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野心-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七章 野心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30Ctrl+D 收藏本站

????李珣大约尾随了小半个时辰,前面追逃的三人终于停下来。

????疫鬼勾和箕胖子面面相对,而蚀神刀仍旧隐在暗处。在李珣在这旁观者看来,儿人的杀意倒都不怎么浓厚。

????箕胖了似乎是跑不动了,双手扶膝,夸张地喘着粗气

????疫鬼勾连汗都没掉一滴,瘦高的身形如鬼魅般欺上,又在距离箕胖子十尺处停下,冷笑道:「箕阁主,怎么就不跑了?」

????「不跑了,不跑了。你们朱勾宗就算比不上落羽宗。这跑路的本事也差不到哪儿去。哎哟。可真叫一个累。」

????疫鬼勾听他在这儿胡扯。瘦长青黑的面孔也是笑吟吟的。黄浊的眼睛则没有半分波动。他虽是丑陋。一身气度确实不凡。等箕胖子发完牢骚,他不紧不慢地开口说话。

????不跑也罢,咱们跑了一路,也不是只为看箕阁主的尊臀来的。现在,箕阁主是否可以将偷去的鬼灵珠串还来了?」

????「刁老哥这是什么话,谁偷你那鬼灵珠串了?」

????箕胖子一脸无辜,但看疫鬼勾脸色阴沉下去,忙又笑道:「那怎么能叫偷呢?敝人拿来那串珠子,其实也没什么用,只是 借用一会,请刁老哥┉┉嗯,还有邹老哥两位,走得远些,大伙儿好说话罢!」

????见他信口胡诌,疫鬼勾气极反笑,不过,听到他叫出蚀神刀在宗门也有近千年未用过的姓名,以疫鬼勾的阴沉老练,竟也 不免略吃一惊。

????这不仅证明,箕不错对隐身在侧的蚀神刀有所感应,而且也有一个极具水平的信息管道。

????这大概就是他能够在众人眼皮之偷走鬼灵珠串的原因了。

????他不愿再和胖子纠缠下去,踏前一步,声音转冷:「将珠串还来。」

????「不错,这借了的东西,自然要还的。」

????箕胖子倒是欺软怕硬,点头哈腰,眼睛笑得都要哒成两条缝,手腕一翻,现出掌心处乌黑珠串来。

????这串珠了看起来都是木质,却又乌黑发亮,其上还分别镌刻有复杂玄奥的花纹,在胖子肥白的手心里,似乎蒙了层淡墨色的雾气。

????疫鬼勾极是着紧这件宝贝,黄浊的眼睛也是一亮,踏前半步,周身气机绷得紧了。

????这一下。便让箕胖子猛地后跳:「慢着。刁老哥,咱可是没恶意。你不能动手!」

????疫鬼勾的眼神变成了刀了,狠剜在箕胖子脸上。但很快的,这个顶尖的杀手便调适过来,眼睛微眯,从眼缝中透出的黄芒, 更像是毒蛇眼里的幽光。

????箕胖子肥手连摇:「俺可没有半句谎话,是真有事和老哥你商量。其实刁老哥你也知道,你家那位师弟实在不是个肚量大的。要真在明玉山上说话,还不知会惹出什么麻烦。」

????疫鬼勾冷笑一声:「千机师弟如何,还轮不到你……」

????「千机?千机老怪?贵宗宗主?」箕胖子怔了怔,旋即叫起撞天屈来,r这个误会可大了,俺说的令师弟,可不是那个…… 咳咳!」

????说话半截。便被疫鬼勾阴森冷绝的眼神堵了回去。

????这边胖子见好就收,疫鬼勾也知道是自己不小心入了套,失言之过,也只能自己吞下。

????他日光向侧方一闪,暗道幸好随来的是蚀神刀,换了旁人,恐怕又是个麻烦。

????还好,作为一个优秀的杀手,越是不顺,疫鬼勾也越发冷静。他感觉到了,眼前这胖子实在不是个省油的灯,话里话外, 圈套无数,偏又颇有深意,不可等闲视之。

????他定了定神,沉声道:「箕不错,我敬你是一宗之卞。才和你多说儿句。可你若是再这么没个正形。不顾丢了你们宗门的脸面,那也休怪我不和你客气了。」

????他这话也算是掷地有声,箕胖子目光一闪,态度果然正经了许多:「好极,刁老哥确实是快人快语。当然,前而的俺也赞同,贵宗宗主。心眼确实小了些……」

????箕不错突然明着指责千机老怪的不是,倒让疫鬼勾略吃一惊,他本能地想要阻止这危险的话题,可他又看到,箕胖子手指内勾,将珠串勾在食指上,晃悠悠地转圈。

????「这串鬼灵珠,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九个珠子,倒有三个是次品。以刁老哥你的身家,本不至于在乎这档次的东西,不过,日前俺听传言说,前些日子,在西南从林,老哥一不小心失了疫鬼?」

????胖子这是明揭他的伤疤。顺便试验这杀手忍耐的底限。

????疫鬼勾终究不是常人,此时脸上竟还能笑起来:「不错,血魔横空出世,奇功邪法层出不穷,我不是他的对手。」

????听他如此坦白,箕胖子也点头笑道:「血魔俺也见过几次,确实十分厉害。不过刁老哥也不要气馁,通玄界的强弱分际, 从来不是一成不变,安知以后没有复仇的机会?」

????说着,他小眼一眨,随口又变了话题,长吁短叹地道:「刁老哥失了疫鬼,辛辛苦苦闯下来的名号便有些受损,便是俺想 起来,都不禁替老哥觉得心疼。

????「如今老哥用迭毒法催化鬼灵珠,想必也是要重新获得一只疫鬼吧?只是,迭毒法毕竟只是速成之法,后患无穷。刁老哥也是此界有名的人物,怎么虑不及此?便是俺这外人部知进,疫鬼成形之前,需是天生天养才好,强行催化,日后指不定会出 什么乱子。」

????疫鬼勾一身修为,在疫鬼身上至少有三成,又怎能不知其中的关键。只是,天生天养的疫鬼好找,可要真正如臂使指,尚 需精炼、养气、通心等诸般磨人的步骤,没个两三百年,休想有所作为。

????此时的通玄界风波四起,指不定哪天便有大祸临头,他哪有时间慢慢培养。

????不过。他也听出来了,在这上面,箕胖子分明有些文章要做。

????对疫鬼勾而言。事态本就糟糕至极,就算生出变化,变得更糟的可能性也是极低,所以,他冷眼看向胖子,唇角抽*动两下,道:「箕阁主是什么意思?」

????「俺的意思是……」其不错拉了个长调,方又笑道,「刁老哥好看不起俺们千宝阁呀?」

????他先放出一个大罪名。在疫鬼勾皱眉头的时候。手指一挑,竞就这么轻易地将鬼灵珠串还了回去。

????这时。疫鬼勾已经志不在此,随手接过,口中则道:「不知有何得罪之处?」

????箕胖子呵呵一笑,双手拍击,脆响声中,魔术般变出一个竹筒来。

????竹筒约有单手合握粗细,三四寸长,呈枯黄颜色,上而全无纹饰,好似随便从哪根毛竹上砍下来的一段竹节,不起眼的紧。

????然而,疫鬼勾一见此物,身子便绷得紧了,竟是忍不住再跨前一步,而这回,胖子却没有跳开。

????箕胖子将竹筒拢在手中。上下晃了晃:「刁老哥若不是看不起俺们千宝阁,为何失去疫鬼之后,不到敝阁去问上一问?这小玩意虽是珍稀难见,但敝阁长年在外收集宝物,总还是有所得的。」

????他抬眼看疫鬼勾的表情,旋又哈哈一乐,粗大的手指就那么拧开了竹筒的盖子,同时,尾指在筒身一敲,噗噗浊音中,一个小小的身影便从筒身里跳出来。青灰的毛皮几乎要融进渐渐沉暮的夜色里。

????这下不只是疫鬼勾,便是远在数里外遥观的李珣。也生出了兴趣。他将目力用至极处,也能较清楚地看到,竹筒里跳出的小小身影,染然是疫鬼没错。

????作为击杀上一个疫鬼的罪魁祸首,李珣对这小东西倒也有几分印象。莫看它此时在竹筒上爬上爬下的可爱模样,真是战斗起来,李珣也觉得有几分头痛。

????尤其是疫鬼超绝的速度。还有尖锐如针的长喙毒腺。

????当时疫鬼只一个照面,便麻痹了他的一条手臂,且注入巨量毒素,若非血影妖身可同化一切污秽邪毒,李珣又及时借蚀神刀的锋芒,断臂自保,否则在朱勾四杀围攻之下,结果还真不好说。

????此时从竹筒里跳出来的小东西,虽说个头小了几十倍,只不过有姆指大小,但形貌体态,确是疫鬼没错。而且,观疫鬼勾的神情,这小东西的价值,恐怕相当昂贵。

????「这只疫鬼,乃是敝阁于七百年前擒来。一直养在五毒窟里,不是兄弟自夸,若只是天生灵物,兄弟也没脸称它一声宝贝。这灵物之所以为宝,就是因为这七百年中,敝阁以独特方式饲养训练,所费甚巨,更重要的是,前后两代技师,都有极大心血倾注其中,使其超出天生灵物的范畴,成为一个宝贝,活宝!」

????箕胖子舌灿莲花,卖力推销自家的货品:「七百年的疫鬼,表面上比不过刁老哥那只有两千年火候的,可放在修行、实战中,兄弟却可打包票,绝不比老哥之前的那只差上半点儿。」

????「这小家伙早己通灵,体态精神均在最佳状态,今日老哥拿了回去,只需用上数月时光培养炼化,便可使用。论速度,比催化鬼灵珠还要来得快捷,而且女全无后患,岂不快哉?」

????疫鬼勾死死盯着趴在竹筒上方的小疫鬼,面颊抽搐。全凭着千年修为,顶住心中贪念。他深知箕胖子不会轻易将如此灵物让出。但也不会只是拿出来让他眼馋,后面便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的时段了。

????至于强抢……他日光朝蚀神刀所在的方位一扫,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没有灵诀催动的疫鬼是相当脆弱的,要是箕胖子狠下心,翻掌间便能置疫鬼于死地,到时他到哪儿再找这样一个宝贝去。

????他沉默半晌,布下了足够的心理防线。才勉强平静地开口:「这疫鬼确实是我急需之物,箕阁主既是有意卖出,还请说个价钱。」

????他想让箕不错先开价,哪知胖子更是狡猾,笑眯眯地不吭声,只拿眼睛瞅着他,确实稳如泰山。

????疫鬼勾暗骂一声,试探道:「箕阁主之前拿了鬼灵珠串,莫不是对这件宝贝感兴趣?」

????箕胖子「哈」地一声笑。更不言语,只将竹筒一敲,那小疫鬼便听话地钻了进去,他再慢条斯理地拧上盖子,一副谈不拢大家散伙的姿态。

????疫鬼勾的脸色青黑转成惨绿,两眼中幽幽的闪光,更是在急躁中透出了丝丝杀意。但他也知道,之前自家的报价实在是不地道,鬼灵珠串虽也勉强是件宝贝,但箕不错身为四空千宝阁主,手上奇珍异宝无数,又怎会看上这么件三流货色。

????可疫鬼勾又奇怪了,既然这厮手上绝不缺宝贝,干嘛摆出要和他谈货论价的姿态?

????莫非这胖子有个大仇人。要他去做老本行?

????越想越是这么个理,疫鬼勾吁出口气,丑脸上露出笑容:「当然,我们朱勾宗向以炼器、暗杀起家,大伙儿都是买卖人, 箕阁主或许也有什么生意照顾,若是……」

????他话未说完,箕胖子便猛地击掌,大叫正是如此,险险没把手中的竹筒给拍碎了。

????疫鬼勾眼睛都要突了出去,看到竹筒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

????此时,他知道生意成了,姿态便稳重许多,「如此甚好,箕阁下且提出人名。只要在敝宗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必取其性命,以换取……」

????「刁老哥真是爽快,有此态度,什么生意不能成?不过,谁说要杀人的?」

????箕胖子睁大眼睛,又露出无辜样貌,接着便将手连摇。

????「敝阁说到底是都是生意,做生意便讲究一个和气生财。哪有动不动取人性命的道理?」

????疫鬼勾心中暗叫一声苦也,知道又入了套,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问下去:「那是敝人想得岔了,箕阁主的意思是……」

????「刚刚老哥也说了,贵宗以炼器、暗杀起家,既然不是暗杀了,那自然便是另一样,俺主掌四空千宝阁,收集此界法宝正 是应有之义,日前忽然动念。想到贵宗有一样宝物。十分合俺的胃口,故此才请出刁老兄一会,商量下是否能以疫鬼交换。既然老哥说没问题,那俺便说了……」

????完全不等疫鬼勾反驳其言语漏洞,箕胖了己经飞快吐出一个名称。

????「干天火灵珠。」

????「不可能!」

????疫鬼勾脸色本就青黑,此时更是难看到无以复加。

????「那是宗门炼器的神物,若无此珠,宗门炼器时如何控制火候?箕阁主,你这是要拆我宗的根基!」

????若是失了干天火灵珠,宗门立世最大的依仗之一,此界最阴毒的暗器「小朱勾」,其炼制的成功率便将降到一个不可接受的地步。几百年后。甚至会成为绝响。如此要紧之物,别说一个疫鬼,便是十个百个。他也不会换!

????他断然拒绝的同时,侧方,一直隐起身形的蚀神刀突然迸发出有如实质的杀气,将箕不错笼罩其中。

????胖子哎呀一声,有些狠狈地后退,手上更把竹筒捏得「咯吱」乱响,听在疫鬼勾耳中,疼得他的心口都揪了起来。

????「错了,错了,俺错了还不成吗?」胖子哇哇大叫,「俺也是没想到那珠子会那么贵重。你们宗门可是没把那珠子摆在重宝之列呀!」

????蚀神刀杀意陡消,哥俩儿隔着一段距离,面面相觑。

????又上当了

????这胖子三言两语,便将干天火灵珠的重要性暴器无遗,这厮实在是个套话的高手。

????疫鬼勾心中生出浓烈的不样之感,他死盯着箕不错,要看出他究竟打的什么鬼主意

????箕胖子没有让他失望,脸上的尴尬全无半点做戏的成分,且猛力摇头:「实在是对不住,其实,俺只是听说,贵宗精通炼器,颇有几颗用以控制火候的火灵宝珠,这正合俺近期的目标,所以便随口提了个名头较响的,却不想没想那珠子对贵宗这么重要,是俺轻率了。」

????胖子言辞越是诚恳,疫鬼勾心中便越是发虚。

????若是平日。他绝不会多说一句,将这祸害一刀劈了了事,可眼下偏偏有求于人,只好强行忍耐,却止不住一步步落向下风。

????箕胖子见火候己足,便用肥手摸着下巴,做出沉吟的姿态,停了会儿方道:「其实只要是个质量上乘的火灵珠便好。我听说,贵宗还有一颗宝珠,似是叫日轮珠的,和干天火灵珠倒有几分相像,都是火灵聚合生成,要是我要这珠了,总不会再撼动贵宗根基了吧?」

????疫鬼勾终于恍然大悟,却又觉得满嘴发苦。

????狗屁的干天火灵珠,这胖子分明一开始就是冲着日轮珠来的,看着有商有量,十分好说话,可一句质量上乘便将所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封死。

????未勾宗里,火灵珠确实有那么几颗,可是能被千宝阁主称之为上乘的,除了干天火灵珠,便是这日轮珠了。

????也正如箕不错所言,日轮珠的重要性远不比上干天火灵珠。用此珠换疫鬼,相当公道,然而。这其中却有一个跳不过去的门坎。

????日轮珠乃是朱勾宗宗主、千机老怪颇喜爱的随身之物,自从得到后,几乎从不离身,老怪还专门为此珠设计了一套应用法门,以发挥此珠的功效。若想要从他手里拿到这珠子,且转手换出,势必得要好好地同千机「打交道」。

????可要命的是,四九重劫以后,疫鬼勾与千机这位掌宗师弟的关系每况愈下,近些年来更是形同路人,要想从对方手中得到日轮珠,只用脑子想想便觉得头痛。

????然而,相较于疫鬼的重要性,还有之前那颗狮子大开日的干天火灵珠,这已经是最小的代价了

????当然,疫鬼勾仍要有所保留,他还想着再讨价还价一番,只是这时候,箕胖子笑眯眯地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简:「这里是敝宗饲养疫鬼七百余年,积累下来的心得体会。其中还掺有百兽宗一些驭灵法门。自从百兽宗星散。这些手法几成绝响……」

????「成交!」

????疫鬼勾当机立断。

????这些报酬已经足够他弥补他日后的损失,尤其是百兽宗的驭灵之术。正是他以前饲养疫鬼时,最缺的东西。若是能将这些手法参透,与疫鬼内外交攻,他的修为几乎可以稳进真一境界,至少能省他三百年苦修。

????为了这法门和疫鬼,他便是和千机老怪彻底翻脸,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箕胖子表现得极其大方,在疫鬼勾答应之后,竟甩手将玉简抛了过去:「这是敝人的订金,无论买卖成或不成,都己是刁老哥您的了。毕竟买卖不成,仁义还在嘛!」

????疫鬼勾接过玉简,有些失神,但锤炼千年的心境不是那么容易被唬弄的,越是接近成功的边缘,他也越发清醒。

????他忽地心中一动。翻目盯着箕不错的胖脸,那点灵光接合着此界的某些传闻。慢慢将脉络串联起来。

????他将玉简收入怀中,猛不丁地道了一声:「箕阁主还没削去候补的帽子?」

????「难哪!」

????箕胖子完全没有任何意外的反应,反而表现出一副对疫鬼勾推心置腹的样子。

????「阁里那些长老一个个脑子比愉木疙瘩还硬,设下的试炼一个比一个更难。这回要贵宗主的日轮珠,还有老哥你帮忙…… 想当初,那群老不死竟然要俺去鲲鹏老妖的东海老巢里取东西,啧,那才叫一个险啊!」

????疫鬼勾面目微微抽搐,好险没一拳头将胖子的大脸轰烂,不过,有个疑问倒一直盘桓在他心里,梢做考虑之后,他问了句:「能有箕阁主这样的人物主掌千宝阁,当是贵宗的幸事,为何贵宗长老还要重重设障,多生事端呢?」

????他的言外之意便是,以箕不错的手段经营千宝阁,早该将内外弄得铁板一块,如何会让那些老不死的牵着鼻子走?

????其实,这也是隐身在旁的李珣的疑惑。

????越是和胖子见得多了,越觉得此人心机深沉,手段软硬兼备,十分了得,为一宗之主足矣,可是这胖子偏偏表现出奇怪的好脾气,任由那些长老支使,完成一件又一件惊险艰难的「取宝」行动,这实在是非常诡异的一件事。

????箕胖子闻言,哈哈一笑:「若只是执掌宗门这等事,敝人虽不才,却也足以胜任,这一点,敝宗那些老头子也都是明白的。只是,要把生意做得更大一些。冒的风险更多一些,要受的考验,自然要有不同,敝人也是甘之如怡啊。」

????李珣在暗处冷笑,不过心中又生疑问:「看起来,这胖子颇有点野心啊。不过,千宝阁虽是财力雄厚,可是要扩张,又该往哪儿扩?」

????显然,疫鬼勾也是这样想法,再看胖子时,眼中意味便大有不同。不过千宝阁位于通玄界东边,和朱勾宗八竿子打不到一起,没有切身相关之事,他也不准备深究。

????哪知,箕胖子忽地道出一句:「其实说到大生意,这里还有关于贵宗的一些事项……」

????话音方落,四道冰刃般的眼神便都投射到他脸上,较之先前的杀意冲击,只有更强。

????偏偏胖子全无异样,连肥脸上的笑纹都没有丝毫变化。(全本小说网小说网,手机站w-a-p.1<6>ks.c-o_m)

????「不只是贵宗,在俺的想法里,除了贵我两宗,还有雁行宗、千帆城,如此共计四宗,足以做出一些事情来了。」

????先前胖子身边还是寒意凛然,但当他再说出后面两个宗门,疫鬼勾和蚀神刀的杀意反都又缓和下来。只因胖子提出来的四个宗门,都不是过于强势的力量,甚至除了朱勾宗以外,其他的宗门均是远蹈世外,不怎么介入通玄界的争斗。

????显然,胖子不是在搅弄什么过于危险的事情,凭这几个宗门,也搅不起来

????疫鬼勾与蚀神刀对看一眼,丑脸上还是露出了笑容:「这倒有意思了,不知箕宗主有什么打算?」

????箕胖子却不急着回答。反而扳着指头。一个个数过来:「千帆城一贯在天星海窝着。只是论炼器之术,却是举世无双,说实话,便连贵宗也要稍逊半筹;雁行宗里一个个都是神秘兮兮,可是立宗数万年来,除了听墙角、挖地洞的手段让人生厌,他们散出的情报,通玄界也是离不开的。

????「敝宗不必说,搜罗天下至宝,买卖交易,当是有口碑在,而贵宗炼器、暗杀之术双壁辉映,亦是通玄一绝……

????在两个朱勾宗杀手面前,胖子摇头晃脑,如数家珍,末了忽道:「咱们四个宗门排在一起,两位可感觉出,里面有什么相似之处没

????「相似之处?」

????两人傻愣在当场。

????依二人的老练,本不至于这么不济。只是胖子口舌伶俐,说话时弯弯绕绕又太多,使他们的思维不自觉地跟着转圈,此时的灵敏度大不如前,一时间还真想不通透。

????胖子「哈」地一声笑,不管疫鬼勾杀人的目光,用手中竹筒在另一边手心一敲,一语道破天机。

????「咱们四宗。可是通玄界里,最纯正的商家!让俺说。除了贵宗偶尔去打打秋风,争一下地盘之类,子帆、雁行以及敝宗,几乎就是靠着各家的买卖维持生计。与其他那些一门心思修炼、打杀、师徒传道的宗门,可是截然不同啊。」

????吃他点透,疫鬼勾心思更重,当先反应过来,点头道:「这倒不错,这些年来,贵宗的生意倒是越来越红火,千帆城和雁行宗更是不差……只是,这又如何?难不成,其阁主要发起一桩涉及各宗的大买卖?如此,敝宗还是有点兴趣的。」

????箕不错嘿然摇头:「刁老哥现在就是揣着明白装胡涂了。俺已经说得这么明白,这不正是俺说的扩张么?只不过,不是敝宗一家独断,而是联合四宗。生成合力。

????「大伙同是做生意的,本身也没什么太尖锐的竞争冲突,串联起来,绝非难事。」

????疫鬼勾哦了一声,脸上分明没有兴趣:「终究都是做生意,你赚你的,我赚我的,串联也好,分散也罢,也没什么意思。」

????说到这儿,他又刺了箕胖子一句:「箕阁主的心思倒是挺大。」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