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断绝-幽冥仙途 免费领微信红包的群

幽冥仙途

第六章 断绝

减肥专家2017-11-25 20:16:17Ctrl+D 收藏本站

????这两轮太阳不辨左右,无分上下。一者赤火烧灼,一者炽白光明,在此黑暗世界,肆无忌惮地挥洒着光和热,二者光辉又彼此交缠碰撞,每一次接触,都带出千条焰光芒尾,光辉灿烂。

????然而在这两轮太阳之间,又有一根垂天之柱,耸立于天地之间,偶尔与烈阳碰撞,同样是光芒四射。却巍然不动。

????激荡的热风吹过,李珣昏昏沉沉的神智却足猛地一清,天地倾狰一般的重压似乎也减弱了一些,至少留给他一个换气的机会。

????他抬眼看过去,或许是直视强光的缘故,澎湃的热量从眼中抵落胸口,当此热量积聚至顶峰,他双目赤红,胸口一股暴烈之气,在压迫到极点之后,迸裂而出,化为一声雷霆咆哮,震荡天地。

????正急降而下的剑意雷光猛然一滞,与之同时,虚空中“喀喇”一声响,巍然巨力布下的恐怖禁锢,裂开了一道缝隙。李珣眼皮动了动,外闻的天光再度传导进来,周身禁锢之力还在,但那天柱倒塌,虚空崩坏的绝望之境,再不复见。

????李珣尚未来得及缓口气,被他厌气杀意阻了一阻的剑意雷光,又嗡然而下,此时,李珣的血影妖身依然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雷光击落,其中凛冽剑意未至,已是透肌刺骨,损伤元神。

????“混帐!”

????蓝光倏闪!

????此时,雷光锋芒距离李珣不过三五分的距离,可蓝光闪处,便在这毫厘之间,展开一幅无边无际的画卷,画卷之中,有天空、有大地,有山川河流,有世间百态,其神意宛然如真。

????由绝顶剑意催动的雷光,竟是一头栽进这画卷中,好像是一道电火烧起,在画卷上留下急遽扩大的火痕。转眼间内里天地成灰,那雷火也崩散开来。

????冷哼声中,水蝶兰纤细的身形飘飞上来。刚刚正是她以无上幻术衍出乾坤世界,将剑意雷光阻了一阻,不过其威能之宏大,以水蝶兰此时的状态,也不能轻易消解,乾坤世界破碎之后,雷光溅射,化为数百星芒,一古脑几地喷洒在李珣身外血雾之上,滋滋之声不绝。

????上界清净之气扑在血影妖身之上,对李珣来说,就像是普通人被泼了一身强酸,烧灼之苦、透骨之痛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吼骂之后,李珣却变得出奇地沉默,他只是怒睁双目,由那一片血红在其中晕染开来,血影妖身受制,由心底喷涌出来的澎湃杀意,却驱动血神子的奥妙手段,大口吞噬周边元气,巨大无形漩涡在虚空中生成,绞杀周边一切生机灵气,在巍然巨力的禁锏之内,摇荡挣扎,挤得虚空颤动,渐有崩裂之声。

????挣扎中,他血眸翻抬,朝天上看,此时青吟已是撞开了两轮妖凤与古音的纠缠,速度越来越快,那飘飘欲飞的身形,也是越发空灵净澈,移气换体的功课已临近结束,破界飞升就在眼前。

????妖风终于忍不住喝了一声:“青吟!”

????两轮烈阳蓦然分开,不再纠缠,而是全力上冲,那点心思再不遮掩。

????青吟却没有理会下方变化,音波发散的过程中,再次飞遁百丈之高,距离那极至光芒后的阴影。几乎就是触手可及,阴影之后,便是修士登天之门,是一切修行的彼岸。

????剑破虚空,便在此刻!

????便是青吟有万物不萦于心的修为,在此关键寸刻,明眸中也微见波荡。这是人心所不能避免的消长变化,大概要到真正迈入上界,才能使之完满无瑕。

????但下一瞬间,她的瞳孔抹上了一层血色。

????强大、剧烈且暴戾的杀意,从下方升腾起来。只一瞬间,无边血湖便漫卷天际,纵然是在玉清雷光、太阳真火等种种极大克制之力的压迫下,那凶戾污秽的血气依然冲天而起,硬是在这方天地间辟出自己的位置。

????直到这时,撼人肺腑的隆隆爆音才轰传过来。

????百里虚空,似乎猛地凹陷下去,更有一股绝大吸力,从虚空深处发出,落入滚滚血潮中,像张无形且坚韧的大网铺展开来罩在斩空剑芒之外。

????虚虚重电摆荡,像是一条即将倾覆的小舟。透入脏腑的声音里,下方巍然巨力的禁锢被硬生生挣破,造成的影响传导而至,分明已经撼动了天意杀伐的气魄根基,玉清雷光的光波在荡漾,使得强光后的明影也有些摇摆。

????突然扭曲的升天之路,让青吟不得不偏头,随后。她看到一对赤血妖异的眸子。

????李珣驾驭血潮,转眼与青吟平齐,他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用前所未有的肯定语调再次确认:“我说过,你逃不掉!”

????音落,血潮暴涨,在天空不堪重负的呻吟声里,硬生生托举着李珣,越过青吟,越过斩空神剑,且继续上升,直至玉清雷光源炙之下,已经快要完全开裂的界障之前。

????那里只有一线缝隙,缝隙中是冲突激荡的风暴。

????来自不同世界的雄浑力呈便在这里剧烈碰掩,用其爆炸性的力晕撕开两界屏障,生就升仙之门,而李珣便挤入这缝隙中,所谓天意系伐的浑然气魄没能再阻止他,任他站立在玉清雷光之下,斩空剑锋之前,激突风暴之间。

????他居高临下,俯视下来,仿佛已在那几等了很长时间,玉神雷光透过他的身体,将血影妖身照成半透明状,浓烈的光芒可以冲刷掉一切的杂质,却始终无法将近在朋近在咫尺的血色抹消干净。

????前方是无下。剑意勃发,身后是下界伟力投注,血影妖身受到前后夹击,随时都可能崩溃掉,可凶戾暴烈之气,也硬生生截开二者浑然如一的状态。

????下一刻,锋芒至,李珣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他咬住牙,伸出手臂,双手合击。

????钢铁般的手掌拦住了剑刃。一往无前的剑势硬生生地被拦在胸前,庞大的冲击力贯胸而至,化利为钝,把他向后推去。或许他退上一步,迈入的便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可李珣咬牙睁目,巍然不动!

????刺目的弧光在血色的掌指时跳闪,却又淹没在起伏波荡的血雾之中,燃血元息碾过雷光,但在触碰到斩空神剑剑芒之时,也无力向前推进,只有更深重的恶念透射进去,与更内层那股非同一般的剑意撞在一起,迸发超出人耳听觉范围的铿锵响鸣。

????飞升之途受阻,青吟略微蹙眉,明眸中却无丝毫情绪,相比之下,李珣则面目扭曲,直若妖魔,气度相去何止天壤?

????只是,这样的攀比毫无意义。

????李珣是在复仇,那便不可能是温和安静又或是从容不迫的交涉。而必然是凶狠粗暴直至你死我活的拼杀。

????这点最纯粹的意念充斥在李珣胸腔内,生就凶戾杀意,以之催动四肢百骸间的血坊魔气,轰声燃烧。

????沙哑的声音,却像是地底岩浆的隆隆鸣响:“这条路,钟隐能过……”

????不等他说完,青吟不再任由斩空神剑发挥,她素净的手指探出,轻握住斩空神剑的剑柄,刹那间,深蕴在剑身中的无上剑息,与她晶莹剔透的剑心碰撞,没有任何抵触,双方立时水乳交融,合而为一。

????斩!

????剑刃在辗动,幅度极其微小,而频率则无限提升,转眼间,高速振荡的剑刃便失去了同体的形态,化为一道光流,在李珣两手之间膨胀起来。

????禁锢剑刃的血光瞬间蒸发殆尽,李珣两条手臂无声崩解,在玉清雷光照射下,血光如烟,转眼蒸腾殆尽。剑光长驱直入,直指李珣面门,将其未尽之言尽数斩断。

????剑光临头,李珣眼眸中的火焰却没有丝奄黯淡,他依旧咧着嘴,直而剑气锋芒,在神剑锋刃将破脑而入时,他先向后仰,旋即腰腹发力,上身像是崩紧的弓弦,猛地反弹。

????头锤!

????高速振荡的剑刃抵在李珣的额头上,入骨半指,随即停滞。

????停滞的,还有整个天空。

????没有任何血迹,斩空神剑就停在李珣额头正中,空自鸣响,却再也无法深入,唯一能动的,只有那潜蕴其中的无上剑息,这股由钟隐注入其中的神通却是钳制不得,振鸣声中,昂然飞动,透额而入,贯脑而出!

????“嗡!”

????无量虚空深处,似乎有人发出狮子吼,撼人心魄,直挫本性真如。在此瞬间,穿透过去的无上剑意,已经脱出了神剑本身的制约,与李珣背后的玉清雷光和那恢宏浩荡的上界伟力融而为一。

????李珣眼眸血红,嘴巴开裂,激涌的情绪在喉头激荡,顶着无俦剑压,逐字逐句地挤出来:“你不能过!”

????怒吼声中,血光喷薄而出,在虚空中重新凝就双臂,两只攥紧的拳头抹过头顶,带着轰轰的雷鸣正面相撞。

????中央,是光可鉴人的斩空剑身。

????“嗡”的一声长鸣,神剑如活物般颤动,不过两息,长鸣之声突然变调,继而荒腔走板。

????这一夜,就是这把神剑,先后斩杀两大幽玄傀儡,几乎将李珣斩至形神俱灭,又力抗天地功煞,威风煞气一时无两。

????然而此刻,在所有人凝滞的目光下,神剑就像一块易碎的琉璃,从与李珣拳头撞击的剑刃起,裂开一道缝隙,随即向剑身蔓延,眨眼间,裂隙横过剑身,鸣声中绝。

????斩空神剑,折为两段!

????“斩空神剑放在钟隐手上,它才是神剑……”李珣呵呵低笑,笑容却在脸上开裂。

????神剑的锋芒终究不属寻常,之前他又被其中无上剑意贯脑而过,还能维持住法体不散,已是他的意志强韧过人。

????但这都是小节,李珣的眼神透过碎裂的剑光,直刺在青吟面上,还没看清青吟的表情,天地间陡然大放光明,周边虚空,光浪如海,转眼将李珣和青吟淹没掉。

????下方,妖凤和古音终于冲击而上,受神剑断折的气机牵引,赤、白两道火光声威大涨,烈焰灼灼,扩散十里。

????也在这一刻,青吟松开手,任那半截神剑掉落,随即她并指为剑,不退反进,朝着当空砸下的火团直刺而上。

????这一连串变化只在顷刻之阗,但落在李珣眼中,却有一种舒缓到极致的奇妙感觉,青吟的剑指凌厉非常,依稀仍有斩空神剑的绝世锋芒,可是李珣却知道,这剑指之前,有一道无形的漩涡,不住地消磨剑气杀意,并将青吟的身子不断吞噬。

????李珣放声大笑,像一个血红的火团直撞下去。血焰舔舐着青吟护体剑气,滋滋作响,正如李珣所想,这一层护体剑气只支撑了片刻,便轰声破碎。

????剑气正面刺在李珣胸口位置,对这空有其形的剑指,根本无法轰开血影妖身的防御,反被李珣轻松拨开且劈面抓住,裹带着血焰的手指弯曲,像一把铁勾,扣住了青吟的玉颈。

????“蓬莱不可到,弱水一万里……钟隐为你留了渡海的宝筏,可眼下筏子碎了,你还渡什么?”

????这时候,他看到了青吟的眼睛。

????其实他什么都没看见,唯一入眼的,就是青吟眼眸里强烈的光芒。

????李珣微怔,下一刻,他身后虚空迸裂。

????已经略显沉寂的玉清雷光突然爆发,冲开了两界的藩篱,以决堤之势喷发出来,李珣来不及反应,血影妖身也挡不住后面强光的照射,大半边身子都被蒸发,然后才是千万个巨鼓齐鸣的雷音。

????周边温度急速拔升,左边是古音的太阳真火,右边是妖凤的天界神炎,刺目的火光几乎不分先后,揎在喷发的玉清雷光侧翼,将雷光掩得如琉璃般碎裂开来。

????冲击的热风刮过,李珣艰难地维持着法体的完整,仍扣着青吟的颈子,想要转身,却转不过来。

????因为在他后面,除了玉清雷光,还有一层厚重的压力,像一只无形的手,同样扣住了他的后颈。

????丝丝缕缕的剑气透入,并不强烈,却恰到好处封住了他周身窍穴,以此方式,锁住了血影妖身的一切变化。

????现在他没有受到杀伤,可是当下一波杀伤来临,不能再聚散由心的血影妖身,不会比那脆薄的琉璃结实太多。

????时间似乎凝固住了。

????理智告诉李珣他身后没有人,可是在这漫天热风中,他似乎感觉到了某个熟悉的气息,那个家伙就在他身后,吐息的热气拂在颈上,渗进来,却是冰冷寒透。

????他手上,青吟在挣扎,却不是要攻击,而像是溺水的人,伸出了求救的手,在更深的层次上,青吟周身气机在微微颤动,与背后那气息隐隐相通,慢慢地贯穿在一起。

????“没了筏子。却可直接拉她上岸?”

????李珣忽然明悟,那不是什么人,而是一只手。一只拯救行将灭顶的青吟的手。

????就是这只手,在李珣控制住青吟的同时,也扼住了他的咽喉,而且,就像是开一个玩笑,在没有对李珣造成任何损伤的前提下,恰到好处地封住他一切力量,不多一分,不减一毫!

????唯一超出这标准的,是数十年前到现在,不!甚至是从千年之前,一直延续下来的压迫、恐惧以及深深的耻辱。

????李珣莫名的想起了玉散人,这一刻,他忽然……

????感同身受!

????只可惜,这无法给他任何额外的力量。

????血影妖身依旧僵硬,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青吟脱出他的掌控,伸出手,越过他的肩膀,探向那只手,只将最后的耻辱丢给他,在他心中慢慢研磨,把每一分滋味几都磨出来,再压进心窍里去。

????李珣遍体栗然,却有股火舌在舔甜心脏,之前,这把火几乎被要压火掉,但现在,每一分苦涩、恐惧和耻辱,都化为火焰的燃料,让它一点一点的烧起来,将毒焰的热力挥发到身体的每个角落。

????这才是动力,可是,仍然不够。

????“必然还有余力的!”李珣的现智这么回应。

????既然还能够思考,那就一定还有力气,不管它在哪里,一定有的、有的、有的、有的、有的、有的……

????咆哮声惊天动地,可就是这样的强音,依旧遮挡不住李珣体内数十年桎梏分崩离析的细微声响。

????灵犀决湮灭了、幽明鬼火湮灭了、驱尸傀儡术湮灭了……一切的一切,只要不属于血影妖身的法门,均在此刻彻底毁灭。

????骨络通心之术能够使李珣轻松地转换身分,完美的在不同功法间切换,对以让他使出明心剑宗、幽魂噬影宗乃至血神子三家的不传之秘,近乎无所不能。

????但在此刻。“无所不能”的手段,也并未给他带来任何力量,因为那是钟隐“赏赐”给他的东西,纵然有千般能力,在真正主子的手下,却没有任何意义。

????那是能力,也是桎梏。

????所以,李珣粉碎了它!

????断绝所有回久的希望,让一切都朝着不可逆的方向流动,用纯粹取代万能,让束缚的桎梏,成为最后那点儿燃料。

????枷锁粉碎,无论是**上又或心灵上。

????灵光照彻虚空,刹那间,一切虚妄破灭。他身后虚空,不再有什么人,也不再是什么手,只有那来自于钟隐无上剑意催动的第二波冲击,击碎背心,打裂五脏六腑,再从前胸透出。

????致命的一击!

????李珣忽然发笑。

????原来,这也不过是一张画皮,也只是一层自我心念的残影。

????钟隐还在上面,却隔了一层,或许同样是因为某个不可逆的原因,无法回头,所以,留在通玄界的,仍是飞升前留下的那些资本。

????这就是无可替代的真实。

????然后,心火催运。血影妖身没有变化,不论是被动又或主动,李珣确确实实摒弃了血影妖身的一切自我防御,将那仅存的一点儿元气,用于催动燃血元息的杀伤。

????血焰燃起,旋又随着李珣心念的变化,凝成一股有如实质的光,血光凝实,这是“血劫蚀元神光”,但击发的法门,却是不同寻常。

????青吟溺于水,钟隐探手施救,李珣便是横在他们之前的三万里弱水和漩流。

????无声无息,血光暴涨,化为无边无际的漩流,将那无上剑意吞没进去。

????剑意左冲右突,似乎随时都会冲出来,青吟还在挣扎,她的气息距离那道无上剑意只在毫厘之间,但此这毫厘,不啻于咫尺天涯。

????“无根之木,无源之水……钟隐,你毕竟小觑了天下人!”

????李珣还想笑,笑声刚漫过喉咙,细微的震荡便让已经濒临崩溃的躯体裂开了千百条细纹。

????天界神炎与太阳真火绞在一起又轰然爆发,迸射的火光不会长眼,便像是翻卷的大潮,要将李珣催垮。

????也在此时。一层蓝纱似的柔光铺展开来,在周围一绕,没受任何阻拦,便与血光融在一起,粘纯的生机透入,李珣内脏的伤势倒似在瞬间移出去,他终于笑出声来。

????冲天的火焰里,玉清雷光消寂无踪,天地间陡然少了一股暗流,在奇妙的力量作用下,某个“吱吱咯咯”的声音从所有人心底升起来,似乎是一场幻觉,可人们都知道,升仙之门就此闭合。

????李珣猛然回身,同时揪着青吟的脖子,将青吟硬抵向那片分隔两界的虚空。只是薄薄的一层,却已经足天壤之界、天人之隔。

????这一刻,他分明感觉到,手中的女人在颤抖、战栗以至绝望。

????这是他梦寐以求,却一直没有得到的奖赏,而如今,他得到了,那感觉……

????绝妙!

????所以,他凑在肯吟耳边,低声发笑:“你刚才说过,人力有时而穷。不过你我都要记得了,飞升之前……钟隐,也不是神仙!”

????稍稍静默,似乎有爆碎之音炸响,随即。尖锐的叫声撕裂了夜空,却永远无法打开那已经合拢的界障。

????李珣还在说话,却已不是对着手里的女人,而是对着虚空之外,心灵之中,那对冷彻如冰的眸子:“开始……这只是个开始!你要记得了!”

????天门合拢,砰然有声。

????嘶叫声直坠而下,中途,肆无忌惮的狂笑声加入进来,但很快,虚空吸纳了。一切,所有声息与情绪,都渐渐淡去。

????轰!

????高空罡风之中,又一波冲掩爆发,炽热的强芒四面扩散,将夜色吹卷干净,新的情绪注入,依旧是生死,依旧是仇怨,但已与某些人无关!

????(全本小说网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