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四章 水火-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四章 水火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3:34Ctrl+D 收藏本站

????有谁能想到到,正道宗门中,威名赫赫的「干元先生」,竟然会是这种下场?

????不过,有四位修为绝不逊色于他的真人级高手,不顾身分的夹击并偷袭,以有心算无心,这种结果,也不是不能接受。

????正想着,那处忽又传来铿锵的剑鸣声,李珣心中一震,视界上忽地便烙上一线刺目的紫芒。

????还没等他回神,半空中,纯阳剑气纵横交错,成百上千的气芒凝成一团刺目的剑芒球,划空而至,正中……惕无咎面门!

????「顾颦儿!」

????李珣惊讶的呼声未落,水蝶兰便猛地击掌道:「好计较!」

????两人离得远,看不清惕无咎脸上会是一种怎样的表情。

????但下一刻,天空中光芒大放,惕无咎的身体便像是被内燃的烈火卷噬,转眼间化为一团灰烬。

????这样一位真人级的修士,化体成灰,所燃放的元气何其惊人?附在他身上的鬼影发出一声如猿啼般的惊啸,身形再度被弹开。

????有人退便有人进,鬼影被弹开的瞬间,人影闪动,从不同的方向,向惕无咎燃身处电射而来。

????顾颦儿在惕无咎化灰之处止住身形,紫阳神剑横空一震,千百剑气便如阳光般四面挥洒,无所不至。

????任四面迫近的人影如何了得,在这样锋锐无匹的剑气下,也要窒上一窒。

????就在这一窒的空档,惕无咎化灰处,一道清气冲天飞起,化为一条跨空长虹,向西北方飞射而去。

????与之同时,顾颦儿尖啸一声,真息贯注之下,紫阳神剑便如同燃烧了一般,化为一把紫红色的火炬,在虚空中狂舞。

????先是劈剥的空气爆裂微响,紧接着,以顾颦儿为中心,方圆十里的大气温度猛然拔高了好几个层次,最终轰然起爆,深紫色的火光从虚空开裂的缝隙中喷发出来,席卷天地。

????十里丛林,立成火海。

????「红莲劫!原来你小相好修的是这种法诀,怪不得以阴柔之体,催发至阳之气……不过,她可是拚命了!」

????水蝶兰这话中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李珣却没时间理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空,心情复杂微妙得很。

????不出任何人的预料,如此刚猛的绝技,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尤其那些被顾颦儿强行压制的家伙,每一个都是惕无咎那种级数的,不需要太过认真,只是本能地真息反震,便能让那个不自量力的小姑娘吃尽苦头。

????转眼间,火云崩散,但也就是这转眼的工夫,清光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恍若从未出现过。

????李珣看得明白,这是顾颦儿用类似于玄门的兵解之术,帮助惕无咎摆脱了神形俱灭的可怕结局。

????那一闪而逝的青光,应该是惕无咎的元神之类了。

????虚空中三个人影同时现身,李珣在远方遥遥一望,忍不住轻抽一口凉气:「飞天猿魔、腐骨童子、齐勿生!他们……」

????在这一刻,李珣想到的,却是与此间情形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那是五日前,未解问题的延续。

????他当时还对林无忧「保」萧重子的做法感到无法理解,现在,却是再明白不过。

????调虎离山!这是调虎离山!

????最简单的计策,却因为极贵重的饵食,而达成了相当不俗的效果。毫无疑问,散修盟会在沉寂了十年之后,再一次拿出了大手笔。

????看看在场的宗门:天妖剑宗、魅魔宗、毒隐宗、冥王宗,这些宗门的势力范围,均是在西北、西南一带,由北至南,几乎占据了通玄界西部的三分之二。

????眼下,这些宗门的二号、三号人物都已经驾临,而此时,只是林无忧所谓「一月之约」的三分之一的时间不到。

????可想而知,如果此间局势混乱,一时不得解脱,各宗恐怕还要再次调派人手增援。若是散修盟会藉此机会,从「无回境」

????杀出,一路向南,以他们强大的实力,又有谁能阻挡?

????只是,这么做,有什么意义?抢占地盘当山大王吗?为了这个,与整个通玄界为敌?是玉散人疯了,还是这个世道疯了?

????说实话,如果李珣力所能及,他倒很愿意帮上一把,看看散修盟会此计划的结局如何。

????只可惜,现在一切要以保护自己的性命为前提,所谓的「一月之约」,权当放屁好了!

????「你那小相好完了!」

????水蝶兰神情凝重,本来幸灾乐祸的语气也淡了许多。

????眼下这三个家伙,若在她全盛时期,便是一起上她也不惧,然而以她现在的状态,其中任何一人,只要动动手指头,她便抵挡不住。

????「趁他们的注意力没有转过来,快走!」

????水蝶兰招呼了一声,却看到李珣依然望向天空,与平日的反应大异。她怔了一下,继而便笑道:「怎么,不忍心了?」

????李珣终于回过头来,冷冷一笑,也不多说,转身便走。

????水蝶兰低低一笑,正要跟上,忽又一停:「等一下……」

????李珣闻声回头,眼角处却忽地一亮。一道粉红的光雾在昏暗的天空中迅速地扩散开来,分外耀眼。

????光雾所至之处,三个真人级的修士都有些忌惮,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些许。便在这一退之间,一个身影穿行而入,倏乎间便悄然无声地欺到了顾颦儿近前。

????顾颦儿举剑便刺,但此时她已是强弩之末,过手只一合,紫阳神剑便给卸了下来。

????那身影纱袖一拂,夜空便似开了朵淡粉色的小花,在这妖异的气芒衬托之下,顾颦儿身子一软,直坠下去,被那人轻松搂在怀中,却已是人事不知。

????「她是……」

????「**妃子!你那小相好运气不错,近来怕是想死都难!」

????「好,还有极乐宗!」

????一语之后,李珣脸上阴沉如水,水蝶兰咯咯一笑,越发地开心起来,扯着他向后退去。

????但很快的,水蝶兰便笑不出来了。

????天空中,那最先偷袭惕无咎的魅魔宗大佬,飞天猿魔,以他尖锐刺耳的嗓音轰然传声:「魅魔宗、天妖剑宗、毒隐宗、冥王宗、极乐宗五宗弟子听令,妖雷古刹方圆千里,有擅入者驱逐,有反抗者立诛!」

????稍顿了顿,他又继续发啸:「萧重子,你若现在将「云雾石」交上,我等可以以五宗信誉,保你不死,并使你任择一宗,修习无上法门。若半个时辰后,你仍心存侥幸,那么一旦落入我等之手,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音波透天入地,无所不至,而在数里之外,李珣与水蝶兰的脸色,更变得无比僵冷。

????尖锐的声波刺得人耳膜生疼,但更要命的是,随着飞天猿魔的呼啸,周围密林中,升起了上百处不俗的气机反应,显然是这五宗弟子所在。

????李珣他们周遭不过两三里之地,便有了十余处!

????「地下!」

????李珣当机立断,反扯着水蝶兰,施展土遁之术,撞入了地下。

????水蝶兰本还有些奇怪,但当她嗅到地下那浓郁的水气,便知道李珣打的是什么算盘。

????「哦,要学萧重子那死鬼游暗河?」水蝶兰轻嗤一声:「你可没有他那股子熟悉劲儿,瞎逛吗?」

????话音未落,两人便撞入了土层之下奔涌的暗河中。

????地下河的水流量出奇的大,两人被水流一冲,刹那间便去了数百尺远。

????偏在这时,李珣又低叫一声:「这边!」

????随着他的呼声,两人踩着水,在密如蛛网的河道中转了三四个弯。此时,脚下的暗流显然已平缓许多,水蝶兰目光瞥过去,在这没有天光的地方,以她的眼力,也只能见到李珣大概的轮廓。

????「耶,你挺懂嘛!」

????「嗯,懂一些!」

????李珣轻描淡写地说话,但这其中的原因,却不是这么平淡了。

????自从他悟到这东南林海「水火相济」的大势之后,便依照妖雷古刹的封禁布局,推演其中的种种变化。

????几日来见缝插针,总是略有所得。

????水蝶兰所说的「瞎逛」,可真是冤枉他了。

????不过李珣暂时还不想让水蝶兰知道此事,应付过去后,他很快转移了话题:「也怪了,我在这边东躲西藏,是孤立无援。

????水仙子明明还有同门,怎么还和我一样狼狈?」

????水蝶兰轻笑一声:「同门?嘻,我的人缘可不太好呢!这种样子回去,一定会吃大亏!还有,你也听到那飞天猴儿的话了,你觉得蚀神他们,还能在这丛林中待下去吗?」

????「这倒是……」李珣随口应了一声,旋又困惑道:「只是,他们是怎么搅和在一起的?」

????这个「他们」,自然是指魅魔宗等。

????「结盟呗!贺参死前倒是探得了这个消息……」水蝶兰三言两语将所知的情报一说,李珣也为之恍然。

????「罗老妖真是大手笔!这五宗结盟,实力可说是空前强大,足以同散修盟会相抗衡,而不落下风!」

????李珣也想起来,当年散修盟会成立之时,正是这几个宗门先后表态支持。看来在那个时候,他们之间便有了相当密切的联系了。

????只是,联想到林无忧那小妖精的算计,李珣觉得,散修盟会与这五宗联盟之间的关系,大概已经走出蜜月期了吧……

????这些个念头在他脑中稍一打转,便沉了底。

????他没时间去推演时局,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在这危机四伏的环境中活下去!而为了活下去,又怎能不解决「同伴」之间波诡云谲的微妙关系呢?

????想到这里,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漆黑不见五指的地下,并不能阻挡他的夜眼,当然水蝶兰亦如此。

????两人目光相对,看到的依然是深深的戒备,还有隐藏得更深的层层杀机。

????「这样下去不行!」

????毫无疑问,大家都是聪明人。

????但聪明人的问题就出在这里,一方面,他们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同心协力,一致对外抗敌;但另一方面,他们也从来不会放过可以致对方死命的良机。

????其中甚至没有可以缓解的余地!

????只因为他们实在知道了太多对方的隐秘,一旦各自分飞,毫无疑问,就将成为对方最可怕的威胁。

????这是一个死结!

????李珣心中忽地一动,前几日他留在古刹中的感应机关被激发了。也正是因为这个,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心中一转,他便转脸道:「他们在破解古刹封禁!」

????水蝶兰明显惊了一下,不过,她很聪明地没问「你怎么知道」这类的蠢话,而是问出一个最实际的问题:「还要多长时间?」

????「天知道?不过,若是与我的修为差不多,又从头推演……约二十个时辰吧!」李珣按照自己的标准估计了一下,末了又补充一句:「他们所知比我详实许多,时间恐怕要再减上一些……呃,等一下!」

????李珣挥手止住水蝶兰即将开口的话音,闭目细细感应。

????毫无疑问,他们现在与妖雷古刹的直线距离并不太远,否则气机的变动不会如此清晰。

????「最糟糕的那种情况!」李珣嘿然一笑:「高手!」

????水蝶兰又瞥了他一眼,奇道:「你好像并不怎么在意?」

????「有吗?」李珣嘴上说着,心中却知道自己的态度已经引起了水蝶兰的疑心。

????不过他心中自有计较,也不多说,一笑之后,又引着水蝶兰在河道中转了几圈。

????两人不太走运,可能是萧重子的惯用伎俩被看穿,五宗联盟的修士倒有小半学他们钻了下来。

????任李珣如何熟悉水道分布,也不免打了几场遭遇战,这才体现出二人合作的好处。即使都是有伤在身,但二人配合有如天成,在黑暗中此进彼退,硬是冲开了一个缺口,钻入一条湍急的激流中。

????在李珣的示意下,二人屏住气息,顺水飘流,中间再转过两个弯道,不过半炷香的工夫,出口在望。

????激湍的水流将两人冲出狭小的河道,只不过外面却不是空气,而是冰冷的湖水。

????虽然不见天光,但这里的水清澈极了,以至于连鱼儿都少见。而且,这处水域显然也是颇深的,在突然出现的巨大水压下,两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

????周围的湖水中很快浮起了道道血线,又在水流的作用下或分或散,两人的血液就在这种情形下交织在一起,那感觉是说不出的奇妙。

????水蝶兰眸光微变,再一挥袖,这漂流的血丝便尽数收起。

????李珣一眼扫过,暗赞这女妖谨慎过人。如此,已将后方追兵所能捕捉的信息降到了最低限度。

????只可惜,水蝶兰却不领情,她目光扫过周围的环境,皱眉传音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她这么说也是有缘由的,湖水虽然清澈,但入目的景致却不是太美好。尤其是湖底那一片极宽广的礁石群,乌黑错杂,便如同千百只异兽伏在水下,搅乱了本来平缓移动的水流。

????「这可是藏身修养的好地方!」李珣咧嘴一笑道:「你看这湖底地势,如此错综复杂,如果我们藏身其中,稍微布置一下,有谁能发现我们的踪迹?」

????水蝶兰闻言略有些心动。

????在黑暗的湖底,这一片礁石群一眼看不到边,若施以胎息之术,别说藏两个人,便是上百个,也绰绰有余。

????只是,百鬼能有这么好的心思?

????「看起来,你对这里很熟悉……」

????「是啊。这是我很久以前就想好的退路,如今拿出来,与水仙子共享。正如仙子所说,此刻的局势,只有我们齐心协力,才有可为。只是先前多有冒犯,这便等于是在下的赔礼吧。」

????水蝶兰神情微妙,显然还有顾忌。

????李珣则正色道:「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隐秘之处,若仙子还不相信,所谓「齐心协力」又从何谈起?」

????他话中之意,水蝶兰自然清楚明白。

????其实,也就在他努力说服之际,水蝶兰已用神念将湖底扫描了一遍,确认其中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气机波动,又想到自己的诸多手段,终于还是点头同意。

????「好……不过,男女授受不亲,离我远些!」

????李珣被这个理由逗笑,却极大方地道:「这么宽敞的地方,没问题!」

????飞天猿魔蹲在一处焦枯的大树上,猴眼翻动,扫视周围。看上去是将周围环境尽入眼中,其实他却没有放上半点儿的心思。

????他的心思完全都放在了数十丈外,那片枝叶掩映下,粉红帐内。黑暗的天色下,那粉帐烛影实在是勾人得紧!

????看着这样旖旎的景致,猿魔的心情是近些年来少有的放松。

????这次以五宗联盟雷霆万钧的手段,实在成功之至。

????以实力论,干元先生的修为在东南林海众修士中,当是首屈一指,然而,在阴狠的布置之下,仍然饮恨身亡;就算他保住了灵识,能以秘法转世重修,那也是数百年后的事了。

????有惕无咎作为前车之鉴,先前还准备抢些边角料的朱勾宗,很明智地全线退出。剩下那些还抱持着侥幸心理的小猫三两只,看来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可想而知,那萧重子必然也是手到擒来,他五年前的失误,也就可以藉此而弥补过来。

????现在,正是放松之时啊!

????暗中咽了一口唾沫,帐中两位美人,都可说是天香国色,尤其是她们还在干那种勾当……

????他老袁不是不吃腥的的猫,心中自然也是痒痒的,只是,**妃子他是不敢想了,那女人堪称是第一宇内采补妙手,别说是他,就是宗主亲至,恐怕也不敢轻易尝试。

????不过,另外一个,他老袁吃不到头啖汤,排队等着总还成吧!现在五宗同盟,任**妃子如何专横,也不能霸着美人儿不放,总要给些面子的……传说那女修可是曾被阴散人亲自操练过的,想必功夫也是不错!

????嘿嘿一笑,他眯起眼睛,正要歇上一会儿,后方沉重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只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元难那个倒霉蛋。

????「袁老三!给我几个人手!」

????不知怎么回事儿,元难的嗓音有些失真。他回头看去,见元难已呈青灰色的丑脸上,已扭曲得不成样子。

????心中一奇,他翻身跳下树来:「哎?怎么了?」

????「元敕死了!」

????「死了?宋元敕?」猿魔的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

????宋元敕这人他是知道,虽说修为差些,但为人谨慎,颇有智计,十分了得。这样的人,竟然在无声无息间被杀……

????「谁干的?」

????「必是百鬼与水蝶兰那对狗男女!」

????元难心中恨极,偏又重伤未愈,有心无力,只能恨恨道:「五日前就是他们连手偷袭,使元曦他们罹难。今日元敕内脏被幽明阴火烧毁,后脑致死处虽没有什么特殊法诀的痕迹,但看那狠辣的手法,出手者必是水蝶兰无疑!」

????「百鬼?水蝶兰?他们怎么会搅到一块儿去?水蝶兰那女人性子怪得很,没有人敢轻易招惹,百鬼那小子凭什么?」

????他沉吟了一下,猴脸上的气色也难看起来。

????「麻烦了!俺宗主曾说过,这水蝶兰可说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女杀手,其「逆影遁法」,兼两家之长,又似别有传承,速度、诡变均当是首屈一指,如果她一门心思与咱们捉迷藏,偏又在关键时候给咱们来上一记,那么,嘿……」

????他脑子转得极快,立时就召来手下弟子,准备整合防卫手段。

????便在这时,有人回报说,水蝶兰与百鬼正依托地下暗河,亡命逃窜。

????「亡命?逃窜?」

????这个荒唐的形容,让飞天猿魔和元难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古怪。天底下最出色的女杀手,又怎么会和这种字眼儿联在一起?

????但这种消息虽不可尽信,也不可不信。

????飞天猿魔当机立断:「正好这边时辰差不多了,俺亲自带队,叫上腐骨那老杀才,便是水蝶兰玩什么手段,咱也不惧她!」

????这边话刚说完,天空忽地一暗─虽然黑夜中这种变化极不明显,但两人感应灵敏,都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这种变化。

????他们仰头看天,却见天上月暗星稀,层层水雾正自丛林中蒸腾而上,渐渐弥盖天地。

????「怎么突然变热了?」元难重伤在身,对外界的气温变化也就更加敏感。他在脸上抹了一把,已是薄薄的一层油汗。

????猿魔耸耸鼻子,猴脸皱起:「这不像是起雾,倒有点儿像蒸笼……娘的,怎么回事?」

????话音方落,妖雷古刹方向便传来了呼声:「封禁破了!封禁破了!」

????两人闻声都是一怔,紧接着,猿魔便怪叫一声,一头撞进了愈来愈浓密的雾气中,不见了踪影。

????元难本能地想提气跟上,却引来了一阵逆气的呛咳,他心中大骂飞天猴儿不是东西,但也没办法,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追了上去。

????猿魔三跳两跳,便到了古刹废墟之前,眼见便要踏入,他猛然止步,猴眼扫视,前方虚空中,已经被高温蒸炙得扭曲起来,乍一看去,倒像是到了火山口上。

????诡异的是,这热力凝而不散,一步之遥,便再没有感觉,倒似有一堵无形的墙壁挡着似的。

????「先天火窍喷发了?」

????「正是如此。」一人从侧面转出来,接上话头:「十三个地火窍穴已经全部打开,地脉融汇,水火相激,反应强烈得很,恐怕这片丛林,数日之后,便要成为那云梦之泽了!」

????说话的人身材高瘦,一身气息凌厉得很,背上斜披的长柄铁剑极为醒目,正是天妖剑宗的「勾魂残剑」齐勿生。

????他是天妖剑宗里,仅在宗主七修尊者之下的第一号人物,生性高傲,又好战嗜杀,向来不与人合群。先前在围杀惕无咎之时,飞天猿魔、腐骨童子都参与偷袭,他却仅只截杀了天行健宗援手的弟子,其个性之孤僻,体现无遗。

????而此时,他难得地多话,显然心情着实不错。

????猿魔怪笑一声,还未说话,不远处便又有笑声悠悠而来:「真是难得,便连齐铁剑也能有诗情画意的兴致,就凭着这一条,此次老天爷也要多眷顾我们一时片刻!」

????无论是猿魔还是腐骨,听到这笑声,脸上神情都略有讪讪。两人扭过头去,齐齐叫了一声:「莫宗主!」

????来的正是五邪宗联盟在东南林海的最高主事人,极乐宗宗主**妃子。她本名姓莫,故而猿魔两人如此称呼她。

????身为以男女之事闻名遐迩的极乐宗宗主,**妃子的名号,总是使人的念头停留在那个方向。然而,单从外表上看,人们却很难将她归类于荡妇**之流。

????她上身为湖水绿的丝衣错缕小褂,缀有同色飘带,下为白色的绫罗金丝裙,腰际束以纹饰复杂的精巧玉带,头梳高髻,却仅以一根碧玉钗绾住,一身打扮华贵端庄,没有半点儿风流放荡的味道。

????且她皮肤白嫩似玉,五官精巧,尤其是那双顾盼神飞的眼眸,在她淡淡笑来之时,从容随意,自有一番笃定端庄的上位之威。

????只是,人们也不会忽略,在她玉颊之上,那一团尚未消去的晕红,令人止不住想起,刚刚在粉红帐中的风流韵事。

????她步姿端庄,却略显慵懒,在身边另一位妩媚佳人的扶持下,长裙委地,拖逦前来,令两个尚未吃着腥的老猫心中火苗熊熊,却是干看不敢下嘴,越发地心痒难熬。

????身边伸臂供她扶持的妩媚佳人,则正是从刚从死亡在线挣扎回来的奼阴劫女。

????她虽然也是极出众的美人儿,但还是缺乏那种一望就能使神思出窍的妖异特质。此时,便也只有沦为绿叶,映衬花容。

????**妃子走到近前,展颜一笑:「地火之窍既开,下一个封禁所在,应该就能探出来了。只是不知乌吉大师推演得如何了?」

????话音未落,便有一人大笑着从蒸腾的热气中走出来。

????「莫宗主放心,此刻我已经有了十成把握,另一处封禁之地离此不远,我们现在前去如何?」

????这人一身缁衣,头上光光,像个和尚,但说话倒比猿魔他们更随意些。

????**妃子也不恼,只是微笑道:「那是自然,乌吉大师破解禁制,确实劳苦功高……咦,腐骨老儿,你做什么?」

????**妃子指的,是从乌吉和尚身后转出来的腐骨童子。

????这腐骨虽号「童子」,外表也像个天真无害的道僮,但他修道时日却早已超过千年,是毒隐宗最了得的「传毒使」之一,其手段之狠辣,心肠之诡谲,在场的都有几分忌惮。

????「借光,借光!」腐骨童子抬头嘻嘻一笑,嗓音细细的,嫩白的脸上更一派天真,但只要人们一见到他配戴的抹额上,指尖大小的碧玉头骨缀饰,恐怕就要心生寒意,避之唯恐不及了。

????就是在说话的空档,那头骨缀饰闪动出一抹冷冷的绿光。周围谁不知这厮的德性,当下齐齐一惊,都向后退了半步。

????猿魔性急,开口便骂:「老孩儿,你没事拿着毒物到处乱逛,作死啊!」

????腐骨却也不恼,只是嘻嘻笑道:「抱歉抱歉,见猎心喜。难得有这么精纯的先天火窍,就地炼制了些新玩意儿,莫怪莫怪!」

????一边说着,他一边用指尖挑着一点儿紫红色的粉末,放在鼻下,轻轻一嗅,嫩白的脸上立时显出一酡红晕,倒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好极好极,这药性出来十成十……这火窍,我要了!」

????旁边众人看了更是心中发寒,能让腐骨童子有如此「醉意」的毒物,说是能赤地千里也不为过。

????当下众人更是小心翼翼,谁也不敢和他争去。

????「若能成功入主雾隐轩,这处火窍送与你也无妨!」**妃子开口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过来:「只是,这东南林海的局势,杀了一个惕无咎,也未必被我们完全掌握,还要小心……」

????说着,她向元难脸上一瞥,别人还不怎的,但猿魔与元难心中都是一震,这才知道这女人就算是在帐中取乐,也没有一刻漏听了外界的变化。心中感觉,自然又有不同。

????腐骨童子不知其中变故,只是嘻嘻笑道:「只要守住了门户,管他谁来!倒是那湖底禁制……和尚,没有云雾石,那禁制真是碰不得?」

????乌吉和尚摇头道:「万万不能草率行事,禁法反制事小,若是毁了那处门户,恐怕只有祖师重归此界,才能开启那「雾隐轩」了!」

????猿魔呲牙一笑:「当真可恼!若是萧重子知趣,早早送上门来也好,可若他在外面绕圈儿,这段日子可怎么熬过去?」

????「这有何难?」**妃子浅浅一笑:「刚刚擒住的那位,虽说已非处子,但难得阴气充盈,又是少有的「阴极阳生」之相。

????若诸位有兴趣,闲来无事时,欣赏把玩,也聊供一乐。」

????猿魔、乌吉、腐骨等对视一眼,都是抚掌大笑,对这个顺水人情,自然笑纳。

????元难对此是可有可无,齐勿生则冷冷一哼,**妃子瞥他一眼,又轻描淡写地加上一笔:「若是哪个猴急的,不愿排号,也可以选我座下秀女。只是那些粗鲁毛躁的手段,可要认准了人才是。」

????在场的人自然明白,这话其实是对齐勿生这不知怜香惜玉的变态说的,这更是火上浇油,在众人肆意的狂笑中,连齐勿生的冷脸,都有解冻的迹象。

????**妃子知道其势已成,便在奼阴耳边吩咐了一句,奼阴略一点头,自去桃花帐中,亲自抱着顾颦儿出来。

????此时顾颦儿衣衫整洁,看不出刚刚在帐中发生了什么。但越是这样,在场的诸人便越是着意寻找那「事件」的蛛丝马迹。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她眼角残存的泪痕、俏脸上未消的红晕,又或是数根逸出发髻的发丝、领口细微的折痕,都能使人联想到那**入骨的情景。

????猿魔的呼吸已经有些粗重了。

????奼阴十分了解他的禀性,浅浅一笑,身子向他那边凑近了一些,对猿魔来说,顾颦儿已触手可及。

????这送上门来的尤物,猿魔又怎能忍得住,他怪笑一声,伸出手去,然而奼阴娇躯一转,让他的毛手差之毫厘地从顾颦儿脸前擦过,再度引发了一阵哄笑。

????顾颦儿身上受制,连根指头也动弹不得,然而,面对这情景,她眸光中却没有半分波动,有的只是令人疑惑的迷离幽深,使人一见难忘。

????「这小娘儿们挺怪,不过,有意思!」

????猿魔的话几乎代表了在场所有人的看法。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