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二章 化蝶-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二章 化蝶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3:32Ctrl+D 收藏本站

????「怎会?」

????李珣看着地上的美人儿,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水蝶兰此时双眸紧闭,面色惨白,鼻息低微,正是标准的昏迷之象。

????按常理来说,一位女性面对之前的情形,惊惧昏迷也说得过去,可是,眼前这位是谁?她是最近数百年来,通玄界最出色的女杀手,最高调的叛徒,是位列通玄界最顶尖层次的真人级高手!

????这样的女修,给吓昏了?

????李珣一时间只觉得哭笑不得,他本就不是好色如命的人,虽说水蝶兰容貌出色,却也没到让他欲火如燃的地步。

????李珣这么恶形恶状,主要还是想将这个女人狠狠地折辱一番,却不想是这么一个结果,本来涌动的心火,也在此刻欲振乏力。

????耸耸肩,他拍了一下水蝶兰的脸蛋儿,心中沉吟。

????不管怎么说,他这五天的布置总算见了成效,这古里古怪的女修也算是一举成擒,不枉他藉「野合」之机,五日中,一点一滴布下的复杂禁制。

????解决了水蝶兰,李珣便等于是去了一个大枷锁,许多不敢放在明面上的手段,此时大可使来。

????他也想得明白,雾隐轩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且不论其中所谓的「法宝丹诀」,单说有了这一「绝地」开辟洞府,除了有利修为精进之外,更等于是给自己留了一处无人可破的避难所。

????钟隐已去,天底下又有谁人可像他一般,在「六大绝地」之所在来去自如的?

????所以,雾隐轩他势在必得!

????先前的计划马上就要施行。幽一扮萧重子或许是浪费了些,但肯定没有人能分出真伪─至少从功法上来说是如此。而他再以幽二护法,借着上次的经验,破禁亦是易如反掌。

????只是注意力再转回水蝶兰身上,李珣又觉得迷惑起来。

????这女人是怎么一回事?一身修为倒似深不见底,若不是这次重重设陷,只怕还拿不住她。

????就算逆影遁法天下独步,也不能这么强法!这分明就是藏拙之意,可看她,明明不是那种甘于寂寞之辈……

????他是越想越不对劲,在通玄界生活了六七十年,天下高人虽不能说是尽入心中,但总也有个大概的轮廓。什么人该在什么位置,有着什么本事,也都是有定论的。

????可在最近几天,眼前这女修却在不停地刷新李珣心中的指标。按她如今的表现,李珣觉得她甚至可以和两个傀儡比比高低,也就是说,她可能是「三散人」、妖凤那一级数的人物!

????等等,妖凤!

????李珣猛然间像是抓到了什么头绪,在水蝶兰脸上摩挲的手掌也是一停。

????他又将注意力放回到水蝶兰身上,虽说此时他心中色心消退,但看到水蝶兰包裹在纱裤中,在珠光下愈显迷离莹洁的修长**,仍禁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但同时,他看到了散落在一边的破碎裙袂,上面栩栩如生的蝶纹,又为他开启了一道思路。

????妖凤……水蝶兰……蝶……

????真实的答案与他只隔了一层窗纸,便在他要去戳破的时候,激烈的警讯从他心中、也从两个傀儡那里回馈回来。

????突生的变故让李珣也怔了一怔,异样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下一刻,他眼前血肉横飞!

????任何人看到自己完好的手臂,在瞬间化为了一团肉糜时,也没法子保持冷静。

????当视觉和剧痛同时回馈大脑,一声惨嘶之后,李珣猛地直起身子,又向后绊倒,重重地摔在地上。

????惊变的同时,幽一幽二同时出手,不大的山洞像是被卷进了巨大的漩涡里,暴烈的元气向中心挤压,却没有一丝一毫散溢出来。

????漩涡中心,正是突然醒来的水蝶兰。

????然而这汇聚两位宗师之力的一击,却是莫名其妙地打在了空处,只将嵌在岩壁上的明珠卷了下来,砸成碎末。

????山洞立时陷入了浓浊的黑暗中。

????但黑暗不过存在了眨眼的工夫,下一刻,李珣眼前,便现出一对如虚似幻的蹁跹薄翼,轻轻扇动。

????柔和的蓝光将漆黑空间削薄至无,却仍一**地挥发出来,随着那薄翼上斑驳花纹的线路,流动往复,瑰丽无边。

????与之同时,李珣口鼻间沁入一丝直入心脾的芬芳,让人险些忘了这是在污浊纷乱的山洞里,而不是在百花争艳的花丛中。

????李珣半躺半坐,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直至他耳中贯入了一声低喝:「化蝶归梦法……」

????幽二的呼声未尽,李珣眼前猛然一亮,蓝色的光芒在刹那间提升了无数个层级,在那一刻,李珣认为有一千万个太阳在他眼前爆炸,强光刺入他脆弱的瞳孔。

????他惨叫一声,向后翻滚。

????在神智狂乱的空档,冰冷的触感擦着他的脖子掠了过去,若不是幽二及时赶到,以巧劲卸开这一击,李珣此时大概已是身首分离,死在当场。

????惊魂甫定,他甚至来不及检查一下自己眼睛的伤势,便嘶叫一声:「杀了她!」

????回应他的,是又一波突起的暴风。

????和两个傀儡之前所生成的不一样,这一波暴风,将风的质性发挥得淋漓尽致,堪称无孔不入。

????李珣现在目不视物,只感觉到周身一麻,便不知有多少记重击落在他身上,脑袋一昏,便又给打了出去。

????在地上翻滚时,他本能地用手撑地,但就在手指碰到地面的刹那,他呆住了。

????这只手,这只手……

????耳中传来了傀儡的闷哼声,听得他心中生寒,难道两个傀儡夹击,也无法稳住局势吗?

????余劲未消,李珣又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周身疼痛之余,又觉得满嘴发苦。

????他真不明白,若真是一着不慎,被人翻盘也就罢了,可水蝶兰明明是十多处脉穴被毁,双臂骨折,她又怎么恢复过来的?

????而自己的手臂、眼睛,又是怎么回事?

????山洞中气劲交击之声不绝于耳,李珣虽看不到,但也觉得两个傀儡在这种情形下,顾忌到他的存在,似乎有些施展不开。

????他咬了咬牙,忍痛站起来,扶着岩壁,想退出洞外,然而脚下刚一发力,却是诡异的一个交叉,当即又摔倒在地上。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李珣挣扎着想爬起来,却发现手脚似乎已不是自己的,平日里最普通不过的一个撑地动作,想做出来时,只感觉到手脚的抽*动。积聚在体内的力量,却不知到了哪里去?

????此时此刻,李珣便像是坠入了一场醒不过来的噩梦中,明明神智清醒,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荒谬又迷离。

????他想到了幽二那一声低喝!

????「化蝶归梦?」

????水蝶兰?蝶?妖凤?

????他的思路自发地逆推回去,从那双在蓝光中轻轻扇动的美丽薄翅,到裙袂上栩栩如生的蝶纹,还有前几日奼阴所说的,精通「蛊术」的人方可拥有的「万灵火」……

????这一切的一切,都统合在水蝶兰完全超出想象的强大实力之下,向他昭示了一个极其荒唐的答案!

????「该死的,你是百……」

????李珣叫声未歇,两个傀儡同时发出一声低哼,紧接着劲风拂体,只见一片迷离的光影,紧接着,一条滑腻的手臂回扣在他脖子上,将他勒得站了起来。

????与之同时,他身上几个重要脉穴齐齐一麻,这一回,他一身力量当真给卸了个干净。

????两个傀儡旋风般扑了过来,却不是伸出援手,而是齐齐挡住了山洞的出口。

????水蝶兰因为要制着李珣,慢了一步,去路已经被断。两傀儡也不冒进,只是拿阴森的眼睛直看过来,倒省了大家一番唇舌。

????后面传过来一声低哼。李珣眼睛看不见,耳朵却越发地灵敏,他听出这哼声中,结气不顺,显然水蝶兰内腑的伤势,依然沉重。这让李珣的心思再一次活动起来。

????虽是落入敌手,他却并不惊慌,只是试探地问了一声:「幻术?」

????水蝶兰没有回答,李珣估算着,她应该是抓紧时间调理体内的伤情,没时间也没这个心情搭话。

????越是这样,李珣越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不管水蝶兰如何反应,低声道:「你这幻术手段,比一斗米教那些神棍们可要强得多了。这倒让我想起一个人来!」

????背后毫无反应,因此李珣心中已有定论,他径自一笑,改口道:「哦,错了,不能说是人,她乃是此界百万妖魔中最顶尖的几位之一,位列天下七妖之中的「百幻蝶仙」,水仙子可还记得么?」

????在一阵静寂之后,水蝶兰低笑出声:「既然你能猜到,何必绕圈子。不错,我正是百幻蝶!」

????「真的是……」

????即使心中已有定见,但听到她这么爽快的承认,李珣心中还是重重地一颤!此时他反倒有点儿不太相信了。

????然而,除了天下七妖这种级数的妖魔,谁又能在被两散人禁锢之后,还能脱身反制的?

????他叹了口气,又摇头道:「果真如此,那我这次输得不冤!」

????这句话倒是发自真心。他的重重设计,固然是精密无隙,但比当年血魇破魂杀劫阵如何?自然是远远不如!

????当年有那种级数的阵势,也是两散人连手,都让青鸾最终远遁,那么,他又如何能困得住与青鸾同级数的百幻妖蝶?

????接着,他又苦笑起来:「只是我想不明白,你堂堂一代妖魔,怎么会投身到落羽、朱勾这样的宗门里?好玩吗?」

????「彼此彼此,你明明有天底下最顶尖的两个傀儡做后盾,还要这么藏头露尾,行事诡诈,不是天生的嗜好,又怎会有这样的兴致?」

????李珣苦苦一笑,继而便换了个称呼:「蝶仙子这是在窝囊我了!傀儡再顶尖,顶个屁用!现在这场面,总不是我这行事诡诈之徒,炮制出来的吧?」

????「这倒也是!如果这次真的是韦不凡、阴重华主事,我此刻便绝没有翻身的机会……啧,这身皮囊真是碍事!」

????一人一妖便在这黑暗中,如同朋友般开始聊天,但大家心中各自明白,这只是大家在激烈运动之后的短暂喘息。没到生死分明的时候,又有谁敢打包票,自己就是最后的胜利者呢?

????两个傀儡自李珣受制的那一刻起,便没有再开口。一方面,是因为没有李珣的指令,另一方面,它们也将全副的心力,都投入到与水蝶兰精微玄奥的气机比拼中。

????没有人、鬼、妖、魔可以同时抵挡两散人的压力,即使是并非最佳状态的两散人,也不行!

????细密的气机勾连变动,牵扯着巨量的天地元气,几乎要将这小小的山洞塞爆,可以说其中的一人一妖两傀儡,随时都有可能被埋在山体里面。

????李珣现在就要千方百计地分散水蝶兰的注意力,以使两个傀儡找到机会,一击而定。

????当然,水蝶兰也要争取时间,恢复元气。

????「你那禁制好生厉害,是怎么布下的?」

????「连续五天,天天与那相好的办事,每次布下一点儿,倒也足够了!」

????「哦,那你今天是有意来找麻烦的,火候控制得倒是不错!」

????「哪里,倒是水仙子藏得好深!千算万算,也算不到百幻妖蝶身上去!我怎么也弄不明白,你身上这伤势……」

????「蚕蛹化蝶之术罢了,不值方家一哂。」水蝶兰笑声中,气息倒是更稳定了些。

????「我才真的想不通呢,虽说我们都没想着合作到底,但怎么说,翻脸也该在取宝之后吧。若我们二人真能同心协力,这古刹之宝,岂不是手到擒来?」

????「是啊,真可惜!只是若以兵家之法论,如此出手,方能出其不意。另外,我也是无奈之举,谁让你知道了萧重子的死讯呢!」

????水蝶兰轻「哦」了一声,显示出对李珣此言的兴趣。但与之同时,她与两个傀儡之间气机互拼,也到了关键处,山洞内的元气终于无法继续敛藏下去,隆隆的震鸣声在四面的洞壁深处回荡。

????李珣的声音却一点儿没变,在闷雷般的元气爆震声中,显得低弱非常:「其实我到这里来,并非是为了夺宝,而是受人之托,要保着萧重子的小命!」

????他说出这话后,水蝶兰并没有什么响应,李珣也不在意,又补充道:「她还说了,若不能保,便秘密地杀了,不让其它人知道!所以……」

????水蝶兰打断了他的话,问道:「谁让你做的?」

????李珣唇角轻勾,道:「是……」

????他的声音忽地低落下去,在隆隆的爆震声中,越发地低不可闻,水蝶兰不免要分心倾听。

????便在此刻,两大傀儡气势猛涨,以万计的细密气机牵动元气,在这个狭小的山洞内猛然膨胀,四周的岩壁立时给刮去了厚厚的一层。

????山洞内的空气几乎整个被排空,旋即便有实质般的元气注入,崩裂了大片的岩壁,碎石飞溅,又很快被元气的漩流绞成碎末。

????水蝶兰闷哼一声,已被这突来的一击牵动了旧伤。但她却顾不得压制伤势,而是手臂发力,便要将使坏的李珣扼杀当场。

????可是在此刻,李珣的身体却像是没了骨头,在她力道将发未发的时候,泥鳅般脱出了她的掌握。

????水蝶兰猛吃了一惊,她不明白李珣为什么在受制之后,还能有这般身段。正是这么一惊,李珣又抢出一步,距离更远了些。

????山洞内气流咆哮,震波所及,整个山体都微微地震动起来。两大傀儡一起抢出,一个接应李珣,另一个直逼水蝶兰。

????「奸诈!」水蝶兰低斥一声,语气中却不见半点儿急切之状。

????事实也正是如此,李珣这一手算得上狡猾,时机掌握更是半点儿不差。

????然而,他却忽略了一个要命的问题─百幻妖蝶和普通的修士,可不是一样的呀!

????心意一动,便有一股沉沉的波动,无视狂暴的元气漩流,挥发出去。此时「血散人」已经攻到了她身前,「阴散人」距离李珣也不过就是一臂的距离。

????水蝶兰浅浅一笑,清叱道:「乾坤倒置,转!」

????山洞中的元气第二次爆发,便在迸发的乱流中,水蝶兰无视「血散人」近在咫尺的手掌,身形前移。

????说也奇怪,「血散人」的手臂竟然没理由地猛然上抬,轰碎了洞顶,水蝶兰轻松抹过,直飞岩洞之外。

????半途中,她看到阴散人与李珣诡异地交错而过,李珣脸上甚至还露出一脸的狂喜。她嘻嘻一笑,轻松出洞,然后转过身来,好整以暇地看着李珣直直撞进她怀中。

????她的手臂再次缠上了李珣的脖颈,看着李珣从狂喜的巅峰一路跌落,那精彩的神情变化,让她心怀大畅,只觉得之前所受的苦楚也值得了。

????她对着百鬼灿然一笑道:「别来无恙?」

????李珣被她的手臂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脸上神情扭曲,怪异极了。

????水蝶兰略松箝制,李珣这才能缓过气来,扭头看她灿烂的笑靥,苦笑道:「佩服。水仙子这幻术也就罢了,真正让我敬佩的是……你带着这么一个累赘,还能飞得起来?」

????看着李珣猛然间狰狞可怖的脸孔,水蝶兰一震之下,想也不想,便要发力,但这次与上回几乎毫无二致,也是在她力道将发未发之际,腰腹处剧痛透体,她甚至听到了自己的肠子被绞断的声音。

????手上一软,她睁大眼睛,眼睁睁地看着李珣再度滑出她的臂锁,施施然转过身来,手上握着的,正是那漆黑的鬼鸦剑尖。

????两人目光相对,水蝶兰脑中忽地闪过一道亮光,震惊之下,她失声叫了起来:「你的眼睛……」

????「啊,我的眼睛很正常!」

????李珣微微地笑着,手上发力猛握,锋利的剑刃撕开了他的手心,血流如注。而血液又被剑身迅速吸引,一丝都没有外溢。

????下一刻,在铿然的震鸣声中,鬼鸦剑被震成了十七八截,而大部分的碎片,都留在了水蝶兰体内。

????水蝶兰低哼一声,纤细的身形再也支撑不住,软软倒地。剑身的碎片倒在其次,真正致命的,是剑身碎裂的刹那,从其中游逸出来,令她背脊生寒的气息。

????她从牙缝中挤出了两个字:「血魇!」

????「好见识!」李珣抚掌一赞:「这剑中血魇已植入了三十余年,水仙子还是第一个消受的,也算是有缘!」

????这次轮到水蝶兰苦笑了,在她分辨出入侵体内异物的时候,便已经绝望了。但她仍有事不明,若不明白其中缘故,她死不瞑目。

????「你受制于我,怎么还能脱身?」

????「呵,虽然本人没有仙子的「化蝶」之法,不过让奼阴背的那几段口诀,也不是只能拿来唬人的。这「秘司藏元」之法,虽然有些女儿气,但总归有用不是?」

????「你的眼睛……」

????听水蝶兰问起此事,李珣更是开心:「水仙子幻术天下独步,这我是信的,只可惜,我身上还有这么一件宝贝!」

????他从怀中拿出一颗黑黝黝的圆珠,在水蝶兰眼前一晃,笑吟吟地道:「水仙子难道不记得当年北海莲聚时……」

????「虹影珠!」水蝶兰的反应依然迅速,她看着李珣手中的宝珠,眼神十分复杂,继而,她摇头苦笑:「你知道的事情倒不少……」

????李珣微微一笑,不再多说。坦白的说,水蝶兰之前的「大逆转」是真把他吓怕了。

????此时虽有血魇在她体内搅乱气血运行,本身就是十分厉害的禁制,但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招呼两个傀儡过来,要给水蝶兰再下封禁。

????水蝶兰再没有什么挣扎的迹象,直至两个傀儡来到近前,即将出手时,她才低叹一口气:「可惜……」

????「嗯?」李珣从两个傀儡肩后看过来,不明白水蝶兰此话何意。

????水蝶兰回了他一个淡淡的笑容。

????这本来极寻常的微笑,在此刻,却又显得如此诡异,李珣瞳孔一缩,耳中则贯入这么一句话─「可惜,一知半解!」

????李珣如何不知出了差错,他又叫了一声「杀了她」,便向幽一背后躲去。

????照理说,在幽一雄伟的身躯之后,应该是比较安全了,可是李珣心中却蓦地升起了不妥之意,似乎有哪个关节漏掉了。

????还没等他想个明白,小腹处猛然一痛,灼热的真息猛灌入体,紧接着他便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好死不死地撞在身后的山壁上,碎石纷飞,回馈入脑的疼痛差点儿就把他击昏过去。

????但这疼痛与体内血气迅速蒸发的苦楚比起来,实在算不上一回事。

????这感觉,分明就是……

????血魔化心**!

????李珣心神激荡,咳出了一口鲜血。

????自收伏血散人之后,从来都是他用燃血元息折磨别人,他又何曾想过,有一天,他会亲身尝到这种滋味?

????「幽一反了?」

????李珣模糊的视线中,幽一正回头看来,血眸中却是一片茫然,看来以他此刻的灵智,还不明白,为什么会打中自己的主子。

????看到这神情,李珣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

????「幻术!」

????不错,正是水蝶兰的幻术。

????当年天芷上人赠给李珣的虹影珠,固然可以破解幻术,但也只能保着李珣一人而已,两大傀儡却不在被保护之列。

????水蝶兰正是抓着这个破绽,一击功成!

????李珣心中悔恨,其实以两傀儡此时的灵智,本不至于这么容易中招,只是它们自成为傀儡之后,从来没有和擅长幻术的对手过招,缺乏应对的经验。

????若有下次……

????还能有下次吗?

????幽一这一记豹尾脚实是没有半分留手,若不是傀儡与控制者之间有极微妙的气机联系,在触体的刹那,同源而异的真息瞬间对冲,消去了一部分威力,李珣现在恐怕已是一具干尸。

????即使如此,他也觉得浑身滚烫,气血流转完全失衡,每一刻都有一部分血液凭空蒸发,带走巨量元气。

????一眨眼的工夫,就让他坠入到无法恢复的虚弱中去。

????「混帐,混帐……」

????李珣趴在地上,喉咙里呼出的气息都像是带着火星,幽玄影身虽然也在发挥作用,但急切之下,又能有什么效果?

????幽一总算还没有笨到家,它飞奔过来,将他体内的燃血元息吸摄出去,李珣这才好过了一些。

????这时,前方传来一声惨哼,李珣抬眼看去,恰好见到水蝶兰在地上狼狈地翻了一个身,花容惨淡,哪还有半分一代妖魔的风姿?

????但她还是没死。不用说,必然是她再用幻术迷惑了幽二,才避过一劫。

????只是,若是她想凭着这一招逃得命去,便也太看不起幽玄傀儡的灵智了。

????连续吃了两次亏之后,傀儡惊人的战斗本能,已经联系到它之前的记忆,从中撷取相应的应对方式,这一变化,则同步地回馈到李珣的灵识中。

????李珣一阵呛咳之后,第三次发令:「杀了她!」

????话音方出,一阵诡异的波动忽然从小腹处直贯上来,将他话语尾音割断。

????幽二对他的指令毫不犹豫地执行,踏前一掌击下。水蝶兰眼睁睁地看着那纤白手掌印击下,挡住了整片天空。

????她心中惨然,空有着一身奇功秘技,却被逼得没有半点儿回气的机会。

????这样死了,她不甘心!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冰冷的寒气已经透脑而入,狂暴地攫取她的一切生机,她的神智也迅速地模糊下去。

????偏在此时,耳边响起了一声走了样的怪叫。

????时间刹那间定格。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