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部第十集 第四章 内鬼-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部第十集 第四章 内鬼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4:51Ctrl+D 收藏本站

????从礼仪的角度而言,一宗之主,请宗外人士登上云辇,无疑就是极亲近、极看重的表现。

????算起来,明玑虽与秦婉如辈分相当,但在人前也不敢怠慢,依足了礼数。李珣随着她进退趋奉,脸上肌肉都发了僵。直至进了云辇内部,才算松了口气。

????和明玑不同,李珣毕竟来过,方一进来,目光便自发地瞥向辇内卧榻之上。却见纱帘之中,羽侍身躯之上,悬着一团深蓝色的光球,旋转不停。

????偶有几道略淡些的同色光丝,从光球中投射出来,从羽待身上穿过。

????明玑的目光也很快被这奇异的玩意儿吸引过去。

????一旁秦婉如柔声解释道:「那便是家母了。她老人家身受灵灭丝之苦,需「定魂蓝星」方能解救。本宗费尽周折,才由千帆城的大匠师制成这一枚,眼见就要得竟全功,却不想被妖凤偷袭。幸亏厉宗主及仙子拔剑相助……」

????对此中情由不太了解,明玑也只能嗟呀两声。

????秦婉如微微一笑,转脸对李珣道:「当年灵竹道友年岁尚幼,修为平平,才有被救一节,而今不过七十载,却已经名震天下。今日更将当时情状,整个倒了回来,倒让本座有了白云苍狗之叹。」

????她摆出前辈尊者的架式,似乎真是在叙旧,李珣不愿被她牵着鼻子使唤,只是喏喏谦逊了几声便罢。

????明玑却窥准了她话中枝节,一语卡在其中:「秦宗主今日所遇局面,应也是一时大意所致。只是妖凤及其身后的散修盟会势头正劲,又有令堂这一节,却不知秦宗主是否仍准备按原本计划南返呢?」

????秦婉如知道明玑是把话题引向诸宗合作的方向,却也不刻意纠正,只淡淡道:「家母此时状况不稳,一时间倒急切不得。我意欲暂留水镜洞天数日,稍事观察。此外,妖凤欺人太甚,只恨我修为粗浅,一时尚抵御不得,所以……」

????她忽地将话截住,静了一静,方冷笑道:「我也修书一封,请师尊出山,为我主持公道。料那妖凤也不敢再为所欲为!」

????说话间,她美目顾盼,在二人面上扫过。

????李珣看得出来,秦婉如还在拿架子,显然对诸宗会盟一事,仍有所抵触。只是,她拿谁出来不好,偏指望阴散人。

????要知道,此时阴散人只怕还在东南林海内照顾婴宁那孩子呢,哪里赶得过来?

????李珣强忍着笑,把目光移到别处。云辇内虽算宽敞,但男女有别,可以着眼的地方实在不多,他眼睛转了一圈儿,只能盯着内壁上悬着的挂饰,耳边有一搭没一搭地传入两位美人儿的「闲聊」声。

????正在无聊之际,李珣心中忽地微微一动。这没来由的感觉就像是向心湖中投下一颗小石子,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却又不知石子是从哪里飞来,怪异极了。

????李珣终究不再是秦婉如口中「年岁尚幼」的小鬼,几十年来的风雨磨砺给了他极为丰富的经验。

????在这种情况下,他很快便澄清心境,保持原来的姿势不动,一点点地盘查附近可能对心境造成影响的因素。

????稍等片刻,在视界的极限处,李珣终于发现了变故所在。

????那是床榻上的羽侍。

????虽然姿势和呼吸没有任何变动,可在定魂蓝星与其气机交换的过程中,比之先前有了极轻微的改变,蓝色的光丝好像比之前少了一些,速率也有所变动。

????而明玑与秦婉如仍在闲聊中交涉,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变化。

????李珣皱皱眉头,他对定魂蓝星的运作不算了解,自然也不知什么才算正常,男女之别更使他不能死盯着床榻不放。是以虽是心中疑惑,却只能按下不表。

????恰在此时,耳中传入秦婉如的柔软腔调,里面涉及到他:「说起来,我与灵竹道友也算有些缘分。托大一些,还算是长辈,难得相见,不好让道友空手而回……」

????李珣听出她话中意思,惊讶过后,正准备开口推拒,秦婉如已先一步道:「明心剑宗御剑之道天下独步,且用志惟一,最是精纯。寻常那些法宝对道友而言不过是添乱,可有可无,我这里却有一件小玩意儿,颇适合道友所用。」

????说着,秦婉如即从袖中取出件小东西递上,乍看像是颗黄铜铃铛,只有龙眼大小,上雕简略的纹饰。秦婉如将其置在掌心,稍一滚动,便发出低低震响。

????「此物名为「扫雪」,可缀在剑柄之后,用心精炼数日,其声息退可守心澄意,进而干扰敌心。没什么杀伤力,只可算是个小玩意儿,聊做纪念却是恰好。」

????李珣与明玑对视一眼,都有些迷惑。

????若是太贵重的宝物,他们自然是不会收的,可这「扫雪铃」论珍奇还称不上,仅是实用而已,正是纪念用的好物事,若再加以拒绝,未免有些不尽人情。

????稍一迟疑,明玑略微点头表示同意。李珣得了指示,方躬了躬身,从秦婉如手上接过。铃铛入手,他心中立时一跳,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是再行谢过。

????秦婉如送出纪念之后,也就顺理成章地送客,明玑也不再多言,扯了下李珣,起身告退。

????李珣偷瞥了下二女的脸色,观其神情,其结果似乎还在双方可接受的范围内。

????由于要掩饰开小差的举动,在下了云辇之后,李珣也没问明玑详情。

????倒是明玑叹了口气。

????「只阴阳宗一支,仍不足成事,也怪不得秦宗主如此谨慎。撇去西联诸宗,与北盟有利益冲突的宗门,实在少之又少,会盟之事,可以休矣。」

????李珣小心翼翼地回应道:「这毕竟不是行军打仗,北盟势力虽强,也谈不上各个击破,百兽宗一事后,各宗应该不会给古音以犯事的口实吧。

????「这样看来,倒是玄海幽明城那边,群情复杂,难保北盟没有什么动作……」

????话未说完,肩膀上早挨了一记。这一剑鞘挨得好没来由,李珣睁大眼睛,委屈得很。

????明玑用剑鞘压着他的肩膀,似笑非笑:「我总算明白你近些年把功课都用在哪儿了!自家修为还没上去,哪来这么多计较?就算你是古音肚里的蛔虫,叫人家一个指头弹飞,照样不顶用呢!」

????李珣哭笑不得,只能摇头道:「蛔虫就算了吧,再说……不是已经有一位了吗?」

????他有意压低了声音,话中若有所指,所得便是另一记剑鞘。

????在他夸张的呼痛声中,明玑的笑容忽地沉淀下去,显露出沉静的一面。

????「此事不要再提,我看秦宗主在此事上多有保留,想必有所顾忌。说出来徒增麻烦。」

????李珣喏喏应声,跟在明玑身后,缓步前行。走了没几步,忽听得声音入耳:「我倒忘了,借你的吞海灵犀还未还你。喏,接着。」

????从明玑手上接过挂饰,李珣仍在装糊涂:「四师叔用这玩意儿干什么了?昨晚上……」

????「昨晚上用它与「血魔」交了回手,可惜,药不对症。」明玑倒很坦然,三言两语将昨夜的事情描述一遍。

????「从前日徐亢等人的死法上来看,血魔应该深浸魔道多年,出手戾气甚重,其燃血元息必受邪祟怨气滋养。

????「这「吞海灵犀」固然比不上「玉辟邪」那般效用,但也不至于毫无作用……故此,我与释无涯宗主都觉得,昨夜出现的那血魔,与前日的,并非同一个!

????「前日那个,修为更加老辣,暴戾之气更重。而昨夜那个,应该降一档次,修为却比前一个来得精纯,啧,哪来这么多魔头!」

????李珣听得背后冷汗直冒,在一侧强笑道:「那四师叔可知道,当日在星河杀死允星的,又是哪个?」

????明玑眉头皱得更紧,半晌方道:「不能轻下结论。不过,经你这么一提醒,我倒想起件事来……」

????「什么事?」

????明玑欲言又止,末了只是笑着摇头道:「算了,你不用管这事,只要记得以后出门在外,万分小心便是了!」

????听她这么说,李珣自然没法接着问下去,只能闷着头思索,自己究竟哪句话出了楼子。哪知再走了没几步,明玑忽地转过身来,李珣一个失神,差点儿迎头撞上。

????急切中,胸口被一只纤长的手掌轻轻按住,李珣借着一点力,停下身子,满脸茫然地看过去,却见明玑神采凛然,分明心中有了决断。

????「帮我个忙……厉宗主前面,替我道歉,我有急事,要先行一步。」

????「啊?四师叔去哪儿……喂!」

????李珣真见识到她说做便做的性子,还来不及问个明白,便见她排空直上,向着东方飞射出去,有心想追上,又哪来得及?

????在原地怔了半晌,李珣习惯性地想挠挠头,手刚抬起半截,他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捏着「扫雪铃」。心念微动,他勾着手指晃了晃,听着清亮的铃声,脑子里却想着之前秦婉如做的手脚。

????在他刚从秦婉如手中接过这铃铛的时候,他清楚地感觉到上面过热的温度,立时明白,秦婉如必定是有什么消息,通过这手段传达出来。

????由此回想起妖凤临去时大有深意的感叹,再联系云辇中微妙的变化,李珣感觉到,这其中应该有秘密等待他去挖掘。

????有意思!

????手指探入内壁,敏感的指尖初一接触,便知道里面确有文章。李珣不动声色,目光四面一扫,重将铃铛收入袖中。甚至还有闲情就近找了个水镜宗修士问路,才施施然向目的地行去。

????向厉斗量等人解释,并向明惑报备之事可以不提,等到诸事齐备之时,天光又暗了下去。

????此时,与会宗门大多已经回返,水镜洞天周围便显得十分清净。

????由于正道九宗还要商议一些事项,李珣一行人只能继续逗留下去。不过,因为正道九宗弟子相处和睦,水镜先生干脆在洞天内划拨了几处住所,将诸宗弟子一古脑儿送了进去。

????李珣不管其他人如何兴奋,他在有了新住所的第一时间,便随便找了个理由,将自己埋在屋子里,继续研究「扫雪铃」中的秘密。

????仓促中,秦婉如不可能做到尽善尽美,所以李珣也没花多少时间,便找到铃中机关,抠住铃壁内的铁珠,轻轻扯动,便有一块只有绿豆大小,似是碎玉的残片掉出来。

????怪不得铃声有些杂音,原来是这东西搞怪。

????李珣笑着摇摇头,拈起碎玉,稍一透入真息,便知这是块类似于记录玉简的玩意儿。秦婉如在其中留下一条信息:「宗门不稳,婵玉为内鬼,师尊分身乏术,故借师弟之剑一用。」

????接下来,便是阴阳宗内部相互联络的方式,秦婉如希望李珣在一月之内,能以此将那个叫婵玉的内鬼引出来,一剑斩了。

????「哼,阴重华分身乏术,难道我就清闲了?」

????李珣对阴阳宗内鬼什么的不感兴趣,倒是对信息中那句「分身乏术」

????颇为在意。

????看这意思,大概是秦婉如认为阴散人应来水镜宗保护姐妹徒儿,没时间去管宗门的闲事。

????只是,这决断的语气,味道怎么这么怪呢?

????想了半天不得要领,李珣只能转念去想那个「婵玉」,如果他记忆不错的话,此人应是阴阳宗元老一流,在秦婉如抢夺宗主之位时,似乎也是出过死力的……

????不过,想想星玑剑宗的毕宿之类,李珣倒也能理解。

????婵玉、羽侍、秦婉如、古音、妖凤,甚至还加上阴散人,这些名字在他脑海中来回流动,渐渐地似乎有一条线索将其勾连在一处,只是恍惚间好像还缺了一节,以至于越想越糊涂。

????正想着,外面忽然又是一阵骚乱。李珣撇撇嘴,口中嘟哝着「多事之秋」,顺手将玉片捏成粉碎,再起身出门。

????其实,说是骚乱未免有些过头了,不过就是几个修士在那里嚷嚷「祭炼法宝」之类,李珣听了半晌,才明白,是某个千帆城的大匠师借了水镜洞天内一口寒泉泉眼,正在炼制某件法宝。

????千帆城打造法宝的手段,向为此界翘楚,平日里极少现于人前,却不知为何一反常态,弄得如此高调。

????不过,李珣对此兴趣缺缺,摇摇头,正要回去歇息,忽听到后面有人唤他:「灵竹师弟。」

????声音比较陌生,李珣愕然回头,入目的也是一张不怎么熟悉的面孔。

????此时,他的博闻强记才发挥了效用,只一愕的工夫,他便记起来人的身分:「季涯师兄,好久不见。」

????来人正是不夜城的得意弟子,三代首席季涯。

????李珣与他有过数面之缘,最近的一次,就是在不夜城举宗内迁之时,两人虽交情泛泛,却还算谈得来。

????看季涯行色匆匆,不像偶然遇上,倒像是专门来寻人的。李珣的脑子瞬间就跳到「那位」身上,旋又暗中发笑,摇头否决。

????片刻之间,季涯来到近前,与他把臂笑道:「灵竹师弟,真是让我找得好苦。」

????「呃?」没想到向来沉稳的季涯会如此急切,李珣一时间怔住。

????季涯略有些不好意思,缓了缓劲,正要说话,却见周围人声不少,又有些迟疑。

????李珣察言观色,知他有难处,便笑道:「不如我们到屋里去说。季涯师兄有事,只要小弟力所能及的,必当效力。」

????他这虽是套话,却也动听。季涯感激地点点头,与李珣走到屋内。他也是有养气修为的,初时的急切过后,也知道自己颇为失态,趁进屋喝口茶的功夫,也慢慢调适过来,再开口时,便平静许多。

????「我刚刚太过急切,失了常态,还请师弟见谅。只是此事于我太过重要,所以……」

????李珣忙道无妨,心中却在猜测季涯会提出什么难题来。

????哪知对方再饮一口茶后,却蹦出这么一句话来:「我记得师弟你说过,当年你初见上人时,上人曾赠你一颗虹影珠,可是如此?」

????「不错,确有此事。此珠珍贵无比,又曾救我于大难之中,上人的恩情,我一直记着。」李珣在这事上倒不含糊,说出的话不似以往,起码有**分真实。

????季涯闻言,身子一紧,勉强才压住腔调,小心翼翼地问下去:「那虹影珠,师弟可还带在身上?」

????「嗯,如此至宝,怎能不随身携带,确实在我身上。」

????季涯脸上已掩不住喜色,他深吸一口气,放下茶杯,用希冀的目光看过来,甚至连声音都略微有些打颤:「那,师弟可否将此珠借我两日,两日后,我必定归还!」

????李珣完全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但他深知人心变化,是以也不犹豫,点头道:「这宝珠本就是上人赠予我的,如今师兄你要用,尽管拿去,也不用订什么归期。」

????说着,他伸手入怀,将那黝黑的珠子拿出来,只见珠子在掌心里滴溜溜打转。

????季涯站起身,先郑重谢过,这才将珠子小心翼翼地拈起来,透入真息,半晌才吁出一口气,如释重负。

????「这回多亏灵竹师弟,否则我必是后悔终生。」

????「哦?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呃……若是事关贵宗机密,师兄就不用说了。」

????季涯此时正满心感激,兼又喜事临门,哪还收得住口,呵呵笑道:「对我虽是大事,灵竹师弟听听也无妨。

????「其实也就是刚才,上人对我说,将传授我「先天五色神光」的法门……」

????「啊呀,恭喜师兄!先天五色神光堪称贵宗极光玄法的最高法门,师兄得授此法,无疑是上人认定你登堂入室,可传道统。」

????季涯几百年来塑成的稳健沉着,此时已不知飞到了哪里去,直笑得合不拢嘴。

????「承师弟吉言,我初听闻这个消息,也是欢喜得傻了。哪知上人还说,这五色神光之法,需实地演示,而其威势所及,除山岳强压之外,对神智冲击尤其厉害,像我这般修为,非有护持心神的法宝不可。

????「本来,我也有一颗「虹影珠」来着,只是不巧,参加水镜大会之前,把它送给一位师弟冲关所用。

????「事到临头,自己反倒给难住了。偏偏上人又说,水镜大会之后,她便要闭关修行,只有这么两天有闲。还好我急切之下,及时想到了师弟你,真是天幸!」

????说罢,他哈哈大笑,李珣陪他笑了两声,才似若无意地问道:「上人要闭关么?迁宗不过数月,宗门里的事情应该不少才对。」

????「确有不少杂事,不过,上人说她正在冲关的要紧处,一时也耽搁不得。好在宗门内还有师尊和各位师伯、师叔可以分担,短时间内,想来并无问题。」

????李珣嗯嗯连声,脑子却记起,天芷上人虽然修为绝顶,却没有亲授弟子,像眼前这位三代弟子首席,其师尊便是天芷的师兄,极影真人。

????两人再说了一会儿话,季涯便开口告辞,临别自然又是连声的感激,并说必在两日内归还云云。

????李珣有口无心地应着,脑中想到的却是另一件事。

????天芷……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

????转眼又是一天过去,正道九宗内部的商议已经告一段落,可有些尴尬的是,等他们抬起头来,发现事态和会前几乎没有任何差别。就连阴阳宗,也仍然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态度,并没有热心倒贴的趋势。

????李珣对此毫无兴趣,因为他正紧张着。旁人或许还不觉得,可他本人已经有了危机四伏的感觉。尤其是今天灵@无意间说的一句闲话,更让他心生触动。

????「今天怎么没见水月师妹?」

????灵@只是随口说说,李珣却从中感觉到水镜宗所持的微妙态度,这也给了他更大的压力,就像有人在后面,拿鞭子抽他的脊背。在没法将知情人灭口的前提下,他只能把其他的事情做得尽善尽美。

????没有明玑在旁,李珣的顾忌便少了许多。他随便找了个名目,告知几位同门一声,便出了水镜洞天,消失在莽莽群山中。

????水镜洞天位于北齐山中段。这北齐山灵脉众多,是此界最大的药材集散地,本是修士来往较密集的地区。

????不过,由于地势及封禁的存在,以水镜洞天为中心,方圆数千里,还是显得颇为幽静。

????尤其是水镜大会结束后众人离去,周围又有「血魔」出没,更是很难看到人影。

????不过,李珣仍然小心谨慎,因为他知道,不管是阴阳宗这香饵,还是不久之后的剃刀峰之会,都使得妖凤一行人不会离开太远。

????他寻了一个相对隐蔽的山坳,此地为茂密的长青树木遮掩,长年不见阳光,腐枝烂叶厚近尺许,轻易不会被人发觉。

????李珣在山坳的斜坡上清出一块相对干净的地面,弯腰刻画禁法纹路,这没有耗费他太多时间。

????禁纹刻画完毕,李珣再一次确认周围数十里内再无修士打扰,这才启动骨络通心之术并寄魂转生的法门,将一身真息尽数转化为幽明阴火,并重启无底冥环。

????刹那间,他真息质性天翻地覆,已压抑了数月之久的滔滔阴火,灼然膨胀,几乎有些弹压不住。

????深呼吸了两次,李珣才将状况稳住,由此也可见出「血神子」的干扰并不只限于玄门正宗,便连幽明气的修行也受到影响。

????李珣潜心观察,发现本来幽微杳冥的阴火质性,沾染了不少凶厉之气,或许杀伤力更上一层,可许多精微变化又使不出来了。

????皱皱眉头,他也知道这不是一时半会可以解决的问题,便先放在一边,集中精力,运转驱尸傀儡术。

????这比之前要来得容易,不过数息,久违的幽一便从虚空中跨出来,雄壮的身体却比幽灵还要来得无声无息。

????也在此刻,李珣体内的幽明阴火便像决堤的河水,喷涌而出。

????幽一隐在风帽后的双眸亮了起来,赤红的光芒像是两把燃烧的利剑,与澎湃的力量融作一处。

????「砰」地一声,幽一周身数尺的空气,真的燃烧起来,殃及地面上的枯叶层,一时间飞灰弥漫。

????「好家伙!」惊奇之下,李珣拍拍幽一的胸口。

????幽一纹丝不动,反而李珣触手又是一惊。幽一躯体的温度,竟像是火炭一般,差点灼伤了他的手。

????由于天冥化阴珠临近报废,李珣与幽一间只能是直接的质气往来,感应越发敏锐。

????他很快就察觉到,或许是注入幽一体内的幽明阴火中夹杂着「燃血元息」的余力,幽一竟对此大起反应。周身同源同质的能量如滚如沸,大有火上添油的效果。

????如此强绝的反应,偏又能统御在「驱尸傀儡术」的构架之内。无意中,李珣竟使傀儡的战力更上一层楼,堪称意外之喜。

????由此可以看出,作弊与自身修为还是有差别的,若是天冥化阴珠仍在,傀儡相对独立的状态,又哪会有这种惊喜?

????当然,这与他跃升到真人境也有极大的关联。否则以他之前的修为,一刻钟左右便要被幽一抽成*人乾,什么威势也没有意义。

????按下心中喜意,他给幽一下令,去周围警戒。自己则深吸口气,稍一定神,启动了山坡上已设置好的法阵。

????李珣做此一番动作,就是为了联系远在万里之外的阴散人。即使他与傀儡之间,有极稳固的精神联系,却因为距离过远,不得不借助于特殊的禁法手段。

????随着阴火注入禁法纹路,外界的元气也随之运转不休。

????透过这特殊的增幅手段,胸口的无底冥环也随之共振共鸣,李珣的一缕神念也就透入无底冥环的深处,与冥冥之中,别辟天地的「九幽之域」

????勾连在一起,他也自发进入内视状态。

????内视中,境界提升的表徵越发明显。

????就他看来,无底冥环的运转已极符合典籍所载的「虚空自陷,通络幽域。天地往来,混茫如一」的境界。

????说白了,就是无底冥环与他自身及「九幽之域」气机往来,循环不绝。相较于之前单方面的求取,已上升到可堪与之「并立交流」的层次,用意、境界自有高下之别。

????受九幽之域的辐射影响,他周身的阴火升降,越是靠近无底冥环,其质性便越接近于「隐微幽昧」的精纯本质,而稍外一些,则不免掺杂着凶厉血杀之气。

????周身内外两层阴火,又随着阴升阳降的真息流转,而彼此交换,慢慢淬炼精纯。

????李珣细细品味,依稀中竟得出几分暗合天地至理的心得。至此,他更深刻地理解到《幽冥录》这部邪道奇书的宝贵。

????「只可惜……分心数用,最可能的结果,便是样样稀松。自己的性情,恐怕也不适合心无旁骛的精修苦练。这部奇书,落在自己手里,还是被糟蹋了吗?」

????念头未绝,深入无底冥环最深处的神念嗡然震荡,再静下来时,已经投影到那杳冥幽微,渊深难测的九幽之域中去。

????这一丝带有本尊烙印的神念,在彼方虚空中稍一动作,便有其独一无二的波动,通过特殊的管道远远发散出去,转眼间,就有与之同源的波动,遥遥相和。

????通过这个玄妙之至的通道,李珣成功地和阴散人联系上。花了一点儿时间克服新方式的不适感,很快的,他就发送了一个问题过去。

????「婴宁可还好么?」

????阴散人的回应中,有着纯粹精神上的愉悦感:「还好,哭闹几次后,已开始筑基,进境很快。」

????从这里,李珣可以想像阴散人高明的手段,却不知可怜的婴宁怎么熬过来的。

????不过,他很快将此事放下,又问道:「那边能离开么?」

????「不能,天魔舞筑基时,心魔甚重,她定静之力又差,非要人在旁提点不可。」

????「多长时间?」

????「至少一月!」

????「一月……」那时黄瓜菜都凉了。李珣眉头皱紧,有些埋怨阴散人心急。如此不但秦婉如那些事,就连剃刀峰之会都要耽搁。

????可是,谁又能想到水蝶兰竟然会拖着伤势跑出来玩?

????「那边出什么事了?」阴散人的感觉依然敏锐。

????「嗯,没什么……婵玉这个人怎么样?」

????虽然不掩惊讶,那边还是很快回应道:「是我在阴阳宗时的师妹,交情不错,也支持婉如登位。怎么了?」

????李珣没义务回答阴散人的问题,而是继续问道:「那个婵玉知道什么秘密吗?关于你妹妹的。」

????「秘密?重羽能有什么秘密可言?」

????阴散人回答得干净俐落,毫不拖泥带水。而李珣在她的精神中,也没有找到任何隐瞒的迹象。

????对此,李珣相当满意。这种遥空通讯毕竟太耗精力,说了这么几句,李珣已有些疲倦,便干脆地掐断通路,从入定的状态中回醒过来。

????「看来事件相对单纯。杀个婵玉倒没什么,只可惜,我也是分身乏术啊……」

????没半点诚意地喃喃自语,李珣一点也不去考虑,来去阴阳宗只需二十五日左右的事实。

????毕竟,手边的事情还是太多了。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