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应誓-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三章 应誓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6:13Ctrl+D 收藏本站

????玉散人在泥丸宫内咆哮震荡,却根本用不上力气。

????李珣修炼的血神子便是在诸多魔功邪法中也属最上品,乃是以种种炼法,将自身魔化,获得不可思议的生命力和大神通。

????这魔化是一个彻底的、不可逆转的过程,非只是肌体骨肉,包括精气、神意等各个层面,都要变化以至完成最后的变异。

????无论是李珣还是天芷上人,在某个时段内,都有嗜杀嗜血的倾向,这便是魔化中逐步适应的过程。

????玉散人确实是此界有数的高人,识见手段应不在阴散人之下,又有先天之利,双方元神碰撞,论胜算,还在李珣之上,可是,对他来说,最致命的一点便是他对血神子的运转变化一无所知!

????血神子修炼到高深处,周身雾化,散聚由心,是为血影妖身,此时从严格意义上说,便已非人身之属。

????至于经由血神锻体,将修士精气神与此妖魔之躯锻造如一,不分彼此,则是更上一层的功夫。

????剃刀峰一战后,李珣不顾生死,借青鸾的绝大威能,一举将“血神锻体”的功课做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再向上,便全是道心境界的提升,全然与肉身无干。

????也就是说,仅从“法体”这个层面来讲。李珣已经达到此魔功的止境,或者更明确一些,是此界所消“不灭法体”的终极状态。

????理论上说,到了这种境界,水火刀兵不能伤,风雷阴魔不能灭,寿纪无穷,几与天地同在……

????当然,此法体毕竟是以天魔秘法速成,还不能达到不毁不伤的水平,但由于血影妖身的特殊性质,他便是被某种不可抗拒的外力打成碎末,只要有一点儿血肉尚存,也能再恢复过来。

????由此反推回去,若是如寻常修士一般的血肉、如寻常修士一般的元神,如何才能造成这种结果?

????所以,李珣到这般境地,其元神驱使、肉身变化之类,已经与常态修行迥异,只不过,他学了骨络通心之术,能够在人身魔躯之间自由转换,化为人身时,一切元气流转、元神显化均与寻常修士无异,但转成血影妖身之后,肌体魔化,自有一股血肉精气流转,肉身元神浑融如一,泥丸宫之类,还有什么意义?

????自玉散人漏了一些经络窍穴使李珣能够变化血影妖身之刻起,胜负的天秤便整个掉了过来。

????当然,玉散人终究是宗师级的人物,虽说眼下状态不对,可咆哮一段时间后,也找到了用力的法子,他也不管其它,只将元神神识外放,不求主导这具魔躯,只是在内里使坏。

????由于他元神天生对李珣有克制之力,集中全力猛攻一点,确实可以扰乱李珣元神与肉身的浑融状态,给李珣的操控制造难度。

????李珣很清楚,任玉散人元神残存在此,绝非长久之计,最好能有一些攻伐元神的手段,直接施用在玉散人身上,将他打得灰飞烟灭最好。最安全的法子当然是找阴散人和水蝶兰帮忙,只是前者身为傀儡,有诸多限制,后者重伤未愈,未必有什么效果。

????李珣思量一回,最终还是决定冒险出击,到头顶的战场上去,所以,一夺回身体的控制权,李珣便冲开雾隐轩屏障,扶摇直上。

????等出了雾隐轩,李珣才知道高空中劫煞翻涌,强绝压力更胜以往,尤其是那不断弥漫扩散的红云,他分明感觉到其中雷火阴气诡异共生,妖邪凶厉之气充斥感官,比之四九重功,也不稍差。

????而仔细一看,那红云好生眼熟!

????李珣掌握的信息远超清溟等人,虽说他大部分精力还是放在控制玉散人这边,但也仅迟疑片息时间,便抓住了里面的关键:“想必是古音此时修为冠绝天下,又引来天地劫煞。嘿嘿!她果然是和钟隐纠缠不清,这劫煞不正是钟隐飞升时碰到的那个?”

????再飞千丈,李珣对头顶元气变化感受得越发清晰,高空垂流下来的凶厉邪气,虽相隔十余里也如近在眼前,浓厚浑浊,便如一层纱障似的,吞一口进来,便觉得内里秽气重重,十分阴毒。

????不过,对李珣的血影妖身而言,这秽气邪瘴倒是滋补之物,飞行中,血光飞卷,将之吸纳,也不无小补:“这是外域秽光云气吧!头顶上炸开的必然就是赤阴离化神雷了。”

????以李珣对天劫贫乏的认识,能一下子断定这天劫的种类全是因为血神子的经文内有对这类天劫详细的描述——历代精修血神法门的修士,无不在修行过程中犯下滔天罪孽,待到天劫临头,十人里倒有六七个是碰到这类劫煞,故而经验十足。

????他深知外域秽光云气和深藏其中百万魔头的厉害,虽算是大补之物,可赤阴离化神雷却威胁极大。

????尤其是赤阴离化神雷破一切真息、损一切元神,正是血影妖身这般元神、肉身浑融的“不灭法体”最大克星。若被正面击中个十来发,恐怕当场就要重伤。

????对于自己的决定,李珣已经有点儿后悔了,正考虑是不是要就此调头,外间寒芒闪烁,却是一把宝剑摔落下去,他匆忙中瞥去一眼,心头便是一颤。

????“心照法剑?”

????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得差了,而此时,东边数十里外的地面上,忽然暴起一道血色虹光,论速度甚至比他这边还快了两分。

????虹光飞射,掀动大气波涛,高空中垂下的秽光云气均被其吸纳一空,越显得光华灼灼,刺目至极。

????“那是天芷……”李珣念头才转过去,天空中又是一股声波传导过来:“……今夜一别,必为永诀!”

????血影妖身的速度何其快也,等话音到头,李珣距离高空战场也不过千尺之遥,古音操控太阳真火,纵横来去的身影,清晰可见。在这里,他清楚地看见,清溟坠下的身躯之内,有千百火光透出,转眼便化作飞灰,被高空罡风一吹,便消散掉了。

????李珣心神剧震,恰逄其时,泥丸宫内玉散人元神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咆哮震荡中发动了双方碰触以来最强的一波冲击,血影妖身的状态受其干扰,竟有些不稳,令他速度陡降。

????侧后方,天芷所化虹光一举反超过去,两道血色虹光在虚空中有了一次交叉,同源而生的燃血元息擦撞一记,发出隐隐雷鸣。

????这时候,正值罗摩什和半成居士连手合击之际,撕裂虚空的狂风中,一只头角狰狞的凶兽影子无声咆哮,罗摩什已经将魅魔宗“夺魄三化”的无上魔功发挥到了极至。

????那头凶兽影像乃是罗摩什毕生魔功所化,内有亿万生灵怨念,集粹成有如实质的精气,沾着便抽魂吞魄、蚀化精血,最是阴毒不过。

????半成居士没有用出在西极禅宗修炼的法门,而是使出本命神通驾驭风力,将罗摩什所发的精气激发到最活跃的状态,双方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

????那凶兽一步跨过十余里的距离,头角狠撞在古音布下的太阳真火屏障之上。双方巨力对撞,即使以古音之能也要为之稍顿,但只一瞬间,太阳真火的威能便彻底展现出来,炽白的光焰迸发,转眼便将凶兽影像吞没,远方,罗摩什和半成居士都不好受。

????不过就是这么一撞的空档,如雨雷霆,已经接二连三地轰击而下,转眼便是数十道雷火轰在了光焰周边。

????光焰蒸腾,将这一波雷火尽数消融,不过这波劫雷比罗摩什和半成居士的合力又要强上数倍,只见古音身外,太阳真火动荡不休,影响所及,周边虚空都扭曲变化,似乎随时都可能裂出成百上千个口子。

????便在这时,天芷所化的血色虹光杀入战场,朝着古音所在方位直直撞过去。

????对斜刺里杀出来的血色虹光,古音似乎并不惊讶,她的视野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广阔,甚至还有闲暇朝着另外那道血虹处瞥去一眼,对天空中出现两位血魔之缘由的兴趣,还要超过血魔本身。

????这一击的时机把握得极好,天芷本已经窥准了她防御最弱的瞬间,然而,要对她造成威胁,却还不够!

????血色虹光与太阳真火屏障对撞,黯哑的爆鸣声后,便是滋滋连响,至阳至刚的太阳真火,对血影妖身这类天魔法体有比较强的克制作用,这也是古音无视其攻击的原因之一。

????但接下来,她还是小小吃了一惊。

????青、黄、赤、白、黑五色光华分列在虚空之中,如扇如轮,当空刷动,那演尽五行的绝妙生克之法,天下实无物可挡,即便以太阳真火的纯粹,也被破开一条缝隙,血色虹光瞬间雾化突杀进去。

????“真的是天芷啊!”

????古音确实有些惊讶,但要让天芷上人借机伤她也是不能,她二度鼓荡真火,再生一道屏障,要将天芷困在这内外两层太阳真火中……

????便在此刻,她忽地一怔,仰头去看。

????几乎在同一时间,下方李珣超卓的灵觉也生出感应,彷佛是雷暴来临之前,弥盖天地的乌云,浓重的窒息感全无理由的将他罩住,远处夺目的强光电火,也暂时模糊下去。

????这感觉有种无可抵御的力量,控制了李珣全副心神,朝着更高层的天空望去。

????这一刻,红云之下,千百道赤阴离化神雷喷薄而出,倾倒而下,通红的火光似乎要让苍穹都燃烧起来,只是这肆虑的雷火,却遮挡不住那一道夺目的剑光!

????“锵!”

????待神剑出鞘的鸣响传入众人耳中之时,远比漫天雷火更为灿烂的剑光,已经破开雷火大网,似银河倒挂,星流璀璨,倾泄而下。

????可是,战场中诸修士却自动屏蔽掉外面这层华美的外衣,只看到那隐藏在星流之后的绝世锋芒。

????众修士里,可有两人虽为那剑光所慑,却还是多较他人看清了一层,李珣在下、古音在上,两对眸光穿透了无匹锋刃,见到一个熟悉身影举剑破云而出,在这妖艳红光弥漫的天空下,此人乌云般的长犮却披上了一层浓重的黑暗,只有霜刃如雪,刺人心魄。

????剑光、剑吟与持剑之人分明是一体,却又先后、明暗、强弱分明,若是一叶障目也就罢了,偏偏古音、李珣二人看得通透,剧烈的不协调感打入眼底,即使以古音和李珣的修为,也觉得眼中一眩。

????一眩之际,剑光已临。

????很难形容剑光的迅疾,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捕捉到了这道剑光,可当他们想要做出反应之时却愕然发觉,相较于如电剑光。自己的动作便像是蜗牛在爬,快与慢的强烈反差,才真正显示出二者的差距。

????虚空中烙出清晰的剑痕,每个人都能看清剑光的轨迹,但也仅是能看到而已。

????此时此刻,天芷上人的先天五色神光也不过才刚刚发动,古音第二道太阳真火屏障也才见雏形,剑光已经斜抹过这一对女修交锋区域的周边,继续下掠。

????那一瞬间,古音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奇怪。

????更下方的李珣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注意到这种细枝末节,但此瞬间,高空战场的局势便整个颠倒过来!

????太阳真火……熄火了!

????说是熄灭。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事,或者只有眨眼时间的亿万分之一,但那瞬间,熊熊火光确实是消失了,巨大的空洞像是一个荒谬的梦境,出现在古音和天芷中央。

????二人之间的距离。也就是三尺而已。

????先天五色神光炸开了夺目的光辉,随又黯淡下去,概因天芷驾驭神光的右手已经深深地插进古音的侧腹,下一刻,五色神光已经从古音另一侧肋下透出,光芒耀眼如昔。

????太阳真火轰声燃起,只是似乎已无意义。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瞬间发生的变故,不知该用什么心情来面对,只有李珣,独立于所有人之外——或者说,是被那绝世锋芒斩断了与外界一切联系。

????下方,阴散人和水蝶兰飞射而至,但在李珣的感觉中,却是越来越远,只有那夺目的剑光,才是这世界的一切。

????旁人只见得剑光裂空,而在李珣看来,当那剑光呈现在眼中时,无边虚空蓦地充实起来。

????无数有形无形的线条明火闪烁,或是气机牵引,或是元气流动,或是禁纹变化,初看时还复杂混乱,但在剑光掠过古音所发光焰外层的瞬间,一条明亮的轨迹在这纷乱线条中央延伸开来,如庖丁解牛,局面豁然开朗。

????“四方六御,相乘相侮,至此生克方才周全。这就是钟隐禁制的真面目?”

????看在李珣眼里,这灿烂的瞬问,当真是穷尽了禁法演化的奥妙,当剑光掠过,眼前由禁法控制的天地,便整个倾斜过去,以剑光为核心,重新构筑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结构,使得这片天地的主导权,转眼易主。

????古音被孤立了,虽然那只是短短的一刹那。

????当禁法控制的力量尽数倾注在剑身之上,瞬时成型的完美结构又还原为最纯粹的锋芒,而此时绝世锋芒已完成一次无以伦比的升华,剑光所过之处,抹消一切纷乱,斩除一切繁芜。

????可不知为何,李珣的视线最终越过了那层剑光,直直对上其后那对熟悉的明眸,眸光清澈。一望见底,在那最深处,闪耀的依然是夺目锋芒,惟精惟一,全无一丝杂质,与外界剑光合为一处,嗡声共鸣。

????那是青吟,但又不是……

????李珣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青吟,剥去晦暗阴沉的外衣,去除美丽精致的浮华,出现在他眼前的,就是这样一个身化剑意,斩绝万物的修士。在此绝世锋芒之上,留不住污浊秽气,而所谓华美优雅也全无意义。

????李珣忽然发现,认为这样的青吟会沉迷在与玉散人的肉欲情感中,是何其荒谬!

????“青吟!”

????泥丸宫内,玉散人在吼叫,也许玉散人本人没有发觉自己的叫声近乎疯狂,内里更是深蕴着恐惧,这份心绪竟然冲破李珣的控制,实质般外化出来,变成实实在在的音波,响彻天空。

????那确实不是李珣的嗓音。

????青吟笑了,在这一刻,她锋芒如昔,却又绽放出绝代风华,依稀有点儿故往的影子,笑容里,有一道讯息透过李珣的眼睛直插进他心底,玄妙却清晰:“秽陋丑物,安敢与我共立于青天之下!”

????笑容起,剑光至!

????玉散人像被无形的手扼住脖子,叫声就此断绝,只有毫无意义的神识震荡传递出来,此时的玉散人,已不再是曾经纵横天下的大宗师,而是行将崩溃的疯子。

????说也奇怪,这个时候,李珣竟然没受到玉散人的影响,脑子反倒越发冷静。就在此时,有一个念头就此萌生出来:“斩空神剑,可斩得动我血影妖身?”

????前方剑气森寒,透肌彻骨,已经到了最终爆发的极限,便在此时,虚空一暗,幽一雄伟的身影已挡在李珣身前。

????驱尸傀儡术念动即发,傀儡又可跨空来去,李珣就以这种手段,抹消了与青吟的速度差距,这也是最谨慎的做法。

????虚空乍暗乍明,血影妖身状态下,一些常人的生理变化已经消失,但李珣仍不免身上一寒,幽一近乎金刚不灭的身躯,在斩空剑锋下,竟如朽木一般,一剑两断!

????寒澈剑气在长吟声中飞射,斩断一个幽玄傀儡之后,其锋芒竟毫无折损,依旧向前。

????不可能!

????李珣脑子也只来得及生出这个念头,与之同时,他全靠本能重施故技,二度召唤傀儡。

????瞬间虚空开裂,一个白蒙蒙的影子飞出来。

????长两寸,宽寸半,不过半截巴掌大小的玉牌挡在他与青吟之间,李珣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微微外烁的毫光,还有那寥寥数笔勾勒的写意山水。

????这肯定不是阴散人!

????玉牌轰声破碎,飞散的莹光下,青吟恢复平静的面容,似乎又生动起来,几分瑰丽,几分嘲弄。

????剑刃透体而入。

????冰冷的感觉漫入全身,像一个不真切的梦境,又像是时空倒转,那日情景重现,心头无以名之的冲动逼上来,外化成确凿无疑的誓言:“若我今生有一点儿对不起青吟仙师的念头出现,便让……便让仙师她亲手斩下我的头!”

????斩!

????水蝶兰的尖叫声响在耳边,旋又寂灭。

????半空中炸开了一朵灿烂的血花,李珣的身躯已经保持不住雾化的形态,化成一滩血水,溅射开来。

????溅射开来的血水大部分在剑气雷火中蒸发,但还有一些洒落下去。

????剑光凝定,寐鸣之声仍不绝于耳,但直至余音散尽,空中诸位修士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有赤阴离化神雷炸音不绝,轰落如雨。

????青吟收剑入鞘,简单的动作由她使来,固然优雅从容,但更多的还是如剑般的冷冽森寒。

????其间偶尔几个雷火落下,在她身外三尺,便都无声消寂,她对其视若无物,只是按部就班做好这一切,方才抬头看向更高处。

????太阳真火迅速膨胀,生成的巨大斥力将天芷上人远远震开,火光依旧明亮灿烂,并没有因为古咅贯穿胸腹的伤势而有所变化。

????落到远处的天芷已化为人形,穿透古音身体的手上却没有半点儿血迹,只有一层熊熊燃烧的幽蓝火焰,随着翻滚的动作,抛洒下去。

????注意到这情形的修士心久都是一紧,那不是火焰,是鲜血!

????这时候,古音无视任何人,只是盯着青吟,平静如水的明眸之后,却似乎蕴含着一场惊天动地的风暴。

????这一刻,罗摩什、厉斗量、半成居士、褚辰,包括刚刚一举重创古音的天芷上人都成为了可以忽视的配角,至于木立一侧的水蝶兰,还有突然消失在虚空中的阴散人,更没有人注意。

????不过,这无形的风暴终究没有天地功煞来得那么直接。

????就是这么一停的工夫,天上红云已经大生变化,厚厚的云层区域内,似乎生成一个巨大漩涡,形之于外。

????高空红云如流水般飞旋,中央陷下一个细匕的黑洞,黑洞底部,似与那无边外域暗中勾连,百万魔头无穷无尽地涌出,驾驭滚滚雷火,连番冲击而下。

????观劫煞声势,比方才还要来得惊人,只是其中又有了微妙的变化。

????外域秽光云气与赤阴离化神雷,本是完全针对古音个人而来,之前厉斗量等人交战时受雷火威胁,不过是余波殃及,其中并无气机勾连。然而眼前这一波雷火魔头,显然与之前不同。

????在场的都是灵觉敏锐之人。一下便察觉到这劫煞分明是把青吟也给包了进去!

????来得最早的一发雷火轰击而下,足有丈许方圆,乍看去通体赤莹莹的,光焰吞吐,周边却带着一层惨绿光纱。

????对此,青吟却是灿然一笑,这是今夜她第二个笑容。笑容里,她仰头看着急降的雷火,神情无比专注。

????古音略微一怔,竟也不再开口,也如青吟一般,仰头上看。

????“哧”的一声长音,扑来的雷火明魔尚在三丈之外便无声消寂,青吟至此剑未出鞘,纯凭周身流转的剑气做到了这一步。虽不如古音太阳真火声势赫赫,但从容气度上看还要胜过一筹。

????古音也遭受雷火魔头的侵袭,只是她又转过脸去,眸光冷澈,竟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青吟身上。虽说赤阴离化神雷将周边太阳真火打得摇颤不休,也不能让她有丝毫的分心。

????青吟神色平静,那从容的眼神看起来似乎不知道古音盯紧了自己,此寸第二波雷火降下,这回却是三发,环绕周围的魔头更不计其数,声势较前回强上许多,她终于不能再托大,将素手按住剑柄,也不见发力,斩空剑“锵”声鸣响中出鞘三分。

????身外剑气,霎时间浓烈十倍!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