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一章 死迹-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一章 死迹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4:3Ctrl+D 收藏本站

????第一章死迹

????随着天色由浅到深的变化,李珣等人已经踏出了极地圈。

????至此,各宗弟子已可以分道扬镳,各归本宗。

????不过出于安全考虑,在主事的几位仙师商量之下,最终决定:大伙儿还是结伴南行万里之后,再行分开。

????这一拨修士中,除了五位主事的二代仙师之外,便都是各宗三代弟子中最顶尖的人物。

????李珣一眼扫过,确实见了不少熟面孔。

????犹记得六十年前,他初到不夜城之时,便见过这其中许多。

????只是当时,他不过是一个入门数年的孩子,正是这些人照顾或者说是善意调笑的对象;而如今,他凭借着数十年间突飞猛进的修为,以及辉煌的战绩,已是众人中最耀眼夺目的数人之一。

????此时,他正与不夜城的季涯、虚缈宗的听雪道人说话。

????这两人都是近些年来在通玄界名头响亮的人物,季涯更是贵为不夜城三代弟子首席,已等同于明心剑宗的文海的地位,有可能是千年以后,不夜城主的首选。

????初始时,三人只是谈些道法玄功之类,不过说着说着,已变成李珣与听雪安慰季涯迁宗之苦。

????由此话题便转到了极地的形势,季涯身为不夜城弟子的首席,心志坚韧也是一流的。

????他谢过李珣二人的好意,沉声道:「迁宗固然是情势所迫,但是不夜城立宗数万年来,最可耻之事。我宗弟子必将知耻而后勇!嘿,恐怕散修盟会也想不到,这六十年重压下来,我宗精英辈出,修为进境远超当年……」

????听雪道人赞了一声道:「贵宗宗门传承有后,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而且,此次贵宗主动后撤,实力无损,且宗门神器尽数迁出,正应了以退为进之策。偏偏夜摩天乱象纷呈,想来用不了多久,不夜城之光采便将复现于世。」

????李珣在一旁自是随声附和,心中却被季涯提醒,生出一个念头。

????常言道玉不琢,不成器,这六十年榻前恶人酣睡的日子过下来,不夜城弟子的见识、心志,可真是长进不少……

????正想着,他耳边带风,身侧已多了一个人。他抬眼看去,入目的人影让他微微一怔。

????「洛玉姬?」

????洛玉姬在这个时候,可没有表露出一点刁蛮模样,而是颇有规矩地与李珣三人见礼。

????看起来季涯、听雪在以前与她打过交道,纷纷微笑响应,李珣奇怪之余,很贴切地做出第一次见面的模样,略保持距离,以礼回应。

????洛玉姬却是直接找了上来,落落大方地道:「这位便是大名鼎鼎的灵竹道兄吧?以前我们可少见!」

????李珣不知道这妮子搞什么鬼,只能笑道:「确实少见,不过洛师姐的名头,我也是常听人说起。尤其是师姐能将承自洛宗主的海雨天风剑诀别出机杼,另开新篇,也是极了不起的。」

????其它的也就罢了,他这一声赞,却是挠着了洛玉姬的痒处,让她在惊喜之余,看李珣的目光立时不同。

????要知这刁蛮女性情虽差,但也不是没本事,否则以洛岐昌的心智渊深,又怎能容一个废物女儿?

????当年受辱百鬼之后,她痛下功夫,在洛岐昌的帮助下,将这一门阔大雄奇的海雨天风剑,化入自身剑诀之中。苦修之下,一身修为在后辈弟子里,也算超群出众的。

????李珣深知她的底细,这恰到好处的一赞,果然大起效用,这刁蛮女的性子自然收敛得更深。

????她目光闪动,笑吟吟地道:「怎么也比不上钟隐仙师手创的青烟竹影剑,他老人家可是我一向景仰的……还有灵竹道兄你,这些年,把那个百鬼道人压得抬不起头来,这才真让我佩服!」

????李珣轻「哦」一声,已明白这刁蛮女如此礼遇的原因了。他压下心中荒谬感,目光一瞥,恰见到季涯、听雪笑着与他们拉开距离,心中苦笑之余,也温言作答。

????「洛师姐过奖了,那百鬼道士手段高明,又狡猾多智,想压他一头,又谈何容易?我虽有除恶之心,但几十年来,也只能勉力维持个不胜不败的局面吧!」

????「那也很了不起啊,不像我……」

????说才说半截,洛玉姬便自觉失言,脸上一红。

????但令李珣颇惊讶的是,她只是一滞,继而便坦言道:「不像我,和那个家伙碰了许多次,都是吃亏。嗯,灵竹道兄,我想问你……」

????李珣哑然失笑道:「所以你想问我,怎么对付那百鬼道人?」

????洛玉姬似是暗自咬牙,但仍然点头承认。

????这下子,李珣不得不对这个刁蛮女修刮目相看了。

????能不惜代价谋划,又能放下面子请教,纵然是浮躁了些,但随着时间的磨砺,未来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正因为这样,他更不能轻率应对。

????略一沉吟,他笑道:「百鬼一向精细,使出的手段往往都是因势而生,没有定数,和他对上,我也常常头痛得很。若是泛泛而谈,恐怕是没什么效果的。」

????洛玉姬微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她眼中便是一亮。

????「那我换个问法。道兄,有一次在天柱山,我与几位同门合围,甚至还请东阳师叔帮忙,设下许多机关……」

????亏得她能落落大方地将所谓的「合围」讲出来,李珣立刻便明白她说的是哪一次。

????没想到十多年过去,这小妮子还把当初的情形记得如此清晰。便连山势地形、天气晴阴、甚至连相关地脉走向都说得清清楚楚,让李珣这当事人也为之咋舌。

????不过,听她这么叙述,李珣的感觉很是古怪。

????除了身分的错位感以外,从旁人的角度来看自己的行事手段,又是一种极奇妙的体验。

????这样从洛玉姬的角度思考,再结合自己当时的应对方法……

????好一个自检自纠的机会啊!

????李珣一瞬间完全抹消了「留一手」的想法,而此刻,洛玉姬虚心求教道:「请教道兄,在这种情形下,百鬼究竟是怎么脱身的?」

????李珣暗吸一口气,做出了认真讨论的姿态,微笑道:「不敢言请教。不过,恕我直言,洛师姐当初有些做法还是值得商榷的,比如在地脉截流之时……」

????他依着洛玉姬所讲,随口点出其中数点破绽,又用分析猜测的口吻,估计百鬼当时的做法,当然是**不离十。

????由此更指出百鬼是以何种思路推演,又是利用了洛玉姬的哪一处盲点,几句话下来,便见得洛玉姬的脸色由迷惑到惊讶,再转为深深的钦佩之色。

????「灵竹道兄的手段,恐怕就是那百鬼也比不上的……」

????洛玉姬是彻底的服了。

????而接下来,李珣针对百鬼的应对方法,更是让她欢喜得几乎要送上香吻,以表达心中的感激之情。

????她不是傻子,自然能看出李珣所述方法的价值。

????在她看来,李珣的每一句话,都正切在关键点上,处处卡着百鬼的要害,可以想象,如果百鬼仍是原先那种思路,按着李珣的主意,她必然会给那厮好看!

????洛玉姬这边兴奋不已,李珣心中也是波澜起伏。

????他还是第一次从这种相对客观的角度反观自身,继当日在整体思维上蓦然醒悟之后,时至今日,他才真正突破性地破除过去自陷其中的迷障,对以后修行的好处,实不可以道里计。

????可惜,这种情形注定不可能长久,在为洛玉姬分析了两个具体事例之后,已到了各宗分别的时候。

????明心剑宗在东方,三皇剑宗在中南部,两人自然不能再说下去,洛玉姬尚且听得一脸意犹未尽,那种浓重的失望之情落在旁人眼中,也不知会引发什么样的联想。

????等分道而行后不久,灵@便笑嘻嘻地凑上来,想拿刚才的事情寻开心,李珣瞥了他一眼,脸色一正道:「灵@师兄,你来得正好,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哗」的一声低响,李珣从海水中冒出头来,他伸手抵着一块浮冰,藏在它的阴影下喘出一口气来。

????身边,阴散人了无声息地现身,没有任何表示。

????数里之外,正有几个散修打成一团,剑气声声,劲风呼啸,李珣自动将其过滤,只是眯起眼睛看看日头。

????李珣已在北海周边待了两天,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变数,他直等到以天芷上人为首的最后一波人马撤离不夜城,这才深度潜入。

????而此刻,以不夜城为中心,方圆数千里的广阔区域,已笼罩在一片迷离的光雾之中,彷佛下起了一场五彩缤纷的小雨。

????不过,就算是宇内七妖这种级数的高手,也不会轻易到里面「淋雨」去─「永夜极光」那消融真息、迫散元气的可怕效果,毕竟不是吃素的。

????也因此,李珣不得不特意避过不夜城,绕了一个大圈儿之后,从西北方插入。

????没有了不夜城的箝制,极地的诸多散修妖魔,几乎是开始了狂欢,成百上千道剑光在天空中穿行,再无丝毫顾忌。

????几乎就在不夜城全员撤退后半个时辰,上万散修、妖魔,已经将原本的势力范围,生生扩大了一倍。同时,混乱范围也随之扩展开来。

????而这一切与李珣已没什么关系。

????他先抬首注视着天光,再看只在数十里外的夜摩天,那种强烈的光暗对比,让他有些目眩。

????晃晃脑袋,李珣吸了一口气,再度潜了下去。

????相较于海面上的喧闹,海底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成群结队的鱼儿,以及众多奇形怪状的生灵,在海水礁岩之间悠游流荡,一点儿也不受海上乱局的影响。

????可是,李珣却不敢大意,因为他很清楚海下没有人来打扰的原因。

????在散修盟会成立之后,北海之底,便成了鲲鹏老妖的行宫。这老妖怪偶尔也会恢复长及千里的法身,在海中兴风作浪,舒活筋骨。

????在这种情形下,有几个人敢冒着惹怒这老妖的风险,到海底对战?

????李珣便是看准了这一点,同时他也清楚,鲲鹏老妖性喜寒,而在北海东部,有几处天生冰眼,正是鲲鹏最喜居住之所。相对来说,西边就很少被光顾,想无声无息潜入,也只有这边最是安全。

????即使是在海底,李珣也能感觉,天色在飞快地黯沉下来,同一深度的海水,才前行了十余里路,便透不下一丝光线。最显眼的,就是身边阴散人灿若晨星的眼眸。

????两人顺着水流,避过了近岸处的几个小禁制,确认周围无人后,便准备翻身上岸。

????李珣扶着岸边冰沿,才撑起半个身子,一阵呼啸的冷风刮过,细碎的冰粒击打在他脸上。

????李珣呸了一声,吐出口中的冰碴,眯着眼睛看去。

????在寒风呼啸的天地间,冰雪碎粒漫天飞舞,在这广漠的黑暗中忽隐忽现。向远处看去,苍黑的背景下,却是一抹寒意积累至极处,所生就的沁入灵魂深处的幽蓝。

????看着这种景致,就让人觉得五脏六腑都已冻结,呼吸出来的,也全是寒气。李珣倒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景致,时至今日,他已经是第四次踏上这片冰原,也只有这一次,他是不告而进。

????「这里距离霜风谷倒不太远,不过霜风谷离心园还有多远?」

????霜风谷是李珣前几次到夜摩天时落脚的地方,而心园则是妙化宗的宗门所在。

????他曾听林无忧说过,要去心园,霜风谷是必经之途。只是李珣至今还没机会再进一步。

????他只能摸摸下巴,扭头问道:「你以前可曾来过?」

????阴散人唇边勾勒出一道极微妙的弧度,从某种意义上说,她才是此行的正角儿。

????她自然知道李珣问话的真正意思,微一颔首,她低声道:「想去心园,最好还是经过霜风谷,只有从那里经过,才能避开高空寒毒的侵袭。否则,就算寒毒伤不到人,一路运气抵挡,如此几万里下来,到了心园,也是筋疲力尽了!」

????李珣点了点头,并不如何吃惊。

????毕竟夜摩天也是通玄界三大洞天之一,其中精纯的天地元气、种种异宝仙草、再加上这天然屏障的存在,便造就了这修道人梦寐以求的宝地。若身为洞天中枢的心园真是四通八达,任人来去,那还真是奇哉怪也。

????不管如何,李珣还是决定,先去霜风谷那里看看情况。

????出于安全考虑,两人并不御气飞天,而是以缩地神术在冰原上行进,速度不算慢。然而,这极地冰原之广袤,却也是名不虚传,走了小半个时辰,眼前仍是一片茫茫,别说霜风谷,便是个人影都不见。

????李珣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是不是安静得太过分了,哪有外面打生打死,里面却和死域一般……」

????「死域?好词儿!」阴散人轻拂被寒风吹乱的发丝,目光却望向一个方向,久久不动。「虽然不知道这里出了什么事儿,不过,确是有人死了。」

????李珣微愕,旋即便顺着阴散人的视线看去,果然见到百尺之外,地面上有一个微微的隆起。

????他皱起眉头,慢步走去。不用他提醒,阴散人已经放射出侦测气机,将方圆十余里尽数扫了一遍,确认没有其它威胁。

????拂开积雪,隆起处果然是具尸体,全身肌肉早被冰雪冻得僵了,但脸上惊惧扭曲的神情,却被完整地保留下来,空洞的眸子令人不寒而栗。

????李珣目光一扫此人的服饰,便又是一怔。

????此人身着紫袍银边的束身劲装,外边还披了件雪白斗篷,这正是散修盟会卫护所成员的制式衣袍。

????卫护所受四方接引辖制,又直接听命于十执议,其中成员均是这六十年来,由十执议亲手调教的精锐修士,只负责夜摩天的防卫工作,绝不参与盟会中的内斗,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会惹到他们头上。

????可眼前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李珣伸手轻贴在尸体的颈侧,气机流动,转眼便将尸身的情形扫描了一遍。其中的情况让他眉头皱得更紧,此时身后微响,阴散人站在他身后,眸光灼灼,一扫而过。

????「心脉碎裂、元神消散,手法真是干净利落,不过……这人是傻了吗?怎么一点儿反抗的迹象都没有?」

????李珣所说的没有反抗,是指此人体内的内脏、经脉没有任何真息冲击的迹象。

????一般而言,双方交手,无论如何都会有真息冲撞所造成的震荡,而这震荡回馈到身体中,就会生成种种迹象,具体的情况会随宗门法诀的差异而有所变化。

????像这种已死的修士身上,无论如何都应该有某些经脉、骨胳、内脏的伤痕,以标明对方真气冲入时的流向。

????然而,除了致死的伤处之外,什么痕迹都没有,李珣几乎以为这人的心脏是自己爆掉的。

????「古怪,当真古怪!」

????李珣怎么也想不出来,如此诡异的手法,是通玄界哪个宗门所有?很自然地,他回过头去,以目光相询。

????阴散人没有即刻回答,她也半蹲下身来,手掌轻贴在尸体胸口处,在李珣注视下,沉吟半晌,方道:「这是极光元磁!」

????「极光元磁?」李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他真正理解了阴散人的语意之后,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哪个极光元磁?」

????看着阴散人略带嘲讽的眼神,李珣抿了抿嘴唇,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极光元磁的质性我也见过,固然有搅乱真息的效用,但就算万里极光壁上一千波元磁喷发,也不可能达成这种效果。」

????「一件死物,如何能与人力相比?」阴散人微微一笑,随手撕开了死者胸口的衣物。「你看此人胸口的肌肉纹理,与旁边有何不同?」

????李珣目光扫过,嘴里轻咦了一声。的确,此处的肌肉纹理显然有些松散,不如旁边的细腻。如此……

????「极光元磁若只能当根搅屎棍,不夜城的历代祖师便直接跳海算了!既为元磁,其磁力对真息元气便自有种种操控妙用。

????比如这里,那人便是以元磁磁性消融撕裂护体真息,又迫散死者体内元气,中间扯了一缕出来,直攻心脉……」

????阴散人拍拍手,站了起来,继续道:「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异种真息进入死者体内,可以这么说,这家伙是自己震爆了心脏,凶手只是在外面轻轻推了一把,仅此而已!」

????「只是,那人修为毕竟没有到「万取一收」的妙境,虽说牵引气机全然无迹可循,但力道还是有所偏差,这才留下些许痕迹。」

????李珣在一边轻轻点头,话说到此处,其实已是再明白不过,他脑中闪过那人的影像,眉头几乎要打成了结。

????「天芷上人?」

????他不由想到了临近撤离之前,天芷上人由夜摩天归来一事,越发觉得其中有个极隐密的关窍,难以解开。但更重要的是……

????「这人死了多久了?」

????阴散人目光一闪,简单答道:「不超过半个时辰!」

????「怎会?一个时辰前,她才刚刚撤走……」

????话音未落,一声闷闷的气爆声,从遥远的黑暗中传递过来,震波所及,地面积雪簌簌作响,将李珣下半截话打回了肚子里去。

????李珣蓦然抬头,眼睛直勾勾地看向前方的黑暗空间。

????霜风谷,是夜摩天一处招待宾客的行馆,品级颇高,虽是在一年四季寒流不绝的冰原之上,却借着深谷的天然地势,以及谷中一个天然的火山泉眼,隔绝寒气,甚至广种奇花异草,生机盎然。

????李珣之前三次进入夜摩天「做客」,都是在霜风谷居住,在那里,醇酒美人、丹药法宝,从来没有断绝。

????便是他心中仇怨不共戴天,偶尔都生出「乐不思蜀」之念,以致只是想到那情形,心念便是微微荡漾。

????只是这次,他怕是荡漾不起来了。他胸口像是压了块秤砣,沉沉的,令他心中发闷。

????就在刚才,匆匆赶至的李珣亲眼看到:天芷上人那骄傲的身形,踩着数十个散修、妖魔的尸身,踏入谷中。

????霜风谷里一波接一波的警哨声响起,尖厉的哨音穿透沉沉的黑暗,直射向无限远处。但毫无疑问,谷中接连不断的气爆声与惨叫声,依然是现阶段的主旋律。

????如果说李珣先前还不明白,天芷上人为什么轻易地下了举宗迁移的决定,那么现在他至少知道了其中的一条理由:她疯了!

????就算是钟隐再临世间,直面这夜摩天中至少五位真一宗师、数十名真人级高手,乃至数万名散修妖魔的强大实力,恐怕也要想一想动手的后果。而天芷上人,她凭什么?

????「自然是凭修为!」阴散人从容道。「从先前极光元磁的火候来看,天芷的极光千变法,当是炉火纯青。其虚实、光暗转化之道,气魄或许比不上无量天宗的九仞天钧,却同样擅长以弱击强,以少胜多,若是应对不得法,十几个真人境齐上,与一人无异!」

????似乎是专门印证阴散人的话,这边话音方落,谷中又是一声长嘶,不知是哪个倒霉鬼又被天芷上人击伤,惨叫声瞬间远去了。

????周边还有更多的剑光人影向这边汇聚,李珣眯起眼睛,看着霜风谷上空渐渐集结起来的诸多散修妖魔,虽远在十里之外,但那一张张迷惑、惊叹甚至于恐惧的脸,却如在眼前。

????他深吸了一口气,转眼间做出决定。

????下一刻,他腾身而起,卡在一个剑光掠过的空档,天衣无缝地蹑在这几个修士身后,转眼间融入了大片的散修之中,没有人发现异样。

????李珣并没有招呼阴散人,因为他知道,在这种时候,阴散人的自我判断,比他的命令要强过太多。

????飞临霜风谷上空,居高临下地看去,只见呈弯月状的山谷内,代表着卫护所的紫色人影,此起彼落,喷射的真息元气交织成一张密密的大网,想封锁住中心处那个银白的身影。

????「大网」在试探性地收缩,然而每一次收缩,都有两到三个挡在银白身影前的修士扑跌出去,再起不能,如是数次,竟不能阻挡天芷半分。

????李珣算是第一次看到天芷出手。感觉中,天芷的手法便如她的为人一般,简洁利落,甚至有些泼辣。

????显然,她并不像绝大多数的女修那般,追求身姿的优美和谐,在攻击之中,拳、掌、肘击、膝撞,甚至连耳光都能用上。

????偏偏就是这样的简单直接的手法,使她颀长的身姿始终保持充盈着弹性的张力。同时,也使她的敌人、包括周围的这些围观者感受到,她直接且唯一的目的─向前去!

????又一记清脆的耳光,挡在她身前的修士打着转儿翻跌出去,似乎被这一记耳光打酥了,躲倒地上,身子抽搐,怎么也爬不起来。

????这是挡在天芷身前的最后一人。

????也就是说,由卫护所修士辛苦织就的「大网」,在这一刻被扯断了网结,登时,流转不停的阵势为之一乱。

????天芷一步跨出,身形直进,在她身前不过百尺处,便是通往心园的长长通道。

????李珣记得,他那位便宜师姐曾讲过,这通道有个名目,叫「千折关」。

????说是信道,其实这是由夜摩天独特的元气流动方式,生成的一处「空白地带」。

????在通道周围,是有狂暴天地元气肆虐的荒原,其中挟带的不是冰雪,而是极地积累千万年的催心寒毒,只有当中这一条宽不及十丈,却长近万里的狭长区域,才能避过这天然的险阻,直达心园。

????更要命的是,这条通道其实是没有固定路线的,而是随着元气流动的具体情况,随时变化,有时便连长度都天差地别。

????唯一能够确定的,只有霜风谷、心园这一始一终的两点。所以,那暗中记忆路径、半途插班的念头,也是不必起了。

????百尺距离,也就眨眼即至,距天芷最近的两个修士,眼见她要迈入千折关口,同时厉啸一声,双双挺剑,由侧后方夹杀过来。

????天芷头也不回,袍袖翻卷,当即荡开两把利剑,且余势未消,两修士眼睁睁看着彼此的大头迅速接近,想要避开,又哪儿来得及?

????一声闷响,双方头面相撞,一声脆响,均是头破血流,不知死活。

????「好手段!」

????李珣心中暗赞一声,要知这谷中修士,起码都是虚空化婴的修为,真拼起命来,打得山崩地裂不过是等闲事。

????然而在天芷手下,他们却如同下界村夫莽汉。

????这不是他们不用力,而是在天芷极光元磁的辐射之下,他们体内真息根本无法正常流转,只要一欺近,便是气消功散的结果,如此不死何待?

????至此,已经没有人能阻挡天芷进入通道了,看着她跨入千折关口,天空中观战的散修妖魔微微哗动,却没有一个人前去阻止,或者,继续跟着「观战」。

????李珣一怔,接着便想起来,这千折关是直通心园的要道,而心园则是妙化宗的根基所在,散修盟会名义还是和妙化宗迥然有别,故而这些人停步不前,也是无奈之举。

????但这下却苦了李珣。

????他本想随人流观战,相机行事,却没有想到这一点。虽然他现在停身高处,可是举目望去,千折关方向尽是一处茫茫白雾,就算他眼神犀利,也看不出里面半点儿影像。

????更要命的是,此刻周围都是些见多识广的主儿,没有了天芷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指不定就有哪个会认出他来。

????周边已经有些散修在喧哗声中退去,李珣眉头一皱,终于决定暂时退开,然而就在他身形向后移的时候,肩膀上忽被人轻拍了一记。

????「嗨,这些日子少见!」

????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