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大战-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一章 大战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5:55Ctrl+D 收藏本站

????远方天际电闪雷鸣,憋了整个早晨的暴风雨终于倾泄而下,东海之上,雷鸣与潮声相和,暴雨同大浪勾连,倒像是整个大海都翻到了天上去,更有电光如剑,时时撕裂云层水幕,声势慑人之至。

????对此天威,李珣倒颇有几分忌惮。

????修炼魔功,最招天嫉,一个弄不好被雷光劈中,可不是玩的。

????更何况,他隐隐感觉到,这可怖的天象,颇有几分「天人感应」的意思,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他向来敬而远之。

????所以,他小心翼翼地收敛自身的气息,远离雷暴的中心,几乎是被狂风吹着,朝着海岸飘过去。在此角度,以他的目力,只能看到方圆七八里的范围,再远些,就被巨浪雨幕遮挡,偶尔有些剑光闪耀,却只是零星几点,彷佛随时都会被暴雨浇熄掉。

????然而,在另一个层面,以非人的灵觉为依托,呈现在他心中的,则是一个奇异且无比清晰的世界。

????无数质性各异的生机脉动,好似平原上燃起的星星之火,在广阔的天地中时聚时散。其中更有一些极其明亮耀眼的火光,每一次移位,都会带起一波惊人的震荡,冲击所及,周边大量的星火就此灰飞烟灭。

????几次三番,这些耀眼的火光所到之处,周围星火便飞散逃遁,不敢直摄其锋。

????李珣不用眼睛去看,对局势的把握反而更为精准。他清楚的知道,诸位真一宗师在攻击之时,并没有合在一处,而是充分利用其个人超绝的实力和机动性,像是十一把锋利的尖刀,在十万修士的庞大集群中,予取予求,一刀下去,便是血肉横飞,缺口处处。

????有时,在高速的移动中,几位宗师位置重合,非但没有减弱其穿透力,反而是利用各自通明的道心修为,以惊人的默契随机配合,达成种种精妙合击变化,无不是妙手偶得的佳作。

????每当这个时候,周边的散修盟会修士几乎是大片大片地倒下,神形俱灭者,不知凡几。

????战争,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战争,与眼前狂暴的天象类似,这场注定在通玄界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大战,看似突如其来,其实却难以计数的漫长时间内,逐步酝酿而成的一场风暴。

????此时此刻,风暴已经击碎了一切阻碍,肆无忌惮地挥发它那可怖的能量,将所有人都卷缠进去。在这种情况下,人们所想的已不是如何消除风暴,而是在风暴中存活下去。

????里许之外,忽有一波巨大的震荡撕裂雨幕,显现出其后蜂拥的人影,恰逢电光闪过,照亮了他们脸上被激奋和恐惧涂满了的面孔。

????下一刻,人群波开浪裂,一个身材粗壮的身影就从人群裂开的空隙中大步走出来,在明暗交替的海面上,此人的大光头煞是刺眼。

????大日法尊!

????李珣确认了那位的身分,那位明显也看到了李珣,对这边龇牙一乐,隔着多层雨幕,传到这里,笑容已有些失真,更显出狰狞十分。

????从这一点上,倒能看出此人心态依旧轻松,并不因身染杀劫而有所变化。

????两人隔空交流这么一瞬,已足以传递许多讯息过来。

????那假和尚也不耽搁,又是哈哈一笑,自顾自转过身去,阔大的袖子顺势一摆,海上又起狂飙,附近七八个散修当即被掀动的海浪吞没,生死不知。

????「还在玩儿呢。」

????李珣看得很清楚,大日法尊没有运用他名震天下的「大日三法门」,只是随意出手,固然威势无俦,却还是有点儿出工不出力的意思。

????也许是大日法尊觉得,大千光极城的基业远在极西翰海,这次的风浪卷不那里?

????念头转至此处,李珣眼神微冷,侧过脸去,稍后片刻,一个半生不熟的嗓音在那边响起来:「大日没有带上十万金甲,也没有拉来三千虎贲,甚至连贴身的小天罡卫都没拿来傍身……他做什么我都不会惊讶,百鬼道兄,你以为如何?」

????「是素宗主啊,我以为你已经深入到阵中去了,没想到脚程要慢上这么多?」

????按照各位宗主的安排,十一位真一宗师从各个方向冲击散修盟会的阵势,力图扯开散修的分布层面,再由几位精擅潜踪匿迹的修士趁乱插入,在阵中穿插,寻找最具可行性的通路,最后集合有效力量,快速撕裂整个周边防御,对古音一击而定。

????别的不说,但论潜形匿迹的能力,在此刻的东海上,还有比素怀羽更专业、更顶尖儿的人选吗?

????只可惜,眼下这位被寄予厚望的落羽宗大佬,完全没有要去干正事的模样,只是用一种熟人的腔调,与其实并不怎么熟悉、甚至还颇有几分仇怨的百鬼交谈。

????「若是在此界挑出一个不惧散修盟会的宗门,大概非大千光极城莫属。自古以来,极西之地便别开蹊径,以军阵征伐之术化入大道修行之中,聚万众之气,成一人之道,与古音所为,也有几分相像。」

????「哦,素宗主是说,大日东来,却是取经来着?」

????素怀羽只是微笑,不再将此话题深入,但他话中之意,已经表露得很是明白,一个大日法尊已是如此,逞论他人。

????诸宗合力,终究还是镜花水月,禁不得考验。

????李珣不知道在他退出堂后,诸位宗主又商量了什么,只从素怀羽的态度来看,结果不甚乐观。

????对此,他并不在意,只要各宗能暂时捏合在一起就好,就算他们是一捏就碎的土块,相对来说,古音也不过就是敲敲便破的鸡蛋壳,总归占些优势。

????见李珣自有主见,素怀羽也不再纠缠,再冲他一点头,道:「时间紧迫,就不与道兄叙旧了,今日不巧,未与水师姐照面,还请道兄代为问好,东海之上,局势险恶,师姐她旧伤未愈,还要小心才好。」

????说完这些似客套又似提醒的话,素怀羽再一颔首,慢步走入连天的雨幕之中,只晃了晃,便不见了。

????「这厮倒也算是关怀备至。」

????对素怀羽那点儿心思,李珣颇为不满,但在这种时候,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他也只能耸耸肩,冒着风雨,偏移了方向。

????在他身形启动的时候,前方又是一声雷震,那种撼人肺腑的震荡,席卷海天风雨,瞬间便让几十上百个生灵脉动就此寂灭,压倒性的力量,使人忍不住惊叹。

????「真一宗师之威,确实了得。」

????赞了这么一回,李珣又呸了一声,吐出呛人口中的海风雨水,摇头感叹:「不过,古音好像更厉害一些。」

????这一点,却不像众真一宗师的威能所展现得那么直观。

????十万散修云集东海,无论如何都是极大的一团,尤其是按照古音的安排,这十万人地分布在以「曲径通幽」旧地为中心的海天之间,彼此间距错杂,长短相应,看似混乱,实则具备极大的伸缩变化的可能性。

????这一点,在战事初起后,展现得尤为明显。被十一位真一宗师从不同的方向穿插,说得形象些,差不多就是十一把烧红了的刀子去切割解冻的油脂,势如破竹只是理所当然之事。

????如果诸位宗师真愿意付出小小的代价,趁着最初的混乱,他们完全可以将这阵势一切两半,直抵腹地。

????只可惜,在十万散修出乎意料的韧性而前,诸位通玄界最顶尖的宗师人物还是浅尝辄止,放过了这个可能是开战以来最好的机会,然后,这十万人马再没有露出任何可以被诸位宗师短时间内抓到的破绽。

????层次分明、取舍有度、律令森严,这便是李珣在长时间的观察后,给散修盟会十万大军的评价。

????他认为,这是最确切的评断了,至于更玄奥的如阵势、禁法、生克变化之类,反而是应有之义,无须多言。

????十万个几乎将散漫刻在骨子里的的散修妖魔,几十年间,竟被操练的如臂使指,运用自如,以其合力堪与十余位在此界尊崇无上的真一宗师正面相抗,一时不落下风,实力倒也罢了,这包了天的胆色,又是怎么练出来的?

????这般手段,已与神通无异。

????这才是古音的翻云覆雨手,至于她身边有几个真一宗师压阵、本身实力怎样,在此成就面前,反倒是无足轻重了。

????此时,李珣不免想起古音的豪言壮语。

????古音曾讲过,若她将发动的时间推后一至两千年,等这一代的豪杰俊秀死得绝了,一潭死水的通玄界必将无法阻挡她前进的步伐。现在想来,若多给她几十上百年准备,说不定她便能以这样的堂堂正正之师,将整个通玄界碾压过去……照样无人能挡!

????「真是可畏可怖……」

????摇着头,李珣将这些已无意义的念头抛在脑后。

????不管古音是何等样的天纵之材,明年今日,必是她的祭辰!

????在与古音彻底撕破脸面之后,从罗摩什到**妃子、从厉斗量到天河上人,正邪十九宗修士都不可能让她再有活路,否则,没活路的恐怕就要倒过来了。

????云层似乎又压低了些,紫电雷火限不能落得比雨还要密集,李珣已经看到有一个倒霉蛋被雷火当头劈中,浑身焦黑地落入海中,而这还仅仅是个开始。

????天发杀机啊!

????这一刻,充斥李珣耳鼓的喊杀声、气爆声、雷鸣声竟逐一抽离开去,雨幕中的光影也模糊成片,感官上的刺激对他来说再无意义,甚至那片渐成燎原之势的生机脉动的火光,都熄灭掉了,只有超脱于声光体感之上的那股玄之又玄的脉动,逐步弥漫全身。

????东海之上,狂风骤雨、电闪雷鸣,更有超过十万名修士妖魔,在方圆千里的范围内混战厮杀。

????所有的一切堆积起来,像是成千上万的大小漩涡,将周边本是有序流动的天地元气撕扯得支离破碎,每一刻都生出不可计数的变化。

????是而,境界高深如罗摩什、厉斗量,也无法从中剥离出较清晰的脉络,自然也就无法把握全局,只能依靠个人修为牵扯阵势,再以素怀羽之类的修士冒险潜入阵势中央,寻觅古音的踪迹,希冀一战而定。

????以李珣原本的感应能力,配合血影妖身对生机脉动的敏锐感应,比罗摩什他们做得更好些,或可将相对狭小的局部形势完全复现在心中,但要把握全局,依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然而此刻,事态陡然起了变化。

????在近似乎空虚寥落的心灵世界中,单纯的疑问,像水珠滴落潮面,泛起一圈细密的波纹。

????古音在哪里?

????如斯回应,属于古音的生机脉动,就如同黑暗的荒野上燃起的篝火,火光晕染了半边天空,在弥漫的寂缈混沌中,这光芒是如此夺目。

????李珣完全是凭借这刺目的光源,才分出了上下四方。

????终于,意识上的位置和现实的方向融合在一起,他的身体则自发做出反应,转到那个方向。

????与先前掌握的消息截然不同,古音并没有停留在曲径通幽旧地,而是在十万散修组成的阵势中移动,速度忽快忽慢,给意图捕捉她的修士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当然,对李珣来说,这完全不是问题。

????此时,李珣绝非是从常规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他甚至不是在观察,而是凭借直觉,剥离一切分析、推理的过程,直指最终的结果。

????这恍如天授的感应,放在修道境界上,大约就是「上体天心」,很有明心剑宗「天心灵犀」的味道。

????此种玄妙直指的境界,罗摩什他们应该也有,且更为精深,便是修习灵犀诀的明玑,境界也未必比李珣差了。

????然而,感应毕竟只是感应,永远都是模糊而缥缈,且在时刻变动中的。在事关生死的关键时刻,没有人会让感应主导一切,否则一个瞬间的谬误,便可能让整个局面倒转过来。

????李珣的情况却不一样。

????此刻的东海上,包括整个通玄界,没有人会像李珣这样,可以利用捕捉生机脉动这样的方式,来确认特定人物的位置。两相结合,当直觉锁定了大致范围,他便会自然而然地利用生机脉动来确认,二者在本能层而结合,便形成了现在这种极其稳定的直觉感应。

????对此特殊现象,李珣短时间内也很难把握其后续影响,只觉得此种感觉并不陌生,就在不久之前,似乎也遇到过,却不像现在这样稳定而清晰。

????发了会儿呆,他终于将注意力转回到现实层面上来,这时候,古音的生机脉动是如此耀眼,以至于她所移动的轨迹都清楚地烙在李珣的心湖中。

????「素怀羽在哪里?」

????李珣喃喃道了一声,心中自然升起对方独特的生机脉动,紧接着,一簇远比古音黯弱的光芒亮起,很不幸,那是在一个与古音完全相反的方位,李珣咧开了嘴,无声地笑起来。

????下一刻,失音骤起,李珣裂喉长啸,身形同时化做一抹刺目的血虹,跃上半空,直直冲向古音所在的方位。

????突然发难的李珣速度超绝,诸散修妖魔一时反应不过来,竟被他冲出百余里路,才组织起有效的拦截。

????李珣却根本没有硬撼的打算,前方阻力方起,他便斜飞出去,在诸散修形成的巨大截面上,扯出一个短小的弧线,稍稍挥发出去的血光与截面最前方修士的护体真息才一接触,便滋滋作响。

????那些修士总有几十个,遭遇燃血元息侵蚀,受伤都是不轻,偏能硬顶不退,如此胆色,果不愧是四方接引中的精锐。

????不过,李珣声势虽大,却未杀死一人。

????这当然不是他善心发作,而是提升甚多的灵觉感应隐约觉得天时不对,为防范突如其来的变故,方才留了一手。

????他换个方向,避开前方修士正锋,竟又是一声尖啸,依旧是朝着古音所在的位置猛冲,这次只冲开十余里路,便被堵住去势,他也不气馁,仍是换个方位,冲击如故。

????第一次的时候,罗摩什等人也许还没在意,可当李珣接二连三如此这般,便是傻子都知道其中有鬼。

????李珣一直锁定的素怀羽果然有些杀手的灵觉,稍一迟疑,终于还是改换了方向,朝李珣指示的位置潜去。

????李珣呵呵一笑,不再像疯子那般鬼叫,而是后撤一段距离,随手打出血劫蚀元神光。

????这阴毒之至的光芒并不朝人,而是斜指半空,其飞射所及,当即烙下一道清晰的暗红轨迹,远的不说,周围十余里总能看得清楚。

????至于看到的人如何与其它人联络,便不是他要关心的问题了。

????东海的局而倏然为之一变。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十一位真一宗师的攻击强度、攻击路线、攻击手段齐齐变化,这变动是如此剧烈,又是如此突然,更要命的是,它在此瞬间具备了之前所未有的强烈目的性,不过那目的是什么,十一位此界最顶尖儿的宗师人物齐齐发难,多达十万的散修盟会大军不可避免地出现了第二波的混乱。

????「剖开了……」

????当十一位真一宗师确认了古音的真实位置,极具针对性的冲击便使周边的散修妖魔有些招架不住。

????散修盟会的阵势开始明显收缩,他们似乎想通过增加修士密度的方式阻截强敌,可这只能让己方的伤亡急遽上升。

????陡然攀升的伤亡情况导致了更大的混乱,庞大的阵势又开始向外扩张,可在这不可控的伸缩中,十一把尖刀已经捅得更深,周边的阵形不可避免地开始崩溃。

????不过,李珣也感觉到了,周边的混乱并未影响到内层的秩序。

????诸位宗师在击溃了周边的拦截后,深入不过百里,便遭遇了更坚决的阻击。

????内层的力量像一波涌动的大潮,向外圈扩散,其中偶尔爆起的凌厉气息,似乎已是十执议那种级数,可是,李珣没有从中发现什么熟人,便连妖风,这个古音一方最强大的战力,也没有出现。

????百万散修妖魔之中,果然能人无数,时至今日,在十执议这些顶尖高手之外,竟然还有潜力可挖。

????这些人当然不会傻到与罗摩什之类的宗师硬拼,他们只是随着阵势的流转,时隐时现,以各种方式挫消诸位宗师的锋芒。

????罗摩什等人的推进速度立刻降了下来。

????「这只是暂时缓解,等那些家伙再穿插几次,将周边阵势彻底搅散,内层的修士意志再强,纪律再好,也抵不住乱潮的冲击。」

????李珣看得明白,旁人也不是傻子。

????侧向偏北数十里外,一股极强悍的气息洪流突然喷涌出来,挟爆发之势,迅猛冲击向前。

????如斯响应,隔了百余里,南方同样有类似的气息爆发,直接搅入乱象渐成的散修盟会周边阵势,一路狂飙突进,声势一时无两。

????十九宗豪华的真人修士群终于动了。

????上百位真人修士以正邪阵营分为两组,从南北方向斜插入阵,与自由穿插的真一宗师不同,这些通玄诸宗的中坚力量,完全抱成一团,不求大的杀伤,只要无可抵御的冲击力和与之相应的强大震慑。

????四五十位真人修士齐心协力,就是钟隐重临世间,也要望风而走,虽说现在这场面,距离所谓齐心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可这种厚重压力所到之处,散修盟会本就混乱的周边阵势更是波开浪裂,竟比几个真一宗师造成的效果还要好上许多。

????两个真人修士群的冲击路线相隔并不远,说是南北,其实就是十万散修布下的一个横截面两端,但当他们冲入阵势较深处之后,立时拉开角度,真正将方向转向南北。

????这种撕扯对散修盟会的阵势而言,几乎就是致命的,各个区域相对独立的混乱局面被两股洪流冲刷带动,逐一连接起来,就好像是千里之堤上裂开的缺口,正以不可抑止的速度扩大,最终引发整个堤坝的崩溃。

????而在这个时候,古音又开始移动了。

????散修盟会的内层阵势立时随之一变,只可惜,明确了古音先前的位置之后,诸位真一宗师便有了可以推断的基础,通过阵势的变化,古音的移动再非无迹可寻,而十九宗修士的针对性冲击更是丝毫不减,局势正朝着一边倒的方向发展。

????风雨雷暴之下,周边的乱潮终于影响到了内层阵势,初时只是一个阵脚的松动,可当时就在附近的厉斗量敏锐地抓住了这一变动,镇海八法陡然爆发,挟着狂风暴雨,掀动了数十丈高的巨浪,如大山倾颓、天柱倒折,轰然压下。

????镇海八法本就具备慑人心魄的无上威能,此刻挟天威而至,更是无可抵御。

????纵然散修盟会布置在内层的修士,最差的都有化虚的修为,可直面这惊天动地的冲击,依然是气沮神丧,一击之下,竟有近百人被火浪拍入海中,纵然一时不死,也很难再组阵势。

????没有给众散修任何缓冲的机会,厉斗量一击方罢,后面剑气如虹,洛歧昌嗔目扬眉,驭剑而至。

????三皇剑宗的剑诀最重威势气魄,由当世剑皇使来,更是如大日行空,明彻万里。

????漫天风雨在瞬间蒸腾殆尽,唯有灼目的剑光充斥一切感官,东海上的温度猛然拔高,剑光所及,成片的修士翻倒退避,乱成一团。

????因为先期镇海八法的冲击,众散修被冲开了距离,洛歧昌的剑气杀伤比厉斗量差得很远,可是造成的混乱,却又数倍于后者。

????两个向以威势着称的宗师无巧不巧合在一处,毫无间隙的前后冲击,对散修盟会的阵势杀伤,实是无以复加,而周边被冲散的散修洪流,也恰逢此时倒涌过来,严密的内层防线,终于崩溃了一角。

????即使是在李珣这个位置,也能听到远方鼎沸的人声。错杂的声音打乱了原本慑人心魄的气爆轰鸣,之前堪与诸位真一宗师正面抗衡的凶悍气势在也此时渐渐瓦解,大势正朝正邪诸宗这边加速倾斜。

????「没有这口气顶着,十万人马,也不过是土鸡瓦狗,不堪一击……唔,这老不要脸的东西!」

????李珣忽地笑起来,因为在散修盟会阵势的西北方,忽地又生乱象,一队颇具规模的人马,趁着周边阵势大乱的空隙,混在四散奔突的散修乱潮中,悄然穿透进去,在阵势极深处陡然发难,只一瞬,便将那边的内层防线打缺了一角,紧接着便是一串宛如风雷迸发的长笑。

????「古音贱婢为一己之私,裹胁十万生灵,妄图逆天改命,毁坏此界根基。吾等妖魔,天授灵异,安能受其驱使,自蹈死路?众道友,还不醒悟!」

????在雄厚真息的驱动下,这话音当真是声传千里,音波所至,雨斜潮涌,似乎连整个东海都摇晃起来。

????东海上能有这般声势的,用膝盖想,也知是鲲鹏老妖无疑,东海妖联经此一战,规模膨胀,怕只在旦夕之间。

????李珣嘿嘿冷笑,鲲鹏老妖眼光毒辣,面皮也厚,窥准散修盟会内层防线动摇,这才杀出来,又主打攻心之术,出力虽小,作用却十分了得,弄个不好,击溃散修盟会的首功,就要被他拿去了。

????此时,东海上其它人的想法与他大同小异。昨日李珣游说诸宗宗主时,便曾提到过鲲鹏老妖,称其为额外的助力。此时,鲲鹏携他新组建的东海妖联,横空出世,一方面与李珣的陈词对应,另一方面,对诸宗高手来说,也是个极大的刺激。

????一时间,正邪诸宗的攻势猛烈了一倍不止,上下四方,强攻**此起被伏,散修盟会内层防线登时风声鹤唳,处处皆惊。

????「古音这时候在干什么?」

????李珣很好奇这位大敌的动态,此女主控内层防线,对四方压力的感受也应更为直接。她应该知道,常规的阵诀变化,已不可能挽回倾颓的局势,她应该出后手了,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后手?

????开什么玩笑!

????李珣咧开嘴,将笑容无声地延续下去。但在下一刻,他所有的表情都凝固在脸上,陡然而至的冰寒,从头顶倾泄而下,像是将他的脑壳掀开,再倒入刺骨的冰水,这种感觉,只有在噩梦中才会出现。

????不,不只是在噩梦里。就在不久以前,连霞山、坐忘峰上,他分明也生出过这样的感觉,那绝不是自己主动的感应,而是外界尖锐的恶意,威胁到了他的生命安全。

????他猛地屏住呼吸,刚刚升级的感应能力在瞬间扩张至极限,然而那一波强烈的刺激,却散入漫天风雨之中,只余下些许凉意,徐徐消逝。他再没有动作,可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如鼓的心脏轰鸣声凝结成两个字……

????青吟!

????绝对是她……还有刚才那彻骨的寒气,是如此熟悉,分明便是斩空神剑的剑压。

????那贱人也到了东海上,之前那一瞬间,她的目光便带着恶意从李珣身上扫过。

????「她便在我视线所及之地。」

????这突如其来的认知几乎塞满了李珣的脑子,他必须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控制着身体不在醒觉的刹那冲出去。如果是那样,他无疑便等同于一只追逐骨头的恶犬,最终还是摆脱不了被青吟耍弄的结局。

????要冷静、细致、耐心!

????那个贱人未必能想到,刚才自己的感应能力做出了突破,若她仍想用以前的法子脱身,李珣至少有七成把握将她锁定。

????心中计较之时,李珣的脑子也清楚了许多,他没有做出什么多余的动作,表面上仍在关注散修盟会内层防线的变化,实际上他的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残余的些许凉意之上。

????这便是青吟残留的踪迹,也是捕捉她的最佳线索。

????李珣再次坠入了那个空虚寂寥的天地,依然是不辨上下四方,浑沌中没有任何可以参照的坐标,不过,直觉的灵光便代表了一切,只是迟滞了数息,那一蓬明亮刺眼的火光便在虚空中燃烧起来,为他标明了方位。

????李珣的身形突然消失,再现时,已经是一群驭剑逃遁的修士中央。

????他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不过,在他身后,七八个筋断骨折的倒霉蛋,还是指明了他移动的规迹。

????这些已然气为之夺的散修,再遭遇这等变故,更是在惨叫声中,瞬间崩溃流散。

????李珣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他只是盯住了其中一个头戴玉冠的黄袍道士,无视其脸上表现出的慌乱与绝望,脸上绽出笑容。

????「青吟仙师,你好!」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