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曲径-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四章 曲径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36Ctrl+D 收藏本站

????笑声初时低不可闻,与后方密林间的风吹枝叶声混杂在一起,可转眼便扩展开来,深厚的震波直打进周围修士的胸腔内,让他们的内脏也随之颤鸣。

????李珣扬起眉毛,他感觉得到在笑音扩散的瞬间。至少有五六个旁观的散修被震昏过去,而阴阳宗修士受到的冲击更人,在密林中埋伏的十八人,有一小半都控制不住真息运行,天里雷煞的阵法,不攻自破。

????秦婉如也被眼前妖异的景象震住了,她秀丽的眉毛整起,半晌方迟疑道:r离……何方妖孽话至中途,她突然改口,语气也再转强硬只是,人头的笑声很快将她的声音压下。在越发宏大的音波里。蜷曲在地上的人体缓缓站起来。摇摇摆摆的,脸上甚至还保持着嘶叫时肌肉扭曲的模样不过,看眼睛便知此人己经神智全无,只是一具被人操控的傀儡罢了这具傀儡,在背后撼神震心的笑声里开日说了话:“秦宗主可是揣着明白装胡涂,刚刚已经要唤出老钠的法号。何必再冠上个妖孽的名头?”秦婉如面沉如水,也不响应,只是用宗门独有的暗号联系手下,希望组织起第二波绞杀攻势然而,妖孽却不给她从容布置的机会。笑声一变,由浑厚突转高亢,似是从千尺深谷一跃而上,直抵青天云层,剧烈的转换间,似有一股直透灵魂的力量,撼动元神,使之不安其位,一时间,周边一阵哗然。

????“离魂散魄。神游万里。他是离魂和尚,散修盟会的离魂和尚习暗处的李珣低哼一声。离魂和尚是散修盟会的高层人物,十执议之·,在加入散修盟会前,就是此界有数的邪道高手。

????在十执议中,此人和报益天君是最为低调的两个,修为却稳压冰妖娘、甲道人等人一头,算是仅次于七妖、玉散人的第二层级,只是由于性格、人脉等原因,平时不大说话,也很少介入盟会的战略决策。

????眼前这个背后长脑袋的怪物,当然不是离魂和尚的真身。

????据李珣的了解。离魂和尚修行的“弥勒转生法”,可以使元神出窍,神游万里,亦能竹时分出一部分神通,寄生于他人身上,平时不显,关键时刻能够暂时夺舍控制,传说中甚至有“身外化身”的效果。

????眼前这人,大概就是离魂和尚挑选的宿主了在这种情况下,秦婉如身为一宗之卞,也不好再故作姿态。不过立刻改口也不符她的身分,故而她只是冷眼盯着宿卞,一言不发宿主僵硬的脸上缺乏表情,语气却还算生动:“秦宗主好辣手,本盟的熊奇熊执事与贵宗无冤无仇,怎么就被斩杀在此?”秦婉如没有半分退让,'r.声道:“他勾结本宗叛徒,窃探宗门机密。死有余辜。”“莫不是秦宗主认为。熊奇掉了脑袋,便死无对证了?怎么本盟几天前收到的消息,是他要引荐一名脱离贵宗的散修进入四方接引任职“熊奇执事在本盟也是有身分的人,容不得秦宗土信口诬蔑。若是宗主以为人死灯灭,一了百了,却也想得岔了。”秦婉如粉而结霜,森然道:“何来了结一说?离魂和尚。既然你也知道身分,便放下吴姬,莫要干涉本宗内务,散修盟会去管散修便是,手臂不要伸得太长。”“秦宗主是不愿善罢罢休了?熊奇己死,本盟要得知其中详情,吴姬此人不可或缺,今日老钠便要带她离去,细细询问。若事情真如秦宗主所说。本盟再将她交由贵宗处置……哦,秦宗主,不打算说理了么?”宿主话锋陡转,目光向四面一扫,将阴阳宗变动中的布置看出了人半,他夷然不俱,只是笑适:r老钠佩服秦宗士的胆仪,却不免要提醒一声,意气之争,对贵宗全无好处,作为一宗之主,务必要细细思量。”老气横秋地说完,宿主哈哈一笑,弯腰将吴姬提起来,就这么摇摇晃晃地向前走。转眼与秦婉如擦肩而过。大气中响起微微的震颤声,周边元气的波动越发剧烈,巨大的压力也一直锁定在宿主身上。

????秦婉如缓缓转身,恰好对l宿主背后那颗妖异的头颅。那人头一直闭着的眼睛猛然睁开,两团幽蓝的光芒从中进射而出光芒扫过,周围己在出手临界点上的阴阳宗修士不自主一窒,再想恢复合击状态时,天空中·股奇特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是千百道剑光破空声的混杂交融,北方天际,流光连闪,大群剑光接连而至。

????“散修盟会的先头部队到了。”李珣非常清楚来者的身分,也有点儿替秦婉如难受。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那位美人儿宗主心里的矛盾,已经2青晰地摆在脸上,叮想而知她心中的挣扎是多么强烈。

????不过,李珣之前的疑惑再度浮现出来,将自家的侄女炼成丹药确实耸人听闻,不过,由阴散人做出来,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也未尝不可对人言,何以秦婉如竟爱惜羽毛到这种地步了或者,那丹药有什么特异之处,唔,也许……秦婉如最终还是没有做出动手的决断,离魂和尚寄生的宿主咯咯笑着,慢慢腾空,向赶来的大部队靠近。

????随着距离接近,宿主背后的人头又开始蠕动,却是渐渐平复下去。石起来,这种暂时夺舍的法门损耗亦是不小,而且从渐渐明晰的气机连结上看,和尚的本体恐怕就在刚刚来到的诸修士之中,此时大局己定,便收功了。

????宿卞挟着昏迷中的吴娩,己经远离了秦婉如的控制范围,其本身的意识也渐渐醒转。

????此人是离魂和尚的记名弟子,被师父上身也不是第一回,并不怎么惊讶,与离魂和尚稍做交流,便明白了是怎么一问事,当下底气更足,连身上的重伤都无所谓了。

????在这种心态下,他的速度又提升少许,眼见就要与己方接上头,左肩一痛,似是撞上了什么东西。力道不人,却也把他震歪了身子。扭头看着空无一物的虚空,他为之愕然。

????“嘟个不长眼的东西,飞起来就不看路了吧月大刺刺地现身出来,李珣抱臂斜院,不带个正眼石人的模样。

????宿主震惊于对这个就藏身在自己旁边的人物竟毫无所觉,本能地一个激灵,不愿另生事端,刚想绕开,胸前一紧。己被李珣劈手抓住了衣襟。

????就像是一次最平常不过的口角,李珣扮演的二愣子也相当出色,然而只有被揪住的宿主,才能在近距离下。看清李珣眼中妖异流动的血光。

????在对上这眼神的ij那,宿主便似是被蛇盯上的青蛙,榷个身子都僵硬了。耳朵接收到来自李珣的警告:“以后再进别人家,记得先敲门阴森森的话音直透进宿士心底,儿乎把五脏六腑全数冻结。然而与这感觉相背离,他右肋及腋下,像是被烧红的铁水泼到,灼痛伴着焦糊的味道,瞬间打垮了他的感官承受极限他开始惨叫,撕心裂肺的叫声里,后腰处挨了一记垂腿,整个身子都被瑞飞,直掩向更高处接应的队伍之前。

????而在他高飞的身体周围,还缭绕着点点飞灰。

????滞后片刻。他终于明白了这些灰烬的来历一右肋下夹着的吴姬,己经形神俱灭。除了渐渐周围这点儿残灰,再没有半丝痕迹。

????就在宿主中腿的刹那,停在半空中的散修中,有人低哼一声,尾音却是哑了。李珣准确地捕捉到了这极细微的声息,笑吟吟地扭过头去。最后却也没什么表示。仍然抱臂虚立半空,等着对方做出响应。

????不过,他等来的,只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除了那个宿主被摔到数组前,曾引发了微微的骚动之外,这几百个散修中,竟然没有一人出而应对。

????这倒不是说他们真的不动如山。而是藏身其中的离魂和尚吃了个暗亏。被李珣借着宿主隔山打牛,一时间气血翻涌,根本喘不过气来,主事的不开口,这些打下手的如何能越坦代鹿李珣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见散修群原本不可一世的气势,以几可目见的幅度向下掉落,他嘿嘿一笑,径自转身,和秦婉如打招呼:“秦师姐,好久不见,一向可好?”“多谢师弟挂念,还说得过去。”秦婉如亦浮上半空。俏脸上绽开笑描,那是如释重负的笑容。仿佛身上的千斤重担一朝卸下,便连宗主威仪也在笑容里融化掉了“今日多亏有师弟在此,否则被那贱娜逃走,又是好大一桩麻烦。”“哪里。前些日子多亏师妞送来破魂梭,帮了我的人忙,今日只是投桃报李罢了。”李珣客客产〔气的,与之前对宿主的气扬跋雇差别明显。客气话说完,他顺势一转,低声问道:“可是因为r姬儿l的事么?”秦婉如神色一黯,几可不见地点了点头。

????李珣做恍然状,哦声之后,又很是迷惑地问她:“羽夫人已然与世长辞,这种事情,当断则断,若真不能解决卜净,也就是那回事了。师叔向来不计毁誉,师姐也无需太在意才是。”师弟说的是,我只是没想到这贱牌竟勾结外人,还扯上了散修盟会,才让事情不可收拾。多亏了师弟帮忙……嗯,离魂和尚,他真的来了习李珣闻声回头,恰见到一个粗壮的光头,身上松松垮垮覃着一件灰钠,分开散修群,站在了前面。稍停,光头沉声说话,声音宏亮,却不像之前夺舍时那么张扬:“百鬼道人。上前说话。”这种悄势下,李珣哪能任由他揉捏?根本就是不理不睬,径自与秦婉如说话:“师姐这回也算是把散修盟会得罪了,后面可有应对之法?”秦婉如知道他是故意晾着那和尚,便莞尔一笑,很是配合地响应:“在抢回娘亲的那一刻起,便将他们得罪透了。可只有f就是r明心灵竹j啊。

????秦婉如笑意微微,里面有些别样的意味:“这]l日有人说,灵竹被百鬼化身的血魔斩杀在北齐山脉深处,尸骨无存。消息传得活灵活现,明心剑宗甚至派了得力的修士去查探呢。”“昵,是吗?”李珣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而这荒唐的感受也仅仅持续了一小会儿,他便开始奇怪,这种流言是如何兴起来的?总不会是某人的阴谋吧,可看起来又毫无意义。

????李珣想着,也许应该用灵竹的身分回山一趟。或者……趁势做个了断这个念头只一闪,便被他压在心底最深处。

????此时,离魂和尚理智的底线终于被心中毒火冲得七零八落,刺耳的尖啸声从那边轰传过来:“狂徒具备离魂荡魄之功的音波,瞬间与李珣体内的魔气搅在一起。

????没有任何意外,燃血元息轰然反弹。李珣周边的溢度陡然攀升,高温烧灼空气发出的劈剥杂音,仿佛是千百怨灵厮磨扭曲,以秦婉如的修为。也忍不住退后一段距离,以平复体内盆蠢欲动的元气李珣不紧不慢地转身,遥遥盯着那妖僧,正要有所动作,心中却忽有所感。视线往边上一瞥。他冷笑了起来。

????几乎与笑声同步,散修群侧方,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响起来:“离魂大师,众执议通过的命令,可不是旁生枝竹这嗓音,李珣是听过的。辨音识人,再结合对方的生机脉动,他很快就确认,来者正是古音的亲信,妙化五侍之首的宫侍。

????虽是奴娜身分,可宫侍言辞中,对离魂和尚竟是毫不客气,与斥责无异。妖僧听了,偏偏暗吐一口长气,知道这个台阶,总算有人给铺下了。

????所以,离魂和尚很是唯唯诺诺地应声,侧身向宫侍解释百鬼如何击杀了吴姬,又如何暗算了他,任务因此失败云云。

????宫侍对这些均了然于心,并不过多发挥,只淡淡说话:“此事乃突生变故,怨不得大师。既然事情已成定局,便撤了吧。”这正是和尚求之不得的。当然,某些姿态还是要做。带着几分不甘,恶狠狠投来个眼神,继而破袖一卷,当先离去。

????只是,无论怎么做作,都摆脱不了灰溜溜的味道。

????“有心机却无忍性,怪不得他在十执议中沾不上半点儿发言权,古音将他吸纳进来,除了修为之外,更看重他这性子吧。”李珣正琢磨其中的微妙处,却见宫侍并未离去,反而向这边飘过来。最终停在数丈外。遥施一礼:“百鬼先生,埠子代我家宗主向您赔个不是。”宫侍衣饰华美,仪态端庄,话却谦卑得过分。李珣难得有些心中打鼓,脸上当然不显出来。只笑道:“古宗主太客气了……”“宗主说,先生入主雾隐轩,那东南林海便可算是先生的产业,敝盟不告而入,确是失礼。只是情势逼人,不得不在此了结一些事情,还要请先生见谅。

????“且敝盟成员良劳不齐,纵然尽力约束,恐怕也有所疏漏,若是他日不小ii’冒犯了先生,还请先生高抬贵手,只略施薄惩,教训一下便是。”李珣听得笑起来:“古宗主把本人捧得太高了些。这样,宫夫人且转告古宗主,我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比不过古宗主的大气,但求守园护宅而己。其余事项,不需在我这儿备案,真到了变故临头时,恩对恩、怨对怨,弄个分明便是言罢,他一拂袖,就是不愿再谈的表示了。

????宫侍神色安定。也不纠缠,再施一礼,很干脆地告辞。

????李珣行着她的背影,明白自己拒绝了古音又·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示好和招揽的诚意一如果,这真算是诚意的话。

????秦婉如在旁惊叹一声:“古音对师弟很是看重呢。

????“古音的看重,不要也罢。”李珣感觉到秦婉如言语中微妙的情绪,也多说一句,以安其心,“与她站在一起,最后总没好卜场的。”秦婉如闻言为之一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直接向李珣告辞:“散修盟会南下,宗门正是多事之秋,我不能长时间在外,今日得承师弟的情分,当图后报。”“言重了。”李询并没有虚伪地客气两句,略一欠身,算是送客。

????秦婉如再一回礼,便携林中的手下向南飞去。感觉上行色匆匆,li程确实紧张得很。

????李珣看着她的身形去远,忽地一声长叹。

????“啧。和老情人依依不舍呢?”水蝶兰突然的发声,却没吓到李珣。

????他早知道水蝶兰跟了过来,在高空看热闹,此时只是撇了撇嘴,道了声:“哪里。”惊讶的人反倒是水蝶兰。正奇怪问。又听到李珣的低语:“我不在雾隐轩这段时间,秦婉如有没有向阴重华飞剑传讯之类的“怎么,有问题?”水蝶兰明知故问。

????李珣嗯了一声,却没有正面响应。

????水蝶兰想了想,摇头道:“没有石到,不过,大部分时间我都在闭关疗伤,便是她们之间有联系,我也不知道。再说,这种事情,你直接问阴重华便好了吧,她还能瞒着你不成?”“一会儿我问问……”李jf嘴上说着,招呼水蝶兰登上云彩,再度向东而飞去。感觉着飞出数百里外,他伸出左臂,在水蝶兰疑惑的眼神下。晃了晃紧握的拳头:“有没有拷问修士元神的法子?”怎么李珣微笑着摊开手,掌心处。一团轻纱似的红芒慢慢滚动,而其中央则有一层极淡的雾气,不停地组合变换形状,一时半会儿,也辨不清究竟是什么东西。

????不过,水蝶兰只是稍怔,便明白过来:“这是那个吴姬的……”李珣无奈地道:“击杀她之前,我以攫灵法锁住了她的元神,不过这种手段我也是第一次用,没有把握好,用力重了些。”“你也知道下手重了?”水蝶兰同样以无奈[t1应。

????“要是你能禁锢元婴,甚至是剥离一个较完整的元神。我有成百卜千种法子让她把知道的东西全给吐出来。可现在这半死不活、风吹就散的样子,怎么也要一些镇魂安神的法宝来配合吧?”说着,她又不满道:“人心莫测,私心杂念谁都有,要是都像你这样,眼里容不进半点儿沙子,还有别人的活路没?”李珣知道她也只是嘴上说说。便笑着摇头:“有备无患而己。”他将那元神残片收回来。心里则在回忆雾隐轩中有没有水蝶兰所说的法宝。其实他也不怎么着急,反正阴散人被他控制在手中,就算秦婉如发现了又怎样对他而言,狐假虎威的口子,早己过去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再无事端,李珣和水蝶兰一路急赶,终于在第二天正午时分到达目的地。这里距东海之滨不远,偶尔一阵强风,鼻尖就能嗅到淡淡的海腥味儿。李珣略估计一下此地到海边的距离,奇道:“曲径通幽也不大啊。”“能大到哪里去?”水蝶兰的心情很好,免费送他一个白眼,“方圆千里也不小了,青老喜静不喜动,而且,地方要是再大些,他哪照顾得过来照顾?李珣脑子里马上浮现出一个慈悲为怀的老花农形象。

????不能怪他胡思乱想,毕竟青帝遗老的事速离他太过遥远,以至于没有任何信息可供参考。

????唯一的相关概念,就是这个即将见到的人妖魔,是此界资历最老、修行时间最长的前辈,通玄诸宗的开派祖师在他面前,也是不足道的小毛头。

????水蝶兰才不管他想什么,指挥他落下云头,停在一个地势偏低的山坳里。

????接近地面,李珣才发觉,这里的树木相当巨型,粗叮十围的大树在这里随处可见,林木高可参天,深绿的树冠连接成片,几乎完全遮挡了天光,酷着的威力登时被砍掉大半。

????水蝶兰微微一笑,也不说话,自去抱起青莺,领着李珣在巨木间穿行。

????初时的疑惑过后,李jij稍一静心,便感觉到水蝶兰mi气机变动频繁,差不多是一瞬百变。就这么走出一里多路,水蝶兰至少变化了近万次。让李珣眼花缭乱之余,也越发地胡涂,这算是幻术基础表演么终于,水蝶兰停了下来,就站在一棵巨大的榕树之前,闭目调息。

????李珣不知道她打算做什么,不过,就算她下一刻直接穿进大树的主干,并说这里就是入口,李珣也不会吃惊了。

????调息的时间有点儿长,李珣闲来无事,便开始打量眼前的巨木。

????这株榕树真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岁月,正所谓独木成林,庞大的树冠及各个方位或横生或垂地的枝干,几乎笼罩了近亩方圆,其间枝叶错杂。意态横生,当得上壮观二字。

????最难得的是,在丛生的枝l:和垂地根茎包围下,粗大的榕树主一于依旧浑然一体,显得分外厚重。不像大多数占木那样,主干己经空心或分叉。

????正估计此树的年岁,水蝶兰那边的变化,还是让李珣瞪人了眼。

????就在他眼前,一根柔枝从树冠上缓缓垂下,上而还点缀着三五片新叶。绿莹莹的十分耐看。水蝶兰腾出一只手轻轻拈在树梢处,回眸看来,眼角唇边,分明就是狡黯的笑容。

????下一刻,天旋地转。

????李珣想了一万种进入曲径通幽的方式,却没想到竞然如此粗暴。以他近乎不死不火的魔躯法体。竞然也在这天地旋动的感觉中晕眩起来。

????当然,天地并非真的在打转,而是充斥天地间的巨量元气,在那瞬间阴阳倒颠,相对平衡的状态被一举打破。由此产生了强烈的漩流,且与他体内真息冲突、共鸣,最终反应到肉身感觉之上。

????晕眩其实就是一眨眼的事,李珣很快就恢复正常。

????他第一时间抬眼去看,却被突然放亮的天光映得微醚眼睛。等他再把眼睁开,眼前的景象让他忍不住深吸口气,沁入心肺的,是轻淡的水气,揉和着若有若无的青草微香。

????周边遮云蔽日的巨木群落不见了大半,眼前还是那株老榕树,枝叶垂根的位置都没有任何变化。然而李珣感觉得山来,它己经明显不同了。

????代替巨木群落的,是一片不算宽广的水域。

????碧绿的湖水环绕周边,将老榕树所在之地,围成一个小小沙洲。老榕树巨大的树冠边缘已经生在水上,旁边却有片片浮莲荷叶,从沙洲一直延伸到对岸。

????对面岸上,仍是一片林子。依稀可以看到更远处铺开的草甸,还有偶尔点缀的片片水光,几只水鸟飞起来,在半空中绕行一圈,远远飞走了。

????这里是·片湿地,也就是此界传闻中的曲径通幽。

????也许有些名不副实,可相较于曲曲折折的小家子气。李珣倒更喜欢眼前生机勃勃的景色“怎么样?”水蝶兰仍在树下,笑吟吟地说话,“这是青老以自成天地外化而成的空间,比不得雾隐轩,你可莫要嫌小。”“哪里的话,真是好地方习李珣真心实意地赞叹一声。同样是自成天地的神通,雾隐轩靠的是禁法,而青帝遗老则完全凭借自己的修为。

????只这一手,恐怕便不比钟隐差到哪里去而水蝶兰之前那一串举动,应该就是以特殊的方式与青帝遗老联络。这个独立的空间只能从内部打开,若主人不愿意,便是天皇老子也进不来,怪不得此界只传曲径通幽之名,却连大概的方位都找不到……咦?照水蝶兰这么说,曲径通幽岂不是青帝遗老一人的私产?这个可与其余几大绝地的情况截然不同。

????心中转着这些念头,他又奇进:“怎么不见青老?”水蝶兰闻言一笑,蓦地扬声叫道:“青老,那小子和你打招呼呢!”叫声未落,平地风起,吹动眼前这棵榕树枝条,哗哗作响。

????李珣先是惊讶。但很快就醒悟过来。

????那风过枝叶的微响,轻重有节,若过滤掉里面沙沙的杂音,起落中不正是一句最平常的问候吗贵客临门。可好么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