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5集 第七章 幽玄-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5集 第七章 幽玄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2:48Ctrl+D 收藏本站

????在“咯勒咯勒”的声响中,赤兵鬼链终于成为血吻腹中的美食,血吻一时间还吃不了太多,便用前爪扒着,拖到化形池去享用。

????这古怪的声响惊呆了两散人和青鸾,但是,却唤醒了被狂喜冲昏头的李珣。

????苍天垂怜,便是他再有胆色,也从来没有想象到,会有这样完美到挑不出一丝毛病的结果啊!

????三败俱伤!竟然是三败俱伤!

????天冥化阴珠连转了几十圈,终于压下他心中的兴奋,没有什么比现在更能接近胜利了,李珣也绝不允许这个机会从手里再溜出去!

????没有任何迟疑,他略一判断局势,便破水飞出,在旁边两人还在发呆的时候,直冲向数里外的阴散人!

????尚在途中,他已开启印诀,上手便是极具威力的“截空杀”。

????在几乎无穷无尽的九幽地气支持下,这对李珣本人来说尚是高山仰止的一等法诀,几乎抽取了一里方圆内所有的空气,又瞬间灌入超过空气密度数万倍的地气之精,再以一点九幽地气为引子,稍稍那么一催——几乎就在阴散人刚刚感觉到心悸的刹那,方圆一里范围内牵涉到的数十万气机,被瞬间割断,任她如何敏锐,在这千分之一息的时间内所感应到的,也只是一片空白。

????这极短时间的空白,已经足够了,随之而来涵盖每一个角落的大爆炸,失去先机的阴散人必须要正面应对。

????也许爆炸的范围大了些,威力不够集中,但是,在随后附加一道“九幽搜魂”的剑气,又会如何?

????阴散人刚刚以引动伤势的代价挡过这波冲击,一道凌厉的剑气,便击中了她的肩胛伤处。

????这剑气实在阴损刻毒到了极点,方一入体,便搜骨刮髓地抽吸她的精血元气,顺带破坏她的肌体经络,偏偏又虚缈难测,仓促之下,竟抵挡不住,一下就被它再度重伤了肺腑。

????阴散人厉啸一声,震得方圆数十里内,尽是一颤。

????她见闻广博,如何不知这几记阴损手法,都是幽魂噬影宗的招牌?思及今日之事,前后对照,她已经肯定,必然有一个心机修为均不在她之下的人物,在幕后操控一切,以期渔翁得利!

????这还不能使她气愤至此,她真正气的,实是因为血散人以“血羽灵剑”重创她,让她原来定下的诸多抽身之法中途夭折。

????此时纵有千般手段,也无法使出,与没有何异?她隐隐觉得,这或许便是她有生以来,最艰苦也最可怖的一道生死关!

????她能撑过去吗?

????阴散人乃是心志通玄的绝顶修士,怒极之后,反而越发冷静。

????她心中很快便有决断,先是开启体内一个隐蔽的窍门,然后强忍痛楚,身形微微一晃,似要向外突围逃生,但在拦截的阴火扫来之前,蓦地一个转身,速度再增,直扑化形池。

????暗处那人显然没有准备,被她一冲而过。

????“想活的不要干蠢事!”阴散人的嗓子已经哑了,但这一声喊,却是为现在的糟糕形势做了一个最确切的脚注。

????地面上血散人嘿然冷笑,终于绝了乘势给阴散人一击的胡涂念头。

????阴散人安全落地,三个刚刚还是打生打死的对头,此时却一个个形容狼狈,遍体伤痕地聚在一起为求生打拼,这种情景实在是讽刺极了。

????指望“渔翁”忽然大发慈悲,或者区别对待,简直就是笑话,只要是通玄界中人,面对这种情形,只有一个选择——炼了他们!

????可笑前些时候两散人还要拿青鸾炼丹,只是转眼的工夫,又要被别人炼,这其中的滋味,果然是奇妙得很!

????幸好,落难的三位都不是常人,此时心中虽还有芥蒂,但生死关头,谁也不会多嘴找事,他们只当之前的事情从没有发生过,而就当前的局势,三言两语便达成了共识。

????“守、退、分散,剩下的就看老天爷了!”

????李珣冷眼看着阴散人与其它二人会合,此时,他的“大计划”执行前,最后一个环节已经完美扣合。

????他还有一刻钟多一点的“高手时间”,可越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耐心倒是越好,原因很简单,他仅有那么一次机会!

????可以说,在现今的形势下,李珣若想全身而退,足有十成把握,他大可带着自己的肉身,远遁千里,找一个安全的所在,从此过着平静的生活。

????可惜,他的野心、**、尊严,还有那么一点点拧劲似的疯狂,让他永远无法做出以上的设想。

????他此时的心灵,便如一面明亮通澈的镜子,将内心深处的大片隐秘彻底地翻起来,**裸地展现在眼前,这无法令他羞愧,反而带给他一种沉醉式的愉悦。

????那是甩掉一切包袱,抹掉所有压力,向着无底的地狱深处坠下时,一种失重的刺激和快感。

????“今天,要么重生,要么死去!”

????最后的时刻,平静而有序地到来。

????他心中默念着艰涩又繁长的口诀,用自己脆弱的神念,抽取了所能控制最强的九幽地气,以天冥化阴珠为主导,将深埋地下的一百零八颗“冥火珠”同时引发!

????禁制最强的效果之一,也是以李珣本身的实力想也不敢想的高段技巧,被他轻轻松松使了出来。

????与之同步的,两散人与青鸾脚下地面猛地升温,灰白的阴火真如同地狱中的烈焰,从地下透出来,转眼间席卷了十丈方圆的地面。

????即使已有准备,但在这种攻势面前,重伤的三大高手还是有些狼狈的被阴火沾身,除非是用真息压制,否则怎么也灭不掉的。

????侥幸是他们都迅速地飞起,其衣襟袍袖,都被阴火烧了个千疮百孔,阴散人与青鸾雪肤冰肌,在孔洞中隐隐欲现,阴散人还能做到无视,青鸾却是羞愤欲死。

????后续的攻击,没有半分间歇地到来。

????地面的土层忽地大片塌陷下去,露出其下已被掏空,不知有多深的大洞,在黑夜中越发显得阴森可怖。

????而之后的情形,则更像是一场噩梦,一股巨大的吸力从这黑洞里发出,直接将三人罩在其中。

????血散人的见识也不错,一见之见,便惨哼了一声:“黄泉恸鬼窟!”

????这是幽魂噬影宗最可怕的法诀之一,倒不是说这“黄泉恸鬼窟”如何恐怖,其实它仅仅是一个前奏而已,真正恐怖的,是它后续的法诀——“通幽鬼路”。

????传闻中,这是幽魂噬影宗镇宗阵诀之一,需要至少三名真人级数的高手才能发动,一旦威力全开,九幽地气便可自深缈无边的九地之下,跨空而来,以绝大威能吸摄一切生机元气,方圆百里之内,将尽成死域!

????这种阵诀的威力,怕是公认的通玄第一神剑锺隐,也要为之暂避三舍,更何况有重创在身的他们?

????血散人、阴散人与青鸾都是微微变色,这与他们刚刚所猜测的情况不符!难道,幽魂噬影宗不是想将他们炼化,而是干净利落地开杀?

????三人对视一眼,均看到彼此眼中的疑惑,这样对幽魂噬影宗有什么好处?

????这个念头方起,那来势汹汹的吸力忽地消失了,这情形便是最好的答案!

????两散人同时一震,目光扫向化形池中,但已晚了一步,混浊的池子里哪还有李珣的踪影?这应该是在他们将注意力全放在“黄泉恸鬼窟”的时候,被人来了个大挪移,这下子他们真的栽了!

????青鸾毕竟还不太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直到看见两散人惨变的脸色,才有些明白过来。

????李珣这小子不见,就代表着三人可倚仗的唯一挡箭牌被拿去,对方下手自然也就毫无顾忌,三人这一次的乐子,可真的大了。

????“守”是绝对守不住了,而藉“守”来试探对方底细的算盘自然也就打不响,暗处“那人”或“那群人”,仍然还隐在迷雾中,不露半点痕迹。

????虽然三人的心志都极为坚强,但面对这种被动之至的情形,不可避免的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尤其是那种由主宰一切到被人主宰的极大落差,真的能让人沮丧得发疯!

????便在这时,低低的笑声,像是一阵幽冷的风,回荡在这片废墟上,笑声持续的时间很长,之后却再没有任何东西,当最后一丝回音消失的时候,废墟上又恢复了静寂。

????便连在一旁大快朵颐的血吻,也停了嘴,隔着化形池向这边偷眼打量。

????这意蕴不明的笑声,如同一根烧红了的钢针,直刺入三人心底深处。

????血散人低吼一声,他今生何曾受到过这种耻辱?可是他也明白,若真的受不住激跳出去,只会让他死得更加耻辱!这种矛盾让他恨不能一头撞死,心潮激荡之下,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阴散人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努力镇压体内的伤势,现在她隐隐觉得,事情也许和她先前估计的有些出入,而这一出入,直接主宰了他们的生死成败!

????她心中不祥的感应越发真切了。

????正不安之际,三人又同时生出感应,猛抬头,只见到一道手指粗细的灰白光束自他们头顶直直落下,那速度之快,他们只能凭本能让开,眼睁睁看着那光一头插入深不见底的洞窟之中,却一丝声响也无。

????就在三人一愣神的空档,他们身下的大地,猛地发出了野兽般的咆哮,这声音一起,任他们的修养如何深厚,脸上的颜色也登时变了。

????这声音他们都熟悉得很。这正是被两散人以逆天之力聚拢过来,那方圆数百里的地气。也不知那人用了什么法子,竟完全地失控了!

????说是失控也不恰当,至少这地气就在那人的控制之下,被引到这由“黄泉恸鬼窟”形成的大地洞下,然后像喷泉一般,喷射而出。

????三人想逃开,但是本来已经消失的庞大吸力,忽地又重现出来,就在他们身形将动的要紧处,扯了那么一下!

????力道逆冲之下,三人同时吐血,身形一软,而下方凝厚如实质的地气已经破洞而出,如同一只巨大的拳头,由下而上,大有轰天之势。

????在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下,其它的声音完全被遮盖住,三人的内脏、骨骼也不知碎裂了多少,向三个不同的地方坠落。

????然而不待他们落地,又是一阵大风卷起,三个人飘飘悠悠地又被卷到了一处,中间不知彼此碰撞了多少次,一个个都是半死不活,在半昏半醒间被甩进了化形池。

????阴散人身子虽已不行了,但脑子还算清醒,她有心启动那最后一步,但被浑厚的地气冲击,全身上下正是酥软无力的时候,一时间真息竟是提之不动,正急切之时,身外忽地一冷——“怎么会冷?”她很快地反应过来,“经过‘阴阳转极化生炼法’,池水已是混沌,绝无可能……他不是在炼化!”

????猛地得出了这先前已被否定的结论,阴散人有当场自尽的冲动,她开始有些明白那人的手段了。

????这和猫戏老鼠没有任何差别!

????阴散人也是一口鲜血呛了出来,而这个时候,化形池水已经冰寒彻骨,内外的温差,使已无防护能力的三人全身如针扎般疼痛,而这疼痛到了极处,又变成了直入骨髓深处的麻痒。

????阴散人隐约感觉到,正有一丝丝虚缈难测的气机,侵入她体内,逐分逐毫地改变着她体内的状况。

????一声低回的啸音在她耳边响起,初时便如啾啾鬼声,尖利如钢、绵长若丝,搅得她心烦意乱,紧接又渐渐地柔和下来。

????绵绵不绝的声浪,形成了一股回旋往复的暗流,自她灵台漫过,感觉中,她好像来到了漆黑的海边,听着潮水与沙石日复一日的摩擦声,那“沙沙”的低响催人入梦。

????阴散人的身体渐渐地放松下来,外界的冰寒也渐渐消去,代之而起的,是一波融融的暖气,也不知从何处生发出来,氤氲蒸腾,慢慢地布满了全身,痛苦渐渐远去。

????“我的伤势好了吗?”这个念头刚一闪过,阴散人便如同被浇了一盆凉水,猛地清醒过来。她的身体一下子僵硬了,所有的痛苦也瞬间回流,“离魂摄魄!是灭魂魔音!”

????她的脑子霎时间变得无比清醒,一切的源流都清清楚楚地在她灵台映现,唯一的一个可能浮现出来——“幽玄印!这是幽玄印!这是驱魂炼魄通心**!难道是碧水君?或是冥火阎罗?”

????她脑中闪过一连串可能的人物,却也无法判断。她费力地仰起头,不出她所料,头上十丈处,那一颗气芒伸缩流转,隐然有无穷力量的珠子,不正是传闻中消失千年的天冥化阴珠吗?

????也只有这件异宝,才能这么轻松地使出幽玄印来!

????这样,她最后一线生机,已告断绝。

????便在她看到空中天冥化阴珠之时,那虚缈难测的气机,忽地加大了投入的力度,以其占据绝对优势的主导力,压过三人的意志,逐步统摄他们体内一切气机真元,使其在体内变化走向,生成一套截然不同的气机联结之法。

????阴散人的六识敏感度飞快地掉落下去,她却一点也不感到惊讶,阴邪内侵,必然先闭塞五官七窍,继而污染神念,掐灭灵明,待到这阴邪之气漫过灵台,这一场不公平的角力也就结束了。

????她心中从未像现在这么平静过,唇角甚至还露出了一点笑容,她如今只需要做这么一件事!

????悠悠千年,冷暖谁知?

????李珣正全神贯注地启动幽玄印诀,逐毫逐寸地打压池中三人的意志,这个工作实在辛苦得很,虽然他们都是重创在身,但几千年打磨下来的心志修养,又岂是这么好攻破的?

????他使尽了各种手段,也仅仅闭塞了他们的六识,真正的难关还在后面呢!

????然而,这个时候,他看到了这辈子最难忘,也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只如玉般的纤手,轻轻地按在一边血散人胸口,就那么儿戏般地一拍!

????血散人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吼叫,五官七窍同时溅出血来。

????这一记掌力,力量虽不大,却巧妙引发了他压下的伤势。

????而更可怕的是,只是瞬间的冲击,就让苦苦布下的神念防线轰然开裂,透体而入的气机,准确地抓住了这一个缝隙,直捣而入。黑暗的潮水漫过灵台,巨浪拍下,将这里原本的印记一起抹去。

????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血散人了。

????气机感应,天空中的天冥化阴珠,发出了“嗡”的一声震鸣。

????幽幽九地之下,汇聚了三界所有阴气、死气、秽气,周流汇聚而成的那一点最精纯的九幽地气本源,透过天冥化阴珠,在两个绝不统属的空间“之间”,打开了一个小小的门户。

????一点幽幽不测,隐微暗昧的元气,彷佛飞舞的萤火虫从里面钻出来,飘飘荡荡,又无比精准地落入了血散人的眉心祖窍。

????转眼之间,经络筋肉,骨骼血脉,已被这几无实质的元气贯通一体,奔流往来。

????血散人魁伟的身躯猛地缩了一圈,无数跳跃的灰白气芒从他全身毛孔中喷出来,连结成串,在“嗤啦嗤啦”的声响中,绕着他的身体螺旋升降,如是九遍!

????接下来,无数细密的爆响连成一片,血散人的身体又猛地一胀,回复到原来的体型,但就在这个过程中,他体外已经再无寸缕,身体也渐渐褪去血色,成为一片灰白。

????他周围的光线蓦地黯淡下来,比黑夜还要深沉十倍,彷佛那里的空间,猛地塌陷,露出后面一个纯粹虚无黑暗的背景,慢慢地将他吞了下去。

????黑暗翻卷,便如同一张巨大的斗蓬,轻轻地笼在他的身上,阴影飞速地穿插几下,血散人……不,一个新的存在便如幽灵般浮出水面,身上没有半丝水迹。

????夜风拂过,纯粹黑色的长袍翻卷,猎猎作响,却没有露出一丝半毫的肢体皮肤,上面极抽象的符纹闪烁着阴郁冷彻的光。

????宽大的风帽之下,阴影之中,两点血红的光源渐渐清晰起来,整个黑暗都似乎亮了一下,然后,又归于平静和黯淡。

????“幽玄傀儡,我的幽玄傀儡!成了,成了!”

????李珣想纵声狂笑,却笑不出声;想放声大哭,也流不出泪;想疯狂地挥动肢体——对不起,一颗珠子也做不到!便在这样狂喜又痛苦的境况下,阴散人的抵抗也土崩瓦解,灰白色的光芒再度闪烁。

????“又一个,又一个!”天冥化阴珠的光芒一涨再涨,连续提取出两次最精纯的九幽地气,以它的质地,也有些吃不消,但是成功在望,李珣也在咬牙坚持,“还有一个,最后一个了!”

????青鸾的抵挡比两散人要强硬得多,这其中当然有她的洁癖在作怪,但是仙禽神鸟天生的强大抵抗力,也是造成麻烦的原因之一。

????李珣心中有些发急,前面两次的顺利让他心情有些浮躁,青鸾出乎意料的坚强,则让他有些受挫。

????还有,时间真的不多了!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李珣终于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刚刚青鸾的神念强度,终于到了枯竭边缘,被他势如破竹险些就攻破了灵台,此时对方当是强弩之末,只需要再一次冲击,便可手到擒来!

????他凝定心神,正准备下一波冲击,整个灰色的视界中,忽地爆起强芒,李珣先是一惊,忽又觉得通体火烫,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

????这征兆明明就是时限已到,九幽地气再不能随意统御所致!

????怎么会这样,不是还有时间吗?

????这个念头才起,他一阵天旋地转,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揪着他的魂魄,就这么一拉,李珣感觉一轻又一重,再睁开眼时,却是满目的青芒强光放射四方。

????强光中,一声清远明彻长鸣声响起,伴声而起的,则是天地间最凛烈的狂飙!

????李珣闷哼一声,远远地飞跌出去,他这才知道,原来他已经魂魄归体,变回了本来模样。

????他仰面躺在地上,呆呆地看着夜空,夜空一角,正有一道青色流星,拖着长长的轨迹,破空飞逝。

????瞬息万里!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