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五极-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章 五极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15Ctrl+D 收藏本站

????骤燃的阴火炽芒冲天而起,将青鸾包裹其中,红影闪动,妖凤己破开火幕,直扑祭台。

????妖凤仍在半空中,幽离神君冷笑现身∶“如此万年难遇的大场面,元君就不想再看看?”

????回应他的,是妖凤掌指问跳跃的火光。幽离也不躲闪,左臂扬起,半身幽碧阴火起伏,将妖凤的攻击挡下。

????妖凤瞳眸中红霞翻滚,神光透出,刺人心魄。

????幽离眼皮跳动,正提气相抗,忽见她两边背胁处赤红光波倏然翻卷,横亘半空,长及数丈,当真是肋生双翅,风雷俱动。

????周围涌动的阴气被光波卷扫,排开两边,便在这空档,妖凤嗓唇发啸,声浪集束,在幽离反应之前,碾上祭台。

????大气现出可以目见的波纹,祭台左右似是被扭曲,一切物象均变得奇形怪状。便连冥火阎罗都不例外。

????声波正卡在冥火阎罗张口欲呼之时,强绝的压力直如一柄大铁锤,狠砸在他喉间。

????冥火深陷的眼睛猛地突出来,似是被打足了气,面皮紫涨,青黑筋络绷起,已脆弱不堪的皮肉再也抵不住内外强压,刹那间迸开数十道裂口,从中溅出的。却是青灰发黑的液滴。

????既有的节奏被破坏无遗,冥火虽是嘴巴大张,却只能发出短促的“呵呵”之声,幽离百忙中回头,见状破口人骂∶“冥火你这头猪。”

????妖凤却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两肋光波双翼轻颤,身前虚空如斯回应,接连三道火光波纹前后相迭。如一堵墙壁,飞压过去。

????火光抹过,虚空中金红火线窜动交织,崩裂的地面竟生生地被刮去一层,所触之物,无不立化飞灰,霸道至极。

????这手法速度不快。却是以堂皇之势,推压而下,吃准了幽离护持祭台的心思。一举锁死对方最擅长的噬影8888,就是要遥迫幽离硬拼。

????幽离呸了一声,向后飞退,转眼便到了祭台所在的小岛上。

????火光波纹如影随形,碾压而至,所过之处,鬼门湖上水泡翻滚,白汽蒸腾,湖面下的“五遁障”也都显露出来。

????妖凤不待前一击的结果,双翼再振,定住周围狂啸的阴气,素白的手指则在胸前虚空轻轻抹划。

????她的动作不紧不慢,自有一带端凝沉重之感。旁边李殉看得头皮发炸。能让妖凤半现法体、结符施咒的手段,那会是怎样的恐怖场面?

????幽离脚尖才抵上祭台下的地而,便身形旋动,“咚咚”几脚,将软瘫在旁的几个长老瑞飞出去∶旁边尚清醒的冥习等人终究不是傻瓜,见状吭都不吭一声,追上被踢飞的同门。挟了便走。

????几人身形才闪出小岛,幽离又是一声嘶吼∶“百鬼你他妈傻了?”

????与之同时,青鸾的眼神如尖刀般刺过来,面色不善。

????在此微妙的关口,李殉的心思己转了数百圈,虽无法形成条理清晰的思路。但他却非常清楚,此刻什么利益计较都是虚的,只有直觉选择的立场,才是最现实的东西。

????首鼠两端,取死之道!

????在外人的眼中,幽离的吼叫声未落,李殉已经有了动作。

????他左手三指骄起上挑,真息透出,游蛇般窜过妖凤制造的阴气真空地带,勾连湖而上某物,铮然发力。

????轰隆声中,悬浮在湖中的五遁障壁飞速拔升,高逾数丈的坚壁正卡在祭台与湖心岛之间。瞬息之后,妖凤所发的火光波纹贴了上去。

????黝黑的壁面蓦然涨出一层灰白光雾,由此牵动湖面上下近百里衍“五逅障”,嗡嗡之声骤起。阴火焰芒犹如火山爆发,从湖底喷涌出来。

????冲击搅动周边空间,附近的阴气狂潮如斯响应,彼此交击作啸,悍然冲击这片被妖凤撑开的独立领域。

????明知道是李殉在后捣鬼,妖凤却连头也不回,仍在从容地描画符篆。只是身后分张的双翼再额一记,第四波火光波纹透出,速度又远在前三波之上,几乎是才一定型,便破开阴火焰芒,压到了“五逅障”之前。

????湖面上,被火光波纹破开的缺口还未合拢,便见坚壁光雾骤息。紧接着,人们眼前红光大放。光芒稍减之时,便见偌大一面墙壁,凭空气化,再不见半点儿痕迹。

????此时,飞离的幽习等长老,才刚刚踏上对岸的地面。

????气化的坚壁之后,显出幽离凶恶狰狞的面孔;祭台上的冥火阎罗,正张大嘴巴。让音节艰难地通过己经扭结成烂肉的喉结。“大……势……”才吐出两个字,突然咧出笑来。冥火颈部皮肤便再度崩裂,青灰的体液裹着后面两个彻底失真的音节,喷溅而出。偏在此时,他的嘴角竟在扭曲的笑脸中,他的喉咙再不动弹,转而鼓荡肚腹,便是披着宽大的祭袍,人们也能看到他胸腹间的明显起伏。

????在四面隆隆的爆响中,其音色越发低沉,乍听来,倒像是全身关节针肉挫响的合音∶“大势崩摧……冥链开!”

????三字顿挫有力,形之于外,便见冥火周身鼓胀,似有爆响自尾椎处一路攀升,尾音未绝,而上忽然七窍溅血,肚腹砰然涨开,里面跳出的,除了一腔体液之外,便只有已干结如石的肚肠。

????诸般物事还未落地,但凭空自燃,化做漫天飞灰。场面令人不忍卒睹。

????伴随此景。李殉颈后汗毛惊然倒竖。冥火舍喉舌而用腹音,真息运转便全然不同,付出的代价也十分可怕,不过。这也使其主导的气机变化更清晰地显现出来。

????此刻在李殉眼中,鬼门湖周边的气机结构,仿佛一个巨大的殿堂建筑,前面阴眼、幽栅之类,发于无形之中,可以不论,冥火抽去了殿堂的梁柱,使之垮塌,干脆移开了其下的地笨,连重建的可能都一并抹杀。

????所谓“殿堂”不过是形容,抽梁绝基的后果。也不只是垮塌而己。

????事实上,这根本就是要方圆百里的空间扭曲变形、乃至彻底崩溃,类似于开辟“洞天福地”的无上神通,却是倒过来使{

????可是……此时此地,可是紧挨着九幽之域的。

????全文字版小说阅读,更新,更快,尽在文学网,电脑站:.ㄧ6k.cn手机站:wàp.ㄧ6k.cn支持文学,支持!

????也就是这一个闪神的空档,外边轰隆一声响,鬼门湖西岸的大片丛林整齐地陷落,仿佛下方已是万丈深渊,转眼间,视线所及,已是方圆数里的大空洞。

????李殉的眼神只在空陷处一扫,便又转回到祭台上。

????透过摇动的阴火长幕,他看到。就在化阴池上方,一线本应消减收缩的裂隙,伴随着此界空间的崩溃,再度呈现出来。

????漆黑的裂隙倒映在李殉放大的瞳孔里,夺魂摄魄。

????便在此刻,妖凤手上繁复的符篆书写完了最后一笔,她背后的光波双翼陡然变化,由虚实不定的状态,吃速地凝实∶青鸾忽地上前一步,将无忧护在身后,周身护体灵光凝若青桂灵障,排开一切外物。

????对岸,幽习等三名长老正拖着半死的同伴,想要飞到远处。然而被妖凤压制的阴气大潮己经狂乱至极,很难在其中自如行动,只能凑做一堆,惶然望向祭台方向。

????李殉勉强从空间裂隙中回眸,忽觉得自己完全被排挤在局外,没有插足的余地。

????祭台前,由五通障挡下妖凤的前一击,幽离省了许多力气,不算高大的身体钉在地上,正对妖凤那难测深浅的符篆;在他背后,已经肚破肠流的冥火阎罗晃了几晃,忽地高举双手,鬼面朝天,便如高颂祭辞一般。

????虽然他喉舌已废,且在肚破之后,连腹音之术都使不出来,可他周身苍白阴火窜动,驱使肌肉骨骼蠕动掩击,将无数诡话怪异的杂音,慢慢合成清晰的语句。

????这诡异的情景石得人眼蹦,李殉紧咬牙关,忽然想到刚刚四句里,有阴、幽、阎、冥四大姓,那么接下来……

????他隐约想到了某个概念,只是急切间反倒模糊了。他恨不能用拳头猛敲脑袋,亏得平日里看了许多典籍,怎么用时反倒记不得了?

????妖凤背后长翅轻轻编动,微热的风拂在李殉脸上。凤翎映着周边错杂的光线,瑰丽不可方物,只是李殉却能透过那华美的外表,看到了蕴育其中的绝怖风暴。

????“味”地一声长音,湖心岛与祭台之间再度蒸汽你漫,湖面以可以目见的速度飞快下落,而其中“五逅障”的排列也不能保持正常状态,彼此间铿锵撞击,己形同废料。

????妖凤曲臂上抬,双手掌心向外,拇、食两指弯曲相交,形成一个完美的圆环,幽蓝火光如珠链般环绕在掌指间,色泽渐淡,逐步化为青碧颜色。

????虽然外界天翻地覆,可在她周边,空间却似是凝固了,缓缓蔓延开来。

????幽离面色冷峻,周身真息鼓荡,身形却跃跃欲动,似乎随时会冲上前去。与妖凤展开搏杀。

????他的脸色在短短数息内多次变化,每次变化都比先前难看一分,到最后,那张疤脸己经扭曲得不成样子,额头上的汗滴刚渗出来,就被缭绕的幽碧火焰蒸发l几净。

????便在此刻。冥火阎罗的骨肉撞击声,终于合成了几个相对清晰的字音。在噜噜杂音中发散出来,被众人听了个真切。

????“生……死……”

????不过短短两字,他周身血肉接吮连三地炸开,旋又化成薄薄灰雾,缭绕周边,情景触目惊心。

????妖凤如斯回应,同样是一声长啸,啸音清绝,远蹈天外,登时将冥火阎罗辛苦组成的字音压下。

????与之同时幽离低吼一声,左臂“司晨模铁”砰然声中,寸寸断裂,幽碧火光倒摄入体。体内朴络错动,“兹兹”发响。

????他眼中幽光内敛,身子悍然前冲,才踏出一步,身形便完全消了形迹。

????对此,妖凤仅仅在口中喝出一个短短的音节。

????“封!”

????刚刚潜形的幽离在喝声中现身出来,就停顿在妖凤身前丈许处,身子前倾,本来是如劲矢般的冲击力,可是此时,却是说不出的滑拍可笑。

????“嗡”地一声大气震鸣,远处的青鸾一记手刀虚斩,锐利的寒气破空而至,直要将幽离劈成两半。

????她们两个配合得天衣无缝,虽然幽离的摄滞仅仅是一眨眼的事,可等他恢复行动能力,便是刀气临头,无奈之下,只能侧身避开。

????缓了这么一步,他便再无机会。

????青鸾虚空掌刀连发,如狂风暴雨一般,将他死锁在湖面之上。被妖凤秘法限制在先,失去“速度”这最大的凭仗,此时便显出几分狼狈,相比之下,愈显得青鸾举重若轻,绰有余力。

????妖凤再不看他一眼,手指间火链穿梭,身外更是明光大放,羽翅微额中,咫风四合∶冥火阎罗周身的雾气很快便给吹散,露出遍体伤缺。骨肉稀烂的躯壳,钉在祭台上。

????不过,在冥火阎罗身后,幽深的裂隙仍在不断地扩展,为他张开一幕漆黑背景。他的脖颈已经只剩一条脊柱相,偏在此时,在令人牙酸的针节挫动声中,骨肉合音再起,依旧是短短两字。

????“殊……途……”

????妖凤眸光凝定,口中轻声一赞∶“不愧是一代豪雄!”

????话音方起,她手心火链交错缠绕,偏留出中间一环空档,李殉在旁只听到“吱”的一声长鸣,祭台之上,冥火阎罗大大一颤,全身伤处再度崩开,溅出的灰色粉尘随即被狂风吹散。

????“打断她!”

????幽离变了调的吼叫声穿透耳膜。李殉眉头一皱,身体刚有了本能的反应,面前飒然风响,紧接着铮声贯耳,他脚下扭曲的地面,又被切开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痕。

????他身子稍僵,抬眼望去,正碰上青鸾冰寒入骨的眼神。李殉先是若有所思,叮这表情持续了一息都不到,便尽化为冷笑。

????在青鸾的怒视之下,他身形飞动,却不冲向妖凤。而是学刚才的阎夫人。指力遥空穿刺,直取青鸾身后的林无忧。

????“找死!”

????挥手将血神劫指的血光打散,青鸾今日还是首次对李殉动了杀机,只是,便在她心神波动的刹那,湖而上幽离己窥得这一良机。

????厉啸声中,幽离不管不顾,以血肉之躯,硬接下四道裂筋断份的刀气,悍然前冲。

????全文字版小说阅读,更新,更快,尽在文学网,电脑站:.ㄧ6k.cn手机站:wàp.ㄧ6k.cn支持文学,支持!等到青鸳回神,想再次封堵之际,李殉哈哈大笑,遥空掌印,刺鼻的血腥气你漫周边,燃血元息的威力,将青鸾周围空气烧得味味做响。生成的淡红烟气看着吹气便散,可其中含蕴的血毒怨灵,沾身便是极大的麻烦。

????青鸾对此夷然不供,却必须顾虑林无忧的安全,如此再无力分心另一边,幽离前冲未停。周身溅出的鲜血。被阴火一激,凭空化雾,被他真息牵引,化成一薄薄幕墙,挡在妖凤身前。

????妖凤长眉微盛,手上印诀却己经止蓄不住,嗡然声响,数十道由天青明火织就的长链,从掌心处吃散出去,转眼长及数十丈。且在不断延伸,似是要把前方祭台、乃至于整个小岛都锁入其中。

????在李殉看来,这一手化虚为实的手段,与血散人的赤兵鬼链之法倒有几分相似。只是其中气机交织,灼然如大日行天,自有血散人所不及的堂皇气度。

????对此,祭台上的冥火阎罗只若不觉,他正用已经残缺不全的肢体。复颂那一句简单却艰难的语句∶“生死殊途……”

????幽离身形己扑到妖凤侧上方,右手握拳,狠砸在左掌心上。一声脆响,他先前布下的血幕轰然炸开,化成漫天烟气,每一点血烟,都藏着他一点梢血。

????以血引气,在此阴气浓郁的环境下,便如水浇热油。转眼就是成百上千次沉闷爆震。

????爆震的密度如此之高,更别提其中潜蕴的幽离精血,溅射中便等同于最浓烈的毒汁,即便以妖凤之能,也不敢纯用护体真息去挡。

????更要命的是,幽离似乎己经不管冥火,挟一击余势,恶狠狠扑下,看样子竟似要与妖凤立见生死。

????变生腋肘,妖凤却在瞬间使做出了决断。

????妖凤身后长翅翻张,狂献顿起,掀动浊流。但在此之后。却整个收敛起来,恢复成常人模样,在方寸之地闪转挪移,崩溅的血滴一丝都沾不上身;反而是幽离,被长翅掀动的乱流一搅,身形微滞,等他调整过来,迎面对上的却是妖凤洁白的掌心。掌心正中。正有一团红晕扩散开来。

????幽离瞳孔微缩,他绝没想到妖凤会不带一丝拖沓地放弃近乎完成的术法,且连守带攻的火候掌握得妙至毫巅,被打乱节奏的,反而是他。

????带着模糊的火云,妖凤袍袖飞扬,莹白如玉的手掌像撕开一层薄纸,魔幻般穿透空间,与幽离探出的手臂交错而过,彼此护体真息剧烈摩擦,生成无数细微电火,四处窜动。

????刹那间,两人便进入最凶险的近身格杀,侧面李询和青鸾齐齐分开,扭转目光,却绕过这激斗的战场,投放到祭台的方向。

????没有了妖凤的控制,己经飞临祭台上方的青火长链再不能维持形体,大气中“绷绷”断裂之音不绝于耳,纯青火光四面进射,而在火焰的包围下,冥火阎罗仿佛随时都会烧成灰烬,可他依然屹立不倒,只是微微张开了嘴。

????他的牙齿己经完全脱落,只余下一个阴森森的空腔,可这狭小的黑洞却似与他身后扩散的裂隙连接在一起;同样的还有他的眼睛,那里的体液己经彻底干枯,变成了两个幽深的空洞。

????已绝了源头的青光火焰开始最后的反扑,火光暴涨丈许,遮蔽了整个小岛,却又很快地消褪下去。

????等到李殉再次见到冥火之时,他不由睁大了眼睛。

????冥火阎罗的面孔己经虚化了,浓浊的黑暗从嘴巴里、眼眶中扩散开来,瞬间连成一片。变化之迅速,甚至于抹消了虚实之间的分隔。只在迷离恍惚之下,迸发出一股直透入心窍的震荡。

????“鬼门开!”

????李殉的五官一七窍、脏腑什肉。已被一波惊天动地的呼啸声彻底攻占,那是由最纯悴的九幽地气汇聚而成的洪流倾泄而出时,爆发的雷音。

????他忍受着外界强压对眼珠的挤迫,继续睁大眼睛,在暗红的视界中,他看到崩碎的裂隙边缘,正以令人绝望的速度扩展开来,犹如一头远古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吞食天地!

????只一瞬间,天空便彻底暗沉下去。

????激战中的妖凤和幽离在第一波震荡中便给冲散。沛然难御的冲击波己经强大到难以辨明其形态,只觉得铺天盖地的强压当头撞下,充斥了所有的感官。

????李殉将身子缩成一团,只来得及将体内气脉切换到幽冥模式,便被阴气怒潮灭顶。巨大的冲击打得他神智昏沉,感觉中是向外飘飞,可下一刻,又觉得被卷了回来,身体打着旋,坠入难以测度的深渊中去。

????肌体对外界的感知是前所未有的紊乱,在狂乱的阴火包围下,毛发欲焦,然而内脏却一片冰寒。

????李殉不得不进入内呼吸状态,腋中“无底冥环’也飞速地涨缩转动,抵抗外界强绝的压力。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外界的压力似乎渐渐衰退。却依然有着封堵呼吸的强度。李殉不敢大意,停了数息,感觉到渐渐适应了外界的变化,才小心翼翼睁开眼睛。

????入眼的还是那片天地,无论是湖上的岛屿、残破的建筑,还是千疮百孔的丛林。都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所有的景物都蒙上了一层浓重的灰翁。

????不是落下的灰尘,而是这片天地最自然的颜色,而这片颜色所代表的,便是浓稠的九幽地气的洪流。

????李殉终于感受到了强压的形态,它就像是幽寂无音的万丈海底,水远都淹没在无穷无尽的阴气大潮中,别说呼吸,便是毛孔都被堵得结结实实,只能凭借体内真息流动,维持生命。

????如此精纯的九幽地气,平日里算是极好的补品,可在此浓度下,稍有些摩擦,以致引嫩,恐怕会比任何火油都要来得猛烈。

????以李殉的胆色,此时也有些战战兢兢,整个身子都在发僵,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只能尽力转动眼珠,打量周边局势。

????妖凤一家不知何时己聚在一起,两大妖魔将无忧夹在中间,护体灵光彼此交缠,却只是贴肤而止,再不能像先前那前屏张体外,显然也感觉到此时的危险。

????对岸,幽习等几位长老也都还在,只是气色更糟,神情更惶惑而已;已被遗忘许久的阎夫人,由于正对奔涌的阴气大潮,又有伤在身,全无抵抗之力,身体被冲飞到湖心地宫的废墟中,伏而于地,不知死活。

????李殉稍做迟疑,还是顶着强压,缓步走过去,静静蹲下,手指贴上了阎夫人的脉门。

????为了抵抗浓稠的九幽地气,修士的肌体、真息流动均极度敏感,只是皮肤的接触,双方都是一震,李殉皱着眉头忍过去,而阎夫人则在呻吟声中,清醒过来。

????才一出声,内外压力的变化便让她吐了口血,就这么狼狈地伏在地上,只是微微侧过脸来,与李殉目光交接。

????直到这时。李殉才将目光投向祭台的方向。幽离不知何时又站回到祭台前。在灰暗的背景下。很难看清他的脸色怎样。

????祭台上,黑暗己经侵袭了一切。

????至于冥火阎罗……李殉曾以为,在冲击爆发的第一时间,病痛鬼应该就给绞成了碎末。可是祭台上,似乎仍有一线近乎虚无的影子。在浓浊的黑暗中扭动。

????“他还在吗?”

????阎夫人低声说话,她的脸色苍白得透明,也不需要响应,隔了半息,她的声音便颤抖至乎哑明∶“列祖列宗在上……五极封禁,是了,他开了五极封禁。天啊,三千弟子。还能留得几人?”

????没等李殉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另一边,妖凤终于开口说话。

????她的声音在涌动的阴气略有失真,可味道全在,语气依稀有几分缥缈怅然∶“玄海故技,万年之后,竟然还能再现世间。”

????妖凤的语句里面究竟是感慨多一些,还是赞叹多一点,李殉分不太清。不过很快,他就听到了妖凤惯常的语气∶“五极解封,以九幽之域噬界设限,确实是了不起的主意。不过。这样便可以留住我们了?”

????一时间人们也分辨不清她在对谁说话。

????只是幽离并未开口,任由妖凤声音消散,在人们心中都有些躁动的时候。才有一个低细的声音响起——

????“元君既知底细,又何需多言,自去可也。”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