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决断-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一章 决断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5Ctrl+D 收藏本站

????李珣想搞明白冥火阎罗的意思,可是对方却不给他机会。在他躬着身子听下文的时候,那边却响起了极微弱的鼾声……

????旁边阴馑笑道:「瞧他这模样……唉,冥火强撑着等你过来,你来了,他劲儿一泄,也就顶不住了。罢了罢了,他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也死不过去,百鬼呀,你也是一路赶来的,趁这个空儿,先去歇歇,等冥火醒过来,我再叫你,怎样?」

????室内静了静,然后,李珣直起腰身,面上笑容平和,先应了声,又把目光移到阎夫人身上。

????阎夫人也正好向他看来,两下目光一对,便由阎夫人先开口道:「既然如此,百鬼你便随我去,等宗主醒来,再请宜不迟。」

????或许是空间太狭小之故,阎夫人的声调语气不是那么容易把握。李珣眉毛微微一跳,目光微瞥,旁边,碧水君面颊抽*动,虽说保持着那张僵尸脸,可怎么看都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

????不过,很快,李珣脸上也蒙了一层阴云。

????李珣不再看他,答了声「是」,随即微笑伸手,请阎夫人先行一步。

????等阎夫人掀帘而出,他冲阴馑点点头,目光又在躺椅上那位身上转了一转,这才离开。

????不管是有意无意,这回把他架在半空,再抽梯子的手段,他算是记着了。

????好个病痨鬼!

????等两人都出了门,碧水君前后脚跟了出来,也不打招呼,甚至连眼色都懒得甩,大步超过,转眼去得远了。

????阎夫人微微侧身,让过碧水君,看上去安步当车,倒是从容得很。不过,在李珣看来,她的心绪,比表现出来的要复杂百倍——包括刚刚离开的碧水君,亦如是。

????即使在死去数百年之后,鬼先生的阴影,依然缠绕在他们心头,给他们相当的压力。

????只有真正的大宗师,才具备这个资格。相比之下,李珣本人,反倒不算什么了。

????出了地宫,鬼门湖上的浓雾便扑面而来,其中还夹杂着几声嘎嘎的鸭叫。

????阎夫人并没有转向自己的居所,而是慢步走到湖边,看着水烟浓雾下的湖面。

????雾霾中,有几只水鸟的影子隐隐绰绰地飞过。

????那是湖中专门喂养的寒水鸦,是宗门弟子练习控魂、勾魂、傀儡等术法的对象。

????阎夫人扶栏站住,静了一会儿,忽而幽幽道:「我是真的想不明白……

????你怎么会和鬼师兄扯上关系?」

????李珣停在她身侧,闻言正要开口,却见她摆摆手:「暂时不要说,就算你现在说了,我也分不出真假来。」

????就算李珣脸皮厚度惊人,闻言也颇有些尴尬。再看阎夫人,秀婉可人的脸上,显出了无法掩饰的疲态。

????她也不管李珣的灼灼目光,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才又睁目,眸光追着湖面上飞动的鸟儿,神情渐渐缓和。

????便在李珣以为她要正式问话的时候,却听她语意悠悠,思接久远。

????「我幼时便在此地习练驱魂炼魄通心**。当时,师尊还赞我天资甚佳,日后前途不可限量。那时候,鬼师兄已经纵横天下,闯出好大的名声,同门里羡慕的、嫉妒的,好多好多……」

????她的措辞在不自觉中透出些许稚气,李珣微一皱眉,随即摆出微笑倾听的样子。也许,他能听到一个小师妹崇拜……甚至暗恋英俊师兄的幽魂噬影宗版本。

????阎夫人却不再说下去,只是怔怔地看着湖面。

????沉默似乎要永远持续下去。

????李珣维持了一段忠心弟子的表情,见没个下落,干脆斜着身子,倚在围栏上,做好长期坚持的准备。

????偏在此时,阎夫人回眸望来,见状灿然一笑,眉目间宛如少女风情,勾人心弦。

????「莫非,这才是你的真性情?」

????「真性情?恐怕现在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李珣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

????知道她有意绕开话题,干脆便伸手入怀,取出那个紫玉盒子递了过去:「这是夫人要的东西,完璧归赵……这词应该没用错吧?」

????阎夫人美丽的瞳孔微微涨大,注意力完全被紫玉盒子吸引。看她的模样,李珣差点儿以为她要劈手夺过去。

????还好,最终,她仍然保持着基本的、与她的身分相符合的姿态,缓慢而稳定地伸出手来。

????当指尖和玉盒接触的刹那,她的肢体像是过了电,有一个幅度极小,但又极其剧烈的颤抖。

????李珣饶有兴味地看着,想从她的肢体语言中,挖掘出更多的秘密来。

????不过,她还是把持住了。

????阎夫人将紫玉盒拿过去,再以从容至无可挑剔的手法打开盒盖,并不忌讳眼前的男人。

????盒内的金珠发出淡淡的光芒,穿透了附近的浓雾。李珣却不看向金珠,而是仔细观察阎夫人的表情。

????看她微微颤动的睫毛,以及苍白的面孔上浮起来的淡淡的晕红光泽。

????阎夫人朱唇微微启合,并未有声音传出,不过李珣还是感觉到一缕隐晦的波动在金珠和她身上来回穿梭。

????而金珠放射出的光芒也更亮了些。

????这情况持续了一次呼吸的长度,然后,阎夫人关上盒盖,再度将目光移到李珣脸上。

????李珣笑着欠了欠身,用笃定的语调询问道:「夫人,有什么不妥吗?」

????「很好,再妥当不过!」

????阎夫人的声音像是从九幽之地透上来,缈然难测其实,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明亮。

????她忽尔一笑,轻赞道:「这世上,总有人能轻松做到别人努力一辈子都做不到的事,鬼师兄是如此,而你,也一样!」

????李珣哑然失笑,正要说话,忽见这美妇人伸出手,白玉般的手掌轻盈穿过两人之间的空气,按在他胸膛上。

????李珣垂眸看了一眼,没有闪避。

????体表的温热透过彼此的肌肤,交融在一起。

????阎夫人就这样停下来,目光怔忡,看着自己贴在徒儿胸口上的手,久久不发一言。

????李珣挑了下眉毛,疑道:「夫人?」

????「……曾几何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呢?」她美丽的面容像蒙上一层薄纱,恍惚中看不真切。

????「还记得当时,大师兄豪情天纵,不用多说,便是我们的头儿,鬼师兄则沉默寡言,修为却是最高的一个,每次和幽离他们作对,我和碧水只要躲在他们身后捡便宜就成。

????「呵,那样的日子过多了,自己的功夫也就丢下很多,现在想来,我修为难有寸进,与两位师兄脱不了关系!」

????鬼师兄是指鬼先生,那么大师兄就是冥火阎罗了。听这些陈年旧事,李珣倒也津津有味,哪知阎夫人手上突然加力,将他的胸肌按得微微凹陷下去。

????李珣纹丝不动,心里却被此「亲昵」的举动弄得痒痒的。

????阎夫人轻笑出声:「想一想,你我在腾化谷初见时,我还能够压制住你。不过六七十年,此时你若要杀我,恐怕就是翻掌间事吧!这种进境,就是当年的鬼师兄,也远不及你。如此天纵之资、雄厚实力……你究竟想要什么呢?」

????有意略过「杀」字和紧接着的置疑,李珣耸耸肩:「无有饱暖,何以思淫欲?夫人,那个时候,我可是真的一贫如洗呢!」

????被他擦边的回答逗笑,阎夫人的身子微向后仰,手上自然内收,抓住了他的衣襟:「手握鬼师兄的传承,你也有脸哭穷?」

????她的举动已亲昵得有些过了,李珣从未见到过这样的阎夫人,倒像是喝多了酒,恣意纵情,全无顾忌。

????为什么呢?

????李珣目光扫过她另一只手上的紫玉盒子,若有所悟。心中想着,手上也不慢,微笑间伸手挡在胸前,然后……抓住阎夫人的如雪皓腕。

????如此可没有衣物阻挡,两人肌肤相接,李珣还好,阎夫人身子一震,明眸中光芒大盛,直透过来。

????周围的雾气滞了一滞,旋又在她明艳的笑容中流动:「鬼师兄把传承给了你,却怎么没把他讷言敏行的性子一并传了?」

????说着,她掌指软化,轻轻一抽,便从李珣手心里脱出来。李珣任她抽走,仅是微笑而已。

????阎夫人不再多言,转身便走。

????李珣跟上去,此时已不用客套,他自觉与阎夫人并肩而行,路上的众弟子,见他们过来,纷纷行礼退让,刚才有遥遥看见大略情况的,脸上的异色更是遮掩不住,两人也不在乎。

????走出湖心小岛后,周围弟子的身分便陡然下降了几个档次,见了二人,更是远远避开。

????阎夫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言及正事:「鬼师兄的传承……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拜入门中前几年。」

????「在你得到幽司真解之后?」

????李珣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阎夫人听出他言不由衷,却绝想不到其中曲折的缘由。又想了一下,她继续问道:「宗主又是如何知道的?」

????「……鬼知道。」李珣没好气地应声,对冥火阎罗的肚肠,他至今耿耿,更别提其中还牵扯着他另一个身分。

????不过,如此态度也表明他与冥火阎罗并无太多「勾结」,阎夫人一笑而罢。

????两人难得的「交心」之举,到这里便结束了。阎夫人非常谨慎地没有询问细节,甚至对《血神子》之事,提都没提,她绝不会轻易探触另一个「禁区」,虽然李珣表现得并不怎么在意。

????路程很短,当两人到精舍附近时,阎如已在前面接着。

????阎夫人见了徒儿,回眸又道:「你远来疲乏,便先去歇着,宗门为你安排了新住处,如儿是知道的,便由她送你去。」

????李珣知她拿到紫玉盒后,必然要有所动作,便爽快地与她告别。哪知她稍有迟疑,又加了一句:「近几日,可能有事要请你帮忙……」

????「应该的。」李珣心中盘算未结,面上却干脆俐落。

????阎夫人微微一笑,目光投向阎如。这位弟子与师尊当真是心意相通,笑吟吟地上来,引着李珣去了。

????阎夫人所言的「新住处」,里面是有些文章的。

????宗门在鬼门湖周边灵气充沛之地,为每位长老都准备了一座小院,还有空出来的一些,为偶尔拜访的贵客准备。

????这次李珣回来,不知是谁安排的,竟将原本的贵客小院拉出一套来,请李珣住了进去。

????只是不知,这待遇究竟是「长老级」,还是「贵客级」。

????李珣在阎如的引导下,寻到了自己的住处。那是一座幽静小院,距湖心小岛约二十里路,傍林而建,周围都是郁郁古木,气象幽深。

????还没有推开院门,他便心有所感,回头和阎如对了一眼。阎如秀眉微微蹙,先向李珣点了点头,随即便抢前一步,要先进去解决问题,不过,李珣微笑着按住了她的肩膀。

????「如师姐,你也累了,回去歇息吧。」

????阎如被他拿住肩膀,也没觉得中了什么手段,偏偏全身使不上力气,甚至连挣扎的心思都起不来。

????饶是她已经尽量高看李珣一头,可真正临到自己身上,又是另一番滋味儿。

????好在她心思深沉,大有乃师之风,身子略僵,又很快软化下来。只回眸笑道:「她性子倔,不易低头,师弟你还要多担待。」

????李珣微笑点头,不再多言,上前推门而入。

????在阎如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院中静立的纤细人儿的侧影,以及百鬼毫不停留,从那人身边穿过的情形。

????吱呀一声,院门自动关上。阎如在门外想了一会儿,轻轻摇头,转身离开。

????李珣完全不看立在道中央的美人儿,只拿目光打量这个幽静的院落。

????光看外表,他还是颇为满意的。前庭的布设中规中矩,细节处又十分精巧,门窗顶檐做工细腻,可以想见屋内的布置当更胜于此。

????他缓缓踱步,走到正堂门前,正待推门进去,后面的女修终于忍不住嗔道:「某人眼睛瞎了还是怎地!没看到这里有个大活人吗?」

????李珣步子一停,回眸看去:「总算……鬼门湖里还有个没变样儿的人物。采儿师姐,别来无恙?」

????他笑吟吟地打了个招呼,恰好看到阎采儿脸上难以言述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实在是精彩之至。

????与他目光对上,这向来骄纵的女修马上清开一切顾忌,骄傲地昂起头来,当然,若她的眸光不是那么散乱,就更完美了。

????李珣手扶在门上,微笑道:「虽说不见外,可有求于人还要摆架子,采儿师姐这一手,也称不上高明。」

????阎采儿娇美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你知道我找你做什么?」

????李珣哈哈一笑,手一扬,屋门应手而开,门启处,露出叶如苍白的脸。

????碰触到李珣目光时,她不可抑制地垂下头去,跪得笔直的身子,更忍不住弯曲颤栗。

????「叶如!」

????阎采儿的声音猛地拔高,她知道叶如在屋里,却没想到叶如会用这么一种方式表明态度。

????李珣却没有半分惊讶,他径直走入屋中,在正厅主位上坐下,叶如上下牙关咯咯交击,在李珣走过身边的时候,她耳中似乎响起了千万怨灵的悲嚎。

????这妖魔之声抹去她所有残存的机心。如今,她像是被抽去了脊椎,软软地匍匐在地。

????阎采儿目瞪口呆,她的位置距离厅门还有段距离,可见到叶如的姿态,心底一股寒气直冲天灵。

????耳边偏还响起李珣的招呼声:「采儿师姐,请进。」

????她像被勾了魂,怔怔应了声,脚下移动,迈过正厅门槛。在经过叶如身边时,还是忍不住细看了一眼,目光到处,她的心脏似乎都要随着对方的颤栗而抽搐起来。

????屋内的光线非常阴暗,百鬼的身形像是笼在一层黑雾中,看不真切。

????走到厅堂正中,她竟不敢再上前半步,而眼神也已完全变了模样。

????李珣将她神情的变化看在心中,微笑道:「难道数月不见,我真成了吃人不吐骨头的大妖魔了?可怜我刚称赞师姐的做派……」

????「某人的做派也让人大开眼界!」

????阎采儿又瞥了眼叶如,心中总算稳定了些,嘴里便不依不饶起来,「若要讲排场,买两个丫环作威作福就是了,何必吓自家同门?」

????「同门?若她还算同门,何至于此?」李珣瞥过去一眼,语气平淡,却直指要害。

????「这些年,师姐你撺掇她与我分割,倒也无妨。只是她在此关键时候私结阴拓,还蠢到被人抓住把柄,师姐一片苦心,未免用错了地方。」

????阎采儿脸上涨红,才想说话,李珣已摇头道:「宗门里多有唯利是图之辈,难得有采儿师姐这样,肯为朋友做事、且数十年一以贯之的……只凭这一点,我给师姐一个面子。院子里还缺个洒扫、奉茶的奴婢,她就从夫人身边脱籍,到这里来吧。」

????阎采儿闻言先是大怒,旋又一跺脚,别过脸去。叶如也不说话,匍匐的身子稍起又落下,已经是叩起头来。

????李珣神色冷淡,心中难得是与脸色同步,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叶如的命运其实就在他一言之间,他准了,留条命在;不准,阎夫人那边也乐得省事。

????对于即将展开的争斗而言,区区一个不入流的女弟子,恐怕连成为变数的资格都没有,就是这么简单!

????倒是另一位……

????李珣先前的评语却是发自真心。

????阎采儿此女,修为、心计都并不拔尖,偏偏最受阎夫人宠爱,其最大的原因,恐怕还是她在邪宗内极为珍贵的好性情。

????重情也好、讲义气也罢,又有谁不愿意和这样的人儿结交呢?

????相比之下,他「百鬼」,便颇有些神憎鬼厌的味道了。

????想到这些,李珣心中忽有所悟。

????好像,他从来没有在宗门内刻意结交什么人,也就无从培养出亲近或属于自己的力量。以至于现阶段,他就像是一个孤立地插在宗门乱流中的巨柱,往好了说,那叫定海神针,往坏了讲……他分明就是一个让两边都头痛的大变数!

????对旁人而言也没什么,可对他这样,自小生活在宫廷环境中,满心充斥了权谋之道的「王子」来说,就不是「遗忘」之类的理由所能解释的。

????为什么呢?

????沉思中,无数人影从心头流过。

????慢慢地,李珣发现,在自己心底印象最深刻、姿态最清晰的,往往都是钟隐、妖凤、青鸾、水蝶兰、两散人之流。

????他乐意分析这些人的一举一动,研究他们强大的威能以及实现的途径,而清溟、冥火阎罗这般手握绝大资源的宗门之主,相比之下,就黯淡许多。

????真是奇妙的比对。他不能理解自己莫名的倾向性,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在无意中为自己选定的路途……

????自由而孤独。

????他在深思,却忘了眼睛还在盯着人。

????阎采儿脸色难看极了,百鬼那散溢无焦点的眼神,似乎盯在她身上,又好像散落在周围,好似旁边有无数难以目见的幽灵正穿行不息,便连穿过厅堂的风,也化做鬼语啾啾,在耳边回荡。

????阎采儿恨不能放声尖叫,震碎这见鬼的气氛。她连吸三口长气,才挤出胆量开口:「没事的话……嗯,我走了,回见!」

????言罢,也不等李珣回答,她慌张地转身,就要抢出门去。离门边还有三五步远,后面忽地响起一声叹息:「关门。」

????阎采儿还以为是在与她说话,漫应一声,脚下更快了几分。

????哪知门前人影闪动,接着两扇屋门便内聚合拢,隔绝了本已黯淡的天光,阴影扑面而来。

????「叶如!」

????在空荡荡的厅堂内,回响的只有她自己尖锐的颤音。

????叶如蜷缩在门下阴暗的角落里,呼吸中都带着呜咽的余响,阎采儿的脑子里先是一片空白,但很快就惊醒过来,伸手去构门。

????手指刚沾到门栓,腰身忽地被人揽住。百鬼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热气轻沾耳垂,而浓浊的黑暗亦与他的嗓音共鸣。

????「她已经完了!她没了前程,无论是在夫人处,还是碧水君那里;她也没有自发奋起的能力,之前依靠你,现在,则是「百鬼道人」……

????「所以她要和以前切割,多么聪明的人儿,先是碧水君、再是夫人、最后是你!」

????最后一字,柔腻得似乎有一条舌头,轻舔过她的心脏。

????阎采儿明知糟糕,身上却不自主软了。

????背后的男人稍一用力,她便觉得天旋地转,已被人打横抱起来。茫然睁眼,只看到一双跳动着火光的眼睛。

????「形单影只的滋味并不好受,如此,还要请采儿师姐帮忙。」

????百鬼似乎是话里有话,让人听不明白。可他眼眸中辐射出来的力量,却在瞬间击垮了阎采儿抵抗的心思。

????满屋的黑暗在旋转,百鬼掉转身形,大步向内堂行去。阎采儿手臂软垂下来,随着百鬼的步伐,轻轻摇晃。

????闭起眼睛之前,她听到低低笑语——

????「正所谓帮忙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对了,卧房在哪儿?」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