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三章 玉婴-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三章 玉婴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3:41Ctrl+D 收藏本站

????秦婉如自以为是胜利者,然而她却不知,即使是远出数里之外,她这个「胜利者」的一言一行,也没有脱出李珣的监控。

????即便做不到有如目见,但那种与阴散人一而二、二而一的奇妙感应,便是在之前「天冥化阴珠」为中枢主导时,也是没有见识过的。

????这《阴符经》竟然如此神效?李珣开始准备将此书给幽一瞧瞧了。

????阴散人那边,两人自然是先叙一些师徒别後之情。但因为这六十年来双方「联系」不断,该知道的事情都已知道,见面除了更显激动外,也没有什么新意。

????不过,没有新意才是最让李珣放心的。

????从此刻起,秦婉如六十年未见阴散人,积累下来的种种猜测和怀疑,都烟消云散。

????而阴散人的强势回归,也在转眼间控制住了秦婉如的心神,大概不必再花什么力气,阴散人便能如六十年前一样,对秦婉如有着绝对的领导权。

????前景如此美妙,以至於李珣都想放声大笑,以释放心中的得意之情。

????而此刻,师徒的对话也进入到正题。

????第一个问题,便是关於李珣的。

????秦婉如正请教师尊,如何处置那个「可怜虫」,话中似乎已有了过河拆桥的意思。

????「这么有趣的家伙,留着罢!」

????阴散人的语气无所谓重视与否,便像是对待一个宠物或玩具那样,淡淡然,却自有一番气度在其中。

????只这一句话,便能有当年那位的九成神韵。

????任是李珣如何知根知底,听了这句,心中也不免泛出些特别的味道来。

????秦婉如自然没有意见,她随即又提了几件关系到「阴阳宗」的事情,阴散人此时果然是灵智大开,也不需要李珣再提点,随口应对,配合她对事件背景的熟悉,临机处置之下,竞然是天衣无缝。

????李珣都听得呆了。

????秦婉如只当这是应该的,恭敬地听训。

????待诸事告一段落,稍停了一下,又低声道:「徒儿冒昧问一声,师尊的伤势可曾痊愈了?」

????「嗯?」

????和着李珣的心情,阴散人一声低低的鼻音,便将询问、不满的情绪活现出来。

????相对应的,秦婉如的声线中也多了一分娇气、一分委屈:「师尊明鉴,婉如在近日偶然听闻了一件『宝贝』,却不知师尊近况如何,才有此一问。」

????「宝贝?」

????「正是。婉如早年听师尊说起过『炉鼎易得,玉婴难求』之语,也放上了心上。前些日子,机缘巧合,在一对散修道侣身上发现此宝,此时,『宝物』已经足月,不日降世。地点就在这摩苍岭附近……您意下如何?」

????李珣听得一头雾水,可阴散人显然是明白的:「玉婴?是如意玉婴吧,这确是件好宝贝,只可惜,我已贯通《阴符经》,宝物再好,於我无用。你取用便是了!」

????秦婉如低声应是,声息虽短且小,但李珣仍能听出其中难掩的喜意。

????显然这玉婴是件极难得的宝贝,这让他心中有些痒痒的。

????但如果真让阴散人这么做了,或许是合了他的意,却绝不符合阴散人的性情。

????而且,即便他与阴散人心神相通,但这种太过详细的信息,还要口口告知方可,他还不知这所谓的如意玉婴,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呢。

????这边正揣想中,秦婉如又道:「师尊破关出山,可曾想好去哪里了么?婉如当随侍左右……」

????「免了吧,云蓝柯眼见退位,正是你用功的时候,早日取了宗主之位才是正事!」

????云蓝柯便是阴阳宗的宗主,阴散人说起他来,语调殊不客气,倒似还沾染了些当年让此人趁机上位的不屑。

????秦婉如低声相应,语气却是坚定得很:「宗主之位婉如势在必得,掌宗之日,必定力起沉痾,如今师尊又参透《阴符经》,合当本宗中兴!」

????「中兴?听起来不错!」阴散人微微一笑:「若你要中兴,便中兴吧,现在,我只对有限的几人感兴趣,比如,古志玄:又比如,李珣。」

????「李珣?」秦婉如语气十透着些迷惑的味道:「师尊重视古志玄,弟子并无异议,至於那李珣,究竟有何异处,值得师尊您来费心?」

????李珣在远处精神为之一振,知道戏肉来了。

????只听阴散人悠悠地道:「此子现在自然不如古志玄远甚,不过,他心性坚忍,手段狠辣,机缘、资质又是一等一的优秀,前途未可限量。更难得他这些年来,在正邪两宗,都颇有建树,手中控制的资源,你不可小视!」

????「师尊的意思是……」

????「此人用不好,是个麻烦;用好了,却是个极厉害的臂助。我且问你,你可有信心,将他控制在於你我有利的范围内?」

????秦婉如分明迟疑了一下,而仅是这一迟疑,阴散人便不再给她说话的机会:「如此,我了解了。若你没有十足的把握,便不要再存着完全控制他的念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师尊是说,和他有限度地合作?」

????阴散人低声一笑,道:「火候你自己把握吧,倒是这人心思狡狯,还要杀杀他的邪思歪念,这个,便由我来做吧!你自去办你的事。」

????幽幽的语辞让明知其中奥妙的李珣也打了个寒颤,她身边的秦婉如自是没有怀疑的道理,只道「一切听师尊吩咐」,至此,师徒对话告一段落,两人又向这边走过来。

????李珣慌乱调整好表情,做出闻声而动的模样,但在他目光瞥到阴散人身上时,却又猛地瑟缩一下,慌张地移到秦婉如脸上,目光中的涵义越发复杂,大致可以这么解读——

????「你骗我!原来开始时,你也不知阴散人的死活!」

????秦婉如笑吟吟的神情则可视为最好的回应:「你自己上钩,怪不得别人!」

????两人目光交错,秦婉如浅浅一笑,笑容中,也不知有几分同情,几分幸灾乐祸。

????便在这个笑容里,她再向阴散人施了一礼,飞天而去。

????场中只留下了李珣和「阴散人」。

????几乎就在秦婉如离去的同时,阴散人眼中充盈的神光忽地慢慢地黯淡下去,就像是两颗失去光泽的珍珠,再没有了那夺魂摄魄的魅力。

????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工夫,阴散人褪尽光华,又还原成了只能听人指令行事的幽二。

????李珣猛吃了一惊,从地上跳起,一时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才好。人的心思就是这么奇怪,先前幽二有如脱胎换骨的表现,让他在惊直喜中,几多恐惧。可是现在,幽二给打回原形,他又满心的不甘起来。

????虽然不知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是那样一个既听话又有智慧的傀儡,难道就只能存在这么一小会儿?

????他目光又瞥向幽二手中「失而复得」的《阴符经》——如果将这玩意儿再看一遍,会不会再生出之前的效果?

????正搔头苦思的时候,他忽觉得不对,抬眼一瞧,山道上平静得很,并没有什么异处。但他一下子警觉起来,先平抑心情,随即四顾扫视,连侦测气机都放出去几束,却依然没有所得。

????皱起眉头,他也不怎么相信,能有人可以越过他布下的层层禁制到他周围,仍不被他发觉。

????可是,刚刚那感觉是怎么……动了!动了动了!

????李珣忽地发现,幽二本来平静至乎死寂的眼神,在前一刻,轻轻地波动了一下。

????开始他还怀疑是错觉,但很快的,那眼眸中的灵光便由点点滴滴而逐渐连成一片,最後化为一层如虚似幻的轻烟云幕,不可见底。

????然後,幽二闭上了眼睛。

????李珣深吸了一口气,以抑制怦怦乱跳的心脏。他小心翼翼地迈出了一步,想上前测一下幽二的情况。然而,在他第二步将迈未迈的刹那,幽二睁目,光芒如冰如雪,刺肤生痛。

????李珣骇然上步,紧接着,他便看到幽二,不,是这个突然活过来的绝色女冠,用一种极为奇妙的眼神打量他,而她的眼眸中,则迅速堆积了层层冰雪。

????「原来是你!」女冠臂弯处拂尘轻拢,启唇冷诮一笑:「看来,我终究还是小看了你!」

????一语未举,她明眸轻抬,那光芒流转之际,彷佛倒流时光长河,人影重现。

????恍惚中,李珣似乎回到了六十年前,嵩京城外,听到那绝色女冠似平和,又凌绝世间的话语——

????「通玄三十三宗门,百万修士,都唤我做……阴散人!」

????刹那间,千里阴霾平地起,李珣衣衫无风自动,猎猎响起。

????在这一瞬间,他被这女冠和自己逼上绝路,也在这种时候,他满眼的惊惶、犹疑彷佛被大风拂过的沙尘,一发不见。

????留存的只有令人心悸的决绝。

????便是阴散人回来又如何,我与当年,也是不同!

????女冠一侧的虚空蓦地碎裂,幽一像是燃着火的恶晓,跨空而出,粗厉的掌指上,爆发出比任何神兵利器都要可怕的血红气芒,一掌横切。

????面对这可以将她撕成碎片的手刀,女冠只是用目光瞥了一下,就再无任何动作,唇角甚至还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来。

????她似是在说:「毁了我,你可舍得?」

????「停手!」

????在气芒即将破肤而入的前一刻,李珣大叫一声,幽一的手刀戛然而止,只是余波与大气激荡,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低响,吹动阴散人的长发,飘然欲飞。

????也在这一刻,女冠眸光闪亮,那明暗错落,意蕴无穷的灵光,便是他初时避之唯恐不及,之後又无比憧憬,而如今则乱成一团的罪魁祸首。

????李珣也学阴散人闭上眼睛,一会儿之後又睁开,并与之同步的做了一个深呼吸。

????通过这简单的调节方式,他的心情暂时达到一个较稳定的水准。

????吁出最後一口浊气,他向前迈步,第一步还有些犹豫,但一步落下,他便再不迟疑,上前两步,一直到和女冠脸贴若脸的距离,才停了下来。

????此时他已经比幽二高出小半个头,所以,他是在用一种相对睥睨的目光,俯视下去。

????说实话,他仍不愿意和对方目光相接,那里射出来的力量,足以抹消掉他刚刚建立起来的决心。

????不能在目光交锋中胜利,他就用行动来表示。

????他伸出手去,就像六十年来无数次进行的那样,去捏幽二晶莹小巧的下巴,就是主子对奴婢那样。

????他喜欢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强烈的优越感。

????然而这一次,只是轻轻的一个後仰,幽二避开了。

????李珣脸上勃然作色,他的身子立时绷紧,如斯回应,旁边幽一的血眸更像是在燃烧。

????在心中突然蒸腾的冲动之下,李珣眼中光芒瞬间变得凌厉起来,他第一次主动寻求与女冠进行目光接触,两人的目光狠狠地撞击在一起,对方的眼神仍然散发着令他周身不适的力量。

????可是,最终李珣还是撑了下来。

????紧接着,他从喉咙里爆出一声低吼:「不准动!」

????女冠的身子明显一僵,随即便萌生了一些挣扎的迹象,只是在此一刻,天地间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猛地爆发出来,像一条坚不可摧的长链,将她紧紧锁住。

????李珣的手指再没有落空,稳稳地捏在她下颌处,继而五指伸展,死死地扣住咽喉。

????在此瞬间,一股从内心深处进发出来的强烈喜悦,随着心脏的猛力胀缩,裹挟着血液,霎时间布满他全身每一个角落。

????他放声大笑,手上扣得更紧,一点也不担心会将手中的绝色扼死当场。

????女冠的眼神迅速地黯淡下去,她微暝双目,不再看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但在她面容的眉目间、纹路里,却已是满满的失落与慨叹。

????看着这样的神情,李珣身上的血液都在燃烧。

????「你骗我,哈,原来你在骗我!呵呵……好险哪,险险就被你瞒过!贱人!」

????他松开手,但转眼就是狠狠的一拳轰上,沉浊的皮肉交击声响起,幽二的身子向後微仰,还没有直起来的时候,李珣已经如恶虎般扑下,再一次扼住了她的喉咙,而身子带动的巨大冲力,更将她压倒在地。

????两人的身子紧密地贴合在一起,一个冰冷,一个火热。她几不可闻地长叹一声,睁开眼,迎上李珣已不比幽一逊色的血眸。

????看着她这人性化的举动,一串漏气般的笑声,从李珣喉咙里滚出来,带着他的身子打颤。他咬着牙,手上用劲儿,不准幽二出声。

????因为,他要说!

????「师叔啊,我等你等很久啦!」

????这字字颤栗的句子,几乎耗尽了李珣全部的力气,他明明还在用着劲儿,可是手上却忍不住打颤,好几次,都要从幽二咽喉上滑过。

????他的嗓子更是哑了,他的声音一下子低弱到只能在唇边打转——

????「多谢您的栽培,我现在能这样同您说话了……你是怎么恢复灵智的?是了,必定是《阴符经》!谢谢你那侄女儿,是她告诉我这残本的下落;也谢谢他妈的钟隐,他怎么就会想到收集这种断简残篇呢……」

????他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将脑袋深深地埋下去,和幽二进行着脸与脸的厮磨。

????火热的冰凉的肌肤相触,让他的身子颤抖得越发剧烈,终於,他又将嘴唇凑在幽二耳边,轻轻蠕动。

????「要不是这样,我还要再等多少年?你不知道,我想你想得多苦!去他妈的四十九年灵智复生,那也叫灵智?以前的幽二,根本抵不上您的万分之一好!

????「从今往後,您也不要用这个名字了……还记得吗?当时我有多么生气,打你骂你,你都没有反应,那是多么的没趣儿。

????「现在好了,好得很!虽说把我吓了一跳,不过,那是我笨,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就算你灵智复生,和你以前一样厉害,不,就算是厉害十倍,也毕竟是在我手心里攥着哪!」

????他喘了口气,又接着说下去:「现在多好,您醒了,和以前一样,那么聪明,那么厉害,也那么美……可是我们现在,『呼』!倒过来了!」

????用了这样一个古怪的拟声词之後,他又是一波怪异的喘息和笑声,他终於松开了手,但又很快从幽二,确切说是阴散人的背後穿了过去,扶着她的香肩,将她半抱起来,准备换个姿势「谈心」。

????阴散人脸上露出厌恶之色,发力一挣,但李珣反应更快,只是心念一动,隐没在虚空深处,勾连双方的亘古不变的法则便如斯回应。

????阴散人没有任何机会,身上一软,非但全身无力,便是脑子里的反抗念头,也给消磨了大半。

????李珣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自然也更加开心:「您瞧,现在,向左向右,我说了算,这岂不是给倒过来了?当初你这般对我的时候,可曾想到今日?呵,让我想想,我该用什么法子来迎候师叔您呢?」

????他脸上呈现出极不正常的红晕,无数念头在脑子里搅动,最後,他还是选择了一个最直接的法子。

????他一边说着,一边分出一只手,分开阴散人衣襟,去解束腰丝绦。

????见他这般做法,阴散人自然知道他的心思,冷笑了一声,不再抗拒。可她越是这样,李珣反而停了手,扭过脸看她:「你笑什么?」

????阴散人瞥了他一眼,忽地层颜笑道:「正应了那句俗话——虎落平阳被犬欺。我落得如此下场,或许是天意,怨不得人。可你这六十年来,坐拥如此资本,却只是从一只摇尾巴的小狗,变成只懂得咬人的疯狗,我怎能不笑?」

????「啪」的一声响,阴散人脸上又挨了重重的一记,只是幽玄傀儡肉身金刚不坏,这一掌下去,对她没有半点儿影响。

????不过对李珣来说,这却是他恢复理智的前奏。

????喘了口气,他甩甩被震疼的手,刚刚烧毁他理智的怒火,藉着这一巴掌,给打出去大半。

????所以,他也笑了起来:「给一条疯狗咬着、插着、使唤着,师叔你还能托辞天意,哈,这便是师叔的手段了,弟子甘拜下风!也只将这疯狗的水准,保持下去了……」

????说着,束腰丝绦被他一拉而断。

????「好贼子,休得放肆!」

????这突兀而来的一句,将李珣惊得汗毛倒竖,他猛地跳起身来,回头一看,却没有见到半个人影儿。

????而这时他才分辨出,这一声喊,是从山後面响起来的,不知是哪个缺心眼儿的贯气怒喝,声震十余里,一如在耳边。

????等等,这声音好生熟悉!他心中一动,回头看向阴散人,却见她也不整理给揉乱的衣衫,只是坐在地上,冷眼看来。

????正是因为这样,反倒有一种别样的味道,让李珣心中烈火,再度熊熊燃起。

????不过,山那边已传来了隐隐的剑啸声,显出那边人马正处在激战之中。

????本来李珣也没那么多心思去管,可是想到不久前飞过去的同门,还有那一声极熟悉的声音,真要他继续在此发泄取乐,他还干不出来。

????他吸了几口凉气,暂时按下那颗躁动不安的心,然後施展法诀,仍是那一条规定着控法人与傀儡关系的法则起了作用。

????不管是听话的幽一,还是已产生自我意识的阴散人,均在法诀的催动下,无声无息地没入虚空。

????李珣则御气而起,向着元气波动最剧烈的方向飞去。

????眼前便要翻过山顶,他心中又是一动,身形收敛,钻入山顶稀疏的丛林中,在几道岩隙中穿行,很快就到了半山腰处。

????这里,有他先前布置的一处禁制。

????李珣在布禁前的选址是很讲究的。

????这里视野相对开阔,且上下都有草石遮掩,十分隐密。

????无论敌人从上从下袭来,都很难想到,这里还有一个要命的陷阱,大有出其不意的效用。

????此时李珣不用顾忌头上,只是放眼看向对面山峰上闪动的剑光。

????他眼力极好,又熟悉宗门剑诀,只搭眼一看,便知那里的同门,情况怕是不妙。

????山峰上下,至少有三十余人,御剑围攻,看上去倒有大半已是剑气绕体,飞空蹑虚的修为。只是路子很杂,不像是有统一传承的。

????散修?李珣本能地想到了散修盟会,不过他很快又否决这个想法。因为,他看得清楚,刚刚离去办事的秦婉如,竟然也在围攻的人群中,只是轻纱覆面,出手也低调得很,应当别有所图。

????看到秦婉如,李珣很是吃了一惊,他也知道秦婉如就在摩苍岭左近办事,却没想到只是一山之隔。

????要知道李珣刚刚还在折辱她的恩师,若这一幕被她看到,天知道会是什么後果!

????不过,也因为如此,李珣联想到刚才的师徒对话,一个概念跳入脑海:「如意玉婴?」

????想到那对师徒字里行间的意思,李珣知道,所谓的「如意玉婴」,必定是个极了不起的宝贝。

????只是想不到,除了秦婉如之外,还有这么多人窥伺在旁。难道刚刚秦婉如提出来,其实是向阴散人求援?

????正思忖间,那边有人叫道:「我们不愿和明心剑宗结仇,你们也不必多管闲事,放下那小鬼,自去便是,我们绝不留难!」

????这就是废话了。

????堂堂明心剑宗弟子,若是听人一言,便要当缩头乌龟,这传承万载的清誉,岂不要毁於一旦?

????当下便有人骂了一声,双方斗得更狠。很快有多人受伤。

????李珣眉头皱紧,若是秦婉如没有混在其中,一切好办,跳进去开杀便是。可是现在,他们刚刚分开,在秦婉如心中,应是认为,他正被阴散人「修理」才对,这时候跳出去,日後怎么解释?

????就是这一念迟疑,十五个同门,便已经躺下了四个,不知死活。

????李珣啐地骂了一声,虽然这些人里,没有和李珣相热的,但毕竟有同门香火情分,这样眼睁睁看着他们受创,和抽他耳光,也没什么分别。

????当下李珣心中决断,长身而起,拔剑长啸道:「无耻之徒,谁敢伤我同门!」

????话音未绝,他已经身剑合一,跨过近千尺的距离,剑光如光练般在虚空中一闪,半空中便有一人在惨哼声中,坠落下去。

????这一变故来得好生突然,敌我双方都还没反应过来,虚空打闪,却是李珣以雷霆手段,剑光左右分张,一剑一个,又废了两人。

????全场皆惊。

????有些人甚至停了手,回头看来。

????李珣按剑虚空,冷冷扫视,气势一时压倒全场,使人心悸。

????其实围攻的散修们功力都还不错,本不致被接连斩杀三人,可是李珣在旁边观察得久了,出手专挑软柿子捏,且使的又是玄门少有的近身搏杀剑,效果虽不如虚空剑气那般华丽,却凶狠泼辣,杀伤力极强,这才有了如此完美的效果。

????底下的同门已惊喜地大叫起来:「珣师弟!」、「灵竹师兄!」

????名号一出,周围又是一阵骚动。

????毫无疑问,若论在最近二十年中,通玄界被人看好的後起之秀,明心灵竹无疑列於其上,且更可能名列前茅,隐然已成了明心剑宗乃至整个正道宗门标志性的人物。

????尤其是以三年之时光,斗智斗勇,最终布置惊天禁法,生生困杀天鹰妖王一事,更是被拿来同当年钟隐出道时诸般经典事迹相比较。

????自从那件事後,他非但得了个「正道十宗三代弟子禁法第一」的美誉,更是被正道第一人、镇魂宗宗主厉斗量称誉为「小辈坚韧第一」。

????有这样一堆名头架在上面,便是不动手,也足震慑全场。更何况他出手便斩杀三人,将人们仅存的一丝怀疑,也尽数打消。

????李珣虚立空中,看似睥睨绝世,但他眼角的余光一直在观察秦婉如的情况。

????秦婉如在他现身的时候,明显地怔了一下,不过却似是没有怀疑什么,只是用饶有兴味的目光看他,两人眼神偶尔相交,也是很快错开。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两人达成了一定的「默契」。

????李珣出够了风头,冷冷一笑,降到地面,得到了同门英雄式的欢迎,那感觉就像足已经大获全胜一般。

????还是文海稳重,低叫道:「安静些,这事儿离解决还早呢!」

????这时他才有空闲和李珣招呼。

????两人的同门生活虽已有七十余年,但交情也只是泛泛,倒是他的双修道侣祈碧,和李珣较谈得来。

????双方打了个招呼,很快就进入正题。

????「怎么回事?」李珣低声询问,目光却瞥向外层那些散修,初时的震荡过後,这些人显然又蠢蠢欲动,大有誓不甘休的意思。

????文海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个苦笑:「一言难尽,简而言之,我们现在是护着一位孤女。这些邪修似乎要将她捉去炼药。」

????「孤女?炼药?」李珣闻言扫视周围,这才看到在几位同门背後的草丛中,正有一位少女蜷缩其中,低低哭泣。

????看她模样,不过就是十三四岁。

????「是啊,珣师弟,这些人为了拿她炼药,还杀了她的父母,好险才被我们救下来!」

????一个人在旁插口,平凡无奇的脸上,是因见到李珣而忍不住的兴奋光彩。李珣转脸一看,也是一喜。

????「灵机师兄,你也下山了!」

????灵机,就是当年李珣初上连霞山时,与他交情最好的室友,一副古道热肠。

????当初李珣被清虚训斥,眼见就要打发下山,就是这灵机百般安慰,虽说起不到什么作用,可是也让李珣颇为感动。

????他这几十年来,在山下的时间多,山上的时间少,与同门交流极少,在众多三代弟子巾,能和他保持着深厚交情的,也只是这个曾经的室友了。

????熟人见面,却没有时间聊天,只是相视一笑,李珣便回到正题上来:「拿她炼药?她是什么,元胎道体?」

????话才说完,便见到文海和灵机一脸讶色,李珣不由倒抽了口凉气:「不是吧,真是元胎道体?」

????不是如意玉婴么?李珣心中更是迷惑,先前听这个名目,他还以为是个婴儿状的「东西」,哪知却是一个尚未及笄的少女。

????而且,怎么又扯到元胎道体上去了?要知道他只是听到「炼药」之类的—话,联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罢了。

????但不管这少女是如意玉婴,又或是元胎道体,可以确定的是,现在他们真的背了一个大麻烦。

????不过事到临头,想太多已无意义,他持剑一笑道:「原来如此,这些邪魔果真丧尽天良,死不足惜。诸位师兄师弟,待我等联手,为天下除此妖邪!」

????这话他朗声说来,几乎是满山皆闻,周边诸散修闻声大哗,当下也不再多话,恶战再度爆发。

????李珣却没立时迎前,而是抓着文海,低声道:「周围我布置了封禁,带着这孤女,随我来!」

????文海闻言一喜,谁不知道李珣在禁法上的修为,且同门这么多年,他也知道,这位珣师弟向来谋定而後动。

????这么说法,显然一是胸有成竹。

????他点点头,不再多说,转身让几位师弟携孤女及伤患,且战且走。

????作为最有希望的掌宗大弟子,文海的修为在三代弟子中绝对是鹤立鸡群,只是先前必须要照顾同门,缩手缩脚,发不出力来,此时李珣来援,立时将他解放。

????他沉喝一声,手上传自洛南川的玄冥神剑嗡然震鸣,极细微地在虚空中移动了数个角度,将四面袭来的高压牵引迫散,随即剑芒暴涨,数十尺距离瞬息即至,正中侧方一人胸腹之问,打得对方内脏碎裂,眼见不活了。

????这一手遥空剑气比之李珣的近身剑法,正是相映成趣。

????连折了四人,这群临时集合起来的散修,心中便有些虚了。

????李珣看得分明,当下剑芒攒射,披靡四方,虽未杀上一人,可也引得局面大乱。

????便在这个时候,李珣目注秦婉如,极隐密地打了个眼色。

????他的意思是让秦婉如伺机而动,藉着他送出的机会,抢了所谓的「如意玉婴」便走。

????而他只要护住同门便成,如此皆大欢喜,也算是他的苦心。

????可是出乎意料的,秦婉如竟好像没有看懂他的示意,身形反倒向後缩,行事越发低调。

????尤其引起李珣注意的是,她的目光常瞥向北面的山脉,遮面细纱之後,秀眉更是常常蹙起,似是发现了什么不太妙的事情。

????而数息之後,李珣的猜测变成现实,秦婉如那几乎能够说话的明眸微闪,反向他使起了眼色,且不等李珣明白过来,她猛地後移,脱出战圈,竟是飞了个无影无踪。

????「要糟!」李珣心中本能地升起这个念头,但却不知糟在哪里。

????他挥剑扫开数道真息掌劲,也向北方看去,第一眼,没什么特殊之处,第二眼……那是什么?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