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生变-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三章 生变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16Ctrl+D 收藏本站

????声音似乎随时都会断绝,然而当其真正流入人们耳中时,掀动的波澜却着实不小。

????李殉旁边的阎夫人闻声之后,呼吸之紊乱,已将心境变化显露无遗。

????李殉也说不清自家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只将目光投向祭台。

????在深邃无底的黑暗里,那模糊的影子似乎清晰了些,有了点人形,依稀就是冥火的模样,可越是凝实,越觉得他随时都会堕落到后面的深渊中去。

????不过,冥火的声音却是实实在在的∶

????“封禁破开未久,九幽地气与此界元气摩擦不断,新的封限也未形成。以元君的修为。脱身并非难事。只是,我这手段,也不是为元君准备的呀。”

????幽缈的声音里,竟是前有未有的悠然轻松的味道∶“先前往最坏处想,也只是为北盟、西联那些小鱼小虾预备着,让他们知道,我幽魂噬影宗,虽是不比当年,却也不能轻侮……却不想元君竟与古家叔侄撕破面皮,搅了局面。撤了一记空网,憾甚、憾甚!”

????他说得随意,妖凤的神悄却不那么轻松。

????妖风思索了一会,这才笑道∶“我还记得,当年,弥玄苍也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弥玄苍?

????李殉觉得这名字很耳熟。正沉吟间,忽有所觉,低头看向阎夫人,只见她尽力抬头,怔怔地望过去。

????李殉想了想,低声说话∶“弥玄苍是谁?”

????阎夫人稍做沉默,方道∶“他……玄海幽明城的末代城主。”

????李殉心中灵光闪动,之前听来的信息在此刻飞快地重组,正要有所得的时候,那边冥火的笑声己经扩散开来。

????“也只有元君这样的前辈,才能知我。说起来,若非是元君以天界净火散入封界,维持虚空不碎,此时此地。能留得几人还难说。尤其是我这残魂,至今尚驻影于此,须得感谢元君才是。”

????妖凤也在微笑∶“当年,青帝老儿阻不住弥玄苍,今日,我也挡不住你,木来我最不信轮回一说,可如今看来,倒是失之偏颇了。置诸死地而后生,且不论对错与否,能在数世之后,再见此神通手段,今日不论结果如何,也不枉来此一遭。”

????恍惚间,双方己然不辨敌友。

????妖凤在说完之后,共至微微垂首,以表达真诚赞叹之意。话音与冥火的笑声交缠在一起,在此特殊的空间内,掀动阵阵余波。

????忽地,冥火笑声断绝,祭台之上,他的影子更清晰了些。

????同时。李殉感觉有一道森然凉意穿透过来,在他身上一抹,又定在阎夫人身上。

????“阎鸳,弥上前来。手机访问:wàp..cn”

????即使冥火现在是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可在一手主导了这人场面之后,他的命令出来,仍颇有令行禁止的气势。

????李殉离得近,心中竟也一紧,稍稍后移。阎夫人的反应比他还大些,身子的颤抖无论如何都止歇不住。

????李殉很理解她现在的心理状态,所以就伸出手来。悄然扶了她一下。借着这点力最,阎夫人终于有了站起来的力气,她慢慢起身,艰难地向前走去。

????妖风、青莺此时就是合格的肴客,没有任何干预的意思。

????汹涌的阴气大潮,无时无刻不在推挤着阎夫人的身体,使她走起路来摇摆不定,似乎随时可能跌倒,却不见半点儿迟疑。

????此时的阎夫人,更像是一具行尸走肉,驱使她的只是本能而己。

????时间流动得极慢,不过在场的人都出奇地好耐性,直待阎夫人走到湖心岛边沿,隔若沸腾中的湖水,脚下终于有些迟疑。

????平时一跨而过的湖面,却因为阴气大潮,变成不可逾越的天堑。以她的状态,大概才一提气,便会给卷飞出去。

????祭台之前,幽离忽地冷笑。身形闪没,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阎夫人己倒撞在祭台阶下,瞬息之间,两人方位互换,倒与不久前孟章神君的手法有些相似,只是在此时此地,难度更增十倍。

????祭台之下,阎夫人勉力撑起身子,跪伏地上,额头轻触地而,一语不发。所谓心若死灰,概当如是。

????冥火阎罗低笑起来∶“五极解封,九幽噬界,阎鸳哪,弥看这满目疮痰,可是妹愿意得到的?”

????阎夫人伏首不语,只是用额头厮脐地面,丝丝有声。

????冥火阎罗的声音依然虚弱缥缈∶“是了,这不是妹要得到的,当然,也不是我想要的。可是。灾劫因弥而来。宗门圣地,是我亲手毁去……如今,我只残留这点影子,风一吹,大概就要散了。神形俱灭是我向列祖列宗的交代,阎鸳,妹呢?”

????阎夫人微抬起额头,又重重叩下∶“阎鸳万死。”

????“死?”祭台上的影子抖动一下,继而冷冷发笑∶“一死了之,可是好解脱呀。如此交代,我不允,列祖列宗也不答应。”

????淡淡一句,使场中气氛又是一滞,直到他再度说话∶“始且去石!”

????阎夫人愕然抬头,尾随着冥火阎罗的话音,湖心岛对岸,十余里远处,忽地亮起一团莹莹光火,固然微弱,可在灰暗的背景下,却令人灵台一清。稍迟,环绕着鬼门湖周边,类似的光芒接二连三地亮起,渐渐连成一片,使得灰黑天幕,也明亮起来。

????这一下,无论是惊神未定的诸长老,还是正隔岸观火的李殉,随此光火闪动,心中都是猛然一畅。

????幸存的长老中,有位叫阎曾的,乃属阎夫人一系。性子较直,此时更是直直地跳起来,手舞足蹈,如癫如狂∶“列祖列宗在上,宗门没亡,没亡!”

????“地气连柱,可抵天覆之灾……地气连柱,可抵天授之灾!!”阎夫人将此情景尽都收入眼中。嘴里喃喃说着,忽觉脸上生凉,伸手**之时,才发觉己经泪流满面,“好,好,宗门血脉还在,还在!”

????“亏纷还有这点良心。”冥火阎罗语音森幽,嘿然冷笑∶“有地气连柱的卫护,三千弟子,或许能存得十之七八。只是,比之当年弥玄苍封城之时。又如何?

????“当年玄海幽明城势衰,五万弟子之中,竟无半个真一宗帅,引为此界笑柄。诸宗欺凌之下,弥玄苍愤而封城,用的便是这五极解封、九幽噬界的神通。

????“九幽之域侵蚀此界,断绝内外通路。便是真人修为,想要脱身,也要冒九死一生之险。转眼数万年,当年好生兴旺的玄海一脉,叮还有人能重临此界,一雪前耻?”

????“后面倒真是出来几个手机访问:wàp.1---6k.cn……”妖风突然插话进来,语气平静,却让人捉摸不透∶“只可惜。那几人也只是修为平平,只能守着宗门故地,不思进取。等到他们身死,玄海幽明城内,五万弟子便已尽化枯骨,堂堂宗派,只唤作老故都,可叹可笑!

????妖风自上古以来便在此界修行,所经历之事,远非他人所能比。这样说法,当然无比可信。

????对她擅自插言,冥火阎罗不以为件,反而就此向阎夫人道∶“元君的话,明白么?”

????阎夫人垂首不语。冥火并不着急,停顿一下,方续道∶“弥玄苍之本意。便是要宗门弟子奋发,置之死地而后生,凭借封界之内精纯元气,期以千年,造出儿个宗师来,再复玄海一脉荣光。可惜,自他之后,数万弟子中,竟无一个有出息的,只落得宗门星散、有老守墓的下场。

????“而我身后,无论是诸长老,还是大姓弟子,有出息的,不过就是妹与百鬼两个。百鬼情况特殊,只剩下妨。还勉可统御宗门,收拢人心。阎鸳,娜可知么?”

????阎夫人闻之怔然失语,只能跪伏地上,像一尊石化的雕像。几个长老均面面相觑。可转念细想过来,又觉得再没什么更好的选择。

????长时间的静默之后,阎夫人依旧用额头抵触地面。颤音说话∶“阎鸳万死之身,无颜再掌宗主尊位。”

????“尊位,这还是尊位么?”冥火阎罗低低而笑∶“三千弟子,被锁在这子里之界,很可能此生不得生出,如此,谁接下这宗主之位,无异于被背临万丈深渊,稍有行差踏错,便会摔得粉身碎骨……阎鸳哪,这便是祖宗降下来的报应,始不接下,谁接下?”

????阎鸳一时伏首无言,反倒是李殉等人被冥火阎罗的言语提解,均反应过来,再看向周边大片光芒之时,心尖都有些发寒。

????宗门弟了就算己去了两三成,也有两千人上下,他们一个个都是自由自在惯了的,如今只能在这方圆千里的范围内生活,更别提这里的环境恶劣至无以复加。

????此与囚徒何异?

????要安抚下这两千囚徒,没有过人的手腕心机以及威势,无异于痴人说梦。就算是阎夫人。似乎也差了些……对岸几个长老只觉得心头茫然,死里逃生的**顷刻间消散大半。

????李殉稍一思忖,把目光投向幽离。这位理论上的宗门对头,正盯着妖凤那边,神情冷淡。

????似是感觉到李殉的日光,他回过头来,双方眼神一触,又各自撇开。

????李殉将注意力转到周边那一层灰翁上去。异常小心地用神念探察,感受其作用的机理。

????“九幽地气充斥其间,以中央十里方圆浓度最高,周边则层层封锁,约有近百层,而每层之间,又有乱流充斥交织。因其与九幽之域直接相连,随着时辰节令的变化,封禁之内,也应有潮汐变化……”

????很快就把握到“九幽噬界”的主体架构,李殉心中更有数了,这里绝对挡不住妖凤此级数的宗师,甚至也挡不住自己,但真一以下想要摆脱锁囚,对真息的控制必须妙至毫巅,才能既保持冲出封锁的速度和防护的强度,又不引燃阴气大潮的反噬……

????以修为论,阎夫人及诸长老想要脱身,怕也是生死各半,听天由命了。

????“还真是一个筛子呢!”李殉心中感叹∶“从里而随便出来一个,便能在此界闯上响当当的名号,而若能形成良性循环,期

????以千年,未必不能让幽魂噬影宗再复当年荣光。可若控制不住宗门弟子的躁动,单只是内耗,也能让宗门万劫不复……冥火还真是给阎夫人留了好大的难题。”

????他能想到,阎夫人自然也都明白,甚至,还能想到更深一层。可是,对此万难之事,她不能拒绝。也无颜拒绝。

????也许正像冥火阎罗所说的,这是列祖列宗降下来的报应,若她还存得一丝良心,也必须承担下来。

????所谓的利害关系,此刻己再无意义。

????所以,阎夫人重重叩头下去,绝然道∶“阎鸳甘受此报。”语音稍停,她深吸口气,又道∶“列祖列宗在上,在此封界之中,宗门弟子有一人不出此囚,阎鸳亦不生出。如有违誓,当永沦幽狱,元神着万劫之咒,生死无由。”

????随着话音最终消故,大气中轻雷郁动,掀起一波微小的震荡。

????旁观的人们一时失语,有祖宗之名在先,有幽狱万劫之咒在后,如此毒誓,己引动天地间之共鸣,绝非随口说说而己。

????见此情形,李殉惊讶过后,也不知心中是个什么滋味。

????阎夫人的心思他能体会一二。却绝想不到会用如此激烈的方式表达出来。而且他看到。一旁的幽离也很意外,也许这并不是他和冥火所预料到的场面。

????但不管怎么说,阎夫人自断一切退路的作法,就算是对她再不满的人,也无法再说什么。

????眼看事情即将尘埃落定,李殉的注意力又转向妖凤那边,可是耳边忽响起冥火的低语∶“百鬼,你上前来。”

????几乎与刚才招呼阎夫人是同一种方式,叮李殉的态度就要从容的多。他稍思考一下,仍给了冥火而子,慢步上前。通过湖面的时候。轻松随意,证明他出入自如的能耐。

????离祭台近了,他便对冥火阎罗的现状有了更直观的认识。

????通往九幽之域的裂隙前那一线影子,确实是冥火残存的元神。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竟可以借用周围的九幽地气,暂时维持形态。

????只是,随着裂隙的不断扩大,这元神残影也受到越来越重的冲击,随时都叮能灰飞烟灭。

????看到他这般模样,李询上前去行了一礼,淡淡道∶“宗主有何吩咐?”

????模糊的元神残影难有表情,只是冥火震荡空气发出的声音中,分明是在叹息∶“还记得,我钟鼓动你壮士断腕,做一个痛快了断,哪知到头来,先了断的却是我自己。百鬼啊,宗门已经给不了你什么了……”

????气化成雾,旋又催发干净。

????等人们定睛石去,承载祭台的小岛,包括岛上的化阴池,已经彻底消失,只余f深幽裂隙镶嵌在虚空之中。

????李殉见机得早,先一步飞上半空,而阎夫人则慢了一步,在迸发的冲击下摔出去,掀起的阴火狂潮在蒸发水流之后。余势不衰,紧跟在她身后,火舌卷动,轻松撕碎了她的护体真息,燃起了她身上的祭服,使她刹那问成了个火人。

????半空中,李殉见得此景,也不迟疑,冲击下去,抢在阴火狂潮将其灭项之前,发掌印在她胸口,幽明阴火逆向反转,将火光摄走。

????与之同时,湖对岸幽离也已出手,追身的阴火狂潮被一股巧力牵动,朝天翻卷。

????李殉也就趁此机会,抓着阎夫人前冲,脱开了阴火吞噬的范围。

????阎夫人本就重伤在身,再被阴火烧灼,内外相激之下,伤势更重。还好,宗门祭服是以最上乘的“雾松铁”抽丝编织而成,本身便有吸纳阴火的功效,防护能力也不错,才没让她面目全非。

????她的神智还算清楚,才一脱险。便抓住李殉上臂。颤声道∶“宗主昵。”

????李殉无言回眸,只见裂隙附近,黑暗越发浓浊,那一线模糊的残影己彻底不见;阎夫人呼吸屏止,抓着李殉的手,不知不觉已掐进了肉里去。

????湖水中又是一声闷爆,湖面上刚形成巨大的漩涡,随即被横生的巨力搅散,连续两记响声,落湖的青莺以及偷袭的阴影先后帘出,在湖上再对一记。

????巨力压迫之下,周边九幽地气剧烈摩擦,虚空中电光扭动,化做数条粗大电蛇,摇头摆尾。抽击四方。

????李殉挟着阎夫人,避过电光余波,再抬眼去看,见双方竟是势均力敌,不由小吃一惊。但他很快便明自过来,青驾吃对方阴手在先,此时左边臂膀己被血渍染透,还要护住林无忧,种种不利因素加在一起,才有这种结果。

????不过,偷袭那人的好运恐怕到此为止。

????天空中。妖凤如影随形,破开湍流激电,已与青鸯成夹击之势。

????两大妖魔合击,恐怕就是当年的钟隐,也要暂避其锋,那阴影强行退避之时。后背被妖风指尖掠过,半面背脊的皮肉都被揭了下去。

????金红的火焰涨缩吞吐,以凌厉霸进之姿,将那人血肉催发干净,不过终究还有些许血肉碎末崩溅出来。映着中心迸发的强

????光,闪耀出的光芒。令一旁的李殉猛地睁大了眼。

????“血色银灰……”

????他突然明白,那人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李殉肴得清楚,幽离的眼神也不差。这位立场奇妙的嗜鬼宗主猛然回头,须发俱张,厉声道∶“是傀儡……阎鸳!”

????“不延我!”阎夫人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在厉叫声中,俏脸上己透出了铁青颜色。

????面对这局面,幽离也有些发僧。如今最当紧的,便是将战事停息,否则如此激战下去,尚未稳定的九幽噬界,很有可能发生不可测的后果。

????火海从半空席卷而下,连续十多个浪头拍下来,溯心岛周边残存的丛林立成白地。而更远亮起不久的点点莹光,在此冲击之下,亦是摇曳不定,数息之后,便又熄灭小半。

????开到这场景,阎夫人当真是目毗欲裂。

????梅一点“莹光”的灭去,几可代表着数十、上百名宗门弟子的死难,再这样下去。别说留个七八成,就是全部死绝,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阎夫人,难不成傀姗自己去的?

????念头刚出来,便让李殉否决。傀儡自生意识,非有“幽玄”级数不可,阎夫人那具明显逊了半筹……

????李殉刚刚找到点线头,半空中又是雷声炸响。妖凤大发神威,掌指变化中,便如同抛出了千百个火雷,密密一层碾压过去,前方更有青莺以虚空掌刀锁住空间。任傀儡如何诡异,也还是避不过去,一时间又是血肉横飞。

????而雷火引动阴火,整个天空都燃烧起来,火雨坠落,又引发了地表的阴火爆发。上下火光交进,封界之内,如同火狱一般。

????对岸的幽习等几个长老明显撑不住了,正嘶声喊叫。

????李殉还没动弹,幽离却已先有动作。

????他袖中飞出一把天王伞模样的小雕饰,在空中迎风便长,其上碧火点点,连织成片。飞临诸长老头顶时,已经涨了数十倍,悬在半空。呜呜转动,与周边阴火吐纳交换,生成一圈无形幕壁,短时间内也护得他们周全。

????虽是一件不俗的法宝,可幽离却像是抛出一块石头,再看天空,却见那傀塌己不成*人形,四肢已断其三,胸腹更给剖出一进巨大裂口,脑袋甚至都缺了半边。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