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第九集 第二章 绝命-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第九集 第二章 绝命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4:41Ctrl+D 收藏本站

????功力可以掩饰,境界呢?

????这里李珣近几日一直在为此问题而苦恼。

????骨络通心之术结合玉辟邪,很尽职地将他一身血魔腥气遮掩干净,也顺势将他的修为折去四成。

????然而,随着境界的攀升,李珣发现,他观察这世界的方式,似乎与之前已有所不同,更要命的是,他还没有弄清楚,两重境界,究竟「不同」

????在何处。

????所以,在和明玑切磋的过程中,他明明觉得自己对青烟竹影剑诀的体悟更上一层,但束手束脚之下,反而弄得别扭无比,让明玑极不满意,手下也更不留情,剑气纵横间,打得他狼狈不堪,根本喘不过气来。

????正因为如此,接下来的日子,李珣过得非常「充实」。

????他一方面要花费大量的精力,撰写那部鸿篇巨制,另一方面,他也不能藉此摆脱明玑的惩罚式「纠缠」。所有剩余的时间,便是在明玑的指导下,稳固修为,熟识剑性——这比让他写十部典籍还要痛苦。

????这是李珣近些年来,仅见的单纯时光。每日里早起登峰练剑,午后着书立说,直至晚间,又调息打坐,简单得近乎枯燥。

????然而就是这样的日子,让李珣浮躁的心思沉淀下来,诸多烦心事都放在一边,渐渐地也模糊起来,彷佛那已经是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如此过了十余日,李珣本身还没有厌倦这种生活,可是却有了一些困扰。尤其是在深夜独立打坐,灵台明澈清灵之际,分明渐入佳境,偏有许多似真非真的影像翻涌上来,做诸般魔劫。

????因为这是修炼时常有之事,李珣本来也不在意,只以度劫法门一一斩却,然而两日下来,魔劫愈演愈烈,以至于牵动全身气血,勾连心窍,使「不动邪心」殷殷震鸣,搅乱真息流动,使一晚的功课全打了水漂。

????李珣睁开眼睛,散去真息,一切立时恢复如初。然而仅仅消停了一会儿,他的心口便酥酥麻麻,似乎有无数小虫窜动。感觉极其细微,以至于他险些认为那是幻觉。

????「这算是怎么一回事?」

????这感觉不像是前些日子的焦躁,反而是某种无以言之的触动。李珣捂着心口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月色雪景,眉头拧在一起:「喂,我是不是练功出问题了?」

????看起他是对空气说话,但空气还真的有了回应,那是阴散人磁性悦耳的低语:「鉴于以前从没有同修三派法门,还能活到你这把年岁的,我没法给你答案。不过,仅是猜测的话,我倒觉得这倒有点儿佛门神通的味道。」

????「佛门神通?」

????「因为某种契机,感应天道运转,对八荒**、过去未来诸事有所触动——按照明心剑宗的说法,这算是「上体天心」吧,你那死鬼师父不是号称「天心剑」么?」

????最后一句大有讽刺的味道,李珣却当是耳边风,只抓着话中要点:「就算是「上体天心」,那说明什么,我修为精进?还有,触动我的,又是什么?」

????「修为精进?你想得倒挺美!」阴散人虽未驻形,但言辞意蕴丰富多彩,闻之如人在眼前。

????「你就不奇怪么,你那玉辟邪被称做修行至宝,其最大原因便是可辟邪毒心魔,以氤氲灵气,作无上护持。

????「可是这两天,你心中却魔劫不断,视玉辟邪如无物,这是典型的内外交攻之相。其源头,不在你心中,而在你肉身之上啊!」

????李珣嗯了一声,沉吟道:「肉身,你是说血影妖身?」

????「恐怕是了。修道向来是堵不如疏,你以骨络通心之术并玉辟邪,将这无上魔功硬生生锁在心窍之内,固然不会露出马脚,但心窍中,魔化却不会停止,只会愈演愈烈。你近来魔劫不断,当与此有关。

????「另外,《血神子》毕竟是无上天魔秘法,自有它的玄妙。而此往往都是妙手偶得,不可言道,硬去分辨是不成的。

????「倒是你心中触动,当有契机引发,你可以想想,最近有什么事情忘了去办,如此又会造成什么后果……就是这样了。」

????「忘记的事情?」李珣想了想,脑子里仍是一片空白,倒是心中扑通跳动,刺激倒是越来越重了。

????李珣敲敲脑门,正苦恼之际,眼角光影一闪,他反射性地扭过头去,透过打开的窗子,正看到一道剑光飙射飞空,似是投坐忘峰而去。

????时值深夜,又是在宗门高手云集的止观峰上,这道毫不掩饰的剑光,至少惊动了十余位了不起的高手。峰项一时间颇有些骚动,但也很快就平息下来。

????李珣对这道剑光是极熟悉的,正因为如此,他才感到吃惊:「祈碧?

????她怎么了?」

????从剑光的轨迹以及迸射出来的气息上看,祈碧的心情恐怕好不到哪里去。这种时候……难不成是和文海吵架了?

????不自觉走到窗前,朝坐忘峰方向看去。祈碧的剑光此时已成为微弱的光点,几个闪烁之后,便消失在视野中。

????看着广大无边的黑暗幕布,李珣却想起了当日祈碧自苦自伤的模样,暗叹一口气,正转身的时候,他的目光却同另一双眸子对在一起,内外两人齐齐一怔。

????尽管理由不同,两人却都脱不了尴尬。这种时候,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各自回去睡觉,可是,两个极聪明的人物,却同时做了件蠢事——

????「文师兄(珣师弟)?」

????齐声的招呼让尴尬的气氛更浓。虽在夜间,李珣也看到文海脸上遮掩不住的难堪表情。有心退开,又怕太过着相,让文海胡思乱想。

????迅速地考虑了一下,李珣干脆跳出窗子,迎了上去。劈头就问道:「文师兄,刚刚是怎么回事?」

????他不问「祈师姐怎么回事」,而将问题变得宽泛,正给了文海缓口气的机会。文海也是聪明人,脸上顺势现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和你祈师姐生了口角,她一时气不过,就……」

????李珣非常贴心地避开具体的事件,摇头道:「文师兄,不是我说你,你们怎么说也是几十年的道侣,遇事时退一步,自然海阔天空……」

????说着这些老生常谈的套话,末了又关心了一句:「要不,师兄你追上去吧,师姐一个人登峰,找不到宿处,难道还要露宿野外吗?」

????文海终于缓过劲来,说话流利许多:「这倒无妨,她在坐忘峰有落脚的地方。在三绝关附近,有青吟仙师的一座别业,后来赠给你师姐,十分清幽,她心情不佳时,往往去那里住上几日,调顺了心情,自然就没事了。」

????李珣怔了怔,却是没有想到连这事也能牵扯到青吟。幸好他很快回过神来,道了一声「这就好」,正罗织着脱身的言辞,忽有所感,抬起头,却正和文海的眼神碰个正着。

????一时分辨不清里面的含意,他不由扬起眉毛,问了句:「文师兄?」

????「啊……什么?」

????文海明显是走了神,还好李珣没有进一步询问,只当没看见,继续道:「说起三绝关?难不成……」

????「对了,就是你当年服刑,开辟九重石矿的地方。」

????文海长出一口气,顺势接话,两人的话题方向自然而然地转过来。再说了几句「当年」的闲话,尴尬气氛已经消解得差不多了。两方都不是那么紧张,李珣也就有机会做些别的事情,比如,打量文海。

????其实,修行了相当一段时间之后,修士间的年龄界限便模糊了,用以区别的标准,也仅仅是修为、责任之类。

????修为好说,而责任相对抽象些,但看着此时的文海,李珣很容易便得出「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感慨,其风姿气度,与其他同门可说是迥然不同。

????犹记得少时初见,文海虽是三代弟子的首席,却还没有脱出倜傥风流的逍遥轻飘,和祈碧堪称是打得火热。此后每隔数年再见,他的气度便沉敛几分。

????直至如今,乍一看去,他远不如当年光芒万丈,脸颊略显几分削瘦,多数时间,都喜怒不形于色,偶尔闪动的眸光,也令人很难捉摸,将他放在二代仙师里,换个不熟悉的人来,未必能分辨得出。

????李珣并不关心文海最终会成为什么人,他只是感慨,相较于七十年前,文海的变化堪称天翻地覆,相比之下,祈碧却仍沉浸在往日的记忆中,不可自拔,这样的一对夫妻道侣,怎会不出问题?

????至此,李珣对他们夫妻问题的认识更进一层,但这似乎也没什么用。

????两人聊了约小半刻钟,李珣把握住时机,说是要做晚课,同文海告别。

????文海自然不加挽留,大家和和气气散场,李珣自回屋里,至于文海今夜如何辗转反侧,那便不是他要关心的问题了。

????夜里发生了这么一个插曲,李珣也就没有再多想什么「神通」之类。

????因为不能打坐,他干脆秉笔写稿,直至天色微明,才携了剑,去坐忘峰上修炼。

????今日明玑考校他的功课,题目是「御剑搏杀」,看起来杀气腾腾,其实就是看他在虚空中、四面无着的情形下,如何与敌交手、追击、逃命等。

????李珣早在未入真人境之前,便有不凭籍外物,御气飞天的本事,如今更不在话下,即使折去四成功力,剑光依然灵动非凡。

????明玑按着性子攻了数剑,见他应付得绰有余裕,一时间见猎心喜,当下威能全开,汩汩剑气转眼间拔升了数个层次,森然凌厉,直可斩裂虚空,当者辟易。

????李珣勉力接了十几剑,便觉得明玑剑势看似锋芒毕露,实则圆融无隙。在坐忘峰浓度惊人的天地元气之中,或撕裂、或牵引、或潜爆,几乎剑剑与元气流动起伏相合。

????十几剑下来,天地元气随剑势流动运转,结合得天衣无缝,简直就是拿小块坐忘峰往他脑袋上扔。以他此时修为,如何能挡?

????无奈之下,李珣便应了功课中所讲的要点,藉着一记近身搏命的剑法,身剑合一,从明玑的剑势中冲出来,不住拔高身形,逃命去了。

????明玑看他身形遁走,畅然一笑,御气直追。两人打打逃逃,李珣固然全无还手之力,可他剑势飞动,大有白驹过隙的玄妙精微,每在将入绝境之时,于不可能处脱身出来。

????如是再三,差不多整个上午过去,明玑竟然无奈他何。

????最后还是明玑先收了手,点头笑道:「别的不说,你这御剑飞空的本事,在宗门内也是拔尖的。」

????李珣笑嘻嘻地回应:「再拔尖也被四师叔追着打,何况师叔还未尽全力,我可是汗流浃背,这大冬天的,真能给吹出病来!」

????明玑怪他油嘴滑舌,拿剑鞘拍了下他的肩膀。忽地省起一事,转口道:「昨晚上你和文海在外面说话?」

????李珣知道瞒不过峰上的诸多耳目,便坦然应了,旋又笑道:「我只是劝劝……」

????「人家的家务事,你拿什么去劝!」

????明玑嗔怪了一声,接着却轻叹一口气:「其实,你去劝劝也好。尤其是阿碧,与她有交情的同门,除了你之外,还真没有好口才的……

????「我和你明如师叔别的也不多求,只望她能稍事振作,勘开那层心障,否则修行不说,便是今后漫漫日月,她该怎么熬法!」

????李珣估摸着,这应是明如求恳的话语,以明玑的性格,不至于如此小家子气。只是,将信任寄托在他这个弟子身上,不知是明如真的很信任他呢,还是病急乱投医。

????心里想着,嘴上也要应承。此时天已近午,明玑还要回去商议事情,便先走一步,李珣本也想着回去继续写稿,可因为明玑转述的言语,他忽地生出去看望祈碧的想法。

????追逃了一上午,这里距三绝关已经很近,正好顺路。

????三绝关上的九重石矿,怎么说也浸入李珣数月的汗水,如今数十年过去,原先的矿区,此时已被新生的荒草树木遮掩,可若仔细观察,还能从高耸的岩壁上,找到当年挖开的洞孔剑痕。

????尽力抛去物是人非的感慨,李珣以九重石矿为中心,远远地转了一圈,花了约小半时辰,便发现了目标。

????那是在九重石矿之上约百里处,一片极深密的丛林。

????一座外型颇为雅致的竹楼,坐落在密林深处一个小小的空地上,周围都是常青林木,远方还有座山石高崖。

????一条细流山涧从上面流过,在十余丈的落差下,形成一条小小的瀑布,落入下方的小水潭。透过林木,水声隐隐,清亮而不乱耳,当真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李珣能发现此地完全是运气,若不是今日天气放晴,瀑布反射正午的阳光,引起他的注意,他绝不可能发现隐藏得如此之深的小楼。他此刻就站在高崖之上,居高临下,打量竹楼内外。

????出乎意料的,在这个方向,透过竹楼上层的小窗,竟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室内的情况,包括祈碧。

????此刻,她怔怔地坐在窗前,看着楼外的草木白雪,面目神情郁郁寡欢,周身气息,与这幽林小楼是何其相似。李珣遥遥看着,忽然觉得此情此景足堪入画,只可惜,他没有钟隐那样的丹青妙笔!

????想到钟隐,他自然而然地想到青吟,也想起文海昨晚说过,这里曾是青吟的一处别业。他心中不由泛起堪称恶意的念头——当年钟隐是不是也曾站在他现今的位置,偷窥楼内佳人呢?哈!

????嘎嘎笑了两声后,他忽然觉得好生没趣,再看小楼那边,祈碧眉目间所郁结的忧愁,一时间心情大坏,再没有心思前去拜访,转身离开。

????日子又过去了两天,李珣依然保持着枯燥而充实的生活方式,只是将晚课时间削减,以缓解《血影子》的反噬。

????相应的,他写稿的时间有所增加,思路又渐入正轨,至今已写了近五万字,其中图文并茂,既有言论之精辟,又有图解之直观,使得阴散人这唯一一位读者赞不绝口。

????这一夜,李珣只觉得文思泉涌,笔下竟似收拾不住,数千文字从一件寻常的禁纹复合例子生发出来,极显微言大义,令阴散人拍案叫绝。李珣也相当得意,决定今夜不再休息,写到天明再说。

????哪知念头才起不久,他落笔之际,心中突然剧痛,手上微颤,大滴的墨汁落在纸上,铺开一片。好好的稿子,就此毁了。

????李珣骇然抬头,只觉得心惊肉跳,不可自抑。一旁阴散人皱眉按上他的腕脉,又轻轻摇头,表示身体并无差错。但这感觉实在太过强烈,李珣已经没法再安心动笔,只能站起身来,在房中转圈。

????想起上次阴散人所说的神通感应,李珣不免有些大祸临头的悲观想法。但很快,他就将这没意义的念头抛在脑后,尽力收拢精神,想找出其中的关键契机。

????旁边的阴散人也在动脑筋,她比李珣要老辣太多,没有天马行空地去想,而是就近整理出几个人名。

????「你最近在山上碰到了谁呢?明玑、祈碧、文海、灵机、单智……」

????「单智!」

????没有理由的,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李珣心中轰然擂响,那种在迷茫中找准方向的感应,何其强烈。

????他甚至没有去想原因,猛地一击掌,急切中连正门也不走,直接跳窗出去。还好御剑时没忘记隐去剑光,消敛气息,这才没在高手云集的止观峰上惹出事来。

????阴散人想了一想,身形隐没,追了上去。

????李珣的目标是单智「闭关」的幽谷,如果一切正常,单智那小子应该还在里面自怨自艾,涕泪交加才是。可当李珣一脚将虚掩的大门踹开,抢入屋中时,却只见到被翻得一片狼籍的橱柜,还有地上翻覆的十多个药瓶。

????「真出事了!」

????李珣脑子越发清晰,他几步抢到橱柜前,旁的全都不管,只去找第二层第三个抽屉。

????不用他动手,那抽屉已经给扯下来了,里面放置的盛药的玉瓶七倒八歪,还有碎开的。李珣绷紧脸,又察看地面上的瓶子,结果是……没有找到他想找到的!

????李珣低骂一声,将脚边的瓶子踩得粉碎。虚空中阴散人很好奇地询问:「怎么了?」

????「那小子疯了!他一定是去找祈碧,天知道他会干什么……不,应该说,他除了那事之外,什么都不会干!」

????难得阴散人也能听得糊里糊涂,还好,她很快抓住了重点:「你刚刚找什么?」

????李珣唇角勾起,眼中却没有半分笑意,只是嘿然道:「飞梦烟。」

????阴散人轻哦一声:「那可是极乐宗的宝贝,论功效,不在迷迭香之下……是了,你是说,他拿这迷药,去算计那个祈碧。哈,明心剑宗出了你们这样的弟子,确实有趣的很!」

????顿了顿,她又道:「你理他做甚,不管他能否得偿所愿,那都是他做的,与你何干?」

????「是啊,是他做的。」李珣森然一笑,露出满口白牙:「可是,那飞梦烟,却是我送的!无论如何,我都逃不脱干系!」

????他语气冰冷,心中感觉却复杂得多。这飞梦烟还是当年他与吞阳劫女较量时,顺下来的战利品,后来某次回山,看到单智「为情所苦」,差不多就是存着开玩笑的心思,将这迷香送给他玩儿。

????单智是一贯的有色心没色胆,见了这种禁忌之物,虽然大为心动,却还是老老实实地将其深藏起来。李珣便是以看他卑琐心理为乐,最多是存了个下手闲棋的心思,哪知当日之因,却成今日之果。

????「好啊,原来心惊肉跳,是应在这里了!」他低咒一声,却不敢再耽搁时间。

????这两日,祈碧在坐忘峰上独居的消息已经传开,如果单智有心,绝对能够得到这个消息,那么,他现去了哪儿,呼之欲出。

????李珣咬了咬牙,片刻都不停留,先潜行到坐忘峰上,一待拉开距离,立时全力飞掠。即使不用血影妖身,他此时的速度亦属顶尖,从峰下到三绝关,一路飞驰,竟然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

????如此神速,足以同此界任何一人比肩而无愧色。

????只可惜,他眼下却没有闲情理这些,在以九重石矿稍做定位之后,他继续向上飞行,无边夜色扑面而来,下方枯枝树影,婆娑舞动,妖异非常。

????李珣飞了这么长时间,脑子也冷静下来不少,此时再想,从峰下到三绝关,七八万里的路程,以单智的能耐,一天一夜还差不多。

????就算是他昨日出发,现在也未必能到。当然,若是更早一些,他现在去了,还有什么用?

????他嘿然一笑,胸中杀气暴涨。单智现在已经差不多疯了,留下去必定是个祸害,不管这事犯了没有,他必须想个万全之策,将这祸害除根才是。

????深藏小楼的密林近在眼前。李珣正要飞入,眼中却移入一个人影,撞入树林之中,看那人速度不算快,且偷偷摸摸,难道是单智?李珣眯起眼睛,待树林婆娑的怪影将那人吞没无踪,这才起步。

????恰逢一阵山风吹起,树影摇动更急,积了数日的雪粉簌簌下落,眼前的幽林就像是刚打了呵欠的怪兽,对行将入林的外人,展示锋利的獠牙。

????「眼前这情形好像在哪见过……」

????李珣心中莫名其妙地闪了个念头,又很快忘记。他在半空中稍做盘旋,认准了那日立身的瀑布上方,落了下来。

????从这个方向遥遥看去,见到的正是小楼刚刚亮起的微光。

????「真巧啊!」

????感叹中,李珣又想到自己玄妙之至的感应,再没什么可说的。内外光线的差异,使他清楚地看到祈碧披衣起身,下楼开门的全过程,然后,祈碧便再也没有上来。

????李珣吃了一惊:「那厮不是上来便动手吧!」

????他正要扑身下去,却又见到隐约的珠光在小楼外亮起,穿过密密的林木枝桠,映着厚厚积雪,迫得黑暗稍稍后移。

????李珣看到了枯枝掩映下,仍保持着合理距离的两个人影,但与之同时,他也看到了,珠光亮起时,小楼侧方,一个藏之不迭的身形。

????「灵机?」李珣总算明白入林之前看到的那个人影是谁,不过,灵机怎么蹑在单智身后,就非他所能知了。

????既然发现了端倪,林中三人的动向便再也瞒他不过。李珣立身高处,看着三人两明一暗,方向竟是冲着这瀑布来的。

????祈碧手持明珠,当先穿过林木屏障,缓缓行来。珠光之下,她的面色虽然苍白,却也是出奇的平静。而在她身边,单智身子僵硬,还在发抖,脸上甚至泪痕未消,想来,就是凭这面目,才让祈碧答应与他说话的吧。

????李珣没有刻意藏起身子,也没有跳出来的意思。他一双锐目死盯着单智的左手,那手正拢在袖子里,僵硬的手腕不自觉地弯曲,把袖口挺起来,怎么看怎么别扭。

????两人走到瀑布下的水潭边,水流击打潭面,清响连绵。飞溅的水雾映射珠光,如零琼碎玉,一洗周围密林的阴郁。

????在这样的环境下,祈碧的语气显得平和安静:「这里名为洗心潭,我心里不舒服的时候,便会到这里来,洗尽尘虑,再回到人前。单师弟,我请你到这儿来说话,其实也想让你在这洗心潭前,清洗心障……」

????单智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他仍竭力压低声音,但从嗓子里迸出来的,依然是沙哑的嘶吼:「你不用说了,我知道!祈师姐,我什么都知道!」

????祈碧安静地看着,不发一言。李珣离得远,不知道她眼中透出来的,是什么光采。

????而单智的反应则越发激烈,他努力伸出手,指着身前的潭水,嘶声道:「这里是洗心潭、后面是幽独居,你特别生气的时候才会来这里;再向上,还有片松林,你伤心的时候会去那里吹笛,是不是?这我都知道啊!」

????祈碧再保持不住平静,身形微颤,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口中只道了一个「你」,便又被单智打断。他向前跟了一步,嗓子已哑得不成模样。

????「还有,还有坐忘峰下、下面的我也知道!你心情好的时候,经常去飞云栈采茶,偶尔也去观霞峰练剑;觉得累的时候,则会去鹰潭后面的温泉沐浴……这我也都知道啊!」

????最后几字已完全不成音,因为他再也忍不住,喉咙里呛出哽咽的声音。珠光下,只见他脸部扭曲,涕泗横流,已不成*人样。还伸出手,想去抓住什么,祈碧又后退了一步,脸色雪白,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单智一把没有抓住,脸上神情怪极了,他又迫近一步:「师姐,师姐,你看,我真什么都知道,你为什么不答应我?

????「他文海有我知道得清楚吗?有我关心你吗?他没有,他什么都没有,他娘的什……么……都……没……有啊!」

????说着,他跳着脚,放开嗓子,嘶声嚎叫。这场景应该算是滑稽的,但无论瀑布上下,没有人能笑得出来。

????眼前的单智,就是一头锁在笼中的困兽,即使他跳,也只能撞上那冰冷的枷锁,撞得头破血流。

????祈碧的呼吸不再平稳,她似乎想上前劝阻,但本能的恐惧却把她攫住,让她失去了向前的力量。直到单智喘着粗气,迎上她的眼睛。

????「师姐,你在拿什么看我?你那是什么眼神?讨厌我?可怜我?是不是?」单智嘴里说着,还想向前,但脚下一绊,让他失去了平衡。

????在踉跄中,他伸出手,想让祈碧扶住他。但最终,他只抓着了空气,重重地仆在地上,浑身发抖,似乎已经失去了爬起来的勇气。

????呜咽声闷闷地响起来,他跪伏在地下,痛哭流涕:「我求求你了,师姐,我不要那些,我只要你说一句话,就一句!师姐,你说你喜欢我,就这一句啊!」

????看着眼前男儿像一条癞皮狗般缩成一团,祈碧苍白的脸上也有些茫然。她似乎想开口,但最终还是抿起嘴唇,摇摇头,再度向后退开。

????她的脚步惊动了单智,单智抬起脸来,呆呆地看着祈碧向后退,涕泪交织的面孔已经僵硬了,身边隆隆的水流声好像突然变响,将他一切的努力,都压制下去——轻而易举!

????所以,包括单智在内,都没有人听到那一声玉瓶碎裂的声响。只有一蓬如水烟般稀薄的气雾,融入周围飞溅的水雾中,瞬间弥漫开去。

????瀑布之上,李珣长叹一声,身上玉辟邪自发运作,区区迷烟,自然无奈他何。他又向崖下树林中看了一眼,那里超出「飞梦烟」的挥发范围,应也无事。

????也就是转念的时间,水潭边正后移的祈碧,身子忽地一晃,全身力气在瞬间被抽空,猛然间平衡不住,低呀声中,慢慢软倒。

????前面的的单智反应过来,连滚带爬地冲过,伸手去扶,却没有掌握好力量,刚沾上手,便给带翻。

????祈碧手中明珠滑落,摔在水潭边硬石上,当即破开。密林水潭,立时被回卷的黑暗完全笼罩。

????李珣瞳孔放大,稍稍适应,便将潭边情形看了个清楚,比之刚才,仅稍暗一些而已。目光扫过,正好见到单智双手紧扣着祈碧的香肩,身子却反常地挺直,僵硬地将玉人按在地上。

????飞梦烟完全化入空气中,再无危害。单智事先服了解药,李珣早有准备,更远一些,灵机不在迷药范围内,如此,水潭周围,只有祈碧一人中了招,此刻浑身酥软,连根手指头也抬不起来。

????她总算还能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想厉声叱喝,可力气到了唇齿间,就消融了**分。出口的声音,微弱不堪:「放开我!」

????单智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竟然听话地放开了手。祈碧见事有可为,心头微松,想继续要他悬崖勒马,又怕说得不好,触怒了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潭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只余下单智重重的吐息。

????李珣不自觉抿住了嘴唇,奇特的感觉在心口涨缩回旋,他忽地笑了起来,没有下去的意思。倒是下面树林中,灵机至今未动,很让他吃惊。难不成,那小子看傻了吗?

????崖下祈碧微弱的叫声顺着风儿传了上来:「拿开!拿开!」

????声音里已带着哭腔。那是单智伸手碰撞她的脸蛋,动作相当柔和,可在祈碧这方,却恨不能马上死去,她已经可以想像,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命运等着她。

????单智忽然嘿嘿地笑了起来:「师姐,你真美……」

????这话很无礼,但尾音却在打颤,接下来,他突然收回了手,只是跪坐在祈碧身边,悠悠说话:「我知道,师姐,你一定是以为我想对你不轨,是不是?嘿嘿,师姐,你不能这么看不起我,你的想法不对,一点儿都不对!

????「我是喜欢你,想要你,可是,我为什么要强迫你呢?你以为我很下作,不,没有,完全没有!我就是想这么看着你,什么都不用做。一直等到有人来打扰我们,那时候……」

????声音渐至于无,但下一刻,嗡然声中,宝剑出鞘。冷冷锋刃在黑暗中放射出淡金色的光。单智就将这把剑横在膝上,冷冷发笑。

????「到那时,这把剑会先穿透我的心口,再透过你的心口,我们就串在一起,身子贴着身子、血融着血,谁也没有办法把我们分开!

????「到了天上,我再来疼你、爱你,那时候,你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对不对?你说,这主意怎么样?师姐,你说话啊!」

????祈碧没有回答,她只是失神地看着深邃无尽的夜空,泪水溢出眼角,沁入发鬓间。

????单智有些手忙脚乱地伸手,去擦那泪珠,而他的手刚离开剑柄,身后便有人怒吼一声:「单智师兄!」

????密林中,灵机发声之后,立刻狂奔过来,速度好快,半途伸手,便要去制着这位已陷入疯狂的师兄。单智先是目瞪口呆,眼看灵机便要冲过来,他本能地缩回手,抓住剑柄。

????时间明显不够他将自己和祈碧的心脏串在一起,因此,他怒吼一声,反手挥剑,那模样,分明就是要把灵机砍成两半。

????灵机险之又险地侧身,让过这道致命剑气,同时也拔出了剑。单智已经跳起身,状若疯虎,冲了上来。

????此时灵机的修为远在单智之上,只一剑便将单智封开,同时大叫道:「单智师兄,你还执迷不悟吗?」

????单智闷着头又是举剑迎上,这回灵机根本不给他近身,当空剑气一绞,清鸣声中,单智虎口迸裂,宝剑脱手,只能在原地发呆。

????灵机摇摇头,也收起宝剑,一步步走上去,口中语气已放得尽量柔和。

????「单师兄,我知道,你只是一时糊涂,现在没有酿成大错,完全可以挽回啊!对了,还有祈师姐,祈师姐也一定会原谅你,只要你对她道歉,大家可以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是不是,祈师姐?」

????说着,灵机扭头去看祈碧的反应,只是祈碧此时真正连说话的力气也失去了,没有一丝声息。

????灵竹还要再说,体外风声一紧,却是单智重拳轰来,他本能地躲开,却见单智已经返身跳起,竟然又向着祈碧扑过去。喉咙里已经破碎不成声:「师姐,一起死吧!」

????灵机大惊失色,本能地催动背上宝剑,念动即发,化作森冷剑芒,直刺过去。

????然而单智变得实在太过突然,又全然不顾背后剑芒,灵机飞剑虽快,却还是慢了半步,单智重拳轰下,剑芒只在最后撞了一记,使其稍稍偏移,大半拳力仍击在祈碧肩头,喀嚓一声,肩骨碎裂。

????祈碧身体一震,口中颤声呻吟,已经受了重伤。紧接「砰」声大震,单智被剑气弹飞,四仰八叉地摔入水潭之中,狼狈不堪。灵机则飞快赶上,护在祈碧身前,再也忍不住破口大骂:「单智,你混蛋!」

????单智勉强从水潭里脱身出来,脸上却挂着古怪的笑容。可这一切,在碰到祈碧艰难偏移过来的黯淡眸光时,却如热汤沃雪,瞬间消融不见。

????「没、没死?那我,不,我也不能死、不能死……」

????冰冷的潭水似乎冲刷掉了他所有的勇气,他嘴里念着谁也听不懂的话,尽力偏着头,避过祈碧的目光,向后退去。

????祈碧终于忍不住,咳出鲜血,瞬间染红了半边脸颊。这刺激性的颜色落在单智眼里,就像是一根烧红了的尖针,猛地打入他的脑壳。

????他惨叫一声,向后便跑,跑了两步又踢到自己脱手的宝剑,他手忙脚乱地拾起来,御剑便起,要翻过瀑布高崖,有多么远,逃多么远!

????灵机咬牙站在原地,宝剑化虹飞动,直追上去。他已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把单智给留下来,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单智御剑,转眼便到了高崖边上,然而,入目的景象却让他呆住。一人就站在高崖之上,负手而立,冷冷地看他,山风吹动衣袍,猎猎作响,直若乘风归去。

????「珣……珣师弟?」

????李珣看着单智,目光却又透过眼前的面孔,散入无尽的虚空,其中的意味,便是一百个单智,也弄不明白。

????而此时也不是他思考的时候,灵机操御的剑光已飞射而上,急切之下,单智身体只是稍滞,便嘶叫着向上飞腾,这时候,他已经什么都顾不得了。

????手指轻抬,但僵滞了一下,却又放了下去,与之同时,李珣也闭上了眼睛。

????山风突然变得猛烈起来,半空中细小的漩流乍分乍合。单智被这风一吹,只觉得身子僵冷,本与剑身勾连的真息忽有一股失去了控制,又调整不及,由此剑光散乱,上飞的身形止不住偏向一边。

????恰在此时,灵机的飞剑直刺过来,本是要击伤他腰胯的剑芒避之不及,嗡然声中,贯胸而入。他惨嘶一声,猛力挣扎,剑气本能迸射,将其心脉绞成碎末,抹消他体内每一寸生机。

????带剑的身体在空中定格,旋又直落而下,半息后,砰然水响,此后,寂静无声。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