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七章 回程-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七章 回程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4:10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章回程

????不知什么时候,「大灌顶光真言」已经停止,不知是那半成居士念得累了,还是下定决心,准备直接冲进来打探情况。

????李珣并不关心这个,他正在揣摩天芷上人此时的心态,考虑着这一个毫不顾身惜命的女人,会对正道宗门与散修盟会的冲突,起到一个怎样的关键作用。

????正想着,手上一轻,那本已经残缺的《血神子》,却已被水蝶兰劈手夺了过去。

????李珣一愣,便哑然笑道:「这种断简残篇要来干什么?如果你真对这个感兴趣,我给你全本的好了!」

????「真的?」水蝶兰很是置疑李珣的态度:「刚刚给天芷时,也莫名其妙,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她毕竟也是宗师一级的妖魔,才说了一句,忽的便明白过来,当下立时将手上的册子翻了个遍,末了,才看着李珣,似讽似赞地说了一句:「真够黑的!」

????「天芷也没提出异议不是?」

????被水蝶兰这么一打岔,李珣倒想起其它的事来。

????他拿出刚刚传至的「飞魂敕令」,一边查看,一边漫不经心地道:「人家的修为不比你差到哪儿去,我估摸着,她也有些感觉,只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做这种决断之事,她认第一,恐怕没人敢认……咦?」

????看到敕令中的内容,他怔了一下:「十二初一,赶至鬼门湖缴令……冥火阎罗?」

????看到是飞魂敕令,李珣本还以为是阎夫人,毕竟宗门之内只有阎夫人这么「看得起」他。可现在,那个一向不愠不火又深不可测的病痨鬼,竟然也来这套?

????对一个寻常的宗门弟子来说,这简直就是天降的恩宠,指不定便是宗主对他的看重与栽培。

????可是李珣却深知,天下从没有白吃的干饭,尤其是冥火阎罗这样,以重病垂死之身,仍稳稳掌控着宗门大势的枭雄人物,更不会无缘无故地便向他示好。

????病痨鬼出招了?李珣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个。

????他一边思考,一边将敕令随手捏碎。

????这个时候,水蝶兰吹了声口哨,李珣顺着她的目光向南方天空中看去,正好见到一道黯沉的剑光摇摇晃晃地坠下。

????这只是一个片断而已,接下来,在短短的半刻钟内,只在南方这一个方向,便有十余道剑光、遁光或坠落,或逃逸,好是热闹。

????看剑光、遁光的纯度,以及隐隐传来的纷乱的元气波动,这显然不是天芷那个级数的对战,而是几十、上百个修为参差不齐的修士的乱战。

????再注意一下,发生的也不只是南方,四面都有,甚至有些剑光还在向他们所立之处飞来。

????「正道宗门攻上夜摩天?」

????这荒唐的念头只是一闪,便被李珣彻底抹消。

????「那么就是盟会内部的乱战了。鲲鹏和三头蛟怪已经败退,偏偏又伤而未死,以他们对内部一些妖魔的影响力,古音她们想要兵不血刃,一举压下盟会的矛盾,已无可能。这就是说,眼下这是……

????「真正的内讧!再简单点说,就是大清洗!」

????以雷霆手段,在鲲鹏老妖和三头蛟怪逃脱的空档,趁反对力量群龙无首,一举将所有不稳定份子清除干净,即使造成分裂,也要保住「大头」。这是最理智的作法,也是最无奈之举。

????李珣想着这些,只觉得心怀大畅。

????数十年来,他总想着给古音等人使绊子,却找不到机会,没想到眼下机缘巧合,借着鲲鹏老妖与天芷上人的东风,只是让阴散人露了下脸面,便轻轻松松造成这种结果,正是四两拨千斤!

????从今日起,往昔散修盟会他们动辙三、五位绝顶高手齐出的盛况,将再不复见!

????哈哈一笑,他此时已无比清楚:无论是怎样巨大的势力,从内部攻破它,总比从外边强突来得容易,所谓分而化之,便是如此。

????先前他不是没想到这一点,但没有这么做,是因为找不到其中分化的关键,也没有那个资格和能耐,敲开那微弱的缝隙。

????而如今又是不同。

????鲲鹏老妖重伤而退,并不代表着此时的散修盟会又是铁板一块。

????像甲道人、冰妖娘这样的一方霸主,此时却要听着古音一个「外人」的吩咐,他们心中又岂会没有心结?

????若是古志玄还在世,他趁人之危,纳妖凤为妾……当然,说不定连青鸾都不放过,两个心高气傲的大妖魔,就没有一点儿怨恨?

????便是古音、妖凤之间,不也因为自己而意见相左吗?

????想着这种种可以施为的「空档」,李珣激动得浑身发抖,好不容易才在水蝶兰看疯子一样的眼神下恢复过来。

????此时,数里之外的天空中,已经有了几个激斗的修士。

????他拍拍巴掌,用这响声让自己彻底恢复了平静:「在这待着也没意思了,我正好有事要回宗门一趟,水仙子有什么打算?」

????「回宗门?哪个宗门?」

????这不轻不重的一刺,李珣只当是挠痒痒,他微微一笑道:「幽魂噬影宗,怎么,你也想去逛逛?恐怕也只有你,才能在被朱勾、落羽两宗追杀的时候,还这么悠哉游哉。哦,对了,还有件事。」

????说到朱勾、落羽两宗,李珣一下子想到提供这个消息的雷喙鹰,以及他身后的魅魔宗。

????他们针对雾隐轩一事,这几天忙碌,李珣竟然给忘在脑后,此时记起来,忙给水蝶兰说了,而水蝶兰的反应激烈得超乎想象!

????「他们找死!」

????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露出利齿的水蝶兰,在此刻却像是一只被踩着尾巴的猫,虽没有真的张牙舞爪,但眼神中的寒意,却让李珣这不相干的也微感心悸。

????「用得着这么生气吗?只能说我们行事不小心……」

????「是你笨蛋,别扯上我!」水蝶兰没好气地回应,但随即她也学李珣一拍巴掌,叫道:「好吧,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

????「近期我要和你在一块儿,你去幽魂噬影宗,我也去。」她整理着纱袖,脸上笑容极是古怪。

????「雾隐轩不容有失,我还指望着它度天劫呢。哼,指不定某人便会给罗摩什那老狐狸算计了,不跟着,我怎能放心?」

????李珣斜睨过去,暗道要不是有同心蛊,你老人家是不是干脆就要杀人灭口了?

????但看水蝶兰过分激动的表现,这话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而且,他心中小小地打了一个结:「我这正牌的主人都不急,你急什么?」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逝,他很快就要为水蝶兰这个突发奇想的提议而伤脑筋了。

????和水蝶兰一块儿回去?

????不错,水蝶兰实力惊人,又顾惜他的性命,是个挺不错的保镖,在阴散人休养、幽一驻形时间受限的这段期间相当有用。

????可是,别忘了,眼前这位可是通玄界最烫手的通缉要犯啊……

????「建议你,乔装打扮一下好了!」

????最终水蝶兰还是给了李珣点面子,在用幻术简单变了一下容貌打扮之后,两个人一块儿上路。

????本来,在李珣的计划中,他是要绕道东北星河,以帮助明玑的理由,使自己的行程不那么突兀。

????只是冥火阎罗的一个敕令,便将原本的计划打乱。

????眼下已是十月下旬,距离十二月初一,仅有一个月的时间。

????要从北极一路飞到西南鬼门湖,时间只是勉强够用,若再算上一些可能发生的意外,时间就更紧了。

????水蝶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损他的好机会,一路上对李珣的御气速度大加嘲笑。

????不过,偶尔她心情好的时候,也会给李珣指点一下提高御气速度的一些小窍门。

????虽然人与妖魔体质不同,但水蝶兰何等见识,二十几天下来,李珣虽不能说进步神速,但怎么说也有了些进境。

????随着二人一路向南,因散修盟会而造就的紧张气氛,也在渐渐消减。

????但是魅魔宗、天妖剑宗、极乐宗、毒隐宗、冥王宗等五宗联盟的消息,却是在不知不觉间扩散开来。

????由于这五宗都是位于通玄界西方的宗门,由北到南,差不多一字排开,故而有些好事的散修就将之称为「西联」,又将极地散修盟会称为「北盟」,相映成趣。

????在南方,散修盟会的影响确实在渐渐转小,可是,「西联」的震撼力却是大增。

????尤其是伴随着「西联」在东南林海闹下的风波,诸多关于五宗联盟的传言甚嚣尘上,便是李珣两人闷头赶路,也听到了一些,不外乎是些故府秘宝、宗门矛盾之类的东西,没有什么价值。

????「不过,这五宗联盟一起,你们幽魂噬影宗应该很困扰吧!」

????「嗯,也许。」

????水蝶兰有意无意的一句话,倒真让李珣有了些想法:「确实,从西北到西南,一路上除了少在中东部活动的大千光极城以及西极禅宗之外,就只有幽魂噬影宗一宗未加入这个联盟。

????「前两个宗门都是紧卡着边极,后方不是沙海,就是群山,都有大片的迂回之地。只有幽魂噬影宗,北挨毒隐,南接冥王,便连更西边,都有个极乐宗……

????「东边儿稍好一些,法华宗里大都是一些只知道苦修的和尚,但是总和三皇剑宗扯着个边角儿啊!」

????细细思量一下宗门周围的形势,李珣越发感叹,如今的幽魂噬影宗,和数千年前鼎盛之时,实在是云泥之别。

????宗门实力衰退也就罢了,连生存空间都被压缩得如此厉害。

????「内耗害人哪!」

????深知宗门此时形势,李珣确实没什么好讲,叹了一口气之后,继续花心思去体会御气飞天的诀窍。

????距离幽魂噬影宗的势力范围,只有不到半日的路程了。二人现在所在,勉强可算是幽魂噬影宗与毒隐宗之间的缓冲地带吧。

????而正在这个时候,水蝶兰轻捣他的腰眼,李珣一怔,转头问道:「怎么了?」

????话才出口,他也感觉到,在下方群山之中,有隐隐的元气波动传上来,而且,元气质性很像是幽明气。

????「下去看看!」

????李珣和水蝶兰潜隐身形,一路向下。两人还在半空中,便看到在一山顶处,七八个人影打成一团。

????这些人的修为在水蝶兰看来,固然是低微得可以,便是李珣,也不放在眼中──只是,这是怎么回事?

????两边都是幽魂噬影宗的弟子,然而这情形显然不是师兄弟之间的切磋,飞剑法宝统统出炉不算,那手法分明就是要置对方于死地。

????也就是二人飞下来这段空档,便有一人被当胸一掌打得吐血倒飞出去,在地上挣扎。

????在众修士的脸上扫过,李珣的疑问很快就得到解答。

????「叶如?」

????看到那个熟悉的秀雅面孔,李珣知道自己已经没立场置身事外了。

????自从他设计杀死归无藏,将下面这小女人「解救」出来,宗门内已公认叶如是他百鬼道人的禁脔。

????虽然其中情况很是微妙,但眼看着自己的女人打生打死,他实在不得不插手。

????朝水蝶兰稍做示意后,他直接落了下去。

????山顶上这群弟子杀红了眼,见有人影自空中落下,想也不想,本来还在交战的一对敌手,竟然同时向李珣攻来。

????李珣目光一闪,手掌探出,只是凭空一抹,便将左侧那小子臂上外烁的阴火抹消干净,抓着他的手腕,一个巴掌搧了上去。

????「混帐玩意儿,也不看看我是谁!」

????说话间,他一脚踹在另一人的肚皮上,将那人狠狠地踢到数丈之外,抱着肚子爬不起来了。

????被搧耳光的弟子先前还惊怒交加,但一见到李珣的脸,立时大喜道:「百鬼师兄!快来帮我……」

????话未说完,又是一个巴掌搧过来,将他打得眼前金星乱迸,什么话都要吞到肚子里去。

????「停手!」

????李珣低喝一声,这一喝却是用上了离魂神音,以他绝对优势的修为轰然一震,周围还在动手的诸弟子耳中顿时隆隆轰鸣,又直震荡到脑际,一时间,放出的法宝、飞剑都差点儿控制不住,一个个骇然停手,看了过来。

????这一下子,几人惊喜,几人恐惧。

????喜的人无疑都是阎夫人这一边的弟子,而另一方,看着地上那个抱着肚子惨哼的同伴,都是噤声不语。

????李珣早将他们的身分看得明白。

????这些人中,除了叶如是阎夫人的弟子,有些身分外,唯一一个有点儿能耐的,就是刚才与叶如对战的精悍男子。

????李珣对他有点儿印象,好像是宗门长老苍冥子的一个弟子,叫朱泓的,噬影**还有些火候。想来就是另一边的头头。

????「好嘛,苍冥子和碧水君果然站一边去了。」

????李珣暗中腹诽一下,脸上却神色不动,只是眼神变得凌厉狠辣:「好啊,一段时间没回来,大家都长本事了。」

????他才松开被他抓着的那弟子的手,那弟子面露痛苦之色,却屁都不敢放一个,退到李珣身后。

????不只是他,在分开之后,叶如这边三人都移到李珣后面,自发地以李珣为主。

????这里没什么长幼之分,有的只是实力。

????朱泓只是苍冥子座下一个很普通的弟子,和李珣这样的大姓弟子根本没法比。即使双方的座师已是水火不容,但面对李珣时,还要乖乖地听训。否则李珣砍了他,也没人会拦着。

????他垂着头,不让李珣看到他脸上的敌意,嘴上则硬硬地回应道:「百鬼师兄,虽然大家有矛盾,但手下还是有数的。」

????「有数?」

????李珣目光扫过刚刚被朱泓一掌震飞的那人,见他面色如土,虽还未死,但一身伤势恐怕要休养个一年半载,才能见好。

????这也叫有数?李珣冷嗤一声,但再看叶如等人竟然也能接受,立时就明白,眼下宗门的冲突,已经惨烈到什么地步了。

????他心中不满,却知道这种大势不是他所能拉得回来的。

????李珣冷冷一笑,他才正要说话,却忽有感应。抬头看去,正见到两个人影急速飞来。

????朱泓飞快地回头,虽然很快就在李珣冷冷的目光下,再度保持恭恭敬敬的姿态,但脸上的喜色怎么也遮掩不住了。

????「啊哈,百鬼师弟,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人未至,声先来,只是这一声招呼却是热情得很。李珣也同样露出笑容:「冥璃师兄,别来无恙?」

????飞来的那人,正是当年与李珣同往龙环山探寻故府的冥璃。他是冥火阎罗座下三徒,在幽魂噬影宗地位极高。因为当年龙环山之事,李珣和他算是有几分交情。

????冥璃一踏上地面,便笑吟吟地和百鬼把臂问好,十分热络,只是和冥璃同来的那位,脸色可就不怎么好了。

????此人一身湖水绿的长袍,脸色白皙,颇为英俊,一头黑发乌亮,披散肩后,乍一看,倒像是碧水君亲至,将其风范学了个十成十,只可惜却没有碧水君那份修为。

????李珣瞥了此人一眼,知道他是碧水君颇为喜爱的一个弟子,天资极佳,和当年那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归无藏可不一样,入门五十多年便成了大姓弟子,虽不如百鬼那样的神速,却也是很不简单了。

????朱泓趁着冥璃和百鬼正说话的空档,忙向此人行礼:「阴拓师兄,这边……」

????阴拓低哼一声,朱泓摸摸鼻子不说话了,阴拓也不开口,只是站在一边,看冥璃和李珣说话,养气的功夫还算不错。

????冥璃嘿声笑道:「百鬼师弟,这段时间你回来得挺频繁哪,记得有段时间,你是连着七八年没回宗门一趟,怎么,有闲了?」

????说着,他放在李珣胳膊上的手,却是捏了捏。

????李珣心中一跳,立时就明白了他的暗示,冥璃是知道冥火阎罗所发敕令的,然而,某些人却不知道。只是什么时候,冥火阎罗行事需要这般小心翼翼了?

????他心中计较,脸上则一点儿不显,只是笑道:「不是有闲,是有事。我这边有一位道友想托庇于本宗,做个客卿以静心修炼。我将她带来,看看宗主是否同意。」

????此话一出,冥璃和阴拓齐齐一怔,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原来他们头顶上还有一个人影。

????水蝶兰此时装扮的,是一个面目清秀可人的女修,看上去颇为和气,只是对冥璃他们的目光却是爱理不理,更没有下来见礼的意思,反倒是拿一种颇玩味儿的眼神向下打量。

????冥璃终究还是有脑子的,他很快清醒过来,掩饰道:「这倒稀奇,不过,既然百鬼师弟你有心,想必宗主也会考虑……对了,我是听到这边出事,和阴拓师弟赶过来瞧瞧,怎么了?」

????李珣微微一笑道:「巧得很,我也是刚到。见到这群小兔崽子们下手没个轻重,正要问问缘由,师兄就到了。」

????他嘴上不留口德,但那些弟子连个屁都不敢放。

????随着他的话音,冥璃眼中寒光暴闪,自诸弟子脸上一扫,众人都是噤若寒蝉,只顾着低头。只有李珣身后的叶如袅袅婷婷走出。

????场中人们的目光,立时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这位当年被李珣评判为「心志不坚」的女修,在众人的注视下,却丝毫不怯场,柔声道:「三位师兄,事情是这样的……」

????事情的起因说来荒唐,以朱泓为首的几个弟子,在这附近发现了一个百阴气穴,借地气修炼时正巧叶如等人路过,见他们吸收阴气太过频繁,便提醒了一句。

????朱泓等人则以为叶如他们想抢这气穴,双方发生口角,然后就变成了打斗,火头上来之后,便是谁都停不住了。

????李珣和冥璃都还没说话,那边阴拓先向朱泓以目相询,见朱泓点头承认之后,便开口道:「如此说来,是叶如师妹这边先挑衅的了?」

????虽然话中意思严厉,但他语气却颇为沉静,配合他英俊的外貌,以及犀利的眼神,显得极有气度。

????叶如本还想反驳,但与他目光一对上,竟然觉得脑中一眩,差点说不出话来。

????李珣将这一幕都看在眼中,却是不动声色,温言道:「叶师妹你当初说的是什么,可有挑衅之意?」

????他的声音则颇有安神定心的效用,叶如看他一眼,脸上一红,这才道:「绝无此事。我只是觉得,朱泓师兄他们汲取阴气速度太快,很快这气窍就要入不敷出,对地脉走向颇有影响,所以……」

????李珣挥手止住她说话,脚下却是一拂,将地上长长的草叶压倒,露出下面的山石泥土来。

????一看之下,脸上便是一怔。

????他抬头示意冥璃来看,冥璃只看一眼,便苦笑起来,对他摇了摇头。

????众人都看得莫名其妙,只有阴拓还能猜到一些。

????只听李珣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前些年,我宗在此地附近,也发现了一个阴气窍穴,只是规模远在百阴窍之上,当时为了占住那里,我们还与毒隐宗打了一场,你们为什么不去那里修炼?」

????这话问的却是朱泓。

????朱泓脸上一怔,看着阴拓沉着脸,便有些心惊,但又不能不回答,只好小心翼翼地道:「那里有几位师兄练功正在要紧关头,我们不敢打扰,只能再找一处……」

????冥璃和李珣同声一叹,便是立在一旁的阴拓也抿着嘴唇,显然心思与两人差不多。

????这种古怪的模样,让半空中的水蝶兰再忍不住好奇,飞了下来,一拍李珣肩头。

????「你唉声叹气个什么劲儿啊!」

????此话一出,旁人立知她与百鬼的关系,大大不同。

????李珣却不管这些,示意水蝶兰来看:「见到这些土缝了没?这里四面地气聚合时的表征,本来不至于这么明显。可惜,统合地气的百阴窍穴都快被吸得干了,使周围地脉很不稳定,以至于表层土质受损,若再吸摄下去,这周围的山势恐怕就要崩塌了!」

????「这有什么?塌了再找一处就是,你们幽魂噬影宗家大业大,还怕找不到这种阴窍?」

????此话一出,连一边的阴拓都脸上变色,李珣忙以眼色制止水蝶兰再说下去,转脸对冥璃道:「师兄,你身分超然,这边的事情便由你来处置吧,他们也不敢不服!」

????他目光扫过,周围那些弟子忙不迭地点头。

????这种火并之事,最近时常上演,禁都禁不住,想来冥璃也不会重罚。果然,冥璃只是象征性地让他们去附近采集些矿石了事,而百鬼和阴拓也都没有异议。

????「冥璃师兄,宗门的资源什么时候短缺到这种地步?弟子们竟连竭泽而渔的法子都使出来了?」

????李珣和冥璃并排飞行,水蝶兰且在一边,忍受着这蜗牛般的速度。

????至于阴拓则在半途上推说有事,先一步离开。

????李珣估摸着,他应该是去向碧水君报信,不过相比于眼下这事,李珣实在提不起兴趣去关注。

????冥璃目光瞥了眼水蝶兰,但见李珣毫无表示,只能叹了口气,含糊地道:「最近宗门事多,许多原本的资源都很……那个紧缩,所以这些修为一般的弟子,便要到周边来拓展一下。」

????他说得委婉,但李珣却听得出来,这分明是碧水君与阎夫人对立,各自抢占资源所弄出的好事。

????看来,随着冥火阎罗的日薄西山,宗门内阎夫人和碧水君两大派系,对权力、资源的争夺,已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现在是冥火阎罗还在世,若一旦他撑不住归天,恐怕宗门转眼就要重蹈当年分裂的覆辙。

????两千年前,就是因为冥火阎罗和幽离神君争夺宗主的归属,使嗜鬼宗另立门户,宗门实力大损。而至今日两千年过去,冥火阎罗身后,历史难道又要重演?

????而与此时不同的是,当年的冥火阎罗、幽离神君以及稍后的鬼先生,其惊才绝艳之处,就是放在幽冥噬影宗数万年的历史上,也是数得着名号的出色角儿。

????相比之下,阎夫人?碧水君?只看冥火阎罗重伤这么多年,依然稳稳地把持住宗主大位,便知这两个野心家不管论本事、论魄力,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儿。

????他不由皱了下眉头,对他来说,幽魂噬影宗内部的争斗本是无所谓,但如果事态严重到这种地步,这是他绝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而且,恐怕也不只是内部的原因吧……

????「冥王宗加入五宗联盟,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没?」

????冥璃脸色微变,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讲了出来。

????「前年刚占到手的两处药山,又被冥王宗抢了回去,到现在,宗门里还没议出个章程,憋气得很!」

????李珣瞪大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现在,他总算明白事情糟糕到什么地步了。在这时候,他不得不期待,冥火阎罗能真正下出一手好棋来,即使不能力挽狂澜,但总应该维持这半死不活的局面吧。

????他抱着希望问道:「宗主有什么看法?」

????冥璃脸上尽是苦笑:「祖师咒灵近日激荡不休,宗主正在闭关,全力压制,哪有时间说话?」

????「祖师咒灵?祖师咒灵不是在守护化阴池下吗?怎么……」

????他话音突地一停,祖师咒灵?

????作为宗门弟子,李珣自然知道这祖师咒灵的来历。

????所谓祖师咒灵,就是幽魂噬影宗开派宗师九幽老祖渡劫失败时,以绝大愿力生成的毒咒元灵。而这个咒灵形成的原因,又与宇内七妖中那个魔罗喉脱不了关系。

????「魔罗喉……」想到这一点,李珣心中动荡,转脸问冥璃道:「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和魔罗喉有没有关系?」

????冥璃被吓了一跳,忙看向水蝶兰,却见这女修正拿眼看过来。

????他心中暗暗叫苦,这百鬼平日谨慎小心,怎么在这女修面前如此了无遮拦?这种宗门秘事,怎么能这样毫无顾忌的说出来?

????但他也不好申斥,只能含糊地道:「那要问宗主才知道了,不过,宗主要到十二月初一才出关,师弟你这段时间想怎么安排?」

????水蝶兰扫了他一眼,低声冷笑。

????李珣微笑着看过来,向水蝶兰打了个眼色,那意思就是说「一会我讲给你听」。

????哪想到水蝶兰笑吟吟地主动开口道:「哦,说到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了,当年这事儿可是惊动万教,堂堂九幽老祖,竟让一只黑皮耗子卷走了半身精血,让人喷饭。」

????她根本不看冥璃难看的脸色,自顾自地回忆道:「嗯,让我想想,那应该是在奈何天吧,当时魔罗喉不过是只黑皮耗子,脑子也不好使,倒是因为你们老祖的贡献,才让他成了气候……哼!」

????最后一哼,大概是因为魔罗喉这家伙竟然与她齐名,而感到不爽。但是冥璃却听成是对九幽老祖乃至对整个幽魂噬影宗的不屑,本来青白的脸色,立时就黑了下去。

????李珣心中苦笑,赶忙又向冥璃打眼色。

????幸好冥璃是那种极有心计的人物,见李珣这般作态,虽是恼怒,却也能想深一层。

????这时他忽的发现,这个不怎么起眼儿的女修,刚刚说话的口气,真是大得惊人,直将七妖之一的魔罗喉称之为「黑皮耗子」,又一副很了解内情的样子,难道……

????这人颇有来头?

????越想越有可能,再看李珣颇显无奈的神情,更让他心有定论。

????他很快将通玄界一些厉害的女性散修过了一遍,虽没有结果,但心态却是截然不同了。

????这边,李珣也在其中缓颊。

????「哪有你说的这么单纯,魔罗喉怎么说也是天地异种,据宗门典籍所载,牠以奈何天累积无数世代的浓郁死气为食,在体内提炼精纯,再回馈于血肉之中,自我修炼。

????「其妖魔内核,则是一团无比精纯的九幽地气,隐然与九幽之域跨空相连……」

????水蝶兰打断他的话,抱臂笑道:「这倒不差,黑皮耗子是出了名的耐战高手,就算是栖霞那般号称「无坚不摧」的,想要胜牠,也只能寄望于前三板斧,时间拖长了,麻烦也是不小。」

????她张嘴就又是一大妖魔,听得一边冥璃眼皮直蹦,一时也忘记提醒李珣嘴上把关,维护宗门秘辛。

????所以,李珣顺理成章地说了下去。

????「若说魔罗喉心智混蒙,却也不错,不过,其本能的吞精噬元之术,还有兽性的奸狡都不可轻视,当初老祖也是一时大意……

????「嘿,便是牠吞了老祖精血,外形也变成现在这般,到头来,还不是多次败在老祖手下?要不是牠那一股天生的狡狯阴诈,老祖又顾忌飞升之事,牠哪会活到今天?」

????听到这个,冥璃脸色好看了一些,然而下一刻,水蝶兰的话音便差点儿将他气爆。

????「哈,你们老祖首鼠两端,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啧,除了玄海幽明城不为史载之外,三十二位开派宗师,就他被天劫劈成了灰,也难怪有那么大的怨气!」

????这话虽然是百分百的真实,但在两个幽冥噬影宗弟子面上说出来,还是太过分了。

????李珣脸上笑容发僵,而冥璃眼中寒光凛冽。水蝶兰则没有半点儿在意,而是很自顾自地猛一击掌道:「对了,传说你们老祖就是从「玄海幽明城」得了好处,这才创下宗派,是不是这样?」

????这种跳脱的思维和说话方式,让人根本摸不到她的心意。李珣暗叹一口气,揉了揉僵硬的面部肌肉,终于决定,还是该与冥璃暂时分开比较安全─对冥璃来说。

????存了这心思,他先瞪了水蝶兰一眼,继而乱以他语道:「这个却是不太清楚……对了,冥璃师兄,你大老远的特意跑到这边界之地,总不是专门来接我的吧。」

????被他强行打岔,冥璃总算暂时压住杀意,勉强笑道:「百鬼师弟说得是,我这是奉师命在周边巡视,嘿,现在宗门人心不稳,也只有我们这些宗主嫡系,还能派上用场……

????「呃,当然,要是众弟子都如百鬼师弟这般,也不知会少多少麻烦!」

????李珣没有即刻回话,脸上却笑意微微。

????冥璃见了忽的便明白过来,再看了水蝶兰一眼,他低咳一声:「对了,师弟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边境事多,阴拓一个人未必忙得过来,还有那态度,也是未知之数……」

????「师兄事忙,便不用再陪我们了,我自去鬼门湖便成!」

????李珣顺理成章地回应,对水蝶兰的冷笑只做不见。

????冥璃嗯嗯几声,也不坚持,狠狠剜了水蝶兰一眼后,与百鬼道别。只是看他那样子,恐怕再折回去的可能性不大,指不定是先走一步,去鬼门湖传信布置去了。

????「怎么像来踢山门似的?」看冥璃去得远了,李珣皱起眉毛,抱怨道:「你和冥璃逞口舌之快,也不嫌失了身分?」

????水蝶兰满不在乎地摆摆手:「谁有闲情和这种小辈计较?嘻……」

????前半句还有点儿高手风范,但后面的偷笑表情还是显出她别样的心思。李珣微怔,继而恍然大悟:「你耍我!」

????水蝶兰拍掌大笑,不错,她是不屑于和冥璃这种废柴计较,但是能借力打力,让李珣尴尬一下,却是最好不过。

????李珣总算明白了她的心思,一时间只觉得哭笑不得,但也对她这般顽皮心思无可奈何。而且……

????似乎有很久,没有人给他开这种无伤大雅的玩笑了。

????没有了冥璃的「拖累」,两人的前进速度快了何止一倍,虽说幽魂噬影宗幅员辽阔,二人还是在第二天上午抵达了鬼门湖。

????李珣估计得不错,只看碰面几个同门看着水蝶兰的古怪神色,便知道冥璃必是已预先报了信儿回来。

????还好李珣这些年在宗门内威势渐长,不敢有人轻易说三道四,而水蝶兰对这类眼神,更是全然免疫,只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这宗门总坛内的诸般建筑。

????「真臭!」

????这就是水蝶兰对鬼门湖的评语。

????「没有阳光也就罢了,一天到晚全是这些灰白雾瘴,吸在肺里,可真是难受得紧。怪不得你常年不回来,在这种地方窝着,便是只狐狸也能养成猪……」

????「此话深得我心!」

????回应的不是李珣,笑声从雾气中传来,低沉悦耳,又极是雍容贵气:「百鬼,这回你可带回来位妙人儿!」

????说话音落,一个袅娜的人影自雾气中走出来,她一身刺绣精美的黑色长袖袍服,衣领上还缀着一件风帽,此时却披在肩后,露出苍白而秀雅的脸容。其上笑意娴静温良,令人望之如春风拂面。

????此女不是阎夫人,又是谁来。

????李珣绝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怔了一下,才躬身道:「夫人!」

????阎夫人稍一点头,便将目光放在了水蝶兰脸上,嘴上却还是对李珣说话:「不为我介绍一下?」

????李珣正要开口,但却忽的一僵,之前他竟忘了与水蝶兰商量一个化名,这可怎么介绍?

????「姓李。」可能是看到他的窘迫,水蝶兰笑吟吟地开口说话:「夫家姓李,叫我李氏或者李夫人都成。」

????看着阎夫人回返过来的疑惑眼神,李珣干笑一声,点了点头,旋又在阎夫人扭回头去的刹那,翻了个白眼。

????好吧,且不说所谓的「夫家姓李」是个什么意思,水蝶兰就这么公然自称「夫人」,岂不是专门和阎夫人作对来着?

????阎夫人毕竟也是心机深沉之辈,脸上没有任何不满之色,反而笑得越发亲切起来。

????只是她却也没有真的称呼水蝶兰为「李夫人」:「原来是李道友……」

????她这边稍为一顿,李珣也配合得天衣无缝,当即将所谓的「投靠」一事,又说了一遍。

????阎夫人倒是没有任何惊讶之意,李珣估摸着,她应该已从冥璃那边得了信,才会对水蝶兰这般态度视若无睹。

????看起来,她和冥火阎罗已经达成了一定的默契,至少从信息共享这节,好像是站在一起。

????难道说,冥火阎罗在这个时刻,终于做出选择了?

????他这边思忖着,阎夫人则与水蝶兰聊了起来,内容不外乎试探底细之类,水蝶兰自然应付裕如。

????说了几句,阎夫人似是也感觉得满意了,这才回过头来,微笑道:「百鬼,你大老远回来,本该歇上些时日,不过,阴馑长老那边,你还是尽早去一趟吧。」

????稍稍一顿,她又续道:「要知道,这次诸大姓弟子竞争长老之位,你的名号也是她老人家率先提出来的。正因为如此,才占了先手,你也要去致谢才是。」

????李珣倒没想到还有这一节。

????事实上,这段时间事忙,他早把那位老太太退位让贤的事情忘了个干净,此时被阎夫人一提,才记了起来。

????他自然没什么意见,应了一声,又看向水蝶兰。

????不待二人说话,阎夫人在一边笑道:「李道友便由我来安排吧。鬼门湖周边虽然不堪久住,但毕竟还有几处算得上清爽的景致,不如李道友便住在那里,也好过在这儿憋气。」

????水蝶兰自然没理由拒绝,她笑咪咪地与李珣打了声招呼,便和阎夫人并肩行去。

????李珣看着这两人的背影在雾气中渐渐淡了,才嘿笑一声,摇摇头,转身走向阴馑长老所居之处。

????作为幽魂噬影宗硕果仅存、在世近五千年的超级长老,阴馑虽然表现得修为平平,又有些老糊涂,却依然有着极为崇高的地位,可说是包括冥火阎罗在内的所有人的长辈。

????她也是唯一一个有资格长年居住在湖心岛核心处的长老,其居处紧临着宗门重地虚昧厅,同样深达地下数十丈,只是远不如虚昧厅那般戒备森严罢了。

????李珣一路行来,碰到的弟子无不恭恭敬敬地打招呼,显出他在宗门的地位越发地稳固。

????花了一刻钟时间,他来到阴馑居处,没等他敲门,厚重的石门无声无息地打开了。

????只是,门后不见一个人影。

????李珣眉头皱起,他本能地调动起幽一,稍做警戒,同时凝神打量着室内情况。

????作为修道人,阴馑室内的布置还算中规中矩,厅堂比较简朴随意,一览无遗。只是通往里间的门户,被一席厚厚的半旧帘子挡住,看不到其中情形。

????然而,李珣却听到其中似乎有人声,很怪的人声。

????尖着嗓子,扯着调门,在那里依依呀呀地唱。偶尔会响起一声公鸭嗓子般的嘎嘎笑声,还有几声淡淡的咳嗽。

????李珣眉头稍紧又松,最终还是稳步踏了进去,顺手关门。

????慢步走到里间门前,掀开帘子,朝里一看,他眼皮跳了跳。

????正对着他的,是一个颇有些规模的巨大水镜,占了墙壁的三分之二大小,其中人影闪动,拿腔作势,竟是搭着台子唱戏的。

????通玄界有这样的吗?

????目光在水镜中诸人影上一扫,李珣当即确定,水镜中的场景,实是在人间界。

????恰在此刻,台上子一位旦角唱到佳处,台下轰然叫好,那种人声鼎沸的热闹情形,他也是多年没有见了。

????而屋子里的两位也不甘示弱,似乎全不知李珣走进来,齐齐拍了一巴掌,叫一声:「好!」

????只是,一声叫出,接着便是连串的呛咳,其撕心裂肺处,令人听了便觉得喉咙痒痒。

????李珣暗叹一口气,窥了个精采稍逊的空档儿,低声道:「宗主,阴长老,弟子到了。」

????其中一位没反应,倒是向来「眼花耳聋」的阴馑长老回过头来,嘎嘎一笑:「好啊,百鬼小子来了,来,坐这儿来,这戏正到演到好时候儿,一起看看?」

????李珣也不推托,点点头,坐在阴馑旁边的石凳上,目光却不看向水镜中,而是侧着掠过,隔着阴馑,看正病怏怏地卧在躺椅上的那位─冥火阎罗。

????似是没有感觉到他的目光,冥火阎罗深陷的眸子直盯着水镜,看戏看入了神。

????李珣想了想,也将注意力放在了这出戏上,看到这儿,嘴边微微地翘了起来,他知道这是哪出戏了。

????小时候倒是听过的,叫什么忘了,大意是讲那些已用烂了的「皇帝微服私访」之事。

????私访也就罢了,偏偏还调戏良家妇女,让村姑民女之流,一跃枝头变凤凰,其荒唐处,不值知者一哂,只是热闹罢了。

????其中真有趣处,是一个绝妙的反讽。

????一个从未见过皇帝的民女,照着戏里的模样,要一个真正的「皇帝」学所谓的皇帝样。

????且不论戏中人如何,观者应知道,这非但是讽刺戏中人、戏本,甚至连作者本身也给讽刺了进去,一层套着一层,确实妙极。

????看到这儿,不只是李珣,便是冥火阎罗也笑了起来,而且不顾呛咳,笑得分外恣意豪放。与他平日神态,大不相同。

????这时候,他也第一次与李珣说话。

????「百鬼,你觉得这戏里戏外,怎样?」

????李珣微微一怔,方笑道:「夏虫语冰,井蛙说海,识见有上下,同看热闹就是了。」

????「识见有上下?嗯,不错,只是站得太高了些。」

????冥火阎罗转脸看来,深陷眼眶之中的瞳孔灰芒点点,渊深难测。

????「咱们观下界之辈,有如蝼蚁,然而谁知这天底下,有没有将咱们视为蝼蚁的?便是没有,这世上之人,又有几个敢称自己可知天下事的?便是水镜宗那些神棍,也不过是拿术数妄称天心,为人批字看相罢了。」

????李珣也不知冥火阎罗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义,只是垂首应道:「宗主说得是。」

????「什么是不是的,只是最近闷得厉害,想找个人说说话罢!」正说着,他一拍手,笑道:「我倒忘了,这里倒还没人有资格像你这般,能评说这戏文。毕竟是皇室贵胄,与我们大有不同。」

????李珣身子僵住。

????请继续期待幽冥仙途第二部续集

????减肥专家说:

????我坦白,我交代,在大约十一月份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没有写稿了,而我存稿的功底又远远不达标,所以当存稿被吃光的时候,二00八的元月,开天窗也就成了必然。

????当然,开天窗与断根有着本质的不同,在可怜可恨的作者奋起勇气,去碰撞考研洪流的时候,请一月份无法看到幽冥新篇的可爱读者们,抱怨之余,万万不要忘记了前面的情节发展。

????在二月,我一定为诸位读者奉上幽冥最精彩的篇章,而现在,本人也只能在迟疑中惶惑不安,在痛苦中辗转哀嚎,将一身血肉,都投入到茫茫的前途中去。虽然我明明看到,空气中流动的,尽是灰黯。

????二月,我将从地狱归来。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