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应劫-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一章 应劫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6:11Ctrl+D 收藏本站

????高空中,清溟已经濒临极限。

????清溟是四九重劫后才晋升真一境界,论修为醇厚,差了厉斗量不止一筹,直面非人的强压,能撑上小半刻钟已经是相当了不起。

????到了后来,任何一点儿力量的增减,都会造成清溟剑幕的极大震荡,他已经完全陷入古音的节奏里,想脱身都极为困难。

????也正因为如此,他对火球胀缩的幅度极其敏感。

????随着又一波剑气挥出,青烟障前的强压忽然以极快的速度衰减,清溟几乎本能的停止放射剑气,却抵不过压力转换的错位感,呛出一口鲜血,内腑免不了受到创伤。

????一切光芒都迅速黯淡下去,虚空中空荡荡的,温度却再上升了一个层级。注目前方,只见庞大的火球正稳定坚决且大幅度地向内凝缩。

????庞大火球偶尔一次的反向激荡也是轻微得很,却又放射出让人皮肉焦枯的高热。

????火球表层喷射出来的焰尾,似乎也被某种吸力控制着,呈现出扭曲的弧线盘绕在最外层,偶尔一次甩击,火光的颜色都似淡了一些,透着浅浅的青光。

????“凝敛至了极处。她接下来会怎么做?”

????似乎是设想的最糟糕情况出现在眼前,以清溟的修养,一时间也为之茫然,不自觉回眸看向洛歧昌等人,想得到一点儿提示。

????只是,旁人又哪有什么好主意?

????剑气的嘶啸声彻底止歇,高空中只剩下火球缓慢转动的隆隆轰鸣,这是由内里无数火焰厮磨、元气炸裂和千万个类似的声息集合一处,方最终形成。

????无形的震荡碾过诸位宗师的心头,逐分逐分地消磨他们的意志。

????“锵——”

????心照法剑归鞘发出一声清鸣,清溟以他的方式挡住了这一波侵蚀人心的音杀。

????此界修士之间,胆色的差别当然存在,可凡是迈入真一境界的,却绝不会有一个孬种!

????没有相应的觉悟,又岂会有如今的层次!

????半成居士移到洛歧昌身边,遥望前方孤伶伶停在虚空中的清溟,微笑道:“我历劫十余次,唯有这回别开生面。”

????洛歧昌回眸看向这位与他有千多年交情的老友,同样笑道:“确实比四九重劫来得有趣,也做得干脆利落。”

????一番话里终究还是感叹自家准备不足。

????半成居士笑容收敛,正色道:“劫关至矣,老弟。一剑在手,何愁不能破劫功成,验证千载修行?”

????“这是自然。”当世剑皇浓眉扬起,言语中现出一贯的傲岸雍容,“虎兄看我破功!”

????便在此时,火球的核心处,古音温和婉转的声音透出来:“天功已过,功煞尽入我手,古音不才,愿身化功关,与诸宗道友并证天道好坏,亦观这天地改换、江山移位的雄奇景色。”

????话中字字清晰,如珠走玉盘,周围几个真一宗师都听得真切,然而古音谈话的对象却不仅仅是他们,其余音袅袅,化入虚空之中,缈缈间,若有若无,弥散四方。

????再去细听,便有一波细若蚊蚋的低吟,漫入耳际,没人能辨清内里转折,可那层话音却是清清楚楚地透进来,直抵心田,以诸位宗师的心灵防御之严密,竟也无法阻止它的渗透。

????“天地微声……这古音难道真是驻世天人,落地金仙?”

????高空诸人自然清楚,在古音开口发声之际,天上地下,一切元气,无论是游离于天地之阏,又或深藏于林木、土壤、水流乃至人身之内,都微微响应。

????诸般回应或许极其细微,但亿万之巨的规模集合在一起,足令天地为之变色,这也正是所谓“天地微声”的由来。

????如此神通,此界向来少有,一般只有在大修为之士白日飞升之际,才会表现出来,最近的自然就是钟隐那回。

????想想眼前站立的人物,就是钟隐那般的存在,诸位修士心中,哪能没有感叹?

????不过,古音发此神通的目的,却也不只是示威而已。

????余音未尽,极远天地交界中,有人哄然长笑,滚滚声浪以绝大气魄奔流而来,彷佛是天际刮过的飓风,又像是大海之上飙扬的巨浪,论神通,或许不及“天地微声”之玄奥,但气势充沛,竟然也能稍与古音相抗衡。

????竟然是鲲鹏老妖!

????难得这妖魔能越挫越勇,还敢再现身出来。

????天空中,有些人是这么想的,不过,还有人看得更深一点儿:鲲鹏早早隐身在侧,莫不是要收那渔翁之利?

????还是说,只不过古音开口,天地微声,方圆千里一切元气波动均无所遁形,这才把他揪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以眼下的情况来看,鲲鹏必然是站在诸宗修士一边,再不济,也不至于拖人后腿,几位宗师心里并没有什么波动。

????笑音未绝,鲲鹏老妖庞大的身躯已到近前,他在一旁藏身已久,对此地局势洞若观火,一来又是一阵大笑:“古音你果然才情天纵,是要在这儿把我们斩尽杀绝么?”

????他嘴上似嘲讽又似示弱,气势却半点不让,还明明白白显出与诸宗修士同仇敌忾之意,确定了自家的阵营。

????古音未及回应,便见又有一个人影电射而来,身型较鲲鹏稍小,却也是雄壮傲岸,正是刚才被古音重创的厉斗量。

????这位正道宗师脸色苍白,双眸神光却并未减耗,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此地竟然无一人能看透他的伤势到底如何,只知他必有再战之力。

????“七人合力,可破得此劫么?”

????在场众人不只一人心中这般想法。

????在此时,鲲鹏老妖又笑:“我从东海上来,只见那大好局面,此刻已经支离破碎,没了天劫之力,又没有你坐镇中枢,十万散修便如十万豚犬,任人宰割,转眼星散……”

????这话说出来,几位牵挂宗门的修士心下都是一松。

????哪知高空中又生变化,包围着古音的大火球发出“空空”的响声,随即外层分裂,千万道炎流集合成六片火焰铸就的巨大花瓣,缓缓绽开。

????花瓣一层未绝,二层继起,如是接连九层,间有火星耀跃,瑰丽华美,扣人心弦。

????诸位宗师对这华丽外表并不看重,却很想看出其中是否有着天心变化的内蕴,故而看得十分用心。

????九层赤火莲瓣绽放之后,中央处现出古音久违的身形,依旧一身白衣,头上的发髻却已打开,青丝披散,难得根根柔顺丝滑,轻拢在肩背处,清幽婉约。

????火光仍未散尽,只在女修周围形成一圈由细碎火星铺成的光带,映衬娇颜,令人目眩。只是,古音的眩目神采从来不在容貌之上。面对鲲鹏老妖的嘲弄,她淡淡回应:“有销煞之阵以来,已斩得宗主两位、真人修士二十四人,重伤者若干,东海妖联亦是聚而复散,足矣。”

????一句话非但噎住了鲲鹏老妖,还让周边几位宗师心中滴血。

????古音仍不罢休,她星眸闪亮,逐一从诸位宗师脸上扫过,面上竟然显出欢喜之意:“我本是要在玄海以候诸位,却不想事态激化,只能在东海仓促布置,还好,虽然意外频出,老天终未欺我太甚,还是给了一次机会。”

????没人去问“什么机会”这种愚蠢的问题,只是各自调匀气息,澄澈心境,以备不久之后的生死大战。

????只是,在古音附近,天地元气乃是以一种非常桀骜的姿态运转不休,由此生成的无形斥力,极大的干扰了诸位修士的气机流转,诸人恍若陷入泥潭,有力难施。

????髙空中诸人都是掌控气机,利用天地元气以形成自我领域的大行家,却不想临到头来,反被古音以同样但更为高段的法子克制,心头都是凛然,更觉出古音对其所拥有庞大力量的控制力,已远超出他们的估计。

????此时,古音微微仰头,似在观察天色,旋又笑道:“早些年,我因一大憾事,反思此界运转之理,又与一位大神通之人探讨切磋,得出一个结论。”

????“诸宗分立之初,百家争鸣,群星闪耀,有人道弱水三千,仅取一瓢,足以印证天机至善;而宗脉代传之后,人心不足,证道犹嫌不足,还欲惠泽百世;再传则又觉旁道无尽、又觉弟子稀少、又觉用度不足……纷纷杂杂,浊流四溢。”

????“而自三十三宗定型,数万年来,通玄大势,全无变更,死水一潭,便是浊流,也兴不起来,人人只道天下本就该如此,却不知三十三宗之外,还有别样天地!”

????什么样的天地呢?

????人们都想知道古音展望的前景,至少他们想知道,那所谓的“别样天地”究竟有怎样的魔力,可以让古音不顾一切,掀动这惊涛骇浪!

????古音语气并无变化,随道:“通玄界足有百万修士,但凭机缘天分,以向道之心,搏升仙之门……”

????“除了五门阀,还有几个?”每个人心中都有这个疑问,但只有鲲鹏老妖无所顾忌,直接开口打断古音的发言。

????古音并未正面响应,只是伸手轻掠被夜风吹乱的鬂发,微笑道:“若非你人心不足,图谋独霸散修盟会,否则,你倒是最应该留下来的那一位——东海妖联的构思固然了无新意,却能承载野心,可为门阀之外,最有益的补充,让这些门阀也有兴衰成败,也能更换新血。”

????鲲鹏老妖又是冷笑,似是不屑,却没人能真正看穿他心中所想。

????古音的言语再无“天地微声”的神通,却是字字句句透入诸位修士心底:“门阀大宗,一枝独秀,却无法侵占此界偌大的资源。散修妖魔即使只是一盘散沙,若七妖、三散人之辈多有,且散修盟会、东海妖联乃至百工堂之类的联盟行会存世,也能与其威势相抵。”

????“那时候,修道之人遍及天下,潜心修炼也好、圈地划治也罢,只要门阀不永存、联盟不永固,彼此起起伏伏、生生灭灭,不需要再为传承而烦忧,因为随着修士、联盟、门阀的变更,彼此之间的磨砺碰摘,会有无数更精彩的修行法门出现,使修士更接近大道玄机,让这一界更具备活力,那才能称得上修行之盛世、无枷锁囚困的大逍遥!”

????说着说着,古音似已沉浸在自己所描述的情景中,星眸微瞑,连话音都轻柔下来。

????周边几位宗师都觉得心中有说不出的慌乱,古音所言,这里几乎没有人愿意听,可也不知这话里有怎样的魔力,入耳入心之后,偏生有种跃跃欲动之意萌发出来。

????他们必须要承认,仅就个人而言,那是一个比现实要更为精彩的世界,虽然他们不相信,这个世界有存在的可能。

????厉斗量与清溟对视一眼,忽尔一笑,他们本就是放下宗门块垒,预备以身应劫的,如今听闻此语,竟觉得最后一点牵挂之心也洗磨干净,一时间道心澄澈,纤尘不染,纵有伤员,也未有窒碍。

????他们又将视线转向古音,恰在此时,女修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周边诸人意味各异的神情,也是莞尔一笑。

????此时虽深夜,但古音无量光海未放,笑容绽开之际,恍若琉璃世界盛开的昙花,夺人魂魄:“这般逍遥日子,我必然是见不到了,其实,便是明天早晨的太阳我多半也无缘得睹。在这夜里与诸位道友率先开启新局,为这早该零落破碎的陈旧天地饯行,如何?”

????话音落下,高空之上,陡然大放光明,璀璨雷光撕裂高空稀薄的空气,直击古音头顶。

????万里云层铺在脚下,雷光却从头顶上来,这显然非比寻常,而是天发杀机,劫引九霄之雷火轰击下来,而此雷又只是个引子,雷火爆燃之时,高空中诸多修士均清楚地感觉到,某种令人窒息的力量正破开九天封界,探出头来。

????没等诸修士品味出其中详细,雷火已在古音头顶炸响,出奇的没有电光溅射。

????只见古音伸手虚握,满溢的电光彷沸流入了一个封闭的管道,嗡嗡之声大作,间有电劲劈啪撞击的脆响,转瞬间,古音手中握住的已是一把电光铸就的赤紫长枪。

????周边诸人尚惊讶于这一手凝功雷为己用的本事,古音素手轻颤,赤紫电光再度变化形态,如灵蛇般抖动,在清晰的气爆声里化一为七,电光凝束如尖针,分别刺向七位宗师人物。

????电光在古音的操控下,似一条没有长度限制的长索,鞭挞四方,而其中更蕴藏着某种天心杀伐之意,隐然与诸位宗师的气机勾连,生出极大吸力,令人欲脱不能。

????虽是如此,一道雷火分化为七,其中力量对诸人而言已不算什么,便是受创如厉斗量、清溟,也没有移位,硬接了下来。

????只有鲲鹏老妖表现出与体型殊不相配的谨慎,大笑腾身而起,以鱼龙变化的手段让过电光一击,看着是避免一记硬撞,其实破开那层杀伐之意的束缚,较之硬挡消耗大了何止十倍?

????“毕竟不是同道中人。”

????时至如今,还站在这里的诸位修士,无不是心有决断,要在这里破关度劫,见鲲鹏的模样,难免看不过眼。

????不过,正面的冲击却也将鲲鹏老妖掀动起来。

????鲲鹏不接雷火便能借着鱼龙变化的势子先一步发动,当下,万丈高空中卷起一阵飓风,鲲鹏绝云气、负苍天的宏大气魄,强行撕裂周边由古音主导的元气流向,朝女修碾压过去。

????此时,古音手中电火已尽,她只是骈起右手食中二措,也未见如何作势,虚空中热浪飞卷,淡红刀芒飞射而出,所过之处,光焰升腾,气爆连连,更有凌厉火毒透体而入,减蚀元气,霸道无比。

????鲲鹏老妖咦了一声,却是惊讶古音的手段与平日不同。

????当然,此时的古音早就远超人们想象的极限,拿出什么手段都是理所当然。除鲲鹏之外,厉斗量等人没有急着合攻,而是催发神识,扫描古音周边,想找出她运转劫煞之力的关键。

????此时,另一波灼热火力陡然涨开,生成的热浪在众人头皮上抹过,虽转眼被护体真息抵消,但蕴含其中的浓厚煞气却恍如一盆冰水当头倒下。阳极阴生,那寒意透股刺骨,无视一切防御直抵众人心头,论威力,绝不比之前风灾阴狱逊色。

????如此劫煞……

????清溟心有所感,仰头去看,视线越过古音身外明光生成的辇环,只见得广袤夜空如玄黑锦缎铺展开来,间缀千万枚星辰,美不胜收。

????只是在此锦缎之上,不知何时,开了一个缺口,似乎有惫懒顽童在上面玩火,华美锦缎转眼被火舌舔出一个小洞。

????赤红的火边向四方延伸,不过当缺口扩展到某个程度,扩张的趋势蓦地中断,同时缺口中心一点金光透射而出,这光似有灵性,来回扫射,吞吐变化,在夜空中烙下夺目的痕迹。

????随着金光投射的角度变化,清溟忽然觉得冥冥中似有一双眼睛,穿透一切障碍,扣紧了他的气脉流转,随之时时变化,那种穿透之力增强到极处,他甚至觉得自己被**着扔到万里冰原上,寒意浸透,无可抵御。

????如此感觉清楚呈现之时,他脱口而出:“金眼火劫?”清溟之所以反应那么快,是因为明心剑宗四法三决里那“流火赤金瞳”的法门,便是某位宗门前辈观此天劫有感,而创出存世的。

????此法以法眼观大地,透析劫煞流动,除了专门修炼此法的修士外,宗门内几乎所有临近度功的髙手,都要以此法作为辅助法门,以增度劫的胜算。

????清溟当下开口喝道:“金眼火劫可控三界一切火,尤擅激发心火毒焰,引人**,诸位道友小心!”

????话出了口,他猛又一怔,金眼火劫虽然凌厉,却属“身劫”之列,乃是修士个人天人交感时引发的劫数,怎么现在看来,大有“杀劫”的狠性,竟把所有人都罩了进去?

????他目光再转,见到游走自如的鲲鹏老妖时,心中立有所悟:果然是老奸巨猾,那雷火竟然是接不得的。

????等不及他再深层考虑,劫煞已落。

????这波劫煞没有夺目的光华之类,清溟只觉将身上一沉,又像被锁在了一个紧促的空间内,真息运转碰上了莫名的阻力。

????那并不是说气血流动被强制放缓,而是在其流动过程中,好像与血脉血管发生了剧烈的摩擦,好比是手心急速搓动那样,发出异常的高热,到了后边,甚至就要燃烧起来。

????清溟宁愿相信那是幻觉,但是肉身的回馈没有半点儿虚假,他还没有催发剑气,周身气血便已经沸腾,内腑的伤势受其牵动,更有恶化的倾向。

????果然是心火毒焰。

????清溟曾经见识过李珣燃血元息的威力,那也是蒸发人身气血的霸道魔功,但那仍有迹可循,有法可挡,不像这天劫催发的火力,起落间,竞连半点痕迹也无,让人不知不觉就着了道儿。

????不过,当他环目打视,见其它几人,情况似乎并不一致,厉斗量与他一般,进退维谷,想来也已中招,但洛歧昌、半成居士等人却是气机运转自如。再看头顶上,更远处的罗摩什和褚辰也是如此。

????至此清溟恍然明白,这波劫煞乃是趁虚而入,在他内腑受创,邪祟暗生之际引燃,倒不是真的无形无迹。

????知其来由,便好办了。

????清溟也不急于搬运真息,而是澄心凝神,使气血天然流动,滋养脏腑,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肉身已近乎不灭法体,只要精血不亏,未被异类真息盘踞体灼,伤势便恢复极快。

????他之前受伤,纯粹是控制不住剑气走向,等于自己伤了自己,静下自疗,便没什么难处。

????在清溟压制伤势的时候,鲲鹏老妖鱼龙变化已使到了极处,与古音的距离越拉越远,至此已在十里开外,然而那高空风暴,却是越刮越烈。

????周围都是明眼人,知道这妖魔是使出厉斗量和清溟故技,与古音争夺周边天地元气的主导权,迫使古音提振气势。

????毕竟不管女修使出什么手段,天顶上那金眼火劫仍是以她为第一目标,其它人难受,她承担的压力只有更重。

????清溟虽然暂时行动不便,脑子却一直没有停过,他盯住古音的身影,见其与鲲鹏争战,竟然又要陷入到之前僵局中,不免心生疑惑。古音虽放大言,手段却比预想中来得寻常,还有,那金眼火劫也是不愠不火。

????本来这引动心火毒焰的劫数,正是针对古音来的,古音吸纳天地功煞近乎贪婪,虽不知她究竟是用什么法子,但如此巨大的能量积蓄体内,便如竹篓盛油,一把火点上去,便要给烧得连灰也不剩。

????然而那效果却没显现出来。

????又或者是……

????清溟眼前忽地一花,之前就定在瞳孔中央的古音身影就那么凭空消失,有与无的转换是如此剧烈,以至于他脑中都感到了眩晕。

????本来的迟滞局面,也在此瞬间之后,轰然溃散。

????清溟仍未从激变中醒觉,虚空中又是一声沉闷的气爆,那是他身后的洛歧昌挺剑接住了古音一记全无先兆的突袭,紧接着,他的耳朵便被接连不断的气爆声攻陷。

????这一连串的爆音源头,远近不一,近的只在二十丈外,远的却超过十里,只一瞬间,古音便同除清溟之外的所有宗师各交手一次。

????当这音波横扫过来,前后交迭,高低顿挫,乍一听来,倒像是一截短曲,虽是震耳欲聋,却是出奇和谐。

????清溟略谙音律,只觉得这一连串气爆声音调激越,如浩荡江水,在高山峡谷中鸣响,湍流回旋,虽然气势宏大,但其汹涌奔放之意,似乎仍未闹尽。

????此时,天地杀伐之气却真如潮水一般,伴着隆隆爆音,冲击过来。

????“高峡浪涌,千仞飞流……糟!”

????清溟几乎已经看到了自己被这层层蓄积的洪水碾碎的场景。

????在此生死攸关的时刻,他来不及惊讶古音在诸多真一宗师手中借力蓄势的从容,也绝了躲避的心思,因为古音绝不会给他那个机会!

????这一刻,清溟醇厚的玄门修为尽展无余,他瞬间排去了一切杂念,心神返归于先天浑沌之中,并无剑意藏蕴,而心照法剑却锵声震鸣,带动全身窍穴气脉,齐发展荡,剑气将发而未发,正是杼留在爆发力最强的那一点上。

????同一时刻,洪流碾至!

????尖锐的啸音破脑而入,清溟彷佛被一记大铁锤正面击中,这一刻,他的躯体已经失去了常人的形态,而是在澎湃激荡的剑气震荡中扭曲了,他的每一寸肌体都在迫发剑气,也成为剑气流转的最佳载体,以此来抗击那挟久蓄之威而来的绝大冲击。

????然而,冲击也仅此而已!

????貌似无可抵御的洪流,仅仅是在清溟身边打了个旋儿,就像是冲过最后一个险滩,积蓄起了更庞大的力量,稍一偏斜,又滚滚向前,更前方,才是是石峡断座,高及千丈。

????那里,是洛歧昌!

????心照法剑颤鸣之声不绝,这剑只是被那冲击之力带过,便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同时,剑主的状态也好小到哪里去。清溟面皮紫胀,肉身刚从扭曲的状态下恢复,虽未伤及根基,却很难迅速回气。

????他眼睁睁看着那咆哮的洪流从自已身边擦过,冲向身后十丈外的洛歧昌,虽然明知那洪流是真正的不可抵御,可他却连发话提醒的力气都给挤了个干净。

????古音发力之初,找的便是洛歧昌,如今周而复始,又冲击过去,过程简单,却是暗合周天运转之道,一周天过去,便是整个层次的提升,原本蕴含在这冲击洪流中的大地杀伐之意,经此激发,更是勃然而动,凝实如剑,先一步刺杀过去。

????被此杀伐之意笼罩,洛歧昌便如清溟一般将闪避之心完全抛却,甚至也不去想能否接得下这咆哮的洪流。

????他双眉立起,如刀如剑,修行千载的精纯剑气轰然爆发,方圆里许的天地元气受剑气驱动,竞然冲开了古音主控的节奏,如怒海倾潮,嘶啸澎湃。

????“海雨天风独往来!”

????在此刻,洛歧昌展现出了较之清溟更胜一筹的剑道修为,剑意所及。即使是在这样绝对的劣势下,也强行为他自己开辟出一方天地。

????便如他“海雨天风剑诀”所呈现的那样,随着剑气喷发,周边诸人彷佛又回到了雷电交加的东海上。暴雨倾盆、海天连幕,而洛歧昌本人则似乎悬立在这独立的天地之间,成为海天的主宰!

????“好!”更远处的厉斗量失声叫了起来。

????这绝对是洛歧昌修行至今最精彩的剑意演化,已经将“海雨天风剑决”推至了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嘶啸的剑气搅动虚空,直让人以为那是扑面而来的暴风雨,而那恢宏昂扬的剑意,更是将此剑气风暴彻底升华。

????可就在下一刻,人们见到了海平面下喷薄而出的太阳!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