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8集 第二章 双美-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08集 第二章 双美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3:10Ctrl+D 收藏本站

????魔罗喉的横空杀出,给正派宗门联军的打击是惨重的,只那些接受治疗的受伤弟子,死在魔罗喉手下的,便有二十二人!

????在此之前,魔罗喉潜入之际,也是过一路,杀一路,在行进路线上的不夜城弟子,也死了十五个。

????而真正在乱战中身亡的,不过七人,只是魔罗喉手中血腥的一个零头!

????自四九重劫以来,不,甚至可以说是近千年以来,正道宗门还从来没有在一日之间,死去四十名以上的弟子!

????而这些弟子中的大多数,都是宗门着力培养的精英,其实际的损失,实是惨重到了极致。

????不夜城主天芷上人,在听到了这一消息后,当场吐血,引发旧伤,这伤势十年之内,绝无痊愈的可能。

????但这位正道十宗内,唯一的女性宗主,毕竟不是常人。

????她拖着病体,亲自参与死难弟子的善后工作,这已等于是向各宗变相地道歉,将这场惨剧的过失,全揽了过来。

????当然,没有人会认为,这是天芷上人,或者说是不夜城的过错。

????别说在那种混乱的情形下,就算是在平日,七妖中最诡谲狠辣的魔罗喉,便是想防就防的吗?

????“可是话又说回来,就算玉散人了不起,能请到妖凤、青鸾、鲲鹏等妖怪,毕竟那是有理智、有想法的,是利益、情感等能够驱动的。

????“而这个魔罗喉,分明就是个毫无理智的畜牲,玉散人是怎么办到的?”李珣用他全身上下唯一能动弹的左手搔着头,一双眼睛满是困惑。

????其实,早在连霞山上提水时,他就听说过魔罗喉的凶名,但他真正了解这个妖魔的详细情形,还是在幽魂噬影宗的两年中。

????说起来,幽魂噬影宗与这个妖魔,还颇有渊源的。

????通玄界最先发现这个妖魔的,便是幽魂噬影宗第一任宗主,九幽老祖,而那已经是四万年前的事了。

????数万年来,不知有多少幽魂噬影宗的高人修士,意欲追杀魔罗喉,却反被斩杀;与之相比,明心剑宗与鲲鹏老妖结下的仇怨,就远算不上什么了。

????正因为双方的仇怨,幽魂噬影宗也是收集魔罗喉资料最完备的宗门。

????李珣恐怕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明白,要想收服魔罗喉,是一件多么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想来想去,也弄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他现在可算是整个不夜城伤势最重的弟子,在对几位仙师讲了魔罗喉的诸般行为后,便被抬回静室,仔细调养。

????或许众位仙师被魔罗喉惊得怕了,在李珣身边,竟派出伍灵泉、灵木、灵$这“明心三灵”相护,还有祈碧走动照应,阵势惊人。

????几个人在这几日都是混熟了的,李珣性情又颇是讨喜,见他受伤,几个人都是十分细心,甚至还由“三灵”为他轮流调理气脉,当成个宝贝似地护着,倒弄得李珣有些不好意思。

????有灵$在的地方,便不会静下来。尤其是刚经过一场大战,众人都是有所斩获,也吃了或大或小的亏,这个话题便自然而然地引了出来。

????他性情坦荡,对自己的糗事毫不遮掩,说起与那个叫“洛无昌”的妖物交谈之事,便坦然承认自己当时完全没看出端倪。

????说着,便自然引出后来李珣力压全场,再将“洛无昌”一剑断头的壮举。

????“珣师弟,你那一手可真绝了!你不知道,你那眼神扫过来的时候,我身边有个虚缈宗的道士,生生挫了半截,那脸都白了……哎,对了,珣师弟,你那个什么‘刑天法剑’究竟是什么样啊?拿出来看看成不?”

????拿出来,我怎么拿出来?

????难道告诉你们说,那什么“刑天法剑”,其实就是幽二越俎代庖?

????李珣脸上有些不好看,却也不怕有人看出来,脑中一转,便有了说法。

????他苦笑道:“师兄还是去找六师叔祖要吧!那‘刑天法剑’是他老人家送给我的一件防身宝贝,虽然锋利,却只能用上一次。用过之后,便凭空化烟而逝……要是这宝贝还能用,我怎么会受这样的伤势!”

????“这倒是!”

????三灵都是点头。

????说到钟隐,李珣猛然想起,刚刚因变数横生,生死交迫,他竟然把那件事情忘了个干干净净!

????这事大了!

????他心神激荡之下,竟忘了身上数十处断骨伤势,身子一挺,便要坐起来,却被剧痛猛顶了一下,哎呀一声撞回地上,惊得伍灵泉等人乱成一团。

????这点疼痛李珣还禁得起,他摆摆手,让身边几只聒噪的鸭子住嘴,这才调顺了呼吸,低叫道:“我要见宗主!”

????“珣儿有何事要见我?”

????这个回应来的也太快了些,屋中之人都被惊了一下!

????回头看去,只见清溟除下宗主法衣,仅穿一身素色道袍,缓步走进来,祈碧就跟在他身后。

????众人忙行礼相见,只有李珣伤势过重,免了这一回。

????祈碧浅笑道:“是宗主要来探望珣师弟,我刚刚倒是忘了通报了!”

????清溟脸色如常,倒看不出刚经过一场大战的模样。

????他眸光一转,在屋中众弟子脸上扫过,哑然一笑道:“怎么,我来看看徒孙,也不成吗?”

????面对清溟难得的笑谈,除了李珣之外,众弟子都是尴尬一笑。

????李珣在山上时间短,倒还不清楚;但其他人心中都极为明白,清溟此举,正显出李珣在他心中的地位。

????显然,这位天资极佳,又运气极衰的小师弟,正是受宠的时候。

????他们对这一点,倒没什么异议。

????清溟又看李珣伤势稳定,脸上越发平和,便在他身边盘坐下来,微笑道:“珣儿,你找我有事?”

????众弟子都站在一边,竖着耳朵听。

????李珣目光在他们脸上转了一圈儿,忽又有些迟疑;然而此时话到嘴边,改口也来不及。

????他只能一咬牙,硬着头皮道:“是!弟子刚从水镜宗的颜水月道友那里,听到一个信息,是关于钟隐仙师……”

????他终究还是不敢直接说出来,说到这儿的时候,他顿了顿,语焉不详地将关键字模糊了过去。

????“弟子也觉得,那鲲鹏老妖出现得诡异了些。”

????什么跟什么?伍灵泉等弟子脸上都出现了这个表情。

????但是清溟听懂了,他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情,旋又被凝重所代替。

????“你们去将诸位仙师找来!”他的表情相当严肃,这分明已不是师祖的行径,而是宗主的气派。

????伍灵泉等人对视一眼,都正起脸色,出门叫人去了。

????清溟微瞑双目,似在考量着什么,李珣也不敢打扰,室内很快沉寂下去,以致于有些压抑。

????最后,还是清溟打破了这气氛。

????他垂下目光,蔼然道:“你且歇一下,等他们到了,你再说!”

????没等太长时间,以清虚为首,三位长老、九位二代弟子鱼贯而入,将小小的静室挤得满满。

????众三代弟子已经进不来,只好在外面候着。

????李珣缓过一口气来,正好打量屋中诸人。

????刚刚那一场大战,众仙师都是披坚持锐,杀了个不亦乐乎,身上只是小伤,显示出宗门强劲的实力。这种实力,再加上那举世无双的钟隐,莫说东方第一宗,便是天下第一宗,又有谁敢说个“不”字?

????然而,不久之后,这块招牌,恐怕便会陷于风雨飘摇之中了。

????想着这一点,李珣心中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直到清溟示意可以开口了,他才深吸一口气,在十三位仙师的注视下,尽可能平静的,将他与颜水月交谈的全过程,一字不漏地说了出来。

????“……颜道友就问:”那你快告诉我,钟隐仙师飞升的日子定在什么时候?是十二月初七,还是初八?‘“

????说到这儿时,全室寂然,室内十四个人,连半点儿呼吸声也没有,一个个都成了泥雕木塑,便连毛发,也没动半根!

????李珣的目光从他们脸上扫过,顿了一顿,又字句清晰地说下去:“颜道友还说,这是她与师父玉岚道人赌斗的问题。是否如此,问一下玉岚仙师,便知真假。”

????说完了,李珣忽觉得全身都软了下来,可是被周围的气氛压着,呼吸都不顺畅。

????沉寂似乎要永无休止地持续下去。

????直到清溟幽幽开口:“不必去问了,此事当非虚言!”最后四字,他说得轻无可轻,但每一个字落下,便让室内众人的心中沉上一沉。

????最后一字的尾音还未落下,李珣便听到了十三颗心脏同时崩裂的声音。

????清虚面色沉静无波,只是眼神却不自主地看着屋顶,缓缓道:“自从鲲鹏老妖现身,我便想着这事了。四百年前,六师弟将这老妖追得上天入地,最终还是潜伏在万丈深海,才得以逃命。

????“照理说,有六师弟在世一日,他便不会出来送死,是什么人、什么事给了他这种胆气?

????“还有这散修盟会,玉散人在夜摩天守了上千年,怎么偏偏这时候静极思动?有了妖凤、青鸾,他就有了资本?我一直觉得这很牵强,今日方知,原来还有这么一层!”

????清虚迟疑了一下,低声道:“这毕竟有些玄怪之处,且不说水镜宗的神术,那些妖魔鬼怪又是从哪儿得知,六师弟即日飞升的消息的?”

????李珣闻言,心中便是一动,他想起了坐忘峰上诡异来去的人影,那可是古音哪!

????难道……

????这个念头变得越来越真切,只不过,李珣更想起了钟隐当时奇特的表示;所以,他决定闭上嘴,将这个秘密再咽回到肚子里去。

????清溟则有不同的看法:“古志玄、鲲鹏老妖都是功参造化,应当也有些奇妙的感应。便是我,这几个月来也屡次心神不宁,本还以为是个小劫数,没想到……”

????他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众仙师都垂下头,脸色沉郁。

????下一刻,清溟用力拍击地面,发出“砰”的一声响,将他们惊得猛抬起脸来。

????“你们这是什么脸色?如丧考妣?”清溟神情依然平静如水,但语气却是截然相反,锵然如金铁交鸣。

????“且不说此事是否属实,便是属实,六师弟霞举飞升,得证大道,这是哪个宗门都要祭祖欢庆的喜事。你们这是什么态度?不舍得?还是根本就是惧了、怕了、离不开了?”

????众人被清溟突然暴发的脾气吓到了,没有一个人敢说话,只听着清溟冷冷斥责。

????“好啊!看来,这千多年来,大伙儿是被六师弟惯坏了!不错,有六师弟在,你们在外折了面子,可以回来告状,自有他为你们出头。

????“你们在外修行,无论是宗门大派,还是散修妖魔,想找碴的,都要掂量掂量,看着六师弟的面子,让你们三分。将来,六师弟没了,你们找不到靠山,心虚了么?明德,你说!”

????“天一剑”明德,是连霞七剑中,脾气最火爆的一个,平日里也多是直来直去,十分粗豪,此时一听清溟点名,他古铜色的面皮脸上立刻涨成了紫红色,气血上脑,便是上下尊卑也不大顾了。

????“宗主是说俺仗六师叔的面子吗?俺下山修行数百年,靠的可都是手上的剑,胸中的气!便是有妖魔厉害,一时打不过,也是回山苦修,然后再打回去!俺也是有脸面的人,啥时候没骨气到要六师祖帮场子了?”

????清溟微微一笑,也不理他,转向明玑问道:“你呢?”

????明玑此时神情已尽复旧观,闻言灿然一笑:“明玑修行近七百年,斩妖除魔以万计,数次死里逃生,却也未曾劳烦过六师叔半根指头!”

????清溟又问明如,如此一个接一个地问下去,室内九位二代弟子,都被过了一遍,其中说出的过往事迹,虽都是沾唇即过,但点点滴滴汇在一处,却是让人气血上涌,难以自抑。

????“原来如此!”才看到一半,李珣便明白了清溟的手法,心中不由得有些佩服。

????只此一举,便将众弟子涣散的气势尽数提起,可谓精采之至。

????不过,毕竟钟隐的飞升似乎已成定局,如何处理钟隐飞升之后,带给宗门、甚至通玄界的各种势力消长,才是现在最应该做的吧?

????李珣看着周围十几张微微涨红的脸,好笑之余,忽然莫名其妙地觉得,其实,有这种氛围,也还不错。

????便在此时,外面文海恭声道:“天芷上人请宗主去光极殿议事……”

????顿了顿,他的声音又低了两分:“妙化宗宗主古音前来拜会!”

????声音传入,又是一室寂然。

????刚刚屋内还是人满为患,现在却又是空荡荡的,李珣颇有些不适应。

????不过,相比之下,刚刚打生打死的仇敌,转眼间就上门拜访,这种古怪的作风,对李珣的好奇心来说,更是一种折磨。

????伍灵泉等人都因为此事去光极殿了,只有祈碧留了下来,行照顾之责。

????这让李珣有些头痛。如果可能的话,他更想一个人待着,好好考虑一下古音此次的来意,以及钟隐飞升所将造成的影响。

????说实在的,祈碧不是多话的人,两人在一起,还是沉默的时候更多些。

????可是,祈碧又是一个极吸引人注意的大美人儿,尤其是在她心无嫌隙,全心全意地做着某件事的时候,那温柔专注的神情,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看得目不转睛。

????李珣的气息略粗了些,他感觉有些不太自在。

????他不是一个太好女色的人││虽说在幽魂噬影宗的两年间,在阎夫人的“有意纵容”下,他很是做了些事情,不过他自认为,自己在**上的控制力是相当不错的,做了那些事,多数还是为了增长修为。

????难道是几个月没尝肉味儿,有些想念?

????他的目光盯着祈碧颈后露出的一段雪白肌肤,有些走神。

????他发现,在面对祈碧的时候,他特别容易联想到单智那厮,继而再联想到那晚的“风景”。

????忽地,他感觉到祈碧的神情有些变化。

????他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失态被发现了,但很快就知不对,祈碧的注意力显然已经转移到了门外。

????只见她微蹙起眉头,侧过脸去,似在听着什么声音。李珣看到,她的手指已经沾到了一边的剑柄上。

????静室的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而祈碧的宝剑也哑声出鞘半截。

????李珣看不到门外的情形,有心想抬起半身,也因疼痛作罢,但他也潜下心神,暗中将玉辟邪的防护功能打开。

????室内出现短暂的寂静,连呼吸声也没了。

????但接下来,是祈碧有些惊讶的呼声:“颜师妹?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啊……还有人啊!”随着一声颇熟悉的嗓音,李珣眼前出现了一张娇俏生动的脸庞,这下连他也奇怪了。

????这张脸并不陌生,或者可以这么说,相当深刻!

????“颜师姐?”

????李珣有些惊讶。眼前这位俏佳人,正是当时对他泄露钟隐飞升之事的水镜宗高弟,颜水月。

????她还是一副男装打扮,手里拿着一柄描金折扇,全不顾极地寒气彻骨,便如世俗的纨裤子弟一般,自诩风流,在这修真群落里,越发显得有趣。

????“你们见过?咦……你叫她师姐?”祈碧在一边更惊讶了。

????她的目光在两人脸上一转,再看颜水月脸上故作高傲的神情,忍俊不禁地道:“珣师弟,你平日也挺精明的,怎么在这事儿上,给转晕了?”

????“啊?”

????“祈师姐!”

????颜水月嗔了一声,打断了祈碧的话,但毕竟还是瞒不下去了。

????她将折扇打开又合上,娇俏的脸上也不自觉有些羞意,“他是自己叫的,我可没唬他!”

????看着李珣渐渐睁大的眼睛,祈碧掩口轻笑:“珣师弟,和这位颜师妹相比,你可是难得的当了一回师哥啊!你虽不过是弱冠年纪,可颜师妹则恰是二八芳龄,中间可差了三、四岁呢!”

????“怎会?”李珣真有点儿晕了。

????他不是不信通玄界有比他更小的弟子,而是他无法想像,水镜宗一个十六岁的小娃娃,竟然也能算出钟隐飞升的时刻!

????与她相比,宗门诸位仙师的年岁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祈碧当然不知他心中如何想法,只是浅笑介绍道:“你还不知吧?颜师妹是水镜宗难得一见的奇才,十二岁时,水镜神术便已登堂入室……”

????颜水月用折扇拍击掌心,发出“啪”的声响,打断了祈碧的赞美之辞。

????她嘻嘻一笑道:“祈师姐,这种话便不要说了,在人家面前,有班门弄斧之嫌。是不是,珣师弟?”

????李珣哑然失笑,他怎么会怕这种小女孩儿?

????他闻言便道:“其实不用祈师姐介绍,我也能看出门道来。不愧是水镜宗的后起之秀,这基础演算法也与常人大不相同,是吧,颜师姐││”

????他的尾音拉了一个怪调儿出来,听得颜水月直咬牙,但很快又恢复过来,笑吟吟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李珣看着奇怪,便问她:“你怎么不去光极殿,到这儿来干什么?”

????颜水月刷地一声展开扇子,摇头晃脑,一副迂儒模样:“古音是很有趣,不过就此时而言,我对你更感兴趣一些!”

????她显然是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口误。

????李珣听得好笑,脱口而出道:“你的扇子上应该再画一朵牡丹!”

????“啊?”

????“再画上牡丹,你就是一个鲜活出炉,连乳毛都未褪尽的采花大盗!

????喔,还是倒采花!“

????颜水月小手握得扇柄都要散了架,但最后只是瞪了他一眼,自己倒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边,祈碧轻敲他的脑门,嗔道:“珣师弟,怎么这么说话呢?难得碰到一个同龄的师妹,怎么就滑头起来啦?”

????李珣倒是听话,举起唯一完好的左手,在空中拱了拱,算是道歉。

????颜水月更是忍不住笑,扇子习惯地打开,忽又觉得不妥,嗔了一声,啪地一下甩了出去,正好打在李珣脸上。

????李珣发出一声痛呼,可他脸上明明有面具挡着,显然又是做戏。

????祈碧看着这两个孩子搞怪,不由得莞尔。

????她心中略一寻思,便笑道:“你们聊,我去外面打些水来,传说这不夜城中心的泉眼活水,冰爽透心,是通玄界一绝呢!”

????说着,她便起身走了出去。这种做法,显然是给两个人留下说话的空间。两人都极聪明,如何看不出来?

????不过,他们确实也有别的话要说,祈碧不在这里,或许更好些。

????看着祈碧出门,颜水月没好气地拿回扇子,却只是拿在指间把玩,也不说话,室内一时间沉寂下来。

????李珣藉着这段时间,重新仔细打量这个很奇特的少女。

????感觉中,这个女孩儿心机并不甚深,但十分聪慧,更重要的是,她对待人、事的态度,和常人大不相同。

????至少李珣就从未见过,会有女孩儿像她一样,为了一个刚见过一面的人,不避嫌猜,直闯到人家屋里去。

????还是李珣打破了沉默,他笑道:“颜师妹,刚刚多有得罪,你可莫生气啊!而且,我还要谢谢你呢!”

????最后一句,他的语气已相当郑重。

????颜水月冰雪聪明,自然知道李珣所指,她也不客气,笑吟吟地受了。

????看得出来,李珣适当地放低姿态,让小姑娘心情变得不错。

????李珣趁势一举将情势扭转过来,笑道:“颜师妹能到这里看望,我也是感激得很。师妹你不知道,光极殿那边的热闹,我是极想凑一回的。

????“说起来,‘七杀琴’古音的大名,我是听得多了,真人却没见过。

????躲在这里,好奇得很,也气闷得很,有师妹陪我聊天,那是最好不过!“

????颜水月轻“哦”了一声,眼珠则是转了转,笑道:“就凭你这句话,我也该帮帮你。当然,去光极殿是不太可能,可是,我却可以让你看到殿内的情形哦!”

????李珣眼睛一亮:“颜师妹说的,莫不就是贵宗独步天下的水镜法?”

????颜水月用扇子敲击掌心,傲然道:“正是,水镜法可明彻万里,将光极殿中的情景转过来,实在是小菜一碟。不过呢……”

????她嘻嘻一笑,显然动了坏心眼儿:“我年龄还小,施展起来十分吃力,损耗也大,你也不能让我白干不是?”

????李珣哪还不知她的心思,闻言一笑道:“颜师妹的话很是公允,若有什么要求,不妨说来听听。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情,愚兄也不会拒绝!”

????颜水月眸光流转,在他覆脸的面具上扫过。

????接着她还用折扇敲了敲,才笑吟吟地道:“你这个人真的很有趣呢!

????我就没有见过像你这样脸色转得这么快的家伙,可你偏偏又戴着这个玩意儿!嗯,摘了它,让我看看,我也就给你看!“

????李珣怔了怔,旋又为之失笑。

????这面具他戴起来只是为了预防万一,且送给秦婉如一个人情吧!摘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极干脆地道了声好,正想揭下面具,外面忽地传来了敲门声。

????“祈师姐吗?”

????颜水月问了一声,李珣几不可察地摇了摇头,扬声道:“请进!”

????门开处,凉风带进来了丝丝缕缕的幽香。

????嗅到这熟悉的气息,再看颜水月惊讶的脸,不用亲见,李珣便知道了来人的身分。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