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旁枝-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三章 旁枝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35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时间的推移,众多的流言绝大部分都会消没于无形,却仍有那么几条,与事实越发地接近。

????在一场飘泼大雨之后,被涤荡一遍的东南林海,终于得到了一条被证实的消息。

????散修盟会大举南下,十万散修过境,其前锋近万人,距离东南林海,仅有两l_j路程。

????在这个距离上,诸多信息己经越发地确切明白。而其中流传最为迅速的,便是下面这段玄海乃无主之物。当为天下人所有。散修盟会乖为天下散修立约会盟之所在,当为天下散修妖魔,谋其宝藏灵脉,使其为天下修士共有之地,一切灵脉矿产。均为天下之用。

????“古音终于出手了。”李珣盘腿坐在云端,单手支颐,手肘架在膝上,意态悠闲,对此“傲令”做出评价:“她的措辞还是比较缓和的,其实,句首的玄海二字换成什么都可以。比如东南林海、北齐山脉,或者干脆说天下灵脉仙草之类的。

????“说了许多,其实就是那句话:i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j。如此言论,分明是改天换地的前奏,若她真就这么摆明车马,无疑要与通玄诸宗结下不共戴天之仇……嘿,她说得不错,时间太早了些。”水蝶兰就坐在他身边,闻言疑道:“什么太早?”“古音讲过的,若能话光养晦一段时间,待千年以后。此界人心糜烂,再登高一呼,冲击力便要比现今强上许多。像现在这局面仅仅是由古音独力支撑,人在则盟会在,人亡则盟会亡,这一点,也瞒不过人。”水蝶兰对此界人势不感兴趣,只是很好奇李珣的盘算:“听你的口气,你是站在通玄诸宗这边唆?”李珣摆摆手:“这不是非此即彼的问题,眼下的局而,很容易让人预设立场,好像不是站在通玄诸宗一边,就是和古音沉瀚一气。可这是咱们探明了古音的全盘计划之后。纵观全局才下的结论。

????也许此界还有些智者也能猜到古音的打算,可绝大部分人仍身陷局中,对他们而言,立场是不必要的,他们只需要全身自保,或者从中取利,仅此而己。通玄界三百万修士。这些人才真的占据大头“散修盟会号称代表天下散修妖魔,可真正佣首帖耳的,也就那么十几万人;通玄诸宗也不是铁板一块,正道九宗和西联诸宗水火不容,还有那个箕不错设计的四宗同盟,就是很典型的要置身事外的势力。

????“诸方立场绝不相同,各有盘算,眼下局势紧张还否不出来,一旦事态起了变化,表面的清晰分际就会立刻模糊下去。更大的混乱还在后头呢{j“哦,你脑子里很有谱嘛。”水蝶兰言语间也不知是讽是赞,“或者。你己经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比如让古音去死什么的……”“哪有那么容易?虽说我觉得占音已萌死志,不过那也要她自己动手才行,要杀她可没有那么轻松。当然,若以从中取利的立场来看,让古音去死。倒对我们最有利,就看有没有哪位义士帮着诛杀她好了。”李珣语气轻描淡写,稍顿,他忽然叹了口气:“事情到这种地步,古音身死与否、局面颠覆成败,也都没什么了。弥不觉得,现在无论事态怎么变化,结局都己经注定了吗?”李珣的感叹让水蝶兰非常吃惊,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李珣发出过宿命的论调。他似乎没察觉到自己的言辞过于消极,只是平平淡淡地讲下去。

????“我也是刚刚才想明白,古音是眼前乱局最大的症结所在,在事情没有到不可收拾之前击杀古音,确实是很好的快刀斩乱麻的手段,可就算斩开了古音这个“结』,梳理清楚的仅仅是眼前的局面“事实上,古音是一只手,她从高高的山坡上,推下了散修盟会这块大石头,顺着山坡滚动,越冲越快。人们没有在初始时阻止她,等到石头己经滚落半坡,做什么都晚了,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巨石滚落,什么都做不了。

????“散修盟会己成气候,借由此物,古音的理念将传扬天下,直至深入人心。就算古音身死,盟会四分五裂,护得通玄诸宗一时安宁,可谁敢保证。千年以后没有第二个古音跳出来,继续做那没有完成的壮举?”长长的一段话后,李珣停了口,仰脸看向头顶的晴空,稍停,方哨叹一声:“通玄界,要变天了……可惜,与我无干。”水蝶兰倒很理解他的心情,这是强者不甘寂寞的本能。

????只是李珣前半生的经历,己为他选择了一条遗世独立的路途,他注定是强横又超脱的。是一个不合群的独行客。即使想去改变,也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只能是拾前人牙慧,没有任何价值从这个层面讲,不论李珣日后到达了一个什么境界,古音对后世的影响力将是他永远无法超越的。而通玄界历史上,能与之相抗的,又有儿人这样一想,水蝶兰倒真有些佩服古音了。不过她很快就让自己从这空泛的联想中走出来,极不耐烦地道:“既然沾不上边,何必动那个脑筋?还是想想怎样解决眼前的事才是正理。

????被水蝶兰打断思绪,李珣恢复的也挺快,呵呵笑道:“是啊,还是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嘴上说着,他的眼睛也投向云彩上静卧的青衣女子。

????女子正是青鸯。

????这位理论上已经死亡的妖魔,正处在一个难以理解的微妙的状态下,水蝶兰一力主张将她带到曲径通幽去,可青莺不像两个傀儡可以随意进出虚空,御气飞行虽快,却很难携带重物,李珣只好施展驾云之术,慢慢赶路。

????全力吃行的话,这段路程李珣和水蝶兰人概只需·两个时辰的工夫,现在用了驾云术,时间立刻被拉长了十倍不止。习惯了飞行绝迹的爽利,眼下的境况说是爬行也不为过。

????李珣百无聊赖地伸展肢体,最后干脆躺在云上。半睡半解之时,忽地想起一件事,便含糊地问道:“青莺的度劫秘法是诸天羽化,纷的呢?弥的又是什么许久没有回应,李珣模模糊糊地差不多要睡着了。猛的一个激灵,霎时睡意全无。

????糟糕,不是把姑奶奶惹恼了吧在通玄界中,不论是哪个修士,关系亲近与否,对于度劫、转生一类的话题,总是有些忌讳的。这几乎等同于下界问人死时要穿什么寿衣、躺什么棺材,无异于咒人早死他大睁眼睛,想坐起来,又觉得未免太过着相,一个迟疑的工夫,水蝶兰的冷笑声已传入耳中:“难得这么关心我啊··一“我也就是随口一问。”李珣理亏,言辞便有些弱势,f要是唐突了。向弥道歉也成。”“算了,瞧你也没什么诚意。而且,这也不算什么,告诉你也无妨,其实你以前也算见过的,就是化蝶归梦法。”水蝶兰悠悠的话音缭绕耳畔,在云端的强风下。越显得幽缈不实:“这法子不只是对别人使的,还能用在自己身上。逆蝶成茧、入妄归梦,所谓生死,不过就是大梦一场,梦里梦外,并无差别。

????“一梦万载,对我而言,不过是瞬息即逝,就算是你用“同心结j害死了我,万年之后,你骨肉成泥,本仙子照样破茧化蝶,还能活得无比滋润日“哈哈!”李珣明显感觉到水蝶兰后半段是在提升气氛,忙凑趣道:“咱们公婆俩连手,天下大可去得,谁敢来寻咱们的晦气?呢,等下。蝶分雌雄是吧……”去伴着咳音,李珣小腹上挨了重重一拳,惨哼声中,他虾米似的蜷曲起来,一时间呼吸不能。不过,他还真是少见水蝶兰这气呼呼的模样,新奇的感觉让他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有一点不明白,弥逆使化蝶归梦法,入妄归梦一节还好说,前面的就有些奇怪了。我知道弥是百幻蝶法体,而这蝴蝶逆态,逆成什么“茧啊。取混沌未明之态,孕育万物之姿,有什么不对?”“再向前推,茧前面呢“前面……她的话音突然断掉。看她穷迫的模样,李珣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笑了半截,耳边风声凌厉,挟着滔天怒火,水蝶兰一记没有半点儿留情的鞭腿抽击过来,在堵住他笑音的同时。直接把他打落云端,直坠下去。

????直落下近百丈的高度,李珣才呛咳着缓过劲来,止住下跌之势,却被一种莫名的情绪驱使着,就在半空中捧腹大笑,恨不能来回打滚,以示诚心。

????便是隔着百丈远,李珣也能清晰地感觉到水蝶兰的怒火,可在他荒腔走板的笑声里,这火气也在迅速地消退。最后。妖女只是远远骂了一声“混帐”。便不再和他纠缠。

????笑声突然中断。

????并不是李珣良心发现。而是外界生出了变故。

????百余里外,不断接近的气劲撞击声,以及流散出来的独特波动。使李珣二人不但知道来者有儿个,甚至其宗门派别,也都了然于心。

????“就知道爬了这么久,早晚都能沾上麻烦。不过。是阴阳宗的,两边都是……内让吗?”李珣好奇心大起,感觉着战场有向这边靠近的趋势,李珣向水蝶兰遥遥示意,让她在云端守着青鸯,自己则飞上前去,探探情况。

????天空中的打斗所影响的人物,可不只是李珣他们·拨。

????这里虽是已脱出了雾险轩的范围,可也算是东南林海的边缘,此界大多数修士并不明白其中差别。仍有不少人在附近搜索察看。战斗的冲击波扩散开来,有不少人都在暗处探头,打听消息。

????李jbj隐去身形。停在战场数里之外。以他的眼力,足以将战场中的局势看个清楚。

????他略有些意外,激战中的二人有一个是他认识的。就是不久前在雾隐轩为他送来破魂梭的那位女修,是阴阳宗五娘中的人徉子,像是要与那边的某人会合。

????苏瑜倒是不急,只是跟在后而。柔声进:“吴姬师姐,一旦宗主亲至,你们必然抵挡不住。与其做这些无用功,弥不如考虑束手就缚,向宗主交代清楚,或可免去杀劫,甚至连弥那位情郎,都能留得性命呢习一侧李珣暗中冷笑,苏瑜说话时分明用上了摄魂迷心的法术,以打消吴姬的斗志。可惜吴姬并不上当,头也不回地冷笑道:“苏瑜。迷心术可是我代师传予弥的,如今始却要班门弄斧么?”“礼尚往来,乃是同门应有之义,师姐以为如何“说是报应临头倒更好些。只是今日弥奉命追杀我,焉知他日不会落得与我一样的下场?要知道,弥通晓的秘密怕是比我更多呢月二女追逃之时,仍以摄魂迷心之术彼此!几扰,倒让李珣大开耳界。不过听得多了,他的兴趣也消减不少,更没强势介入的打算,跟了百多里路,他便准备回返,去干自家的事了。

????便在此刻,远方的冲击突然消失,两个剧烈闪耀的生机脉动也有一个迅速陨落,就算相隔数十里,李珣亦能感觉到那瞬间迸发出咒怨之气。

????“啧,惨死啊。”李珣发现,远方那个熟人近日来修为精进甚多,刚刚那记辣手,凌厉凶毒,隐然有其师风范。

????见惯了对方柔媚婉转的姿态,此时横生一笔,却是震撼力大增。

????交战中的二女当然不可能像李珣那样,对远方战局有如日见,迟了片刻,才察觉到这要命的变化,这时候再做出反应己经来不及了。

????李jbj按下退走的心思,抱臂等着故人前来。不过数息工夫,西北天际便有人影出现,吴姬看到来人,!浪中的绝望便再也遮掩不住。

????“秦婉如,始……好习这当然不是问候,而是最恶毒的沮咒。吴姬将全副心神都投入其中,以至于被苏瑜一掌击中后心。瞬间被破开护体真息,内脏受到重创,直接从空中栽下去。

????而伴着她一起掉落的,还有一颗咳目裂口的头颅。

????熊奇落地的震荡使吴姬瘫在了地上,喉咙里呛出的声音,更令人不忍卒听李珣倒没觉得里而有什么生离死别的大悲剧。哭腔里更多的,还是对自己未来的绝望吧。

????说起来,秦婉如究竟从阴散人那里。学到了莲花八密的几层火候心中转着这样的念头,李珣看到天空中裙影飘香,阴阳宗宗主秦婉如就这么单人只影,驾临东南林海。

????这位通玄界有名的美人儿一身编素,不施脂粉、不配珠钗。一头乌丝只挽了个简单的髻,眼神平淡无波。未流露任何情绪,像一朵涩水白莲,动静宜人。

????可远远看着,李询竟感觉有股火苗在心头蠢蠢欲动,恨不得上前撕碎美人的素裳孝服,大块朵颐这个念头方起又落,等一切恢复正常,李询心中己颇是佩服。

????秦婉如明显功力大进了,其媚姿化于无形,布施于无意之间,对旁人的效果不知如何,然其余力辐射至此,却立时激发了李珣的血魔之气,如水泼沸油。反应出乎意料的激烈。

????秦婉如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略有些疑惑地向这边扫来一眼,李珣立时收束气息,将她瞒过。探察不果,秦婉如也不再分心,与苏瑜一起落下,站到吴姬身前。

????周边看热闹的散修,很自觉散到了安全距离之外。

????不管怎么说,秦婉如这样的一宗之主亲自驾临,威慑力相当强大。某个倒霉蛋因为不小心听到了某些宗门秘辛而被灭口的例子,从古到今,都是层出不穷。

????反倒是李珣又接近了些,别人怕被灭口,他可不在乎。

????秦婉如一身素白不沽微尘,根本看不出刚将一名不弱的修士断头取命。

????李珣此时倒有了些印象,那个熊奇好像是一个颇有名的散修,以行为狂放着称。在高手如云的通玄界,素行放诞,仍能活到刚才,修为显然不弱,运气也值得称道,只可惜,一切都到此为止。

????吴姬用怨毒的眼神盯着秦婉如不放。只是连远处的李珣都能肴到她的心虚和惶恐。看得出来,秦婉如在阴阳宗积威甚重。并不是靠着阴散人的余荫过日子,秦婉如并未与她太过纠缠,以目光示意那颗滚落地上的头颅,淡淡开口:f昊姬,标离宗叛门也就罢了,与情郎远走高飞便是,为何还要勾结散修盟会,图谋不轨“远走高吃?弥说得好容易日吴姬恐供到了极处,精神濒临崩汝,想硬,一〔起来,却止不住声音打颤。

????“若不找个依靠,早晚都要被弥害死。若非熊奇,我焉能逃到此处……秦婉如。始要杀我趁早。北边言明会派高手前来接应,他们己不远了习李珣听到这荒唐的虚言恐吓,不禁哑然失笑,然而笑意刚刚上脸,面上便是微怔。停了片刻,他上身略向前倾,最后却没有动弹。

????秦婉如再说了两句软话,人概是打着莫要不教而诛的念头。

????等她要施些手段的时候,“轰”声巨响,吴姬身旁的地而在爆震声中炸开,一道灰影怪笑着冲出来。只一卷便将吴姬擒住,身形不停的向上窜。

????在飞溅的土石掩护卜那灰影转眼升到十丈高空,滴溜溜打了个转儿。像是飞动的龙卷,横投向密林中去。

????在地面炸开之时,秦婉如才反应过来,再想有所举动已是太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裹胁吴姬而去。

????面对如此突生变故,秦婉如并没有立刻追上去,只是略偏头,身边的苏瑜立即领会了她的意思,起步追击。但就是这么一耽搁,前方人影已经闪入密林,把她拉开了好长一段距离,看起来是追不上了。

????不过李珣很清楚,秦婉如一点儿都不着急,让苏瑞追击。也仅仅是做个样子而已。

????不出所料,在灰影投入密林后,仅仅七八息的时间,叻啦啦的气爆摩擦声就响了起来,尖锐的嘶啸声里,密林中树木倒折,禽兽迢殃,便连在旁看热闹的散修都给轰出来不少,场面一时大乱。

????灰影没有料到密林中另有埋伏,首当其冲,直接被轰出林外,在半空中打了个滚,身子半蹲,停在树林边缘的·棵人树横枝上。臂弯下夹着的吴姬似乎是被林中的声势吓傻了,再加上重伤在身,已彻底软了下去。

????秦婉如微仰起头,打量横枝上的人影。(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x s.(..文.学网)

????来人相貌平平,装束也没有特殊的地方,一时半会儿看不透来历。只是此人明知被包围住,依然笑嘻嘻地不慌不忙,不是艺高人胆大,便是有恃无恐,联系吴姬所言,此人的来头大概也能猜出几分若是与那人身后的势力直接对话,秦婉如无疑要占下风,只可惜。她没有再浪费时间的想法,只是挥了挥手,林中平地风起,三十六道赤青双色光链飞射而出,在虚空中交织成网,向那人当头罩下。

????那人的笑脸有些发僵,显然是没想到秦婉如竟连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下手开杀。还好他的遁法修为十分了得,虽是挟着一个人,仍能及时扑出光链织网的范围。

????然而。他还来不及庆幸,眼前忽现出一个素白的人影。刹那间,二人之间进发的气劲电火,有如仙烂的烟花一般,眩目至极。

????这次近身高速攻防的战斗中,还是秦婉如更胜一筹,她窥准机会一指按下,正中对手肩窝,指力破开护体真息,至少割断了对手两条重要筋络。

????那人惨哼一声,倒栽进后面的光链织网中,·时间挣扎难起。

????秦婉如看也不看一眼,冷声道:“杀了列谁敢月那人再也维持不住笑脸,急声怒喝,可惜吓不住阴阳宗的修士。

????光链织网微微一颤,其间赤青光华流动,灼热与冰寒的气息交错进发。接连爆震,转眼就是六六之数。

????这是阴阳宗颇有名气的天是雷煞之法。阳雷碎体、阴雷毁神,阴阳交进,足以将网内修士人间蒸发。

????网中那人嘶叫声起,眼见雷光聚合,要将其震成肉糜,异变突起那人蜷成一团,身外一道的惨绿色的光环嗡声涨开,竟将四面雷光挡了一挡,紧接着,那人背上肌肉膨胀,似乎生出一个巨大的肉瘤。硬生生把衣服撑开。

????而当“肉瘤”显露在人前时,人们才发现,那上面轮廓起伏,竟是一个栩栩如生的人头模样。五官俱全,只是眼睛微闭,嘴巴的位置则裂开一个森森的洞口,瞧周边弧度,这人头竟然是笑着的。

????事实上,人们也听到了人头的笑声。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