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集 第一章 关系-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8集 第一章 关系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3:9Ctrl+D 收藏本站

????看到明玑这神妙无方的飞剑,李珣大力以拳击掌,叫了一声“好!”

????明玑微微一笑,也不多言,迳自收回了宝剑,对身边一位负责包扎的不夜城弟子道:“拿一瓶‘虚络生肌散’来。”

????那个弟子看上去已被她凛凛之威震住,一时竟未回神,还是一侧的李珣推了他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急急拿药,又双手奉上,满脸都是仰慕之色。

????李珣横了他一眼,怪他没分寸,从他手中拿了药,便要替明玑敷上。

????只是刚揭开盖子,便被明玑拿了去,然后被她一把按在肩上。

????这一下却是按到了一处剑伤,他疼得一抽气,身上已经软了。

????明玑毫不避嫌,撕开了他的上衣,在手上抹了药,以真息催发,覆在他伤口上,笑道:“既然有能耐冲上去,就要有能耐忍着,看你刚刚还很有血性,怎么现在不成了?”

????李珣脸上一红,心中却有些吃惊。

????明玑说的正是他刚刚“以命搏命”的手段,显然自己一直被明玑注意着。虽然她的初衷是好的,但要是因为这点而露了馅,可就真的郁闷了!

????清虚在一旁拈须微笑,此时也插入一言:“珣儿难得在激战之中,仍能心智清醒,以清明之心,发雷霆手段,颇有当年‘闪灵儿’的风采啊!”

????明玑闻言一笑,并不多言。李珣却知她的名号便是“闪灵剑”,这“闪灵儿”,想必就是宗门长辈对她的匿称。

????能将她与明玑相提并论,这感觉,却还不错。

????很快明玑便将他身上的伤势都处理干净,而清虚则向旁边一位回玄宗长老,要了一粒“断续灵胶”。

????这是通玄界一等一的正骨良药,药性温养之下,似李珣这种硬伤,两三天便能回复如初。

????他这边弄好了,便想着明玑肩上的伤。

????而当他要开口之际,才忽然想到,虽然长幼分明,但毕竟男女有别;

????若是在邪宗也就罢了,现在他怎么说也是一个“正派子弟”,这解衣敷药的事儿,他怎么能办?

????他这才恍然那不夜城弟子“没分寸”的真义。

????明玑看在眼里,唇角一勾,笑吟吟道:“这才看出你平日不用心,若是真到了虚空化婴的水准,这些皮外伤势,哪还用涂抹药物?”

????李珣只有苦笑,明着是在为难他,其实也是为他解围了。

????不过,看起来,才一阵子没有活动,明玑伤势好像真的合了口。只是衣服上血迹斑斑,看上去还是十分扎眼。

????清虚本还在微笑,但当他的目光扫过整个战场时,笑容已有些发苦:“古志玄到底是何居心?他又到底是怎么个做法?自从四九重劫过去,通玄界哪还有这种乱战?”

????“给咱们来个下马威罢了!嘿,一群乌合之众!”

????说话的就是给清虚“断续灵胶”的回玄宗长老,玄符真人。

????他同在五名未出战的长老之列,须发如雪,却红光满面,状如婴儿,性情颇为直爽,与清虚交善。

????清虚最知他性情,闻言只能摇头。

????李珣心中暗笑,他却明白清虚的意思。

????“乌合之众?若是乌合之众,又有谁会拿千百年修为,为玉散人卖命?这些散修妖魔,平日里各行其道,自身的恩怨还算不清楚,现在却个个奋勇争先,恐怕里面有些利益掺合,才是正理!”

????清虚就是不明白,玉散人究竟拿出什么好处来,才能哄得这散沙般的大队人马,为他效死力?

????这个问题,李珣也不明白!

????一边明玑也若有所思:“玉散人应该还有所保留,那些真正的邪修妖人,今日都只出工不出力。还有牛力士、冰妖娘、逆水十妖、三头蛟怪等,明明都是与会有头有脸的邪魔,却至今都没露面。这种情形,还要斟酌。”

????玄符听着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号,嘴角抽*动,口中也嘶嘶作响:“不用他们出来,便是只来一个玉散人,这边局势就要逆转……”

????这老道倒是爽快,一听不对路,立即改口。

????清虚眉头大皱:“先前还不觉得,但看场中形势,再算上那些隐而不出的邪魔,对方的实力,应当还在我们之上……”

????他的话只说了半截,不过那未尽之意,李珣也摸了个**不离十。

????“此时正道宗门小半精英集结于此,实力不可不说强大。然而这个所谓的‘散修盟会’,却能集结出比之更强的力量,如此声势,恐怕真的不好收场了!”

????是啊,原来他们竟还有这般实力!

????以前李珣也听过不少散修中的棘手人物,可都是零零碎碎,从没有将他们统合到一起来算过,眼下却是大开眼界。

????且不论玉散人是如何将些散修妖魔统合在一处的,单只是这一设想、这一胆略,便令人心中凛然生畏!

????想想与他齐名的其他二散人,或许心计、修为并不逊色,但光这气魄,便被玉散人压过。

????玉散人,不愧为三散人之首!

????只可惜,轮不到李珣再多想,一位不夜城弟子已上前禀报,安置受伤弟子的静室已布置好,要将这里的伤者尽数转移到安全地带。

????李珣这个伤者,自然也在这行列之中。

????临行前,李珣目光一转,奇道:“咦?四师叔不去吗?”

????明玑微笑挥剑,连鞘长剑打在他腰上:“好没规矩,我哪儿受伤了?”

????李珣“哈”了一声,知道这点儿伤势并不被明玑看在眼里,就不再多言,招呼了一声“诸仙师小心”,便随手搀起一位重伤号,随引路的弟子去了。

????玄符看着李珣离开,点了点头,忽地转脸看向已很久没有言语的玉岚道姑,哈哈笑道:“神算子,你瞧这孩子,给他批个八字如何?”

????玉岚平庸的脸上神情一动,却是微笑不语。

????玄符还想再问,却被清虚拦着:“你莫为难玉岚道友,弟子前程,自有他自己把握,问天求卜,终不是上策!”

????“清虚道友所言,极符合我宗意旨!”

????玉岚点头一笑:“求卜问卦,终究是镜花水月,可望而不可及。不过,所谓观人之气,生死祸福难料,却能略见其人声势消长,这一点,说说倒也无妨!”

????此话一出,便是想再进入战场的明玑也收回脚来,颇感兴趣地看去。

????不远处剑光宝芒交映,劲气乱流撞击,正打得天昏地暗,这五六人却自成一个小天地,看起来闲逸得很。

????只听玉岚道:“非池中物,非蹈矩人。”

????“完了?还真八个字?”玄符翻了个白眼。

????“水镜宗人,你这耍滑头的本事倒是精通!谁都能看出来,那孩子日后定是前途无量;还有,看他那手段,和当年的‘辣手闪灵儿’,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当然也不是循规蹈矩的俗人……”

????玄符看着明玑,哈哈一笑,算是一个道歉,接着又撇嘴道:“神算子,就算是应付差事,也不能这样懒法!”

????玉岚但笑不语。

????旁边天行健宗的苏曜开口笑道:“玄符道兄好没道理!玉岚道友事先已经说好,不管生死祸福,只论声势消长,这样说法也没什么。而且,谁不知水镜门人,不开口便罢,开口便无虚言。

????“至少你已经知道,那孩子日后必有出息,现在便去打好关系,也是稳赚不赔啊!”

????这苏曜仙师在天行健宗实在是个异类,他身材圆胖,面目憨厚,一副好好先生模样,又多言健谈,好结交朋友,可谓交友满天下,和哪个人都能说上两句。

????也只有他用这种口气说话,才不会招人反感,又顺利解围。

????玄符笑骂一声,他正闲着没趣,见苏曜说话,如何不喜?便干脆和苏曜斗起口来。

????说了半晌,他一转眼,正好看到不夜城长老天河,正拿着一个罗盘模样的东西盯着看,便叫了一声:“天河老儿,你拿这‘天仪盘’干嘛用?

????给古志玄找个风水宝地?“

????天河瞪了他一眼,瘦长的脸上却有些紧张:“别出声!奇了怪了,刚刚明明有反应来着,怎么又找不到了?”

????他自言自语了一会儿,见四面安静,抬头看看,见了周围人的脸色,嘴角不由一抽:“刚刚你们谁有感应?”

????“啊?”

????“我是说,你们有谁觉得刚刚有人潜过去的?”

????四位长老加一名杰出的二代弟子,同时摇头,而玉岚道姑刚一摇头,心中便是一跳。

????一个念头在她心中一闪,然后便突然化成语句,跳出口来:“东南方向有警,强敌!”

????天心通达,不假虚饰,脱口而出,这正是水镜宗令人赞叹的水镜天心之术!

????然而这一次,“天心”来得晚了些。

????这话刚一出口,东南方向,便响起一声刺耳的惨嘶!与之同时,一股狞厉凶暴的杀气,宛如草原上突起的风暴,席卷全城。

????那浓浊血腥的强压,亦直抵人心最深处!

????“那是受伤弟子休养所在!”

????在天河长老的惊呼声中,六人同时暴起,向那方直直冲去。

????“啧,这是个三皇剑宗的,熟人!”

????来到休养的静室,不夜城几位精通医术的弟子,已开始忙碌起来。

????而李珣这个伤口已得到很好治疗的“病号”,便有些无所事事,只有随处走动,和伤号中几位新认识的朋友打打招呼。

????至于三皇剑宗的“熟人”,与李珣倒是同病相怜,都是伤在脸上。

????原本敷药包扎之后,那张还算英俊的脸孔便有些奇特,再加上已是两年时光的冲洗,李珣花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认出他是当年挟持洛玉姬时,站在洛玉姬身后的一人。

????之所以能记住他,是因为这家伙当时的眼神太过凶恶,与他的脸面对比强烈。

????李珣倒有些担心,以此人当年的眼神态度,说不定就能把自己给认出来。闲得无聊之下,他就在想:“干脆暗中下手,将这小子灭口罢……”

????想到好笑之处,他嘴角一咧,无声而笑,反正别人也看不到,他乐得这样放松。

????然而,便在下一刻,他的笑容僵在脸上││任何人在见到自己视线之中的同类,在刹那间四分五裂、血肉横飞之时,都会是这么个表情。

????不只李珣,其他在这附近的诸宗弟子们,眼神都呆滞了。

????直到第二个人体撕裂,鲜活的内脏顺着喷溅的血流洒出来时,才有人如梦初醒,大叫一声:“敌袭!”

????叫出这一声的,就成了第三具碎尸!

????这惊变突如其来,没有半点儿先兆,便如同一个巨锤猛砸在众人头顶,将他们都砸昏了头。

????李珣也并不例外。

????直到第五个人的脑袋被生生击碎,残块打在他眼角处,他才惊醒过来。

????他的脑筋反应不可谓不快,但就在他刹那间想好要如何逃命时,第六、第七、第八个人,已经步人后尘。

????然后李珣便感觉到,一双血红色的眼神在他脸上一扫,那其中灼人灵魂的杀气,霎时间将他心中所想,抹成了一片空白。

????“叮!”

????玉辟邪发出了久违的尖鸣声,李珣却没有及时恢复过来。

????他在脑中浑噩之际,本能拔剑。

????只是全忘记了右肩的伤势。

????剑才拔出一半,肩上、胸口同时传出剧痛,然后他的身子便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撞破了身后的墙壁。

????余势不止,再撞上第二堵墙,才滑落下来。

????只这一下,他胸口两排肋骨齐齐折断,不知有多少根骨头倒扎进内脏中,便是修道之人,生命力坚强,此时也只剩下小半条命了。

????而这一剧痛,也终于让他清醒过来!

????“怎么没一下杀了我?”

????难得他还能想这种问题,而此时,隔壁室内,终于传出了一声迟到多时的惨叫声。

????叫声方起,那堵刚被他穿透的墙壁便整个崩裂,理所当然的,这一栋房屋,也随之垮掉。

????顾不上疼痛,李珣双手交叉,只来得及护住脸面、胸口,便被掉落的碎石埋了进去。

????这一下打得好重,他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全挡在面具内壁处,粘糊糊的,实在恶心。

????“娘的,要是能躲过那个怪物的辣手,给压十次也认了!”

????李珣脑中闪过那一对血红色的眸子,心中不寒而栗!

????他见过的“红眼怪物”不少,像妖凤、血散人,或因体质、或因修炼的法诀,眼睛都是红的。

????只是,妖凤的眼眸中,恨火缭绕,凄厉决绝;血散人眼中则是狠辣凶残,又深有谋算。与这怪物的眼神,都有着本质的不同。

????李珣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双,完全没有任何杂质,只存在着杀戮血腥,纯粹到不可理喻的眼睛!

????毫无疑问,这是真正的,妖魔的眼神!

????正想着,他忽然觉得身上石堆剧震,然后便是澎湃的气浪袭来,石块乱飞;只一转眼间,他身上的重负便一清而空。

????只是,接下的场面,却比乱石压身要糟糕得太多了。

????他再次看到了那一双令人心寒的眼睛。

????而这一次,李珣心中却是出奇的平静。

????在外历练这么多年,他若还不能做到关键时刻的心理调适,那便真是死有余辜了!

????虽然还有恐惧、惊慌,但这些没必要、也没有用的情绪,都被他压在了心底最深处,不能在心湖中泛起丝毫涟漪。

????眼下这情形,很像前几个月被古音偷袭的那次,不过还有一点关键的差别——老子还有还手的力气啊!

????玉辟邪再次发出震鸣,只是这一次,却是由李珣催动,发挥出了它令人称奇的护主功用。

????一圈淡淡的青光碎芒喷发而出,在虚空中一闪而逝,几乎在同时,空气中响起一声难以形容的低响,然后便是一阵“滋滋”烧灼皮肉的怪音。

????最后,就是一声沉闷的暴响。

????在暴响声突起的刹那,周围像是刮起了龙卷风,碎石尘土漫天飞扬,将方圆数十丈罩了进去。

????李珣便像是破纸片般给吹飞了不知多远。

????还未落地,一声刺耳的尖啼便炸响在他耳边,其中痛苦、暴怒的情绪扭成一团,便如一记重锤,猛击在他头上。

????他又喷出一口鲜血,面具内累积的血沫也呛进了鼻孔,难受得很。他强忍着痛,目光扫过四周的环境。

????飞扬的土石浓雾还未落下,在土雾之中,又是一声厉啸,只是这一次,迸发的震波却是收而不放,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来回激荡。

????震波所及,飞舞的土石被切割得更细碎,甚至在真息催动之下,虚化成烟,浓浓的尘雾很快就稀薄了许多。

????那个“妖魔”的身影终于呈现出来。

????只能说,它的身影类人化,大体看去,确实是个人形。

????可是,有谁见过高近一丈,肩胛上长着尖锐倒刺的人?

????这个怪物的面目还隐在烟雾之后,只显露出它漆黑的皮肤,如枯树般干硬瘦长的身躯,还有那一对血红的、充满了暴虐与杀气的眸子。

????如果李珣没有看错的话,对方肩上那六根妖异的倒刺,似乎在向外喷着某些雾气。

????虽然与真正的尘雾结合得很好,但李珣分明感觉到,其中充满着哀嚎辗转的恶灵怨气。

????它们虽仅仅露出了一点儿端倪,但往更深处,毫无疑问,也更密集!

????“难道它的身子里面,全是这种玩意儿吗?”

????想着被这怪物一巴掌拍在身上,李珣觉得恶心,他咧咧嘴,身子迅速地没进土里去。

????上方,那怪物再度发啸,音波透地而入,震得李珣心动神摇,差点儿掐不住法诀,生生给挤死在地下!

????“还要不要人活了?有种你下来!”

????想起这怪物最初就是从地下冒出来的,李珣肯定它会追下来。

????所以,他将幽一、幽二召唤出来,收敛气息,躲在土层之中,准备当那厮追杀过来之时,给它来一记狠的!

????只是,当他放出气息,欲引诱那怪物杀下来时,一声低语突然响起在他耳边。

????他心中一震,在辨别出声音里的意义和来源之后,本来已经蓄势待发的幽一、幽二,无声无息地隐去。

????紧接着,一只柔细的手掌轻揽在他腰上,他只觉得身上一轻,便被那人扯着去了。

????“秦长史?”

????李珣试探性地问了一声,对方的土遁之术比他强上不知多少倍,转眼之间,便是几里路过去。

????不过,他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若说有,也只是一声低低的哼声,然后,他眼前便是一亮,两人已来到地面上,而李珣也看到了秦婉如的脸。

????她的脸色非常苍白,对李珣的目光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盯着不远处的地面。

????李珣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奇道:“这里没有人……怎么到这里来了?”

????“身不由己吧!”秦婉如的语气显得非常沉静,甚至还笑了一笑。

????但在她柔弱堪怜的外表下,这样的沉静与笑容,反倒是颇有些无可奈何的意味,更让人兴起惭愧的念头——难道他还要一个女人来保护吗?

????摇摇头,李珣将这个不理智的念头从脑子里排出去,而他也很快明白了秦婉如话中的意思。

????周围的大气中,无数显没的气机交织成一张大网,引动元气,发出嘶嘶的怪响,像是毒蛇吐信,诡谲森寒。

????在这样的气机大网中,对方完全有实力限制住秦婉如的行进路线,将她困在其所希望的地点。

????李珣脑子里再次浮现出那个妖魔的外型,再结合一下平日里积累的诸多信息,猛然间,他知道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怪物了。

????“魔罗喉!”

????李珣低低地叫了一声,他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个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玩意儿,竟然是天下七妖中,最神秘、最血腥的那一个!

????便在他呼声响起的时候,“嘎”的一声怪响,七股怪异之至的潜力,从不知多深的地下飙突而上,在距离地面还有三尺时,一个诡异的交叉,由此牵扯了至少百条以上的气机变动。

????周围的大气发出嗡然的震鸣,好像四面有千百条无形的钢丝,在无形手掌的扯动下,崩得笔直。

????秦婉如脸上神情不动,只是稍使了李珣一个眼色。

????在李珣会意,甩出宗门求救飞剑的时候,她皓腕轻抬,在虚空中连划了十几个完美无瑕的圆圈。

????每一次旋动,都生出一丝粘力,吸附着足以将肢体撕裂的真息气丝。

????而在旋动结束之后,层层粘力之中,偏又生出一点微妙的斥力,使锋利的“钢丝”,与她的肌肤相贴,却仅仅是划过几道白痕,没有破皮见血。

????这显示出她对真息的操控,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但这还不够,这只是真正攻击到来的前奏罢了。

????所以,当七道真息由地面破土而出的时候,秦婉如身上立时多了七道长长的血缝。

????李珣看得很清楚,每一道伤口形成之前,她都有一个格挡的动作,但每一次都差了一分。

????然而,每一道也都与要害差之毫厘,没有影响到她的动作幅度。

????这时候,传讯飞剑刚消失在视线之外。

????虽然它在突破周围密集的封锁时破损了几处,但还是歪歪斜斜地冲了出去,魔罗喉并没有刻意拦截。

????很明显,它对眼前的这对男女更感兴趣一些。

????砰然声中,黑影就从秦婉如脚边冲出来,与秦婉如几乎是脸贴着脸,对拼了一记。

????澎湃的气浪将李珣轰出了数十丈外,全身创口复裂的同时,骨头至少又断了两处,疼得他只欲昏去。

????紧接着,秦婉如有些踉跄地落在他身边,左手下垂,脸上也被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李珣斜睨了她一眼,又觉得表达不清,干脆将面具扯了下来,露出被血沫涂花了的脸。

????“为什么救我?”

????“只是没想到救你会这么难吧!”秦婉如坦然一笑,“如果知道是魔罗喉,我绝不会来!”

????李珣嘿然一笑,眼角处却已经瞥见了远处闪掠的剑光。

????目光再转,他真正地看清了魔罗喉的面目。

????这个凶名卓着的妖魔,面部的轮廓倒也算清晰,只是漆黑如墨的皮肤上,有一圈妖异的鳞纹,蔓延了大半张脸,绕过眼角,没入额侧。

????它没有头发,脑袋却不光滑,而是由千丘万壑的皮肉,蚯蚓般拧在一起,血管突出,甚至还在微微地跳动。

????也在这个时候,李珣才发现它血色的瞳孔原来是竖立的,狭长诡谲,眼白则是淡黄色,与野兽无异。

????一丈高的身躯像是被烧焦的枯柴,肢体上甚至还有血红的开裂口;两边肩上,六根倒刺看上去坚硬无比,其实却微微蠕动,上面应该还有小孔,正呼出丝丝缕缕灰白色的雾气。

????在幽魂噬影宗待了这么长时间,李珣可以毫不犹豫地下断言:这雾气,就是最精纯不过的死气!

????很奇怪的是,魔罗喉并没有逼上来,它血红的眼眸在李珣二人身上转了一圈,那阴森妖异的目光,似乎要将他们的身影烙进心中最深处,然后,便又是一声低嘶,瘦长的身躯猛地弹上半空,再一闪,便踪迹全无!

????秦婉如长吁了一口气,缓缓盘坐下来,也不搭理李珣,自去调理伤势。

????李珣的伤势比她重上十倍,偏偏脑子又清醒得很,苦痛之下,只能咧咧嘴,勉强戴回面具,便躺在地上,任由他去了。

????流光闪过,明玑、清虚几乎同时赶至,看着两人的伤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就在此时,空气中飘过一个轻淡的音符。

????不只是李珣他们听到了,这一个轻轻的碎音,响在了所有人的耳边。

????笛声本清越,奈何在此人手间,却又是另一番滋味。

????三五个不成曲调的片断,偏又能扯出一条隐没于虚无中的脉络来,使人忍不住侧耳倾听。

????在诸修士看来,音符在人们耳中一转,便勾着人们的神意,发生了微妙的偏移。

????正在激战之中,如何能有这失神之举?

????无论是谁,心神都为之一凛,偏在这时,耳边又是一声激越的长音。

????这一声,便如一把出鞘的宝剑,当头斩下;这一“剑”跨空而至,根本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便直刺在各人胸口!

????广达数百里的战场猛地一窒,然后便是根本无法控制的混乱。

????不知有多少处在僵持阶段的战局,被一举攻破││交战双方在这突来的刺激之下,为自保计,当场胜负立见。

????这一刹那的血腥,远超过之前所有时段的总和!而也从这一刻起,再没有人敢上前动手。

????除了那三对层次不同的战斗!

????“古志玄?”

????笛声入耳之际,清溟眉头微微一皱,手上‘心照法剑’却不受影响,轻轻一抖,荡漾出一波秋水般凛冽的剑光,将扑面而来的热浪化为袅袅轻烟。

????不只在他身前,以他为中心,方圆五里之内,已完全被蒸腾的水气布满,冰冷的海水竟平空降了两寸,与周边的海面形成鲜明对照。

????是妖凤!

????说起来,百年前的追杀,完全是以众凌寡,清溟并没有得到与妖凤一对一交手的机会。

????而今日,才是两人第一次正面交锋。

????交手之下,清溟心中别有一番滋味。

????天妖凤凰不愧为纵横万年的绝代妖魔,她对火焰的操控,在通玄界的历史上,根本就已是空前绝后的级数。

????在她的控制下,火焰的质性竟然可以产生如此丰富的变化!

????大光明火、七情火、炼狱火、八门风火……同样的一波火劲中,甚至可以包含着数十种质性!

????偏又在举手投足间,不以变化为能事,一统于堂皇典丽,就像是架构起一座震撼人心的雄伟建筑,在这一等一的大手笔、大气魄中,见证精妙畅达的灵动构思。

????清溟最明白不过││虽然同为“真一”级数的宗师,但他毕竟是在四九重劫之后,才刚刚踏入这一境界,无论是在修为还是在各种临机手段上,都要比妖凤差上一筹。

????从一开始交手,他便采取了守势。

????妖凤在周边闲庭信步般游走,而他则在内里信手挥剑。

????双方看似同样从容,但事实上,他的活动范围正被妖凤逐分逐毫地压缩,当来到一个临界点时,他便要迎来妖凤火山喷发般的强势杀招。

????便在这时,笛声中传出一些别样的味道来!

????果然,透过层层迷雾,数里之外遥遥相对的妖凤眼眸中,火芒流转,纤长的手指倏然收拢,四指蜷曲,拇指虚按,一道炽亮的光束破开层层雾气,直刺清溟心口。

????清溟手上“心照”一偏,斜斜挡住,剑身发出“铮”的一声震鸣,光束斜飞上天,而妖凤则藉机一个旋身,破开二人之间互相锁定的气机,身形一闪,就此不见。

????临走之前,她眸光一瞥,送来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

????清溟看得清楚,心中微微一紧!

????这个时候,他很清楚,另外两处战事也中断了。

????现在的场面非常奇特,自战事中断后,原本还打生打死的诸散修妖魔,却纷纷携起伤者,向后退却。

????清溟是距离不夜城最远的一人,他就站在海面上,冷眼看着无数人、妖从他身边穿过,向极地冰原退去。

????在这个过程中,他没有发一剑、吭一声。

????这些退去的修士,纷纷向他投来或警惕、或挑衅的目光,他也没有半点儿反应。

????不夜城的气氛非常尴尬,在诸正宗修士中,有不少性情激烈、暴躁的人物,才从刚刚笛声的威胁中惊醒过来,见妖魔一退却,御剑便是狂追。

????但更多的人,还是选择了稳重。

????当那些急先锋似的修士们快要追到清溟身边的时候,天空中人影连闪,镇魂宗宗主厉斗量、虚缈宗宗主聆风子都御气而下,站在了清溟身边,脸上神色凝重。

????厉斗量回过头来,看着飞速接近的诸宗修士,正想说话,笛声再起,这一次,却是一道短促锐利的尖音。

????霎时间,天空中剑光散乱,追上来的十多名修士,便像是下饺子,接二连三地倒撞入海,淹了个七荤八素,惨不忍睹。

????然而,其中却没有一人受伤,都是昏昏沉沉地从水下冒出头来,犹自不明白他们是怎么被撞下来的!

????在这个过程中,处在中间位置的三位宗主,没有半点儿感觉。

????清溟看着前方那团永不消散的黑暗,低低开口:“古道人神技,堪称宇内独步!”

????聆风子是一个身材瘦小,面目和蔼的老道,一双习惯眯缝的老眼,总是只留一条缝,看上去笑咪咪的,十分可亲。

????只是他现在笑得有些发苦。

????他抬起袖子,看自己宽大的袍袖上,横竖交错的几道长缝,嘿嘿一乐。

????“不要断言得太早,看看俺这袖子!琴仙子的手段,怕不比她叔叔差上太多吧!”

????他是三位宗主中,唯一一个还未臻至“真一”的人。

????不过,虚缈宗的“虚空七真诀”号称通玄界第一守式,便是面对清溟和厉斗量的夹击,短时间内,也未必会有这样的狼狈。

????看着他灰头土脸的模样,清溟与厉斗量对视一眼,都是苦笑。

????便在这时,后方骚动隐隐传来。

????略过了数息,不夜城中忽地响起一声长啸,啸音悲切嘶哑,直有撕心裂肺之感。

????三位宗主同时一怔,还未回神,又是一声悲啸相连,紧接着,接二连三的啸声破空直上,响彻云霄。

????不夜的天空,似也因为这滔滔悲音,黯沉了下来。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