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承诺 (下)-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一章 承诺 (下)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45Ctrl+D 收藏本站

????阴散人微微一笑,转目示意。

????李珣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亭子一侧斜支着一根长幡,幡杆长有十尺高下,大半都摆在亭外,幡布颜色简单,主体作苍黑色,上有绿纹金篆,在风中波动,整体看来,却十分压抑。

????“这是在轩中收藏的落魂幡,功用可摄魂定魄,若只要问出残魂所知的秘密,只需将其摄入幡中,再以阴珠毒刺定上,辅以些许手段,总能拷问出来,不过事后魂飞魄散,却是一定的了。”

????果然是个有心的,只是这种毒辣手段,被她轻描淡写地说出来,李珣却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反而出口赞道:“好极,你拿着这幡到湖心去。”

????李珣是不知这拷问残魂的手段需要多长时间,为了不耽搁别的事,便想借那里的分光镜,控制东南林海的局面,反正阴散人的手段在哪里都可以施展。

????阴散人略一点头,并不多言,携了幡转身离去,李珣这才去看婴宁,小姑娘被他目光罩住,吃不住劲,本就通红的脸蛋,更似是加涂了一层丹朱颜色,灿若霞光,明眸中偏又渐蕴水汽,怯生生的惹人怜爱,已将她天生秀媚之气尽数挥发出来,有意无意之间,勾人心弦,相当了得。

????确实是个天生的小妖精。

????李珣感叹中,听到小姑娘低声细语地解释:“这是阴师每日的功课,其实我也不想的……”

????“真的不想吗?”

????李珣一个反问,便让小姑娘当真要哭出来。

????见状,他也不再逗弄孩子,只是笑道:“阴阳宗授徒,大约就是这么个调调,你以平常心对待便是。”

????小姑娘低低应了一声,此时她的身子仍依偎在李珣怀里,并没有起来的意思,或许是一种暗示?李珣不由食指大动,但想想小姑娘正在筑基的关口,那点儿躁动还是止息下来,主动将少女扶正,这才慢慢举步,示意她跟上来。

????婴宁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同时用极小的动作收拾衣裳,她比不得阴散人的从容不迫前面又被整治得一塌糊涂,收拾起来,往往是顾上不顾下,遮了这边,那里便露出更多,只是狼狈中,反能见出属于她这年龄的少女应有的烂漫姿态。

????李珣只作不知,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踱步,他可以感觉到,小姑娘似是要向他解释什么,有几次都想开口说话,却又都吞咽下去。

????因为小姑娘柔媚的天性,李珣并不准备做一个亲切和蔼的师尊,让婴宁保持一定的畏惧和谨慎,对她、对自己,都有好处。所以,他就继续装糊涂,一直到湖心小轩之上。

????阴散人在那里准备,李珣也不管她,坐在石凳上,打开分光镜,首先便是将视界推移到控制区域的最东端。两日来,那里的修士活动最为频繁,并且有引动东南林海的人马向那边聚集的趋势。

????不过,分光镜的视界极限距离曲径通幽所在,差了十万八千里,李珣也无法得到更进一步的信息。

????“妖凤还占着那里不离开么?”

????李珣算一算,也有两天了吧,这般姿态,就是没鬼都要变成有鬼,更何况那儿本就是个要命的所在?

????这两日,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里,倒让东南林海清净了不少。只是可惜了,没有雾隐轩的禁法控制,想要做些计划,难度便给抬高了不知多少。

????感叹中,他斜眼看去,见阴散人女冠打扮,配上这长幡,倒更似个妖道摸样,他微笑起来,旋又转脸对婴宁道:“你来看镜子里的光景,要是见到认识的人,就对我说。”

????婴宁乖巧地应了声,此时,阴散人已示意前期准备完成,李珣也不多言,取出封着吴姬残魂的玉瓶递过去,让她动用手段。

????见阴散人将要开启瓶封,李珣突又问了一声:“你可知道吴姬?”

????他这是第一次对阴散人提到有关残魂的身份,阴散人秀眉微皱,口上回应:“吴姬是婉如的师叔,在宗门里,算是日曜的一系,与这边交情泛泛”

????所谓日曜,便是指阴阳宗宗主之下,为宗主继承人之一的日曜书官,与月华长史相对。

????阴散人所说的,应是之前与秦婉如争夺宗主大位的那个,如今秦婉如掌控宗门,前日曜一系,也过得十分辛苦,吴姬叛宗,倒也在情理之中。

????李珣嗯了一声,示意她可以开始了。阴散人当即开了瓶,放出残魂,以她的眼力,搭眼一瞧,便将残魂的身份辨识出来,她瞥了李珣一眼,却没有说什么,手上也没有任何迟疑,苍黑的长幡一晃,残魂便化成一道轻烟,被摄入其中。

????魂烟刚附在幡上,拿绿纹金篆便齐齐发亮,流动的光芒仿佛一个漩涡,将残魂卷入其中。蓦地,一声极细的尖叫传出来,一声引得百声应,霎时间轩中鬼语啾啾,似有阴风从脚底吹出来。

????李珣眯起眼睛,幡上的光芒漩涡中,依稀有吴姬的虚影映现出来,姣好的面容完全被凶戾之气笼罩,挣扎着向外冲击,却被无数烟气卷缠,脱身不得。

????阴散人随手一指,深紫的光芒闪过,拿残魂额头上现出一尾针芒,当即僵直不动,转眼便被烟气拖拽进去。

????咒音从阴散人启合的朱唇间流出来,稍迟片刻,长幡中便有丝丝杂音与之相和。李珣在幽魂噬影宗待得久了,虽未专修役鬼之道,却能辨识鬼语,略一凝神,鬼语中的意思,便知晓了七七八八。

????鬼语中正式吴姬平生的记忆、见识,这些杂芜的信息大多都是残碎不堪,缺乏前后脉络,显出李珣当时的攫灵法用得实在霸道了些。

????李珣皱起眉头,命令道:“要她最近的记忆,和你妹妹、徒儿相关的。”

????阴散人眉目间分明有些疑惑,口中咒音却未停顿,只是越发低沉,相反,幡中鬼语则更加尖锐,李珣用心辨识,剔除掉旁枝末节,慢慢地梳理出脉络来。

????此事的关键,便在已经身亡的“婵玉”身上。

????这个秦婉如口中,最早叛宗的女修,原是阴散人那一辈最小的师妹,向来与羽侍交好,吴姬则与婵玉同师而出,交情也非常深厚。

????当年阴散人从北极抢走了以血融之术造成的玄婴,初时交给了婵玉抚养,后来事态生变,这个秘密便也没瞒着对方。

????然而后来,婵玉被古音暗中招揽,牵线的便是羽侍,阴散人师徒做的好事,羽侍在那时便已经知晓,故而在羽侍被秦婉如抢夺回后,方一清醒,立时便与大女儿决裂,闹出后面的那些事来。

????而眼下只余残魂的吴姬,则是婵玉在阴阳宗发展的又一暗鬼,最初她还有些摇摆,但在婵玉被秦婉如以雷霆手段杀死,而自己又得知了那一关键秘密之后,也只有叛宗还能有些活路。

????李珣总算是弄明白了这段隐情的前因后果,而同时,他也发现,吴姬所“说”的秘密,似乎与他之前所了解的情报有些出入,这差异不在前后的脉络上,而在其中的某个环节上。

????由于过了两道手,再加上残魂的状态,具体的细节非常模糊,李珣努力分辨,也只知道阴散人拿那玄婴的本意,是要为四九重劫做准备,而非只是炼丹那么简单……

????“师傅。”

????突然的话音打破了李珣精神集中的状态,他微微一怔,旋即冷然回眸,刚刚开口发声的婴宁被锋利的眼神刺中,小脸登时煞白,然而李珣细细观察,却见少女脸上,除了恐惧之外,便是茫然。

????李珣暗叹一声,脸色并没有舒展,只淡淡问话:“怎么?”

????少女怯生生地伸出手指,指向分光镜上的画面,李珣回头,初时还漫不经心,但很快眼珠便凝定住了。

????“传讯飞剑?”

????东南林海的上空,那闪耀的剑光,分明就是明心剑宗传讯飞剑独有的光华,且不是一道,而整整六道。

????剑光前后相连,如珠串般在半空中流动,耀眼之至,不知吸引了多少过路散修的目光。

????飞剑在森林上空数里范围内打转,看着耀眼,其实更像是乱撞的没头苍蝇,而那个区域……不正是李珣最后在东南林海驻留的位置吗?

????想到这里,李珣猛地明白过来,这些飞剑都是找他的!

????对于飞剑传讯之术,李珣本来并不怎么熟悉,但与水蝶兰相识后,却从她那里得到了许多相关的信息。

????飞剑传讯之术,可以遥空千万里,精确无误的寻找到目标,看似神通,说到底,其实是一种蛊术。

????在明心剑宗,李珣正式进入宗门正式弟子之列时,曾在祖师堂留下一滴精血,以玉瓶储之放置在侧殿之上,这是每个弟子都要经历的,而在幽魂噬影宗,过程也大同小异。

????当时,李珣只以为那时类似于血誓的程序,经由水蝶兰提醒才明白,那其实就是蛊术中基本的“辨血识人”的法术,唯一的差别就在于,明心剑宗只是单纯用来联系山下的弟子,而幽魂噬影宗还能用这玩意儿整出许多要命的手段来,比如——祖师咒灵!

????正因为是蛊术的原理,所以飞剑传讯全凭着修士精血的气息来寻找目标。一旦目标修士身死或者以秘术封锁全身气息毫不外露,传讯飞剑便无法准确送达,只能在目标气息消失的最后地点盘旋,直至所携带的能源耗尽。

????像眼前这样,接连六道剑光同时出现,只能是在短短数日之内,连续不断地发出。

????有什么事情,会让宗门连发六道飞剑来催促?

????李珣只觉得眼皮跳动,思路一下子便联想到前几日秦婉如所说的那件事上……

????此界为什么会突然传出“灵竹被杀”的谣言,他大概明白了。

????此时,长幡上鬼语声陡然断绝,阴散人回过脸来,示意残魂禁不住手段,已烟消云散。

????李珣已经不太在乎中间那片断层,只要日后找阴散人问清楚就是,他略一点头,身形陡然从轩中消失,再现时,已在东南林海上空。

????他还没傻到原路返回的地步,而是现身在数百里外,某个人烟稀少的地点,以传讯飞剑的高速,不过数息,便划空而至,至于那些旁观的散修,没有一个能跟的上来。

????手中接连收了六把指长的飞剑,李珣也不耽搁,确认四面无人之后,便又闪身进了雾隐轩。

????此时阴散人刚将长幡斜放在轩外,饶有兴味地看着分光镜上的情形,见李珣回来,便微笑起来:“清溟还真是着紧你呢!”

????李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他坐在石墩上,将几把飞剑带来的信息通读了一遍,便连反驳的力气都失去了。

????几把飞剑的顺序很容易排列,第一个语气最和缓,只是说宗门护山禁法有些破损,需要他回去主持修正。看看日期,正是他潜入坐忘峰,与明玑、清溟交手的那一日。

????自作孽啊……

????叹息声里,李珣接着看后面的讯息,从第二道起,语气由催促而至严厉、更严厉而更转急切,至第六道,已只有短短两个字:速回!

????李珣看着这一连串讯息,一时为之默然。

????阴散人见他这摸样,伸手取过飞剑,读取上面的信息,稍停片刻,她便疑道:“时间上怕是对不上吧,‘灵竹’最后一次现身是什么地方?”

????“在北齐山脉。”

????李珣眉眼低垂,心中也在计算时日,从第一道传讯飞剑起,到今天,也就是半月左右,从北齐山脉到连霞山,即便是以传讯飞剑的高速,也要两日夜的时间,更不用说“灵竹”回山需要的时日。宗门的迅速反应,实在没有道理。

????“除非是有人通风报信,告知‘灵竹’身亡,只需将传讯飞剑滞留不去的消息传回去就可以,北齐山脉那边,能及时发送消息,又能让宗门深信不疑的,只有那么一家……水镜宗!”

????听到李珣的断语,阴散人嫣然一笑:“水镜先生真是急人之所急,生就了一副好心肠。”

????李珣抿起唇角,静静思量片刻,方自一笑:“确实古道热肠。”

????这自然不是什么好话,李珣对水镜先生的心思洞若观火,那个圆滑的家伙,分明是想用这一招将“灵竹已死”办成铁案,要他顺利成章地将这个身份消没于无形。

????说得好听点,这是给李珣送下房梯子;说得难听点,根本及时挤兑和威胁!

????偏偏水镜先生的火候掌握得相当到位,就算李珣看穿了这份心思,也很难兴师问罪。(1*6*k*x*s小说网手机站wa^p.1^6^kxs.c○m)

????“要是没眼下这档子事,受了他这样番好意又何妨?只可惜……”李珣站起身来,在轩中缓缓踱步:“水镜能联系上宗门,联系这边的仙师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做了初一,便有十五,我以灵竹的身份现世已有两日,这才让传讯飞剑跟了过来,这两日间,在东海之滨的宗门修士恐怕早就得到消息,向这边赶来,算算日子,大约快要进入东南林海范围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有一顿,继而慨叹道:“若不是这两日的准备,此刻怕是已经和他们碰面,一言不慎,便要前功尽弃了。”

????阴散人一直静静地听他说话,至此方开口道:“主子可要迎上去么?”

????李珣收起六把传讯飞剑,摇头道:“正面迎上不妥,飞剑上的讯息是让我回山,接了剑再往东海去,无法自圆其说,正好前面的准备歪打正着,不如接着做下去。”

????说到这里,他又有所思,皱眉不语,阴散人知他自由盘算,也不多话。旁边的婴宁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回过神来,更是不会开口,一时间,轩中沉寂下去,只有分光镜上的光影交错迷离。

????李珣很快便有了决断:“这次,若幽一留下,你随我去,婴宁的功课有么有妨碍?”

????“筑基之法,我已经尽数传授,若只是十天半月,倒也无妨。”

????李珣点了点头,阴散人能做到的,幽一做不到;而幽一能做到的,阴散人却能做得更好。

????这次东海之滨的行动,指不定就是一场决战,带上阴散人,他的把握就大上许多,况且,刚刚又出了那么一档子事……

????想到此处,他话音转冷:“刚才那吴姬说了什么,都讲出来吧。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