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神剑-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五章 神剑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28Ctrl+D 收藏本站

????血劫蚀元神光距清溟身外十丈远。便「砰」地一声。震成一闭血雾。随即被剑气催发干净。

????李珣也不在意,在心中稍做准备,便开口笑道:「贵宗不喜恶客,也就罢了,怎么连路人都不放过?」

????清溟目光温润,全无锐气,和明矶不同,身为一宗之主,他不可能上来便打生打死,非要有所交代不可,是而他不温不火地开口道:「恕我孤陋寡闻,尚未见过闯人庭院的路人。百鬼先生也是当世人杰,何必矫饰?」

????他称呼李珣为「百鬼」,已说明剃刀峰一战后,血魔的身分己弄得路人皆知。

????只是李珣还有些不太习惯,稍怔之后才笑通:「正如宗主所言,本人无需矫饰什么,说是路过,就是路过。便不是路过, 难道贵宗还有什么值得去偷去抢的玩意?」

????后方,明矶也追了上来,停在他背后里许,向清溟行礼如仪。

????清溟向来欣赏这个弟子,又不喜血魔,便抛下眼前大敌,抚须笑道:「你刚刚那一剑,已近乎神通,好极了。」

????明矶遥遥回应道:「弟子仍是借重外力方得成事。十年内,此招恐怕再使不出来。」

????她此言坦承得很。不过,十年之期转瞬即逝,明矶有此自信,可知她从那剑中,得了何等的好处。

????虽是被消溟晾了一回,李殉却没有生气的时间。

????此刻远方天际剑光连闪。应当是明心剑宗宗门内其他高手到了,再纠缠下去,他怕是要被人包了饺子。

????此时青吟早己踪迹全无,李殉再想将她逼出来,难度更是较先前成倍增加

????「想来是天意如此,罢了。」

????李珣躁动的心思终于沉淀到了更深处,此刻他便只有一门心思,想着如何脱身。

????清溟的修为,可不是现在的明矶所能比拟,虽说他是四九重劫之后,才登上真一境界,可宗门数万载传承,却不是白给的。

????只看清溟刚才那天外七仙般的一剑,其火候之老辣,己勉可同妖风、青莺比肩。

????古音一门心思打散诸宗,可若都如她意,清溟哪还能轻易使出这一剑来?」

????李珣深切感受到了,拥有宗门传承的修士和无门无派的散修、妖魔之间,巨大的差距。

????不过,现在也不是感慨的时候,再拖延下去。包围网成形,他若再想闯出去,非要痛下杀手不可,那后果,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

????恰在其时,后方明矶话音传来:「刚才遁走的是谁?」

????她的疑问乃是应有之义,此刻却帮了李殉大忙。

????李珣闻言,立时打蛇随棍上,头也不回地冷笑道:「自然是仇人。这回本就是追杀那厮方到此处,你们明心剑宗非要横插一腿,莫不是和那家伙有什么牵扯?」

????他语气中暗示,那人不是什么好鸟。身后明矶不知是何反应,消溟却不知前面的经过,眉间微皱:「走的是何人?」

????此时,宗门内剑光快的修士己经飞临此地。

????李珣哪还会同他好声好气地讲下去,闻言大笑道:「原来打的还是糊里胡涂,老子却不陪你们胡涂下去了!」

????笑声中,他身形一振,血光飞射,直上高空。

????被李珣言语挤兑,清溟想的多些,不免迟了半步。明矶却是立下决断,随之追蹑上去

????清溟见状,怕她有失,身形化为一道清气,似缓实疾,飞动而上。

????然而,才飞高十余丈,清溟道心忽地一颤,手中龙纹印剑轻摆,剑气嘶啸,破空而出。

????比之更早一线,左侧虚空中,一只筋络毕现的拳头突兀出现,直轰清溟面门

????剑气后发先至,抵上拳锋。却又瞬间破碎。

????有此缓冲,清溟已经移剑过来,剑刃拳锋正面抵撞,炸开无数细碎的电火。清溟向后急退,他不是吃不住劲,而是在拳剑交击之下,发现了来人的身分。

????出拳这人身躯雄壮,全身却都罩在深黑的连帽长袍之上,只露出一对血红的眸子

????清溟己不是第一次看到此人,心中自有一份猜度。

????幽玄傀儡……

????清溟上次见到这人,是在水镜宗发往通玄诸宗的水镜留影之上。

????水镜留影上面断断续续的记录了剃刀峰附近。天芷与妖风、血魔与青莺之间的两场大战。

????前者虽然激烈,含蕴的信息却是极少:后者则是通玄界唯一一个可以了解血魔底细的影像数据,以清溟的身分,自然要细细研究。

????当时情况纷乱复杂,不过最吸引人目光的,除了血魔即百鬼这一隐秘,以及青莺、血魔之战外,便是曾经出现在百鬼身边的两人。

????水蝶兰在通玄界有案底可查。倒也罢了。

????而另一位,跨越虚空,进出随意,应该是百鬼道人一向不示于人前的影傀儡没错

????影傀儡展现其修为强绝,惊鸿一瞥间,能与青莺对峙而不落下风。再观其形体特征,想必各宗高层。对此人身分都有各自的看法。

????其中,清溟本人的猜测,在拳剑交击之后。便给证实了大半。

????「和此人交手,万万不能近身!」

????清溟想到此人「生前」凶名,任他道心稳固,也不免微微苦笑。

????「也不知那百鬼是如何将他炼成傀儡的,如此凶人,一主一辅,且有水蝶兰为羽翼。六师弟己仙去,天下又有何人能制?」

????种种念头在飞退过程中如轻烟聚合,又迅速消散。待退去百尺之外,清溟灵台已一片空明。

????龙纹印剑隔空虚画,生出一层层剑气屏障,转瞬又被那凶人铁拳轰碎,两者距离,仍未超出十丈。

????清溟身形,突然凝定。前臂探出,龙纹印剑平平前刺。那凶人却速度不减,双方距离眨眼间被抹消干净

????「咄!」

????清溟舌绽春雷,以龙吟虎啸之法,内外激荡,催动一身赤子元身。龙纹印剑受力,嗡嗡颤鸣,而双方真息碰撞产生的虚空震荡。反而在瞬间平息下去。

????高空中,刚挡下明矶剑气的李珣心中感应,回眸去看,恰好见到清溟一剑刺出,表象平平无奇,然而那剑上所附浩瀚剑意,依稀就是方才阻他去路的一剑。

????然而此次剑意所及,较之先前强上何止一倍,方圆十里的天地元气,己不仅仅是被梳理控制,而是在剑势前刺之际,瞬间集聚在剑身之上,一剑击出,如山河倒泻,所谓「移山换岳」也不过如此。

????最奇妙的是,天地元气为人所用,其中竟没有半点转换适应的过程,便如同清溟自身精修的那样,如臂使指,随心所欲。

????以李珣此时的眼力,自然看出。这一剑与先前明矶驾驭禁法元气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由于境界不同,效果也是天差地别。

????换了李珣在剑锋之前。恐怕除了借「血神锻体」的法门,化形消力之外,再无他法。

????不过,幽一作为此界最顶尖的宗师人物,便是化身傀儡,也能显出高明之处。

????他拳势不变,体内燃血元息却是炉火鼎沸,随拳势攻伐,接连爆震,一拳轰下,近百层凶厉刚劲前仆后继,层迭压下,竟是无视于「刚不可久」的常规,以刚健之体,行飞动之姿。

????他并非是要和清溟集十里山川之气的一剑硬碰,而是以体内之世界。外化于体外之天地。

????清溟剑意乃是以虚静纳万物,以有序伏无序,故而能将周边元气,控放自如。

????幽一以其超卓的战斗意识,一举撼动由清溟剑意达成的平衡序列。截断清溟与外界的气机连接,正是对症卜药,争取主动。

????这是一场控制与反控制的交锋,其他什么拳劲剑气,都是外在表象,不值一提。

????李珣虽是仓促一瞥。也觉得其中变化。大有值得学习之处。不过眼下更重要的事情,还是脱身出去。以免到最后,闹出个不可收拾的局面来。

????他将注意力转回到明巩身上

????和李珣有些心不在焉不同,明矶进入战斗状态之后,便是绝对的专注,虽说对血影妖身没有太好的办法,可剑势依然凌厉,同时她也在此过程中,逐渐熟悉方才剑罡雷火之下,那一线绝妙的体悟。

????李珣不愿再和她纠缠,飞行速度再增,直接冲散了遥空剑气,周身血雾涌动,似将高空月光都吸噬进去,随即血光分流,当空罩下。

????明巩长剑震荡,剑气设障,挡住泄下的浊流。

????血光之中,怨灵层迭,有声无声的呼啸随燃血元息奔流往来,明巩虽是不惧,一时间也被死死拦住。眼睁睁看着血魔化虹飞遁,而从止观峰赶来的同门意欲合围时。已经慢了一步。

????只是,李珣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危机感应又至。

????他这时才发现,自己己经冲出了禁法布置毁损的区域,而神剑灵光的锁定依然没有解除

????这也就代表着,大五行寂灭雷光一触即发

????「又来?」

????李珣真正苦笑出声,运足燃血元息,己经做好了被寂灭雷光轰出连霞山脉的准备

????他念头未绝,夜空中便是一条刺目裂隙横在眼前,雷光电火从中喷薄而出,转眼将他淹没。

????下方,幽一与李珣心神相通,立时攻势大盛,连续三五记凶悍的近身冲击,几乎是摆出和清溟同归于尽的架势。

????消溟自然不愿同一个傀儡两败俱伤,叹了口气。终于让了开来。没有清溟的压力,幽一低啸声中,冲天飞起,直接撞进了雷火区域之中。

????有了幽一,在前面挡着,李殉压力骤减,反倒有闲计算起这一禁法的得失来。

????「没有剑意驱动,湮灭五行的威力听起来可怕,事实上对真人境的高手,杀伤也就是差强人意。不过,出其不意的效果还是有的……哎?」

????右侧剑光突起,破开漫天雷火,冲刺过来。李殉刚想到没有剑意驱动之事,转眼便陷了进去。

????扭曲的电光下,明矶面容沉静,四尺长剑虚画圆弧,收拢四方雷火,观其声势,固然没有第一剑时的强大爆发力,但在驾驭微控的细腻程度上,又远远超出。

????李珣眼中刚烙进她的身影,剑是雷火已然及体。

????若被剑气贯体,以天心灵犀批亢捣虚的特性。他体内血核必定要受到震荡。仓促之下,李珣再无法留手,燃血元息倏地鼓涨开来。

????刹那间,夜空中仿佛升起一颗暗红色的太阳般,烈芒焰尾,灼然进射,与剑罡雷火,正面碰撞。

????「毒灵血阳法!」

????清溟心中一紧,低喝声中,龙纹印剑脱手而飞,在空中化为一道稍芒,投入到雷火区域之中。

????剑是雷火和血阳正面撞击的刹那,李珣再度感受到了那犀利而霸道的剑气,与之同时,他更能体会到,在完美交融的剑意、雷光之间,神剑灵光所起的巨大作用。

????这己不是通灵神剑的主动配合可以解释,这根本就是钟隐在教明矶如何使剑。

????李珣此时并不轻松,虽然半生不熟的毒灵血阳法威力卓着。但在灵犀剑意的催发下,寂灭雷光仍有突破屏障,直击要害的威胁。血核在雷光潜劲轰击下,正微微颤动,受此刺激,他一直压制的凶戾之气,隐约有反噬的迹象。

????便在此刻,龙纹印剑化芒飞至。

????李珣嘿了一声,暗色血阳毒焰蒸腾,便要先发力震开明矶,再挡住这来势汹汹的剑芒。

????哪知陡然发力之下,对面强绝的阻力突然变得空空落落,毒焰血光一路势如破竹,转眼轰到了明矶身前。

????李珣初时还以为明矶用了什么卸力的法子,可马上就知道不对。

????明巩分明是毫无准备。

????她根本就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刻仍威势惊人的寂灭雷光,突然就灰飞烟火。消失得无影无踪。

????毒焰扑面而来,明矶几乎以为自己的皮肤已被火焰烧得化了。

????危机时刻,千锤百炼的战斗本能救了她,精纯的真息如腿风般喷发,将毒焰挡了一挡。

????利用这一空隙,明巩不假思索地用出了「青烟障」的剑诀,剑影层迭,抵御毒火,同时向后飞退。

????也就是这么一缓的工夫,李殉也反应了过来。他不假思索,立时扭转毒焰的冲击方向,暗色血日在虚空中拉出一条扭曲的轨迹,强行转换方向,与龙纹印剑撞在一起。

????虚空猛发震荡,暗色血日被一剑刺中最核心处,外壳陡然塌陷,火光剧烈扭曲中,先涨出一圈光晕,随即使爆炸开来。

????滔天毒焰四面溅射,笼罩了里许方圆的空间。无论是李殉还是明矶,都被毒焰灭顶。

????李珣呛出小口鲜血,身形向后飘移,而幽一则与他身形交错而过。破开毒焰壁障,一拳轰中龙纹印剑。

????铮然鸣响中,飞剑剑芒倏暗,继而倒飞回去。与之同时,另一边,明巩剑气护体,冲出了火海,应该没有大碍。

????然而,李珣连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此时火海之外,明心剑宗的大队人马终于赶到。

????一马当先的,便是清虚等儿位长老,后面还有洛南川领着二代弟子中的精锐,明心剑宗七八成的高手,己集聚在此。

????难道今日真的要杀出去

????等等,这感觉……

????李珣停下了一切动作,就这么站在毒焰火海中,皱眉感应。

????这里修士虽多,但绝无一人能有李殉这般超卓的灵觉。此时此刻,他便无比清晰地感觉到尖针般的危机感,在身周环绕不去,正用最激烈的方式,向他发出了警告。

????他突然明白,感觉为何发生了变化。

????神剑灵光消失了。

????自他进入护山禁法范围内,神剑灵光便如附骨之蛆,死锁在他身上,并利用某种玄妙的方式,帮助明巩。驱动周边禁法,有形无形之中,都给他极大的压力。偏在此刻,这玩意儿不见了,好像之前所承受的一切,全都是他的幻觉。

????李珣却没有半分欢喜。他忽然闭起眼睛,侧耳倾听。

????千山万壑之后,一波震荡正连接连霞七十二峰所有的示警机关。以最大幅度扩散开来。

????仅仅数息之后。隐约的钟声横跨千里之距,穿透空间,吹荡过来。一波未消,一波又起,接下来便是几十层音浪层迭赶至,将辽远浑厚的钟声碾成了最急促的鼓点。

????一时间,包括李殉在内,人人为之色变。

????「垂天钟!止观峰上敲响了垂天钟!」

????稍迟一线。远方夜空中,儿十道传讯飞剑如流星坠地般迫近。讯息己经不再用神识留存,而是直接在半空中炸响

????「贼人突入未明观,抢走了斩空神剑!贼人抢走了斩空神剑日!」

????李珣从口鼻间吸进的凉气还未入腹,便被生生砍断在喉咙里而。

????他猛回头,望向西南,只是目光的极至,也只是黯沉的夜空,还有微弱的两三颗星点。

????不知为何,看着那永无尽头的夜空。李珣只觉得冰雪般的寒气从头顶慢慢下沉。冻住脑髓脊柱、五脏六腑,直到脚底,恍惚中,便连脚下的空气都结了冰,没有一丝暖气。

????这种感觉,转眼便成了现实!

????视线、感知莫能及的遥远距离之外,一缕冰寒跨空而至。初极是微弱,似乎随时都能消融在夜风里,而眨眼之后,寒意便近乎无限地提升,最终化为冷澈入骨的剑气,隔空断月,奔袭而来。

????六月的连霞山,瞬问掉进了数九寒冬。(电脑阅 读 w ww .1 6 kx s. c o m)

????方圆里许的毒焰火海,就那么突兀地熄灭,连丝火星都没剩下,显出其中木立的李殉来。

????清溟手上不自觉加力,紧握剑柄,一贯平静稳重的面容,也被惊讶扯脱了形。

????他遥望西南,半晌仍不敢相信:「斩空神剑……六师弟?」

????只有像清溟这样亲眼见识过钟隐出手的人,才能感受到冷撤剑气之下。含蕴的熟悉气息,与己身记忆完全重合,没有丝毫差别。

????那活脱脱就是钟隐再世

????理智告诉他,钟隐已经飞升,不可能再回到此界,这波剑气,应该是「贼人」催动斩空神剑,激发钟隐残余气息所致。

????可是他怎么也无法理解。又是何方「贼人」竟能如此顺利地抢夺神剑,且将神剑之威酣畅淋漓地发挥出来。

????神剑通灵,既然通灵,又怎会从贼?

????青溟的思绪有些混乱。

????这种悄况下。血魔什么的反倒是无足轻重,这从在场诸修士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没有人再去注意包围圈里的血魔,大伙儿都扭过头去,带着浓重的不安,遥望止观峰方向。

????被忽视应该算是件好事,可李珣却没法庆祝。他的身体从未像现在这样值硬,刺骨的寒意从外到内,将他整个淹没,甚至 连思考都非常困难,心念的转动比平常时慢了上百倍

????「这剑气,分明就是冲我来的!j迟滞了片刻。李殉又明白过来:「青吟回到连霞山,就是这个目的。」

????在呼吸被剑气强压断绝之前,他脑子只剩下了唯一一个念头:「我在等死吗?」

????这沉沉的念头,便如同一柄巨大的铁锤,从高空坠下,猛砸在李殉心窍之外

????厚厚的冰层上,当场轰开了不可弥补的长长裂隙,而从中喷涌出来的,则是比岩浆还要炽热的杀意。

????李珣身心俱震,摇荡的心窍像是个漏斗,将杂念迅速沉淀。血影妖身天然积蓄的凶戾毒火,则与翻上来的杀意融为一体,不断提纯,生成一点近乎本能的「灵识」。而其妖魔之躯,便由此灵识驱动。浑融如一外力不可动摇。

????虚空中的剑气再攀一个层级,澎湃奔流,扫荡寰宇,其威势足以将挡在前面的一切阻碍碾成粉碎。

????只是,任剑气汪洋,起落潮涌。李殉便是海而上腾起的红日。固然有升有降。又与大海何干?

????而此刻,幽一无声无息地移过来,护在他身边。二者气息交融,被李珣心中纯粹的灵识催动,灼热的杀气到了极致,反转为阴森冰寒,隐然已能与那遥空剑气相抗衡。

????双方在虚空中一触,遥空剑气似乎没有对峙的打算,竟是如退潮般远去。

????此消彼长之下,李殉这边气势猛涨,分不出寒热质性的气息稍一波动,便使得清溟以下诸修士,身心为之栗然。

????「嘿嘿,钟隐遗毒不浅……」(电脑阅 读 w ww .1 6 kxs. c o m)

????李珣竞还能笑得出来,只是在心中没有丝毫喜悦之意。在笑音消散之前。他的身形陡然前冲,只一步,便化为朦胧血影,旋扯成暗淡的虹光,深烙进夜空里去。

????从他起步到脱身,场中近二十位明心剑宗修士,竟没有一个能反应过来的。

????待李询远去,有几个想动身去追,又被清溟摇头阻止:「血魔之事,先放在一边。六师弟遗下的斩空剑被夺,才是最要紧之事。」

????这里除了清溟之外。便以清虚为长。他听了清溟的话。长眉皱紧,道:「血魔在这个关节现身,恐怕和抢剑的贼人脱不了千系。」

????「虽有干系。却未必是同谋。j清溟再次摇头,示意明矶将先前的事情讲来。

????明矶口舌伶俐,三言两句便将此中详情说尽。

????只是诸事悬疑,其中内情太过微妙,又悖于常理,诸修士听了,反而更胡涂了。

????「照此说来,抢剑的贼人,应该就是血魔追击的那个。他们间若有仇怨,天大地大,何处不能解决,非要到连霞山来?而抢剑的贼人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上止观峰……」

????清虚找出几个难以理解的关节,其他人大多也有类似的问题,只是各人都有各自的猜测,人多心杂,反而会造成障碍。

????清溟不愿徒乱人心,便干脆跳过这些疑问,直接布置道:「多想无益。贼人虽是行踪诡异,我们这边也应尽尽人事。

????「南川,你安排师弟妹各领弟子,四面追索,一旦发现,立时飞剑回报。我与诸长老坐镇主峰,随时支持。若能在连霞山脉中追回宝剑自然最好,若不能,我们再回来商议。」

????他的安排最是稳妥,当下以洛南川为首,诸修士都是凛然听命。

????清溟略一点头,正要让他们各自行事,忽又想起一件事来:「通玄界正值多事之秋,宗门护山禁法乃是极重要的,斩空剑乃是镇守阵眼的关键,如今丢失,这里便有了极大的破绽……明矶,飞剑传讯给灵竹,让他立刻回山,修补禁法。」

????明矶应了一声。随即便想到。今日与血魔交战。多亏了护山禁法的梢妙,自己才得以全身而退,等他回来,还要道一声谢呢。

????只是与那血魔交战。有些事情……

????她秀眉维起,看着手中四尺长剑,一时间若有所思。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