽地中断,只听得妖凤在那里轻缓地道:“人妖殊途,若要子嗣,则非种玉魔功不可。如果我真要修炼魔功,一点元胎成形便足矣,何必要怀胎三载,受那无尽苦楚?这种情形旁人不知,难道你也不知?”

????林阁的喘息声加剧,却仍没有开口。

????妖凤像是陈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般,语气没有半点起伏:“到头来,还不是四九天劫将至,我那孩儿乃逆转天道而生,正应了劫数。

????“有孩儿在,天心不测,劫数便生变量,说不定通玄界要死多少修士;若没了那孩儿,则一切回归正轨……当年水镜之会,所说的不正是此事吗?”

????林阁的喘息声停止了。

????而在山道上齐芸的呼吸声,却急促了起来,显然是因为首次听到这个信息,被吓得很惨。

????李珣这时才有工夫看她一眼,好在她看来也没什么伤处,只是脸色苍白,鼻息不稳,显然内伤不轻。

????对于妖凤所言之事,李珣虽然吃惊,却还没到承受不了的地步。

????照他想来,这样反而更合理些,其中利益关系清晰准确,比那个所谓的修习魔功,众生遭难之类的理由要强得多了。

????而且,自从前日听到心殛子的话后,他便对其中的“真相”有了心理准备。

????而越是如此,李珣越觉得林阁的反应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怪在哪里。

????半晌之后,林阁越发虚弱的嗓音才响了起来:“你……都知道了?”

????此言一出,无疑证实了妖凤话中的真实性。

????只听到林阁惨笑两声:“我能有什么办法?当年,师尊与我长谈了一日一夜,说尽了那孩儿的坏处,我几次开口都抵不过……我也想与你商量,但看你那神情,我又该怎么开口?

????“师门恩义,我一辈子也偿还不了,又怎能违逆师命?我还想回山,请六师叔为我做主,只是才耽搁了一日,便传出你被围堵在十万大山中的消息!

????“那时候,你要我怎么办?去与你共抗师命?还是将你围杀当场?凤凰儿,你可知我当年心中的苦楚,可知我当年的惨处!”

????林阁的话音凄厉悲慨,但在场的人,都听出了其中更深一层的意思。

????说到底,这不是一个人临死之前的悲鸣,而是在绝望中的呼叫,甚至可以说是求饶。

????齐芸的呼吸更紊乱了,李珣紧皱着眉头,心中的感觉却是说不出的古怪。

????妖凤的反应则更是奇特,她语气似有几分迷惑。

????“你……是在向我求饶吗?”顿了顿,得不到林阁的回答,她轻轻地摇头,语气中有一丝如虚似幻的迷蒙:“我还记得,百年之前,你是极倔强的。虽然我的修为远胜于你,可是,你从不向我低头……”

????她的话没有说完,但李珣却能明白她的意思——林阁,你在搞什么鬼?

????“凤凰儿!”

????林阁的嗓音已开始发颤,这颤音微妙得很,李珣细细听来,竟察觉不出这是激动还是恐惧:“我知道我对你不住,可是,我们的孩子……”

????他的声音蓦地低落下去,李珣忍不住侧耳倾听,但随即贯入他耳中的,却是一声刺耳的尖啸,啸声直撼脑颅,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以为自己的脑子要炸开了。

????惨哼一声,李珣双手紧捂在耳朵上,他两眼发花,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摇晃,才支起来的身子又一头栽下。旁边的齐芸比他更惨,“咕咚”一声仰天倒下,昏了过去。

????李珣至今还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林阁绝不像刚刚所表现的那么孬种。

????更直接明白的说,刚刚那叫设局、做戏!

????啸音余波过去,李珣在嗡嗡的余音声中,隐约听到了身边不远处,“扑”的一声响,他勉力睁开眼睛,在仍然倾斜的视界里,他看到林阁就像一头死狗,脸朝下趴在地上。

????他又闭了闭眼,再睁开时,视线便好得多了,而此时吸引他注意力的,不再是林阁,而是已经转过身来的妖凤。

????李珣敢发誓,这是他所见过的女性中,能够将大红衣袍穿成冷漠端庄的唯一一人!

????造成这种效果的最大原因,当然是她几若冰雪的皮肤,晶莹剔透到已不能形容其细腻光润的程度,感觉她的皮肤彷佛是在发光,是用无瑕的美玉雕刻而成。

????她的眼眶比常人略显长了一些,斜斜挑起,又是长眉入鬓,“凤目蛾眉”之称,当属名至实归。

????如此面相,本来颇有几分妩媚之气,然而一双眼眸漆黑如点墨,沉寂不见底,又将一切气息都吞没不见,使人不敢轻侮。

????曲线优美,弧度微有下垂的唇线,显出她强势冷硬的性格,倒似天生为了征服而存在。

????当她唇角处显出一丝笑容,牵动整个面部表情的变化时,李珣一方面为她的绝色而倾倒,另一方面,却是从心底窜起了阵阵寒意。

????刚刚……应该是林阁暴起偷袭吧!

????李珣将之前发生的事琢磨了个**不离十,林阁从碰到妖凤的第一时间,便开始做戏!他本来就不至于那么不济,之所以会放低姿态,甚至摇尾乞怜,都应是让妖凤降低警觉心的手段。

????随后,他便趁着一个小小的机会,暴起伤人。只是那结果却是糟糕得很!

????林阁此时距李珣不足三尺,李珣完全可以感觉到他粗重的呼吸,还有他身下殷殷扩大的血渍,这,就不应是做戏了。

????在这种情形下,林阁却在发笑,他吃力地撑起身子坐在地上,将唇角血渍擦去,声音虽然虚弱,却有着一股和之前截然不同的气度,甚至这气度,李珣也从未在他身上见到过。

????他对自己那颇显不堪的手段,供认不讳:“惭愧,还是没有得手!现在,杀剐由你!”

????妖凤的笑容极其微妙,感觉中,她遍体的冷意,在这笑容里已缓缓融化,语音又恢复到了先前的温柔:“林郎,你的性子虽未变,可是心思却要深得多了!”

????对这两人的情状,李珣心中寒意森然。

????他们两人对刚刚那一记偷袭看得似乎很随便,只是各逞心机,让人探不着虚实。

????林阁固然是狠下辣手,绝情得很,可是看妖凤一脸从容,显然也是早就有了防备的心思。

????眼前如此情况,便是有血海深仇,也显得诡谲阴森,这让李珣不禁怀疑,他们之前真的是一对道侣吗?

????对妖凤的感叹,林阁只是微笑:“哪里,总还比不上你……其实,我一直都在怀疑,按你以前的性子,刚刚绝不会给我说那种废话的机会!

????“而且,你从头到尾,都防得滴水不漏,如果不是说到了孩子,恐怕我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这却是师从何人?”

????妖凤浅浅一笑,愈显得温柔和顺,全无锋芒:“你为何不直接问我,当年是靠谁逃出去的?”

????李珣闻言心中一动。

????当年的事,他也知道个大概,似乎是由三十三个宗门连手发动的天诛绝阵,本没有什么破绽,却让妖凤在无声无息间遁去,按照推论,应是有某个宗门当了内鬼纵她逃去。

????百年来,那个宗门是谁,正邪各宗之间都无定论,平添了许多猜忌。而现在,妖凤就要公布这个答案了吗?

????林阁坦然点头:“对那一宗门,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纵你逃遁,且使劫数无声无息地消弭,这等惊天手段,林某心向往之!”

????妖凤微偏过头去,似是叹息了一声,既而轻吟道:“天音参妙化,三洞玉归真。”

????李珣还在迷糊,但他眼角的余光却看到了林阁苍白的脸上,刹那间满布红潮,这鲜艳的红又在眨眼间消褪下去,留下的是一片铁青颜色。

????李珣可以感觉到,林阁的身体在轻微地颤抖,这绝不似在做戏!

????随即,李珣猛醒:“天音妙化、玉归真……这,岂不是玉散人?”

????刹时间,他看林阁的眼神便立刻不同了。如果说刚刚还有些为涌动的心机而惊悸的话,那现在剩下的,便只有怜悯了。

????这下林阁不必装,嗓音也是哑了:“不错,玉散人修为精深,确有逆天之力……”

????话说了半截,他再也忍不住,一拳砸在地上,低吼一声:“你为何要去求他?”

????这一嗓子来得好生突然,李珣被吓得身子一震,只觉得其中嘶哑的尾音,如同一块烧得通红的烙铁在人身上一碰,“滋滋”之声,直令人汗毛为之倒竖。

????没有一个男人在得知自己当了乌龟后,还能言笑自若——林阁已是极了不起的,他还能强笑那么一声。

????妖凤却是真的笑了起来:“夫君不能救我母女,我自然要找能救的人,这有何不可?”

????这是她第一次称林阁为“夫君”,只是这一声称呼,却如同一柄利剑直捅入林阁心窝,这是他绝无法忍受的耻辱!

????看林阁的脸色,便知他已是方寸大乱,他眼睛通红,倒似是一头择人而噬的野兽,危险的气息,让李珣的身子忍不住向后挪了一下。

????这一动,糟了!

????林阁通红的眼睛一下子盯了过来,打在李珣脸上时,先是迷糊了一下,随即便比之前红了十倍!

????李珣如同被蛇盯住的青蛙,全身僵直动弹不得。心中只是惨叫:“这关我何事,关我何事?”

????幸好,这种眼神并没有持续太久,而且林阁的神智似乎也在恢复,到最后,只余下了一声呻吟似的叹息。

????然而,李珣却不因此而稍感轻松,他甚至比刚刚更紧张了。

????因为,在林阁之后,妖凤亦向他投来了目光,其中颇多可堪玩味的意思:“他是你徒弟?”

????“……不错!”

????李珣耳中听着,同时壮着胆子抬起头来,看着妖凤的脸色。

????正巧妖凤也向他看来,四目交投,李珣只觉得脊椎一冷,脖子当即动弹不得,就是想逃开目光也不可能了。

????他不明白妖凤眼眸中那丝奇特的光芒是什么,这对视只持续了大约半息时间,妖凤便主动移开目光,将注意力转到了齐芸身上:“这个女弟子倒颇是可爱……也是你的弟子吗?”

????“这倒不是,你……”

????话才说了半截,却见到妖凤伸手一探,便将不远处的齐芸凭空摄来,提在了手上。

????妖凤身材颇高,娇小的齐芸被提起来时,脚尖距地面还有数分的距离。

????齐芸被这么一弄,总算是回过神来,一抬头,却正看到她今生最大噩梦的制造者。

????即使修道也有数十年,但仍然无法抵挡这样的刺激,她尖叫一声,本能地挥掌就打——“笨蛋!”

????李珣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这蠢女人的愚行。

????一声清脆的骨碎声响了起来,齐芸挥出的手臂寸寸断裂,而她却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

????妖凤轻扼住她的脖颈,看着她渐渐乌青扭曲的脸,轻轻地道:“知道为什么能活到现在吗?”

????齐芸的眼泪忍不住流了出来,因为恐惧,她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随后,妖凤将她扔到李珣身边,淡然道:“如非必要,我不杀女人。至于你那徒儿,却是因为他有凤翎针在身……如此剩下了两个活口,却太多了些,我只要一个!只要一人,将林郎你的死状公诸天下,其它人便做你的陪葬之物吧!”

????李珣心头猛地一跳,而下一刻心中浮起来的,竟是挡也挡不住的火热,在他脑中,却是一片冰寒。

????“碰”的一声,齐芸被甩到了距他不过半尺之遥的地面上,触手可及。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