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七章 劫持-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七章 劫持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3:48Ctrl+D 收藏本站

????当李珣回到坐忘峰下时,已是第三日的午後时分。在已迎候多时的师弟指引下,李珣直奔未明观的正堂。

????不过,在一个转弯处,他眼负余光却瞥见人影一闪,回头打量,正看到「久违了」的单智在向他猛打眼色。

????从某种意义上说,单智和他是互为「损友」,虽说自前几日那事情之後,李珣越发看不起这心思龌龊的废柴,但在表面上,却还是与他颇为相得。

????见他招呼,便也回之一笑。

????单智先做了个「稍後再说」的信号,却又极古怪地竖起了大拇指。在李珣莫名其妙的时候,转身不见了踪影。

????「搞什么?」

????李珣按下心中疑惑,整肃脸色,迈入了正堂的大门。

????堂中,清溟、清虚、洛南川这宗门三巨头都在座,明玑也在,只是脸色似乎不是太好。不过见他进来,包括最严肃的洛南川在内,脸上都或多或少地露出笑容。

????「诸位仙师在上,弟子李珣拜见。」

????李珣很是分得清场合的正式与否,他一丝不苟地行礼如仪之後,垂手站在一边。

????清溟神情颇为欣慰,微笑道:「你下峰来,大约只用了两天一夜,显然这些年来修为精进,着实可观。很好!」

????李珣忙谦虚两句,只是宗门三巨头将他从坐忘峰上叫下来,不可能只是为了夸他两句。

????当下便由清虚道:「修为长进,自是最好不过,到北极去,我们也能放心……灵竹,你可知我们叫你过来何事?」

????李珣自然只有摇头的分儿。

????洛南川向两位师长那边扫了一眼,得到了授权後,方沉声道:「听说你想在山上逗留数月,如今看来,是不成了。

????「最近北极形势很糟,牛力士死後,散修盟会那边受的影响不小,内部倾轧严重不说,许多人都开始不听管束,时常越界犯事,当然,这也不排除是某些人有意为之。」

????他冷面上越发严峻:「在不夜城中驻守的各宗道友,近日来连番激战,颇有伤损,於是各宗计议,要再派一些人去,压住夜摩天的气焰!」

????那就选上我了?李珣心中苦笑,听起来,这可不是个好差事。

????清溟抚须一笑道:「选上你,却也是你的名声所致。你要知道,不夜城与夜摩天接壤何止万里,那些邪修妖魔又没个定性,不会只损你一处。为了不空耗人力,在接壤之地,布置、维护、运转禁法阵诀,便十分重要。

????「如你这『正道十道三代弟子禁法第一』的人物,又怎能不去?各宗计议之时,倒有三四位宗主,都提点了你的名字!」

????这难道就是盛名之累?李珣还没咀嚼出心中的滋味究竟是苦是甜,便听清洪又道:「本来这次,明玑也要前去,只是临时有些事情,要迟上约半月时间……」

????李珣听到这里,本能地向明玑那边看去,却见她神情落寞,仪态殊不正常。见他目光送来,亦只稍一点头而已。

????清溟自然将两人的神态收入眼中,心中暗叹口气,依然不紧不慢地说了下去:「两日前,你明吉、明松、明和、明德四位师叔已经先行一步,你是赶不上了,但也不着急,你只要在二十天内赶至不夜城即可。」

????李珣忙应了,再看清溟时,却见他脸上微露慈态。

????「此次前往极地,情势万变。以你之能,或许可以应对自如,但仍要小心才好。你四位师叔及诸宗长辈都在,万事不必强出头,你可明白?」

????李珣当然明白,这实质上就是让他韬光养晦,善保自身的同义词。

????这等言语虽然寻常,不过,在向来公正无私的清溟口中说来,却是极显珍贵。由此可见清溟对他回护之深。

????李珣心中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忙垂下头,低声应是,待调整好了表情,才抬起头,看几人已没什么可说的,便知趣地托言回去整理行装,退了出去。

????临退出前,他又看了一眼明玑,只是这次,他没有得到明玑任何回应。

????发生什么事了?

????「珣师弟!」

????一声招呼,将他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一回头,便看到单智从一侧拐出来,嘻嘻笑着,扯着他便走。

????李珣分明嗅到一股浓重的酒臭,他皱了皱眉头,道:「单智师兄,怎么了?」

????单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扯着他出了未明观,下了止观峰,且到一个僻静之处,这才松手,接着便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还向李珣竖起大拇指,满脸都是赞佩之色:「珣师弟,你这一手做得真漂亮!」

????「啊,哪个?」

????「哈,在咱兄弟面前,你装什么糊涂!就是前几日,救那个叫婴宁的小孩子,又碰上牛力士那次,你做得可是绝了!」

????单智兴奋得手舞足蹈,脸上通红:「现在那个叫婴宁的小丫头,见人就说珣师弟你修为如何厉害,手段如何高明,现在全山的人郡知道,你珣师弟,才是三代弟子中最拔尖儿的那位,至於我们的文海大师兄……他是谁?」

????说着,他又抽着气,嘻嘻地笑,李珣微蹙起眉头,但很快又便展颜笑道:「单智师兄,你必是喝多了酒。这山上的猴儿酒醉人,他日,我送你瓶『欢合香』如何,这酒却是不醉人的……」

????单智闻言抬高了眉毛,看着李珣似笑非笑的脸,喉咙发出咯咯的怪声。

????「珣师弟,我知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看,周围没人儿,就让当哥哥的我高兴一下,没关系的……你不知道,咱们大师兄这两天的脸色有多么好看!」

????一边说,一边笑,单智的情绪有着明显的失控前兆。

????李珣叹了口气,下一刻,他像是一只捕食的豹子,猛地冲上前去,卡住了单智的喉咙,将他抵在一边的岩壁上。

????这突然而来的粗暴手段,将单智惊得呆了,看着李珣刹那间寒芒如刀的眼神,他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他甚至怀疑,如果他再不住口,李珣会当场捏碎他的喉咙。

????李洵没有说话,但只需这么一个眼神,便足够了。

????看着单智脸上的血色迅速地褪下,他微微一笑,松开了手,这时他才开口,语气则颇为和缓。

????「单智师兄,以後还是不要酗酒的好。不管是什么话,放在自己肚子里谁也管不着,但若是这么没遮拦,第一个饶不过你的,不是大师兄,而是三师叔啊!」

????单智的身子震了一下,眼神也更清醒了些。

????李珣又叹了口气:「三师叔对你有愧在心,许多事情是忍了又忍,不过,那也毕竟是有个底线的。没有触及到,那自然最好,可一旦碰上了,这些年来的种种积压在一起,你觉得,还有转圜的余地吗?」

????听着李珣的话,单智乾咽了口唾沫,脸色一片灰白。

????李珣看着他这副丑态,心生厌恶。

????人总有恐惧的时候,但在恐惧时,连点儿反抗的念头都提不起来,那还真不如一条垂死挣扎的疯狗。看着这种货色,即便是自己处在强势地位,也要给倒了胃口。

????不过,看着眼下的单智,他忽地升起一个念头来:「当年在天都峰上,妖凤的态度,难道……」

????他自嘲一笑,忽尔觉得意兴阑珊,也就不愿再虚耗时间,对着单智摆摆手,微笑了一下:「师兄是聪明人,也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只是,他日若有人问起你我此时说了些什么,师兄会怎么回答?」

????单智有些迷惑,不过李珣似有所指的笑容,还是给了他提示。他的脸色一下子好了许多,眼珠一转,便有了说辞:「这个,当然是和师弟谈论这几年的历练见闻,天南地北,无所不聊……」

????「嗯,後来还偶尔说到,大师兄近日心情不好,是吧?」李珣低笑一声,稍一欠身道:「这件事我知道了,单智师兄,麻烦你了!」

????语罢,他极自然地看了下天色道:「时间也不早了,我还要回去整理行装。就此别过,师兄您……保重啊。」

????他又是一笑,径直转身离开。

????单智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蓦地全身乏力地坐倒在地上,将头埋在膝盖上,再不言语。

????李珣跃入天空的刹那,忽然心有所感,回头一瞥,正看到单智如石像般呆坐在那里,他眼神一跳,早年种入单智心中的那点儿「种子」,此时已经是另一番气象了吧。

????当年随手所为,真不知道,是给自己找个了麻烦,还是赢得了一线契机。

????带着这个疑问,李珣飞上半空,也在这时,他心中猛然醒悟:「如此说来,秦婉如那边的事情,不是可以办了?」

????他「哈」地摇头一笑,暂将烦心事抛在脑後。

????此刻他只觉得老天爷很有意思。

????现在,应该和秦婉如联系一下了,不知当她看到阴散人迟来的回应之际,又会是怎样的一种表情呢?

????希望不会太迟吧。

????仅在止观峰上停留了两个时辰,李珣便拜别诸仙师,准备下山。

????临别前与师兄弟话别时,不知是哪个好事的,将婴宁带了过来,又是好一阵闹腾。

????李珣对这小姑娘近乎偏执的信念全无办法,只能得过且过,应付过去。

????同时,有了单智的提醒,他再看文海,也觉得其神情颇有些微妙,不过,大家都是聪明人,任是有什么心思,也不会摆到脸上来。

????不过,最终还是文海将他扯到一边,颇私密且又极自然地道:「珣师弟这几天上了坐忘峰,嗯,可曾见了你祈碧师姐?」

????李珣心中一动,这事除了他与祈碧之外,也只有明玑知晓,但明玑是个知进退的,不会额外同文海说一声,没事儿也惹出事儿来。

????显然,这应是文海的猜测……而这种事情显然也不是脑门一拍,便能想出门道的,能这么笃定地问话,其中的弯弯绕绕,文海也不知要琢磨多少回?

????嘿,有意思!

????李珣自然不会瞒他,便点点头,坦然道:「确是见着了……」

????他极坦荡地将前後缘由都说了出来,只略去了单智以及所谓的「孩子」一事,继而脸上便露出疑色:「祈师姐似乎不太开心,大师兄,出了什么事儿吗?」

????难得文海脸上还能保持住平静,只是微笑摇头,再拍了下李珣的肩膀,看来是打定主意不再谈及此事了。

????看着他的表情,李珣心中暗笑,不过他确实也没有在这上面动太多脑筋,要知道,只是眼前的事情便让他忙得脚後跟打後脑勺,哪还有节外生枝的闲情?

????在众人的「保重」声中,李珣御气飞天,转眼间就将止观峰抛在身後,去得远了。

????似乎是所有的麻烦都在前几日报到了,接下来的行程顺遂得令人惊讶,三日之後,阴散人与秦婉如会合。

????此时秦婉如却已不是孤家寡人,而是带着七名颇有水准的男女修士,他们是秦婉如联系不上阴散人时,担心势单力孤而找来的帮手,也是秦婉如在阴阳宗中短期内可以调派的资源。

????不过,此刻阴散人神兵天降,这些人的作用立时无限接近於零。真到交手的时候,他们想出上力,大概还要看阴散人的心情。

????且不提秦婉如看到阴散人之後的欢喜,以及其他人的敬畏。在百里之外,李珣正在又忧又喜的状态下,感受着一种全新的经验。

????他以前不是没有将傀儡放出到百里之外过,但是,将已经恢复灵智的阴散人放出这么远,不能不说是冒着一定的风险。

????如果一个不慎,被阴散人透露出自己的情况,那么,就算他可以强令阴散人杀光包括秦婉如在内的一切知情人,但那也等於他在秦婉如身上积累了六十年的筹码,一朝丧尽。

????所以,他通过「幽脉」的连接,几乎把全副精神都放在了阴散人身上,不放过任何一个微妙的变化,准备在变故之时,及时阻止。

????「幽脉」是控法者与傀儡保持若联系和制约的关键。实际操作时,千万气机却是被统摄於法诀所生成的规则之内,自有它一番直指本源的玄妙。

????比如此刻,当李珣的精神完全投注在阴散人身上时,阴散人体内的每一处变化,都瞒不过他的感应。

????这种奇妙的感应,便像是内视自己的身体那样,巨细靡遗,使人生出掌控一切的感觉。

????他现在就可以「看」到,阴散人体内气机的上下往还。

????在精微细密的气机牵引下,两股截然相反,又同样强悍无匹的力量,在她体内来去流动,似乎各有分野,但更多时候,彼此之间却发生着复杂的影响与交流。

????无数更加精微的气机变化,便是在两股力量的碰撞、交汇中诞生出来,投人到严密紧复的体系中去。

????只是这一扫的工夫,李珣便对阴阳宗的法门,有了近乎跳跃性的认识,原因无他,这种感知管道,实在太直观了,让他想不明白都不行!

????而在这运转无碍的元气体系之後,还有一个隐藏着的气机源头,那就是阴散人仗之以驻形长存的关键——一个与九幽之地相连的「甬道」。

????一滴又一滴九幽地气的精粹,便从这甬道中流淌出来,化入她每一寸肌体,却又不影响她与天地元气的交相往来,其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玄妙处,令李珣一时间颇有所得。

????按照秦婉如的情报,和沿途布下来的诸多侦测机关显示,羽侍一行人此时正飞翔在距地面超过三千丈的高空中,显出一副全力赶路的架式。

????浑然不知再过上小半炷香的工夫,他们就要撞入秦婉如为他们精心布置的伏击圈。

????高空中白云飘荡,云层中,则是杀机暗藏。

????刚刚才得到的新经验在此刻显出效果。

????先前通过傀儡进行感应,固然是「一而二,二而一」的神妙契合,但毕竟也只是感应而已,做不到六识通透,以人之耳目,为我之耳目的直观。

????然而这一次,在李珣把握到阴散人全身的气机变化之後,这种事情,便是再简单不过。

????他通过阴散人的眼睛观察这世界,却又不干扰阴散人本人。两人的神识在一个玄妙的层次上融合又分离,奇妙极了。

????看着水镜中逐渐清晰的人影,脑中则回馈回来阴散人冰雪般冷凝的情绪,这使李珣知道,阴散人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以她的修为,又是以有心算无心,若不成功,才是真正有鬼了。

????所以,李珣现在的心态十分轻松,和水镜里那样将死之辈一样轻松。然而在他目光扫过某样事物之际,他猛地跳了起来:「糟糕!」

????「停下!」

????阴散人与李珣的神念紧密联系在一起,如斯反应,口中冷冷叫停。这让周围云层中已经完全进入状态的阴阳宗修士,立刻情绪一乱。

????不过,人的名,树的影。作为阴阳宗的上上代宗主,即使阴散人名义已是宗门叛徒,但余威犹在,不论是哪个人,就算心中不满,也不敢质疑她的命令。

????唯一有资格提问,是秦婉如。

????她从一边看过来,奇道:「师尊,怎么了?」

????「先放他们过去!」阴散人眸光如雪如刀,凌厉而冰寒。她示意秦婉如仔细看:「你看重羽臂弯里,那只妖物……」

????「血吻?」

????「不错,看来李珣那小子还有些用处,他所提供的情报里,便有关於这个血吻的资料。这妖物本身没什么,不过,有它出现的地方,便可能有另外一个妖物……」

????阴散人看着秦婉如专注的眼神,微微一笑,在她耳边轻轻说出了一个名号。秦婉如立时轻抽了一口凉气?

????「魔罗喉?」她轻声反问过去,在得到肯定的确认之後,她的脸色略有些发白。

????她是和魔罗喉交过手的,对那个妖怪的恐怖力量,她是最有发言权。

????虽说身边还有阴散人这个依仗,但只要魔罗喉出现,这一点优势便可能立时给打消。

????到那时,她又凭什么去活擒修为不在她之下的娘亲?

????正迟疑间,羽侍一行已经通过了埋伏圈,去得远了。

????阴散人微瞑双目,对此竟也视而不见。

????秦婉如虽然心焦,却知道机会可一不可再,若无十足把握,便不能轻易动手,否则一旦事败,恐怕百十年内,她便再也找不到像这样的好机会了!

????想通了其中关节,她的心态总算又趋於平稳,反过来又安抚那些焦躁的手下。

????同时,她也用期待的目光盯着阴散人,想知道她这无所不能的师尊,会怎么破解这一局面。

????待羽侍等人踪影全无,阴散人这才睁开眼睛,朱红的唇瓣微微一勾,轻笑道:「既然如此,就请援兵来吧!」

????「援兵?」

????不知为什么,虽然飞行在一望无遮的高空中,身边又有五名修为深厚的手下,甚至在远缈不测的九地之下,还有足以睥睨当世的「恶狗」随行,可是莫名其妙的,她心中总有些空落落的不稳当。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一斛珠榭」生变的那夜。

????那一次的天翻地覆,使她事隔百年,偶尔想起之时,都在心底深处颤栗。

????只是,那「一斛珠榭之夜」毕竟是谋画多年,如雪积高峰,一鼓而下,这才让人印象深刻,可今天却是怎么了?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她开始吩咐手下小心些,而纤柔的手指,则轻轻地捏了捏怀中「猫儿」的下巴。

????这头异兽仅是「呼噜噜」地应了一声,瞳孔几乎要眯成一条线,还是那么懒散。

????如此这般,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一行人行了上万里路,却没有什么变故。别说是那些手下,便是羽侍自己,都有松懈下来。

????偏在这时,数里之外,一道人影御气飞过,双方视线交错,都是「咦」了一声。

????以通玄界的宽广无边,在天空中高速飞行,还能打上照面的机会确实是少之又少。

????视线相交不过就是一眨眼的时间,只能给彼此留一个大概的印象,对面那人显然对羽侍的第一感觉极好,本能地点头笑了一下,双方随即交错而过。

????在那一瞬间,羽侍也只是看到那修士道装打扮,面目还算英俊。

????感觉中,那人气机流转,应该是幽魂噬影宗或者嗜鬼宗一脉,虽然修为不俗,但对他们还没有威胁。

????这些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那道士已经飞得不见了踪影。

????羽侍自嘲一笑,觉得自己的神经绷得太紧了,见到什么人,都想着有没有威胁——除非是厉斗量、罗摩什那个级数的宗师到此,否则来点儿其他的什么人,怕还不够下方的「恶狗」一口吞的,她又担心什么?

????笑容尚未散去,怀中的「猫儿」忽地竖起了耳朵,喉咙里虽然还是「呼噜噜」的声响,但那涵义已经截然不同。

????羽侍一惊,还没有回过神来,便听有人喝道:「前面的人停下!」

????声音并不甚高,但传播的轨迹却是极其妖异。好像是他们周围的虚空突然开裂,声音便从裂口中溢出来,四面八面都是合声重音,偏又虚缈不测,极尽变幻之能事。

????羽侍等六人神色微变,却当真听话地停了下来,齐齐回头,向後方看去。却是刚刚经过的那个道人面色冷峻,踏空腾云,倏乎便来到他们面前。

????这一去一回看似简单,但要知双方都是以瞬息数十里的高速飞行,一个错身,相距便有百里开外,这个道士竟能如此迅速地赶上来,便说明他刚刚御气时犹有余力,一身修为,不可轻忽。

????羽侍的几个手下一起拿眼看她,要她为这件事下个定夺。羽侍轻抚着「猫儿」顺滑的毛皮,轻轻点了点头,让他们自去处理。

????这几人都是散修盟会四方接引中的精锐,随便挑一个出来,便是在通玄界摸爬滚打了数百上千年的人物,面对这种情况,自然是有分寸的。

????当下便由一个同样是道士打扮的人出面招呼道:「这位道兄请了,我等是北极散修盟会四方接引的执事,我等与道兄亲末谋面,不知仓促唤住,有何见教?敝人癸道士,忝为逆水十妖之末,敢问道兄尊讳?」

????说话的这癸道人,修为不能说是出类拔萃,但他的兄长甲道人,却是「逆水十妖」之首,散修中极厉害的人物。在散修盟会建立之初,便是六执议之一,位高权重,十分了得。

????癸道人搬出散修盟会并逆水十妖的名号,其实便有震慑之意。

????只是,那道士好生高傲,白眼一翻,便冷笑道:「要个能主事的说话!」

????一句话便将癸道人噎住。

????不过,此人心性阴忍,换了常人可能就要怒火上脑,拼死一战的因由,他却还能忍住一会儿,多想那么一层:「此人刚才擦肩而过,看的是羽侍那小娘皮,难道说一眼之下,起了念想,要来劫色了?」

????此时再看那道士,见他目光直往羽侍那边瞅,心中更有定论。

????他嘿然冷笑,暗骂一声「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招惹玉散人的女人,便是冥火阎罗或是幽离神君在此,也要好好掂量掂量。

????不过表面上,他还是同头看向羽侍,以表尊重。

????羽侍脸上秀眉微蹙,看起来越发惹人怜惜,说话也柔声细语,只是话意却没有这么好欺负:「这位道兄好没来由,便是要找主事的,总也先要报个名号上来,才不失礼数。」

????那道士嘿嘿冷笑,袍袖一摆,森然道:「对你们这些下流蟊贼,还要什么礼数!散修盟会便了不起了?道爷百鬼,便在这儿等着呢!」

????「百鬼道人?」羽侍微吃了一惊,对这个近年来如日中天的邪道後起之秀,她也是早有耳闻。

????家中古音、妖凤等人,对这个能与李珣那种阴狠之辈棋逢对手的家伙,都很好奇,只是没机会一见吧。

????没想到今日这么凑巧碰上,而且,还被他给安了个蟊贼的罪名!

????任羽侍修养再好,此时也有些恼了:「百鬼道人?便是你师父阎夫人,也不敢在我们散修盟会头上乱安罪名。你是……」

????百鬼道人「哈」地一声笑,打断了羽侍说话,随即便略一扬下巴,点了点她怀中正转动眼珠的「猫儿」:「那血吻哪里来的?」

????羽侍怔了怔,这血吻的来历,她也知道一些。

????这是六十年前,古音为了某件事,托辞送林无忧庆生之礼,要魅魔宗、百兽宗悬红缉赏而来的。

????传说,最後拿了那悬赏花红的,是朱勾宗最厉害的女杀手,水蝶兰。

????对於水蝶兰是从哪裹得来,便谁都不知道了。难道……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看着羽侍略显游称的目光,百鬼道人更是得势不饶人,他嘿嘿冷笑道:「当年我费尽干辛万苦,才降伏了这只血吻,哪知转眼便被人盗去。哼,今日老天开眼,你们这些蟊贼还敢拿出来炫耀,真是不知死活!」

????话音方歇,他道袍已微微鼓胀起来,身子周围的虚空,则呈现了肉眼可见的扭曲,显出他一身幽冥阴火修为,已是极至精纯,不可小觎。

????羽侍眉头皱得更紧,她并不是怕了,这百鬼虽然厉害,但怎么也不能强过他们六人的合力,更别提暗处还隐着个魔罗喉,若真动起手来,还不知究竟是谁「不知死活」。

????可是,出於某种缘由,近期内,与阎夫人那边有关的人物,还是要谨慎些好。

????有了这想法,她脸上浅浅一笑,纤长的手指轻抚,让有些焦躁的「猫儿」安静下来,这才开口。

????「道长有所不知,这只『猫儿』,是友人转赠而来,其间有多少次转手,谁都不知,道长丢了东西,与我们散修盟会却是没有关联的。而且,此界血吻的数量虽然不多,但也有个两三百只,且外表大都相似,不知道长由何看出,我们家的『猫儿』,便是你的?」

????百鬼又是白眼一翻道:「道爷自有办法分辨!」

????虽然只是空口白话,但看他言之凿凿的模样,羽诗还真不敢肯定他话中的真假。

????只是若此事是真,世事便也太巧了些。

????而且,便是「猫儿」真是他最先驯养,作为不久後,「那个计画」的最关键一步,羽侍也不可能将它送出去。

????所以,她准备先缓住这人,最好是……等等,不好!

????羽侍突地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若百鬼所言属实——从百鬼的神情来看,这种可能更大一些。他今日见了这血吻,日後便有可能将事告诉给阎夫人。

????以阎夫人的精明算计,「那个计画」恐怕就要凭生变数,这比现在得罪阎夫人,情况还要严重百倍!

????这样……

????正想得入神,外界的打斗声将她惊醒过来,她抬头一看,却见百鬼不知怎地,又和癸道人发生了口角,怒火高燃之下,乾脆就动起手来。

????此人不愧是近年来最有名望的後起之秀,一身幽冥阴火的修为,极具变化,只几个照面,便让癸道人手忙脚乱起来。

????当下便又有一人自行列中分出来,和癸散人两面夹攻,将百鬼堵住。

????这样的距离,许多威势极强的法诀便使不出来,只能肉身搏击,三人杀做一团,真息元气闷爆声声,激烈中更是凶险非常。

????羽侍看着这情形,心中那丝犹豫也瞬间抹消。

????一不做,二不休,只要手脚乾净,这世上少了一个百鬼道人,也未必能在短期内被发现。

????就算发现,也没散修盟会的干系不是?

????心中杀机闪现,她手上便微重了一下,怀里「猫儿」喵地一声叫了起来,声音里颇有几分不满。

????羽侍笑着低下头去,放缓了手法,轻轻抚弄,同时,又以特殊的方式,和这佣懒的异兽进行交流。

????「猫儿」灵动的眼神一转,低吼一声,极人性化地点了点头。

????与之同时,它额头上嵌入的红色晶体光芒一闪,一道隐晦的波动直直射下,转眼间便掠过万丈距离,直抵九地之下。

????偏在这时,百鬼大叫一声,一掌将癸道人震开,脱出了两人夹击。身形再闪,竟是就此远遁,但是虚空仍回响着他的怒啸声:「你们不要得意得太早,这里离北极还远着呢!」

????癸道人等一起回头,看羽侍有什么决定。

????羽侍微瞑双目,利用「猫儿」的特殊管道,感觉着「恶狗」已经追了上去,便微笑道:「放他去吧!他若还能再来,我便将血吻送与他,又有何妨?」

????癸道人几个长期在她手下办事,对一些隐密也是有所了解,知道她既然如此肯定,便是有把握的,相视一笑後,便收拾心情,再度开始赶路。

????不过,羽侍心中的疑惑,并没有因为「恶狗」的出动而有所减少。

????现在想想,这百鬼道人的性情,怎么与传说中差了这么远?这种三言两语不合,便悍然动手的粗人,能与李珣僵持不下这么多年?

????刚才那莫名的空落不安,在此刻又一次袭来,她想静下心去,好好考虑一下,可突然的,怀中的「猫儿」喉咙里呜呜作响,且毛发倒竖,奋力挣扎,形态慑人至极。

????羽侍吃了一惊,想安抚一下,却被它身上猛然爆发的异力震开。

????藉此机会,「猫儿」跳出她怀里,浮在半空,一对猫眼儿死死盯着里许外的虚空。

????「有敌!」

????羽侍一声令下,五名手下立时提气戒备。

????在他们的注视之下,那处虚空荡漾出一片极细微的波纹,一只如白玉般的纤手探出来,似乎是轻挽着一道无形的珠帘,就那么轻轻拨动,一位绝色女冠,便顺势转出身来。

????极合身的玄葛道袍在高空朔风中猎猎作响,贴体拂动,现出她近乎完美的身姿体态。

????女冠伸出手来,轻拂了下额前几根发丝,又像是挡着高空略有些刺目的阳光,在手放下之际,她眸光闪亮,直透过里许的距离,停在羽侍脸上。

????在羽侍惊讶至乎惶恐的神情中,女冠微微一笑,温言道:「重羽,姐姐来接你了!」

????请继续期待幽冥仙途第二部续集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