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六章 把柄(二)-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六章 把柄(二)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3:57Ctrl+D 收藏本站

????水蝶兰展现出她一代妖魔的见识,侃侃而谈。

????「这一门修行在前期耗费的心力,远超世上任何一部法诀,入门百余年,未有开窍的情况,比比皆是。你可以找个不夜城的修士问问,他入门花了多少年,天芷又花了多少年?」

????李珣考虑了一下,估计道:「天芷自然是比他人要快……」

????「错了,应该说,没有任何差别!」水蝶兰轻轻晃动手指。

????「在修行的前两百年,天芷没有表现出任何超越同侪的能力。然而,在接下来的两百年中,她的进度,是正常人的三倍以上!这是为什么呢?」

????李珣不自觉地屏住呼吸。

????水蝶兰没有让他失望,她轻巧地掀开了底牌:「天芷她在修炼本宗法诀的同时,还炼制了「心魔」。」

????「心魔?」李珣怔了怔,下一刻,他的嗓子便猛地一堵:「哪个心魔?」

????「还有哪个?使执念淬火以为锋芒,令七情凝固束作手柄,可得破天之锋……你学了《血神子》,连这点最基本的入门心法都不知道么?」

????李珣喉咙干涩,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又怎能不知?

????心魔即执念,一般而言,心魔高涨,便等若走火入魔的先兆,对修行并无半点儿好处,不论正邪,无不需要消却或者压制心魔,只是手法不同而已。

????然而,通玄界却仍有一类法门,专门以磨砺心魔为精进之法,使人在心魔肆虐中艰修苦进。

????其精进速度固然绝顶,但以心魔为根本,这种法门,便如同在高空走钢丝,稍一不慎,便是万劫不复。而且,从来没有回头路可讲。

????《血神子》便是这一类修行法门的典型代表。

????李珣先前修炼不动邪心,只是肉身法门,还没有具体牵扯到心魔一法,但是,在他前面,却有两个极好的例子。

????血散人,修炼中前期,受心魔影响,好战嗜杀,成为天字第一号杀神。

????此外,便是他的第一任师尊,林阁。

????这些年来,李珣见识长进,对先前一些看得不明白之处,也都有了新的认识。

????当年,林阁自言「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看似是走上绝路,其实就是心魔精进之法。

????这样,才能使他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与妖凤比肩的实力。

????只是,林阁终究还是不懂得心魔精进法的奥妙,修至半途,便无以为继,最终惨死在妖凤手下。

????但以他二代弟子的水平,便是有用心机处,能使得妖凤受伤,也足堪自豪了。

????耳边,水蝶兰的话音悠悠传入─「她也算是有能耐了,当初她不过就是一个末学后进,却不知怎么勾得玉散人对她生出兴趣,却又极力抵御玉散人的诸般手段,以自己修为、名声之得失,锤炼心魔,竟然最终功成……我这些年来,见过的狠人儿里,她也算得一号人物!」

????李珣随即想到当年天芷对他说过的「夜摩天观景」之事,但仍然不敢就此相信。

????「心魔精进法,毕竟不是正途,她堂堂名门弟子,诸事顺遂,哪来的这么重的执念?她又执念什么?」

????「天知道!」

????水蝶兰也不可能完全了解情况,对这一点,只能一语带过,旋又低笑道:「难得当了回磨刀石,古志玄那表情,真是有趣儿极了!」

????「磨刀石?」

????「这可是古志玄自己说的!」

????水蝶兰笑嘻嘻地道:「当年北海莲聚,我本还以为自己空跑一趟,却没想在对岸看到天芷与古志玄说话。我一时好奇,上去听了一阵,当时,古志玄便是这般说法……」

????「我以众生磨炼心性,却不曾想,还有被别人当成磨刀石的一天。」

????李珣喃喃复述这一句话,本还有些好笑,但越是体会,心中寒气便一时重过一时。

????尤其是当他脑海中浮现出这两个男女轻言浅笑,口中却都是如此语句的场面时,他忽地感觉到,他与那些顶尖儿人物的差距。首先,便是在心性上。

????「可是,玉散人就甘做这块儿磨刀石?」

????「怎会!照我来看,古志玄恐怕也是心里痒痒的,不过,他的性子骄傲得很,天芷一副摆明车马、坦坦荡荡的模样,他只会用诸般手段,挫折其心志,使其心魔反噬,反而不会用强。而这样,也就正遂了天芷的心意。」

????水蝶兰同为天底下最顶尖的宗师人物,她的分析,应该比较贴合玉散人的心理,李珣姑且信之。

????不过,他还需要更多的细节:「时间呢?什么时候?」

????「差不多有两百来年了吧,当时天芷应该是刚进真人境,便被古志玄发现端倪,呵,当时的场面真是好玩儿,很少见到古志玄那种哭笑不得的神情的。天芷也算是有本事了。」

????「然后呢?」

????「然后?我当然就被他们发觉了!」

????水蝶兰脸上没有半分不好意思,极随意地道:「若是古志玄在意此事,问题还严重些。只可惜,他不在乎,天芷就算在乎,也奈何我不得。自然,也就留了这个把柄在我这儿。」

????李珣扫了她一眼,忽地生出些戚戚之感。

????被水蝶兰捏着把柄,确实是件苦事儿,他就怀疑,天底下能将水蝶兰灭口的人物,出生没有?

????正想着,他心中又是一激:「天芷……好厉害!」

????李珣虽还没有修习心魔之法,但也知道,这心魔精进的历程,最是凶险不过。

????想想林阁,只是因为妖凤的「压迫」,数百年修为修到绝路不说,还反噬肉身,致使肌体残疾。

????而天芷上人,身为一宗之主,面对的压力较林阁强上何止十倍?

????与玉散人「交锋」已经很是危险,此外又有水蝶兰这个不知何时引爆的威胁─身败名裂的痛苦,比之散功能轻到哪儿去?

????在这种双重压力之下,她竟然能够支撑到今天,了不起!

????感慨中,脑子里浮现起玉散人当时的情状。

????他笑了笑,但转眼便是一声叹息,只不知,那个一心向着古志玄的女人,有没有能让他「哭笑不得」的时候?

????他不自觉地抬头,望向那光暗交界之地,低低叹息:「自重者,人恒重之……」

????「你说什么?」

????水蝶兰竖起耳朵,显出十分在意的模样。

????李珣见她以庄楚的面容做出这种姿态,不由一笑,也在此刻,他又想起那更关键的事情来,便顺势岔开道:「对了,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水蝶兰睁大眼睛装无辜:「哪句?」

????「就是你说的「可惜,以后恐怕是用不上了」这句!」

????难得李珣能将其说得一字不差,连语气都模仿得惟妙惟肖,水蝶兰听得极是开心。

????可是在这时,就看出她的可恶来,她笑嘻嘻地眨眨眼道:「我说过吗?你想必是耳背吧!」

????李珣拿眼瞪她,她也斜睨过来。

????「不是你耳背,难道是我不成?」

????李珣知道水蝶兰是因他岔开话题而不满,不过,此事可说是他心中最深的伤口所在,他又怎能轻易示于人前?

????两人目光交击,水蝶兰立时知道,不可能从李珣那边捞来「好处」,登时大感不满,扬眉一哼,拿剑拍拍手心道:「送你个把柄,也算对得起你了。至于你愿不愿意急就章地拿这把柄去办点儿什么,我也不管。记着啊,不到快死的时候,别来烦我!

????本姑娘忙着呢!」

????看着她如少女般刁蛮的模样,李珣一时为之气结。

????还不等他说些什么,水蝶兰便又是一哼,竟就这么御剑去了。李珣唤之不及,只能看着那剑光,顿足不已。

????只是,才顿了三两下,他便忍不住失笑。

????也不知是怎么了,他与水蝶兰相处,总忍不住露出些毛躁气来,再看水蝶兰,亦是如此。

????这其实也不是二人的真实性情,只是在没有完全习惯二者关系之前,彼此做出的一种无可奈何的姿态吧。

????而且,水蝶兰透露的信息,也远比表面上的多了许多。

????李珣脑中闪过天芷那惯常的冷冷哂笑的神情。

????就本心而言,他无法想象这样一位高傲的女修,在玉散人怀里做小鸟依人状的模样。

????所以,从水蝶兰口中得知隐情之后,他心中反而舒服了许多。并且,他甚至还对天芷还生出了几分惺惺相惜的情绪来。

????也对,细细想来,天芷上人的经历,与他又是何其相似……

????只是,想想六十年前,天芷那莫名其妙的态度,再想想刚才她那放纵的恣意的笑声,水蝶兰的情报,真能解释这样的情况吗?

????李珣暂时持保留态度。

????还有,水蝶兰开始时说的「以后用不上」,还有才讲的「急就章」,无不透露出这么一层意思:这个把柄,马上就不中用了!

????会出现这种情况,要么,就是天芷上人已找到了消解的办法,要么……

????正想着,怀中参星盘便是一颤,又一拨新任务压了过来。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