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计划-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九章 计划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42Ctrl+D 收藏本站

????天芷保持沉默,兜帽的阴影隔绝了鳅鹏老妖的视线,虽说这种遮挡只要运足目力便能石破。可敢对她作出无礼举动的家伙,就要有与她决死一战的觉悟。

????暇鹏老妖非常理智地没有深究下去。再将目光转回来。李珣摊开双手,笑道:“人各有志,敝人的心思不在那上面。”他有意无意连说了两个“人”字,鱿鹏老妖眉头微皱,终究没再说什么。他也知道此刻在曲径通幽里,他是最不受欢迎的那个,偶尔用用厚脸皮没什么,但要是死继烂打,就未免太**分了。

????还好,此次前来,毕竟得了副药方,对治疗伤势大有好处,也得知青帝遗老搬迁在即,东海范围内,他最忌惮的对象便少了一个,此行也不能说空手而回。

????他心中己萌生退意,再打量李珣,便换了种心态。

????他相当清楚,拥有雾隐轩的百鬼,将是东海妖联不iii_避的强邻,日后想要采集东南林海内丰富的资源,无论如何都绕不过这位。眼下即使不能处好关系,却也不能把人给得罪了。

????想到这里。他笑声沉沉,震动胸腔:“强扭的瓜不甜,确是这个道理。

????说着,他的目光却停在箕不错的肥脸上:“记得箕小哥曾经说过,大伙同在东海之上,要想相安无事,不外乎互补共生四字。我去当我的土皇帝、箕小哥去做他的生意,至于诸位,则尽去过逍遥日子。嘿,这情景想想,倒也不错。”青帝遗老淡淡回应:“诚哉斯言。”鳅鹏闻言大笑,一摆宽袖,就这么转身离开,青帝遗老自去为他开辟通往外界的出口。

????看着高有丈许的彩光门户将其雄伟的身形完全吞没,李珣手抚下巴,若有所思:“以鳅鹏老儿的威望,若说啸聚东海,称霸一方,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他以前就是这么干的,要不然你以为海i闹妖王这名号是怎么来的?记得有很长一段时问,他在北边的势力己扩展到陆地上,把明心剑宗都压得很惨。只是后来钟隐下山,连着几场大战,把他打得躲到深海几百年……”“哦。对了。是有这么回事。”李珣马上记起来,这个大妖魔与明心剑宗之间,倾五湖三江之水也洗不尽的仇恨当时年轻,只把那些传言当故事听,不求甚解。如今想来,这仇恨的根源,就在于纵鹏老妖的野心。与明心剑宗传统势力范围的碰撞一显然,这不属于互补共生的范畴。

????说到互补共生,李珣不由再去看箕胖子,只见这厮的表现是越发的不堪了,他眼睛突出,“用力”地打量周边的环境,那股贪婪劲,似是恨不能将眼前手边的一切,都目圈吞到肚子里去。

????宝啊,都是宝啊。先天灵物,又有后天精炼,偏又能尽展其天然姿态,手段尽在有形无形之间,这里……可是一整块大宝贝!这真是曲径通幽啊……”看箕胖子大有将这里挖地三尺,钻研透彻的意思,李珣也在旁凑趣:“难得这里来了客人,不如我与青老分说。请他邀你在此住段时间,如何他言语中似乎不怀好意,至少箕不错听着是这样。当即脸色青白,肥手连摇:“呱,不不。不必了!今日能进曲径通幽一游,己是天大的福缘,不敢再劳烦师弟和青老。

????箕不错刚刚已见得青帝遗老发声的方式,很自然地犯了同李珣一样的错误,拱手作排,除了对李珣之外,全冲着老榕树去了。

????“那边基业草创,千头万绪,实在是脱不开身。且师弟与旧友相聚,我插在中间也不是个事,不如就此别去,以图后会。”说完,他眼巴眼望地看着李珣,等他判决。

????明知胖子可怜的模样里掺了不少水分,李珣仍不由失笑。箕不错能以一派宗主之尊,作出这等情状,他便是配合一次又何妨?只是……他转头看向天芷,这女修依然静静站着,似乎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事态。

????都不怕身分暴露,伐又何必做这个恶人?”李珣知道,今天确实没时间来“榨油”了,不过,要他就此放过箕不错,也不可能。想了想,他笑道:“也好,便不耽搁师兄的正事了,不过最好是留下个联络方法,方便你我兄弟联络感情。”“那是当然。”箕胖子生怕李珣改了主意,一口答应下来,随即在怀中摸出一对碧玉环来,大小约可箍在上臂处,玉色幽绿如水,十分可人。

????“这件宝贝名唤r碧落黄泉j,环分雌雄,雄环为碧落、雌环为黄泉,合在一起时也没什么异处,但分持二人之手。虽相隔亿万里,仍可隔空传信,须臾可至。虽比不上三皇剑宗那件垂丝飞环,可以毫无限制,透空现形,却也算是一件异宝。”说着,他将碧落环递过来,李珣也不客气。伸手接过,心中想的却是洛玉姬那件耳饰。当年在龙环山上,他亲眼见过洛歧吕以垂丝飞环遥唤冥火阎罗,如今物是人非,良可谓叹。

????箕不错送出宝贝,却不见李珣放行,心中更是打鼓,只能轻声细语地试探:“师弟,你石李珣闻声回神,见他这模样,哈哈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背,道了声“不送”,自有青帝遗老动手,将胖子扔了出去。

????胖子一离开。世界立时清净不少。天芷上人仍是一言不发,却除下了兜帽,露出她倾国倾城的容颜。

????与往日不同,她青丝未盘髻,只是简单束发在脑后,林间微风拂过,吹动发丝轻摆。李珣石得消楚,女修发丝间分明有暗红光华流动,莹然如玉,妖异绝艳。

????水蝶兰移过视线,与李珣对视一眼,均知天芷上人身体的魔化程度之深,已接近于锤炼血影妖身的地步。这般勇猛精进,便是在无上天魔之道中,也是少见,足以与李珣相媲美。

????青帝遗老同样看得清楚,树冠间清风穿过,似是一声叹息。李珣有骨络通心之术傍身,肌体魔化表征并不明显,而天芷却是将侮一分变化都刻在了外在形貌上,叮以通过这些“刻痕j,了解她魔化的进度。

????生来便是妖魔之身,与人身强行转化为妖魔,绝不是简单的等同关系。其中对心智、情感的影响,将是远超出任何人想象的深远。

????绝大多数实现魔化的修士,都承受不住这一过程中带来的精神冲击,最终在旅狂中自我毁火。

????李珣现在还看不出端倪,天芷上人,却己游走在那个边缘了。

????青帝遗老将感慨压下,悠悠开口:“我在此地隐居多年,心若止水。今日搬迁在即,却起了邀朋唤友之心。刚刚请百幻胃昧相邀,若有失礼之处,l人不要见怪。”天芷上人闻言略一欠身,脸上虽没什么表情,礼数却还周到,姿态也放得极低:r久闻青帝之名,能得前辈相邀亲入曲径通幽,是晚辈的福气。”青帝遗老知道天芷上人的心思不在这里,也就不做太多虚文客套,吩咐水蝶兰代他招呼客人。便自去做未完成的搬迁工作。而这么一动,天芷便隐约察觉到他的特异状态,女修看看老榕树,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李珣却是恍然大悟,对水蝶兰低语道:“青老请人进来,是……“现在才知道?那是帮你解围呢,被那两个家伙追着跑,丢不丢人?”李珣笑了起来,其中大半倒是因为听到明矶被形容为“家伙”,觉得特别新鲜。水蝶兰横他一眼,示意天芷上人那边正等着呢。

????得她提醒,李珣微微摇头,眼前的问题超乎想象的麻烦,他绝不会以为。天芷要求获得雾隐轩的出入之法,是看上了这块洞天福地。此人的念头大概是……上人刚刚说到雾隐轩,不知何事他有意拖一拖天芷的耐性,叮惜,对方并不配合,直来直去:“我需要雾隐轩的出入之法,我们可以做交易,怎样都成。”老子要睡弥,成不成李珣有点儿恼火,不过这种话也只能在心里说说,他还摸不透天芷的心思,要是她脑子发热,·口答应了呢?叹了口气,他小小退让一步:“理由呢天芷睦孔中,血红颜色似乎深了一些:“故老相传。雾隐轩在东南林海中自成天地,而其中空间妙用,遍及林海每个角落无远弗届,可有此事?”李珣毫不迟疑的回答:“不错,正是如此。”“我要的就是这个。”天芷盯着他的眼睛:“我不占你的便宜,只要这个在东南林海随意出入的办法。”水蝶兰见她如此不知好歹,眼神如针,冷冷刺去。

????李珣反倒不生气了,负起手,笑吟吟地说话:“如此。我只要上人的不夜城城主宝座,取个名义在身,其余一切如故,可好天芷闭口不语,日光却移往他处,不与二人对视。

????李珣语气也和缓下来:“我知上人品性高洁,不会在乎这些身外之物,所言必有所据。如此还请上人明言,要这出入之法何用?若是理由适当,本人绝不吝尚……”说话lu],他己感觉到水蝶兰情绪波动,眼睛一转。又笑着补充:“其实,这雾隐轩自成天地,内外门户,全由禁法勾连,一处变、处处皆变,山入之法便如门锁钥匙,可随意更换。若上人仅是临时有用,我可以给予数日时效,过期则废。如此,或可两全其美。”水蝶兰暗踢他一脚,旋又当成没事人一般,笑嘻嘻地吞两人交涉。

????李珣只当微尘加身,仍看着天芷。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转过脸来:“散修盟会兵压东南林海,十万散修均是四方接引中的精锐,这己是古音的根本,不容有失。古音必然坐镇其中……她话未说完,李珣己尽知其意,神色不动,却微垂脸而,陷入深思。天芷的话音依然继续下去。

????“鬼门湖九幽噬界之事。我己有所耳闻。如今妖风、青有与古音反目,她身边防护己到了最虚弱的程度,而其本身屯伤未愈,所虑者,惟有她身边的魔罗喉而已。

????“若有你相助,利用雾隐轩的手段。破开周边十万散修的屏障,我有信心将其击杀。”李珣暗叹一声“果然”,没想到前儿日他还同水蝶兰讨论所谓诛杀的可能,眼前便真的跳出一个来。

????只可惜啊,··…他脸上现出苦笑。

????天芷的消息,明显来自于西联一方,而当时七修尊者等人在九幽噬界之前,便被妖风、青莺惊退。此后只是用了一二细作,远远探查消息,九幽噬界之内所发生的事情,他们可说是一无所知。

????他与古音也就罢了,一个是孤家寡人,交往的圈子也就是水蝶兰等有限儿人,不会刻意传播:古音则因损失惨重,想来不愿声张。

????奇怪的是幽离神君,不知他为何将秘密捂得如此严实,这些日子过去,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漏出来。

????心思转动间,李珣已经计较了许多,他抬起头。直视天芷上人,缓缓道:r传言不足信,上人在计划之前,为何不问问我这当事人呢?”不等天芷回过味来,他便接续道:“就算上人能利用雾隐轩在东南林海出没自如,也只能像上回千折关一般无功而返。上人可知,古音身边如今并非是魔罗喉,而妖风虽与其反目,也依然受她节制呢天芷终于心生震荡,讶然看来。

????李珣从容不迫,并不急着为天芷解惑,而是徐徐理清脉络。

????“古音一手操持散修盟会。威望卓着,可毕竟时日尚短。近来又有半数执议或死或叛,其间派系林立、人心浮动。古音若在,还能压制一二,反之,这数十万之众,恐将溃不成军,散修盟会亦将不攻自破,若上人真能行博浪一锥,一举功成,倒真算是功德无量。”天芷知他有意主导场面,语气越发冷淡:“这与我无关。”“虽非上人本意,事态却必然如此。”李珣随手拂开一条斜生的树枝,悠悠道:“不瞒上人,我与古音亦有积怨,上人若能功成,将有大利于我。如今上人沉祠己起,修为精进,先天五色神光又是霸道绝伦。若能计划周详,一击中的,我也是乐见其成,只可惜,事情远没有上人所想的那么简单。”就李珣的身分地位而言。这话有些托大了,天芷却不以为怪。她稍稍思索一会儿,终子折下身段,道一声:“请指教。”李珣微微一笑,不再故作玄虚:“此事还需从妖凤、青莺杀入鬼门湖时说起……再描述一遍九幽噬界的过程,也花了不少工夫。等到李珣摘重点讲完,天色都有些暗沉下来。

????在没有被不动邪心淆乱心神之时,天芷的养气功夫相当了得,青有、魔罗喉两大妖魔横死的消息,她也能稳稳承接下来,至于玉散人傀儡之事,更是不在话下。

????只是,在确认了古音身边仅有的防护力最之后,她略有些躁动:“虽有妖风受其节制,但离心离德之下,机会只比设想的更好,若是有你配合……”“没那么容易。不说古音还有没有后手,上人恐怕不清楚雾隐轩的禁法布置及其局限吧。”李珣点了几个关键处:“禁法控制范田虽是遍及东南林海,但对天空高处,却无能为力;分光镜可以检视每个角落,可其对宗师级高手而言,根本遮瞒不过,反而会打草惊蛇;内外天地的连接,虽有无视空间距离的好处,可元气波动剧烈。想出其不意,难度也非常大……”其实,将诸多难处一排列,一点一滴地打消天芷不切实际想法的同时,李珣也在梳理心中的思路。

????不可否认,天芷愿意做那出头的钉子,让他有些心动,之前所说的那些好处,也都没有半分打折。若能借势一举击杀古音,又不损自身分毫,他又何乐而不为嘴上说着,各项疑难也都清晰起来。他忽地指向周边湿地,问道:“上人觉得,这曲径通幽,可算在东南林海之内?”那是自然李珣点头道:“那上人可知,雾隐轩出入虚空的法术,在这里己经失效?”不等天芷反应过来,他手臂一圈:“不只是这里,从海边起,自东向西的森林都不在雾隐轩的控制范围内。也就是说。若古音停留在此处,上人最大凭依将毫无用处。”看天芷览起秀眉,李珣仍不打算歇口:“上人也许觉得,古音未必会驻留在此。可是昨日那场异动,上人可有感应?”所谓异动。指的就是青莺飞升时那一波影响范围极广的震荡,算一下天芷昨日的位置,李珣猜测她应该能有所感应才对。

????不出他所料,天芷在深思中,略微点头。

????“那其实是青莺……”三言两语将相关情况说出来,不理天芷上人惊讶的表情,李珣再度施以重锤:“那上人是否知道。就在这曲径通幽之下,又是什么所在连续三锤轰下,就算是天芷上人养气功夫再好,也有些抵不住了,她终于发现,自己的计划实在是千疮百孔,不值一驳。

????而此时,李珣也想到了另一个关键处:“还有,此界有类似想法的,恐怕并非上人一个。通玄诸宗纵然摒弃前嫌,通力合作,都很难与古音的散修盟会正面对抗,更何况肚皮里各有盘算。

????“就算合作了,且战而胜之,那损失也绝对不可接受。相较而言,刺杀之道虽七不了台面,可行性却要大得多。上人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天芷缓缓摇头,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和宗门联系了,“天芷上人”这位一派之主,仿佛人间蒸发一般,世间出现的,只有眼前这个诡秘嗜杀的血魔而己。

????“这是非常有可能的。那问题就出现了。谁知道大伙的刺杀计划之间有没有冲突?若是在这上面,彼此拖了后腿,要指望古音自己笑死,恐怕不太现实吧。”没人欣赏他拙劣的笑话。李珣讨了个没趣,也不当回事,自顾自地作出总结。

????“以我之见,上人有r一击不中,远遁千里j的能力,却很难保证一击必中的效率。无论成功与否,于上人都是无碍的,可古音却绝不会再给上人第二次机会,而其报复,恐怕也将是前所未有的猛烈。

????最后一句,才是打动天芷的关键。

????不论如何,不夜城的基业,都是天芷绕不过去的心障。若是因为事机不密而失败,很难想象不夜城能够抵挡住古音的怒火。

????看着沙洲外莲花横生,平静无波的水面,天芷良久未发一言。

????在李珣几乎认为她已入定的时候,她越发冷澈的声音才响起来:“你又是何打算?”“自然是与上人合作……”r借li杀人?j天芷一语中的,李珣也没有否认。而且,他也没必要对天芷说,其实,这只能算是一场动静较大的试探!散修盟会之外。恐怕没有人会像李珣这样,总能得到一些与古音单独相处的机会,有很多次,几乎是举手便可将古音毙于掌下,最后却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错失良机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回数多了,李珣便觉得自家的忌惮心理十分严重。究其根源,还是因为他探不到古音的底细。

????曾经的真一宗师、如今重伤在身的柔弱女子,两个反差强烈的状态合在一起,结合对方深不可侧的心机,使得谨慎惯了的李珣很难下定决心破釜沉舟。

????今日偏有天芷主动送上门来,以其骄傲与决绝,也只有利用这种形势,才能充作马前卒使用。机会难得,他又怎能放过笑了一笑,他不再纠缠于这些潜隐的心思,只道:“合作与否,由上人一言而决。”天芷冷冷一笑,并无半分犹豫:r我只在意古音的生死。”旁边,水蝶兰斜倚树干,完全不介入两人的商谈,只是见天芷自愿充当李珣手里的刀子,方嗤声一笑,当然,这小小的不协调,均被二人自觉的忽略过去。

????李珣借势成功。心下大快,也干脆豪爽一回:“若不嫌冒昧,我请上人到我的雾隐轩一行,那里清净无人,元气充沛。正是修行的好去处。

????“我再将欠l人的三干字送上。这几日便可修行精进,巩固法体,若能使修为更进一步,l人也就无需借重外物,心口的锁心寒铁,便可取下来了。”天芷不动声色,只轻轻点头,显出她对那三千字并不如何在意。

????李珣观其态度,立知在自家性命与古音性命之间,天芷无疑更看重后者。如此李珣在设计计划时,受到的限制便小得多一吩都不看索自家的性命了,我又何必做好人他开始思量,如何刁能将这突来的助力,用到刀刃上。

????榕树下陷入沉寂,却有一层无形的力量缓缓扩张。万里之外,那个算计别人、也总被别人算计的女人,不知有没有感应这一刻,李珣的思绪。突地便做出一个大的跳动,落到了仍无踪迹的青吟身上。

????古音与青吟,两个女人,究竟是谁更让他更忌惮一些,这是个问题。

????喂,人家都要与你合作了,你定下计划没有?”此时此地,能拆他台子的,也只有水蝶兰一个,不过,他虽不能说是成竹在胸。却也有清晰的思路在前“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情报。所谓知己知彼,我们需要肯定古音所在的大概位置、身边护卫的深浅,这是知彼;还要知道自己究竞能使出多少力气,这是知己。

????“前者反而好办,散修盟会人多嘴杂,情报易于掌控,倒是i.知己j之事,需要好好谋算一下。”“嗯,为什么?”水蝶兰是真的好奇了。

????“因为,要杀古音的人太多了。”李珣摊手苦笑:“正道九宗、西联且不说,就是刚才的鳃鹏老儿,难道就不想找回在古音那里丢的面子?再加上我们这一拨,四方都要杀她,这便是四股力道,我可不觉得这四股力道能往一处使。

????天芷想了想,说道:“『杀风l之鉴不远,安知通玄诸宗不会再来个“杀古i之类的行动?”“欺负孤儿寡母,怎能与刺杀雄主王侯相提并论水蝶兰的定义很是古怪,却又相当准确。李珣嘿嘿一笑,转向天芷道:“这件事。恐怕还要上人亲自出马。以上人不夜城主的身分,至少正道九宗一方的消息,不会有错。至于西联……”正想着,天芷己冷声拒绝:“不叮能。”“嗯?j李珣讶然抬头,但在看到天芷形貌的刹那。己是恍然。不错。此事绝无可能天芷的魔化己是不可逆的程度,外表虽依然清丽绝艳,但其中血杀决气,明眼人一看便知。她可没有骨络通心之术傍身,这种凶魔气息是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的。

????“这可就麻烦了……”李珣皱尼思忖,忽地有所感应,抬头一看,便讶然道:“始看我t几嘛?”请继续期待幽冥仙途精彩完结篇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