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 第七章 血路-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 第七章 血路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4:19Ctrl+D 收藏本站

????「你,护送?」

????颜水月睁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愣了半晌,方才道:「你想干什么?」

????「尽朋友之义啊!」李珣信口开河,却又煞有介事:「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虽说这回是东行,但怎么说,也是一件功德……这也是你说的,我这烂命要想活得尽量长久,非要积聚阴德不可,不是吗?」

????「是,可是……」

????「什么可是不可是的,这样不很好吗?当然,有一件事你要注意了,我可是在「闭关」时期偷跑出来帮忙的,所以,我不可能光明正大地陪在你身边。这样,你先走一步,我暗中随行,如何?」

????颜水月嘴里「哈」了好几声,却不知是发笑还是叹息,她想说话,但在李珣双眸的注视下,莫名其妙地便丧失了开口的勇气。

????李珣满意一笑,站起身来,一如既往地拍了拍她的脸蛋儿:「好了,再休息一会,等到晚上的时候,就快点儿逃命吧!」

????说完这些话,李珣大笑着甩手而去,整个腾化谷的雾气,似乎也因为他的笑声而震荡流动。

????颜水月呆呆地看着那远去的背影,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哽在喉咙里,沙沙攒动。

????「他……越来越怪了!」

????山中无日月,此话是最恰当不过的。在腾化谷里待了一段时间,再出来时,便明显感觉到,天气有些转冷了。

????虽说此界西南季节变化并不明显,但草木颜色明显加深,相较于之前,也显得干硬了许多。

????对这一点,颜水月最有发言权。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在丛林中狂奔。不时擦过一些旁出的枝叶,嚓嚓的断裂声不绝于耳。而在她听来,这些声音更像是恶人的嘶笑,时时缭绕耳边。

????心中正颤栗之际,远方又一起嘶叫响起,这叫声在绝望与恐惧的催动下,接连拔高,却又被无边的密林切割得支离破碎。

????颜水月脚下一个踉跄,因疲累而涨红的小脸上,却是一片冰冷。

????那是眼泪的作用。

????「混蛋,混蛋,你还有完没完啊!」

????她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脚下也丝毫不停,跌跌撞撞地朝着前方奔去。

????这是她被「赶出」腾化谷后的第四天了。

????此时的她,早已经失去了御器飞天的力气,只能凭借着半调子的提纵术,向东方急奔。

????四天的时间,她走了不到七千里路,这对凡人来说已是神仙般的脚程,对一个修士而言,只能说是严重不及格了。

????现在,她离预期中的目的地,仍是遥遥无期,而她却已快要崩溃掉了。

????七千里的路程里,尽数涂着污浊的血。刚刚死去的那人,是第四十二个,还是四十三个?

????她终于明白,狗屁的「积阴德」,狗屁的「全道义」,百鬼道人之所以要「护送」她前往三皇剑宗的势力范围,根本就是为了满足他心中变态的**!

????杀死每一个拦路的人,用最残酷的、最血腥的方式!然后从中获取快感。

????「他疯了!」

????颜水月终于明白,分别一月之后的百鬼道人,与初见面时,已经完全不同了。

????在腾化谷中,他掩饰得很好,可是,当他杀掉出谷后第一个人起,那种疯魔、暴戾、嗜血的气味,便一日重过一日。

????从第二天起,死者中便再无全尸。

????到了今天,即便是远在数里之外,她也可以嗅到百鬼身上的,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这气味直流入她的五脏六腑,在其中搅拌,翻滚,一点儿一点儿地抹去了她的胆气和意志。

????「究竟出了什么事,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颜水月不自主放缓脚程,尽力集中精神,想运用自己所学,找出其中的关键。

????「是了,血瞳厉魄再不是隐性的了,什么变故让这「凶煞」之相由隐而显?还有「三杀」局,余者渐隐,而天杀之意愈浓,再这样下去,他就算不死在别人手里,也会被老天爷劈死的!」

????脑子里的念头此起彼伏,却找不出一个有价值的。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担心这个魔鬼,或许是想着探究事情的究竟吧……

????又是一声惨叫响起,刺得颜水月猛打了一个寒颤,而丛林中飞禽走兽惊飞疾走,让这声嘶鸣传来的方向变得模糊起来。

????其实,就算不模糊,在此刻的精神状态下,颜水月也分辨不出来。她此刻只想捂住耳朵,将一切声音都隔绝在外。

????她也真的这么做了。

????可是,便在下一刻,一个清晰无比的女声,透过重重阻碍,直钻入她耳膜中去:「哦,我们的水月妹子这是怎么了?」

????颜水月闻言,立时倒抽一口凉气,抬起头来。眼前映入的身影,她是极熟悉的。

????「吞阳!」

????「水月妹子竟还记得我吗?那还要多谢你挂心呢。」

????吞阳掩唇轻笑,只这个动作,便让她一身曲线呈现出动态的美感来。

????不知怎么地,虽是同为女性,颜水月脸上却是一红。但很快,她的脸色就因为这糟糕的形势苍白了下去。

????前方并不仅仅是一位吞阳劫姝。在她身边,有一男一女两个修士,均是神情冷淡,站在那里,便有隐隐寒意直逼过来。两侧密林中,似乎也听到些声息,很明显的,颜水月一头撞进了埋伏圈。

????吞阳用一种颇为奇特的眼神,对她上下打量,好一会儿方道:「一月不见,你倒是认识了一位奇人。这几天来,可是让我们好恼,妹子可否告诉我,那人是个什么身分?」

????「我不认识他!」

????这种胡话,颜水月竟是脱口而出。说出之后才心中叫糟,就算是骗人,这态度也太急切了些,又怎么能瞒得过吞阳这样的人物?

????可邪门的是,吞阳竟似是信了,她眸光一闪,轻声道:「不认识?真的?」

????颜水月此刻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他硬跟着我的,我们根本就没见过面!」

????吞阳闻言稍稍点头:「这话不假……不过,便是假的也没关系。任那家伙有通天手段,今日也逃不过我们的五指山去。倒是水月妹子你,出来调皮了一个多月,该回去见见你师父了。」

????说到这儿,她见颜水月目光游移,便笑道:「妹子你心思灵巧,大伙儿都知道,只是这方圆十里之内,至少有二十双眼睛盯着你,若你还想玩上回那虚虚实实的把戏,可没那么容易!怎样,走吧!」

????她伸手虚引,仍是一副客客气气的样子,颜水月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这回,终于还是躲不过去了。

????下一刻,周边惨叫声起。

????「怎么回事?」

????惨叫声激起之际,吞阳狂吃一惊,她转脸看向一侧的男修,见他一贯冷淡的脸上也显出惊讶之意来。

????虽然明知对方也像她一样胡涂,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那边没有拦住吗?」

????「莫宗主亲自出手,不应该啊!」

????男修皱起眉头,喃喃自语,却忘了这言语听来,还有别一层的意思。

????果然,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吞阳心中十分不快,冷哼道:「贵宗妖剑秘法冠绝当代,想必有法子将那暴徒斩杀!听声音,那暴徒是从南边掩上,正是贵师弟的防区……」

????她还没说完,那男修已摆手笑道:「仙子误会了,徐亢并无他意。只是这事来得蹊跷,莫非,凶手并非一人?」

????话说到这儿,两人都是一惊,而另外那个面容阴沉的女修则睁开一直微瞑的双眸,森然道:「又杀了一个!」

????话音未落,不远处密林中一道剑光冲天飞起,看上去气势凌厉,细看来,却是微微摇摆,且所经之一处,一蓬血雾当空浑洒,凄惨之至。

????「罗师弟!」

????这回轮到男修吃惊了,他来不及向两个同伴打招呼,身形一展,便向着那个方向电射而出。只是才飞至半途,距此至少二十里外,一声闷闷的爆震隆隆碾来,震得林木乱颤,落叶纷飞。

????「果然有同伙!」

????震响传来的方向,正是**妃子引领高手设伏之处,听这一声爆震,交手双方的实力,均是惊人之至。这边自然是**妃子亲自出手,而能与她相抗撷的对手,又岂是省油的灯?

????作为**妃子的得力臂膀,吞阳从这次爆震中,听到了更多的信息:「不妙,宗主向来不喜与人硬拼,现在却搞成如此声势,岂不是落了下风?」

????任事前将对手如何高估,到头来却发现,对方的实力仍不见底,吞阳已有些呆了。天妖剑宗的徐亢已穿入密林之中,而她身侧那阴沉的女修则仅仅转动眼眸,观察四周,一言不发。

????又一声爆震声响起,吞阳身子一颤,正想说话,旁边同伴忽地低喝一声:「小心!」

????两女身形同时侧翻,险险避过后方凌厉如剑的冲击。即便如此,一片浓浊的血腥气仍侵入二人的口鼻之中,任二人都对毒物有极高的抗性,初嗅得这气息,仍觉得脑际一昏。

????嘶嘶的怪音,如同毒蛇吐信,妖异得令人心惊胆颤,吞阳想也不想,曲指一弹,当空便炸开一蓬淡青色的烟雾,同时她身形一转,纯凭一口真息,在空中连换了七八个方位,远去十多丈外,才有机会定睛看去。

????「颜水月跑了……后面!」

????阴沉女修的声音遥遥传来,等到惊变之时,却已经慢了半拍。

????灼热的气流从吞阳颈后抹过,任是她反应迅速,及时前冲,仍被余波扫中。肩背像是被一记重锤轰上,那雷霆般的震荡,甚至让人觉得,脊椎已经碎了。

????更要命的,是随之而来的气血动荡。在这一刹那间,由颈后开始,渐及半身,直至腿脚,气血流动像是完全岔了道儿,在纤细的血管下「突突」沸腾滚动,那种全身燃烧的痛楚,让她凄声尖叫了起来。

????「燃血元息,是燃血元息!」

????低低的笑声就在她耳边响起:「还算有点儿见识!若你这回能活下来,回头等老子回来,操你个爽快!」

????笑声猛地高昂,吞阳只听到侧后方一声剑吟,徐亢凄厉的嘶叫声也同步响起:「纳命来!」

????「不送!」

????那笑声隆然炸开,近在咫尺的吞阳只觉得脑际剧震,一口鲜血喷出去,已陷入了深度昏迷。

????在她临昏去前,隐隐约约听到,同伴的叫声:「向北去……」

????叫声戛然而止,她也真正昏了过去。

????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吞阳觉得,她已被地狱的小鬼们架在油锅里煮了十七八回,骨架都成了灰,耳边尽是走了音的嘶叫呼喊,久久听不真切。

????猛然间一个激灵,她忽地就清醒了过来,猛然睁眼,看到的却是枝叶遮挡的天空。

????全身没有一处不痛,而那种令人心沮的虚弱,更像是被哪个风月老手采补之后,所遗留下来的感觉。

????吞阳记得,这感觉已经许多没有经历过了。

????她转动眼珠,然后,她看到了坐在一边,抱着师弟的尸体,面色铁青的徐亢。感觉到她的目光,徐亢侧过脸来,冷冷地说话:「全都跑了!」

????吞阳只觉得眼前一黑,还好没有再昏过去,而她总算还有点儿良心,记得之前能逃得一命,全亏了同伴数次提醒,但扭头看看,却没有见到那人。便问了一句:「冥思呢?」

????她说的就是那个面容阴沉的女修,是冥王宗仅存的六冥将之一,六识感应非常敏感。

????徐亢抽了抽嘴角:「废了!喉咙被割断,虽然没死,但燃血元息烧伤脑部,六识受到重创,想恢复到如今水平,怕是没可能了!」

????吞阳低「呀」了一声,徐亢冷冷又道:「贵宗主亦受了伤……是心蛊反噬,但并无性命之忧!」

????至此,吞阳连惊叫的力气都失去了。她怔了半晌,方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对方究竟是谁?」

????一阵沉默。吞阳疑惑地看去,正见到徐亢露出一个几近扭曲的笑脸:「没看清!」

????「……」

????在吞阳劫姝无语凝噎的同时,颜水月正从昏睡中醒来。

????这回倒不是她被谁打昏了,而是在百鬼传音让她向北突围之后,她玩命地狂奔,最后活活累晕了过去。迷迷糊糊间,她似乎记得是谁将她背了起来,飞一般前行。

????后面的事,她完全记不得了,甚至连此时身在何方,也不清楚。不过,在她睁眼之前,她已经嗅到了那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这浓烈的程度提示她,百鬼就在身边。

????一侧传过来低低的话音,很奇怪的,说话者竟是位女的,听起来也很耳熟。

????「……太急了。当然,我不是说你不该修炼这东西,而是说,你的进境太快,终归还是驾御不住。想找死,也不用这样吧?」

????百鬼在那边哼一声:「我有什么办法?不修炼就是死,你应该庆幸我反应及时,否则你哪还有在这儿埋怨的机会?」

????顿了顿,他又道:「倒是你,我怎么觉得不对劲啊。对付个**妃子,有必要吐血吗?」

????「吐血?说得倒轻巧,你先和罗摩什死拼,再去玩莫玄夜试试?去,别碰!」

????那边两人纠缠不清,这边颜水月则听得身体发僵。

????她已经记起来,说话的女修不就是半个月前,到腾化谷来找百鬼的那个女客卿吗?被称作李夫人的那个……

????吹牛吧?天底下能和罗摩什死拼,回来又生龙活虎地击退**妃子的,再怎么认真数,也不会超过十指之数!

????这里面,有这号人物吗?

????只听百鬼在那边冷笑:「我就想到,你会跑去东南林海!只是罗摩什果真是神机妙算,算准了你会送上门去?」

????「这里面还有点事,以后再说。倒是你,要让这小姑娘听到什么时候?再说下去,你的底细可就全露了!」

????颜水月闻言,身体登时僵得像块儿木头。紧接着,她身上一热,分明是谈话的两人目光扫过。

????这个时候,若她再装胡涂,怕是到最后连渣都剩不下来。她忙睁开眼睛,坐起身子,并在脸上露出一个僵硬的笑脸。

????果然,在不远处,曲膝坐在一块岩石上的,正是那天到腾化谷寻人的李夫人。

????此时她神态自若,见颜水月目光望来,还笑了一笑,一点儿也看不出受伤的迹象。而百鬼就站在她身边,身上披着一件连帽长袍,漆黑颜色,只不知这颜色是不是由血液染上去的。

????他的脸色却比较奇怪,皮肤比前段日子越发显得莹白如玉,却是一丝血色也无,天光照下来,映得他的皮肤如透明一般,总有些病态。而瞳孔中的血色却是越发明显,翻滚闪烁间,诡异极了。

????当他看过来时,颜水月几乎要闭上眼睛,不敢与之相接。

????看到她的表情,李珣露齿一笑:「感谢李夫人吧,若不是她及时赶来帮忙,今天你一定会被**妃子吞到肚里,连骨头都不剩。现在好了,**妃子受伤,那群手下也投鼠忌器,所以,我们来商量一下以后的事。」

????「以后的事?」

????颜水月没听明白。李珣仍保持着笑容:「是啊,你知道了我一个大秘密,刚刚又听到了那么多话,只要你不是笨到家,怎么也能猜出个三五成来……你不是笨蛋吧?」

????本能地摇头,但旋又觉得不对,又赶紧点头。可是在百鬼那该死的眼神盯视之下,无奈间,她只好哭丧着脸,将脑袋狠狠摇了起来。

????一旁的李夫人很没风度地吹起了韵律欢快的口哨,听得颜水月只想痛哭。

????真可爱啊……

????这种感叹当然只能烂在肚子里,李珣只是笑呵呵地轻拍她的脸蛋儿:「别担心,我可以保证,既然我救了你,就绝不会再杀你。你很快就可以安全回到宗门了。不过,到那个时候,如果你宗门长辈问起……」

????「我不会说的!」

????原来是这样。颜水月长出一口气,开始用一种很坦然的态度响应。

????「如果你确定要保持这个秘密,我绝对不会向仙师们提起,仙师们也不会强迫我说。你知道,由于我宗特殊的性质,总会知道一些少为人知的秘辛,牵涉到的人物许多也都非常了得。

????「可你看这些年来,可曾有什么不应该的秘密泄露,或者有人因为此事而闹将起来?」

????「哦,是这样?」

????李珣用目光询问水蝶兰,而水蝶兰则做出了肯定的回答:「水镜宗要没有这种口风,早一万年就被灭门了!」

????「好,很好。」

????李珣微微点头,相当满意的样子。然后,他向颜水月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颜水月迟疑了一下,走了上去。直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三人所处之地,是一处颇高的悬崖,下方是密密的原始丛林,此时天光尚好,在高处眺望,四野景致历历在目,那苍翠的绿涛翰海,绝对具备使人心胸一畅的效用。

????即使颜水月此刻绝没有心情,可是,在扑面而来的美景中,她确实放松了一些。

????她听到李珣柔声说话:「看到那边了吗?」

????李珣手指的方向,正是极目远处,天地相接一线,翠色转淡,直近于无。颜水月看了许久,都没看出个一二来,只好摇头。

????李珣笑着揽住她的肩膀,不管她轻微的挣扎,只道:「看不到也没关系,听到就好了。」

????「听到?」

????她脑子还没转过弯儿来,背后忽地贯入一股巨力,她惊叫一声,身子凌空飞起,只瞬间便冲出了断崖,向下急坠。

????紧接着,天空中接连传出两声爆响,震耳欲聋。

????数十丈的悬崖对修士而言,其实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颜水月之前睡了一觉,刚恢复了些力气,忙调匀真息,准备安全着陆,哪知真息一动,她才骇然发现,她体内经脉不知何时,又被锁了!

????在一串短促密集的撞击声后,颜水月捂着腰身,趴在地上,满脸泥土,还沾着一枚草叶。全身上下,更是被枝叶刮得无处不痛,她咬着牙,噙着泪,低声呻吟。

????「百鬼,我恨死你了!」

????正咒骂间,天空中连续数道电光掠过,此时颜水月早成惊弓之鸟,见状大惊,忙爬起身来,就要向密林深处狂奔。

????然而下一刻,一个声音从上面贯下:「可是水镜宗的颜水月,颜道友吗?敝人三皇剑宗……」

????话没说完,一个女修略显尖锐的嗓音便硬插进来:「水月,水月,是你吗?我是洛玉姬啊!水月!」

????颜水月立时便呆了,她停下身子,怔怔地看向天空,这一下,双方的目光相对,又是一声尖叫。

????天空中,一个穿着鹅黄裙装的身影急速掠下,不顾颜水月身上的狼狈,一把将她抱住,初时还问了几句,但看到颜水月满身狼狈,又痴痴呆呆的模样,登时便又哭又笑,说不出话来。

????直到这个时候,颜水月才敢确定,眼前这位兴奋过头的女修,正是她的手帕交,三皇剑宗的「公主」,洛玉姬!

????见到了久违的挚友,颜水月只觉得一下子就松弛下来,她同样抱住洛玉姬,忽地再也忍不住满腔的恐惧和委屈,抽噎两下之后,终于还是呜呜地哭了起来。

????在这一刻,出奇的,她只想到了百鬼,那个卑鄙、无耻、下流、龌龊、肮脏……外带残忍嗜杀的大魔头!然后,她就明白过来:为什么百鬼突然将她推下断崖,整得她一身狼狈。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谁会「非常残忍」地询问她是如何逃生的吗?

????她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百鬼……我恨死你了!」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