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7集 第七章 开战-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7集 第七章 开战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3:8Ctrl+D 收藏本站

????连续不断的惨叫声几乎连成一体,四面迸发出来,颜水月骇然向后看去,原本还意兴飞扬的各宗弟子,这么一转眼的工夫,就倒下了十多个。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直到四五个人影直窜上天,才有人回过神来。

????“奸细,奸细,那些人是妖怪扮的!”

????四面登时大乱,诸宗弟子纷纷拔剑,想追上去,哪知又是连声惨叫。

????也不知这弟子群中混入了多少妖怪,趁众人注意力都在天上的时候,再下杀手,又是七八个弟子倒下。

????这下弟子群真的乱了,他们彼此之间大都不过是点头之交,也有不少是第一次见面,此时慌乱之下,只觉得周围之人全都是可疑的面孔,每个都是潜伏进来的妖怪。

????场中一时间剑拔弩张,每个人都顾忌周围的危险,也就是防备周围的所有人。便像是一个火药桶,稍微有一点火星进去,便是令人粉身碎骨的大爆炸。

????可以想像,潜伏进来的妖怪,是绝不会吝啬于再加上一把力的。

????颜水月处在变乱的周边,正是旁观者清,将场中的局势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她自从修道以来,都是在宗门内诵风朗月,布卦推演,何曾见过这种场面?饶是她心中转过了至少十种消解此局的方法,紧张恐惧之下,却是半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在这一刻,她急得想哭。

????便在此刻,她身后响起一个爆喝:“闭嘴!”

????颜水月睁大眼睛,回头看去,事实上,整个场地的人也都同她一样动作。

????人们眼中看到了这样一个人影,他戴着金属面具,拔出长剑,指向天空,醒目得很,刺眼得很!

????李珣仿佛没看到这数百道目光,他长剑指天,口中连珠地说话,却字字清晰,没有半点儿模糊之处——“明心剑宗弟子集合处在此,依长幼顺序,报名过来。至此刻起,各宗弟子举起双手,有妄动、妄言者死!”

????稍停,又有一句话从他牙缝里一字一字地挤出:“都运气护体,从此刻起,受袭者不许还手,否则,二人同诛!”

????最后四字,其硬如铁,其冷似冰,真如一桶冰水,当头泼下,弟子群中的嘈杂声息被这一喝尽数压下,一时间,整个场地静寂若死!

????而静寂只维持了眨眼工夫,然后便有人以一句粗话做出回应:“你他妈……”

????众人瞳孔中青光一闪,那人未出口的半截话,便永远说不出口了,他斗大的头颅飞上半空,脖颈处鲜血狂喷。

????颜水月看得清楚,这正是那位叫“洛无昌”的修士。

????也在这一刻,她恍然大悟:“洛无昌、洛岐昌……哪有门下弟子会起

????这么犯忌的名字的?“

????整个场地再次堕入了冰窖,众弟子眼中只听到李珣冷冷的话音:“我有钟隐仙师刑天法剑在此,谁有异议?”

????钟隐之名,震古铄今,当然不会再有问题。当下数百弟子双手高举如林,人群中的文海高声喊道:“文海在此!”

????说着,他飞身起来,见李珣无异议,便飞落到他身边。

????紧接着伍灵泉、灵木、灵@等人依次招呼,不一会儿的工夫,便都聚在一处,各宗女弟子也聚了过来,天幸无事。

????即使如此,清算人数时,也还是折了一个。

????便在此时,不远处剑光人影连闪,不夜城中的诸位宗主、长老都已赶到,现在的情势,自然更乱不起来了。

????当下还有两个妖人想做垂死挣扎,却被天芷上人虚空发力,生生震毙。

????众弟子一起欢呼,这时候,颜水月却看向李珣,只见他已放下剑来,正收剑入鞘。

????虽然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但他举止之中,沉静如水,和周围那些弟子兴奋之情,可谓截然两样。

????这人好奇怪,前后像换了个人似的!

????她也仅想到这儿而已,后面事态的变化之快,实在令人目不暇接。被天芷上人震毙的两个妖人,尸体还未倒下,阴沉的天空中,仿佛被泼了墨,转眼间便黑了下去。

????万年不改的光明被瞬间抹去,任谁也要发一回呆。

????但比这黑暗更可怕的,是造成这黑暗的缘由。

????“北溟有巨鱼,身长数千里。仰喷三山雪,横吞百川水。凭陵随海运,燀赫因风起。吾观摩天飞,九万方未已。”

????颜水月只在宗门的典籍内,见到过这样的形容,当时她的脑子里,还非常辛苦地在想,数千里的巨物,在天空中飞行的感觉,会是怎样。

????而如今,她真的见识到了。

????虽然天空中是似乎永无止境的黑暗,但眼尖的修士们都可以看出,这黑暗的天幕,正在缓缓地蠕动,那是生物式的呼吸,以至于方圆千里之内,都响动着一波奇特的呼啸声。

????“吭……吭!”

????天空、大地、海洋都在颤抖着,整个不夜城都在呻吟,城外的光芒开始闪亮。

????这是城体的防护禁制启动了,更早一些,北海边上的极光壁已经发动,两边的光亮遥相呼应,暂时分开了黑暗的空间。

????然而,便是海边绵延千里的极光壁,在这巨大的妖物面前,也只能成为一堵中看不中用的琉璃墙!

????“吱吱咯咯”的扭曲碎裂声,从遥远的海上传来,从不夜城看去,可以见到大片大片的极光壁破碎剥落,上面爆射的极光元磁,打在这片黑暗的“天空”中,也只是弹动了几点火光,便消失不见了。

????“鲲鹏老妖!”

????一声高亢入云的啸音曳空直上,这是镇魂宗宗主厉斗量的邀战,这宏大的啸声便如同一记冲天巨拳,猛轰在漫漫“天幕”之上。

????“喀嚓”一声,城外初建的禁制被破开了一道大缝,紧接便是天空中雷暴般的轰鸣:“吭……吼!”

????整个不夜城都亮了起来,由雪金硫石铸就的建筑群落,一个接一个地挥发出蒙蒙的白光,当这些光芒聚合在一处时,整个不夜城已经笼罩在一片茫茫的光雾里,如梦如幻。

????颜水月在宗门的典籍中见到过这一记载,她拍手叫道:“永夜极光……”

????就在她叫出声来的同时,不夜城的正中心,光极正殿之前,一道紫色的光柱冲天而起,然后便如一把擎天宝剑,左右一摆,然后猛一旋转,霎时间,白茫茫的光雾整个染成了紫色!

????没有任何间隔,绿、粉、青、蓝、红诸般颜色,一个接一个地扫射出来,最初的紫光被挤到最上,然后各色光雾层层递进,齐向天空喷射,像一条彩虹,但诸多色彩交错迷离,则又是彩虹所不及了。

????这诸色光雾亘空同在的奇观,只持续了半息时光,很快的多种颜色便都淡了去,只留存下一种绿莹莹的光雾,铺洒开来,垂接天地,绵延足有千里。

????就在这绿色光雾铺开之时,天空中又是一声嘶吼,只是这一声,比之刚才,要尖锐了千百倍。

????颜水月只觉得一声炸雷响在耳边,脑子里嗡嗡作响,口鼻已同时沁出血来。她身子一软,眼看要跌倒,却被人一把扶住。

????她回头一看,便喜叫道:“师父!”

????扶住她的,正是她的师尊玉岚道人。

????这是一个姿色平庸的中年道姑,但眼眸中神采内敛,深不可测,站在那里,便自有一番风度,使人不敢轻侮。

????玉岚道人看了她一眼,点头道:“永夜极光已经调整好元磁质性,生克之下,鲲鹏老妖已不足惧,只是接下还有古音、妖凤等人,你功力低微,帮不上忙,便去内城元磁中枢处协助布防罢!”

????颜水月知道师父平日虽和蔼可亲,但关键时候却是说一不二,不敢在这时使小性子,点了点头,转身要离开。

????目光移动中,却又看到那个戴着面具的小子,此时正有一位容貌极美的女修和他说话,他却只是摇头。

????“这个古怪的家伙,功力明明不怎么样,怎么能使出那么一剑的?

????嗯,难道明心剑宗的剑诀真有如此妙用?“

????颜水月有些挫败感,她自从修习水镜之术后,一双眼睛看人修为,都是百试不爽,没想到今天却走了眼。

????不过,转过念来一想,她见此人第一眼,便在心中批他为“血瞳厉魄,杀劫无穷”之相,在刚才那次动乱中,似乎有些体现,这倒也不错。

????“嗯,天机无限,一半一半。这样也就可以了!嗯,还赚了声‘师姐’呢!”

????想到这儿,这位年少的水镜门人,便心情一畅,笑嘻嘻地离开了。

????这边,明玑劝了李珣几句,见他留在这儿的心意甚坚,也就不再多言。

????事实上,李珣这种行为,才是真正合她的心意。

????想当年,她也是从一次次生死搏杀中增进修为,在生死线上几度徘徊,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若是李珣真听了她的劝,躲到安全地带去,反会招她看不起。

????而两个人的交流也只能到此为止,随着永夜极光的发动,鲲鹏老妖遮天蔽日的身躯正在急速缩小,很快的,天空又恢复了平日的光亮。

????然而就在天光闪现的刹那,北海之上,不知有多少道剑光跨海而来。

????自妙化宗提出散修盟会之后,与正道宗门最大规模的战斗,就这么爆发了。

????永夜极光或许是通玄界最玄奥的禁制阵诀之一,但它的最大威力却仅在于对敌人针对性的攻击。

????也就是说,它攻强于守,真正的防护禁制,还是城外的极光壁。而极光壁又怎能抵挡妖凤、古音这样的绝代高手?

????天边突现一抹朱红,它从光与暗的交界处闪现,然后在转眼间就延伸至整个海天交界处,海水在刹那间变成了血红色,就如同翻滚的岩浆,在迷离的水气中,一次潮起,海岸上已千疮百孔的万里极光壁,便轰然粉碎。

????然后,城中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天空中那凄厉的红影。

????李珣屏住了呼吸,眼睛直勾勾地看过去。

????她还是那个样子,仍是那一身火红的裙装,透出的却是冰雪般的冷寂。

????与天都峰上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她在脸上蒙了一层薄薄的红纱,遮去了她倾城的姿容,只露出一双本色漆黑,却光火流转的妖异瞳眸。

????这算是又见面了罢?

????李珣心跳得很厉害,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恐惧。

????曾经有一段时间,妖凤就是他心中的魔鬼,在她的面前,他就是一个包住水的纸袋,轻轻一挤,所有耻辱便都迸射出来。

????他甚至可以想像妖凤看待他的目光——就像对一条丧家之犬、对一只软骨虫、对一个可以随意支配的玩具,或者,就像是一团空气!

????这本没有什么错,如果没有嵩京的变故,他李珣就是一条狗、一只虫子、一个玩具,一团空气!他不会否认这一点。

????可是,更不能否认的是,事情还是有变化了!

????他有了两个也许是史上最强的幽玄傀儡,成为了幽魂噬影宗最有前途的大姓弟子,同时,他也是公认的明心剑宗最有前途的后辈之一!

????当这一切都合在一起,他还有什么不能做到的呢?

????那他还怕什么?

????也许是一百年、两百年,他不确定,但他还有唯一一件可以确定的事情……将来,对妖凤,有机会他一定要“好好”地招待!

????看着天空那个身影,他的眼神迷离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冰冷的风中,似乎飘散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这气息挟着风,吹进他肺里,

????这是……火的味道罢?

????便在这时,他腰眼一痛,这让他猛地回过神来,此时,他也正好看到明玑的眼神,其中有些不满,但更多的是激励:“别丢人了,不会让你去对付她的!”

????李珣怔了怔,这才明白了明玑的意思,他心中好笑,但有那么一股冲动,让他拔剑出鞘数分,然后,一字一吐地说道:“早晚,有那么一天的!”

????明玑略一扬眉,眸中已尽是笑意:“好啊……不过在此之前,要看我愿不愿意了!”

????就在师叔、师侄二人谈笑之时,天空中,妖凤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地面,然后,轻轻一勾!

????平地风起,暴炎四溅!

????不夜城周边的禁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便在第一波震荡下炸成粉碎。

????整个不夜城,刹时间被一波火风暴席卷过去,城中那些坚实的建筑还好些,可是那些树木花草,纵有禁制相护,也是大片大片地被扫成白地。

????而在火光乍现之时,众多修士已经御剑飞起,便是反应慢的,也都真息护体,挡住了这一击。

????毫无疑问,这看上去漫无目的一击,就是在示威。换个说法,也就是在挑战!

????在宗主长老那一个圈子里,有资格有能力一战的,也就是那么三五个人,而其中最合适的……

????剑吟声起,清溟周身清气缭绕,直投入空中去。这里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与妖凤交战,于公于私,都是如此。

????在这一刻,所有在场的人都听到了清溟的喝问:“妖凤,当真要与天下人为敌?”

????妖凤明眸闪动,火光流转,森然回应:“恁多废话!”

????随即,天空中便炸开了一团刺眼的火光。

????当剑气与火光交击之时,混战也开始了。

????各宗弟子在各自仙师的招呼之下,首要任务便是结阵。

????有一个玄妙精微的阵诀,攻防效率必然会提高许多,这也是各宗与散修最大的差别。

????明心剑宗此时布下的是“悬空阵”,这是个难度较大的阵诀,诸弟子都要有精深的御剑功力,最起码要有剑光绕体的水准。

????阵诀变化,全在虚空中完成,上下四方无处不至,周边又有九位仙师维护,不虞有高人强行破阵。

????随着时间的推移,阵形变化渐渐使得开了,彼此之间也有了默契。

????但在此时,仙师中已有三人给扯到了别的战圈里面,而这个趋势显然还在继续。

????“对方高手很多啊!”

????看着明德无奈之下被一个散修缠上,李珣的眼皮直蹦。

????此时不夜城已彻底沦为了战场,七八百名修士、妖人在天空、地面捉对厮杀,战圈在不知不觉间,已扩大到近千里方圆,而这个范围还在扩大。

????妙化宗那边的实力,显然出乎己方的预料。

????这时清溟与妖凤死战,战场已移到海上;厉斗量又对上了鲲鹏老妖,杀了个天昏地暗,却是往内陆去了。

????聆风子和古音这一对,最是诡秘不过,双方忽东忽西,忽天忽地,在方圆几百里范围内打了个不亦乐乎。

????最要命的是,两人都有飞行绝迹的本事,打起来忽隐忽现,一个不好,就说不定闯到哪个战圈里面,而碰上的人,自然也就倒楣透顶。

????可以说,直到这个时候,妙化宗一方也依然没有出尽全力。

????谁都知道,同列天下七妖的青鸾至今未曾现身,还有那修为深不可测、位列三散人之首的玉散人,若是他们二人杀至,谁来抵挡?难道是重伤中,发不了五成力的天芷上人么?

????所以,就算是战事激烈至此,在诸宗门这一方,仍有包括清虚在内的五位真人级数的高手未曾加入战场,为了就是防备此事。

????李珣将周围的形势都看在眼里,而这时候,在阵势周边守护的,仅剩下明玑一人,看情形,也不太妙。

????诸妖人、散修虽然修为参差不齐,但被三四十人围在当中,打得时间长了,默契自然增长。

????到了后来,敌方或放出飞剑法宝,或轮番近身冲击,远近交迫,显然也形成了一定的套路,偏偏就在这时,明玑在连斩了三人一妖后,被一个高手盯上,双方性命相搏,是绝对顾不上这边了。

????“尽力维持,最差也要三人结阵……”

????明玑拼着硬接一记,给诸弟子指点关键,也就在她说出此话之后,众弟子辛苦维持的阵势,也终于崩溃。

????崩溃之前,李珣刚将青玉剑从一个散修眼上抹过,听着对方凄惨的嘶叫声,他还没来得及高兴,身侧一名弟子被连续三道飞剑攻上,即使有同伴拼死相救,却也只挡了两道,被一剑劈中面门,一头栽下,不知死活。

????阵势当即一乱,敌人正是抓住这一点,七八道飞剑,十多件法宝一起攻上,李珣只觉得耳边一震,便被骤然迸发的冲击打飞了出去,打着转撞到地上,所幸凤翎针和玉辟邪及时反应,护住了他的内脏,这才幸免。

????明心剑宗已经是少数几个将阵势运转维持到现在的宗门,此时阵势一被攻破,场中更是一乱。

????李珣一眼扫过,在那一乱的空档,宗门弟子至少又倒下一个,但其他人还是及时结成了小阵,甚至还能够护住地面上两个不知死活的同门。一起一落中,尽显大宗本色。

????不过,李珣自己的情况便有些糟糕了。

????刚刚敌人合力一击的冲击实在太大,李珣虽有宝物护身,却被打出老远,再加上之后的移位,他和宗门的人之间隔了起码三百步!

????若在平日,这距离不算什么,但现在一团乱战,只是眨眼的工夫,这三百步的距离便被七八个捉对厮杀的修士冲过,迸射的劲气余波,让李珣不自主后移了一些,再看时,宗门弟子早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不会罢……李珣不由有些慌张,他抬头四顾,却忘了这种行为,实在

????就是挨宰的蠢样,他脸刚抬起来,至少有三道要命的重压分别攻来。

????“娘的,天下的散修妖怪何其多……”

????李珣腹诽一声,青玉剑一振,发出一声如金玉交击般的震鸣,青雾般的剑气绕体而飞,便如同山间环绕的烟岚,如虚似幻。

????攻击他的有一把飞剑,一团看上去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黑雾,还有一道十分强劲的剑气。

????李珣目光一转,很快就将三个对手看在眼中,心中急速计算。

????飞剑无根,可以不论;拿着招魂幡的大胡子是个硬手;那个发虚空剑气的,才是要命的高手!

????既知强弱,剑气便随心意流转,猛然一涨,青玉剑煞气惊人,一个涨缩,先将黑雾撑开,李珣身形移位,避过遥空而来的剑气,旋又剑芒暴闪,那把飞剑发出一声尖鸣,剑刃崩缺了一个口子,光芒也急速黯淡下去。

????解决了小麻烦,李珣身形不停,排空直上,似要去和那个放出虚空剑气的高手比拼,但才到半途,身形却是一转,手上甩出了一样东西。

????这是一根簪子模样的暗器,才飞到半途,速度便蓦地一缓,簪子周边两三分处,光芒扭曲,倒好像是火光一般。

????簪子的外形也迅速变化,簪尾两面铺开,一点嫣红迅速蔓延开去,直至染红了大截簪子,簪尖渐渐褪去杂色,显露出白玉般的本体。

????此时,一阵风吹过,簪子轻轻一抖,竟随风翻滚,飘飘悠悠升上一截。

????这哪还是簪子?分明就是一根火红色的羽毛!

????也在这时,一点金光自红羽中央闪亮,这是指甲般大小的金斑,便如同在红羽上开了一个金色的眼睛。

????在典籍上,红羽金斑当然不叫红羽金斑,它有一个权威性的称呼。

????凤翎!

????金光闪耀,便好似在虚空中撕出一道裂缝,缝隙中,透出的是金色的火光——大光明火,可炼魂烧魄,化一切污秽,破一切邪法,所过处鬼神辟易,无物可挡。

????金光一闪,五十步外,那个持幡的大胡子,幡折、头飞、人亡!他摧发出的黑雾只要是沾了点金光,便都虚空蒸发,再不见半点儿踪影!

????“凤翎针!”

????上空中那能发虚空剑气的散修,见识也算不凡,看到他先是迷茫,后又恍然的眼神,李珣森然一笑。

????“想明白了?可惜,让你不明白的在后头!”

????李珣速度陡增,趁对方分神的机会,他身影一闪,已欺近那人身边,一剑挥出。

????这种攻击那人还不放在眼里,只是随手挥洒,便有千百剑气纵横,李珣若敢上前,必会给斩得粉碎!

????而李珣偏偏上了。

????转瞬之间,李珣身上一片血红,不知被剑气划破了多少处。

????那人先是一喜,但又很快发觉,李珣中了几十剑,却处处都只是皮外伤,绝无伤筋动骨之处,真正要命的几剑,却都是石沉大海,没有半点儿

????反应!

????他睁大眼睛,正要再起剑势,手上一震,宝剑竟然挥之不动!

????他骇然望去,却见得一只素白纤长的手掌,用两根手指,轻捏着剑刃,视其上迸发的剑气如无物,晶莹剔透的肌肤,没有半点儿变化。

????“这是什么功夫?”那人脑子里先迸出这个念头,然后才猛醒:“这是谁的手?”

????便在此刻,李珣与他擦身而过。他额头、胸口先后一痛,两处要害均被灌入怒涛般的剑气,刹那间撕裂了他每一处内脏,最终重重轰碎了他初成的紫府元婴,没给他任何机会!

????怎么会?

????这个修为比李珣高了一个档次的散修带着这个疑问,一头栽下。

????李珣吐了一口淤血,嘴上也骂了一声。

????对手的实力之强超出他的估计,最后还要强行唤出幽二帮手,而这瞬间的质气转化,让他的内腑受创不轻。

????而更重要的是,没有人看到罢?

????他做贼心虚,四面扫了一眼,见并无异状,这才放下心来,接着便将凤翎针收回。

????刚刚那一手还是他最近才发掘出来的,威力虽强,却只能用一次,便要缓冲上三五日!

????他吐了一口气,接下来只要小心一点儿,挑几个软柿子捏,便应该没问题了!

????他四面一看,挑中了一个目标,正准备上前,一股浓重的危机感袭上心头。

????“怎么?”

????李珣仓卒之下,剑芒绕体的效果大减,被人从后方一举攻破,余势未竭,又重重地轰在他肩头。

????清脆的骨胳断裂声响起,李珣肩胛至少裂成了四半,半边身子的真息运行更是乱成一团,这还是他强行移位的结果,要不然,绝对是后心中拳,当场毙命。

????他踉跄转身,只见到一张还算熟悉的脸——这不是那个使飞剑的半桶水么?李珣一愣之后,便是苦笑。

????不错,使飞剑未必擅长飞剑,人家用拳头更厉害!

????而且此人心机颇深,应当是一直隐在他身后,在他转移注意力的刹那,出手偷袭,果然一击见功!

????这算不算阴沟里翻船?面对狂风暴雨般的拳法,李珣右肩受创,只能换手使剑,凭借着青玉的锋芒,再挡了五拳之后,终于在内外交迫之下,一跤跌倒,摔在地上。

????“半桶水”趋身直上,又是一拳轰下。

????“你他妈做死!”李珣心中羞怒交并,正想使出杀招,将这扮猪吃老虎的家伙撕碎,眼中忽闪过一个人影。

????他呆了呆,然后做出一个最拙劣的动作——横剑护胸!

????“笨蛋!”

????“半桶水”耳中忽地贯入这明显的女性嗓音,他也是一愣,然后他便骇然发觉,自己一往无前的拳头,竟被人扳着肩膀,硬生生地拉了回来!

????不可能!他脑中闪过这个念头,而这也是他最后的想法。

????前冲、后挫两种大力并发,就算是千锤百炼的钢铁也要给扭成麻花,遑论他的身体?

????只听得连串骨骼爆响,他半边身子的骨头齐齐粉碎,紧接着头上被硬物一撞,整个脑子给撞成了烂泥!

????地上,李珣吁出一口长气,但当他看到明玑微挑的长眉时,也只能尴尬笑笑。

????明玑叹了一口气,又恢复了平日镇静自若的神态。她伸出手,将李珣扯了起来。

????李珣被肩伤折磨得龇牙咧嘴,但在这种乱局中,也没法得到有效的治疗——就在明玑拉他起来的空档里,她至少发出三剑,斩了一个想占便宜的散修!

????李珣扫了一眼四周的情况,现在战局正是方兴未艾,交战的敌手随时都有可能变更。像明玑这样名声在外的,不知有多少人想找她麻烦。

????“呃,四师叔……”

????“环着我的肩!”

????明玑只一句话就让李珣睁大了眼,但明玑显然已不给他考虑时间,抓着他的手,也不管他身上血污,将他搀了起来。

????她几战下来,身上还是洁净无尘,只这一下,便溅了半身血渍。

????更要命的是,李珣伤在右肩,明玑若想架住他,必须要左手使剑方可。

????李珣在山上时,可从来没有见过她练过左手剑的!

????李珣心里一时间不知是什么味道,感激当然是有的,但更重要的不是这个,真正使他难忘的,是一种难以言述的充实感。

????这感觉相当复杂,一时间也没法分辨。

????但是,当明玑的手臂环过他的腰,手指扣在他腹侧时,他分明感觉到了使血液沸腾的刺激,还有……明显的罪恶感。

????所以,他环在明玑脖颈上的手臂,已经有些不知所措。稍高一些,会放不牢,稍低一些,又可能会碰到某个不该碰的地方。

????他只觉得手背上已有些紧张的抽搐感,指头更像是扭了筋,不知道该怎么怎么摆放。

????“抱紧些!”

????明玑并不认为她的话有什么暧昧之处,她现在正向李珣展示,一个功力高深的修士,左右双手的平衡,会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

????她架着李珣向东走,一路上经过不知多少战圈,却没有一个能阻她分毫!

????“灵犀诀”不是那种具备非常威势的法诀,讲究的是气若游丝、英华内敛,所以,明玑发剑,绝没有半点花俏,一剑就是一剑,却也不是以拙破巧的手段,而是在看似平实的剑影中,生出精微不可捉摸的变化来。

????一路上,想趁乱讨便宜的对手纷纷惨呼退却,交手二十余人,竟没半个能挡她一剑!

????两人的目标,是由清虚等五位高人布下的防御圈,那里全是在恶战中受伤的弟子,距此不过百丈!

????便在这时候,真正的麻烦来了。

????“明玑仙子,带着你的姘头往哪儿去?”

????就在某位旧识得意于吐出这伤人毒言时,剑气破空而至,没给他任何反应的机会,直入他的眉心。

????与之同时,地面炸开!

????如果没有李珣,明玑甚至可以在地面炸裂之前,便远遁空中,还能顺手一剑,刺穿他的脑袋。

????而现在,她的反应尚在,动作却迟不了不只半分,她只觉得脚踝一痛,已被人一把抓住。

????相较于疼痛,生**洁的她,对那狗爪子的主子反倒更在意一些,剑气嘶啸,直贯入地下那人的肩头。

????对方吃痛,本能松了一些,此时第二剑又至,直接贯顶而入,而明玑也借势直冲天上。

????即便她反应迅速,出剑解围并无半点错处,但她脚踝罗袜也已被扯得粉碎,露出一截洁白如雪的肌肤,上面还有数道血痕,触目惊心。

????李珣如何不知,只是他刚想表示一下关心,便被明玑一眼瞪了回来。

????明玑并没有受到这伤势的影响,剑气越发淩厉,然而,就在她去势一挫的时候,真正的硬手已经趁机发动。

????对手发力的时机,正处在明玑出剑、飞天,并调整姿势的时候。

????她锐气方泄,注意力又全放在空中,偷袭者从三十步外发动,十步之外方气息外烁,而当明玑注意到他时,那人已欺入五步之内了!

????而对方的目标,是李珣!

????剑芒入目,李珣只觉得头皮发炸。

????那人采用的是最狠辣的近身剑法,身剑合一,剑气锋芒尚在三步外,他的脑袋便已像针扎般痛苦。

????李珣有心想躲,但他身受重伤,又被明玑架着,根本动弹不得。有心想唤出两个傀儡,但事发仓卒,又哪来的时间?

????他只来得及转过脸来,眼睁睁地看着那剑光闪耀,切肤而入。

????他脖子上方觉得一痛,却猛地天旋地转,眼前的景象忽地就来了个大变样。然后耳中便传入一声低哑的剑鸣,几滴血液溅起,洒在他肩上。

????“四师叔!”李珣低叫一声,偏过头来看时,见到明玑脸上溅了些血渍,却依然是从容自若的模样,但是,她左臂已经被鲜血染红了。

????匆忙一瞥间,只见那剑痕从左肩起,斜划而下,至手肘处方止,也不知有多深。

????对方攻的是右侧,明玑却伤在左肩,这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在他即将中剑的刹那,明玑向左猛力旋身,带着他将剑锋避过。

????躲避的方法至少有三四种,却只有这样,才能使李珣完全脱险,但代

????价却是用她的后背接下对方的剑锋!

????任李珣有怎样的城府,看到此景,眼中也有些涩意,他胸中血气一涌,叫道:“莫管我……”

????“闭嘴!”明玑冷冷一喝,接着便用目光示意:“那边那个穿杏黄道袍的家伙,看到了没?”

????说话间,她剑上威力竟然丝毫不减,又将一个冲上来的妖人震毙。只是她手臂的伤口也再次迸裂,鲜血已染红了整个手臂。

????李珣不知她何意,急急一眼扫过,见对方是个面目阴沉的中年道士,脸侧也受了伤,此时将要飞到千尺以外。

????确认无误后,他点了点头。

????明玑唇角竟是一弯:“很好,盯着他!他刚刚给我一剑,我只削掉他半边耳朵……不要让他跑了!”

????李珣为之气结。

????他何尝不知这是明玑变向的安慰,可是明玑话中却有一股令人忍不住心折的凛凛锐气,让他再也开不了口,只能恶狠狠地盯着那黄袍道士的方向,聊做心理安慰。

????而这时候,他耳边贯入一声低啸,这是清虚见明玑这里为难,跨空而至。他养精蓄锐半晌,状态正值巅峰,只一波攻势,便化出千百剑气,四面攒射,这方圆数十丈,竟因为他的出手,呈现了一块短暂的空白。

????明玑顺势发力,将剩下这段距离一冲而过。

????李珣只觉得腰上一紧,已是被清虚拦腰抱着,将他从明玑身上卸下,李珣并无准备,本能地手上用力,这一下手指弯曲,指尖擦着明玑的脸颊,抹了过去。

????指尖的感觉非常美妙!李珣奇怪自己怎么还有这份闲心,不过,在意外之余,他更感到丝丝的兴奋。

????而这时候,他明白自己应该干些什么,他伸出手,指着那黄袍道士的方位,大叫道:“在那里!”

????明玑微笑回眸,同时剑交右手,掌指一震,那把毙敌无数的宝剑化为一道贯空长虹,刹那间穿越了至少一千五百尺的距离,呼啸而去。

????那个黄袍道士似也知道危机来临,手上长剑剑气暴涨,化为层层剑雾,千层百叠,将身前封得密不透风。

????这是“雾隐长空”的高明剑诀!

????剑光闪过,在那瞬间,宝剑似乎已经虚化了,像一个虚而不实的影子,没入密实的剑雾中,转眼之间又重新化为奔雷掣电般的剑光,破障而出,自道士胸口一穿而过。

????敬请期待幽冥仙途第一部精采完结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