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逆潮-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二章 逆潮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24Ctrl+D 收藏本站

????李珣刚刚听到,一个自出生以来听过最荒谬的笑话。

????他一时间很难把握自己的脸色变化,只感觉到气流从嘴巴里流出来,与唇齿碰撞,发出声音。只是,那声音干涩无比。

????“你要灭掉通玄诸宗?”

????说话间,他已下定决心,若古音真的承认了,他一定痛下杀手,以免让这疯子祸乱此界,惹出不可收拾的事来。

????古音却没有直接回答。

????在李珣灼灼目光之下,她用葱白纤长的手指缓缓梳理发鬓,恢复到文秀从容的常态,又微侧过脸,看车外急剧流动的云气。

????“这里应还是幽魂噬影宗地界吧,九幽噬界一出,圈禁方圆千里,余下这许多灵脉、药圃、矿山,想必是要被周边诸宗瓜分掉的。”

????李珣心神渐定,闻言一笑,屈指算道:“妙化宗同化、百兽宗毁亡,不夜城失其宗门祖地,今日又是幽魂噬影宗。古宗主一步步走来,战果斐然,却不知接下来,要灭掉的,又是哪个?”

????古音却不接他的话碴,自顾自地道:“纲魂噬影界立宗数万载,积累下一片好大的基业,想来养活两三万修士,也不在话下。”

????李珣亦将目光放出去,隔着厚厚的云气,当然看不到什么。不过,纲魂噬影宗地界,各处灵脉矿产,他都心中有数,对最近宗门内的窘况也有所耳闻,他笑道:“若是古宗主想在这里放养手下,三千修士已经太多,逞论三万?”

????“三千?”

????古音侧过脸来,明眸流灿,唇边笑意微微;“是了,想必先生与我的标准是不同的。”

????李珣扬起眉毛,也不说话,就看她有什么说辞。

????古音淡淡地道:“无论是灵竹或是百鬼,栖身的都是此界了不起的宗门。幽魂噬影宗盛极而衰,也就罢了,只看那号称东方第一的明心剑宗,东括东海百零八岛礁,北揽箕山险峻、南至宵河、西到松岭,地域广袤。单只连霞山脉之中,便仙家洞天千百、地脉灵窍以十万计,矿山药圃这流不计其数,更别提坐忘峰自成一界,元气充沛,几若仙境。如此资源,养活十万修士,也是易如反掌……”

????看古音话中不停下套,李珣反而越发清醒。他心中震荡渐平,干脆坐在云车侧栏上,冷笑抱胸,听她演说。

????“贵宗授徒向来贵精不贵多,宗门内外弟子总数不过千余。坐拥如此资源,修炼时仙丹妙药、灵脉元气无不充裕,又有良师相授玄门无上秘法,也无怪乎代代光耀、个个精英。只是,先生可知道,宗门之外,那些无门无派的散修、妖魔,整日里为了些许灵脉、草药争破了头,自然,他们争的也是各大宗门吃剩的余沥。苦日子过惯了,总能知道俭省,三万之数,仍属保守。”

????李珣心中荒谬的感觉只有更甚。

????古音所描述的状况,或许是真实的,可从她口中讲出,兔死狐悲也不久如是。

????难不成她日日唬弄那些散修、妖魔时间长了,把自己都绕了进去?

????李珣的神情尽都落入古音眼中,这女子浅笑道:“看来,先生是不以为然了,毕竟自通玄诸宗主控此界以来,这便是天经地义的事,天地生养万物,为的便是诸宗精进,使强者虎强、弱都越弱。通玄界自存世以来,也洽谈室就属于各大宗门,亿万生灵以诸宗修士为尊。可是如此?”

????李珣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这话古宗主应该放到水镜大会之类的声合说去,也好看看诸宗首脑的老脸,是怎样变化。眼下这境况,未免明珠暗投,可惜得很!”

????古音却也不恼,只道:“所谓天经地义之类,真要送上,想必诸宗首脑也是绝不会收下的。然而,这世间确有一项天经地义,至今未变,以后也不会变。”

????她眼睛盯过来,尖锐而稳定。

????李珣则漫声道:“愿闻其详。”

????古音缓缓说话:“先生实力不济时,为人处事,如履薄冰,亦不免受辱于栖霞,这是天经地义;如今修为长时,随即笑傲环宇,无人能制,几乎一手主宰他人生死,也是天经地义……更远一些,叔父恃强凌弱,欺辱青吟,转眼便被更强的钟隐打得不得翻身,还是天经地义……”

????李珣扬眉冷笑,打断她的话:“不过就是弱肉强食之义吧,平庸得很。而且,通玄诸宗以强凌弱,岂不是正合古宗主的意?“

????古音摇头道:“天道自然之理,与人世之理怎能一样?天道之下,草木禽兽生而各就其位,如链相继,如环相扣,生于浑沌,归于浑沌,生死枯荣,皆在浑浑噩噩之中。由此所生之弱肉强食,方是万世不易之理。而人世之理,却截然不同。便如先生,若有敌手以七十年前的眼光,看如今的先生,无疑是取死之道。盖因人之一途,变化最速,由强而弱,由弱而强,不过是弹指一挥间。正所谓变动不居,周流六虚,正是这迅速的流动变化,才是为道登仙的根本。若僵化如草木禽兽之属,只在天地间循环往来,无有逾越,还要修士作甚?要通玄界做甚?“

????李珣眼帘垂下,他似乎有点儿明白古音的意思了。

????“按着古宗主的说法,诸宗为强散修为弱,强弱之势亘古以来,从未改变,故而通玄界已经僵化掉了……很精彩,可我有一事不明,还请古宗主指教。”

????古音微笑道;“请讲。”

????“数万年来,通玄界飞升之修士陆续不断,且不说几十年前的钟隐,便在当世诸宗,宗师人物也层出不穷。其中更有厉斗量、罗摩什之辈,为一代人杰,他日霞举飞升,仙途可期,若真如古宗主所说之僵化,这些人又是如何跳出来的?”

????古音浅浅一笑:“这不出奇,此界上有天劫之威,内有正邪之别,一潭死水之中,还活着两条巨鳄,故尚未完全腐臭。只是四九重劫已过,到下次足足要三千六百年,这一代精英,到那时,也剩不下几个。没有天劫临头的威胁,诸宗修士还能否像此代人一样,奋勇精进,实是不容乐观,如此,巨鳄已去其一。”

????李珣为之默然。

????古音仍不放过,从容道:“至于正邪之别,先生在此界数十载,难道还看不透么?无论是当初栖霞惨事,还是每年的水镜之会,通玄诸宗可真有什么正邪立场?年年拼杀,不过是为了某某灵脉、某某仙丹,去了这些,所谓正邪,不过就是两张好皮囊,披上更好看些罢了。尤其是数万年来,诸宗控制的地域资源,已经有了相当清晰的轮廓,彼此也都知根知底,已不可能再有足以激荡整个通玄界的波澜,先生未曾生在四九重劫之前,也就不知道,当年没有散修盟会的通玄界,是怎么一个模样。”

????她笑着伸出手,做了一个抚平的手势:“死腐之水,臭不可闻!这样,第二条鳄鱼也没了。”

????李珣抬头,没看向古音,而是将祖母投向了云车之外,那翻滚流过的云层。此时,他仍未说话。

????女人轻柔的嗓音缭绕在耳边,说的却是掀动此界传统的宣言:“通玄诸宗在世的时间太长了,占据的资源也太多了。他们形成了稳固至乎僵化的体系,且各种方式使这僵化的体系维持下去,就像糕饼上生出的霉斑,随时间流逝,而不断放大,使得没有人愿意去沾染,最终毁掉整个糕饼。散修盟会做的,就是在糕饼彻底坏掉之前,挖去这些霉斑,至少可以让大部分糕饼保存下来。”

????她上游李珣,平静地道:“这便是我的计划,先生以为如何?“

????李珣勾动唇角,摇了摇头:“所谓推心置腹,不过如此。古宗主这话送给此界百万散修,必定应者如潮,可以我看来,古宗主却不是个‘为天下先’的圣人。”

????听得此言,古音有些放肆地笑起来,在狂风的吹拂中,她头颅微向后仰:“若是口是心非,也是先生打头。刚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话,是先生讲出来的,明明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与人家作对,却还要别人推心置腹的待遇,未免太贪心!”

????李珣只是微笑,旋又直起身子,这回,他是真要走了。(更/新/最/快http://w/a|p.1|6|k|x|s.c|o|m)

????“我并没有说谎。”古音悠悠续道,“这是我的计划,是散修盟会的使命,而其中,包含着我希望做到的事情。”

????李珣举起双手叫停:“古宗主,我有言在先,我和你永远不是一路人,你……”

????“仅仅是发泄一下,你介意吗?”

????古音的笑靥有种压迫人心的力量,李珣必须呼出一口长气,才能缓解对方加在自己心头的压力。

????便在此时,古音开口:“我曾被叔父欺侮,怀了一个孩子。”

????“呃……”李珣被顶了一记,脸上颇有些尴尬。

????古音反倒是微笑如常:“这件事,记得宫侍对你讲过,我就不多谈这个伤心事了。总之,叔父要以血融之术催发玄婴之法,换体重生,事情做得很是过分,可是,相对于**本身,我更无法接受他这么做的理由,他是为宗门考虑!”

????“那是托词。”李珣脱口而出。

????古音唇边笑容更添一分讽意:“若是托词,其实是为一己私利,我只当他丧心病狂,也就只恨他一人罢了,然而我却知道,此人所言,偏偏就是真的。”

????李珣为之瞠目。

????“当时宗门内忧外患,弟子青黄不接。我一心扑在宗门事务上,修为不进反退。叔父与我同病相怜,眼看如此下去,宗门再无能顶住大梁的人物,他干脆便使出这绝户的法子,要么血融玄婴,使他摆脱钟隐留下的附骨剑气,重振声威;要么便是我反戈一击……“

????她的声音渐渐低弱下去,似是重新咀嚼那不堪的记忆。

????李珣回过神来,觉得这说法实在有些牵强。不过其中的细节他不清楚,妄猜无益,只有姑且听之。

????“这是养蛊之法,唯最毒都留存。通过这个,叔父败亡,我修为精进,且一手扯出眼下这个局面,然而,先生也看得出,我并不开心。”

????会开心才怪!

????李珣在心中摇头。

????此时,古音的视线移到了云车之外,那里云气翻涌的虚空,或许是她心境的映现吧。

????“那件事后,我总是在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关于叔父,并于宗门,也关于整个通玄界。之前我与先生说的那些,便是我想出来的一些道理,也就是在此基础上,我终于想透了,为什么叔父会做出那种事来。”

????李珣微偏了下头,试探道:“因为此界诸宗,僵化死寂?“

????古音又笑了起来:“其实,此界是死水也好,活水也罢,我也无所谓。只是通玄诸宗为了维持这种局面,归拢出来的条条框框才真正让人作呕。比如……“

????“比如?”

????在李珣好奇的目光下,古音漫声道:“比如冥火阎罗。”

????李珣倒真是吃惊了。这关冥火阎罗什么事?

????古音唇边冷讥之色越发浓烈起来:“九幽噬界,好大的手笔!将宗门弟子禁固在牢笼之中,搏那微不可见的一线生机,分明已是究途末路,却还幻想当年荣光,。他为的什么?”

????李珣虽不喜冥火阎罗的算计,可是“九幽噬界”的壮举,还是让他颇为佩服。此刻见古音不屑一顾的模样,他有些不满地响应:

????自然是宗门传承……“

????“就是这个!”

????突然,尖锐的音调将他的话拦腰打断,古音眼中强光打闪,一瞬间甚至穿透了李珣的肺腑,刺得他猛然一窒。

????“这便是此界的陈腐僵化制造出来的最大的笑话!”

????古音就像是换了一个人,她的神色还算平静,可是那具有尖锐侵略性的眼神,却撕开了她一贯文透雅致的妆容,倒像一头随时会扑咬上来的母豹,明明白白的告诉着李珣,要么接受她的观点,要么,生死相见!

????李珣猛然间被震信了。还好,仅持续了极短的时间,古音便又恢复到幽深不见底的常态。

????她继续用讥讽的语调说话:“冥火阎罗费尽心机布下九幽噬界,也许几百上千年后,真出来几个惊才绝艳的人物,能一举扭转颓势。然而,他可曾想过,他封在里面的两千弟子,到最后,还能有几个活着出来?”

????李珣抽*动嘴角,有些哭笑不得:“古宗主可从来不是这么悲天悯人的人物……”

????“不过是推己及人罢了。”

????刚刚情绪上的突然爆发,使古音眉目间有些疲倦,语调也缓和了许多:“冥火阎罗所做之事,与当年的叔父并无二致,周样都是为了宗门在此界的一席之地,维持曾经有过的地位和尊荣。这不是个例,而是常态。一个古音不算什么,两千弟子也无所谓,可推而广之,古往今来,通玄诸宗起起落落,又有多少冥火阎罗和玉散人,以宗门传承的理由做出同样或类似的事?累加起来,十个两千、一百个两千,也未必能说得尽,而这仅仅是对本宗弟子的手段……”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但在李珣耳中,却仿佛是湍流进入封闭山谷时的低回咆哮,下一波爆发,可能会在任何时刻来临。

????李珣发现自己需要调理一下心情。

????事情正发生诡异的变化,他此时并非是在和古音勾心斗角,而是在她翻滚的记忆和情绪中,艰难地寻找自己的位置。不知不觉,自己便丧失了主导权。

????可是,这一过程中漏出来的许多前所未闻的信息,又让他感觉十分刺激,不知道是否应该打破这种局面。

????这时候,古音用嘶哑的嗓音说道:“我自认为恩怨分明,若是叔父为一己之私害我,我纵使复仇,也不会牵拉他人,可事实是,他私心虽有,驱动他行此逆伦恶举的,还是所谓的宗门传承的念头。这就是通玄诸宗弄出来的条条框框。他们用这个限制别人、也限制自己,让这狗屁不通的法子,成为约定俗成的规则,让如此行事的人物都成了英雄豪杰……”

????她紧盯着李珣,每一个字都从紧挫的贝齿间挤出来,铮然鸣响:“所以,我复仇之目标,除了叔父本人,还有造成之一切的通玄诸宗,凡是以此今为行事之法则的宗门,我一个都不放过!”

????李珣抿住嘴唇,他终于发觉,古音“疯”在了什么地方。

????这个一贯冷静的女修,其思路已经完全被满溢的情绪淹没,李珣很难找出其中的理由,故而也只有随这毫无道理的情绪冲击。

????此时的古音,根本就是不可理喻!

????或许是李珣冷淡的反应,又或是她可观的自控能力,古音在彻底失态的边缘忽然就冷静下来。

????绷紧的肢体放松,因为激动而微红的面颊迅速苍白下去,接下来,古音就静静地靠在座位上,似乎是直视李珣,可观其神情,却已是神游天外,似乎已经陷入到一个完全自我世界中去了。

????李珣等了一会儿,觉得很是没趣,撇了撇嘴,正要有所动作,古音又开始说话,语气非常平静。

????“如果我真的要改变此界面目,我会将发动的时间拖后一千,甚至两千年。那时候,通玄界完全是一潭死水,这一代的豪杰俊秀,也大都不在了,而诸宗与散修的矛盾,却将积累到随时爆发的程度。那时只要有人因势利导,结果将会是水到渠成,而我,从四九重劫结束,只等了一百年,这一百年,大概就是我的极限了。”

????忍耐仇恨的极限吗?

????李珣嘿嘿冷笑起来:“古宗主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只是还有一事不明,想请古宗主指教。古宗主欲以散修盟会之力,撼动通玄诸宗维持的局面,将诸宗从此界抹去……”

????“宗门抹去,修士自便。”古音的情绪慢慢回落,神态与常时已无二致。她微笑摇头,“只要他们不再立宗结派,我亦不会直尽杀绝。便如百兽宗那样,只毁其宗门神器,余者不究。”

????被她打断发言,李珣也不急,耐心听完,方又道:“若我理解得不错,按照古宗主的打算,今后日子,大约是让此界修士自由自在,不受宗门所累,修行传承,均以个人为根本,至于此界资源,则各依其能,相互竞争。那就等于是再向死水潭中放进几只鳄鱼,让死水翻动起来。可是,鳄鱼玩得高兴了,将一潭水撑成泥糊,岂不是连死水都不可得?三百万修十互相攻杀,各宗传承断绝,便是日后能平衡下来,此界修行水平又会退化到什么程度?古宗主可曾想过?”

????瞥他一眼,古音轻笑摇头:“悲天悯人的,应该是你才对。”

????她似是要回避这个问题,李珣则步步紧逼:“请古宗主解惑。”

????古音看他半晌,似要看入李珣真意,方朱唇轻启,从容道:“若是那样……与我何干?”

????李珣身子有些夸张地后仰,朝天无声一笑。至此,他便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他嘿嘿两声,最后再看了眼昏睡中的林无忧,转过身去。

????这回古音没有拦阻,只是突然飞来一句:“先生可知,幽离神君何以卖力招揽于你?”

????李珣心中微动,却也头不回地道:“天底下未必只有古宗主一人慧眼识英才,这一步,敝人倒还有些自信。”

????说罢,他不愿再与古音纠缠,身侧微晃,似被大风吹起,飞离云车。身后,古音语气如常,却字字清晰流入他耳中。

????“他日,请先生用心观我手段!”(更/新/最/快http://w/a|p.1|6|k|x|s.c|o|m)

????九天之上,罡风凛冽,激荡不休。李珣飞掠之际,身躯似化入其中,随狂风飞卷,转眼便是十里开外,后方古音与其云车已融入青天白云之内,不见踪影。

????在没有丝毫保留的飞行中,李珣被古音的情绪影响的心境也慢慢开朗起来。但这时,他又被另外一件事吸引了注意。

????高空中元气充沛,生灵却是稀有之至,所以李珣对生机的感应越发敏锐。还隔着几十里路,他就发现有一团无比强烈的气息反应,就停在正前方,没有半点遮掩。

????他发现了对方,对方自然也有所感应。

????虽相隔数十里,李珣仍感到皮肤一烫,对方凌厉的神念锁定他身上,似乎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挖出来看个清楚。

????前面是谁,已是不言而喻。

????妖凤……应该还不知道自己的双重身分吧。

????此时,李珣不认为对妖凤保持这个秘密有什么意义,当然,他也不会主动上前,把一切都说出来。

????此时他只是在想,要不要线过去呢?

????最终,李珣还是打消了这个示弱的念头,顶着越来越强大的压力,直线飞掠,几十里的距离一晃即过。

????接下来,隔着去声气,李珣清楚地看到那道赤红的身影,背对着他,静静悬空。

????九天罡风虽烈,却无法吹动她的裙袂,由此更显滞重和孤独。

????李珣没有减速,从妖凤身边呼啸而过,距离最短时,也不过百尺左右。两人身影交错之际,李珣清楚地感觉到,来自于妖凤身上灼热如岩浆的杀机。

????他心中一动,扭回头,隐约见得妖凤雍容美艳的面容雪白中透着铁青颜色,眸子却燃着火。

????两人视线对上,李珣立刻明白,也许,妖凤是误会了。

????并非每个人都会屈从于古音的手段。

????至少,他不会!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