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雷光-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四章 雷光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26Ctrl+D 收藏本站

????李珣自不知明玑那边的想法,此时他的注意力全放在远遁的青吟身上。

????之前二人虽是分身遁走,他却锁紧了青吟的气息,虽相隔甚远,感应依然强烈,他挫了挫牙,身形转折,血影妖身速度全开,绕了一个圆弧,再度追袭过去。

????高速飞掠中,他的躯体已化有形无质的血影,抽吸周边天地元气,在虚空中硬生生辟开一个近乎真空的通道,当真是飞行绝迹,瞬息千里。

????在李珣的感应中,青吟的速度虽然也是不慢,但与他仍有不可弥补的差距。

????李珣只用了半个时辰的工夫,便抹平了两者之间的距离,再有一刻钟,他就可以将青吟截住。

????此时他已下定决心,等看到青吟的时候,二话不说,立下杀手,至于什么谜团、感概,通通随那女人化灰去吧!

????就在今晚上,把一切都做个了断。

????炽烈的毒火与李珣的思维逐渐交融在一起,使他的耐性飞速磨损,乖戾之气则越来越重。所过之处,满山生灵都被这凶厉杀气惊醒过来,一时间狼奔豕突,乱做一团。

????如是,千余里一晃即过,在他感应中,青吟已在百里之内,虽一再提速,但相较于血影妖身的速度,实是不值一提。

????“十息后,我要你命!”

????杀意隔空透出,彼此气机相接,虚空中一声轻爆,双方的距离转眼便给拉近到五十里内。

????青吟那边气息尚未生乱,依然是很冷静地调整方向,利用技巧又将距离拉开里许。

????只可惜,在李珣看来,这不过是垂死挣扎。

????他一边驱动血影妖身,一边将神念透入虚空,与另一个空间内的幽一相勾连,准备将傀儡直接投放到目标身边,不给青吟任何逃脱的机会。

????五息已过。

????李珣飞掠的血影几乎要化为无形,所过之处,草木生灵无不立毙,远远的,他已经看到前方朦胧的青色虹光,对他而言,这就是触手可及。

????正要放出傀儡,李珣眼前忽然一亮,一股出奇强劲的山风吹来,周边近乎真空的环境,竟又被注入了丝丝元气,虽然转眼又被抽干,可后力绵绵,似是无休无止。

????李珣神念透出,在虚空中一扫,那被毒火烘烤的散乱神智,陡然恢复了一些。

????“已经到了护山禁法的范围里了?”

????此时此地,夜空明月皎洁,山脉蜿蜓东去,漫山林木溪流,均清晰可辨。然而在人所不可见之处,却有隐晦气机,丝丝缕缕,随天地阴阳升降,流动变化。

????李珣很清楚,这是明心剑宗护山禁法全面启动的表征。

????这也在他意料之中。既然发现了他这“血魔”入山,止观峰上没有动作才叫怪事,而这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困扰。

????钟隐飞升之后,连霞山的护山禁法几乎是由他一人主持改进,若说对此禁法的了解,当世恐怕无人能出其右。

????明心剑宗宗门护山禁区法范围广大,遍及连霞七十二峰,同时也将坐忘峰底部小部分区域包了进去,李珣对其界限了若指掌,见状立时知道了自己的位置。

????坐忘峰和止观峰毗邻而居,粗略计算,此处距离止观峰也不过千多里路而已,已经无限接近于明心剑宗的核心区域。

????稍稍估计了一下宗门的反应速度,觉得不会对自己的行动产生影响,李珣又将注意力集中到青吟身上。然而目光投去时,他的眼皮连跳几下。

????入目的情形实在是有些诡异。

????青吟先一步撞入护山禁法范围,观其飞行线路,显然是不怎么熟悉,然而她周身气机竟能相对诸峰禁法随机转化变动,如鱼得水。

????反倒是李珣自己,由于周身血杀之气浓重,天然与禁法相克,速度不免有所降低。

????“有古怪!”

????在血影妖身的状态下,李珣的灵觉敏锐度已给拔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虽是理智上难以弄出个所以然来,本能中仍察觉到危险,前冲的身形猛然停住,余力未衰,在周身生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将方圆数里的空气刹那间抽了个干净。

????与之同时,前方青吟的气息突然隐藏晦下来,借着周围有序的元气流动,几次变化之后,竟然又与竹楼中一样,从他的感应中消去。

????而这回,两人均身处茫茫大山之中,可不像在狭小的竹楼空间一般,那么容易判断所在的位置了。

????对此,李珣倒不着急,他有千般法子可以将青吟搜出来,真正让他忌惮的,还是灾害前陡现的危机感应。

????他驻留原地,环顾四方,以其对禁法的熟悉,逐步梳理天地间这张气机大网,力求找出令他心悸的源头。

????三五息的时间转眼即过。李珣尚未找出线索,心头双是一跳,这一次,感应越发地清晰。

????在西南方,密密的气机网络之后,有森森寒意自极远处投射过来,像一束光柱,在千山万旧社会中扫过,所过处,一切生灵均难匿形迹。

????那是止观峰方向。

????李珣眉头皱紧,退后里许,心中警惕:“原来如此,‘那东西’也被启用了,倒是麻烦!”

????所谓“那东西”,指的就是放置在止观峰上的斩空神剑。

????钟隐出道时,便将此剑携在身边,历经千载,见证了钟隐由翩翩少年成为通玄第一人的全过程,其与钟隐气机互通,早具灵性。

????钟隐飞升之际,以绝大神通将其贯入止观峰顶的未明观前庭,其中似有深意。宗门修士一时揣测不出,干脆就以神剑镇守禁法阵眼,借用其灵性,使护山禁法越发严密。

????在神剑灵光照耀之下,一切生灵均难以逃过其扫描、锁定,这与李珣以血影妖身之体感应生机的神通倒有几分相似。只是神剑灵光对妖邪之气感应更为灵敏,一旦锁定,立时吸纳山川灵气,蕴育威能,一旦神剑感应,则触机而动,发如雷霆,最是霸道不过。只是近几十年山门无事,这禁法一直蒙尘,没有启用,眼下,他可不愿意做第一个试法的倒霉蛋。

????这么一耽搁,青吟的踪迹更是难觅。

????李珣虽不到焦躁的地步,可心中危机感应仍有增无减。

????尤其是他已经找到触发感应的源头,心增仍如此这般,显然这其中蕴育的危险,远远超过他现时的估量。

????斩空神剑……钟隐!

????他今夜所得的最大收获,便是明白,一旦牵涉到钟隐,便绝无小事、好事!

????那个甘当缩头乌龟的男人,虽已经远离此办,可是当年言谈中无不暗藏深意;行止间,也都是后手频出。更别提他在青吟身上倾注了千年的情感,天知道他为此又做了什么谋算。

????“也许,急着杀掉青吟不是个聪明的选择。”李珣虚蹈半空,心中暗暗盘算:“当时年少识浅,修为又差得太多,便是被钟隐动了手脚,也体察不出……这倒真是个麻烦。”

????今夜竹楼前的异常经历给他的印象实在太过深刻。那手段发自微末无形,悄无声息地牵引思绪,乱心惑神,就算是水蝶兰亲至,施展其绝世幻术,也不过如此,而此种手段竟然是由钟隐飞升之前留下,历经数十载而不衰,光想想都让人脑后生寒。

????谁知道,那厮还有什么阴招没有被触发出来。

????不想还好,一旦想得深了,李珣便发现自家身上有着钟隐烙印的东西实在不少。

????青烟竹影剑诀、骨络通心之术,包括玉辟邪也是钟隐赠给青吟,而青吟又转送给他的宝物。

????其中最关键的,自然是骨络通心之术,李珣正是以此为根其,将三种南辕北辙的法门互相贯通,且融为一体。否则,三股真息交互冲突,他此时恐怕早已是废人一个。

????正因为骨络通心之术占据了如此重要的地位,李珣才越发地担忧郁。若是钟隐在这上面动手脚。

????纵然机率不大,也足以令他死无葬身之地。

????“不如回转雾隐轩,那边水蝶兰和阴散人都是此界最顶尖的人物,眼界宽阔,神识入微。如此三人合力,先绝了后患,再谈其他。”

????他这般想法算是稳重。可是青吟这边也是迫在眉睫又触手可及之事,如果就此放手,天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所谓进退两难,就是这么个情况了。

????启动的护山禁法正有序地控制周围的天地元所,配合止观峰上的斩空神剑,蓄势待发。

????李珣再不复刚才的嚣张,极谨慎地收拢自身的气息,凭借着对禁法的了解,移动身形,速度也不慢,可方向却是朝后的!

????即使如此,他也不能完全避过神剑灵光的扫描。

????方圆数十里范围内的天地元气与斩空神剑灵光遥相呼应,每一阵波动,都使得元气的组合序列更加清晰,以之生成的剧烈反应则完全隐藏在整齐有序的表象之下,蓄势待发。

????“难道真要硬接一记寂灭雷光?”

????眼看着是避不过去了,李珣无奈之下,又有些跃跃欲试。

????他倒真想看看自家设计的禁法,在斩空神剑的驱动下会是个什么效果。况且,硬拼这么一记,或许能趋势……

????念头在心中犹未转尽,他眉头双是一跳。已经做好硬拼准备的身体突然缩回,随即在狭小的空间内连续上百次摆荡,利用这种激烈的震动,获取了超常的爆发力,化做一道血光,穿入半空稀薄的云层。

????神剑灵光如影随形地追蹑而上,只是巨量的元气序列反应还是慢了半拍。

????凭借这微乎其微的时间差,李珣避开了大五行寂灭雷光的最佳触发点。

????神剑通灵,一击未发,已知道保存力量,只拿灵光照射锁定,未得更好的机会,则蓄势不发。

????与之同时,百里之外,一道无比熟悉的剑光,借周边元气动荡,陡然加速,几次呼吸的工夫,已经近在眼前。

????李珣被神剑灵光锁定,不改轻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光扑面而来,心下只有苦笑。

????“咱们就有那么大的仇怨吗?明玑仙师?”

????若有半点可能,李珣也不愿在此状况下和明玑打照面。

????这倒不是他在惧怕或顾忌什么,仅仅是数十年来,在心底积压下来的情感在作崇。

????正如他曾经感悟过的,剖去钟隐、青吟这对狗男女,明心剑宗从来没有对不起他,只有他欠明心剑宗的。

????他不是好人,却也不愿主动做那以怨报德的破事。

????“或许,该离开了。”

????李珣此时并无实体,不过随着心情变化,周边弥漫的血雾也微微波动,转瞬又被森寒的剑光剖成两半。

????凌厉的剑气通过周边血雾传导过来,李珣浑若无事,明玑的剑光却黯淡些许。

????情况就是这么简单,就算李珣站着不动,任由明玑砍上百八十剑,也未必能伤到哪里,反而是明玑自己可能吃不住血影妖身的吸噬之力,损及修为。

????不能说二人修为天差地别,只能是血神子的法门太过妖异,找不到对症的法子,只能以更高层次的力量强行压制。不过如今的明玑,显然做不到这一点。

????李珣心中还存了万一之念头,希望明玑就此知难而退,只是用膝盖想想,也知道绝不可能。

????果不其然,首剑无功,明玑未见任何颓势,虚空中锵声鸣响,又是隔空一剑斩至。

????“以灵犀诀催动子午剑罡?”李珣的眼力不比寻常,又对宗门诸法熟极而流,可谓见微知着,见状先点头又摇头:“以阴阳倒置寻生克变化,是个好主意,却仍不对症。”

????虽对他仍造不成威胁,李珣却不想任明玑斩下来了,此举太过托大不说,也容易引人疑心。

????周身血雾一卷,凝成深色血光,迎着剑气冲上。

????剑气与血光一触,立如沸汤沃雪,转眼消融大半,虽和血光相距在百尺之外,明玑仍气血浮动,气机牵动之下,天灵、黄庭等窍穴微微酥麻,似被血蛭附上,意图吞吃她体内精气;眼前亦被浓稠的血光充斥,其中更有无数怨灵嘶啸,涌动欲出,密密麻麻,仿佛呼出的气息都会被其吸噬干净,令人心悸。

????明玑知道,眼前景象虚实兼生,非但有撼人心志之功,亦有吞噬精血的毒辣实效。

????然而她数百年苦修,专致唯一,一颗道心早锻炼得如精钢般坚硬,偏又晶莹剔透,面对眼前天魔诸相,心境丝毫不乱,手中四尺长剑应机变化,剑气吞吐,隔空一绞。

????天心灵犀,丝缕不绝,灵犀诀催发的剑气,不若其他法门那般声势浩大,却是最最精纯不过,在明玑的催控下,如臂使指只是寻常,当剑气游动在虚空中时,自有绝顶灵性,如天心映照,万物均统摄于心。

????李珣初时还未在意,然而扑至明玑身前时,忽觉得上下四方,大力聚合,似将他一下子按到深海之底,与九幽噬界中的感觉倒有几分相似。

????他心中惊讶未绝,前方剑芒闪耀铺开,恍若一个大浪翻下,竟有着绝大的声威,与灵犀一点的要义完全不同。

????待到重压临头,李珣神识飞掠四方,这才惊觉,不知何时,方圆数十里内天地元气竟随明玑的剑势一起,奔发涌动,煌煌不可一世。

????而这汹涌表象之后,则是附近护山禁法自然与明玑周身气机融会,彼此贯通。

????明玑一剑杀至,附之而来的就是山脉灵穴积蓄的巨量元气,当真如山岳崩摧一般。

????“这也行?”

????李珣若非暂元实体,眼珠子怕都要给瞪出去。

????举凡天下诸宗的大规模禁法布置,对禁法范围内修习本宗法门的修士给予一定加持,这也是应有之义,并不稀罕。但如明玑这样,通过禁法布局,一剑牵附周边山脉灵气,轰杀过来的,却是绝无仅有。

????李珣肯定自己没有设下这种布置,惊讶之下,陡然攀升的强压已经及体。周身血雾先为之剧烈震荡,随又被压力凝定,一震一凝之间,血影妖身终于有了些许损伤。

????这大概就是阴沟里翻大般,兼八十老娘倒绷孩儿手。

????李珣又气又乐,但心度深处,反而越发安定。

????在血影妖身状态下,他观察外界的方式与常人有很大不同,却又是出奇地通透。他很快就发现,明玑在禁法上造诣平常,一举驾驭这复杂的禁法布局,仍力有不逮。

????她就像是在元气大潮中的弄潮,驾一叶扁舟,随浪潮起伏,固然是手法精妙,然细究下来,究竟是人驱潮水,还是潮水驭人,还在两可之间。

????不论如何,李珣已不能轻松应付。

????纵使他身形如雾如烟,可外界强压如浪潮般拍下,其中浓厚的天地元气几乎凝结如液滴,碰撞反应之下,在虚实空中形成无数大小不等的漩涡,施力方向千差万别,几乎要反血影妖身撕成粉碎。

????一切之肇端,即明玑所发之剑气丝缕,它就隐藏在怒潮之后,伺机而动,务必要找到血影妖身的破绽,一击而定。这种手段倒与斩空神剑所发之灵光,有些相似……

????神剑灵光?

????李珣突然发现了一个古怪之处。之前一直控制周围禁法的神剑灵光,不知何时,锋芒消失,虽仍锁定在他身上,禁法的控制权却不知何时给明玑拿了去。

????他有设计这种……

????李珣心中猛醒,却还是慢了一步。

????元气大潮之中的某些乱流流程同,忽然气机聚合,彼此磨擦,更早一线,明玑所发之剑气穿透怒潮,击刺过来。

????剑至雷呜!

????山中猛响一声霹坜,炽白的电火将夜空撕成两半,周围山川灵穴积蓄数十载的巨量元气,在此刻以最狂暴的方式,迸发出来。

????空气中爆鸣声如此宏大,以至于半息之后,那声波便压过一切,除雷声外,天地再无其他。

????大五行寂灭雷光,这个由李珣亲自布置改进的霸道禁法,终究还是由他先来品尝。

????更要命的是,这已不仅仅是寂灭雷光,而是由明玑剑气驱动,与天心灵犀之法相互催化产生的剑罡雷火。

????寂灭雷光破坏五行生克,万物触之即毁;天心灵犀通透敏锐,擅长以点破面,抓住破绽弱点,二者相结合,生成的便是足以让此办任何市斤都要退避三舍的恐怖杀招。

????剑气雷光,顷刻即至。

????在血雾之最深处,统驭全身元气的血核也感受到了深重的危机,为之微微颤栗。此种情形下,李珣的心态反而越发冷静。

????他没有躲避,由于天心灵犀的性质,这道剑气根本就是无法也不能躲避的,反而立下决断,血影妖身转眼凝聚成实体,无论肌体、衣裳,均瞬间化形,而他的右手则从袖中穿出,窥准剑气来向,重重合握上去。

????一声扭曲尖锐到极点的嘶呜爆起,李珣手上的血色刹那间褪尽,大寂灭雷光在触及实体的暧间,已经发动,轻松破开了燃血元息的护持,与血影妖身本体进行了没有半点花巧的碰撞。

????千百道电光在李珣胸前炸裂开来。刚刚塑形的右手转眼被碾成了一片血雾,随后又被电光催发干净。

????余力所及,李珣半条胳膊连同袍袖都给炸碎,灼热的血滴四面飞溅,又本能地吸噬周边浓郁的元气,与电光余光彼此交缠,生生化去了最初,也是最强的雷爆之力。

????“嘿呀!”

????残肢的痛苦立刻点燃了李珣心底压抑的毒火,他狂嘶一声,身体顶着巨大的冲击,不退反进,完好的左手一记穿刺重拳,几乎凝聚这具躯体内所有的力量,正中身前雷火爆发的中心点。

????这里是大五行寂灭雷光的最佳触发点,自然也就是方圆数十里山川积蓄灵气的聚合处。

????李珣以混元杵的至大至刚之法,运使凶戾怨毒之气,一拳击出,实有千军辟易之威。

????两股大力相交,整个坐忘峰似乎都摇晃了一下,数十里范围内的山体刹那间不知崩开多少裂隙,呼啸的飓风扫过,将夜空中稀薄的云层吹了个干干净净。然而,无所遮掩的月光也在剧烈的元气波荡中,扭曲变形。

????只此一撞,周边布置的禁法便毁了五六成。

????这招还是在剃刀峰时,李珣从表鸾身上学到的,此刻学以致用,效果也还不错。

????拳劲所及,李珣更证实了心中的猜测。

????不管是明玑剑气催发还是元所聚合、禁法变化,那种三元归一,发乎天然却又妙至毫巅的手段,绝不是现阶段的明玑能够使出来的。

????两道巨力碰撞所生成的混乱局面下,三者水乳交融的状态再不能持续,其后隐藏的东西也就显露端倪。

????狂暴的元气乱流下,唯一没有变动的,就是那从止观峰上照下来的神剑灵光。

????它依然锁定在李珣身上,不管其身体怎样虚实转换,都没有任何“脱钩”的迹象。

????随着时间的流逝,李珣更是觉得,吃灵光照射得久了,身上寒意逐步加重,便像是那把斩空神逐分逐毫地移来,意图架到他的脖子上去。

????斩空神剑、神剑灵光,这玩意儿真的是件死物吗?

????此刻,发出那惊天动地一剑的明玑,也顶不住喷发的洪流,身体飘飘荡荡后移。面色虽是勉强维持平静,可从她晨光星般闪烁的眼睛去看,她分明从这一击中有所收获。

????不过,她很快就从修为突破的喜悦中回神,再盯上不远处缺了一臂的血魔,只是那人的注意力却没有放在她身上。

????明玑发现,那家伙并不在意肢体的钱缺,对自己也没什么怨毒恨意,只是目光游移,先望着西南止观峰方向,又沿着某条虚无的轨迹,将视线投向自己侧面的某个地点。

????明玑眸光一闪,已将那个方向的景物摄进眼中。入目的情形,让她忽地一呆。

????被元气乱流扭曲的夜空里,一条青色人影就那么突兀地现身出来。在月光的照射之下,那修长的身形之外,似乎跳动着一层光芒,偏又如水气般虚无。

????如此扎眼的声景,让人感觉着,对方是早就潜藏在那里,只是被狂乱的元气扫中,这才露了行藏。

????这个念头刚从脑中闪过,青色人影便从明玑视野中消去。

????明玑心中一紧,忽然发觉,至始至终,她都没有感觉到那人的气自,敏锐的神剑灵光也没有任何反应。

????她心里警钟鸣响,仓促间还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面对面的血魔却突然有了动作。

????第一步,明玑还能见到实体抹过的虚影,下一刻,血影妖身已经化为刺目的血光,以超出她反应的速度冲刺过来。

????所幸明玑早已达到发在意先的层次,手中四尺长剑荡开一阵清波,剑气自发护体。而此时她才发现,血光并非直直冲来,而是与她错开了一个小小的角度。

????由于角度的存在,双方根本就没有任何接触,若说有,也只是护体剑气与对方飞遁时外溢余波的轻轻碰撞。明玑也就凭着这点震荡捕捉到了血魔的飞行轨迹。

????那是……

????明玑疑惑的时候,李珣心中却极是清明。

????迄今为止,事态的变化大多还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以“混元杵”硬撼剑罡雷火,除了要找出隐藏的影响因素外,最重要的,就是要凭借这爆发性的元气动荡,暧间破坏固有的元气序列,使那个以某种方法在护山禁法中隐匿形迹的女人,露出马脚。

????不出所料,剧烈的震荡使青吟形迹暴露,虽然她很快就适应了过来,但在短时间内,李珣仍能锁定她的气息。也在此时,李珣终于有些明白,青吟的目的地是哪里。

????止观峰!

????那分明是止凤峰的方向,她去那儿做什么?自投罗网吗?

????转念间,他已经和明玑交错而过,此时他才想到,自己到底该如何摆脱明玑的追袭?

????两下的目标合在一起,正是又追又逃,荒谬极了。

????青吟的气息再度变淡,翻涌的元气大潮反而给了她更好的掩护。

????李珣一时间也顾不得后面,锁住气息歼余,心态越发地小心谨慎,防止青吟临到头来改换目标,反把他给绕进去。

????血影妖身的速度何其之快,不过十余里的加速,还没冲击元气混乱的区域,双方的距离便再度拉近,近到李珣心中再度活泛,想着是不是要把青吟击杀在坐忘峰下。

????后方,明玑虽然亦是奋力追赶,一时半刻却也冲不止上来。

????“不如搏了这回……”

????李珣掐灭了最后一点犹疑,心中杀机再起。

????青吟似乎也感觉到危险,气息终于彻底消去。只可惜,她的身形却没施上隐藏身法,被李珣用眼神死死锁住,他心中默算双方距离变化,同时积蓄足以一击致命的力量。

????便在此刻,李珣耳中突然贯入一声清越剑吟,伴之而起的,则是极熟悉的慢声细语:“连霞山虽大,却不喜恶客。”

????语音方落,李珣眼前一点寒星从虚无中透出来,似是很早以前就等在那里,静静的全无声息,事实上,星光闪烁的刹那,李珣耳畔便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元气乱流的轰响、划破长空的呼啸,乃至于自身燃血元息的流动、血核的颤呜。无论是宏大还是入微,一切的声音都在瞬间掐断。

????而李珣的全副心神,都被粗暴地从他处移回来,再陷入到眼前明灭的星光晨去,几乎灭顶。

????当然,也只是“几乎”而已。

????心神的动摇仅仅是眨眼间的事,当那一点寒星嵌入李珣颤头之前,炽烈的毒火从血核最深处喷发出来,刹那间遍及全身每个角落,他微瞑的眼睛猛地睁开,血光暴射数尺,几如实质。

????对方剑气加身,给予心神的重压,在此刻轰然瓦解。与之同时,李珣也终于明白,为何内外声息陡然断绝。

????来者一剑之下,竟能梳理十里山川气脉,使其从狂乱复归平和,余势所及,甚至将他体内元气也一并控制,这才造成如此不可思议的结果。

????“藏星秘剑,是清溟到了!”

????随着心中所思,他残缺的右臂当空挥下,方至半途,其上血光浓稠,如汤如浆,一根洁白手指便从血光中探出来,当空虚点,血劫蚀元神光飞射而出,而手指之后,掌腕小臂等肢体俱都凝现成型,与前时无二。

????阴影再卷,便连碎裂的袍袖都接了上去,当空舒展,将手臂遮住。

????前方五里处,清溟持剑踏空,神色不动,唯有漆黑如墨的须发在微风中轻轻飘动。

????他是得到明玑飞剑传讯后,怕爱徒有失,立刻动身赶来的,时间倒也卡得刚刚好。

????此时,他就站在李珣的必经之路上,使李珣不得不停下身形,直面这一宗之主。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