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集 第八章 燕返-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6集 第八章 燕返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2:59Ctrl+D 收藏本站

????李珣躺在床上,手中拿着两个天识轮,翻来覆去地看,脑子里是乱糟糟的,没有半点头绪。

????今天在虚昧厅,冥火阎罗临时充当了一回财神爷,出手大方也就罢了,偏偏大方得没有理由!

????对李珣毫不吝啬的溢美之辞也就罢了,可宗门大姓是那么好给的吗?上千弟子中,也就是那么二十几个!

????这些人是经过怎样的拼搏,才爬到这个位置?就算他能从洛岐昌身上占得便宜,从水蝶兰手下全身而退,又能说明什么?

????还有这天识轮,虽然还不知是怎么个用法,但一行人打生打死的拿回来,冥火阎罗甚至还没沾手,便又把它送了回来。

????想一想,三十年苦修啊,即使通玄界的修炼往往是以百年、千年为单位,但这也是相当可观了!

????要知道,李珣本人修炼的时间,才不过十年呢!

????冥火阎罗在想些什么?这个问题搅得他头都痛了,而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出乎李珣的意料,门外站的竟然是阎夫人。

????她一身娴雅素淡的裙装,外罩同色披肩,站在门口,微微而笑,昏暗的厅室也因为她的到来,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李珣怔忡一下,才懂得行礼,又迎她进屋,点上灯火,等一通忙乱后,他回过头来,便看到阎夫人正拿着一个轮子,细细打量。

????「好宝贝呢!」阎夫人说的话与冥火阎罗大同小异,这相隔足有半个多时辰的话语之间,似乎有某种奇特的引力,让人忍不住去探究其中的联系。

????李珣挠挠头,露出他最没有威胁的一面,苦笑道:「宝贝虽好,不过弟子还不知道怎么用呢!宗主说这是用来辅助傀儡术……呃,难道是让傀儡用这玩意去打架?」

????阎夫人被他给逗笑了,她将轮子放在桌上,极富女性韵味地掠了一下鬓边的散发,方指点道:「这对天识轮,最具价值之处,便在这中心的『智识珠』上。

????「智识珠用处,便是为痴傻呆笨之徒开启闭塞的神智……你说,要傀儡拿它去做什么?」

????李珣的眼睛当即睁得大无可大,他的目光转向桌上不起眼的铜轮,脑子里面霎时变成了一片空白。

????恍惚中,阎夫人的话音陆续进入耳中:「你的驱魂炼魄通心**,已有了几分火候,可以制作傀儡了。只是初炼时,傀儡神智全无,纯凭本能行事,十分讨厌,有了这轮子,便能省不少工夫。

????「当然,无论怎样,傀儡都不会同你一样聪明,说是省你三十年苦功,三十年下来,智力水平大约有五岁孩童那样吧……」

????「五岁孩童?」李珣偷偷吸一口气,缓缓心气,又奇道:「这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管用吗?」

????看到李珣贪心不足的模样,阎夫人好笑之余,又白了他一眼,这略显亲昵的动作,当真难能可贵。

????李珣被她无意间透露出的风情慑得一呆,只听她道:「世上都是无中生有难,有再生有易。你觉得,是教一个痴呆懂事容易,还是教一个五岁孩子懂事容易?」

????李珣当即恍然。

????他旋即又想到一个关窍,便在心中罗织一下说辞,小心翼翼地问道:「夫人,弟子听说这傀儡需要以活人为根本,这若是将人炼成傀儡,再使他灵智复苏,这记忆是不是跟着回来?」

????「你想得容易!」阎夫人略一摇头道:「这傀儡的『原材』是要不住地填补、修改的,随着修为的精进,『原材』的质地也要跟上。

????「想改变最初的质地,不外乎蛊噬、修补两种,而这哪一种不是要将几十上百个『原材』揉到一处?这么多『原材』搭配揉合,互相作用、变异,前世的记忆哪还能保留下来?」

????李珣抽抽嘴角,总算没有急切到将「如果『原材』不变化」这类蠢话说出口去。

????可是,倒是老天爷开眼,阎夫人也来了谈兴,随口又添了一句:「当然,宗门历史上确实有几位前辈,高屋建瓴,将『真人』甚至『真一』级数的高手直接炼化,一步登天,那又另当别论了!不过,要你做来,恐怕要等上千多年!」

????她看向李珣,眼中自然是「小子你就不要异想天开」的意思。

????李珣此时,却是内心兴奋得恨不能高歌一曲,但面上还要做出「高山仰止」的模样,去缅怀宗门「先烈」。

????关于天识轮的话题就到这里,而李珣已觉得,这收获比在虚昧厅时,还要强上一些。

????而他到这个时候,才想起要问阎夫人的来意,这位外表娴静,实则心机渊深的美妇,总不是趁夜到弟子房中来指点法诀的吧!

????作为弟子,既然师长不主动提起,他也只能主动揽过来。

????李珣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引出了这个话题:「夫人,今天这事,弟子总觉得来得太容易了些,心里面有些不踏实,还请夫人开示一二。」

????「宗主授你大姓,自然有他的理由,你好好接着,何必杞人忧天!」阎夫人说了一句,又看到李珣满脸的不信,忍不住笑道:「你这人呐,疑心太重!嗯,不过呢,小心些也好!你这大姓,我们这些长老都是同意了的,不过,底下的弟子们怎么想,你要注意些!」

????后面这句,才是重点吧!

????李珣咧咧嘴,脑子里转得飞快,分析阎夫人话中的深意。

????阎夫人也不想让他瞎猜,便又叹了一声道:「这两年,宗门死气沉沉的,弟子们都各安其位,上进心也少了,许是宗主看不过,这才对你破格提拔……唉,宗主的日子,毕竟是不多了!」

????李珣身上打了个寒颤,他好像捕捉到了什么。看着阎夫人的所作所为,若说她没有上位的野心,当真是连鬼都不信。不过,她似乎也没想着和冥火阎罗对着干,莫非……

????他眨眨眼,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弟子会小心的,不过,总不能都提防着吧,夫人觉得,弟子应该要防哪些人呢?」

????阎夫人赞许地一笑,显然对李珣的反应十分满意,她缓缓道:「碧水君与你有杀徒之仇就不提了,就算他自重身分不和你为难,他座下弟子也很难与你相处,这是一批;还有就是幽狱长老,他一直与我有些嫌隙,你也要多加注意!」

????顿了顿,她又道:「虽然有些冲突不可避免,不过,就我本心来说,你入门不久,还是不要在这种事上耗费心力,有些事情,暂时退一步也好,等以后有了资本,才方便行事!」

????她前半截说的话很像一位文雅知礼的深闺妇人,但后面一句的含意则可以好好地品味。

????李珣心中更是敞亮。

????这碧水君和幽狱,想必就是与阎夫人争夺未来宗主之位的强劲对手,冥火阎罗心中想必也是清楚得很。

????李珣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并不想造冥火阎罗的反,而是自己斗得不亦乐乎。不过,看起来,冥火阎罗寿元将尽,已经是既定事实了。

????按照李珣的政治眼光估量,这个心机、手段、修为都极为厉害的痨病鬼宗主,恐怕是要在他大归之前,找到一个合格的继承者,并且利用下面长老彼此竞争的局面,稳固当前的权位。

????这也就说得通,李珣这刚入宗的后辈子弟,为何会得到他的青睐。

????这不正是一个向阎夫人「倾斜」的表示么?碧水君和幽狱,又怎能不有所动作?

????「弄了半天,原来只当了一个供人解渴的桃子,愿者上钩,愿者上钩啊!」

????送走了阎夫人,李珣嘿然一笑,倒在床上,将这里面的局势探了个明白。

????很明显,他现在是阎夫人这条船上的,阎夫人的利益,也就等于是他的利益。那么,阎夫人要他做些什么,只要不是拿他去送死,他做上一做,也就是了!

????韬光养晦算什么?老子活了十八年,就做了十八年!

????李珣很快就从本不属于他的烦恼中脱身出来。

????他再度拿起天识轮,翻来覆去地欣赏。

????渐渐的,他的神识与这轮子联系起来,在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下,遁入那杳杳难测的虚空中。

????在一个无法准确定性的空间内,亮起了四道电光,两道赤红,两道雪白。

????通玄界的时间就像是飞流直下的瀑布,高速奔流,拉都拉不住。相比之下,事件的变化迟钝得像是头老黄牛。

????北极夜摩之天,玉散人、天妖凤凰的异动,仍仅仅是异动;针对阴散人与血散人的正派宗门联盟,其浩大的声势持续了近七百个日夜,做了令人咋舌的无用功后,这才懂得商议解散的问题。

????幽魂噬影宗清晰到透明的内部倾轧,以及由此造成的种种仇怨,还是那么一点一点地积累,没有任何临界爆发的倾向。

????这个时候,李珣已经不知不觉地在幽魂噬影宗停留了两年。而两年的时间过去,他甚至找不到任何可称之为深刻的印象,若用一个辞来形容两年的生活,那就是「平淡」了。

????这两年中,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腾化谷度过,偶而去鬼门湖一趟,也都是匆匆来去,把姿态放得低无可低。

????有些时候,宗门内的弟子,甚至会忘掉还有这么一个人,在诸多大姓弟子的行列中,李珣也渐渐边缘化。

????所以,当这次李珣抵达鬼门湖,向主管弟子内务的阴馑长老,递交外出游历的申请时,这位已有将近五千年寿元,脑子不怎么灵光的老太太,一时间竟没有把他认出来。

????「百鬼?我在哪儿听过这名字来着?」

????周围的弟子都笑,李珣则是很无奈地耸耸肩,抬出了阎夫人的名号,这一下子,阴馑树皮一般的老脸上,条条皱纹都显出了恍然大悟的味道:「原来是百鬼啊!雀儿收的那个男弟子!噢,记得,记得!宗门大姓嘛!」

????李珣只有苦笑,除了这位宗内硕果仅存的老太太,有谁敢叫阎夫人的小名?他这弟子听了,也只能装听不到,忙趁着老太太清醒的时候,又把申请推了过去。

????阴馑混浊的老眼在上面一扫,奇道:「你这孩子入宗才两年,便想出去游历,是不是太早了些?哦,理由是去寻找傀儡原材,这倒使得!」

????老太太点点头,口中絮絮叨叨说个没完:「唉,只是这傀儡造起来最是讨厌,成不成且不说,又总是给宗门惹上麻烦!可是要记着了,那些大宗门的弟子,除非是真能做得天衣无缝,否则便绝不能轻易下手,嗯,弄个孤魂野鬼也就罢了,以后再精进便是了……」

????李珣嗯嗯连声地应了,又想起传闻中这老太太的可怕手段,行了个礼便走。

????即使是这样,老太太没完没了的话音还是传了过来:「这外出游历的弟子,就像是撒出去的鹰,十年八年都没个准信。这宗门的规矩都不明白!七鬼环戴着了吧?好,万一有急事,宗门也能和你联系……」

????李珣背身翻了个白眼,御起飞剑,冲破这满天迷雾及枝桠密叶,直直飞上天际。

????鬼门湖周围层层禁制被这一下惊扰,波动了些许,但李珣游鱼般几个转折,便从气机连接的弱侧一冲而出,过得好不随意。

????他当然不知道,在他腾空而去的刹那,阴馑,这位唠叨的老太太,眼眸中蓦地闪亮起霜刃般凌厉的光芒,追着他飞行的轨迹,从头看到尾,末了,又恢复到平日的混浊。

????她随手叫过一个弟子,向湖上穹顶处努努嘴,道:「去,把负责维护那片禁制的冥东给我叫来。败家子!祖宗的禁制,是怎么看护的?让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这是一处荒山野岭,距鬼门湖约七千余里,仍属于幽魂噬影宗的势力范围,不过,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人到此。

????天色已晚,不见星月,山上便显得颇为诡异,不时有几声野兽长嚎点缀其中。

????黑暗里,一个人影从树丛中一跃而出,晶亮的眼神在四周一扫,又做了个手势,浓墨般的夜色中,又跳出个人来。

????两人站在一处,便开始低声说话。

????其中一个看上去非常强壮的大汉皱皱眉头道:「宝碇儿,你小子别来故弄玄虚啊!节外生枝就够他娘的糟了,再耽搁耽搁,首座回去活剥了我的皮,老子也把你给零剐细剁了!」

????回话的是个精瘦的汉子,个头也不低,他笑了笑,露出满口白牙:「公孙老哥何必着急呢?你信不过我宝碇儿,也该信我这『宝气灵鼻』吧!除了四空千宝阁那**商,还有谁能比我更懂得找宝贝?」

????他引着那个「公孙老哥」走了两步,指着黑糊糊的地面道:「怎么样,老哥,看到了么?」

????公孙老哥低下头去,仔细观察,眼中蓦然一亮。

????宝碇儿把他的神色都收进眼里,心中更是笃定,他道:「公孙老哥,你这回总该信了,你瞧这禁制,布局细密谨严,禁纹若有若无,其中气机联系起伏明灭,转承开合,都是一等一的大手笔!被这种禁制保护的宝贝,岂不比那几个穷鬼身上的,要好出太多?」

????「这倒是!没想到你小子眼力见长!」公孙老哥几乎要把脸都贴到了地面上,围着这数丈方圆转圈,脸上也颇为兴奋,但越看下去,他的脸色越凝重,「这没道理啊,怎么会看不出路数?」

????「看不出路数?」

????「嗯,这禁制排得奇怪,从整体看,有点幽魂噬影宗『乱纹禁』的影子,不过里面的组合又绝对不一样!你看,这里禁纹的排列,是不是有点云气蒸腾的模样?

????「这分明又是明心剑宗的『云纹』,可是这气机走向又乱了,阴阳错杂不分,偏偏又能如此稳定,除了阴阳宗的『颠倒阴阳禁法』,我是想不出其它的来路了……」

????宝碇儿听得目瞪口呆,心中更是急了:「这,岂不是厉害到没边了?这里面的宝贝还能拿吗?」

????「能,怎么不能?」公孙老哥嘿嘿一笑,「算你小子走运,知道这闻宝气的法门。本来这禁制功用,只是要隐藏宝贝所在,攻击力不强,谁知道你小子靠鼻子不靠眼,不吃他这一套!

????「哈,只要起了个头,就再也瞒不过人了,就算老子我没法按部就班地破解,咱们把这一片轰烂了,总能行吧!」

????宝碇儿大喜,正想说些什么,身上忽地一僵,脸上的表情也就此定住。

????前面的公孙老哥犹自不觉,磨拳擦掌道:「快点,这禁纹看起来新得很,又只是迷踪阵,说不定布禁的人马上就来,没时间耽搁了!」

????「既然是有主之物,就不要再拿了吧!」

????「娘的,小子你别贫嘴,老子我……」

????话说了半截,公孙老哥的身子也僵住了,但他比宝碇儿要强得多,一僵之后,连头也不回,猛地发力前窜,身子还悬在半空,便是嗡地一声,全身炸开了一团青紫色的剑光,四面的树木登时粉碎,剑光绕体飞掠,倒是声势不凡。

????眼看剑光上引,就要冲天飞去,公孙老哥却愕然发觉,漆黑的夜色中,不知何时竟亮起了两盏红色的小灯笼!

????但他蓦然间明白,那不是灯笼,而是人的眼睛时,已然大叫一声,被一只手掌轻松突破剑光,按在了他的胸口。

????他比去时更快的撞回地上,疼得闷哼一声,险些背过气去。他挣扎着想爬起来,一偏头,却正好对上一双大睁的眼睛。

????「宝碇儿!」

????公孙老哥背上一股寒气直冲头顶,这宝碇儿不正是死不瞑目吗?又想及那黑暗中闪亮的赤红目光,他又是一个寒颤,刚提起的那一点劲,立时泄了个干净。

????便在同时,他身侧沙沙的脚步声响起,他转过头去,恰好看到一人从他不远处走过,直直走进所布禁制的中心,不一会,便又拿了一个长形包裹走出来。

????这人的步速不急不缓,颇为悠闲,可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他的心窝上!

????终于,那人开口了,声音非常年轻:「不告而取,可不是有身分的人会干的事情!」

????公孙老哥闻声抬头,入目的是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衣着颇为考究,以他半专业的眼光来看,此人外面这身长衫,应该是由「雾松铁」拉伸出来的细丝织就,这样才能既有轻巧透气,柔软合体,又能具有超强的防御能力。

????更重要的是,「雾松铁」只有距此七千里外的鬼门湖附近,才有出产。还有,年轻人手腕上的手环、腰间佩剑的样式,已让这年轻人的来历呼之欲出。

????显然,想逃命已不可能了,但未必就是死路一条。

????公孙老哥已经在心中想好了说辞,准备为自己的小命最后一搏!然而,就在他将要开口求饶的时候,他的眼珠差点就爆裂!

????年轻人打开了包裹,从里面拿出一块玉佩、一根男式簪子、还有一把宝剑。玉佩挂在胸口,簪子插在头上,然后,他轻抚着那把剑,锵然声中,拔剑出鞘。就在此刻,公孙老哥的呼吸停顿了。

????「这、这……青玉剑!」

????公孙老哥怀疑自己的神智出了问题,他到现在才知道,猫和老鼠之间原来也能够谈嫁论娶!

????否则,七鬼环和青玉剑又怎么会出现在一个人的手上?

????下一刻,他眼前爆起一团青芒剑影,彷佛是书画圣手笔下疏淡横斜的芳翠竹林,清妙悠然,自生情趣,即使公孙老哥此时绝没有心情,却也觉得一股清爽之气扑面而来,差点让他忘记了,这里是漆黑冰寒的荒山,也可能是他今后的坟地!

????「你……你究竟是谁?」惊慌失措之下,他问出一个蠢问题。

????出口就知道坏事,他又很不巧地想起,他们宗门正在进行的计划,脸色自然更加苍白。

????这年轻人当然就是李珣,他在进鬼门湖之前,把埋藏在腾化谷附近的宝物转移到这里,哪知回来取时,却碰到这种事。

????他这两年性情是越发地沉稳了,听了对方的蠢话,他只是微微一笑,还剑入鞘。又上下打量对方几遍,这才道:「你的见识不错啊!哪个宗门的?」

????公孙老哥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一斗米教。」

????「一斗米教?」李珣有些惊讶,「你们宗门在人间界过得好好的,跑到这来干什么?」

????李珣的惊讶是有来由的。

????这一斗米教,乃是通玄界「四异」之一,行事有些邪门,又算不上邪宗之属,故称为「异」,有些与众不同之处。

????在通玄界中,它可以说是与人间界联系最紧密的宗门;在人间界,它以宗教的形式,聚集了至少近千万信徒,当然,这不是说它喜欢当神棍。

????事实上,这宗门的修炼方法非常奇特,除了本身的修持之外,还可吸取广大信徒虔诚供奉所形成的念力,精进修为。

????正因为如此,这宗门的大部分基业都放在人间界,只有一些宗门高层才在通玄界长住。

????此外,既然是「教」,那么,往往就会接纳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尤其是各类散修,论人员之复杂,这个宗门也是出了名的。

????李珣对一斗米教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嘴上也只是随口一问罢了,哪知道,听了他的问话,这个公孙老哥身上一震,心跳登时便失常了。

????李珣是何等样人?公孙老哥的反应又岂能瞒得过他?几乎就在对方受惊的一刹那,他的「心血轮眼」全力发动。

????公孙老哥的身体猛烈地震动了一下,随后,便被趁虚而入的搜魂术完全控制。

????李珣从其口中,得到了他想知道的一切。他仔细地想了一想,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笑吟吟地道:「那么,就再麻烦你一下吧!」

????公孙老哥的瞳孔之中,现出一圈淡淡的灰色晕环,然后,神智便完全恢复了清醒状态。他眨眨眼,跳起身子,骂了一句:「x你娘,宝碇儿,害得老子我白跑了一趟!」

????李珣笑了笑,回应道:「公孙老哥,莫生气,我这不也是被骗了么!」

????在吐出第二个字的时候,他的嗓音已经同死去的宝碇儿一模一样,便是说话的语气、神态,也是唯妙唯肖。

????这里,距离藏宝的荒山大概有一千余里的距离,已经完全脱出了幽魂噬影宗的势力范围。

????此处位于山势余脉,黑漆漆的天色下,只看到几个小小的山头,大部分都是长满了荒草的平原,还有一条不算宽的河流经过。

????在平原中部,贴近河流的地方,七八个人影正在那里休息,其中甚至连个守夜的都没有,只是在周边布了一个阵势。

????李珣在半山腰盘腿打坐。作为在场「最精通禁法」的人物,公孙老哥已被派到前面去了,此时在他周围,至少集结了三十多个修士。

????说起来,这些人来头也不小,他们是一斗米教四方神坛首座孟章神君座下,执日功曹中排名第七位的重华子……之弟及其手下。

????李珣大致估计了一下,按照通行的化气、化神、化婴以及真人、真一之三化二真的标准,这里面化气的废物一个,化神境占据绝大多数,至今没有见化婴的高手出现。当然,什么真人、真一更不必说。

????这么一群人去伏击的对象,可想而知,再强也就是这个水平了。就李珣现阶段的水平而言,他真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略一调整气机后,他躺下身子,仰头看星星,消磨时间。

????「宝碇儿,你小子又偷懒呢!」旁边凑过来一个男修,笑嘻嘻的十分亲热。李珣含糊地应了一声。

????那男修一屁股坐在他身边,偏头一看,忽地有些奇怪:「宝碇儿,你的脸好像胖了些……」

????「是啊,来,躺会!」

????说话间,那个男修不哼一声地躺下了。

????李珣收回贴在他背心的手指,叹了口气:「第三个了,这宝碇儿人缘不错!」

????正感叹着,周围的人忽地都紧张了起来,整个山坡上,气机流动立时生变。层层杀气遮都遮不住。

????李珣又叹了口气,翻身坐起来,将他在幽魂噬影宗祭炼的『鬼鸦』剑拔出些许,黯淡无光的剑身与周围的夜色合在一起,完美地隐入了四面的杀机中去。

????山下发出了第二波信号,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各施遁法,又屏住气息,向山下潜去。这个时候,还躺在地下偷懒的家伙,自然是显眼之至!

????在几个警醒的呼声中,李珣身形蓦地暴增数倍!在几不可闻的出鞘声中,鬼鸦乌黑的剑身真如同寒夜里展开的鸦翼,不祥的颜色霎时让整个黑暗都蒙上一层污浊的死气。

????一击出手,李珣根本不看究竟放倒了几个,剑光回转,绕体而飞,速度更快了一倍,向着天空飞射。直到这个时候,那一群修士还没有几个人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有几个反应快的,破口大骂,想要追上去,但看李珣那剑光绕体,飞射如箭的速度,都是打了一个寒颤,心下立时就怯了。

????李珣做了此事,心中大快,他用了冲刺的速度,全力驾御飞剑,在夜空中任意来去,高速的飞掠切开了大气,发出刺耳的尖鸣。转眼之间,便绕着这十里方圆转了不知多少圈。

????真息运转得疯了,他更是忍不住仰天长啸,声波被高速生成的风力扯动,形成横过天际的狂飙,一浪高过一浪,到了最后,便如同九天之上的雷音,隆隆碾过。

????整个地区都被这雷音给惊动了,平原上的「目标」纷纷跳起身来,全力戒备,自然,一斗米教这次的暗袭计划也就成了笑话。

????「哪个缺德的混球干的?」

????这次计划的主事人泌阳子跳脚大骂,他是一斗米教在人间界数千个分社的主事人之一,地位不高,但日子也过得痛快。

????只是半年前,他在女信徒身上修炼采阴补阳的法门时,无巧不巧,便被明心剑宗的某个弟子发现,狗拿耗子,拆了他的分社,他自己也是险险逃得一命。

????泌阳子满心地想报复,只是这事儿办得龌龊,宗门也不好出面得罪明心剑宗这样的大宗门,反倒将他斥责一顿,便算了事。

????他气不过,便求了在孟章神君手下办事的哥哥,托他找了几个硬手,又从雁行宗那里花大钱买了消息,找到这一次机会。

????难得都是明心剑宗的低辈弟子,人又不多,正好泄愤,只要手脚干净,做成一桩无头公案,谅明心剑宗也无可奈何。哪知道眼见成功,却又出了这档事!

????只是他虽恼火,胆气却已经泄了,他修为不济,眼光却还是有的,这横插一手的家伙,一身修为当真可怖!看那剑光的速度,还有这啸声,他这一群人里,就找不到一个可以与其抗衡的!

????「撤!」他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个字,案子做不干净,就不要做,否则出了事,宗门必定会拿他出来顶缸!

????从这方面看,这泌阳子也算是果断了。然而,就在他下令撤走的时候,他耳中贯入了一声铿锵的剑鸣。

????这是剑身与剑鞘磨擦时不可避免的声响,实在是最平常不过。

????然则,这一记剑鸣声,实在是太清晰了些,便是天空中犹自隆隆巨响的啸音,也压不下它!

????这便像在咆哮奔涌的海潮声中,听到了钢针落地的微响,这种感觉,矛盾得让人吐血。

????泌阳子骇然回头,入目的是一团青蒙蒙如月之初升的剑光,剑光如水,瞬间漫过了整个平原。

????他想逃,但这个念头才刚生出来,一道微弱至不可察觉的剑气,已破开他的真息防御,在他体内一震,气血逆冲,他哼都没哼一声,便仰天倒下。

????天空中啸音戛然而止,李珣抚着因岔气而疼痛的喉咙,不敢置信地望着下方精纯至极的剑气浪潮。

????这,这是低辈弟子能使出来的吗?

????而且,这剑气的味道……

????他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身上忽地一冷,本能地顺着感觉看过去,正好对上一双冷静犀利,却又似曾相识的眼眸。

????在这一刹那,他的身体完全僵直,他甚至听到了自己的牙关打颤的声音!

????「逃!」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逃!但现在,他的脑子里面却只剩下了这么一个念头。

????后方似乎传来剑气的呼啸声,他更紧张了,脑子里面甚至已变成了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驾御着飞剑,头也不回地狂飙而去。

????地面上,明玑眉心微蹙,看着天空久久不语。

????出来收拾残局的几名弟子看着奇怪,便由一个女修过来问了句:「明玑仙师,天上那人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嗯,不管怎么说,他确是为我们示警来着!」明玑微微一笑,收剑回鞘,「不过,什么时候幽魂噬影宗的弟子,会有这么一番好心呢?」

????「她是明玑,明玑仙师!」不知飞出了多远,李珣惊魂甫定。而当他恢复了思考能力之后,跳出来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这个。

????他从未想过,在一段漫长的时光后,竟会是这样的「故人重逢」。这是一次无与伦比的冲击,这使他明白了一些事情。

????在此之前,他以为在明心剑宗与在幽魂噬影宗并没有什么区别,没有忠诚、没有付出、有的只是**裸的利益需要。

????然而在这一刻,他想到了明玑水潭边上的赠剑,想到了初次见到青吟的惊艳,想到了面对锺隐时的仰慕,想到了他那位可悲可怜可叹的师尊,还有无数或浓或淡的影子,交织错乱,在他眼前飞舞。

????原来这些事情,他能记得如此清楚的!

????他摇摇头,就那么仰倒下去,双手垫在脑后,看着渐渐散尽的星星,还有逐渐发白的天空,静静的,发着呆。

????也许,他应该去追求另一种生活了,或者,仅仅是体验一下。

????这个冲动一旦萌发,便不可遏止,这很难说是一种理性的选择,但幸运的是,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之间进行转换,他有自信,并且,有这个能力。

????两个月后的一天,烈阳扫过满山的丛林,抹去绿叶上残留的每一点露珠,将其化为蒸腾的水气,弥漫整个山脉。若在平地,这必定是燥热的一天,不过,在连霞山脉,群山掩映之间,夏日的暑气,没有半点威力。

????山峰之间云气回荡,连绵不断。却有七八道剑光,穿云破雾,在云气中上下起伏,玩得好不惬意。

????这是一波巡山弟子,他们都是在启元堂听了三五年课,有些修为傍身的弟子,名为巡山,实际上就是练练御剑飞行,熟悉一下宗门地形,如此而已。

????不过今天,他们注定要有些新发现。

????某山峦处惊飞的群鸟引起这群少年的注意,他们之中年龄最大的,也不过才二十多岁,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岁数,当下一声呼哨,偏转剑光,拥了过去。

????而在短短的一点时间后,这些心智还不怎么成熟的少年便都面面相觑,眼前的情况,似乎不是他们这些巡山弟子所能解决的了!很快的,一道剑光冲天飞起,向着止观峰直飞过去。

????也就是半刻钟工夫,止观峰上至少有十余道绚丽的剑光飞泄而下,转眼间便掠过数十个山峰,来到此处。

????清溟、清虚、洛南川、明玑、明松、明德……所有在山上的宗门高手全部驾临,为的只是一件事─

????失踪两年半,可能是林阁之死唯一见证人的弟子李珣回来了。

????虽然,是躺着回来的!

????敬请期待幽冥仙途续集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