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赠礼-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三章 赠礼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6:5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的明吉心情不佳。

????他盘坐在临近山崖的平台上,长剑横膝,默默无言。

????近日来,他运气似乎有所欠缺,

????本已经从宗门飞剑传讯中知道了所谓「百鬼灵竹」的关系,知道自己留在东南林海内已无意义,明吉便一路急行,想着尽快回到东海上与同门并肩作战,哪知路上碰上了秦婉如,双方一言不合,已是白刃相向,耽搁了好长时间。

????正对峙时,他又感觉到天地间的剧烈动荡,也看到了仓皇而来的李珣等人,知道东海之上必然生出大变故,但由于心中的一些感触,他没有在虚空变化的瞬间做出应有的动作,任其中气机牵引身躯,将他拽入现在这个陌生的地域。

????这里似在某座深山之中,雾气霭霭,此来彼去,向上看,奇峰偶出,浑如墨染,向下看,则是郁郁翠屏,无边无涯。周边更是元气充沛,竟是一处极好的修行之地。

????但这些对现在的他来说,都不重要。

????他本以为,摄他进来的李珣应该会即刻现身,给他一个交待,可是大半个时辰过去,天色已晚,这里竟连个活物都没有!再联想那人欺瞒宗门数十载的罪行,他不确定若李珣此时真的出现在眼前,他是否会一剑斩下那厮的脑袋!

????忽然,膝上长剑在鞘中殷殷鸣响。

????明吉抬起头直视前方虚空,重重雾影之后,终于有一人蹈空踏虚,漫步走来,透过雾霾与他打了个照面。

????李珣在明吉身前丈许处站定,他本想叫一声「师叔」的,但看到明吉的态度,便知他必是接到宗门飞剑传讯,知晓了自己的身分,是而也不自讨没趣,只笑道:「一时兴起,强邀道友进我这雾隐洞天作客,有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在明心剑宗时,由于灵机的缘故,李珣是少数几个能入得明吉法眼的三代弟子。

????谁知造化弄人,两人再见面时,中间已经隔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纵然心中有千般感触,也只能用刻意的疏远和虚伪拉开距离。

????明吉并非那种刻意作态的人物,根本不与李珣绕圈子,只皱眉道:「东海上出了什么事?」

????「比较麻烦的事。」

????李珣咧开嘴,笑容却是苦涩得很,他随即又道:「我这雾隐洞天也算得上是通玄界一大胜景,山野林泉,灵脉遍布,是修行的绝佳所在,难得道友进来一回,何不多留些时日?」

????明吉长眉一皱,「锵」的一声,膝上长剑已然出鞘三分,剑气锁住了李珣的身形。

????李珣并没有刻意抵挡,倒是笑容更轻松了些:「道友不乐意?那么就是急着朝东海去了,也罢,我愿送道友一程。」

????说着,李珣却向后飘移。

????他身形一动,明吉锁在他身上的剑气便更凌厉三分。

????明吉本无杀心,只是为保险起见,要控制住李珣的行动,可是剑气初发,他便觉得不对,十拿九稳的一剑仿佛切入了水里,被水流冲刷偏移,从对方身侧滑了过去。

????利用这一空档,李珣的身形与来时一般,没入重重雾气深处,转眼不见踪影,原地只留下低低笑语。

????「去东海,对吧?」

????明吉先是疑惑,但很快便醒悟过来,他跳起身,正要拒绝,身外虚空便再一次开裂,将他收摄进去。

????临去前,李珣的声音又传过来:「至海边,朝北去,总会进入战场的,代我问各位仙师好!」

????「李珣!」

????明吉的怒喝声,转眼间便被虚空裂隙吞没,没有在洞天内留下任何痕迹。

????李珣稍一动用雾隐轩的功能,便将明吉投送到万里之外的东海之滨,因为隔着原来「曲径通幽」的所在,明吉想要到达战场,怕也是好几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若那边事态恶化,李珣这刻意的延迟,说不定还能因此为明心剑宗保留一点元气。

????做完这件事,李珣的心情也稍稍转好,他回到湖心小轩内,婴宁还在轩中乖乖等待。

????对于这个乖巧的徒儿,他是越看越爱,轻抚小姑娘柔顺的发辫,笑道:「我引你去看未来的掌门师伯,见了她,你就多用眼睛和耳朵,至于这里……」

????他伸手在婴宁浅红的唇瓣上一抹,小姑娘当下便嫩脸飞红,星眸却是晶亮,随即一言不发,重重点头。

????这几个动作似纯真、若娇俏,还有几分青涩的妩媚滋味,让李珣心里微微一荡。

????他伸手示意,小姑娘极高兴的将细嫩的手送进他手心,由他带着,朝秦婉如所在的庄园行去。

????握着婴宁柔若无骨的小手,李珣不自觉想起阴散人曾说过的那些话……也许再过几年,少女初长成,他真的要品尝一下这由阴散人亲自培育的甜美果实的滋味。

????一路无话,在纱雾般的月光下,师徒二人来到秦婉如暂时栖身之处,那是一处临湖水榭,虽是入夜,可天上水中,月光交互映照,光亮之下依然可辨人形。

????李珣迈步进来时,便看到阴散人斜坐在临水栏杆下,虽然惯用的拂尘已毁,却依然神态自若,有飘然逸气,见得李珣过来,也将长辈的姿态摆得十足。至于秦婉如,此刻则恭立一旁,素衣如雪,清辉照影,秀逸媚处令人忘餐。

????她们的关系真不错呢……李珣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

????一般来说,没有哪个宗主会希望有人凌驾其宗门权威之上,可眼前的师徒却是个例外。

????虽然阴散人名义上已经被逐出阴阳宗,可秦婉如依然将她视为最大的靠山,从七十年前到现在,始终如一,并且很有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李珣不介意以最大的恶意来猜测这对师徒之间的定位缘由:也许,是因为她们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又或者,是她们之间的臭味相投——将自己的亲侄女、亲妹妹下药炼丹,可不是寻常师徒所能做到的事。

????在阴散人面前,秦婉如安静许多,见得李珣进来也仅是微笑而已,直到目光扫中婴宁,她才眼中一亮。

????「这便是婴宁吧,好个根骨绝佳的可人儿,竟比师父说的还要漂亮呢。」

????李珣听得心中暗笑,女人做戏的本事从来都是天生的,而秦婉如更是炉火纯青。

????看她这模样,谁能知道,前段时间这女人根本是要把眼前的小姑娘炼成丹药服用。

????脑子转得太快,李珣前后相邻的两股思绪撞在一起,某个模糊的想法一闪,便错了过去,再去回忆,已经了无痕迹。

????这里李珣发怔,那边的婴宁却不知道眼前美丽亲切的女修也算是害死她父母的凶手之一,她是听话的好孩子,此时更是惜字如金,只是行了一礼,低声叫了句「师伯」,便不再说话,看上去十分羞涩的样子。

????秦婉如却是越看越爱,也不管旁边的李珣,快步走过来,伸手将婴宁搂进怀里,自然而然的略去了小姑娘些微的抗拒,那样子倒是恨不能在小姑娘的嫩脸上亲上几口。

????李珣回过神,将其名的心思抛在一边,却不介意自己被晾在旁边,朝阴散人瞥去一眼,见她微微点头,便暂时放下心来。

????眼下的局面使他势必不能表现出焦躁的心思,所以他也将林无忧的事情放在一旁,笑吟吟的去看秦婉如展现出掌门师伯的亲和姿态。

????在他看来,秦婉表现出这种态度,是因为阴散人对婴宁的看重,当然,也不能忽略自己这位便宜师弟的影响。

????不管怎么说,秦婉如此时的心情看起来相当不错,她又问了几句婴宁的功课,小姑娘仍然是有一说一,并不多话,但那进度已经足以让秦婉如惊讶。

????欢喜之余,秦婉如干脆的解开领口,从那丰盈雪腻之间取出一件贴身的玉制挂饰,要戴在小姑娘颈上。

????婴宁稍稍挣扎了一下,用求助的眼光朝李珣看来。

????李珣目光敏锐,早看到那是一块质地上佳的玉牌,上面寥寥几笔勾画,显山露水,颇具气韵,除此之外,还固化了一个咒法,应是护身之用。

????能被秦婉如贴身放置的东西,哪有凡物?他朝小姑娘点点头,婴宁才乖乖任凭秦婉如将玉牌挂上。

????这贴身的物件还残余着女修雪肤腻香,小姑娘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游离,有些神思不属。

????秦婉如这才心满意足,放过了已有些招架不住的婴宁,转身却看到李珣目光落在她领下雪肤丘壑之中。

????女修倒是从容得很,不紧不慢的掩住领口,显出落落大方的气度,更别有一番**滋味,让李珣小腹微热。

????他轻咳一声,定住心神,问道:「师姐这么来来回回的,莫不是宗门内又有变故?」

????秦婉如先白他一眼,却又轻声一叹:「就是铁板一块,真到大山压顶时,还不是尽化细粉?」

????只此一句,李珣便知女修已从阴散人那里知道了眼下的局势,却不想她悲观至此。

????不过,到了现在这种境界,他也不认为自己还需要用狐假虎威的方式控制阴阳宗。

????事实上,他已经开始怀疑,如此作法,对他来说,有什么实际上的好处。

????从前的想法在现在看来,终究还是带着天真幻想的色彩啊……李珣这么感叹着。

????李珣不能着急,秦婉如倒是心思颇为急切:「我到这里,本是想旁观东海变局,却不想形势恶劣至此!先前一些布置,务必要重新来过……」

????她向阴散人看去一眼,旋即道:「事不宜迟,我必须马上回去,还请师弟送我出府!」

????李珣为之愕然。但很快,他就想到,秦婉如应该已经向阴散人报备过,他又瞥了一眼阴散人,这位半点儿私心都起不来的傀儡也点头认可。

????如此,李珣自然不会阻拦,便一口答应。

????秦婉如当下便向阴散人辞行,回身又抱了下婴宁,笑道:「待事情都了结了,便去宗门里看看吧,总要认得家门才好。」

????婴宁垂首应了,表现得仍是恰到好处。

????几方交待已毕,李珣示意秦婉如准备好,只一挥手,便破开虚空,将女修送到东南林海南方边际,至少省了她一日的路程。

????连将两个外人打发掉,剩下的,便是最要紧的事了。

????李珣踏入安置林无忧的静室。

????室内布置非常简单,只是一榻一蒲团,四壁空空,完全以青石垒造,坚固非常。

????而此时,四方平滑的墙壁却是扑上了一层流动的光晕,光晕的源头,便是沉睡不醒的林无忧。

????走上前去,李珣低头看向榻上的少女。

????与阴散人描述的一致,发亮的并非是少女的身体本身,而是她雪白皮肤下所透射出来的,一层一层闪烁不定的诡异纹路。

????千百条扭曲的纹路以光的形式外烁出来,似乎在少女的身外形成一圈半透明的光网,忽明忽暗,看上去眩目至极,但也正因为光源铺散,这些流动变幻的光线虽然非常明亮清晰,可是映在四面墙壁上,却是朦朦一片,在半途就已经散射掉了。

????李珣想了想,伸出手,穿过了上方如虚似幻的光网,轻贴在少女额头上。

????一股温热的感觉,从少女的额头,透过手心传导过来,仿佛是宣告少女体内的勃勃生机,可是当这道热力漫过胸口,又让李珣心尖一颤,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感应。

????他深吸口气,开始定神观察周边这层虚幻的光网纹路。

????毫无疑问,这是某种禁纹。

????一切有关禁纹的问题都是李珣最感兴趣的领域,他几乎立刻就把心神沉淀下去,细细分析其中的变化走势。

????李珣越是看清其中的脉络走向,越是觉得其中大有玄机,这一层禁纹组合虽然自成一个完整体系,可它分明就是不完整的!

????更确切来说,这层禁纹应该是属于一个庞大体系中的一环,拥有相对独立的功能。

????但是,这功能必须是在其本身结构之外的某种因素作用下,才能真正发挥出来。

????若是不曾遇到这次事件,李珣想要单独从这独立的结构中,推导出完整的体系,怕是一年半载都未必能寻到头绪,可是,结合先前的经历,这结构是做什么用的,放置于什么样的体系之内……还用说吗?

????李珣感觉到,他终于能够把握到古音庞大计划的某个关键部位。他毫不迟疑,立刻在心中将此结构放入三千罡煞浑仪之阵的体系之内,结果很快回馈回来。

????里面似是而非之处太多,难以对接!

????李珣并不失望,若是能轻松破开其中隐秘,那才真让人难以置信。他继续尝试,按照自己的理解稍微变更一下罡煞浑仪的细节,使之尽量符合之前他所碰到的实际状况……

????可惜,这次试验还是失败了。

????他保持足够的耐心,更加细致地回溯所有目见的情形,尤其是发现林无忧之后至引动天劫之间的短暂空隙内,那令人绝望的元气强压,无疑是最直接的研究对象。

????只是,现实的问题横在他眼前。那一刻,事态的变化实在超出他的感应极限,他向来引以为傲的机敏反应,在当头重压之下完全停滞,全靠着身在意先的本能,才完成了从救人到逃命一系列的动作。

????因此,他对那短暂时段的记忆,至今都是一片空白,要他复现出当时的细节,几不可能。

????唯一可以着手的,大概就是「移神诀」了。当时水蝶兰正是以此法封住了林无忧的神识元气,引偏了天劫伟力,如此高妙的法门,李珣也是似懂非懂。

????大概还要去麻烦水蝶兰……

????至此,一个念头忽然跳了出来——不如就此解开封印,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毫无疑问,这是个疯狂的念头。固然已经有古音以种玉魔功引去天劫在先,可是以眼前禁纹的布置,在他破开封印的那一瞬间,仍有至少五成的可能招来九天雷火,将雾隐轩砸个稀巴烂,那时什么玄奥、隐秘都将成为一片灰烬。

????发现此路不通,他咧开了嘴,无奈转换思路。

????这时,林无忧身上的光芒渐渐消散,李珣的手指顺着林无忧柔美的面部轮廓一路滑下,越过小巧的下颔,贴着少女颈侧,手指灵活挑动,转眼解开了少女衣裳的盘扣。

????粉红的衫子被撩开,显露出其内如雪嫩肤。若是妖凤在此,眼下之情形必然要引发一场血战,可李珣本人确实没有半点歪念头,他只是要更确切的了解少女身上这一层禁纹的由来。

????感受着指尖柔嫩的触感,李珣却是面色严峻。

????真正看到禁纹在肌体上的分布后,李珣才知道,古音的狠辣决绝已经超出了他所预估的极限。

????这女人也真下得了手!

????表面上看,少女身上并没有什么禁纹的痕迹,遍体如瓷似玉,半分瑕疵也无,可是当真息透入,扩张血脉之后,白嫩的肌肤下便有一道道的血印纹路透上来,遍布周身,彼此串联,显得狰狞可怖。

????这决非是以某种染料涂抹上去的。李珣的手指顺着其中某条脉络缓缓滑动,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血红的印痕不属于任何外物,而是少女自身的精血!

????妖凤还在万里之外打生打死,古音却在这边下了如此辣手!过河拆桥的手段实是被她做到了极致。

????盯着这些血红的纹路,李珣只觉得心底向上突突地冒着寒气,恍惚中他甚至可以看到,某片漆黑的背景下,素衣白裙的古音,将少女剥成白羊儿一般,同时用残酷万分的手段,将关乎少女生机的精血抽离分割,布入这条条禁纹之内……

????李珣并不精擅医术,但以他最基本的知识也能判断出,古音以精血布置禁纹,除了能够更好的贯通元气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将此禁纹与林无忧的生机密切勾连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想要破坏禁纹吗?

????容易,只要杀了这可人儿便成!

????李珣耳边仿佛响起了古音的低语,像是从幽冥鬼域中透出来,攫着他的魂魄,死不放手。

????心神才一恍惚,李珣便立时惊醒,重重一哼,心中有了其他想法。

????何必顺人心意?就算古音布置得再牢靠,他只要用「以阵破阵」的法子,一力降十会,不照样能打乱布置?

????至于水蝶兰的移神诀更是神乎其技,什么阴谋伎俩,只要堵住源头,也就没有半点用处。

????想到这里,他心情一畅,眼前景象也不再那么令人心悸,他开始更加冷静察看其中的玄妙。

????正因为古音的手法过于狠辣,反而让痕迹更为显露。李珣可以看出,当初为了将林无忧的精血注入禁纹,并与生机勾连,古音必须借助岔经错脉的手法将林无忧的血络经脉切割支离。因此,他甚至不需要再去费心体会禁纹的首尾变化,而只需观察少女皮下的细微创口,便能捕捉到禁纹结构的组合脉络。

????统合这些线索,李珣甚至能完美复现出当时古音勾勒禁纹时,手法的轻重缓急。如此,也就能更深入地了解、包容这个结构的完整体系的些许痕迹……

????回溯工作相当顺利,少女血脉经络的每一处改变,都给了李珣最明显的提示,他只用了一刻钟多一点的时间,便将其中所有的手法跟变化尽数刻在心中。

????做完这一切,他轻轻为少女掩上衣衫,忽又叹了口气。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不可自抑的回想起从前与眼前少女相识、相处的诸般事来。

????印象中,林无忧就是那种似天真又似深沉,让人捉摸不透的怪异性子,但无论是什么时候,她都是极灿烂的笑着,充满了活力和生气,仿佛天底下永远都不会有让她愁苦的事情。

????事实上,有妖凤、青鸾在背后支撑,通玄界中确实没有能让她烦恼的事。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在古音的阴谋中破碎了……

????李珣不知道,少女是否已经知晓了最疼她的青姨已经神识殒灭,也不知道,她是否清楚娘亲正因为她的缘故,为仇人驱使。

????有很长一段时间,李珣都很难将这些事与林无忧联系起来。但是,在现在,看着少女蹙紧的眉头,他才发觉,笑容不可以永远伴着某个人,即使是林无忧,也不行!

????妖凤,一定很后悔……

????曾经有过的念头,在此时愈发清晰,但李珣也不想掩饰,在这怜悯式的感叹之后,隐隐的快意。

????他很快就将那些无谓的感触都抛在一边,转过身,静坐在地面的蒲团上,微闭双眸,再度将有关禁纹的讯息回溯一遍,这才抬手,在虚空中刻画轨迹。

????在他刻意施为之下,手指画出的线条,略带黯红颜色,竟能在虚空中凝实不散,其中更贯入丝丝元气,流转不定,已经将演示和实验的手法做到了极处。

????不过,李珣却不是真要勘破其中所有奥秘。他非常清楚,缺乏了完整体系的激发,所有更深入的研究,都是缘木求鱼。

????他这般做法,只是要从禁纹的「神意」中下功夫,求得是一个「纹如其人」的感觉。

????每个人的禁法布置都有它独特的性质,就算是同一源流的禁法,落到实处,也会因人而异。

????古音从来都不以禁法修为闻名,李珣觉得,这里面应该有人出力,他现在就是要追源溯流,找出这层结构的独特之处。

????做这件事的时候,李珣心里其实是有些预判的,虽然那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

????随着时间的流逝,禁纹的结构越来越丰满,几乎已经完美的浮现在虚空中。

????但李珣却并不满意,他仍在体会其中的落笔轻重,想要从里面剖析出更多的讯息来。

????但越是往细节处研究,他越觉得这手法……不,是这禁纹本身,透着股熟悉的味道,可他越是深思,这印象却越发的模糊。

????这本是没可能的,他这几十年里,见过了成千上万的禁法布置,而这些或粗疏、或精妙、或简略、或复杂的结构,无一不深深烙在他的记忆里,也许偶有忽略,但当他认真回想之际,却都是清晰可辨,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似是而非,看不清楚。

????奇怪了……

????正苦恼之际,他的身子陡然震动一下。

????由于贴着地面,他分外清楚的感觉到,某个极度遥远的地域正生出一波又一波强烈的震荡,透过某种方式,直接影响到雾隐洞天这另辟的空间中来。

????难道是又一次的地气喷发?

????李珣不敢怠慢,暂时中止了思路,匆匆来到外间,婴宁正等在那里,阴散人却已不见。

????「怎么回事?」

????婴宁口齿清晰的回答:「外面激战余波从高空传导下来,重华仙师说,天威强绝,已经引动地脉相和,破坏力极大。」

????李珣倒抽一口凉气,不敢想象天空中会是怎样一番惨烈景象。

????他担心雾隐轩的禁制经不起二度冲击,只能再前去湖心小轩,亲眼确认局面。

????湖心小轩处,阴散人和幽一这两位傀儡都在,此时正由阴散人操控分光镜,观察外间形势。

????说来也巧,李珣刚踏入轩中,一道模糊的影子便撞入了分光镜监视范围的最边缘,一路上砸倒了不知多少的树木花草,更有十多个距离目标过近的分光镜被打得粉碎,李珣只能通过间断跳跃的影像,艰难的分辨对方的身分。

????「那是……」

????尚未有所结果,那人便狠砸进了长年累积的松软腐土层里,但很快那人便弹射而起,飞射入空,反迫而出的冲击波形成一圈以目可见的波纹,霎时间扫平周边数十尺范围内的一切。

????「洛歧昌!」

????李珣终于辨出了来人的身分。

????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当代剑皇以如此狼狈的模样现于人前,想到那厮不久前不可一世的模样,李珣很想冷笑几声,但最终只是嘴角抽*动两下,再无下文。

????他实在没有发笑的心情,震荡的源头距离他的控制范围还有相当的距离,没有分光镜的捕捉,等震波穿透空间,已经给抵消了七七八八,任他感应如何敏锐,也没办法了解其中的细节。便是给打下地来的洛歧昌,此时也已高飞千丈,直冲入漫天罡风之中,远离了东南林海的禁制范围。

????好吧,这至少指明了震波的来源。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