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集 第二章 宝珠-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5集 第二章 宝珠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2:42Ctrl+D 收藏本站

????李珣是用赶赴刑场的心情走进皇宫的。

????然而,在踏入兰麝院的刹那,他就进入一个难以言喻的状态中;什么紧张、恐惧、愤恨,统统都被排出心外,只留下一个奇妙而玲珑剔透的“感觉”。

????李珣暂时无法体会出这“感觉”的妙处,他只是觉得忽然清醒多了,对肌肉的控制也更为顺畅,脸上的表情就像泥人一般,想捏成什么,就捏成什么。

????只一个动念间,他脸上就出现惶恐不安的模样来,然后就这么排闼而进,直入中堂。

????刚一见着阴散人的脸,他便扬声惨呼道:“师叔救命!”

????不出所料,这一声喊才出口,另一边就响起一声冷哼,他顺势扭头,脸上便自然地露出惊讶与恐惧并存的神情:“师父?”

????听他脱口而出的称呼,血散人即便真不把他当一回事,心中也是称许的,脸上也略见缓和,继而冷笑一声:“没出息的东西!”

????李珣脸上满是尴尬的神情,忙上前致意,继而问道:“师父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血散人哼了一声,却不理他,李珣更显局促,幸好一边阴散人笑道:“天行健宗的事才结束几天?你又惹了事回来?韦不凡,你教的好徒弟啊!”

????她这话当然是说笑,可李珣绝不能等闲视之,他连忙苦笑出来,向阴散人道:“师叔明鉴,弟子绝没有故意生事。可这祸事是自己从天上掉下来的,弟子也无可奈何啊!”

????他极快地将林无忧一事说了出来,其实也不必说得多么详尽,光听那“天妖凤凰”之名,便让两散人脸上微微变色。

????“妖凤的女儿?”阴散人目光移到李珣脸上,说不出是什么味道,甚至还有些嘲弄,“她也算是你的师姐,不至于为难你吧?”

????李珣听了只能苦笑,一边血散人却是闷哼一声:“古志玄藏得好紧,这天妖凤凰被他收为禁脔,自然也少不了那个形影不离的青鸾。

????“七妖之二,尽入其手,再加上他那个古里古怪的侄女,便是碰到锺隐,也足够应付!他却直到最近才露出点风声……娘的,真是好计谋!”

????他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李珣心中不禁暗笑,但旋又想到一节,脸上不由一呆。

????两散人是何等老辣,当即将这神情变化收入眼中,两对眼睛也一起望了过来。

????李珣被他们吓一跳,不由得退了一步,脸上神情却是非常古怪,他迟疑了一下,方道:“弟子刚想起一件事,那日曾听林无忧叫过‘青姨’来着……”

????此话一出,他明显感觉到房内的气氛有些不对了。两散人在瞬间的惊讶之后,对视一眼,又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放回他身上。那奇特眼神,直看得他心中发冷。

????“青鸾也来了?”在平淡的声音中,阴散人率先收回了目光,脸上再没有半分变化。

????但她越是如此,李珣心中便越是恐惧。

????阴散人愿意作戏,可血散人则没那个闲情逸致。在李珣看来,血散人看他的目光,简直就像在看砧板上一条僵硬的死鱼!

????他差点就要夺门而逃了,但幸存的一点理智又让他脚下生根,这种矛盾扭曲的心情,几乎快要让他发疯!最痛苦的是,他还要做出丰富的表情,来搪塞两个妖人。

????他勉力应道:“弟子并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这件事还要请师父师叔决断!”

????“决断?”阴散人蓦地展开笑靥,“若我们事事决断,还要你干什么呢?”

????李珣心头一跳,忙改口道:“是,弟子明白,弟子这便去打探清楚!”

????说着,他便想趁机溜走,只是才抬起脚来,血散人便是一声低喝:“慢着!”

????李珣忙止住身子,看了过去。

????只见血散人拿出了一本薄薄的册子,向他扬了扬:“这个你拿去……听你师叔讲,你用小半个月就修通了‘无情心’。很好,我倒想看看,你能用多长的时间,修出个血魇来给我瞧瞧!”

????说着,便将小册子扔了过来,李珣慌忙地接着,这次不用做作,就已是一脸的狂喜。他忙谢了血散人的恩赐,这才出门去了。

????待出了兰麝院的大门,他才细看这册子的内容。

????果不出他所料,这册子是《血神子》的进阶口诀,精深奥妙处,自不待言;这已不是可以十天半月修完的东西了,李珣大概估计一下,就算进度如之前般神速,要修完这册子,也要七八年的功夫。

????难道这便表示,至少在七八年内,两散人不会拿他如何?

????李珣先松了一口气,但旋又思及刚才两散人对他呼来唤去的态度,还有那奇特诡谲的眼神,心中又是一寒。这种日子过下来,七八天或七八年,又有什么分别?

????想到这里,他心中刚刚翻起的兴奋又沉了底,最终,他还是嘿然一笑,径直走出宫去。

????阴散人要李珣去打探,事实上,也就是要他去和林无忧套近乎了。

????李珣并不知林无忧住在哪里,但在这京城之中,当权之人向来耳目众多,李珣倒不必费什么心力,傍晚他便提着由宫廷御厨精心准备的甜点,出现在北城一处客栈前。

????喜欢住在城里的修道人,李珣还是第一次见到,但想到林无忧的种种情态,他又觉得这确实是再合理不过的事。

????从掌柜的口中得知,林无忧一行约有七八人,包下了整个客栈,但从早到晚,也没见几个人回来住,行为怪异得很。

????此时,客栈里一个人也没留下,不知跑到哪去了。

????不过,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还有她口中的那位“青姨”,却是每晚都会回来,因此李珣决定,继续留在这里等着。

????李珣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掌柜聊天攀谈,当然,话题总离不开林无忧等人。可以从掌柜的话中感觉到,他对林无忧,以及她身边那个从不说话,又冷傲的绝美妇人有着深刻的印象。

????一说起她们,老头便滔滔不绝,倒省了李珣诱他说话的力气。便是到了掌灯时分,老头却越说精神越好,但李珣已听不下去了,确切地说,是他不敢再听下去了——他站起来,先好心地轻踢了老头一下,然后便露出了笑脸:“无忧师姐,你回来了!”

????掌柜狼狈不堪地逃到柜台后面去,李珣则是撑着笑脸,面对林无忧不算太高兴的神情。也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青姨”。

????李珣马上就明白老掌柜所说的“十分冷傲”是什么意思了,林无忧身后那位身材修长的青衣美人,几乎就是“冷傲”的代名词。

????说也奇怪,李珣这几年见的美人,多喜穿青衣,但风味又各有不同。

????青吟仙师淡漠疏离,凄寒孤冷;明玑则犀利冷澈,锐气森然;至于这一位,只觉得一眼看去,便像是看着一株独立寒涧的青松,壁立万仞,让人不敢直视。

????她衣着简约,一身装束以随意轻便为主,非袍非裙,利落飒然,不沾一尘。雪肤冰肌,没有半分瑕疵,尤其是那双手晶莹剔透,彷佛能发出光一般。

????至于所谓玉容花貌,不外如是。但她轮廓深刻犀利,不在明玑之下,且更从骨子里透出一股拒人千里的味道,好似旁人的呼吸都会污着她一般。

????她眼神扫过李珣,却像是扫中一个毫无生命的死物,没有半分停留,但李珣已经感到寒意刺入骨髓,笑容当场僵住。

????“耶?你怎么又来了?”林无忧无精打采地挥挥手,“不是要你别再跟着的吗……咦,那是什么?”

????她的大眼睛一下子焕发出光采,李珣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心中暗喜,忙将脚边的食盒提起来,陪笑道:“无忧师姐,今天上午是我失态,让师姐生气了。为了赔礼,我就请宫中的御厨做了些小糕点,想着师姐游玩了一天,也是累了,正好可以吃些解乏……”

????林无忧一声欢呼,想上前抢,但却猛一停,露出了些怀疑的神情:“这好吃吗?”

????李珣干咳一声,硬着头皮保证道:“宫廷珍品,在人间是最好吃的了……”

????言下之意,就是说万一比不上通玄界的,也怪不得他!这个回答可说是颇为狡猾,林无忧却没有在意,低呼了一声,伸手揭开了盒盖。

????宫廷御厨的手艺还是值得赞扬的,光看这些糕点的卖相,李珣便先松了一口气,而林无忧的开怀大嚼,更是证明了他这份礼物的正确性。

????然而,这又给他造成了新的困扰——究竟这个全无半点机心的形象是真的,或者今天上午句句言之有物,锋芒暗藏的形象是真的呢?

????不管怎么说,现在林无忧显得很是开心,让李珣暂时放松了些。

????“青姨”却没多做停留,甚至连招呼都不打,便直趋后院,李珣只能目送她进去,甚至没有开口招呼的勇气。

????想起今晚来此的目的,要从“青姨”那里获取情报已是不太可能,他只好将目标转移到林无忧身上来;想了一下,他决定用一个比较坦白的方式问话。

????他压低声音,做悄悄话状:“喂,无忧师姐,那一位难道是宇内七妖之一的……”

????“嗯嗯!”林无忧嘴里塞满了东西,没法说话,只能点头,同时用手指比唇,做噤声状。

????好不容易将美食咽下去,她还是压低声音,小心翼翼地道,“要命就不要喊青姨的名字,她的耳朵可灵了呢!而且,像你这种‘垃圾’……别看我,这是青姨说的!如果你喊了她名字……嚓!”

????她的手指划过脖颈,同时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

????李珣却笑不出来,他脸色僵硬,点了点头,又心有余悸地向后院看了看,打定主意以后一概用代称!

????“话又说回来,你不笨呢,竟然能猜到青姨的身分!”林无忧随口说了一句,用筷子点着食盒内最后一块糕点,却是一脸的苦恼。

????李珣干笑一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正好看到她此时的状况,忙笑道:“师姐如果喜欢,明天我再带一份来就是了。”

????“好极了!”林无忧拍手笑道:“你对我真好!嗯,是不是因为太怕我母亲的缘故呢!”

????李珣尴尬极了,只能故技重施,摸着脑袋做出傻样,算是默认。

????林无忧也不计较,她极快地将糕点送到嘴里,美美地享受,同时对李珣做了一连串莫名其妙的手势,看得李珣一脸茫然。

????“真笨!”将糕点咽下后,林无忧不屑地摆手道,“我是在告诉你,明天多拿些来!如果还跟这次一样好吃的话,嗯……我就让你在我的收藏里挑一件宝贝,算是见面礼吧!”

????这位大小姐的收藏?李珣忽然有了些期待,她可是天妖凤凰的女儿啊!身边哪个人不是能在通玄界呼风唤雨的高人?作为他们的后辈,收藏又能差到哪去?

????用两顿糕点赚来一个宝贝,这生意实在是赚大了!便是赚不了,能赢得林无忧的好感也是好的!想到这里,李珣忙不迭地点头。

????但光是这样还不够,李珣必须探明林无忧等人到这来的目的。他已经大概明白林无忧的行事风格,也就不再动什么歪脑筋,张口就问:“对了,无忧师姐到嵩京来,是要办什么事吗?”

????“没有啦,只是来玩玩而已。”少了美食,林无忧的兴致就滑落不少,人也有些无精打采。

????她打了个呵欠,手撑着下巴,娇俏的脸上露出几分无聊的神情,“家里待腻了,准备在人间界玩一段时间,唉……结果还是这么没趣!”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李珣心中暗想。

????但脸上当然要做出“义无反顾”的样子,他道:“这样吧,由我做师姐的向导,一定能为师姐找些乐子。”

????林无忧听得眼睛都亮了,正起身来拍掌道:“如果你能帮我找些好玩的,我可以再赠你一件收藏!”

????李珣慌忙致谢,心中也长吁了一口气。不管能不能赚到,先和她拉好关系比较要紧,这样至少能满足两散人的要求吧!

????第二天清晨,意外的收获将他一锤打进了蜜水之中,突如其来的幸福甚至让李珣有些惶恐,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好处?

????他抓着这颗青灰色,打磨得光亮的石珠,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天,他不是在作梦吧?

????表面上,这珠子灰蒙蒙的没有任何奇特之处,但用“天眼”仔细观察,外面一层青灰色泽的外壳,便会转为透明,显露出内部一团如雾气尘埃般的气团。

????李珣将神念透进去,然而才到气团外层,便被一股冷浸浸的寒流推了回来,这寒流中似乎飘着呛人的冰粒,李珣只觉一阵凉风透体而入,接下来便感觉到他的肺部差点被千百粒砂子给磨成了破布,不由狼狈地呛咳了起来。

????虽然呛得要死,但他还是忍不住想笑,而且是大笑!他边咳边笑,直至身子蜷成一团,才渐渐停下来,趴在床上喘了好久,他才恢复冷静,但一看到这石珠,他便又忍不住兴奋起来!

????是它,果然是它!

????林无忧赏赐的这个“小玩意”,竟是通玄界小有名气的法宝——尘风宝珠。

????尘风宝珠是非常合于他这层次使用的三流小法宝,但林无忧绝对不知道,这个石珠在幽魂噬影宗里,还有另外一个名称——天冥化阴珠,乃通玄界十三奇宝之一。

????在其它人手中,尘风宝珠的确只是件小宝物,只有不入流的阴人会用。可是,在幽魂噬影宗的修士眼中,这石珠却是一件大大的异宝,堪与宗主令箭相媲美!

????可是今日,它却被一个“无知少女”像丢骨头一样丢给了他!

????难道这冥冥之中,真有天意流转?

????有了这珠子,他、他……

????“啪、啪!”

????李珣狠狠地给了自己两个耳光,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做了几次深呼吸后,才盘腿坐下,双手贴合,将珠子握在胸口处。

????首先,他探察一下屋子周围的情况,那些下人婢女受他的吩咐,都远远地站着,不会过来打扰,唯一可虑的,是神出鬼没的两散人,但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他先施展寄魂转生之术,将真息转成“幽明阴火”,接着让珠子在掌中缓缓转动,直至找到那个隐密的关窍,不久,他的小指贴在珠身某处,大段的口诀从脑海中流过。

????初时还有些艰涩,但随着对其中精义的掌握,李珣体内气滚如珠,以胸口黄庭为中心,牵动千百条气机,变化蔓延,又在神念的控制下,直直钻入石珠之中。

????“咯”地一声,李珣的身体随声一震,在这刹那,石珠内所有感应点已尽被他捕捉到,紧接着就是一次共鸣。

????“嗡”地一声颤音,李珣手上一颤,石珠像一条滑溜的鱼儿,从他手中跳出来,浮在虚空之中,晦暗的外壳上,颜色渐渐消褪,露出其中的样子。

????没想到,里面竟还有个拇指大小的圆珠,包裹在浓浓的雾气中。此时李珣以幽明阴火激发,才闪耀出它独特的光芒。

????初看呈现惨淡的灰白色,但细看又如成千上万层火光迭加在一起,有种一眼看不透,但愈看愈眩晕的异相。

????它光芒的闪耀,也有一种特殊的韵律,能和李珣体内真息相互应和。就在这刹那,李珣幽明阴火的修为便又精进了一些。

????李珣长吐一口气,撤回神念真息,石珠又恢复原本的晦暗。刚刚虽不过是十几息的时间,但心力耗费之巨,不比前几日的战斗逊色太多,此时已是浑身汗湿,难过得很。

????但这一切又都是值得的!

????他嘿然一笑,将石珠贴身收起,觉得心情从未这么好过。

????心情的变化也使他的胆气增长了一些,他觉得已经可以去应付两散人了。

????再踏入宫中时,已是入夜时分,兰麝院点起了灯火,炉盆的火光从帘里透出,暖意融融,但李珣心中却是一片冰莹。

????进到屋内,他先给两散人见礼,礼数周到之后,才将今日林无忧一行人的情报,一一道来,甚至她送给自己的两样宝贝,也拿出来让他们看了。

????这些做派,让两散人找不到半点破绽,也让他心中胆气更壮。

????原来这两人并不是水泼不进的!

????他知道两散人现在最关心什么,便将有关青鸾之事,详细道来,从她的一举一动,到自己对她的观感,均巨细无遗,一一道出。

????最后才说出结论:“弟子以为,这些人真的只是路过而已,对两位师长并没有什么威胁。”

????“你说得不错!”阴散人浅笑点头,目光却偏向了血散人,“韦不凡,你觉得如何?”

????血散人嘿然一笑,笑声中尽是凶厉冷酷之气,只简单说出四个字:“天赐良机!”

????李珣身上一颤,知道两人心中都已存下了杀机!他不明白两人为何会打青鸾的主意,但心中已有决断,等他们开战的时候,一定要跑得越远越好!

????否则……三个“真一”级数的宗师大战,恐怕整个嵩京城还不够他们玩呢!

????他心中正打着主意,忽觉背脊一寒!见鬼了,这是怎么回事?这一瞬间,李珣像被猛兽盯上了!这感觉与两散人讨论“元胎道体”时,几乎一模一样!

????他脖子僵硬,眼角一点余光扫向两散人的方向,却看不清究竟是谁在打量他,但无论是谁,这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他背后开始冒冷汗,正想着是不是要赶紧告退的时候,两散人却先他一步——先是血散人在低笑声中,不见了踪影;紧接着,阴散人也迈步出门。

????李珣不禁有些懵了,难道这就开打了?他赶忙回身问道:“师叔,你们这是……”

????阴散人回眸一笑,其中没有半点戾气:“这几日,你要好好招待客人。不过,嘴巴要封得严一些!明白吗?”

????李珣哪能说什么,只忙不迭地点头。

????阴散人掀帘而出,外面寒风才吹进来一些,便被房内的暖气驱散。

????李珣怔了半晌,正想着离开,身后脚步声响起,他回过头去,正看到秦妃端着三个茶盏走过来,心中不觉一颤。

????这还是他知晓对方真实身分之后,第一次与她独处,以往掌握其生死的快感,却已烟消云散,代之而起的,只有冷浸浸、寒森森的惧意。但糟糕的是,他还要做出可笑的强大模样来,像个小丑般在对方眼前卖弄。

????秦妃走近,眉目低敛,在温驯之外,自有一番优雅高华,她走到李珣面前,奉上茶盏,李珣忙举手接过,好险没让手上发抖。

????然后,秦妃又退开了一步,和李珣拉开了一定的安全距离——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李珣看着她的模样,心中竟忍不住又生出了疑惑。

????纵使李珣已清楚知道秦妃的身分,知道她是能轻松杀自己一百次的绝顶修士,但此时正面相对,看她的举止言行,竟然半点也看不出异样,她仍是那样优雅谨慎,聪慧且柔弱。

????李珣盯着她看,将冷静谨慎的探究全隐藏在**熏心的表相之下。看着看着,他忽觉得屋里少了个人,随口问了一句:“顾颦儿呢?”

????秦妃声音细细地答道:“是国师大人怜她体弱,让她在外面歇着。真人,她确实累了……”

????以李珣此时的心境,听了仍要脸上一红。秦妃此话,等于是说他和阴散人这几日实在太过荒唐,若不是李珣知她底细,简直就要以为她是动了恻隐之心,想用自己的微薄之力维护“难友”了。

????好手段!

????李珣暗赞一声,将茶一口饮尽,滚烫的茶水在他胸腹间蒸腾为水气,再加上秦妃此时柔顺纤弱的姿态,他的胆气似乎也膨胀了起来。他脑中爆起一道闪光,而天冥化阴珠的实质感,则给了他将念头化为现实的动力。

????也就是刹那间的事,他一把抓住秦妃的肩膀,这突然的粗暴举动让她一颤。李珣做出了不耐烦的表情,一挥手将托盘打飞,接着就在秦妃的惊呼声中,将她打横抱起,向床上走去。

????一切和以前都没有什么区别,秦妃还是那种不堪欺辱,却又认命的可怜样,俏脸在痛苦中又带着三分春情,种种的矛盾下,更透出令男人难以抗拒的诱惑。但此时,李珣心中却是寒意森然。

????并不是因为他看透了秦妃的做作,事实上,他之所以心生寒意,实在是因为他根本就看不透!即使他心中早有定论,但现在,任他如何检视打量,却无法从对方脸上,看出半点端倪!

????这时候,他才真正明白身下佳人的可怕。

????不过,这念头只是一闪而逝,转瞬间,他就半真半假地沉浸于秦妃的**之中,秦妃也依然如往日一般,不过小半个时辰,便不堪挞伐,昏沉沉地就要睡去。

????便在这时,李珣在低笑声中,拿出一样物事,向她私密处一搁,冰凉的触感,让秦妃打了个冷颤,猛地睁开眼睛。

????她眼中透出了迷茫与恐惧交织的神情,明知是假,李珣也忍不住心中大快,他低笑道:“莫怕,让我瞧瞧,到底能不能塞得进去!”

????秦妃脸上显出了惊惧乞怜的神情,更罕见地在房事时开口:“真人……”

????不待她说完,李珣笑声一顿,手上发力,将那尘风宝珠猛地挤了进去。秦妃尖叫一声,身子整个蜷起,在床上厮磨挣扎,芙蓉玉靥上,已是泪流满面。

????看她这副样子,李珣心中竟真的生出了隐约的快感,欲求更是一涨,他大笑着搂过已浑身颤抖的美人儿,笑道:“如此,我们再来过!”

????这番行径直至秦妃昏死十多次,连呼吸都微弱不堪时,李珣这才停下手来,将宝珠挖出,凑在秦妃耳边道:“可合你的意了?”

????秦妃此时连眉眼都睁不开了,闻声只能略偏过头去,默默垂泪。

????这种姿态,当真是能将人的心肠都化了,偏偏李珣就不吃这一套,他把宝珠在手心中摩挲两下,不无得意地伸到秦妃眼前,笑道:“这宝贝如何?”

????秦妃姿容幽怨地回眸,便在她迷离的眼神来到宝珠上的刹那,李珣眼中爆出寒芒。

????几乎在同一时刻,秦妃眼中掠过一道惊异的闪光,瞬间又变成冰寒凌厉。然而,这光芒只闪了一下,便在宝珠爆出的层层迭迭灰白气芒中,败下阵来。

????她的眼神很快便空茫下来,身体仍略一挣动,就李珣所感,触手的肌肤分明有一个反弹的趋势,那种强烈的爆发力虽然在未成形之前便已消散,其惊人的势头,仍使李珣吓出了一身冷汗。

????但最终,他还是赌对了!

????在天冥化阴珠的强大力量面前,毫无防备的秦妃仍是着了道,在李珣催动的驱魂炼魄通心**之下,受制于人。

????李珣强自将一口鲜血咽了回去,以他的实力,催动这宝贝还是有些勉强。他将宝珠搁在秦妃额头上,手上印诀连变,随着宝珠内部气芒密密的变化,牵动着秦妃的心神,使其为己所用。

????这便是天冥化阴珠最厉害的几种效用之一——惑神。

????随着最后一个法咒的结束,天冥化阴珠的灰白气芒渐渐内敛消失,珠子外表又恢复成尘风宝珠的模样。

????李珣深吸一口气,将宝珠拿下,同时喊一声:“婉如!”

????秦妃眼眸中渐渐泛起神采,李珣屏住气息,一只手上紧握着匕首,锋尖就抵在秦妃的天灵之上,如果她有什么异动,李珣会第一时间辣手摧花。

????“你叫我?”

????秦妃微侧过头来,眼中有几分好奇,看不出半点神志受制的模样。

????李珣紧盯着她的眼眸,直至看到瞳孔外侧,有一道隐隐的灰色圆环,他才松了一口气,这“伟大”的成功,让李珣几乎要欢呼发泄,多亏他心智大异常人,这才强忍了下来。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