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第七集 第四章 胖子-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第七集 第四章 胖子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4:25Ctrl+D 收藏本站

????漆黑的夜色里,李珣一袭黑袍,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也将一身魔气稍做遮掩,飞在大海之上。

????他利用雾隐轩的便利,直接从东南林海东北角出发,按照估计,到达星玑剑宗,约要四五日的时间。

????此时,时间已去了三日,路程也过了大半,李珣已穿过天星海,绕过明心剑宗周边,再飞一日,便是星玑剑宗的海域了。

????在波平如镜的海面上飞行,短时间里倒还闲逸,可时间长了,便能闷出鸟来。

????前几日还好些,李珣一边飞行,一边用功熟悉两种功法的转换,勉强还有个消磨的玩意儿。

????但这毕竟是逆势而上,对自身修为并无好处,李珣勉强修了几天,自觉心中躁动日盛,便不敢再继续下去。

????如今实在闲得无事,李珣便开始动用脑力,细细推演此界现今的局势,以打发时间。

????从东南林海中获知的各种信息来看,最近的通玄界显然颇有些四分五裂的趋向。

????西联成立、北盟分裂、不夜城举宗内迁、明心星玑两大剑宗火并、玄海幽明城出世、罗摩什、七修尊者的强势声明,以及其在东南林海及南部海域的高调动作,几已吸尽了诸方眼球。

????与之相应的,每年一度的水镜大会宣布无限期延后的消息,更是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若不是罗摩什这回现身,透露天机,恐怕李珣也要和其它人一般,被这一连串的变故打得晕头转向。

????而此时,他就像是握着一根长线,试探性地将一颗颗散乱的珠子穿在一起,逐步清理出头绪来。

????李珣认为,在罗摩什与阴散人紧张对峙之前,他只有一句话,完全发自内心,也就是被阴散人所嘲弄的那句:「就算是将我这魅魔宗砸个稀巴烂,此界能有几个应声?」

????放在以前,李珣未必能听得出来,但就在不久之前,他与冥火阎罗曾就此界修行事宜长谈一番,而李珣对其所提出的所谓修行与传承的传统「共识」,印象深刻。

????在此刻,将冥火阎罗与罗摩什的话合在一处,才能品出其中更深的意味儿来─「修行、传承是此界依存的基础,也是不可移易的规则,那么,散修盟会自出现之日起,便将传统上不介入宗门传承、一心自我修行的散修、妖魔,强力串联起来,成为可以左右此界走势的强大势力,对满足于传统态势的诸宗门而言,意味着什么?」

????「打破均衡、打破常态、打破亘古以来此界生生不息的根源。」

????这结语不是李珣说的,说话的是阴散人。她无声无息地现身出来,冷冷地为此下了注脚。

????李珣没有责怪她,因为他现在也需要一个能为他解惑的帮手。

????「如果诸宗首脑不是蠢货,又或别有用心,对这种态势,应该排斥得很吧。你也做过宗主,若是你碰上这种事,会怎样?」

????「静观其变。」

????「啊?」这样的回答令李珣小吃了一惊,他扭头看过去,皱眉道:「这应是放纵自流吧!」

????阴散人瞥他一眼,旋即将目光望向海天交接处,不让李珣看到她眼中淡淡的嘲弄。

????「当然不是。这其实就是最稳健的作法。且不(1 6k小说网)说此界有多少能预见局势变化的人杰,便是都看到了,也没有几个人敢天真到以为可以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

????「如果这真是牵涉到此界根源的大变动,谁敢保证,他们「扼杀」的行动,不是促成事态恶化的那一个「变量」?况且,四九重劫之前,妖凤之戒未远,谁还想做第二回蠢材?」

????李珣本以为自己看得很清楚了,但经由阴散人这么一说,他反倒更是胡涂。这怎么扯上了妖凤?

????「自然要扯上她。当年栖霞与林阁交善,偷偷怀孕生女之事,难道真的只有诸宗齐出,灭杀母女这一条路了吗?为了一个偈语还有几个不知真假的传言,便使出决绝手段,结果又如何?

????「惹来青鸾助阵,诸宗死伤惨重不说,偏是给了古音机会,让她弄出这么一件大事出来。现在说来,这劫数诱因究竟是妖凤产女,还是诸宗手段不当,也在两可之间。」

????阴散人这话确实切中要害,李珣点了点头,脑中却不自由地闪过林阁已经模糊的身影,暗叹一口气,但旋又疑道:「这就怪了,现在大伙儿都能想得到,以前都干什么吃去了?」

????阴散人悠悠一笑,简单地回了四个字:「人心难测!」

????李珣皱皱眉头,这个回答显然无法让他满意,不过,他也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回到正题:「只是静观其变而已?」

????「一般来说,传统自发运转的力量比任何有形的、后天的努力都要来得可怕,且不可抗拒,所以,静观其变是个好办法。

????然而,当变化足以超脱传统的限制,具备有破局的能力时,传统的「反击」也将空前强烈。」

????阴散人将问题剖析得非常清楚:「现在不正是这样么?正道九宗想用积极的态度解决这件事,但他们失败了,这也就证明,散修盟会已经具备了破局的能力。

????「在此前后,罗摩什这一批人又捣鼓出了西联,指东打西,隐隐与北盟相抗衡,说白了,做的同正道九宗完全是一回事。」

????是啊,一回事!

????随着阴散人的低语,最近一段时间内发生的种种事端,一个接一个地串联在一起,就好像是十万高山上奔涌下来山洪,汇入涛涛大江,形成巨大的合力。

????而眼下,只是要辨明,这百川之水究竟会奔向哪里去呢?

????罗摩什在撤身之前,对阴散人所说的话,响在李珣耳边─「雾隐轩是饵,却钓错了鱼;玄海幽明城也是饵,却还不知最后是谁吃下去。但无论是谁吞了饵钩,一场角力总是免不了的……这个时候,站对很重要啊!」

????李珣对全局的考虑,从未像此时这样清晰。依着这条思路,他细细梳理诸多先前未曾想明白的疑点,自觉见识大为长进。

????「如此看来,正道九宗在北极力拒散修盟会,并非是全然的失败。

????「因为,九大宗门年复一年的压迫,向此界通告了一种拒绝改变的态度。除非是没脑子的,又或是真的惟恐天下不乱者,真正敢于依附散修盟会的散修、妖魔,便是极少数。

????「而且,有外界的强大压力,散修盟会必须增强内部的抗压性,其盟会的组织思路也必须加以改革。

????「这固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盟会的凝聚力,但与之同时,其内部各种小团体的磨擦也会增多,像鲲鹏老妖这样的分裂,也就不可避免。

????「但散修盟会也在出招,用百兽宗做祭品,提升北盟的威慑力,实则不过是最浅显的一步。

????「最关键的,还是在盟会势力所不及的南方,扔下「雾隐轩」这个大饵,活泛人心,让此界诸宗因利益之争而无法生成合力,为北盟的成长赢得空间。

????「可罗摩什确实厉害,翻手便成立了西联,几乎将西北至西南一线,弄得如铁桶一般,断了古音伸手的可能。嗯,只是他为什么又要在雾隐轩和玄海幽明城上搬弄是非,这岂不又遂了古音的意?」

????他很自然地向阴散人请教,也没觉得这是多么丢人的事情。

????反倒是阴散人对此有些感触,她神色微霁,脸上首度露出了些笑靥:「你当罗老儿是圣人吗,哪有事事为公的道理?其实他也想乱,虽然与古音颠覆性的盘算不一样,可也只有在混乱中,原本死水一潭的通玄界,才有大利可图。

????「他稳固西方,却搅乱东南林海,又随手扯上了玄海幽明城,这两处地点,既远离他宗门所在,又是牵涉诸方利益的敏感地带,一旦乱起,在恢复平静、均衡的态势之前,他已酒足饭饱,退回陷空山,自去修道了!

????「这自然需要有掌控全局的能耐,而且,也只有在四九重劫之后,他才有胆子做出来。这样就算一时失手,造成不可收拾的乱局,引动大劫,他也能回避掉最厉害的劫数,拍拍屁股上天。

????「而运气好了,则能为宗门传承谋求大利,甚至还能混出个好名声,积积功德,一箭三鵰,何乐而不为?」

????也就几句话的工夫,阴散人便将这其中门道分析得透辟入理,尽显其智慧老辣,令李珣大为叹服。

????这个时候,他不得不再次庆幸,当年能以绝小代价,卷得两散人为傀儡,实在是他今生今世做的最超值的一笔买卖。

????李珣绝不会吝啬几句便宜的赞语,不过,就在他大加赞赏之际,阴散人忽地有所感应,抬头远眺:「有传讯飞剑,应是冲着你来的!」

????「哦,是明心剑宗?」

????「不是,是……」

????阴散人话未说完,漆黑如墨的天际,一道火红色的轨迹已自海天交界处化虹而来,来势好快,李珣明明已经做出了准备,但他还没来得及将玉辟邪放到胸口上,那红光已经扑面而至,一股如温开水般微热的气息透体而入。

????李珣闷哼一声,强行抑住被大光明火灼伤的气血,心中暗叫晦气。

????他自是认得这传讯飞剑的本体─这根本不是什么飞剑,而是一根最珍稀不过的凤翎。

????全天下能用这样珍贵的宝物当飞剑使的,也只有那么一位了。

????上面的讯息非常简单,只有这么几句话:「北边这么热闹,你去哪儿了?喂,小心点儿,这是我从娘亲那儿偷来送你的,藏好哦!」

????看到这种言辞,便连阴散人都抿唇微笑。

????李珣无奈苦笑两声,使了个手法,隔绝凤翎上令他极不舒服的气息,将其交给阴散人保管。看着阴散人将这宝贝收起来,李珣开始考虑远方来信的真实目的。

????「果然,两剑宗火并,旁边看热闹的人很是不少。而且,已经有人发现「灵竹」缺席了。会问这话的,恐怕是古音的可能更大些,她又想搞什么鬼?」

????他考虑了一下,不得要领,但还是决意道:「速度要加快一些,不如你带我一程……等等!」

????李珣猛地想起一件事来:「好像咱们刚刚忽略了一个问题。你说古音有颠覆性的盘算,为什么呢?」

????阴散人有些跟不上他跳跃性的思维,迟疑了一下,方道:「你的意思是……」

????「我是说,有这样一个全盘性的大计,组建了这样一个庞大的势力,总该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吧。为什么会这么做?她又想从中得到些什么?这应是关键所在。

????「为了修道?不搭边!为了提高宗门声望?过分!为了一统通玄界?笑话!那她是为了什么?」

????阴散人皱了皱眉头,沉吟了一会儿,方开口道:「我想,这是……」

????话刚出口,海面上遥遥一声大响,锵然作声,听位置,竟然在数里之内。李珣和阴散人都是一惊,但还是阴散人反应得更快一些:「不是海上,是海底,只是音波透海而出,才做此声。」

????话音未落,阴散人已经隐入虚空。

????李珣想了一想,终于还是没有换装,而是将头顶的帽兜紧了紧,将整个面容都隐入阴影之下。

????在他做完这一切之后,又是「当」的一声大响,声音又近了许多,而李珣也感觉到,这声音中,似乎有着一股震荡心神的异力,而且,在音波所及的区域,明显对生灵气息有侦测锁定的作用。

????李珣眉头皱紧,有些时候,麻烦真的是自发找上门的。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他身侧约七八丈外,海面砰然炸开,一道人影冲天飞起,转眼没入云端。

????紧接着,又有一个略显臃肿的人影跳出海来,甚至连眼神都不往这里闪一下,举起手中那座人头大小的铜钟,一拳轰了上去。

????旁边的李珣神情一变,肢体在瞬间绷紧。

????与之同时,宏大的钟声向四面八面扩散开来,仅仅半息之后,第二波钟声又起,如是三迭。

????这钟声好是古怪,前后三波传播速度竟然是不一样的,第一波最缓,而最后一波最快,如此三波累积,在虚空中发出「嗡」

????的一声震鸣,音强略有降低,但其撼人心神的异力,比之刚才更暴增百倍。

????其中更有一波牵动人身骨肉脏器的震荡透体而入,十分诡异。

????李珣见势不妙,也顾不得其它,体内燃血元息蓬地燃起,与透入体内的震荡一触,自生抗力,口唇一张,便是一声厉啸出口,其势威凌霸道,恍若惊雷。

????啸音钟声在虚空中一撞,下方海面当即下压了寸许,李珣以音制音,先护得了自己平安,不过这也让那胖子惊讶地扭头看来。

????在与钟声接触的第一时间,李珣便已发现,这钟声其实还是有所收敛聚合的。

????只是这钟实是一件顶级法宝,敲钟的胖子修为还不足以完全控制,这才让余波袭来。

????既然有了这种认识,李珣便不想节外生枝,正想收音退开,海底之下,忽有一声闷吼传上。

????「吭吭!」

????这一声吼,其势雄阔沉凝,虽是在海上,却如同一座大山破海而出,当空一立,便将那钟声震得七零八落,便连李珣的啸音也受到波及,反冲回来,搅得他气血一乱。

????只是这回,李珣却再也生不出与其相抗的心思,只因为,这吼声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

????「鲲鹏老妖,你莫要把事做绝!」

????海面上那胖子举起铜钟,任这法宝在吼声中嗡嗡共鸣,似乎也是一种防守的方式。

????他嘴上则在无意间印证了李珣的猜测,只是这略显尖利的声音,在轻轻的颤动中,总有点儿发慌的味道。

????李珣的心情不见得稳到哪里去。真见鬼,他怎么就忘了,既然鲲鹏老儿号称东海鲲鹏王,不就是住在东海吗?这老妖受伤之后,不回自己老窝,还能去哪儿?

????果不其然,随着这胖子的一声叫唤,海面上忽地波翻浪涌,一个比那胖子还要大上一圈的身影升上海面,只是其身躯阔大,但骨架也大,看上去便比胖子要结实不少,站在海面上,一手自然挎腰,先向胖子那边一扫,继而竟向李珣这边直看过来,目光冰冷,不掩杀机。

????李珣感觉着这老妖的眼神完全可以穿透兜帽形成的阴影,将自己看了个通透。

????虽然很不舒服,但他也不得不佩服这位大妖魔精深的修为。毕竟,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在经历过北极夜摩天的重创之后,依然还具备这等威慑之力的。

????鲲鹏老妖的眼神在李珣身上持续了一会儿,才偏过头去,直视那持钟的胖子。

????那胖子之前有胆说话,可见到鲲鹏老妖现身,便又张口结舌,半个字儿都吐不出来。

????而此刻鲲鹏冷眼看去,他竟给吓得倒退一步,本能地将铜钟挡在胸前。

????鲲鹏老妖低声一笑,虽说他此刻未现法身,但笑声似与海潮起伏节拍暗合,随着他的笑声,整个海面起伏跌宕,蔚为壮观。

????被这样的强势气度一逼,那个持钟的胖子哭丧着脸,几乎就要哭出来,嘴里喃喃地不知在说些什么,看得李珣在一边暗暗发噱。

????这人的修为明明不弱,可竟然不禁吓至斯─这一界竟然还有这般胆小如鼠的家伙?

????「你说我把事做绝?可你怎么不说潜入我洞府,意欲何为?」

????鲲鹏看上去倒很乐意与这人理论,只是他一说话,那胖子便又瑟缩一下,支支吾吾半天,方说了驴头不对马嘴的一句话:「你不能杀俺!」

????这下连鲲鹏都不由失笑,他嘿了一声,又道:「我为何不能杀你?」

????「因为,因为……」那胖子一边有口无心地应付着,一边目光游移,四面环视,一看便知道是想窥机逃命。

????这胖子实在是有可以将紧张化为滑稽的大能耐!李珣亦为这胖子的表现而绝倒,竟然忘了趁机脱身,笑呵呵地在一边看热闹。

????不过,当胖子的目光似若无意地第三次从他身上滑过,李珣心中忽地一动,一股寒意直从心底升上来:「不对,太过分了!」

????有一身不俗的修为,还有一件绝妙的法宝,这样的人物,放在哪里都是人才。

????可若他一贯这样胆小怕事,恐怕早被有心人杀掉八百遍,如何还能潜到鲲鹏的洞府里闹事?

????而且这胖子的眼神好生古怪……

????一念至此,李珣立时提高心中警戒级别,同时第一次正眼打量这胖子的模样。

????这么仔细一看,李珣便知道,自己刚刚的戒心并非毫无来由。之前这胖子狼狈的模样,彻底掩盖了他一身打扮能给人留下的强烈印象。

????胖子本人白白胖胖,一副憨厚模样,并不怎么起眼,但是他肥厚的右手腕上,那一串佛珠、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身上穿的略显紧身的湖色长袍,甚至脚上穿的云纹薄底快靴,都是灵光隐隐,不是凡物。

????所谓财不露白,像他这样穿着一身珍贵法宝招摇过市,没有点儿能耐,如何活到今天?

????这胖子至少说了十七八个因为,等到说得鲲鹏不耐烦了,才干巴巴地道:「俺师弟已经回去报信了,要是,要是你敢杀俺,他就把事情传得满天下都知道,让你不得安生!」

????这一回,鲲鹏老妖没有再笑,李珣脸色也开始凝重。

????海面上滑稽的气氛一扫而空,胖子似乎还有些不太适应,看着鲲鹏老妖发呆。

????半晌,鲲鹏冷凝的面孔忽地展开,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你师弟?」

????胖子明显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了,但仍保持着先前的态度,肥脸上尽是迷惘。

????但下一刻,海面再度暴响,水柱冲天几近十丈,又四面炸开,在这样的声响中,胖子所有的伪装都被冲了个干净。

????一个人影从水柱中弹出来,摔落在海面上,因为极高的弹速,在海上像是打水漂儿般接连弹落七八回,才缓下劲儿来,正好落在胖子脚边不远处。

????这人身子在海面上挣扎了几下,竟然连海面都浮不上来,咕嘟几声,便没了顶。

????这不正是他刚刚「逃走」的师弟吗?

????胖子的肥脸上先闪过惊讶,紧接着,所有的油滑、恐惧便像是大风吹过浮云,俱都消散。

????最终眉眼间存留下来的,只有堪以担当的沉静与稳健。

????「原来,老仙洞中,还有一位!」

????胖子沉声说完,脚上稍一发力,踩了踩海水,刚刚沉下去的师弟彷佛被一个无形的手掌托着,又浮了上来。

????紧接着他抖抖袖子,从中滑下一件好像是丝绸的东西,迎风便展,如有灵性般插到海面与师弟之间,将其浮在海面上。

????鲲鹏饶有兴味地对这胖子上下打量,点头道:「难得你这样的人物,还能拉下脸来做小丑营生,这避实就虚的手段也使得漂亮。不过,既然你能使得动惊神钟,想来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为什么之前我没听说过你这么一号人物?」

????这同样也是李珣所奇怪的事情,他也很有兴趣知道。

????不过见鲲鹏动问,那胖子忽又展颜,哈哈一笑道:「老仙您太客气了,啥个避实击虚哟,太雅!最多算是引蛇出洞。只是俺确实没想到,您老在北盟里打了个转儿,连独居的习惯都给改了,竟然还找了个老伴儿,失算,实在失算。」

????这家伙仍狡猾地不肯说出自己的身分,而且话里挟枪带棒,让人好不恼火。李珣就看到鲲鹏那张老脸已是一片铁青颜色,而就在胖子身后,又传来一声冷哼。

????李珣眼眸一转,正看到一个雄壮的身影从海里冒出头来,只看到那诡异的青灰色皮肤,他便在心中大叹一口气。

????「倒霉透顶,竟然是三头蛟怪!」

????北极夜摩天一战,三头蛟怪本来已经向古音服软,但后来阴散人闹场,这妖魔也就趁乱逃走,没想到居然是逃到鲲鹏老巢,还被这胖子顺带着骂了进去。

????李珣可以肯定,若他处在鲲鹏与三头蛟怪的立场上,为自身的安全计,也绝不会放任何一人逃走。他已经放下一切幻想,准备接下来的逃命之旅。

????胖子一直没有回头,但却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脑后像是长了眼睛,脸上相应地露出货真价实的惊讶来。

????「原来是三元神君?这……误会啊!」

????这一声拉得真是又长又惨,摧人心肝,在海面上的两妖一人,无不听出其中绝望的调子来。

????然而,这嘶叫声未歇,那胖子的肥躯忽地陀螺般原地打转,整个身形很快在高速的旋转中模糊起来。

????没有人看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众人齐齐一怔间,那已经模糊的人影猛地启动,直直撞向前方的鲲鹏老妖。

????也许事情有点儿诡异,但鲲鹏老妖什么大风大浪没经过?他哈哈一笑,也不见做势,身前忽地一个大浪卷起,迎着那身形拍下。

????轰的一声大震,胖子的身形在巨浪中猛地一窒,但最终还是钻了过去,依然不依不饶地冲上来。

????「有意思!」

????鲲鹏伸出大手,虚空一攫,元气内聚,便是在李珣这里,也可以感觉到元气漩流,以鲲鹏手掌为核心,剧烈动荡。

????而更可怕的是,这样的元气震动,几与这无边大海融为一体,一个恍惚,李珣竟然分不清,这究竟是元气在动,还是大海在动。

????李珣真正倒抽一口凉气,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老妖。

????若是当日在夜摩天,鲲鹏老妖能使出这般手段,恐怕古音再有千般计策,都挡他不住。

????果然……在大海上同鲲鹏老妖作对,与送死无异!

????那胖子再是奸狡,也抹不平这绝对实力的差距,那身子像是撞上了一堵巨墙,而那巨墙又在瞬间化为猛兽的大口,元气锋芒上下交错,就好似上千小刀攒刺上去。

????一连串令人牙酸的肌体撕裂声中,那胖子整个地瘦了两圈儿,血肉横飞。

????但在此时,无论是鲲鹏老妖、三头蛟怪,又或是李珣,眉头都是一皱:「不对!」

????三人的目光几乎同时投向了原先那不知死活的「师弟」身上,但比他们的眼神更快一线,那本来烂泥般伏在「丝绸席子」

????上的身影,猛地弹起,向着向西边陆地飞掠出去。

????李珣看得无比清楚,那个「师弟」的身形,此时早变成了肥嘟嘟的胖子模样。

????也不知他是在什么时候,来了这样一手大挪移。而更可恶的是,这胖子一边飞速逃遁,一边还有闲工夫发喊─「三师弟,风紧,扯呼!」

????「妈的!」

????李珣绝不是傻瓜,见到这个还有什么道理好讲,他也就是比胖子慢了一线,身形爆发式地启动,向着北边狂奔。

????不过,他的速度有意缓了两成,等到胖子消失在视野之外,他才勉强躲过三头蛟怪的遥空重拳,有些狼狈地逃离。

????事情就像他所预计的那样发展。

????两妖绝不会放过一个活口,只是一声呼啸,两个大妖魔便交流了意向。很自然的,鲲鹏去解决那个身手不凡、心思奸狡又坠了他面子的胖子,而三头蛟怪则负责这边身手略逊的藏头小辈。

????见到这一幕,李珣整个地放松下来。

????他加了把力,让速度又快一些,稍稍拉开与三头蛟怪的距离。

????后面那位成名已久的大妖魔自然不甘示弱,冷笑声中,脚下海浪翻涌,水气蒸腾中,三头蛟怪身姿越发轻盈,轻而易举地将距离迫近,显然行有余力,游刃有余。

????速度牵扯到修为,若以寻常论,李珣虽然近日精进极速,可与三头蛟怪相比,仍有一段可观的差距。

????纯拼速度,李珣根本没有机会。

????可是,这毕竟只是说寻常情况。

????远方传来了丝丝元气的震荡,好像是鲲鹏那里动手了。

????三头蛟怪自然不愿落后,他亦是海中妖兽,御波跨海的速度,比御气飞行还要来得迅捷。

????这时李珣感觉对方已追至背后不远,扭头看了一眼,对方得意的面孔相当清晰,而李珣眼中则流过一丝嘲弄。

????与之同时,丝丝缕缕灼热如火的真息从脚底喷涌而上,转眼间贯穿全身,直至顶门,旋又倒头流而下,完成了一个大循环。

????「蓬」的闷爆声在李珣脑中炸响,那如丝如缕的真息,便是激发他体内所积蓄的全部力量的诱因。

????他的心脏瞬间膨胀到一个近乎可怖的幅度,而在撑起胸腔的一刹那,又猛力收缩,直缩至几不可感的小小精核。

????一涨一缩,李珣全身的精血都与澎湃的真息交融在一处,随即在巨大的压力下,聚合反应,生成一种妖异的「燃料」,无需什么火种,体腔内步步攀升的内压便将其整个地点燃。

????「火舌」尖笑着,由内而外喷发出来,舔食着李珣每一寸皮肉骨骼。

????李珣整个地「燃烧」起来。

????这时候,李珣已分不清传入大脑中枢的,究竟是快感,又或是痛苦。他只知道这种感觉有着无与伦比的刺激性!

????心意一动,李珣仰天长啸,啸音上击青天,下撼沧海,所向披靡,这一刻,再没有人可以阻挡他!

????啸声中,骨节开始有节奏地爆响,像是连珠炮,其间没有半点儿窒碍。一千零八响由首至尾,一气呵成,在最后一响爆开时,一道澎湃伟力透体而出,接贯天地。

????此时此刻,李珣完全失去了对身体重量的感知。

????三头蛟怪已经呆了。

????就在他眼前,一道血光虹影蓦地腾空伸展,架接在海天之间,他明明只需伸一伸手,便能碰触到虹影的末端。

????然而,近万年积累下来的灵觉告诉他─危险,极度危险!

????他忙不迭地缩回手去。

????海天间的虹影也仅仅持续了数息时间,便渐渐转淡,可是他看得分明,血光所经之处,天地元气竟是被抽吸干净,虚空彷佛被一把天神之剑切过,在久久不愈的伤痕下,痛苦呻吟。

????「血魔化心**?不,这是……血影妖身!」

????三头蛟怪的指尖竟然有些微微的颤抖,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渐渐稳定下来。

????作为此界一等一的妖魔,他自然明白刚刚那异象代表着什么。

????他明白,再追下去已全无意义,现在最重要的是,回去和鲲鹏商量,如何应对未来可能的大变故。

????嗯,那胖子应该已经给解决了吧……等等,那是什么?

????银白色的光影从他头顶数丈处掠过,带起的狂风刮过头皮,竟比刀子还要来得厉害。

????三头蛟怪仅是一个本能的闪避,再想出手拦截,已经差得远了。

????他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模糊的、胖胖的人影,还有他背上斜斜插着的两片银白色金属飞翼。

????「夜魔无影?娘的!」

????他恨恨地一脚跺下,里许方圆的海面轰然炸开,水花四溅,不知有多少海鱼在这一脚下死于非命。而远方,似乎也响起了一声类似的,但声势更为浩大的怒吼。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