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集 第一章 百鬼-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6集 第一章 百鬼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2:51Ctrl+D 收藏本站

????在霭霭灰雾的遮掩下,「百鬼道人」一时间看不清来人的面目,只觉得此女嗓音低沉悦耳,而且在平和无波的语气中,颇有上位者风范。

????他当然不曾见过此人,不过,他也不能确认,百鬼那死鬼是否和他一样。

????想到这里,他为自己的决定感到些许悔意。

????「百鬼道人」当然不是真正的百鬼道人,他是刚刚破关而出的李珣。真的那位早在数月前在皇宫秘道之中被他杀死。

????之所以要冒充此人,是因为他觉得「真百鬼」所修习半生不熟的幽明阴火是个好幌子,同时,他也在其身上搜到了一个标识其身分的竹牌信物。

????尤其在顾颦儿等人坐镇皇宫时,他曾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些关于百鬼的情况,得知此人行事低调,独来独往,也没有和幽魂噬影宗有过什么交往。

????只是机缘巧合,从一个垂死的幽魂噬影宗弟子身上得到了一些修炼法诀,功力长进之后,才有了些名气。

????李珣本以为这个身分很不错,哪知才用了这么一次,便面临被拆穿的危险,他不由得有些尴尬。

????不过,毕竟他此时已不同往日,面对这种情况,却不觉得心生恐惧,心中念头一转,便笑道:「不知是哪位故人?」

????这话一出,周围便传来了喝骂声,倒似他这句话冲撞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李珣心中登时一动,因为《幽冥录》的关系,平日里他对幽魂噬影宗的诸多重要人物的信息都十分留心,此时将诸多信息前后稍一比对,脑中便闪出一个人的名字来。

????他的思维何其迅速,在判断出笼的时候,便已在脑中推演出各种可能发生的变化。而在表面上,他只是显得略一迟疑,便试探性地问道:「可是阎夫人在此?」

????这一句话说得妙极,既可以认为是他受提醒想起了说话人的身分,也可以认为这是他推理所得,一语双义,将身分遮掩得天衣无缝。而且,话语中,他的态度明显软化,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雾气之后则响起一声轻笑,这笑声绝不同于少女的流丽婉转,而是雍容矜持,其中似有深意,又淡淡的让人探不清楚。

????笑声之后,那女人的语气微微地冷了下来:「百鬼,当年算你精乖,知道送还真解,宗门才默许你修炼这宗门秘法,可是却从没允许你在宗门秘境左右窥伺!你有什么话说?」

????李珣眼皮一跳,那百鬼果然与幽魂噬影宗有关系。

????不过,听这女人的口气,他们以前必是直接联系过,否则,堂堂一宗长老,何必费心去记百鬼这种小人物?

????然而,他的相貌与百鬼又不一样,这是瞒不过人的,而对方也没必要与他纠缠……难道他们没有见过面?

????想到这里,李珣脑中闪过一道灵光!

????难道是拘魂敕令?

????据他所知,幽魂噬影宗只有传达对弟子诉责、处罚的拘魂敕令,才是封存一方的声音,以飞剑传书的方式找到目标后,再将封存的声音释放出来。这倒也与两方的身分合拍!

????他心念电转,嘴上则苦笑道:「原来真是夫人在此!百鬼只记得当年拘魂敕令上……」

????便在他吐出「拘魂敕令」四个字后,周围紧绷的气氛忽地缓了一缓,李珣的感觉何其灵敏,立时便知,他这大胆的猜测成功了。

????他心中一喜,嘴上便甜了许多,没有半点停顿地说了下去:「……夫人的清音,这时间久了,一时间没有认出夫人,莫怪,莫怪!」

????雾气后面人声一静,那女子顿了一下,声音中忽地多了一点其它的东西:「当年可不记得,你有这么油嘴滑舌!」

????李珣忙陪笑道:「是百鬼轻浮了,只是这也实在冤枉,我确实不知此处是宗门秘境……」

????雾气中传来了一声意蕴丰富的轻笑声,其中奇特的韵律却让李珣心中大叫不好,他不知什么地方惹怒了这女人,也不敢再多想,身形一晃,便贴着地面滑行出去。

????身形甫动,雾气之后,「波」地一声,亮起一朵灰白色的火花,昏暗的光线扫过雾气,显露出其中影影绰绰的身形。光影交错间,虚实变化,常人早就看花了眼。

????然而,李珣眼中,却只锁定了一个目标─

????而那人并不怎么在意李珣的「重点照顾」,虽是隔着一层雾气,李珣仍可感觉出,对方根本未曾向他这边看过一眼,只是垂在袖中的手掌轻翻,一股潜流已排开雾气,滚滚而来。

????潜流如暗夜中潮汐的涨落,平缓中透出不可抵挡的强势。扑面而来的也不是微腥的海风,而是直入五脏六腑,使人骨肉化灰的阴火!

????一时间,整个空间都灼热起来,然而一旦吸入这火气,透入肺腑之间的,却是足以冰结意识的冰寒!

????只此一击,便足以证明,这女人起码是「真人」级数的高手─这已是一派宗主的水平。

????他强忍着召出幽一幽二的念头,大叫一声,身形猛地弹到天上去,那股潜流便如海浪拍击礁石般,猛地震动一下,翻卷上去,声势不减反增。

????李珣只觉得脚下着了火似的,当即不敢留手,身形再转,同样一掌拍下。

????「碰」地一声空爆响起,李珣这一掌未必有多么强盛,只是精微奥妙处,甚至还在对方之上。

????他体内阴火涨缩流转,无不随心所欲,凌厉浮躁之气已尽数收敛,一掌击出,如儿戏般轻若无物,然而掌势空缈无依,倒似是在大气中打开了一个不知多深的洞口,其中最深处,则是可销金化骨的熔炉!

????滔滔阴火倾灌而入,李珣毕竟功力上吃亏太多,只接了不到三成,便惨哼一声,倒飞出去。

????雾后女子一招败敌,却殊无喜色,反而轻咦一声,惊讶中又有极其微妙的波动。

????四面都是明眼之人,当下抽气之声不绝于耳。李珣虽然败得很惨,但如此掌力,分明已达幽冥气的炉火纯青之境。

????再发展下去,便是跨空引气,然后就是转质化形、生死反逆,直达无上幽冥神通……

????到了销熔虚空的境界,便能由宗内的普通弟子,一跃登天,成为宗门重点的培养对象。

????这个境界,整个幽魂噬影宗,近千弟子,练就的才有多少?至少,在此的诸多弟子中,还没有一个!

????现在,一个得到了些宗门法诀皮毛的散修,便有如此修为,难道他们这些亲传弟子,数百年修炼,一个个都炼到狗身上去了?

????一众弟子正尴尬的时候,李珣已经踉跄落地,又喷出一口鲜血,差点坐倒在地上。他的伤势实际上没这么夸张,至少,他还有能力召出幽一、幽二,落荒逃命去。

????「好!果然有多嘴的本钱!」雾中女子在短暂的停顿后,毫不吝啬地赞了他一句。

????「你能以散修之身,在毫无指点的情况下,修到这种境界,实是难能可贵!但是,没有进一步的法诀,你今生成就也就到此为止了!」

????说着,她又顿了一顿,语气大大缓和:「百鬼,你天资极佳,是个可造之才!在通玄界做个孤魂野鬼,实在有些可惜!你可愿再上一层楼,参悟无上幽冥神通?」

????李珣闻言微怔即醒,这便是在招揽人才了!

????如果不是他及时使出「销熔虚空」的手法,此时他大概已经被当成垃圾,扔到荒山野岭去了吧!对方态度变化的依据非常功利,却也符合李珣对于邪宗的设想。

????他对有系统的修习幽魂噬影宗法诀,也是有期盼之心的。

????而且,他现在有十足的自信,可以在最不利的情形下安然脱身,这给了他最稳固的保障。

????所以,在一段较长时间的怔神后,抚着胸口,苦笑道:「阎夫人,您的意思是……」

????雾中女子没有实时回答,而是从容走出雾区,向这边袅袅行来。

????没有了雾气的遮挡,李珣将此女的仪容看了个清楚,心中便是一奇:难道,这就是幽魂噬影宗声名最盛的女修吗?

????她虽然也是位美人,但其艳色绝比不上青吟又或阴散人那种级数,她脸容略有些苍白,姿色并不耀眼,但是已足以吸引异性的注意。

????而多打量她一眼,看着她弯弯的眉眼,静谧的微笑,还有举手投足均合礼制的仪态,便感觉到她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娴静温和,又雍容不惊的气度。

????看着她渐渐走近,李珣还以为看到一位相夫教子,内主中馈的贤良妇人,根本无法将她与刚刚发出滚滚阴火的女修联系在一起,一时间竟是愣了。

????这女子一直走到李珣身前,方微笑道:「我已有百多年未收弟子,而且自修道以来,更未收过半个男弟子,今日想破例一回,你可愿意?」

????李珣心中苦笑,他是不是很有当人弟子的运?

????十年之中,处处拜师尊长,这古怪的情形,到了今天,也没有缓解的样子。如果这里站的是真正的百鬼,现在恐怕早就喜翻了心,翻身拜倒,大叫师尊了。

????毕竟,一个无依无靠的散修,能够一步登天,成为幽魂噬影宗这样大派的弟子,又攀上阎夫人这样的大树靠山,实在是不可抗拒的诱惑。

????李珣知道,如果他拒绝,便等于明摆着说,「我不是百鬼!」这种蠢事,他是不干的!

????可是,前一段时间里,被两散人处处压制、指使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这时候,他又不是真的全无还手之力,二者相加,竟难得地让他生出一些「骨头」来。

????他抽抽嘴角,弯了弯腰,却怎么都觉得别扭,话到嘴边,蹦出来的却是「夫人」二字。

????他的神态自然瞒不过阎夫人,她温和一笑,美丽的娇靥也因为这个笑容而越发地生动起来。

????她本就是慈眉善目,此时看着李珣的目光竟有几分亲厚之意,「看得出来,你这人颇有几分傲骨,我不愿为难你,只是可惜你这天资……」

????她秀眉微蹙,好像此时要放李珣离开,又极舍不得。

????李珣看着她眉眼间似有若无的惋惜之意,心中一阵接一阵的寒意涌上!

????他李珣是什么人?是搞这一门的行家!

????凭着「同行」的感应,他明白,如果他真的信了这女人,转身离开,大概走不出三步,便要被一掌震碎后心,化成劫灰了吧!

????这娘们可怕!

????心中有了这个认知,李珣刚刚长出的几两骨头又都被挫了下去,他暗地一咬牙,一躬到地,抬起脸,上面满是笑容:「夫人赏识,百鬼哪有不遵的道理!」

????「你的称呼倒也别致!」阎夫人说的是李珣口上的「夫人」称谓。

????这称呼实际上是很无礼的,但李珣装胡涂,阎夫人也不计较,这些散修往往都有野性,阎夫人见得多了,也不奇怪,便把它当成拉拢人心的手段:「也罢,这样还顺耳些!」

????李珣暗吁出一口长气,至此,这师徒的名分也定了下来,他心中自然是百味杂陈,难以言述。不过,他忽然又想到,似乎当他师父的人,还没一个有好下场,那这女人呢?

????一晃眼的工夫,李珣在这山谷中已待了十多天了,对这里的情况也有了一些了解。

????这里本是幽魂噬影宗秘境之一,叫「腾化谷」,其重要性虽比不上宗门总坛,却也是极隐秘的地方之一。

????非但谷内谷外禁制重重,而且还特别以各类秘法,将这方圆数千里山区,都笼罩了一层可遍传人神念侦测的雾气,这些措施已做得没法再好,而李珣还能找到这里来,也不知是走运,还是背运。

????尤其令李珣不可思议的是,此处与他修炼的百阴汇聚之地,相距不过百里,那么浓郁的阴气,这成千上万年间,以幽魂噬影宗对阴气的敏感,竟然没有任何察觉,难道这也是运道?

????最近几年,腾化谷几乎已成了阎夫人个人的别业,她一年大多数时间都在这里修行。

????阎夫人在宗门内位列十二长老之一,地位仅次于宗主冥火阎罗,身分尊崇,而其性格在邪宗之内,也是少有的和善,所以,在宗门内部声望倒是颇高。

????此际,她忽地破例,收了一个男弟子,这事情的影响也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幽魂噬影宗自宗主以下十二人,齐齐发来道贺之辞,并都带着给这新进弟子的礼物。

????这十几天的时间,李珣过得非常惬意,每日里只是在谷中闲逛,偶而去拜会几个师兄师姐,再不就是向阎夫人讨教修炼心得,来来去去,也无人管束,不像个弟子,倒像是个客人。

????不知不觉间,已到了「授业日」。

????所谓授业日,简单的说,就是阎夫人这样的宗门师长,传道授课的时间。但实际上,却没有这么简单。

????在幽魂噬影宗,除了一些特别的亲信弟子,其它的弟子很难得到师长们亲身指点的机会,只能按部就班地修行,时间一长,弟子之间,修为差距往往拉大。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宗门便规定每一个月的第一天,自上而下,以宗主为首,十二长老必须公开讲授修道心得,以为后辈弟子所用,这一活动便称为「授业」。

????这显然是为了拉近弟子之间的修为差距而制定的。

????弟子之间有强弱之别实属正常,但若是这差别太大,以致形成断层,对宗门的发展绝无好处。

????幽魂噬影宗的先辈能够想到这一节,也是颇为明智。

????不过,这对李珣来说,并没有什么。既然认了师父,他就不会白白地浪费资源。

????阎夫人一身修为十分厉害,镇派六法门中,她主修噬影**与驱尸傀儡术。

????而李珣比较擅长的驱魂炼魄通心**,便是驱尸傀儡术的基本法门,难得有明师指点,几十天下来,他已将最近修习时所遇到的各类瓶颈问题,全问了个遍,此时,授业日对他并无太大意义。

????无事一身轻,就在授业日的前一天,当其它弟子还在努力为明天的活动作准备时,李珣已经自动变成局外人,开始在谷中闲逛了。

????说是闲逛也不恰当,这腾化谷处处云衫雾罩,有什么可逛的?他真正感兴趣的,是满布山谷内外的禁制。

????这些禁制,可以说体现了幽魂噬影宗在禁制阵诀方面的最高水平,对一直没有实例参考的李珣来说,极富研究价值。

????他从早上开始,花了大约两个时辰的时间,顺着气机的连结变化,找到了一处中枢所在,然后,便如痴如醉地深研下去,浑不知时间的流逝。直到一声轻咳响起,才把他从沉迷状态中拉了出来。

????李珣皱起眉头,抹去被他画得混乱不堪的痕迹,回过头去,看到的却是阎夫人的亲传弟子之一,曾和他交过手的应采儿。

????她的修为,还不够入李珣法眼,但不可否认,论姿色,她绝对有吸引任何男人的本钱。

????她五官精致无瑕,十分耐看,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眉眼间艳色殊胜,又有些骄傲般的矜持,微微一瞥间,便能感觉到她对男性极苛刻的标准,以及对自己姿容的自信之意。

????被这种眼光罩住,只要是男人,必然会升起强烈的征服**。尤其是她体态风流,身姿曲线之优美,足以令诸男子为之屏息,也就更能激发男人的**,堪称是尤物之属。

????此时,她正笑吟吟地看过来,并不因为自己打扰别人而有什么歉意,显示出她颇为骄纵的性情,而她的美色,又让人生不出气来。

????灰浊的雾气也像是知道掩不住此女的娇美,渐渐黯淡散去。

????李珣毫无顾忌地打量她一遍,又看向她身后。

????在她后面,还有一个丽色不俗的女修,见他目光过来,粲然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这位,应该是叫叶如吧!李珣初到时,也是见过的。

????她虽然不是阎夫人的亲传弟子,但在谷中诸弟子间名气却不小,多数也是依仗其美色所致。

????她的姿容不如应采儿那么耀眼,却也是赏心悦目的。而且,少了应采儿的那份高傲,多了几分亲切柔和,举止落落大方,颇像个大家闺秀,乍一看去,倒和阎夫人有些相像。

????看样子,这不是偶然碰上。

????李珣摆出了笑脸,向两个美人打了个招呼:「难得见到两位师姐,今天这么巧?」

????「谁说巧的?」应采儿扬眉一笑,「对不住了,百鬼师弟,这次,我们两个是来麻烦你的。」

????「麻烦我?」

????李珣的眼皮跳了跳,奇道:「师姐有什么事吗?」

????应采儿背着手,向他这边走了几步,笑吟吟地道:「也没什么,只是要你这位修到销熔虚空的大高手,帮我们一个你绝对能帮到的忙罢了!」

????「帮忙?」李珣心中一动,脑中迅速地将最近的情况统合了一下,心中已有了谱。

????这个时候,装傻是没有用的,他需要表示点什么,既显示诚意,也让应采儿不敢漫天要价。

????他笑道:「应师姐这么说,我倒有点明白了,是明天『授业』的事吧!应师姐是不需要的,那就是叶师姐了!」

????应采儿的美眸微微睁大了些,看着李珣,旋又道:「你这人真聪明呢!而且,还很自负!」

????她话中除了对李珣态度的不满外,还隐约透露一些对李珣的兴趣。显然,李珣不卑不亢的态度,对她产生了一些吸引力。

????应采儿对英俊男修的兴趣,是所有幽魂噬影宗的弟子最清楚不过的,李珣虽然才到不久,却也有所耳闻。此时看着应采儿的眼神,虽然不免有些自得,但更多的是警惕。

????他从容一笑,维持着「自负」的态度,目光看向叶如,仔细打量这位美人。趁机欣赏美色的心思肯定是有的,但更多的,还是估量叶如的修为层次。

????李珣深知,叶如这类非亲信弟子,如此重视「授业日」,甚至到了找人求援的地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授业日上,除了亲聆师长教诲外,还有一项不可忽略的规则。

????这规则有些「小气」,但也很别致─

????不管是哪个弟子,亲疏不论,修为不分,一日之内,只准提出一个问题,而且,不能是泛泛之言。

????例如「幽冥气该怎样修到销熔虚空之境」这样的话是不能说的,要说,也只能是「幽冥阴火在运转某某玄关窍穴之时,如何收力破关」之类。

????李珣觉得这个很有意思,这里面已不只是弟子求教于师父,而是包含着师父考较弟子的意味。

????一个弟子修为如何,从他提出的问题层次上,便能够见出大概。

????而弟子提问,也不是随便拿出一个来应付了事的,他必须从平日里积累的各个问题中,找出一个牵涉最多的关键点,以达到一法通,百法通的目的。

????按着这种目标提出问题,最考验弟子思维上的统筹安排,以及对自身修为的掌控程度。

????这也关系着各人修行的进度,那些思维清楚,喜欢边修炼边思考的弟子,自然会脱颖而出。

????想来,这就是一场无形的选拔了!

????能修道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自然明白这其中的意思。

????所以像叶如这样自认为实力不济的弟子,在授业日前,便想着找些「高人」指点一二,以图引起师长的注意。

????李珣心中转着这些念头,脸上却半丝都不显露出来,他淡定地移动目光,由上到下,颇有层次地将叶如打量了几遍,又示意她伸手,摸了摸她的腕脉。

????他这边越是从容,给对方的压力就越大。叶如并非不经事的雏儿,相反的,她修道已百多年,人生阅历颇为丰富。

????但不知怎地,在这个男修的目光下,她竟然有些局促不安,感觉着这男修的目光有着极为犀利的穿透力,直视肺腑,似乎自己体内的每一点变化,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下。

????这种情形,她只在面对少数几位师长时才感受过,这种畏惧与惶惑交织的感觉,使她的身子竟微微地颤抖起来,手足间已是软了。

????她的感觉其实并没有错,她体内的一切反应,甚至是她心灵的波动,均已被李珣置于股掌之间。

????李珣自修习驱魂炼魄通心**时,其精神修为突飞猛进,其中撼神慑魄的法门又颇为精妙,与修炼《血神子》而成就的「心血轮眼」水乳交融,此时不经意间使来,效果也还不错。

????也正是因为这样,李珣发现了叶如不能为阎夫人所赏识的最大原因─

????其实,这女修体质上佳,周身气机流转十分灵动,真息修为亦颇精纯,李珣自认为,若不是之前八十一日全力修炼「幽玄影身」,受两具幽玄傀儡的反哺,得以修为大进,此时的他,也不过如此而已。

????如果她能按部就班地修炼下去,不出三十年,便会登上销熔虚空的境界。

????然而,以李珣的判断,这女修的成就也就只能止于此处了。

????原因很简单,这女修的意志也太薄弱了些。

????李珣只是不经意的扫视,她便有些抵挡不住,如此的不济,在日后修道之途上心魔重重,她又如何抵御?

????而且,若她真成了亲信弟子,接触机密,又有谁能保证她能在要命的时候,能咬紧牙关保守秘密?

????想到这儿,李珣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但他旋即展颜笑道:「叶师姐的修为很是精纯,根基打得不错,只是在几处需要聚气冲关的关键处,需要再用些功。

????「尤其是在鬼脉十七经处,阴火流转,能放不能收,多有滞碍,由此影响周围十多条气脉的通畅,不如就拿这个问题向夫人询问吧!」

????叶如也是行家,闻言自然知道这问题的高明程度。一时间既惊且佩,怔了一下后,又起身行礼致谢。

????李珣看着她在仓促之下,仍能保持身姿优雅,举止适当,心中又是一动─这模样,可不像是心理素质不过关啊!

????他看向应采儿,隐秘地打了个眼色。

????应采儿虽不知他是什么意思,但也就此卖了他一个面子,笑吟吟地扯着叶如道:「叶儿,不用谢他!男人嘛,给他面子便能吹晕了他!看看相,把把脉,再说了点半清不楚的话,没什么好谢的!」

????也不管李珣听了如何想法,她扯了叶如便去。

????叶如在仓促中,只能再致以歉意的笑容,无奈地随她去了。

????李珣眯起眼睛,看着二女的身影消失在雾气之后,又想了一下,便径自回过头,继续研究禁制去了。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