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集 第六章 机运-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7集 第六章 机运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3:7Ctrl+D 收藏本站

????李珣盘坐云朵上,目光瞅过,盯在秦婉如脸上,却不发一言。

????秦婉如的修为十分精湛,应不在明玑等人之下,这从她驾云之术的举重若轻处,便能看得出来。

????按常理来说,若是两人翻脸,李珣绝不是她的对手。可常理毕竟也仅仅是常理而已。

????没有了明玑等人的掣肘,也不需要保命求全的演技,面对的更是知根知底的死对头,李珣胸怀间一股阴冷冰寒的凶厉之气,便逐分逐毫地透体而出。

????不过,他还没蠢到即刻生死相搏,而是将心情酝酿得足了,方冷笑道:“秦妃娘娘安好!两年不见,风采更胜往昔,可喜可贺!”

????“小国师能回归师门,进修大道,也是可喜可贺!”秦婉如的语气则是真诚得很,这也分外使人感觉到她胸中深不可测。

????李珣是见识过她的演技的,也不以为意,微一抽嘴角,单刀直入地道:“那种名称叫起来已没有意义,换个罢。如你现在,阴阳宗?秦婉如?”

????秦婉如浅浅一笑,福身行礼道:“阴阳宗,月华长史,秦婉如!”

????“月华长史?”

????李珣这次是真的被震了一下,他顺理成章地猜到了对方的宗门,却绝没有想到,秦婉如占的竟然是“月华长史”这一敏感的职位,这不得不让他表示惊讶。

????日曜书官、月华长史,这两个不伦不类的职位,看上去不起眼,在阴阳宗内,其实就是下任宗主的候选人!

????日曜为男,月华为女,分别统御五嫔七卿,可说是宗主之下,最关键的一个职位。

????这也就是说,现在站在李珣眼前的,便是阴阳宗数百年后的宗主?

????李珣只觉得世界变得无比荒谬,想一想在嵩京的那段日子,在倍感荒唐的同时,也有一点儿本性的虚荣,缓缓地膨胀开来。

????出于这种心态,自见面后,李珣第一次认真的打量眼前的美人儿。李珣忽觉得,此时秦婉如的装束,他以前好像见过的。

????白衬青纹的袍服,青翠欲滴的长春藤纹路,还有那别致的层纱广袖,这一切打入李珣脑海,使他在恍若时空倒错的迷离中,恍然大悟。

????记得那时初见……不,已不是初见,但却是他一生中最恣意的轻狂日子,当时,正是他亲手剥下了这层衣衫,将眼前的美人压在身下,宣告他的强势地位。

????如今想来,当时的轻狂实在可笑,以至于再见时很有些讽刺的味道。

????然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轻狂的回忆,也是一团灼热奔放的火,虽不知道它能够点燃什么东西,但李珣血管内,确实是沸腾了!

????“原来是阴阳宗未来的宗主当面!”李珣冷冷地看过去:“小子何幸,竟然值得秦长史动这样的手脚!”

????“也不甚难,只是要控制那几个小妖,确是费了一番工夫,但能帮小

????国师消去一个麻烦,也是值得的。“

????麻烦?李珣心头一跳,他有什么麻烦?

????秦婉如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神情十分动人,她这个神情,倒和阴散人有七八分相似,李珣见了,心中不由一悸。

????只见她做出一脸惊奇状,道:“小国师莫非忘了?这世上,知道百鬼道人这个名号的,可还不少呢!”

????这轻飘飘的一段话,便如一阵降隆的惊雷,猛轰在他的头顶!

????沉默!在这一刹那,李珣只能用这种最笨拙的方式,来抵挡对方的侵袭。

????但是,嘴可以不说话,眼睛却是瞒不过人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泄露了什么,他只看到,秦婉如脸上绽放出来的美丽笑靥。

????“果然,没错呢!”

????中计了!李珣睁大了眼睛,原来,这件事秦婉如也不敢确定的,李珣不知道她是从哪里得到了这些蛛丝马迹,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只此一变,他心中刚刚升上来的气势便被打掉三分。

????其实,转过来想想,秦婉如在受制前,显然已有警觉,从他施展的功法上推论,他和幽魂噬影宗的瓜葛是瞒不过人的。

????对了,还有那个代表百鬼身分的竹牌,秦婉如也是见过的,再加上前两年百鬼实是大大出了一次风头,只要转过这个弯儿来,并不怎么难猜。

????然而,她只知道这些么?

????李珣隐隐间觉得有些古怪,而此时秦婉如已幽幽开口:“不愧是九真之首,第一邪宗……”

????她前面的话还在赞叹,后面却话锋一转:“果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人们都以为自冥火阎罗之后,贵宗后继乏人,难复昨日风光,却不曾料想,贵宗竟还有这般手段!”

????这关幽魂噬影宗什么事?

????李珣一时间被弄懵了,他忽然发现,秦婉如的想法,似乎有了些偏差。

????他不知道这是好是坏,一时间也想不了太多,他只能凭着感觉,瞬间定下了一个方案来。

????他眼中射出了森森寒光,身上也做出跃跃欲试的模样。

????然而,秦婉如却没有半点儿回应,反而悠悠地道:“是鬼灵转生罢!”

????李珣怔住了,秦婉如则继续说了下去:“本来我也奇怪,你一个明心剑宗的弟子,未到二十,怎么会有如此精纯的功力,而且,竟通晓幽魂噬影宗的惑神之术!便是你天资再好,在连霞山上,又有谁来教你?

????“如此,便只有鬼灵转生术了,传闻贵宗此类**,可使寿元当尽之人,携一线灵念转生夺胎,从头修道。

????“想必这一次,道友看中的是这副元胎道体罢!

????“凡间小儿,必是争不过的……可笑血散人,却不知他算计的人物,已经变得全然不同!是又不是?”

????李珣完全听傻了,鬼灵转生他是知道的,其中确实也有这夺舍重生的一步,但那也是在冲关失败后不得已为之的手段。

????难得秦婉如见识广博,又想像力丰富,竟然可以想到这上面去。

????他这种表情,看在秦婉如眼中,则是另一种表现,她笑容愈显自信:“嵩京之事,想必是小国师你早有谋算,里应外合,又能是以有心算无心,我们败下阵来并不冤枉。

????“只是小国师终究还是疏忽了,百鬼道人算什么,区区一个末流货色,早已死无全尸,他又有什么能耐拜入第一邪宗的门下?也只有小国师你……元胎道体、转世鬼灵合在一处,才有这种资格!”

????李珣心中泛起止不住的荒谬感,他总算明白了,为何世上有“聪明反被聪明误”之说。

????秦婉如无疑是个绝顶聪明的女修,可就是她太聪明了,聪明到在无法解决某个疑惑时,竟然凭空想出这样一个离奇古怪、偏又丝丝入缝的身分来!

????她怎么就没有想过,这世上还是有“奇遇机缘”这样的事情呢?

????不过……这样实在是太妙了!

????他脑中转得极快,听秦婉如的语气微妙,当即再一次调整态度,他先露出满眼杀机,但很快又软化了下来。

????他举起双手,苦笑道:“秦长史饶了我罢,看在咱们还有点儿姐弟情分上!当年的事情,也说不出谁对谁错;再说,大家也都没什么损失,不是么?”

????他露出一副极无奈的样子,实际上却是死死盯着秦婉如每一丝神情变化。便在他说出“都没什么损失”的时候,他分明看到,对方眼角处闪过的一丝精光。

????很快的,秦婉如便微扬起眉毛,露出一个又好气又好笑的表情:“没损失?”

????见她这副表情,李珣恨不能当场狂笑,一泄心中的郁气。是啊,没损失,两散人已经丧失神智,沦为他最忠诚的狗,这又算什么损失呢?

????他肯定自己已经把握住了秦婉如的思路,心中大定,脑子里显得分外清晰。

????他极快地改换口气,做出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从容笑道:“当年冲突,大家都不好过。但怎么说也没有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小弟只看秦长史的姿态,便知师叔应是贵体无恙,不是么?”

????秦婉如白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李珣微微垂下目光,不让她看到自己眼中的狂喜之色,待心绪沉静下来之后,方低声道:“不瞒秦长史,小弟此次在明心剑宗,确有要事。师姐当然可以给兄弟难看,不过,这对我们大家都没有什么好处不是?”

????说着,他便露出一个非常坦然的笑容,却不小心抽*动了脸上的伤口,疼得一声闷哼,笑容也变成了鬼脸。

????秦婉如笑看他一眼道:“请小国师放心,这种事情,却轮不到我去管,阴阳宗对这事没兴趣。”

????“噢?”李珣先是面露疑色,后又在秦婉如的盯视下迅速转变,露出坦荡的模样来:“那就多谢了……当然,小弟也不能欠这个人情,若秦长

????史有什么要求,只要力所能及,小弟必将做到!“

????“婉如不会和小国师客气!”秦婉如轻言浅笑,竟是微一福身,优雅之后,说不尽的温婉柔媚,看得李珣心中一荡。

????但接下来的话,却不能让他这么轻松了:“说起来,婉如真还有事相求。”

????果然!

????李珣自从确认了秦婉如的身分,便知她从数日前起,便在一直算计,若她此时不提出点什么要求来,才是真正可疑——虽然,她的真正目的早已达到。

????他深吸了一口气,做好姿态之后,这才应声:“秦长史请讲!”

????“就是……咦,现在没时间说了呢!下次罢!”

????此时下方已是不夜城的地界,可李珣也非常明白,这是她又在玩弄心理战的把戏,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秦婉如则微微一笑,从怀中拿出一方折得方方正正的布巾模样的东西来,迎风一招,即刻变成了一块闪烁着金属光芒的面具,看上去质地非常坚硬,显然是一件不俗的宝贝。

????“无颜甲?”

????秦婉如浅笑颔首。

????李珣哼了一声,他并不奇怪这宝贝在这儿,秦婉如说谎做戏的本事,他见多了。刚刚说无颜甲不在身上,恐怕就是为了增加与他接触的机会罢?现在话都说开了,自然也就无需如此。

????秦婉如抬起双腕,眸光顾盼间,竟是示意要亲自帮李珣戴上。

????李珣倒很想体会一下,被未来阴阳宗主服侍的滋味,不过,这显然不符合现在的情势。

????他嘿嘿一笑,道声“不敢当”,伸手接了过来,看面具里面,竟还敷着一层药膜,显然是早有准备。

????他目光一瞥,也不迟疑,向脸上一敷,正如秦婉如所说,面具虽是贴着脸上的伤口,却没有丝毫的痛楚。这面具果然是件宝物,虽然只露了两眼在外,口鼻均被挡住,但却没有半点儿不透气的感觉。

????李珣不冷不热地谢了一声,秦婉如则操控浮云下移,继而回眸一笑:“嗯,这算不算又一个人情呢!”

????“何必斤斤计较!”李珣口上这么说,却没有真的拒绝的意思。

????一方面,“落入下风”的他,没资格拒绝,此外,在即将送来大礼之前,付出一点儿小小的报酬,又能怎样?

????“哈、哈唔……哼哼哼哼……”

????李珣强抑着即将喷口而出的大笑,在面具和衣袖的双重阻隔下,将它变成这样的怪音。

????没办法,他不得不笑!他在笑秦婉如的自作聪明,也笑自己的好运道。

????他想,他现在终于明白这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当年,秦婉如在“惑神”之法的钳制下为李珣所用,最终被阴散人亲

????手除去——现在看来,当时阴散人显然是留了一手,使她最终活转过来。

????然而,在“惑神”的作用下,她已失去了最关键时段的记忆,也就是说,她根本就不知道,阴散人和血散人最终的命运如何!

????别说是她,就是当时唯一存有神智的青鸾,在幽玄**的强势攻击下,也未必能知道两名“难友”的结局。

????想必秦婉如作了最坏的打算,毕竟,成为傀儡的阴散人不会和她联系,这两年通玄界也再没有阴散人的踪影。

????但是,她也不会就此死心,所以,她盯上了李珣。

????李珣之所以敢大模大样地回到明心剑宗,所依仗的就是通玄界没有人会在他这样一个小角色身上耗费精力,就算是号称“无所不知”的雁行宗也一样。

????只可惜,这世上之事,最怕的就是“用心”二字。

????终于,秦婉如查到了李珣的“根底”,她必是想从李珣身上,得到阴散人的确切音讯。

????可以说,她之前做得很好,突如其来的现身,疗伤、赠面具等事,做得是滴水不漏,也因此才能获得明玑的信任。

????而之后的心理战术也非常出色,当时李珣的心神已经被她打出了缺口。

????然而,很不幸的是,在最紧要的关头,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嵩京的变故,关幽魂噬影宗何事?

????她看低了李珣!她以为李珣没能力制造出这样一个惊天动地的局面,李珣的背后,一定是有人暗中操控,而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当年的第一邪宗。

????孰不知,在这件事上,李珣瞒过了天下人!

????一步错,步步错。她自以为是的判断,让李珣顺势扭转了局势,让她误以为阴散人还活在世上,这样,事情就好玩了!

????待整个胸腹间都给震痛了的时候,李珣终于止住了笑声,他轻抚着冰冷的面具,心中浮起了层层算计。

????毫无疑问,秦婉如恐怕是这世上,对他最知根知底的一位,是对他身分隐秘的最大威胁——如果她真的毫无顾忌地做下去的话。

????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她会毫无顾忌?

????要么,是她知道了阴散人的“死讯”,在绝望之中,自然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要么,就是李珣本人完全丧失了利用价值,她也不会吝啬于放上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李珣给了她最想得到的消息,同时,也友情赠送一个可供她使用的“把柄”。

????既然是“把柄”,危险性当然是有的,不过李珣也有极大的信心,将这“把柄”变成“鱼饵”,诱这个美人鱼上勾!

????“幽二啊,这次便要看你的了!”

????口中轻吟这个名字,李珣的身子激动得甚至颤栗了起来。

????“现在当然还不行,可是再等上八年、十年!有了幽二,秦婉如算得

????了什么?是了,她也是一条狗!听我的狗的话的狗!哈……“

????想像着秦婉如伏首贴耳的模样,又记起两年前那**蚀骨的记忆,还有那似乎猛然拉近的整个阴阳宗、幽魂噬影宗,甚至还有明心剑宗。

????一个宏大到近乎于空想的计画,渐渐在李珣心中具备了轮廓……

????自受伤那日起,又是两日时光过去。

????这两日,极地的局势变得越发紧张,就在昨天,西极禅宗的弟子当值时,突然遭遇到一波妖物的大规模袭击,猝不及防之下,死了七名弟子!

????西极禅宗在此的主事者,有“幻无僧”之称的摩信大师往去支援的时候,却倒楣的地碰到了对方阵营中最强者之一:东海鲲鹏王!

????这个万年老妖隐匿在海中,暴起突袭,只用了一击,便让摩信大师吐血重伤,然后便在清溟与聆风子两位宗主的夹击之下,长笑从容遁去。让这边诸宗门人,面上无光。

????而就在今天稍早些时候,最后一个正道宗门,离极地最远的镇魂宗,其宗主厉斗量,携弟子从落魂海赶来。

????闻听此事后,这位以豪情杀伐名动天下的宗师也不多说,扯了清溟、聆风二人,越过北海,直杀到北极冰原,纵横千里,将对方有头有脸的妖物散修杀了七八个,方长笑而归。

????对方古音、妖凤、鲲鹏王齐出,也没法奈何。

????至此昨天被对方打掉的士气,勃然而起,且不管各宗高层如何计议,下面这些三代弟子,却都是欢天喜地,仿佛已经打垮了妙化宗一般。

????“厉宗主不愧是号称‘正道杀伐第一’,行事干脆俐落,对付这些妖魔邪修,本就该如此才行!”这是个回玄宗的弟子。

????回玄宗与镇魂宗同处南国,比邻而居,关系素来是很好的,自然不会吝啬赞美之辞。

????坐在他身边的一位镇魂宗弟子,虽还有些风尘仆仆的模样,又做出谦和之态,但满面红光是什么都挡不住的。所谓扬眉吐气,不外如是。

????周围的十多人都称是,厉斗量今日雷厉风行,尽显他一代宗师气魄。

????在年轻的弟子群中,评价自然高了许多。

????这时又有人说:“今日在外海,我还看到三位宗主与三个妖人的比斗来着,厉宗主的镇海八法,正对上鲲鹏老妖的海天八变!那场面说是移山倒海,绝不为过!”

????众人都是点头,今天他们在不夜城中,也感觉天摇地动,海啸山崩,此人的话,自然信得过。当下又有人要他说出细节。

????李珣扫了这人一眼,暗忖今日当值的正是三皇剑宗,这人也就是三皇剑宗的弟子了,倒是面生得很。

????当然,就算是三皇剑宗的人,他也没必要都认识,只要别人认不出他来便成。

????那人已开始细说当时的情况,说得是口沫横飞,不过讲得倒是很好,各种细节都很到位,并没有什么浮夸之处。

????有些修为高、见识广的,还有李珣这样推演之术杰出的,从这人的口

????述中,几乎可以将当时的场面重现出来,并颇有所得。

????三皇剑宗果然名不虚传,一个弟子竟然也有这般眼力、见识,李珣又盯了此人一眼,将其面貌暗记在心,而与之同时,也有不少人将目光放在他脸上,更确切点儿说,是看着他脸上那块闪动的金属光泽的面具。

????城中几乎每个人都知道,眼前这戴着面具的古怪修士,便是明心剑宗某位倒楣的年轻弟子。

????在大部分人的眼里,李珣这年轻人运气虽不好,为人却不错,初时还有些内向害羞,但一旦混熟了,却是妙语如珠,每每一语中的,当然,他还是个小孩子,偶尔有些稚嫩的举动,也很可爱。

????也就是这两天的工夫,李珣便结识了三四十个各宗门的同辈弟子,并成功打入了他们的圈子,闲来无事时,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谈古论今,比较剑法玄功,现在正是如此。

????那个三皇剑宗的弟子说完了厉斗量,又说到了清溟,对清溟的剑道修为也是赞不绝口,这就牵扯到明心剑宗弟子身上了。

????这个圈子里,除了李珣之外,明心剑宗还有一位灵@,也就是宗门三灵之一的那位,个性飞扬跳脱,十分健谈。

????见那人说到清溟,很是高兴,与他说了几句,便互通名号。

????李珣这时才知道,那个三皇剑宗的弟子,叫洛无昌。这名字倒有些怪,不过既然是洛姓,难道和宗主洛歧昌有什么关系?

????“洛无昌?这名字倒怪得很!”

????忽听到耳边这个声音,李珣也笑还有和他一样想法的,回过脸来看去,正见到一个瘦小的修士低头着在嘟哝些什么。

????感觉到李珣的目光,这修士也抬头看来,两人目光相对,都是一怔。

????李珣奇怪的是这人面目清秀柔和,肌肤晶莹如玉,眉目间颇有阴柔之气,显然是个女扮男装的雌儿,而且还非常美丽,果然怪得很。

????修道人不比凡俗,重男轻女,除个别宗门外,在通玄界,女修实是和男修同样地位,甚至受到的尊重、照顾还要强些。这种情势下,女扮男装实在有些莫名其妙。

????当然,莫名其妙不等于没有,可是,更让李珣奇怪的是,这样美丽的女修,又喜穿男装,在不夜城里应该是很出名的罢?

????“明心剑宗的珣师弟是罢?久闻大名!”

????倒是这女修先开口招呼,听她嗓音,婉转悦耳,女人味十足,这样的女修,会喜欢男装?

????不过,对方开口就叫他的名字,倒让李珣有些尴尬,他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号呢。

????幸好他的年龄就是资本,可以毫无顾忌地装嫩,摆天真。他先应了一声,又开始搔头,露出了些为难的模样。

????对方果然冰雪聪明,一笑之后,自我介绍道:“水镜宗,颜水月,你可以叫我颜师姐!”

????李珣心中一动,看着这女修眼中一闪而过灵动慧黠,有些迟疑。

????这世上既然有他在装嫩,便应该也有人在装老成!这位女修的性情,

????可不一定是现在所表现出来的那样……

????不过,他也不信这里还有比他年龄更小的修士,这声师姐叫了也不冤。这些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他点了点头,低声叫了句“颜师姐”。

????这下他也终于反应过来,既然是水镜宗,莫非眼前这位颜师姐,就是昨日听到的那位,跟着水镜宗的玉岚道人前来的唯一弟子?

????水镜宗虽然被列入正道十宗,但实际上整个通玄界,多数人还是把它看成是一个严守中立的门派。

????除了因不分正邪的水镜之会的缘故外,同时也是因为水镜宗平日里烂好人的行事风格所致。

????此宗有可探知天机的神算谋断,也不敝帚自珍,而是遍施恩惠,经常给各宗通报一些大小劫数,几乎每个宗门都得了许多好处。

????又因少有能独当一面的宗师高人,对各宗的威胁极少,一来二去,各宗各派都给上了几分尊重。

????这一次水镜宗能回应参与这极地之事,让人很是惊讶。虽然只来了两位,却没有人会轻视她们。

????在自己这方有能够趋吉避凶的谋算之士,无论如何都是桩好事。当然,也没有人会让她们去拼死拼活。

????知道对方的身分,李珣也不敢怠慢,和她寒暄两句,又将话题引回到她刚刚叫怪的事情上。

????“颜师姐,你刚才说那位洛师兄的名字怪,是什么意思?”

????颜水月抿唇一笑,却不即刻回答,目光又瞥向那边讲得越发开心的洛无昌,然后才低下头,掰着指头数。

????“三皇剑宗姓洛的人一共是十七人,其中六女十一男,三代弟子男修只有四个,而这四人的名号我虽都不知,可是三代弟子是玉字辈,他怎么是‘无’的?”

????李珣听得发呆,又见她像孩子一样掰指头,不由失笑,忽然间,他很想逗逗这个装老成的女修:“颜师姐究竟是水镜宗的,还是雁行宗的?人家宗门中事,你管他做什么?”

????说着,他敲了敲自己脸上的面具,发出“叮叮”的声响:“再说了,宗门内的名号也不会分得太清。像我,我是灵字辈,名字里却没有‘灵’字,上一辈是‘明’字辈,但二师叔的名号中,也没有‘明’字……”

????“好像也是!”颜水月对自己的推断也不太有信心,便暂时听信了李珣的解释。

????不过越是这样,李珣反越是觉得怪怪的。而这个时候,颜水月也对他来了兴趣。

????“珣师弟,你既然是明心剑宗的,和钟隐仙师一定很熟了?”

????“呃,还凑合罢。”恐怕整个三代弟子群里,也只有李珣才有资格这么回答。

????颜水月却不知就里,就是知道了,也未必会放在心上。她变得非常兴奋,一把抓着了李珣的袖子,声音也因为情绪而有些哑了。

????“那你快告诉我,钟隐仙师飞升的日子定在什么时候?是十二月初

????七,还是初八?“

????“啊?”

????这时候,洛无昌那边正讲到精彩处,几人性子活泼的弟子开始鼓掌叫好,声音很大。颜水月见李珣发呆,以为他没有听清,微不可察地撇了撇嘴,终于露出了她的真性情。

????她揪着李珣的袖子,将他拉出人群,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然后一字一吐地道:“我是说,钟隐仙师霞举飞升是在哪一天?十二月初七还是初八?听懂了没?”

????“……”

????“你这人怎么回事?这事很重要耶!我和师父赌斗,她说初七,我说初八,分不清这事,我就不能进飞烟书榭……喂,你怎么了?”

????颜水月其实是极聪明的,否则她也不会拥有与师父比斗的资格,前面只是她兴奋过度,一时忘形,现在再看李珣的神情,她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喂,不要告诉我,你……根本就不知道罢?”

????李珣直勾勾地看着她,毫无表情变化的面具让他看起来像一具活尸。

????颜水月不由退了半步,然后她就看到李珣胸膛急剧地起伏两下,最终又归于平静,紧接着,她的手腕一紧,已被李珣扣住了。

????李珣的声音仿佛是由地底深处吹来的冷风:“这件事在水镜宗,都知道了么?”

????颜水月只觉得呼吸都不顺畅了,只能猛点头。

????李珣又盯了她一眼,然后松开手,转身就走。

????颜水月怔了怔,急赶两步追了上去,大着胆子问道:“难道你们都不知道?”

????“没错,都不知道!”李珣毫不犹豫。

????这一点,他可以肯定,否则,清溟绝不会将大半精英都拉下山来,诸位仙师也不会在这离宗门千万里之遥的极地,为别人担这份心思!

????颜水月一脸的困惑:“为什么?”

????“是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要想知道,去问钟隐罢……李珣心中这么想,却没有说出来,只是步速加快,他现在要赶紧见到清溟,把这件事告诉他。

????这样的事情,他小小一个三代弟子不想扛。

????也扛不来!

????颜水月不知道是不是还要跟上去,眼看着李珣已走出五步之外,周围景物忽地一暗,她仰头看天,却见到整个天空都阴沉了下来。

????“天黑了……不,阴天下雨了?”

????她才想到极地日夜不分的事,又想到此处干燥少雨,像这样瞬间阴下来的天气,怕是绝无仅有。

????这样的怪事让她一呆,紧接着,四面变故突生。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