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三章 巧遇-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三章 巧遇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4:14Ctrl+D 收藏本站

????「或许是个考验吧?很关键的那种!」

????李珣飘浮在半空中,看着雾霭笼罩下,影影绰绰的原始森林。

????在这个位置,已经看不到了鬼门湖。但是,阎夫人柔和偏又冷静深沉的眼眸,似是仍在李珣身上留连。

????李珣很清楚地知道,在压抑了百多年后,随着冥火阎罗死期将近,幽魂噬影宗的内部矛盾,将会在不久的将来轰然引爆。

????在这一时刻,无论是冥火阎罗还是阎夫人,都开始抛下平常面目,尽可能地争取力量了─不管是出于公心,又或私心。

????不得不说,两人的态度、开出的条件都是极令李珣心动的,有时候还真会让他觉得,若是以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再过几百年,宗主大位,会落在他的手中。

????可是这也也仅仅是臆想罢了,短期来说,李珣最关心的,仍是现在自己的情况。

????半刻钟前,水蝶兰携着阎采儿那个便宜得来的奴婢,大摇大摆地向着充山方向而去。

????李珣敢打赌,这位姑奶奶到那儿放倒几个倒霉鬼之后,便会随便找个借口,杀到腾化谷探班。

????那么,李珣大概只剩半月左右的时间可以自由支配了。

????在这段日子里,他有一件极重要的事情要办──而且是在无人发现的前提下。

????与冥火阎罗开诚布公的时候,李珣提出要进入化阴池的要求。

????冥火阎罗却给出一个意外的回答:「你进不去的!化去阴火珠,确实只有化阴池才是正途,我本来就没有阻你之意。可惜,你却来得迟了。

????「在四九重劫时,我重伤待毙,全靠化阴池连接九幽之域,以精纯阴气救了我一命。

????「但因我伤重,操控之时出了差错,使得祖师咒灵从封印中脱身,多亏阴长老损耗精血,以化阴池之力勉强锁住,这才免了一场大祸。

????「你也知道,化阴池名为池,其实就是此界与九幽之域的连接点,深及地下千里,位置则随天地元气的变化而飘移不定。

????「化阴池正常入口,仅有湖心地宫下的一条,还是当年祖师以绝大神通开辟出来,除了此路之外,便是你当真潜下千里之深,也只能是大海捞针,全无所得。

????「可恨祖师咒灵虽被锁住,却无巧不巧,挡在这入口上……那咒灵神智尽去,只有怨毒咒誓所赋予的一身戾气,偏又是我宗功法的绝大克星,因此无人能敌。

????「近两百年间,除了祭祖大典那日九幽地气大盛,化阴池自然上浮,可完全压制之外,其它时日,那是谁也进不去的……

????不过,也许还有另一条路。」

????这是冥火阎罗的最终答案。

????「由于祖师咒灵的失位,化阴池内充盈的九幽地气被挤迫出一些,散入周围地脉之中,虽说不到两百年,却仍辟出一条颇具规模的地底阴脉,与化阴池相连。若能沿这条阴脉寻觅,或可找出另一个进入化阴池的入口。

????「这条阴脉因地脉变动,兼有九幽地气渗入,踪迹难寻,但经我多年推算,却发现了一个可能的阴脉集点,其位置就在……

????腾化谷。」

????原来如此!

????李珣不紧不慢地在半空中飞行,心中则在计量。

????冥火阎罗一番话,让他想起了一些事来。

????记得他当年刚刚拜阎夫人为师时,被应采儿设计,杀了碧水君一个不争气的徒弟……叫什么名字来着?

????当初杀人时,李珣没怎么搞清形势,只道是阎夫人看不惯那厮嚣张,才假应采儿之手设计他,李珣后来才发觉这事情古怪。

????碧水君那时已和阎夫人水火不容,那个死鬼又凭什么敢在腾化谷里逗留许久,作威作福?

????李珣问过应采儿,小妮子却只含糊说那死鬼奉宗门敕令,在寻什么东西,谷中诸人都不方便出手。

????现在想来,问题便很清楚了,那家伙找的,恐怕就是化阴池溢出的阴气余脉吧?

????而且,说到离腾化谷较近阴气汇聚之地……李珣脑中沉淀已久的记忆忽地翻了上来。

????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可能,所以才向阎夫人报备,要去腾化谷闭关,而且时间共三个月。

????在这段时间内,怎么也能弄出个结果来吧?

????在半空中飞行时,李珣一点儿时间也不浪费,而是细细计划这段时间的行动安排。

????时间在思考中一点一滴地流过,不知不觉,几个时辰过去,天色已然变擦黑,耳边响起连串的怪鸟异兽嘶鸣,使李珣猛然惊醒。

????通玄界南部原始丛林密布,其中的鸟兽无不是经过数百万年物竞天择,才能在通玄界立下脚跟,其中颇有几样,令站在此界最高层的修士,也要为之警惕。

????李珣忽然想起,这里有一种毒兽叫「@」,极是厉害,更重要的是,这毒兽脑后天然生成毒囊,是一味极有效的引子,经过阴火提炼,收集引发九幽地气时,可以大大提高效率,正是闭关精进时的上品宝贝。

????「好像在这里有个据点吧?」

????这一种对修炼极有益的宝贝,是任何宗门都不会放过的。幽魂噬影宗自然如此。

????幽魂噬影宗便借着地利之便,在此设了一个别院,常驻数名弟子,专门放牧那些@兽,在尽可能地保证其繁衍不绝的同时,大量采集毒囊为宗门所用。

????李珣准备找几个毒囊备用,便略一打量周围,往别院方向飞去。

????森林上空飞掠的大鸟正是归巢的时候,见了李珣,牠们本能地有一种畏惧,都四散飞去,一时间呱呱之声不绝。

????先时还不觉得,但这鸟叫之声激烈起来的时候,李珣心中忽地被某种突来感应撞了一下。

????便在这刹那间,天地间似是有某种情绪,与李珣心境合如一,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甚至快于他的神智,先一步使全身真息激荡起来。

????李珣身形一顿,旋又飞掠而下,也就在这一顿的空档,幽一已经撕裂空间,隐入了丛林无处不在的阴影中。

????前方已能够隐隐约约见到别院的轮廓,李珣的速度却开始放缓,每一棵树木、每一片灌木、每一块土石及其所遮蔽的阴影,都在李珣视界之内,流动不止。

????当然,李珣不会忘记,在这些看似自然生成的草木之间,还有一道隐秘至极的封禁,保护着别院的安全。

????而现在,封禁却是支离破碎!

????没有迟疑,李珣立刻放出警示飞剑向宗门求援,碧蓝色的莹光朝天飞起,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做完这件事,李珣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在阴影中前行的幽一。

????战力惊人的幽一与李珣相距约三十尺,这个距离可以保证其实现充分的爆发力,达到最大杀伤的目的,但安全性则有所下降……

????摇了摇头,李珣还是让幽一靠近了些。

????这就是暂时失去阴散人的不便了。

????本来幽一主攻,阴散人主守,二者搭配,堪称无懈可击,但这些日子以来,先是天冥化阴珠报废,接着又是阴散人身上诸般变化,使李珣仗以横行此界的手段再不复当年之勇。

????便是没有阴火焚身的压力,也应该主动求变了……这些念头一闪而过,李珣又很快发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痕迹。

????封禁是破碎了没错,不过破坏者所经过的路径,却只是擦过别院的周边,没有冲入院中的迹象。可是,偌大的院落中,却已全是死气。

????「一、二……七、八!」

????透过幽魂噬影宗独特的辨魂之术,李珣不用目见,便知院落八名留守弟子已是全都死透。

????可是,为什么?

????李珣身形不停,沿着这条路径擦过别院外墙,眼见便要没入茂密的丛林中,却忽地一折,向后急退,数百尺的距离一掠而过。

????别院外墙投下的阴影似乎也被惊住,轻轻一颤。

????「出来!」

????站在外墙下,李珣抬眼看天,口中言辞简略,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冷厉。不过,回答的仅是几声鸟雀的尖音,然后便再无声息。

????李珣也不介意,只是微微一笑,拍了拍斑驳的外墙砖面。

????「你那手做得不错,先以强行突破封禁为假象,此为明线;再以半路折返,飞跃此院落为第二重迷阵,是为暗线。而你则冒险躲在这阴影之下,避过身后追兵,顺便来个嫁祸江东,害了这院里八条性命。

????「等到追兵醒悟过来,还以为你又从之前的路径上逃走,又翻身追去,至此把人给丢了个干净……有意思!」

????四周仍就毫无一点声息,但李珣却更是稳健从容,他的手指一点点从墙皮上抹过,出奇的却没有沾上一点儿污物,末了,他收指在鼻间一嗅,眉头轻皱。

????「哦,此间犹有余香,难不成……哈,那就更妙了!你说是也不是?」

????第一个「是」出口,李珣身形暴起,贴着墙面直插入数丈外的大片阴影处。李珣身形甫动,那片阴影便诡谲地波动起来。

????「好遁法!」李珣大赞一声。

????李珣知道逃的人修为一般,只是逃命的手段颇为不凡,可实际看到之后,李珣才发觉,他仍是低估了对方。

????如此遁法,幽昧入微,能以最小的损耗臻至最大的速度,又兼具息影隐形之效,乍一看去,甚至比宗门的噬影**还要来得精妙。

????只可惜,那人还漏算了一点。

????在那人原先藏身之地,李珣悠然止步,自顾自地打量周围环境,估算那人隐身的手段。

????而相应的,斜后方一声闷哼,一个人影踉踉跄跄倒退过来,十几步下来,便再也稳不住身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恰好就坐在了李珣身前。

????正是幽一建功。

????「啪」的一声,一件青莹的物事跌落尘埃,李珣一看,却是一把极精致的玉骨折扇。

????他心中一跳,目光扫过来人狼狈而又尴尬的脸,咽了口唾沫,才险险将喉咙里那一声「是你」压下。

????只是这举动很是令人误会,地上那人通红的小脸立时变得惨白。

????李珣忍不住「哈哈」一笑,同时伸出手去,轻抚在那人已有些纷乱的发髻上,口里道:「瞧你这俊俏模样儿,何必做这爷们儿打扮?」

????说话间,那人头顶束发的木簪无声无息化为齑粉,乌云般的秀发披散下来,垂流如瀑,也使其微显青涩的俏脸,霎时间灿然生辉。

????在这一刻,李珣是真的咽了唾沫,他手指很自然地挑着一缕发丝,让柔顺的触感从指尖滑过。

????看眼前这可人儿屏息僵硬的神情,李珣心中竟也微微一荡,只是更多的,还是一种恶作剧式的快感。

????颜水月,你这小妮子也有今天?

????眼前的女子,正是他当年在不夜城结识的水镜宗弟子,颜水月。

????这数十年来,李珣以灵竹的身分见过她几面,但都是在水镜大会上,少少地说上几句。即便如此,他也算是这小妮子极少的朋友之一了。

????令李珣感到奇怪的是,这颜水月虽说是号称水镜宗几百年才出一个的天才弟子,但修道仅仅数十年,修为也差得远,怎么都不可能一个人跑出来,而且,还碰到这么大的麻烦……

????这些个念头在李珣脑中回旋,面上却一点儿不显,只是用手指轻勾小妮子圆润的下颔,道:「哪个宗门的?姓甚名谁?为什么要嫁祸于本宗?说!」

????最后一字语气并不严厉,甚至有些柔和,但颜水月却已给吓得喃喃地说不成话,只是将目光自李珣脸上与地面折扇之间来回游动,全是藏不住的心思。

????李珣哑然失笑,随手将地上折扇拿起,「啪」地一声展开。

????扇面用雪白绢丝织就,简洁得很,也没什么画作,只是龙飞凤舞写着几个大字,一面是「天机无限,一半一半」,另一面则是「信口胡言,且听且看」,如此言语,联系到她的身分,那荒唐处直令人发噱。

????只是李珣却笑不出来了,他猛地醒悟。

????这妮子从小精灵古怪,又胆大包天,怎么……这个念头未了,李珣已甩手将折扇扔了出去。

????此时天色又暗了许多,他这一甩,那折扇便在虚空中划出一条青蒙蒙的光线,但只是一眨眼工夫,青光一涨,颜色竟得深得紫了。

????潮湿的丛林中雾气倏起,紧接着,便燃起了一道火光。火光颜色紫得妖异,一看便知道不是什么好货色,若是李珣不及时甩掉,此时还不知会如何狼狈法。

????那火光烧得快,灭得也快,而在李珣注意力放在远处火势上时,耳边又响起一声呼哨,刚刚还可怜兮兮的颜水月,此时却如同一只精力充沛的小鹿,猛地弹起身来,向丛林深处奔去。

????「天真!」

????李珣小小地失了回面子,颇有些哭笑不得,但颜水月的修为差得太远,要抓她回来,也只是举手……等等!

????便在李珣即将举步的刹那,颜水月的身形忽地一化为三,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急奔,李珣清楚,这正是水镜宗天下独步的「镜化」之术,与通玄界常见的分身化影之术类似,但其效果确强上了不知多少层级。

????「……麻烦!」

????若是仅要造成杀伤,李珣至少有七八种手段可以达到目的,但是他现在仅仅是好奇而已,也不可能下这样的重手。就这么一耽搁,颜水月的身形已完全投入了密林中去,旋即气息隐匿。

????还是……算了吧!

????李珣看了丛林半晌,终还是拍了拍巴掌,决定抛开此事。

????虽说他很好奇颜水月惹了什么麻烦,但看她这模样,似乎也能应付,当然,就算是不能应付,他也没义务去解决不是?

????带着这个念头,目光在幽深的丛林处一扫,他便向院内行去,大大方方地推门而入。

????一进门,入眼的景象便让李珣的眼皮一跳。死透了的八名弟子,均倒伏在前院中,看这样子,应该是听到声息之后,在前来察看时,被凶手给接连杀害。

????「凶手只有一人,没有太多的打斗痕迹,显然双方不在一个层次上,对方心狠手辣,而且……」

????用脚尖挑翻一个弟子的尸身,李珣仔细看了看伤口,点点头:「而且颇有些急躁,出手分寸掌握不当,有失高手风范。」

????这弟子心口被击中,却是五脏六腑尽被霸道的真息炭化,胸骨破裂,骨末细碎,四肢经络亦被余波震裂,是典型的重手法,却也没有太多其它的线索。

????李珣的目光方投射到另一具尸体上面,心中忽生感应,不久前那与天地冥合的奇特感觉再度出现,使他忽然间便确定,有两个修为不俗的修士正向这里急速赶来。

????「真是麻烦!」

????再次做了一回无用的感叹,李珣侧行两步,没入一侧的暗影中,这一隐身手段,比之颜水月,可是要从容得多了。

????刚隐好身形,两个修士便从天而降,李珣眯起眼睛,将被感应的可能降到最低,心中却已笃定,来人中那个穿紫袍的,便是凶手无疑。因为,那人身上仍留存着八名死者冲天的怨气。

????「啧,早知道凶手会回来,我何必费心琢磨?」李珣腹诽两句,目光却忽被另外一人吸住。

????熟人呢!

????眼前这位风姿绰约的佳人,李珣可是记得的,她正是当年与他较量床技,险些败中求胜的吞阳劫姝,与在东南林海被他耍得团团转的奼阴劫女齐名,但是李珣可不敢有丝毫懈怠。

????吃过一次亏,李珣明白,这可真是个美丽而又危险的毒蜘蛛啊。

????吞阳一身样式颇为保守的黑色绫罗裙装,除了露出面部及手掌外,所有部位都给遮住。但是如果视力好些,人们却可以从这一身看似密不透风的裙装下,看到影影绰绰的肌肤,便如笼罩在薄薄的黑雾中一般,勾人得紧。

????吞阳身姿丰满颀长,惹火之至,面容亦妩媚娇艳,偏偏一对眼眸如点漆般,黝黑晶亮,时现冷芒,显出她并非纯以姿色事人之辈。

????对此,李珣深有体会。

????李珣提起了十二万分的小心,因为他知道,吞阳对异性气息极是敏感,这种感觉不是感官上的,而是一种极罕见的天赋,在这种距离下,能不能瞒过她的感应,李珣信心不足。

????便在这时,李珣耳边响起了吞阳柔腻的嗓音。

????「唉,还是迟了一步,周围已经没有人气……嗯,地上的尸体有被翻动的痕迹,再加上之前那道警示飞剑,紫袍,你干的好事!」

????便是训人,吞阳的嗓音也听不出什么怒气来,可那紫袍修士却真是怕了,呐呐不能言。

????吞阳又叹一声:「算了,事已至此,便是杀了你也没什么用处。追下去吧,去得晚了,那小姑娘身上的香气怕是被混入其它气味……她是逃不掉的,但若落到其它人手中,倒霉的便不只是你了!」

????紫袍修士如蒙大赦,应声之际,便一马当先,向着南方飞掠过去,正是颜水月逃离的方向。吞阳也离地飞起,但在飞离院落之前,却有意无意地回望了一眼,目光所至,恰是李珣藏身之处。

????李珣眉头一皱,猛地明白过来:「是了,这小娘皮知道有人,却因为颜水月,不愿节外生枝……」

????一念至此,他也不再藏身,走出阴影,抬头向那面看去。吞阳两人早飞得不见了踪影,李珣眉头皱得越发紧了。

????作为宗门弟子,看着别宗人马在自己地盘上肆无忌惮地行事,那感觉也很是不爽啊。

????现在,李珣突然有点儿理解冥火阎罗的感受了。

????抿住嘴唇,李珣慢步出了院落,估计了下时间。

????示警飞剑传出后,宗门来人怎么也要两个多时辰,他是没心情在这里干等,但是,眼下要去哪儿呢?

????腾化谷向东,吞阳向南……这还真是个烦人的选择呢!

????「咦?」

????李珣心中一动,身子却没停下,仍保持着原本节奏,慢慢走到丛林周边,他的举动惊起了几只夜鸟飞上半空,一时间,本已静寂下来的丛林又是好一阵热闹。

????李珣摇了摇头,似要转身,身子却猛地一弹,直扑向不远处那片灌木丛,人未至,大气温度已迅速攀升,紧接着「呼」的一声,那丛灌木已被点着了。

????低低的呼叫声响起,一个人影连滚带爬地从灌木丛中逃出来,停也不停,便朝着与李珣截然相反的方向逃开。

????这次,却没之前那么容易了。

????才跑了两步,一只冰冷的手掌便轻轻扼住她的脖子,顺势一扣,这小妮子便脚下不稳,仰天倒下,正撞上背后那人的胸口。

????紧接着,十余道真息透体而入,将她诸多行气经络封了个遍,她身上一软,已是动弹不得。

????「哦,好巧,又见面了!」

????李珣笑吟吟地将怀中佳人转了过来,看那俏脸,不是颜水月,又是谁来?

????感受着她柔软的身段,他心中出奇的没有半点儿他想,只是极为开心:「了不起,虚虚实实,竟然把大伙儿全给骗了,好得很!」

????见怀中佳人出奇的没有反应,李珣一奇,低头看去,只见这小妮子正拿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清澈的眼波中,似乎有一些不应该出现在此时的光彩。

????李珣皱起眉头,忽地觉得其态度有些问题,忙换了脸色,手指头也有些不太客气了。

????颜水月低啊一声,俏脸立时红了。

????李珣的手指其实并没有太过作恶,但对人生经验严重欠缺的颜水月而言,浑身上下几乎到处都是敏感点,而且,她现在的穿着……

????「咦,比我还急?」

????李珣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话,手掌则如灵蛇般撩开她雪白的中衣,轻轻贴上里面细滑的肌肤。颜水月浑身发软,连扭身子的力气都失去了,只能低低喘息,而呼吸间分明带着哭腔。

????将嘴唇放在她圆润的耳边,李珣低声道:「告诉我,你的外衣怎么脱了?」

????「上面有香气……」此时的颜水月已被李珣揉捏得如面团一般,当真是问什么说什么:「吞阳鼻子很灵,所以我用「镜傀儡」,呀……」

????才说了半截,李珣手指一紧,在她身上某敏感处滑过,一声惊叫,颜水月眼见便要崩溃了,李珣也不想再逗她,将手慢慢抽出来。

????这小妮子,怕是早就知道吞阳在后面追着,所以便打了个时间差,先骗过紫袍,又将计就计,利用吞阳的自信,再骗了妖女一把?

????而且,差点儿顺便把我也给骗了……李珣笑了笑。

????可惜,小妮子的运气还是差了那么一些。

????「看那扇子,是水镜宗的吧!」

????李珣目光一瞥那已烧成平地的火场,笑吟吟地问话:「这倒怪了,水镜宗向来是谁人都不得罪的,怎么会被人追到这种地步?哦,对了,还没请问芳名?」

????「颜水月……」

????「颜水月?这个名字有点儿印象,对了,是那个玉岚道姑的弟子吧?嗯,倒是听说过。」

????李珣装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儿:「啧,你师父也真是够狠心的,把这么一个小美人儿给孤零零地赶下山来。既然便宜了谁都是便宜……不如从了我吧?」

????说着李珣双臂一紧,把小妮子的身体几乎都抱进了怀中,那种强烈的压迫感和危机感让颜水月再度尖叫起来,叫声中,她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放开我,才没有,我师父被抓啦……」

????颠三倒四的言辞,却也把关键说了出来。李珣扬起了眉毛。

????「玉岚被抓了?是极乐宗……不,应该是西联吧!很好,把事情说得清楚些!」

????「我会讲啊,可你要把我放开!」

????「好啊!」

????李珣回答得无比爽快,而他一松手,颜水月便在低呼声中软倒在地。

????不能说摔得很疼,可是那狼狈模样却尽落在李珣眼中。这种情况下,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拿泪眼朦胧地看过来。

????可惜,颜水月毕竟对人性变化不甚通达,这种表情变化,无意间便显露出她的心态,李珣看在眼中,暗笑「此女狡猾」,但还是遂了她的意,为她解开几条经络,恢复了些许行动能力。

????一旦能够活动手脚,颜水月立时便缩起身子,将全身尽可能地藏在薄薄的衣衫下面,虽说有点儿拆东墙补西墙,一时间也顾不得了。

????看她动作,李珣又笑,当然,也没有忘记再度施压:「别磨磨蹭蹭的,说!」

????颜水月打了个寒颤,飞快抬头扫了李珣一眼,见他神情诡异,不敢再怠慢,垂下头来,将下颔埋进双膝之间,瑟缩道:「师父是和我一起下山的,带我出来历练。大概是半个月前到了东南林海,却不巧碰上罗摩什,师父……」

????「等等!东南林海?罗摩什?」

????李珣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前些日子雷喙鹰的警告音犹在耳,今天便有人告诉他,公认的邪道第一人罗摩什,已经离开了存身数百年的陷空山,亲临东南林海?

????这算什么?

????「嗯,正是罗摩什。师父也很吃惊,而且,当时除了罗摩什以外,还有极乐宗的**妃子、冥王宗的无尽冥主在旁,七八十个人,很吓人呢。」

????「这样,他们就把你师父抓起来了?」

????「当时是没有,不但没有,罗摩什对我师父还挺客气的样子,好言好语地请师父帮忙。帮忙测算一个什么方位,师父却说变量太多,算不稳妥……」

????「什么方位?」

????「咦,你不知道吗?」

????「……」

????在突来的僵硬过后,李珣弯下了腰,居高临下地看着眼前这位突然变得神情笃定的女修,眼睛眯了起来:「听你这样说,你倒像是知道我是什么人?」

????颜水月将身体蜷得更紧了一些,眼角犹挂着泪珠,然而,她脸上所呈现出来的,却是一抹灿烂的笑容:「当然,幽魂噬影宗后起一辈里,也只有百鬼道长,才具备这般手段!」

????李珣真的要鼓掌叫好了,眼前这位分明涉世未深的女修,竟似有着可以看透人心的秘法,总是在极至危险的关头,迸发出人意料的光彩。

????他抽*动嘴角,半蹲下来,使高度与颜水月平行:「你不要告诉我,这是你算出来的吧!」

????李珣嗓音中迸出来的每一个音节,都比万载寒窟下的冰渣来得森冷。颜水月不自觉地向后微仰,但脸上仍保持着笑容:「我告诉你这件事,你会放了我吗?」

????李珣哑然失笑,他伸手出来,肆无忌惮地拍了拍颜水月的脸蛋儿:「小姑娘,你不会忘了吧,现在可不是谈条件的好时机,只要本人愿意,咱们随时可以开始……」

????「你不会的!」颜水月昂起了头,用清亮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据我所知,百鬼道长擅御女之术,贵宗控神之法也极是厉害,两相结合,不是连极乐宗的奼阴也抵挡不住吗?若你真要做,用不着这样麻烦!」

????「哦,奼阴的事,你也知道?」

????颜水月脸上红了红,方道:「在东南林海时,那里许多人都提起……据说奼阴很惨呢。」

????「是吗?」淡淡地应了一声,李珣并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只是冷笑:「如果你很好奇,我一点儿都不介意用那种法子。」

????「不,我刚刚已经推算过了,我这些日子大劫不断,时有性命之忧,但在这个方位,却是小吉无忧,而且我看得出来,你对我没有恶意。」

????李珣怔了怔,方笑道:「若你认为这么说我便会放过你,那就想岔了!」

????「你不会害我性命,我只要知道这一点便够了。」颜水月高昂着头,气势竟不在李珣之下:「师父常跟我说,旁人修道,需要的是身意如一,修为境界并重。

????「然而我宗修道,却是不管修为,无关境界,只需洞达世情,冥合天心便足矣,只要留得命在,你做什么,又何妨?」

????看着颜水月满不在乎的表现,李珣还真给震了一下,但很快的,他便露出微笑,抓起了小妮子的衣襟向外一扯:「真的?」

????颜水月先前营造的气势霎时间土崩瓦解,她尖叫一声,忙不迭地用手去挡。

????李珣再也忍不住,为之放声大笑,一时间,只觉得整个心窍都开了。

????轻松快意,莫过于此……这种感觉,真的是很久都没有过了。

????这回被震住的,是颜水月。她一边捂着胸口,一边极谨慎地看过来。

????李珣笑着直起身子,不紧不慢地解开自己的衣襟。

????这回他看得分明,颜水月那张小脸,颜色由红变白,由白变青,既而青红交错,有趣极了。

????但李珣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只是把脱下来的外袍甩在了颜水月的身上。

????这小妮子显然脑筋不够用了,她伸手抓着外袍,期期艾艾地道:「这是……给我穿的?」

????「不是。」李珣猛然伸手,在低呼声中,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是裹着你,方便赶路!」

????长笑声中,李珣将颜水月夹在腋下,身形一展,朝着腾化谷方向飞掠而去。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