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求仁-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四章 求仁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6:6Ctrl+D 收藏本站

????李珣缓缓站起身,下一刻,他的人影已从湖心小轩里消失不见,再现时,已身在东南林海上方,千尺高的天空。

????蹈空踏虚,李珣的身形丝毫不停,破开高空罡风,直入云霄。

????万丈高空中,云气稀淡,罡风劲吹,寒流仿佛是无形的冰锋,刺入骨髓。

????李珣真息鼓荡,自发抵挡住森森寒意,眼睛却不免要眯起来,才能遮罩掉外界过分刺眼的光芒。

????莫说眼下是深夜,便是正午时分,这光线也强烈得过分。

????眼前这百里明光,什么云层都遮拦不住,怎么下方日夜变化未受丝毫影响?

????尤其令李珣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漫天强光之下,他竟然找不到其核心的光源,只觉得光芒恢宏,无远弗届,几可照彻五脏六腑,便是当日青鸾迸发出的「琉璃光海」,相较亦有所不及。

????他闭上眼,却觉得眼中亮如白昼,又觉得全身上下便如透明的一般,莫说内腑窍穴,便是神思灵台也被这光透进来,照了个纤毫毕现。

????便在此刻,一声巨响,高空掀起了一波极大的震荡,波动中,李珣身边残存的些许云气登时消散干净。

????失去了仅有的参照物,李珣略显晕眩,更弄不清东西南北,也在这时,他又发现了一个之前忽略掉的问题——如此距离之下,他竟然没有捕捉到任何一个修士的气息?

????停下身形,李珣只觉得心中发寒。

????虽然耳边罡风呼啸,可是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死寂的世界,除了无所不至的光芒,再无它物。

????定定神,他用牙缝挤出几个字:「好个无量光海。」

????其实李珣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手段,不过随口一说,也觉得十分贴切。他缓过劲儿来,知道在这无上光明中处得久了,不免就受到其中影响,之前灵台映彻的感觉便是明证。

????有此认识,他立刻澄清心神,再睁开眼时,虽是满目明光,却也不再有之前被照个通透的感觉。

????只是,他依然无法捕捉到任何生机脉动,好像天空中的修士都死绝了似的!

????无法自己辨明方向,李珣干脆联系上阴散人,以她为参照,重新确认了方位,也不管其他,凭直觉选了西方,不紧不慢的飞过去。

????数十里的路程转瞬即过,这一过程中,李珣六识所及皆是单调的光芒,他所能做的,仅仅是不被它们渗透进来,不过他隐然感觉到,外界的空气温度似乎有些变化。

????当他将注意力转到这个方面的时候,异变突起!

????周边的温度陡然提升,大气哧哧发响,像是溅开一团烧红的铁水,灼热的气流扑面而来。

????下一刻,虚空中横贯殷殷雷鸣,先前驱之不动的光芒此刻仿佛被撞碎的珠帘,破开了好大一块,炽烈的火舌从中喷射出来,闪动着耀眼的金红光芒。

????长长的火舌仿佛一条巨大的触手,当空抽下。李珣挪动身形后移,距离转眼拉开。

????李珣脸上几乎要被溅射的火星焰尾贴到,但他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体外真息自成屏障,剖开焰尾,连根毫毛都没伤着。

????但,火光主体所蕴含的能量绝不是这些火星可比,那条火舌触手反转横切,看着是无序的摆动,但是方圆数里范围都在它的威胁笼罩下。

????火舌触手挥了两记,李珣周边虚空竟是青烟处处,火光与无量光海揉在一起,愈显得虚空浑浊,看不真切。

????猛烈爆发的元气冲击掀动了之前死水一般的环境,也就放射出更多的讯息。

????似曾相识的感觉从心底升起,这一刻,李珣仿佛又感受到了那双日并行,灼灼欲燃的天人之威。

????炽烈的飓风刮动,方圆数十里范围内再没有了高空应有的寒意,燥热的空气哔剥作响,与外边迸出的火星一触,便又是一波火焰连爆。

????虽然这样的环境还伤不到自己,李珣却也不愿硬抗,他再向后退,避开这疯狂扩张的火海。

????随着虚空中火势越来越大,李珣发现,他的有效视野反而扩大了些,火焰燃烬了一切杂质,烟雾便少得多了,这火焰的燃料恐怕就是周边的天地元气吧,大概也正因为如此,无边光海受其影响,干扰的强度下降许多。

????他举目远望,透过火幕,数里之外的情形隐约可见。

????看这火海燃烧无休无止,李珣干脆一口气退了十里多路,彻底拉开距离,直到外面空气稍变得凉爽,他才停下身子。再向后看时,他猛吃了一惊: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大家伙?

????在他眼前,是一颗喷吐着火光,表面甩击喷射的焰尾超过百丈的巨大火球。

????李珣可以肯定,在数息之前,绝没有这个玩意。

????以自身的经历加上目测,火球的直径至少也在二十里以上,里面层层迭迭,火焰跃动交缠,凶烈狂暴,李珣用足目力,也只能穿透数里距离,随后便感觉精神恍惚,目光不自觉的随着火光摇摆,几乎连灵魂都要给融化在里面。

????如此不可思议之物,岂是人力能够造出来的?

????他还想用对生机脉动超卓的感应来研判局势,然而,即使是无边光海的干扰淡去,可火球外层的天地元气暴烈混乱,干扰灵觉,尤其到了更深层的地方,所有元气更是在极度的高温下,还原成为最纯粹的能量,一刻不停的向外喷发灼热的冲击波,隔绝一切外物,在这种情形下,谈什么感应都是笑话。

????李珣只能用非理智的方式认定:这场面,必然是古音弄出来的!

????只可惜,纵然他有九成九的把握,认定古音就在这庞大火球中央,但那又有什么意义?

????便在此时,庞大的火球内部,接近李珣视野极限的距离,一个模糊的人影飞动,若惊雷掣电,瞬间贯穿了他的整个视界,挪移到某个不可知的位置。

????他心头一颤,虽然只是眨眼的工夫,他已经可以辨认清楚来人的身分。

????身躯雄壮,青衫薄褂,想必是厉斗量无疑。

????厉斗量在这里,那其他人在哪?

????停了这一会儿,火球的扩张似乎减缓了,观其外层火光,似乎开始了缓慢的自转。

????这时候,李珣已经再寻不到厉斗量的踪影,至于其他人,则更不必说。

????难道,他们都陷进火球里去了?

????揣着这样的念头,李珣也不深入,沿着庞大火球的周边开始绕圈。

????这并没有花费他太长时间,由于无量光海的干扰变小,他的灵觉也在逐渐恢复,虽还比不过在东海上那样如有神助,可是才移换了几个位置,便有了种隐约的异样感觉。

????这个方向似乎有点意思。

????李珣停下来,看着前方的巨大火球,想再试探性的向前移动,不过身形方动,便有一道锋锐寒气斜插过来,几乎是从他的眉眼间抹过去,警告的意味十足。

????李珣驻身不动,眼神却已经冷了下去,眼下情况特殊,在没有明晰事态之前,他不介意他人的提醒,但是,像这种缺乏诚意的姿态,却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寒气飞射的轨迹非常明显,李珣正要扭脸去看,心下又是一动,待转身时,后面已响起一声招呼:「李小哥儿不可妄动。」

????善意的称呼和话音里某种厚重和顺的力量,有效的压住了他心中躁动的邪火,不过也让他的思维慢了一拍,直到脑子多转一圈后,李珣才发现,后面那人的嗓音相当熟悉。

????「半成居士?」

????浑厚的笑声响起来,抹去了之前稳重的印象:「有百幻蝶这层关系,李小哥若不介意的话,直接以我匪号相称即可。」

????这家伙真的不惹人讨厌,见对方拿出水蝶兰当幌子,李珣也就笑着应了声「虎道兄」,同时转过身去。

????后面的果然就是宇内七妖中,唯一具备所谓正道立场的插翅飞虎,这位西极禅宗的大护法仍是一身灰袍,捻着手上的木制佛珠,方脸上笑意微微,颇见质朴气度。

????李珣很少与这位皈依佛门的大妖魔打交道,但从之前的交流也能看出,这位大妖魔颇有真性情,不是心口不一的人物,于是也干脆不再弄那些弯弯绕绕,直接道:「里面是怎么回事?」

????「确切的消息,怕是要李小哥儿亲自去问古音才行,至于我们这边……」

????半成咧嘴一笑,「也没什么,只是李小哥且看,如此辉煌大气的神通,一个冲上去和十个冲上去又有什么差别?」

????李珣闻言回头再看,见那火球缓慢旋转,焰尾喷射,层层火光起落飞动,驱使外层混乱的天地元气形成一圈气势惊人的巨大漩涡,在旁边待得久了,便感身子前倾,几乎要给那恢宏的力量吸进去。

????他点点头,苦笑道:「确实没什么分别……等下,里面只有厉宗主一个?」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李珣只觉得头痛得很:「剩下十几个真一宗师都在旁边干看着?」

????「没有十个了。」

????半成居士淡淡开口:「七无身死,且不去说。而半刻钟之前,古音发力,一举攻破天芷上人和流云子的合击,此时两人都是生死不明;了然不慎中了魔劫,破了禅心,此时还在挣扎;大日宗主倒是洒脱,说走便走,此时怕已在万里之外……若再撇除被乾阳雷击伤的七修宗主,眼下能战的,不过六人而已。」

????听到天芷生死不明时,李珣已经被震了一记,但随着半成居士的描述,李珣不住苦笑,最终至乎麻木。

????诚然,这些宗师人物各有私心,严重的像大日法尊那样,未进先退,也是造成眼下局面的重要原因,可是堂堂十余位大宗师,跺跺脚,也要听个响儿吧,也就是几个时辰的工夫就去了一半有多,这给他的感觉已不是震惊,而是荒谬了。

????但反过来再想,一旦扯上古音,又有什么荒谬的事情办不出来?

????李珣一时没了言语。

????半成居士看了他一眼,忽然转移话题:「观那光海,看似清净琉璃,纤尘不染,实则魔劫显化,随古音心意,侵染灵识于无形之中,了然便是不慎着了道,惹得天魔销骨,一身修为至少要打掉四成!」

????李珣心中一激,了然和尚千年养悟,禅心空灵静澈,竟然也遭了魔劫,这一下就算活得性命,怕也是如聆风子一般,注定困死在此界,大道无望了。

????古音,古音……难道你真是通玄诸宗过不去的魔劫?

????他心里受惊,脸上却还要保持平静,只是点头道:「原来这就是魔劫之威,雷火、阴狱、心魔三劫齐至,所谓的四九重劫,也算是成型了。」

????见李珣从容冷静,又是言之有物,半成居士又将话说得深了一些:「观古音境况,应是以某种禁法勾通天地大劫,但却又不是寻常的引力入体的功夫,而是以身为渠,使劫煞如水。

????「如此一来,渠引水至,是而古音举手投足皆是天威。但我方才与她打了几个照面,只觉得她虽是稳立如山,却只能以咒法攻杀,轻易不会移位,显然接引天劫对她来说负担也是相当沉重……」

????这个李珣倒是更为清楚,但这里牵扯一些比较私密的事情,他不想多谈,干脆转移话题:「剩下六人,那除了厉宗主和居士以外,便是清溟道长、剑皇、罗摩什和褚辰了?他们又在何处?」

????对他强扯出来的疑问,半成居士不以为忤,非常爽快的将各人的位置一一指出。

????有了他的指引,再凭借超卓的灵觉,李珣终于破开了火力乱流的干扰,捕捉到了各人的气息。

????说来也巧,闲下来的四位宗师,也都贴近火球周边,并且都在李珣所在的这边,彼此间的距离不算太远。

????细细分辨,清溟和洛歧昌挨得很近,只是前后微微错开,而罗摩什则是在更高的天空上,几乎到了火球的弧顶处,至于一向低调的褚辰老魔,却是则游移在罗摩什周边,忽远忽近,毫无停顿。

????在李珣察看几位宗师的状况时,半成居士也在进一步解释:「厉宗主也在试探古音的手段,至今我们都不清楚她是如何引动天地劫煞为己所用,也许这火球内部能寻到答案。」

????李珣抽*动唇角,最终没有说话,只是再一次将目光投射到巨大的火球上去,默默不语。

????随着时间流逝,火球外层,光焰的喷吐越发有节制,偶尔飞射十丈许,相对于庞大的球体已经不算什么了。

????同时,这火球给人的感觉也是越发的凝炼,里面层层火焰堆迭,颜色浓极反淡,外层的空气几乎都要蒸发殆尽,整个天空,似乎都在热浪中扭曲起来。

????不过,平心而论,这火球固然是超出常人想象,但论危险程度,似乎还比不上不久前东海上阴狱笼罩、万雷迸发的威势。毕竟,在那雷光寒霜之后,还隐藏着不可违逆的天心法度。

????层次上的差距、性质上的克制,才是让真一宗师亦为之束手的最大原因。

????现在,仅以眼见的情况来说,劫煞尽都化为这无边烈火,似乎不再受莽莽天意的驱使,而是将主导权移到古音身上……

????不应该啊!

????回忆古音一连串的步骤,首先是以林无忧和自身为饵,引得天劫爆发,给诸位宗师戴上锁套;接着便是在事态生变后,果断下手,以一种李珣尚不明白的方式,接引天地劫煞,具备了旁人不可揣度的大神通。

????在李珣看来,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是尽善尽美,可以说完全超出了人身所能达到的极限,古音又为什么还要妄想统驭这天地伟力,做那不自量力且又画蛇添足的愚行呢?

????当然,换个角度来说,以一己之身接天地之力,出点岔子,才算实际……

????「这火球固然是恢宏广大,但运转有失灵动,未必不是她承受不了劫煞伟力而用出的消解法门。」

????此猜测刚出口,连李珣自己都笑了。半成居士却是点了点头:「李小哥此言也不是不可能。」

????李珣瞥他一眼,笑道:「我倒觉得,将事情朝最糟糕的方向去想要来得更稳妥一些。」

????「诚哉斯言。」

????半成居士抚掌而笑,「李小哥儿果然已有定论!」

????李珣微怔,却不知自己定了什么论,他斜睨这妖魔居士一眼:「什么定论?」

????「只要朝着最糟糕处去想,结果不就出来了?」半成居士朝火球那边一指,「对我等而言,眼下可见的最糟糕情况,莫过于古宗主尽得劫煞威能,举手投足均有惊天动地之力,神鬼莫测之机。

????「到那时,莫说厉宗主,便是东海之上所有修士合围,怕也是全无招架之力,随后这位绝世人物,便能横扫**,倾覆伦常,一洗此界旧有气象……」

????闻得此言,李珣也笑了。

????他终于明白了半成居士的心思。

????果然,这位绝顶妖魔比他要「乐观」多了,更重要的是,对方有足够乐观的理由。

????因为上述之情形,绝无可能出现在通玄界中!

????若古音真能完全驾驭此般不可思议的神通,老天爷岂能容她?必然会再降天劫,而那天劫也必是针对她本人的「身劫」无疑。到那时,摆在古音眼前的便只有两条路,要不就顺应天道、白日飞升,要不然便只能就此灰飞烟灭!文心手打组手打整理、

????无论是哪一条,对李珣等人都是再好不过的消息,虽然这情形几乎不可能出现。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李珣所担心的,也只是短期内古音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恶劣后果——比如杀尽十九宗精英!

????到那时,散修盟会兵锋所指,又有谁能抵挡?

????等等……

????悟得此节,李珣心中忽有一根暗弦拔动。不过这回,半成居士却是没看透其中关节,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古音是有大智慧之人,必然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可她的手段又是如此激烈,这必然导致转圆的余地缩小,说透了,她想出后面的一万步,留给她走的,也只是那寥寥三两条路罢了。」

????「哪三条路?」

????李珣故意将半成居士的约数当作实数,小将他一军。

????老妖魔莞尔一笑:「不知。」

????李珣目光如刀,在他脸上一剜,却又听到另一句话。

????「虽是如此,我们这些人该如何做法,却是清楚明白!」

????「哦?」

????伴着李珣的疑问,高空中掀起又一波火浪。热风只是在两人身侧卷过,便令人毛发欲焦,体表更似有无数烧红的尖针,试探着向内攻来。

????好霸道的火毒!

????李珣眉头连跳,之前那大火球辐射出的热量虽是惊人,却也没有这么厉害,这是否代表古音的操控水准已经更进一层了呢?

????再看半成居士,却见他朴实无华的脸上,透出一层淡淡毫光,便似在皮肤外腾起一层薄雾,偏又莹莹发亮,翻卷的热浪离了老远,便扭曲分流,没有半点儿威胁可言。

????感觉到李珣的目光,这位绝顶妖魔做了一次吐息,那层光芒便收了起来,他也就恢复到了平常的模样,只是眼睛显得分外明亮。

????「这是……」

????李珣敏锐察觉到,对方承受的压力和自己不太一样。半成居士冲他点头一笑:「到了我这地步,毕竟还是比旁人多了一些感应,至于你,毕竟隔了一层。」

????李珣听得出来,这话里并无贬低他的意思,他也只是眯起眼睛,静静听下去。

????「小哥儿是当世禁法大家,触类旁通,对机关消息也应该有所了解,人间界有一项机关,似是叫通道滚石的,是也不是?」

????李珣不知半成居士提起那个粗浅的机关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点头,继续听半成居士说下去。

????「现在的古音便是如此,也许她能完全控制这毁天灭地的力量,轻易将前方之人碾碎,可是她发挥力量的途径也仅此而已。既然她不能随意由心,在我看来实是上苍借其手,易其心,布劫发难……嘿,借势而为,却不知,是谁借谁的势呢?」

????「有分别吗?」李珣再度扬起眉毛。

????半成居士笑了起来,漫声道:「宗门传承乃入世之法,度劫转关为出世之途,古音虽强,却是**,又怎比得上天意倾流,降劫施灾?俗事中,少不得勾心斗角,仙途上,只要专注惟一。」

????这位绝顶妖魔说到深处,倒似唱起了佛偈,悠悠的语调驾着漫天的热浪,奔流四方,外边虽是隆隆轰鸣,听者心中,却是空寂无响。

????「是吗?对世俗、对仙道,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

????当李珣隐约把握住一些东西的时候,又一波的震荡袭来,空气的温度却反常的衰弱下去。

????事实上,周围几乎要把二人吞噬掉的火光已经先一步缩回了,仿佛早前的火焰冲击,只是彻底衰弱前的爆发。

????不过李珣二人当然不会这么认为,他们同时扭头,去看那个巨大火球的现状。

????火焰通红的颜色黯淡下去,但是天空中的光线强度却在急速飙升,只是转眼间,二人周围又恢复到了之前被无量光海笼罩的程度,数里之外巨大的火球,反倒不再那么夺目了。

????接下来,便是无数喷涌而出的丝线。

????这些由最精粹的元气构合而成的线条,几如实质,以大火球的中央为核心,疯狂的蔓延开去,密布在天空下,似乎是大火球内部的肌理,又好像把火球包裹起来

????禁纹脉络实质化后,像是一只巨大而妖异的蜘蛛。

????李珣的瞳孔几乎缩成针眼大小,他看清楚了,那遍布虚空的无数条禁纹脉络,有难以形容的澎湃伟力在其中流动。

????那并非是完全归拢其中,而是在桀骛不驯地奔腾、撞击,挤迫出层层雾一般的光芒,飞溅出来,弥漫四方。

????这就是高空中无量光海生成的主因!

????里面一定有一些劫煞转化的因果,甚至是天道流转的玄妙,这足以令天底下的修士倾心研究上万年。

????不过,李珣对此没有任何兴趣,他只是死盯着漫天强光下,明灭不定的禁纹轨迹。

????无论是理智的分析,还是直觉的判定,他都认准了这繁复的禁纹结构中,一定有古音无上威能的终极秘密。

????这时候,他也看到了厉斗量。

????这时,厉斗量已经被挤迫到了这边半球的周边,并且到了极限,现在他每一次抬手、移位,身上都会迸出一层凄厉的血雾,由古音身上辐射的强压无时无刻都在挤榨他仅存的元气,可他的意志仍然坚定不移。

????在他身后里许,洛歧昌和清溟绝对有出手的机会,但二人却以冷静理智的态度,停在虚空中,虽然持续不断蓄力,却没有即刻发难的迹象。

????在讲究人情世故的正道宗门内,这不是正常的状态。

????更远处,与厉斗量并称「双极」的罗摩什,其气息依然潜隐难测,褚辰老魔则是愈发飘忽不定。

????这二人与洛歧昌他们向来立场不同,但在此刻,众人气机遥相呼应,却是出奇的谐和。

????李珣虽将大半精力都放到了眼前复杂的禁纹结构之上,但他还是可以感受到周边气氛的微妙之处。

????这群人的心思正前所未有的团结起来,将彼此置于同样的立场上,以应对眼前非人力所能及的劫数。

????或许可以说,在罗摩什、厉斗量、半成居士等诸位宗师的眼中,古音已不是古音,而是天地大劫的外化。

????这不是**,而是劫数……

????**可免,劫数难逃,仅此而已。

????这便是除了李珣之外,现在高空中所有人达成的共识。

????半成居士主动攀谈,大概也存了将他拉入阵营的想法,可李珣并不在意这个,他只需知道,几位宗师的战斗意志比他料想的要好便成。

????此时此刻,他的呼吸完全停止了,细察如此广阔复杂的禁纹结构,对他来说也是相当沉重的负担。

????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自己身上的内衣已完全被虚汗浸透,这层结构仿佛是一个无底黑洞,随其真义逐步显现,却是证在无形中抽吸他的精力,甚至于他的灵魂。

????原来……还是想得岔了!

????越是明晰眼前的结构,李珣便越发能够确认,他先前的推演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古音和林无忧所彰显的禁纹结构,以及罡煞浑仪之阵的整体布局,三者之间绝不是他先前所设想的从属关系,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伴生关系!

????罡煞浑仪的布局固然宏大,可古音眼下所依仗的禁纹结构,却是它所不能吞纳消化的。

????而林无忧身上的禁纹也有其独立的特性,若不能把握其中的生克变化,便是将三者分别吃得透了,也难以尽得其要。

????李珣没有蠢到在这种时候探究其中的玄奥,而是依着前面的做法,不求细节,但观其大略,寻那章法神意。

????只要将整体纳入心中,何处轻描淡写、何处淋漓尽致,便都有脉络可寻。

????越是循照此法,他越觉得大有文章,里面那似是而非的熟悉感觉仿佛是一只蒙在布下的活物,活蹦乱跳中已将大致轮廓尽数展露,可那答案到了嘴边就是说不出来,堵得他心口发闷。

????是他?不是他?究竟这是什么手法?

????李珣脑中如岩浆喷射,烧得头皮发焦。

????偏在此时,虚空中突声爆震,先前一直被厉斗量吸引的无上威能终于冲垮了周边的屏障,肆意奔流。

????与此相应的,厉斗量雄壮的身子似被无形巨掌揉捏,转眼间缩了一圈,随即口喷鲜血,飞撞出数十里外,气息瞬息便弱了下去。

????周围所有修士的心口都抽了一记,已蓄势甚久的罗摩什那边,气息微见波荡,只是这位修为不在厉斗量之下的邪宗大老仍没有出手的意思。

????这无关战意高低,只是风格各异。

????这一点周围诸修士也都清楚,洛歧昌冷哼一声,毫不迟疑的持剑上前,哪知他才迈步,前方清光散射,透空成障,已成决堤之势的天地劫煞竟然硬生生被阻了一阻。

????当代剑皇一怔之下,后方清溟道人已然超前一截,直迎上去。

????一系列变化,都是在瞬间发生,从厉斗量重创而退,到清溟反超洛歧昌,不过是眨眼间事,其间也没有任何言语,等到李珣将目光投过去,清溟已经正面迎上。

????高空中陡然划过一道罡风湍流,代表清溟勃发的剑气已经与古音的无上威能撞击一记。

????刹那间,清溟的脸色就是一片死白。

????然而,他周身气息却丝毫不乱,身形如行云流水般挪移开来,手中心照法剑轻盈上撩,细微颤鸣声里,一簇错落青翠的竹林烟障便凭空长成,罡风吹过,沙沙有声。

????好一个青烟障!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