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七章 转进(上)-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七章 转进(上)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4:0Ctrl+D 收藏本站

????接下来的七、八天,事情便平淡了许多,李珣却是忙得脚后跟打后脑勺,每日只是做他的流动哨,在不夜城周遭来回走动。

????不得不说,李珣的禁法修为以及机警心思,极受各派仙师的称赞,只要是他当值,前方便经营得似铁桶一般,水泼不进,极是稳当。

????李珣面上受着这些赞誉,心中却隐隐明白,事情恐怕也不是这么简单的。

????他自信能力在其余那些流动哨之上,不过,这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情形,还是有些蹊跷。

????恐怕,他到此的消息,已经被那边知晓了吧……

????六十年来,在李珣着意探查之下,他对夜摩天的内部情况,早非当初的一无所知。

????他明白,在散修盟会偌大的摊子之下,妙化宗、妖凤与青鸾、以及后来归附或合作的诸多散修妖魔,绝不是一条心,其中分化严重。

????古志玄那厮神神秘秘,不知死活,暂可不论。

????古音虽不是十执议中人,但地位超然,同妖凤、青鸾走得近,在十执议中,又引甲道人、冰妖娘为奥援,在古志玄的阴影下,稳占了十执议中的五席。

????此外,鲲鹏老妖来向来桀骜不驯,自然不可能屈居人下。

????这些年来,以他不逊色于古志玄、妖凤的名声、实力,也统合了一些势力,但十执议中,只有三头蛟怪、牛力士与他交好。

????通言堂中,他也只是和一些妖魔交往,影响力还是逊色许多。

????李珣此时,便是和古音一派勾搭在一块儿。

????尤其是和古音、林无忧联系最为密切。

????不过,李珣看得分明,在古音与妖凤之间,也并不是毫无嫌隙,他本身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妖凤、青鸾都对他看不顺眼,哦,对了,此时也许还要加上个青吟;然而,古音出于某种考虑,却一直笼络于他,在其间,林无忧的存在,是个异数。

????这个看上去天真无邪,贪玩好动的「师姐」,在行事上看起来,常和古音站在一处,对他这个便宜师弟大加照顾,灵药、美人儿时时送到,但没有人会忽略掉,她和妖凤最亲密的血缘关系。

????所以,林无忧便等于是古音和妖凤之间最好的润滑油,足以抹去许多细微的嫌隙。

????而这些看似微小的嫌隙,则正是大动乱出现之源啊。

????「可惜……」

????李珣轻叹一口气,最后看了一眼已不可挽回的棋局,投子认负。

????对面,明吉道人沉静如水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喜色,他淡淡地扫了李珣一眼,沉声道:「珣儿仍是心神不专!」

????李珣闻言苦笑,他此刻挨训也是活该─谁让他在这儿忙里偷闲的空档儿,还自寻烦恼呢?

????在连续八天的紧张工作后,李珣和明心剑宗的同门,终于有了同一天轮休的机会,十几个人便聚在院落中,下棋品茗,消磨时间。

????只是李珣的脑子素来是闲不住的,好不容易专心陪长辈下了两盘,终于在和明吉对局时,由一次沉思,引发以上诸多思虑。

????确实是自寻烦恼!

????李珣知道,有灵机这层关系,这位身列宗门第二高手的老道,还是比较亲厚于他的,只是素来直言不讳,倒也不是真有不满。

????所以,他歉然一笑后,便乱以他语:「这种憋闷的日子也不知还要多久……明吉师伯,四师叔究竟是什么事儿,临时改变行程?」

????后面的倒是他刚刚想起来,前几天宗门便传信说,明玑有急事待办,不能到极地与他们会合。

????只是当时李珣正忙得昏天黑地,也没有仔细询问,眼下既然找着机会,正好顺势一问。

????明吉拂乱棋盘,神色不变,淡然道:「家事!」

????「家事?」

????李珣为之苦笑不得,修道人哪有「家」之一说?

????这时在一旁,明德正与李明和闲谈,闻言侧过脸来,摸了摸脸上乱糟糟的胡子,皱眉道:「那件事情实在麻烦。星玑剑宗都是个个桀骜不驯的,偏偏手底下又颇为硬朗,还有一手极滑溜的禁法。

????「四姐虽然机警,不过若是被仇怨冲昏了头,也不好应付……要我说,就该带着珣儿一块儿去,怎么说珣儿禁法厉害,也有个照应。」

????李珣听得一头雾水,却也知道其中牵扯到了通玄界另一个剑道大宗,星玑剑宗。

????这宗门位处通玄界东北,六绝地之一的「星河」之上,不入正邪分野。宗门以天星之道推演剑道,号称「星斗入剑,剑化天星」。

????而除剑道之外,对天星推演、禁制化生也有极深的造诣,与回玄宗、不言宗共列为通玄三大禁法门派,实力着实强大。

????明玑怎么和这宗门结怨了?

????明德可不像明吉那般少言寡语,见李珣询问,便竹筒倒豆子般,一古脑地将前后因果说了个清楚详细。

????起因是在明玑在人间时一位族弟身上。

????明玑当年修道入山,这位族弟也几乎在同时,被星玑剑宗某位仙师看中,得以修习无上剑道。

????这种事情在通玄界相当罕见,一时也被传为佳话。

????姐弟二人虽是所处门派不同,修为也分高下,却是经常联络,感情颇深。

????然而就在月前,那位族弟因为某事,与他宗门内的一名修士产生争执,竟被那修士打得形神俱灭。

????本来如此事情如此恶劣,那杀人的修士绝没有好下场,然而事情出乎意料,凶手竟然只是受了十年禁锢这样不痛不痒的惩戒,而且,星玑剑宗也从来没有意愿,给外界,包括明玑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明玑一怒之下,便报备宗门,要去星河,为自己族弟讨一个说法。

????偏偏这种事情是星玑剑宗内部之事,明心剑宗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也只有明玑才能以亲属关系干预。

????「所以,四姐便只能一人去……虽然星玑剑宗的天垣老儿也还算正派,不过手底下的弟子,却是良莠不齐,唉!」

????李明和瞪了明德一眼,这才向李珣柔声道:「你也不必担心。天垣翁虽有些护短,但总是知理之人,不会妄动干戈,便是有事,以四姐的修为,若是想走,也没人能拦得下她……

????「若真有事,那便不只是四姐一人的事儿了!」

????最后一句,李明和吐字越发地柔和,但语气偏又萧瑟冷厉,不愧他「悲风剑」的名头。

????李珣皱起眉头,还待细问下去,一边闭目养神的明松睁开眼来,插言道:「罢了,正是多事之秋,这里不是商讨此事的地方。今日难得有暇,我们几个长辈,正有事和你们几个弟子说。」

????此言一出,周围本就听得认真的诸弟子,都正起身子,抬眼看来。

????明松与几位师兄弟交换了个眼色,轻叹道:「这几日,我们便要退了。」

????「退?」

????几个三代弟子都是一阵低哗,明松却不管这个,只将目光放在李珣脸上:「珣儿,你是宗门里面极有见地的弟子,我倒要问你,你觉得极地之事,我们还可不可为,能不能为?」

????明松不问其它人,只问李珣也是有理由的。

????在座的三代弟子中,除了李珣以外,均是在座仙师的弟子,问谁都不太妥当。只有李珣的身分,足够客观。

????李珣自然明白这一点,他看了几位长辈的脸色,确认他们心中已有定见,这才实话实说。

????「局势糜烂,守不可久。」

????几位长辈都是点头,而在座的三代弟子都是有见识的,虽然李珣的话不好听,不过也没有人提出异议。

????明松这才道:「是啊,便是腐疮烂肉挤在一起,也是有些重量。何况其中的骨头个个坚如金石……守,终究是守不住的。

????可是,攻,我们也确实没有那个能力。所以,只有暂时避其锋芒。」

????说到最后,他又叹息一声:「我辈修道人,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便是有矛盾,也是星星点点,各自为战,谁又想到,竟然会如下界人一般,经历战阵……难得天芷上人体谅各宗难处,提出暂时举宗内迁之举,我道中人,应该感激才是。」

????天芷上人提出来的?以她那种性情,怎会?

????不过在这时,李珣也就自然明白了前几天明松所说,「不夜城有变」的真意。

????他皱起眉头,正想着其中的关窍,门声响起,一个不夜城弟子进来传讯道:「城主请诸位长辈仙师前去议事……」说着,他目光一转,又停在李珣身上,接着补充了一句:「另外,还有灵竹师兄,流动哨那边有紧急事项,请师兄快点儿过去。」

????李珣闻言站起,却望向明松。

????明松点了点头,轻叹道:「这日子还是来了。你去吧,这段时间,流动哨的压力不轻,你也要谨慎小心才是!」

????李珣默然点头,向在座仙师行了一礼后,向那不夜城弟子问明情况,便急匆匆地赶去了。

????在接战中区,李珣远远便看到,中间有一个披着紫金道袍的中年道士,面目黎黑,其貌不扬,却眸光清澈,别有神采。

????此时他站在当中,周围十余名修士则散落在方圆十余里的地面上,忙碌不休。

????李珣微微一惊。

????这个貌不惊人的道士,正是诸隐山回玄宗之主,玄化真人。

????虽说此人自身修为不过真人境,但在禁法、丹药之上,却是稳执牛耳的大宗师。

????对这样的人,李珣还是比较尊敬的。

????他忙上前见礼,玄化真人虽贵为一宗之主,却是向来痴于禁法之道,对那些在禁法上有独特见解的弟子,最是亲厚不过。

????见李珣过来,他脸上也展露笑颜:「灵竹你来得正好,可知道那边的事了?」

????所谓「那边的事」,不用说就是不夜城举宗内迁之事。

????他口上说得轻巧,李珣却不敢等闲视之,忙面色沉凝地应了,却不在上面纠缠,恭恭敬敬地问道:「不知玄化仙师唤弟子来何事?」

????见他这副模样,玄化慨叹一声,也不再多说,而是直入正题。

????他指了指所立之处,示意李珣过来,这才伸手将周围地势指划出来。

????「这里距不夜城约四百里,距万里极光壁为三十里,你看,如果要你将极光壁以及城中「永夜极光」的阵势勾连起来,浑然一体,你会怎么做?」

????李珣立时便明白,这是为了不夜城举宗内迁做准备。

????想来,这一片与散修盟会的缓冲地,再不能只是粗浅的感应、探测禁制,而需一个有极高水平的、连绵千里的庞大禁法。

????无疑,这是回玄宗最擅长的手段。

????而玄化问他,显然是将他看作「可以语上」的可造之材,这分外体现了他如今在正道宗门之中的地位。虽是好事,但李珣并没有被冲昏了头脑,反而格外认真地考虑了一下,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出另一个关窍。

????「弟子听说,「永夜极光」之禁法固然凌厉,却要有人操控方可……」

????他话只说了半截,但未尽之意已是非常清楚了。

????玄化满意地点头道:「你能思及此处,更见周密。不过,你却不知此次不夜城迁宗的手段。上人的意思是……不与寸土!」

????「不与寸土!」

????李珣喃喃复述一遍,只觉得心尖儿发冷。

????此时他对天芷上人的认识已经深刻许多,知其心中丘壑深不可测。

????要知,这可是传承万年的祖宗基业啊,她态度如此决绝,恐怕所图非浅……

????这个念头在他心中飞快流过,他也立时明白了玄化的意图。

????「仙师的意思是,以「永夜极光」为剑,以不夜城周遭地脉元气为柄,以万里极光壁为匣,匣中剑锋所至,绝无差别?」

????玄化轻拈短须,微笑点头,但旋又为之一叹:「如此不夜城周边千里,立成死地。这只是无奈之举,若不能尽快消去,周边元气只入不出,怕是不出百年,这世上绝地,又要加上一个了!」

????李珣却不管这个。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