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三章 飞虎-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三章 飞虎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3:52Ctrl+D 收藏本站

????「刚才,你做得不错!」

????看着秦婉如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云间,李珣笑了一笑,开口道:「毕竟省了我一番唇舌,这样很好。」

????阴散人微偏过头去,目光看向极尽远处,没有回应。

????李珣看她的情态,哑然一笑,伸出手来,拂过她面颊,轻轻捻动数根飘过的发丝,阴散人冷冷回眸,只是已无法对李珣造成任何影响。

????手指轻探,感受着凝脂般的肌肤触感,李珣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这就是生命的气息,傀儡还是那傀儡,只因身上辐射出的灵动之光,便与之前相去天壤。倒似让他的呼吸心跳,也随之共振一般。

????这才是真正的阴散人,这才是真正的尤物!

????手臂灵蛇般游过去,在美人细腻柔滑的颈侧轻轻摩挲,李珣口中吐出来的,却是再正经不过的言辞。

????「之前你说过,你妹子身上的禁锢之术,不是古志玄的手笔,而是古音的……他们叔侄的差别很大吗?」

????阴散人目光轻瞥了一眼那作恶的手指,脸上略现出一个极微妙的笑容,就李珣看来,那应该是嘲弄吧,但这笑容又很快敛去,她最终只是垂眸道:「差别……很大。」

????李珣想了想,抽回手来,很耐心地听她说下去。

????阴散人又瞥了他一眼,这才继续说道:「两人的差别,可说是在骨子里的。且不管古志玄为人如何,这人其实是极骄傲自负的,有些事情,他不会,也不屑于去做。而古音则不同。」

????她冷冷一笑:「与古志玄相比,古音或许有许多事情做不到,但只要是她能做到的,她一定会去做……你明白了?」

????李珣扬扬眉毛,从这上面来看,好像还是古音更可怕一些。

????那么……

????将其联系到所经历的事情,李珣越发肯定,当年林无忧所说,夜摩天真正的主事人是古音,一点儿不错。

????然而,古志玄呢?

????目光扫过阴散人,阴散人会意,沉吟道:「传闻中,他们叔侄之间的关系是极紧张的,当年,古志玄虽不是妙化宗宗主,但仍是大权在握,古音空为宗主,却只能做个传声筒。

????「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古志玄自动让权,定居在无回境,外界都猜测二人反目。直到钟隐追杀他时,他才被迫回夜摩天藏身……」

????她虽没有直接回答,但这种事情,任何回答都是无根无据的猜测,这样说法反而很客观。

????李珣觉得其中颇有些值得思虑的细节,只是他现在事杂,一时间也沉不下心去,只能暂且延后,想了一想,他决定还是按部就班地做事。

????「找个安静的地方,我问问那边,出了什么事。」

????这种支使的言辞,他说得越来越是自然。

????阴散人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提出异议,看来,她也正在适应这种角色的变化,虽然适应过程并不好受。

????两人找了一处较偏僻的谷地,停了下来。

????李珣看了下周围的地势,点点头,开始布置禁法。

????所谓的「问问那边」,其实就是要以飞剑传书的方式,向阎夫人求证雷喙鹰所说之事。

????这应该是他现阶段唯一能够确认的事情了。

????说来轻松,但想一想将飞剑传送上百万、甚至近千万里的遥远路程,送到某个特定人物的手上,这一工程也堪称浩大了。

????一般来说,飞剑传书都是在宗门特制的阵诀之上运行,藉天地山川之利,集聚元气,方能达到这一效果。

????也只有像阴散人这样,修为绝顶的真一宗师,才能真正地脱离种种限制,念动即发。

????除此之外,就要像李珣这样的禁法高手,可以完美复制那庞杂精细的阵诀,也能达成这一效果。

????饶是如此,李珣也花了足足两个时辰,才在这荒山野岭将简化的阵诀设立起来。

????此时天色已经近黑了,李珣估摸着元气的阴阳变化,开始小心地测试此阵诀集结地气的效率。

????随着时间的流逝,谷地周围已开始闪烁起微微的亮光。

????阴散人站在一边,安静地看着李珣几近鬼斧神工的禁法表演。

????虽然不情愿,但她必须承认,眼前这个修道不及百年的小子,仅在禁法一项上所取得的成就,已将她远远地抛在了后面,这又是怎样的天赋和遇合,才能造就的奇迹?

????不知不觉地,她叹了一口气。

????便在此时,李珣已完成最后一道工序,在山川灵气的催动下,阵诀中央电光流动,浑厚的地气催发一连串的元气反应,最终,虚空中一个黯沉的孔洞稍开即闭,刹那之间,灰芒闪烁,直窜入这孔洞中去。

????「一来一回,起码要四、五日的工夫,在这期间,离极地越远越好,却也不能误了时日,嗯,停在哪里呢?」

????李珣脑中一转,便做出决定:「嗯,就再赶上一段好了,我记得再向北数万里处,有一个景致不错的大湖,我们就在那儿等着,接到回信后,再启程去极地不迟。」

????阴散人不置可否,事实上,她现在也没有这个资格。不过,在李珣话音落下的时候,她却是神情一动,扭头看向远方天际。

????李珣修为毕竟不及她,迟了一拍才有所感应:「哪来这么多人?」

????嘴上说着,他心里却明白,看来人的架式,恐怕是被刚刚剧烈的元气震荡吸引过来。

????根据其影响的范围,大致估计一下,对方之前与他的距离,恐怕也没有超过百里。

????正思忖间,第一个人影已出现在天边,紧接着,十余道颜色各异,气感亦强弱有别的剑光便纷纷出现。

????遥遥感应,在天空此起彼伏的尖啸声中,流淌着的,分明就是一**浩荡凌厉,质性雄浑的剑气。

????李珣转眼间就在脑中将通玄界所有剑修宗门过一遍。

????「势拔五岳掩赤城!这是……三皇剑宗!」

????他立刻做出了最合适的选择,噬影**全力发动,整个身子像是一道虚幻不实的影子,没入谷底仍在扩张的阴暗中,随即又顺着岩壁上交错的缝隙,攀到高处。

????阴散人皱眉考虑了一下,稍一跨步,直接没入虚空之中。

????只是前后脚的差别,天空中人影、剑光纷纷下落。

????每看清一个人影,李珣嘴角的笑容便苦涩一分,到后来,他已是满嘴发苦─虽然是碰上老冤家,但这种冤家路窄,还是不要也罢。

????碧霄客、龙首狂客、东阳山人,当年在龙环山上得罪的高手,现在几乎一个不落的到此。

????而最吸引李珣目光的,则是那个站在诸多高手中央,衣饰华贵,容颜娇美的女修,那垂丝耳饰让李珣一下子便认出,不是洛玉姬洛大小姐,又是谁来?

????这位大小姐的刁蛮名声,可说是响彻整个通玄界,六十余年,未曾稍改。

????说也奇怪,在这数十年间,李珣以「明心灵竹」的身分,和不少三皇剑宗的修士打过交道,偏偏就没有碰到过这位大小姐,反倒是以百鬼的脸面现世时,很是来了几场狠的。

????双方的仇怨已是越结越深,若是现在和她打照面儿,一场死战将不可避免。

????可是,什么时候,这刁蛮女也懂得尊老敬贤了?

????李珣眯起眼睛,心中颇感奇怪。

????此时谷底处,洛玉姬正和身边一人说话,话题虽是关于这谷底阵诀的,但口必称「伯父」,且不自觉微躬着身子,脸上竟是出奇的专注。

????这模样,可不像是装出来的。

????李珣目光从与她说话那人身上扫过,第一印象,便是「平凡」二字。

????身量中等,灰色袍服,头发微斑,脸上洁净,手中还拿着一串木制佛珠,时时捻动,从头到脚都是平平常常,和一般的修士没什么两样。站在光芒四射的洛玉姬身边,实在是黯淡到了极处。

????以至于李珣都要通过洛玉姬,才能发现他的存在。

????通玄界一流的修士,李珣自认为了解的**不离十,可是其中却没有此人的资料。

????偏偏就是这样的人,让一向心高气傲的洛玉姬恭恭敬敬,又透出如此的不平凡,这矛盾的感觉,让李珣迷惑极了。

????双方离得极近,他们二人说话的声音,李珣也听得真切,洛玉姬问的是此阵是何人手笔,那人则答─「禁纹纹路清晰,更难得如此复杂的布置,竟能一气呵成,气机联结绝无半点儿窒碍。你看,引气、催发、归流……三处功用的布置分得清楚,偏是一笔而下,完全融作一处,当属大家手笔。」

????此人中气充沛,声音颇为宏亮,与外表倒有些不符,但是尾音颇为悠长,又显得慢条斯理,正如他外表一般,尽是矛盾。

????只听他道:「至于这阵中残留余气,不用再想,必是幽冥之气,乃是幽魂、嗜鬼之故技,我久未下山,对此界的后起之秀,已是想不分明了。玉姬孩儿,你可记得,在那两宗门,有禁法修为精深之人吗?」

????洛玉姬脱口叫道:「必是百鬼那厮!」

????那厮个头啊!李珣暗骂一声,对那个修士却是警惕到了极处,同时也就更好奇这人的身分。

????正大动脑筋的时候,他背上忽地一冷,猛一回神,正看到那人的目光自他藏身的方位一扫而过,其澄静冷澈处,便如同一汪深潭之水,直寒到李珣的心尖儿。

????李珣的瞳孔立时缩成了针尖儿大小,心中只存下了一个念头:「这家伙的修为,可怕极了!」

????只听那人微笑道:「百鬼?哦,记得了,这些年,那些小和尚也常常在我耳边聒噪,说这百鬼道人堪称邪宗第一流的后起之秀,十分了得,可是他吗?」

????洛玉姬听了这个名字就生气,也不顾长辈在前了,只是切齿道:「什么了得,只是懂一些偷袭暗算门道的卑鄙小人吧!」

????那修士放声大笑,笑声殷殷如雷,这却是天生的豪迈气度,当即压过他原本的朴实纯厚,但他的神情依然如观赏小儿女情态的慈父一般,十分和蔼可亲。

????李珣耳中嗡嗡作响,但脑子里面却是灵光电闪:「小和尚?这家伙最近住在和尚庙里,且看来与姓洛的一家交情深厚。他是……」

????答案,伴随着一声巨喝轰然而来!

????「百鬼道士,出来!」

????刹那间,李珣脑中被这声贯脑音波震得一片空白,刚刚想起来的东西,也给冲了个七零八落,如此威煞,便是李珣见惯了妖凤、阴散人这样的绝顶宗师,也无法等闲视之。

????按住狂跳的心脏,李珣还没想好该如何应对,耳边一声冷凝如冰的嗓音便响了起来。

????「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吹破天来,不外如是。」

????阴散人开口了,这完全是傀儡自主的决定,但李珣反而心生感激。

????若不是这样,他刚刚一个失神,怕是就要出大丑了。而且这种时候,恐怕只有阴散人出去应对,才最合适。

????果然,阴散人此话方出,谷底便是一声惊咦:「怎地?阴美人儿?」

????说话的正是那个修士,只是这言辞刚一出口,那边紧接着就是一声佛祖,那修士苦笑一声道:「原来是**友当面。这数百年不见也就罢了,见了却引我犯了口戒,这可算是怎么一回事?」

????听他说话的口气,李珣更确定了此「人」的身分。

????他晃晃还有些昏沉的脑子,也不再徒劳地藏匿身形,直起身子,站在了阴散人侧后方,居高临下,看了过去。

????谷底分明响起一阵低哗,数十道目光齐刷刷地射了上来。

????真正望向李珣的,也只有一个洛玉姬而已,其它所有人的眼神,都死死地盯着阴散人,目光如刀如剑,恨不能将其千刀万剐而后快。

????也对,当年三皇剑宗的「一皇二君五王侯」是何等风光,纵横此界,无人敢撄其锋,偏偏半途杀出来个阴散人,举手间,一代「天君」,便硬是给折磨成了疯子。

????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在之后的数百年间,三皇剑宗空有高手如云,却奈何不了凶手一星半点儿。

????这样的经历,便如同白衣上的污渍,在三皇剑宗千年以来的辉煌中,显得分外刺眼。

????只是,阴散人对此却全不在意。

????她居高临下,俯瞰谷底,视其余人等如无物,只对那修士笑道:「你这头没牙的老虎,不在琉璃天吃斋念佛,到这里鬼吼猫叫,安的是什么心?」

????那修士环目扫过周围情绪已明显过激的同伴,平凡无奇的脸上露出一个极苦恼的神情来。

????「**友这些年来神出鬼没也就罢了,怎么还喜欢搞这些狭路相逢的戏码?」

????阴散人微微一笑,却不回答,而是扭头向李珣示意道:「看见了没,这位虔诚向佛的居士,你可万万不能小看了。毕竟在数千年前,他也是杀生无数,搅得此界动荡不安的一代妖魔啊。」

????果然……李珣终于可以肯定这个低调平凡的修士是谁了。

????前半生是杀生无算的魔头,而后半生则诚心向佛的「人物」,在通玄界历史上,也只有这么一位─当年纵横天下的插翅飞虎,如今西极禅宗的山门护法,半成居士。

????只看他如今的称号,谁会相信,他也如妖凤、水蝶兰一般,身入宇内七妖之列呢?

????李珣既然有所准备,脸上也就平淡得很,他略上前半步,向着那修士行了一礼:「后进末学,百鬼道士,见过居士。」

????如此一来,谁都知道,百鬼与阴散人的关系不一般了。

????谷中修士都颇为惊愕,却不知山壁上,李珣的感觉同样古怪。

????他是在奇怪自己与宇内七妖的「缘分」。

????对一般修士而言,宇内七妖个个都是神龙不见首尾的绝顶妖魔,有些人一辈子也未必能见到一两个,而一旦见了,那后果也是不堪得很。

????偏偏是他,至今已与七妖之六打过照面,却仍是活得好好的,且与其中数位都有较密切的联系。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有缘」?

????想到这儿,他不由哑然失笑,至于这副表情落在谷底修士的眼中,会是种什么感受,那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事了。

????「百鬼道人……原来是这么个样子,和那些小和尚讲的差得太多。嗯,也不像玉姬孩儿说的那么面目可憎。」

????半成居士点点头,一点儿也不为阴散人的调侃而动容,接着又笑道:「只是我叫道士,却跳出个道姑,**友这一手,玩儿的又是什么?」

????阴散人微摆拂尘,同样笑道:「你堂堂一代妖魔,跑到琉璃天去当个小护法,别人为你不值。而今日,我也给人当个护法,你觉得如何?」

????别人只当她在说笑,或者是在找碴,李珣却听出这话中的自我调侃来。

????不过,半成居士的反应也很有意思,他抚掌道:「只听这一句,便知道友修为长进。若是当年的阴宗主能说出这种话来,如今阴阳宗气象必然不同。」

????此言一出,李珣分明感到阴散人心中微有波动。

????但她脸上一点儿不显,只是摇头失笑:「老虎没了牙齿,嘴巴倒更甜了些。可惜,我听得虽然舒坦,你身边那群废柴可满心的不是味道。这么顾前不顾后,看来西极禅宗的斋饭,喂得饱肚子,喂不满脑子啊。」

????话音方落,那边脾气最暴的东阳山人锵然声中,拔剑出鞘,冲着阴散人大骂道:「阴重华,你嚣张的日子到头了,当年祸害我二哥的仇怨,今日便要清算干净,快下来受死!」

????吼叫声中,便是之前没拔剑的,也都铮铮亮剑,大战气氛,正是一触即发。

????「蠢材!」李珣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字眼儿,人可以鲁莽,但鲁莽到这个地步,就实在说不过去了。

????他这么一吼,半成居士尽力营造的气氛登时毁于一旦,白费了这老妖怪一番好心─一会儿两个真一宗师斗将起来,误杀周围一片,别怪人家没尽过心!

????阴散人冰寒入骨的眼神自东阳山人身上一扫而过,虽未真个动手,但其中透射的威煞,却让东阳山人不自主地提气抵挡。

????气机感应,谷底登时剑气铿锵,肃杀之气四溢。

????便在这一触即发的空档,半成居士叹了口气,想必是也是对东阳山人的行为颇感无奈。

????但他吃斋数千年,修养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很快便又调整心情,脸上仍是温和得紧。

????在僵冷的气氛下,他的话音显得分外柔和:「若是佛祖在此,当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之语。只可惜,我无佛祖的大神通,不能消解干戈,更不能袖手旁观……**友,自当年一别,咱们也是老长时间没有切磋过了。今日趁这个机会,来一场如何?」

????此话一出,东阳山人及一部分修士的脸上,便不自主地露出喜意。

????这正是他们敢向阴散人叫板的最大依仗。

????阴散人固然了得,但插翅飞虎的名头也不是虚的,有半成居士主攻,再有几名高手在旁牵制,今日胜算当是极高。

????李珣在高处低声冷笑。

????笑声中,阴散人几不可察地向他这边一瞥,然后才笑道:「好得很,你学不来佛祖的神通,倒是把那股子迂腐劲头学了个全。这应算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吧。为这么一群废柴,可值得么?」

????这话其实暗含有罢手的意思,只可惜,是说给聪明人听的。

????半成居士脸上神情方一松,那边已惹恼了东阳山人。

????仗着一腔的莽夫气,他怒啸一声,御剑直上,身边的龙首狂客想拉都没拉住,只能嘿了一声,也冲了上去。

????阴散人眼眸中寒光连闪,自她复生以来,诸事不顺,难得有这么一个泄火的机会,她岂有拒绝之理?当下身形微微一侧,让过剑气正锋,直取对方中宫要害。

????动作虽然简单,但在滔滔剑气中如此闲庭信步,本身便体现了双方几近天壤的差距。

????大气嗡然震鸣,紧随其后的龙首狂客到了。

????那把使人印象深刻的阔剑自东阳山人肩上笔直刺出,其剑气之雄浑阔大,比之东阳山人更上一个层次,而论稳重老辣,则是远胜。

????东阳山人毕竟也是有真功夫在身的,见师兄帮忙,身形也随之一转,双方剑气内聚,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阴散人眸光一闪,身形便如汩汩流动的山泉,一个妙至毫巅的转折,便从剑气之间一个极小的缝隙中「流」了出去。

????这一瞬间的气机强弱的变幻转化,让出剑的二人难过得直想吐血,剑势便不由一挫。

????若阴散人反手回击,两人中至少有一个要吐血重伤。

????只是,在逸出剑气聚合圈的同时,阴散人身形一展,竟是直上半空,与二人错了过去。

????此时,龙首狂客背上已经湿了一片,扭头看时,却见一个灰袍人影无声无息升了上来。

????天空中响起一声低低的梵吟,也就是在这个转折的工夫,半成居士已与阴散人过了一招。

????双方的身形都是一滞,大气中并没有太过明显的元气震荡,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口鼻之间都是一闷,皮肤也有些发紧,直转到内呼吸状态,才稍好过一些。

????只听得高处阴散人慨叹一声:「当年虎魄妖刀坐啸生风,那是何等的英姿豪气。如今却落得枯枝朽木,行吟念佛。琉璃天那些老秃驴,果然不安好心!」

????说话间,她手腕一转,拂尘挥洒,漫天银丝如雨,光芒耀目,刺空之声,夺夺作响,也将方才沉闷的气压整个地击碎。

????虽然地面上诸人明知这「银丝雨」不是针对他们,但在这凌厉无匹的攻势面前,仍不免一阵骚动。

????「碧霄客」胡不离见这种情形,眉头大皱。

????真一宗师交手之际,那种一瞬千变的元气震荡,以及偶尔偏移的重击,非常要命,说不准就会出什么意外。

????此时最好的举措就是移开了一个安全距离,可是,这岂不是自家惹的祸事,送给别人来背?

????不管结果如何,这次三皇剑宗的脸面,必要给抹灰无疑─东阳这次做事,真是太鲁莽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挺身护住洛玉姬,只是后面这大小姐实在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主儿,见他谨慎的模样,大感不满。

????「胡师叔,有虎伯伯拖住那个阴散人,我们正好趁这个机会,让那个百鬼好看,这么缩着,算是什么道理?」

????胡不离苦笑一下,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洛玉姬便又叫了起来:「百鬼跑了,师叔,我们快追啊!」

????胡不离吃了一惊,本能地反手就抓,却不想洛玉姬的剑光遁术比他估计的快了一线,这一抓着只碰着了空气。

????后方同样有一只纤纤素手探出,也如他般慢了一步,那人却是同属八狂士之列的萧怡。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叫了一声:「追!」

????李珣不跑才有鬼!

????没办法,本来除了那个半成居士老妖怪,任是谁来他也不惧,但看东阳山人等人的状态,弄不好就是一个群殴,若他还不跑,就是纯粹笨蛋。

????只要他去得远了,阴散人无后顾之忧,那也是想走便走,这一件事便算是揭过,以后哪儿碰面哪儿算便是了。

????他打得好如意算盘,却没料到对面还有个全不按常理出牌的小祖宗。

????等他发觉不对之时,前面一道,后面两道,共计三人已经追了上来。

????他一眼扫过,当头那个咬牙切齿的,正是洛玉姬,后方则是「老朋友」胡不离,以及……「长离剑仙」?

????李珣对这位女修的印象也颇为深刻。

????当年龙环山上,双方「皆大欢喜」之后,扶着洛玉姬的便是此女。

????李珣记得还曾「支使」过她。

????但给他最深印象的,还是此女常被人与明玑共号为「仙剑双璧」,均以剑道通神着称。

????只这么一人便是麻烦,更别提还有一个绝非庸手的胡不离。李珣叹了口气,正要加劲儿拉开距离,天空中忽地「嗡」然作响,惊回头,恰看到一张大网当头罩下。

????只看网结上闪动的绵密青芒,便知这网子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李珣如何敢正面接下?

????他低骂一声,噬影**全力发动,要在大网罩下之间闪脱出去。

????然而,这张网子倒像是有灵性似的,各网结上气芒流转,不知以什么途径,捕捉到李珣变化的气机,竟是飘飘悠悠,似缓实疾地连换了几个方位,始终将李珣罩在其中。

????只这么一耽搁,后面洛玉姬三人已经追了上来。见李珣的狼狈模样,洛玉姬为之大喜:「真不枉专门找千帆城订制了这张「天罗网」,这次你还不束手就擒?」

????李珣目光森然一瞥,闷声不吭,身形一缩,竟是往地下钻去。

????洛玉姬见状也不着急,手上掐了一个印诀,叫一声「收」,地面上蓦地散射出数以千记的气丝,绞合成网,同上面的网子两下一合,将李珣死死地缠在中间。

????洛玉姬这才拍手笑道:「百鬼小子,你也有今天。对不住了,本小姐刚刚漏说了一个字,应该是「天罗地网」才对!」

????说着,她便要上前,只是才迈出一步,便被萧怡一把抓着香肩。

????也就在此同时,网中李珣一声长笑,身形猛长,竟是转眼间从网子中间闪脱出来,那一张青芒隐隐的网子,只一抖,便让他收入掌心。

????「天罗地网是吧,美人儿有赠,穷道士又怎能不收呢?」

????洛玉姬瞪大了眼睛,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怎会的,那个农大师明明说只要不是真人以上……」

????「就因为你总是小看他,所以才总是吃亏!」

????萧怡摇头一笑,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后,目注李珣道:「便是邪宗法门成长最速,但能用不到百年时间,便隐有突入真人境之象,数千年来,恐怕也有鬼先生方堪比拟,你败在他手上,也是不冤。」

????洛玉姬一脸难以置信,扭过头去看胡不离,却见他脸色沉肃,显然没有异议。

????当时的情形,瞒得过洛玉姬,却瞒不过他和萧怡。

????李珣从头到尾都没有以土遁脱身的意思,他只是作势引洛玉姬出手,在天罗、地网交汇的一刹那,根据气机的变动,找到控制这件法宝的关键节点,再一击中的。

????而之后装作受制倒地,恐怕是想着重施故技,抓着洛玉姬来威胁他们吧。

????如此眼力、手法,就算还有几分生涩,也足堪称为劲敌,更何况,此人还是出了名的狡狯……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心中的犹豫。

????便在此时,后方一声宏大的啸声隆隆碾来,把洛玉姬给吓了一跳,转过脸去时,正看到远方大气呈现出清晰的波浪式震荡。

????这震荡扩散得好快,转眼间,余波扫过,她身子前后的地面,便裂开了无数道细细的深缝。

????要知道,这里距交手处,至少也在十里之外了!

????「阴散人果然可怕,竟迫得半成居士使出往日故技……那情形,必定是紧张得很了!」

????正因为这一变故,萧怡二人当即做出决定。

????「百鬼,今日不是时候,便是有什么恩怨,留到日后再行处理吧。」

????匆匆说了句场面话,胡不离一扯洛玉姬,不管她的挣扎,转身便走。

????洛玉姬正想叫嚷,却被萧怡一个空前严厉的眼神惊窒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话,只回头向李珣送来恶狠狠的一瞥,这才去了。

????「聪明!」

????看着三人的身影马上就要消失在视线之外,李珣也是长吁一口气。

????双方本就没有深仇大怨,小姑娘胡闹也就罢了,若是两个长辈也跟着搅和,三皇剑宗那偌大的名头,便真是名不副实了。

????不过……那边打得如此激烈,没问题吗?李珣掂了掂手中的网子,虽然明知阴散人不用他操心,可是想想与她交手之人的身分,那点儿自信,也就不怎么牢靠了。

????有心通过心神联结察探一下那边的情况,又怕影响到阴散人的心境,想了想,只能放弃。

????那么,现在就……

????念头才闪出半截,他脑中蓦地一片空白。心底最深处的本能,发出了尖锐的嚎叫,又瞬间排出了一切的杂念,而将全副心神,都纳入到猛然间疯狂运转的无底冥环中去。

????李珣仍自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知道─危险!危险!

????耳膜响起一声轻响──等到李珣想明白,那是自己身上某处骨骼的断折声时,一股狂暴凶戾,充满着毁灭性的力量已撞入他体内。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