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五章 自在(二)-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五章 自在(二)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3:55Ctrl+D 收藏本站

????明松待李珣极是亲热,这其中当然有他与林阁同为清溟之徒这一层关系。

????此外,还有单智这个废柴弟子的缘故。

????李珣是山上少数几个能管得住单智,使他能暂时安心修炼的人物,这令心中有愧的明松,分外感激。

????坦然受礼之后,明松扶起李珣,笑道:「你来了就好,如今这极地局势越发难办,单人独力,是抵不住对面万马千军,也只有回玄宗的道友,以及珣儿你这样的禁法高手,才最有效用。」

????李珣忙道不敢,只是这种客套话也就是顺口说说,他很快就问起海边的布防情况。

????明松先示意灵@去干自己的事,他则领着李珣向海边行去。一边走,一边给李珣介绍。

????果如李珣刚刚所看到的那样,万里极光壁已呈弧形内收,且弧度比李珣想象的更大一些。

????弧线前端的直线长度,大约就是两千余里,这样,便减小了受力面,增加了纵深。

????正道十宗,除不夜城为地主、水镜宗未到之外,其余八宗,均至少派出三位真人境高手,坐镇此地,共计九宗人马,将纵深划分为三块区域,即接战区、缓冲区和屏卫区,依次后移。

????每块区域又分东、中、西三部,共三区九部,由九宗轮替看守。

????今日,便是由明心剑宗当值接战区,位置靠西,与中部不夜城,后方天行健宗相连。

????「天行健宗?倒是挺巧!」

????李珣又想到了那个给他以古怪感觉的庄楚,心中合计着,要找个机会从灵@等人身上,探探她的底细。

????他面上则是神色不动,点头道:「弟子知道了,嗯,三师叔,我给分了什么差使?」

????明松轻咳一声,道:「咱们这些人里,数你的差使最麻烦。你不是与我们在一起,而是被派入流动哨,负责修葺各处损坏的禁制,这也是诸宗长者对你的看重,你要理解才是!」

????李珣对这一点已是有了准备,闻言只是眉头稍皱,便应了下来,当下也不废话,直接向明松了解所谓流动哨的情况。

????明松想了想道:「其它都还好,只是每日辛苦些,在各处转转,修修补补,有时会有各宗道友求援,你也要及时赶到……」

????他顿了顿,又道:「但有一点,你要特别注意。流动哨除了维护禁制之外,也有遇敌示警的任务,如今局势糜烂,要想将所有人都挡在海外,已不可能。

????「现在我方主要是抓大放小,原则上说,只要不是真人境的高手,尽可放他们过来,而若是真人或以上,及时发出信号,自有各区负责的道友应付,你万万不要逞强!」

????这话与清溟的吩咐倒也是差相彷佛,李珣自然应了,但很快就皱眉道:「三师叔,都说阎王好办,小鬼难缠。弟子来此一路上,见了不知多少场混战,如此这般,极地乱局恐怕永无止息之日……」

????明松摇摇头,叹气道:「这点我们也都知道,只是最近,不夜城即将有变,各宗也是顺应形势罢了。」

????「有变?」

????李珣本想再问,但看明松没有深讲的意思,只好将一肚子疑问暂时按下,问起其它的问题来。

????只是,又说了没几句,海边便又有散修冲关,明松只好舍了李珣,前去封堵。

????这一去,便再也腾不出时间来。

????李珣在后面观望了一下,终于还是拔出剑来,朝着一个刚刚冲过明松剑气封锁的散修追了过去。

????「原则上……嘿,也就是看心情好与不好了!」

????李珣才帮着明松砍翻了两个散修与一个小妖,便被他赶回不夜城去,到主事仙师处,领了流动哨所必须的几件法器。

????直到这时,李珣才想明白,主事仙师与他初见时,那笑容由何而来。

????这分明就是早已知道他的分派结果,却按住不发,让李珣先去见同门,也算是送出个情面,李珣自然是要道谢的。

????主事仙师笑咪咪地受了礼,这才给李珣安排流动哨的具体工作。李珣听了几句,便明白为什么自己给安排在了这个岗位上。

????只因为流动哨的工作,除了要求修士在禁法上有一定造诣之外,还要修士心思灵动,知道进退。

????否则,本来是要你示警,你却拔剑冲上送死;或者要你当机立断砍人的时候,你却为了几只耗子招惹一大批高手过来,这种人必是做不了流动哨的。

????「看起来,自己的形象在各宗之间,已经定型了。」

????李珣暗自沉吟,浑浑噩噩过了几年,有些事情到现在才真正地清晰起来。

????定型了不要紧,重点是如何一以贯之。

????在邪宗,你喜怒无常,那叫高深莫测,但在正派,便是心思诡诈的代名词了。

????他心中暗暗警惕,又听得主事仙师道:「其它的法器也就罢了,最关键的就是这「长风哨」和「参星盘」,一个是求援示警,一个是任务方位,这用法,你要仔细记了。刚才我已将你编入流动哨的队列中,或许任务马上就来……」

????李珣点头,先将那个玉制的柳叶哨收入怀中,又拿起极似罗盘的参星盘,极稳当地操作了两下,主事仙师见状捋须微笑,显然十分满意。

????便在此时,参星盘上玄光一闪,主事仙师不幸言中。

????主事仙师讶然凑过头来,瞅了一眼,不由叹道:「乱了,真乱了。这才刚刚编入,便轮到你做,唉,快去吧,接战中区,正是敝宗所处之地。若有什么不懂之处,也有上人照拂,说起来,上人对你也是颇多称许呢!」

????李珣眉头一跳,也不再多言,应了一声,便直向北边飞去了。

????「参星盘」所指的地点,是禁制需要维护的地方,李珣到达之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人影,只是地面上残留的痕迹,表明不久之前,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战斗。

????就是这场战斗的余波,毁损了附近方圆数里的七八处禁制。

????李珣目光一扫,确认周围相对还算安全,这才蹲下身来,检查毁损的禁制。

????和他估计的差不多,虽说不夜城与夜摩天之间几乎已被各种禁法布满,但其中真正具有杀伤力的并不多。

????一方面,是那些杀伤力极大的禁制费心费力,又对周围环境要求颇高,并不现实。另一方面,这类禁制一般都有宗门独特的心法在其中,一旦损坏,也只有本宗之人才能修复,重复利用率太低。

????所以,这些地带布下的,多数还是像他现在所见的这般,以示警、探测为主的小禁制。

????不需要什么独门手法,各个宗门的修士,只要有些禁法修为的,便能试着修一下,当然,若要平凡中见出效果来,那还是要看布禁之人的水平。

????李珣便觉得眼下这几个禁制,布置得很有意思。

????只是平平常常的探测禁制,却因为几个微妙的气机变动,变得「迟钝」起来。

????以李珣所见,除非是真人境高手经过,且又「邪气冲天」,搅扰大气,否则这禁制绝不会发动。

????这种在别处看来是废物的禁制,用在这里,却和此前局势与各宗要求契合如一,又清楚地回馈在参星盘上,极见巧思。

????这种禁制虽然简单,但李珣也能从中看出些手法端倪,他现在就估摸着,这应是回玄宗的手段,否则不会在简单中如此峰回路转,举重若轻。

????虽说是第一次工作,不过李珣做来,也算得心应手,不过才小半刻钟,便将周围损坏的禁制修复一新。

????他站起身来,正要喘口气,「参星盘」便又震动起来。

????「又来?」

????李珣总算是知道流动哨的苦处了,只是,他暂时还没有拒绝的资格。

????挠挠头,他扫了一眼,见那位置距此地不过数十里路,知道是按照就近原则分派,只能叹了口气,向那处赶去。

????「类型……一样,手法……差不多,损毁程度……一般,损毁原因……强烈冲击,然后……」

????他耳朵动了动,蓦地抬起头来,望向西方天际。

????这里距明心剑宗的防区,不过百里之遥,在这边也能隐隐看到本门剑光,在空中迁幻挪移,想必又是和哪个入境强者打成一团。

????前方,海天交界处,以夜摩天的永夜天空为背景,也有数道绚丽至极的「极光」铺开,元气震荡,绵绵不断。

????那应该是不夜城独有的极光千变法,显然那处战事,也是正在热头上。

????后面……算了,还是干好自己的本职吧。李珣自嘲一笑,低下头去,开始捣鼓地上的禁制。

????数百条细密的气机在他的归拢下,引动元气,发出哔哔剥剥的声响,暂时遮掩过了外界的声息。

????看着一条条气机落入预定轨道,李珣似乎也蹲得久了,稍稍动了一下身子,便在此刻,电光闪过,外界的大气似乎也给惊了一下,慢了半怕才响起嘶哑的破空啸音,还有沉沉的长剑出鞘声响。

????没有任何征兆,李珣回剑斜斩。

????铮地一声清鸣,从肋下飞出的剑光被不可思议地格开,李珣却彷佛早已料到这一点,身形借力,反而从出剑的另一个方向转过来,又是一掌横切。

????这一掌却切了个空。

????李珣用错了力,依然不慌,手上一松,青玉剑脱手飞斩,身形则顺势前冲,在地面上连续几次翻跳,如灵猿般跃出十丈之外。这才冷冷回望,入目所见,却让他呆了一呆。

????「上人?」

????刚刚挡住他狠辣双击的,正是与他有过数面之缘,并有赠宝之恩的不夜城主,天芷上人。

????一别数年,她身姿如故,依然美得令人眩目。

????此时,她纤长的手指轻拈住青玉剑锋,目光在上似笑非笑地一扫,这才迎上李珣的目光。

????李珣忙正身行礼致歉,一点儿也不敢提到刚刚她无声无息贴近,给自己造成了多大的困扰。

????天芷上人不置可否,稍一使力,将青玉剑掷还。见李珣小心翼翼地收起,这才灿然笑道:「好剑术!而且,够狠辣!」

????李珣垂下的脸面微微一抽,紧接着便听到这位美人儿城主轻轻的赞语:「这才是实打实的交战技巧,很有当年明玑的风采,看来,她把你教得不错啊!」

????听得天芷上人并没有因为他这狠辣失度的一招而不快,李珣在逊谢之余,也暂时放下心来。

????只是,天芷上人怎么说也是一派宗主的身分,和低辈弟子开这种「玩笑」,不太合适吧。

????正奇怪间,天芷上人淡淡开口:「过来,我有事要问你。」

????李珣愕然,却不敢怠慢,乖乖地走上前去。

????天芷上人却不看他,而是侧过脸去,看海的那头,猛然黯沉下去的天空。

????在李珣迷惑的眼神下,她低声道:「牛力士死时,你在他身边。」

????李珣心头一抽,却毫不犹豫地点头。

????天芷上人展现她一贯的直率风格,没有半句废话地道:「你把当时的情形讲给我听。」

????见她的情态,李珣心中又是一激。

????看着这美人儿城主唇边不自觉抿成的倔强高傲的弧线,他心中奇道:难道这天下的鱼儿,都能让一只猫给吞了?

????心中念头百转,表面上只保有一丝最自然生成的疑惑。

????他尽力以一种客观的语气,叙述当日所发生的事情,当然瞒去了一些不该说的情节:比如牛力见他时的语句转变,还有接下来与林无忧的遥空对话。

????即便如此,当天芷上人听到牛力士反复嚎叫的词句,以及其死法时,李珣看得清楚,她的情绪似是冲破了什么桎梏,萧然肃杀之气猛然透体而出。

????即使是一闪而逝,也让距她不远的李珣皮肤发凉。

????在李珣再三确认自己话中没有什么不妥的时候,天芷上人轻轻吁出一口气,在越发敏感的李珣看来,这吁气中的意味儿,也是复杂深刻,难以辨识。

????她和古志玄之间,一定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李珣几乎已能肯定这一点,但他仍要做出一副迷惑而好奇的模样,向天芷问道:「上人长年与散修盟会为邻,可知道牛力士所言「他知道」,究竟指的是什么?那个……们,又指的是谁?」

????他差点儿脱口叫出「骚娘们」来,幸好及时含糊过去,不过,天芷上人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自顾自地在想心事。脸上神情变幻虽不算明显,但依然展现出丰富的信息来。

????李珣偷眼打量,心中所想,也就越来越趋于复杂。

????便在此时,天芷微微垂下头,李珣看得真切,她的肩头竟在微微颤抖。她……哭了?

????这事真是……佩服、佩服!

????李珣感觉自己的口中一片说不明白的涩意,但这种时候,他只能苦笑。

????且不管玉散人究竟是生是死,单凭这一手,他便不得不大赞一声。

????要知道,眼前这位,可不是被宗门禁足千年的青吟,而是统御一方宗门……

????耶?

????他的念头突地断掉了,只因为,当天芷上人颤动的肩头更加剧烈之时,李珣已看得明白,这哪是在哭,分明就是在强抑着她胸臆间的笑声,忍得何其辛苦。

????而最终,天芷也没有忍下去。

????开怀而敞亮的笑声冲喉而出,在辽阔的荒原上远远地洒出去,听得出来,这其中没有一分半点儿的挤迫和压抑,完全发自心间,是真真正正,毫不伪饰的笑声。

????李珣听着,看着,以至于呆了,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脑袋也有不够用的时候。

????他从未见过一位女性,尤其是天芷上人这样美丽的女性,笑得如此恣意,甚至乎放肆。

????但无疑,这又是另一种罕见的美态。

????在这一刻,天芷上人身上,没有任何后天人为的伪饰,有的只是发乎本心,直指性情的直露和坦率。

????从笑声里,李珣听得出,她是真的欢喜、轻松、如释重负,或者,还有几分尖刻的嘲弄!

????她已笑得弯下腰去,最后甚至是膝盖发软,单膝跪在地上,只用手指撑着地面。

????李珣慌忙闪开,像一个呆子,看着她用这种惊人的方式,来发泄心中的情绪。

????她应该比我更清楚点什么……李珣无比确信这一点。

????天芷上人没有注意到她的大笑给李珣带来的困扰,就是注意到了,她也不会在乎。

????也许是笑够了,她的笑声渐渐低落下去,只是她仍没有直起身子,而是怔怔地盯住手下的冻土,久久不语。

????李珣在一边尴尬得要死,只能用偷眼打量来消磨时间。

????由于是在野外,天芷一身装扮以利落清爽为主。头上只挽了一个简单的髻,绸缎般的青丝披在肩后,她身披的织绵长袍颜色素淡,中间又以金丝玉带轻系,又显雍容大方,只是由于她半跪在地上,这件精致袍子不免沾上雪泥,而李珣垂下的目光,也看到了上面沾染了数点血迹,在银白的底色下,显得分外刺眼。

????这血迹让李珣从女色的昏昏然中完全清醒过来。

????这里毕竟不是赏花阅美的庭园,而是乱象纷呈的战场。

????他正想说些什么,天芷上人比他先一步开口:「你先去吧,今天的事……多谢你!」

????她的语气微显稳重沉肃,却依然保持着那种奇特的姿势。

????李珣也感觉到,自己在此显得分外多余,便也不多言,应了一声之后,倒退几步,正要飞走,忽又听到天芷轻唤一声。

????「传言中,你与幽魂噬影宗的百鬼道人,经常交手?」

????「呃,是。」

????「你感觉如何?我是说,他那被传得神出鬼没的「影傀儡」。」

????李珣额前略沁出汗来。

????且不说天芷思路跳得如何厉害,最麻烦的是,怎么是个人就拿灵竹与百鬼来比较?这么比来比去,早晚有一天会比出事儿来!

????「这,弟子吃过亏,却没有当真见过。」李珣一边说,一边组织语汇,分外小心:「百鬼从不将「影傀儡」现于人前,都是拿来偷袭,或关键时候逃生之用……」

????他还想再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却见得天芷缓缓直起身来,并不看他,只是挥了挥手,李珣会意停口,又行了一礼,冲天飞去。

????临去前,他又偷眼打量一下,正好见到天芷上人微微抬起脸来,迎着极地不灭的天光,微微合上双眸。

????在这刹那,她似乎在享受着海面上呼啸而来的,尚带着海腥与血腥的风,这风吹去了一切加之于身上的重负压力,使她无比的恬静、从容。

????便在此刻,李珣再也看不懂她。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